云南白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一罐打开瓶盖,尚未开封的云南白药

云南白药是一种专治跌打损伤及创伤出血的科学中药,其生产及商标持有者为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历史[编辑]

云南白药1902年由曲焕章创制,原名“曲焕章百宝丹[1]。曲焕章原在云南江川一带是有名的伤科医生,后为避祸乱,游历滇南名山,求教当地的民族医生,研究当地草药,苦心钻研,改进配方,历经十载,研制出“百宝丹”,另外他还研制出虎力散、撑骨散的药方[1]。1916年,曲焕章将它们与白药的药方一起交给云南省政府警察厅卫生所检验,合格后颁发了证书,允许公开出售[1]。1917年,云南白药由纸包装改为瓷瓶包装,行销全国,销量骤增[1]。1923年后,云南政局混乱,曲焕章在此期间,钻研配方,总结临床经验,使云南白药达到了更好的药效,形成了“一药化三丹一子”,即普通百宝丹、重升百宝丹、三升百宝丹、保险子。此时百宝丹已享誉海外,在东南亚地区十分畅销。1931年,曲焕章在昆明金碧路建成“曲焕章大药房”[1]。1938年,台儿庄战役,曲焕章供应3万瓶云南白药给出征的滇军官兵,支持抗战。士兵随身带着白药,只要受伤就使用,神奇疗效让国军越战越勇,最后打了一场“台儿庄大捷”。此战役后,云南白药在全国各地声名大噪[1]

1955年,曲氏私营厂并入国营昆明制药厂,生产云南白药,当局以曲氏遗孀缪兰英名义宣传献方,但曲子曲嘉瑞表示,这是“在当时的历史背景条件下”,且“所献配方不完整”。1958年曲嘉瑞曾向昆明制药厂提出此情况,要求更正配方,反遭打成右派分子。文革结束后,曲嘉瑞又向云南当轴报告,并比对双方药方证实曲嘉瑞手中为曲氏真传,但当局以已有“云南白药”,不能再冠以“曲氏白药”名为由拒绝注册,曲嘉瑞遂离开云南、远走福建三明,重新发扬曲氏白药。[2]

1992年中国颁布《中药品种保护条例》20多年来,云南白药是国家一级保护中仅有的4个品种之一(都是于1994年被批准并公布,另外3个品种是阿胶龙牡壮骨冲剂片仔癀

药物性状[编辑]

云南白药最早研制出的剂型是散剂,是一种米黄色或黄白色的粉末,有特殊香味,味道微酸带苦涩,舌头有清凉麻木的感觉。保险子为红色朱砂衣的小丸,剖面浅棕色,味微苦。

药物组成[编辑]

云南白药的配方和制法从不外传,1955年缪兰英将配方献给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之后一直以国家卫生部绝密为其保存。此后一些书籍和杂志上出现过关于云南白药的配方和制法,但生产者声称“均不正确”。关于云南白药的原植物考证与鉴定及其化学成分的分离和结构鉴定一直引起各国科学家的关注,也用过各种现代分析方法进行过解析[来源请求]。用发射分光计分析出云南白药中有元素存在。用光谱分析时,未见紫外吸收;红外吸收光谱呈现出与葛根淀粉相近的图谱,可推断为同一物,在用薄层色谱点样分析后也得到相同结论,由此推断云南白药可能是用葛根淀粉做赋形剂。用超临界流体色谱法测定出云南白药中含有人参二醇、人参三醇等物质。

云南白药散剂成分与含量说明(Supplement Facts)
成分 毫克
Ajuga Forrestii Diels 散瘀草 85mg
Dioscoreae Parviflora Ting 苦良姜 30mg
Herba Geranli & Herba Erodii 老鹳草 36mg
herba Inulae Cappae 白牛胆 25mg
Rhizoma Dioscoreae Nipponicae 穿山龙 57.5mg
Rhizoma Dioscoreae  淮山药 66.5mg
Radix Notoginseng 田七 200mg
Proprietary Blend 总成分 500mg

云南白药的配方和制作工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被列为绝密级,在美国公布的成分为:田七冰片散瘀草白牛胆穿山龙淮山药苦良姜老鹳草酒精

云南白药集团表示,在美国提交的材料不是云南白药保密配方[3]

为了应对2013年11月国家食药总局发布的《关于修订含毒性中药饮片中成药品种说明书的通知》要求中药饮片企业在说明书中写明毒性成分并添加警示语的规定,2014年4月,云南白药在其新的药品说明书中说明其药品配方包含“草乌”[4]。草乌为乌头属多种植物的俗称。该属含有的乌头碱为自然界中毒性最大的物质之一,口服半数致死量仅1mg/kg,毒性为氰化钾的5到10倍,超量使用会引起口唇和四肢麻痹、恶心、呕吐等中毒症状,严重者可危及生命[4]。药厂表示,经过其独特的生产工艺,毒性可基本消除,在安全范围内[4]

药物剂型[编辑]

云南白药问世之初的半个多世纪都是以散剂供应市场。云南白药除散剂外,还开发出胶囊剂酊剂、膏剂、气雾剂,云南白药牙膏,云南白药粉,云南白药创可贴等等。

红色保险子可治疗较重之跌打损伤,也可治疗心绞痛、急性乳腺炎、鼻衄等20余种疾病[1]

临床应用与药理作用[编辑]

云南白药为世人所知得多是止血的功效,由于它含有多种活性成分,药理作用复杂,除止血之外还有多种用途。

有不少临床试验证明了云南白药的疗效 [5] [6] [7] [8] [9] [10] [11] [12] [13],虽然也有研究中没有显示出显著差异。 [14]

止血[编辑]

云南白药对于多种出血性疾病都有明显的疗效,可以加速止血、缩短病程。有研究表明,这方面的药理作用主要是缩短出血时间和凝血时间,云南白药能使凝血酶原时间缩短,增加凝血酶原含量,并能诱导血小板的聚集和释放。止血方面也应用十分广泛,对于创伤出血、消化道出血、呼吸道出血、出血性脑病,妇科小儿科五官科出血性疾病都有很好的治疗效果。[来源请求]

药代动力学[编辑]

内服云南白药,半小时后起效,2到3小时达峰值,持续时间4小时。

不良反应与药物禁忌[编辑]

  • 由于云南白药有兴奋子宫的作用,可以造成流产,所以孕妇忌用,无论内服外敷。[来源请求]
  • 对云南白药有过敏史者忌用。
  • 严重心律失常患者不宜使用。
  • 用药过量或中毒时忌用。
  • 含有未标示的乌头类生物碱,如不适当地使用,乌头类生物碱可引致口唇和四肢麻痹、恶心、呕吐及四肢无力等不适症状,严重者更会引致危害生命的情况,如呼吸困难和心律失常。

台湾市场[编辑]

1966年,国军二总医院院长吴郡昌于高雄旗山、寿山打猎时,无意发现了与云南白药主成分的药草,加以研制,居然成功,遂设厂制造,风靡一时。[15]

据吴郡昌医师公开的云南白药药方,其成分为:三七21%,正淮山药12%,草乌10%,冰片1%,独定子6%,虫篓44%、麝香适量、披麻草适量。[16]

2002年10月15日,“日本东洋医学成人病预防协会”监制云南白药保健系列,授权顶霖有限公司为台湾地区总代理。

2004年12月30日,“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授权台湾顶霖有限公司总代理。但当时台湾尚无允许大陆制云南白药产品进口,故以“云白牙膏”在台湾市场销售。

2012年5月由永信药品公司代理以“云南白药牙膏”在台湾市场上市销售[17]

2014年“云南白药牙膏”在台湾市场由欣临企业代理至今。[1]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福建前首富抵押了名下所有的资产收购云南白药股份[编辑]

  • 福建前首富、新华都董事长陈发树控制了云南白药25.01%的股份,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2018年7月,白药控股发布公告,选举陈发树为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18]

参见[编辑]

  • 广东苜药粉

参考[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杨巨才等. 云南白药治百病. 北京科学技术出版社. 1995. ISBN 9787530417256. 
  2. ^ 曲嘉瑞,〈云南白药创始人——忆家父曲焕章〉,引自《三元文史资料第2辑》(1991.01),p49-58
  3. ^ 云南白药否认保密配方在美国泄密. news.sina.com.cn. 
  4. ^ 4.0 4.1 4.2 云南白药承认含草乌 称经特殊工艺毒性基本消除_新浪河南新闻_新浪河南. henan.sina.com.cn. [2014-04-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07). 
  5. ^ Tang Z L, Wang X, Yi B, et al. Effects of the preoperative administration of Yunnan Baiyao capsules on intraoperative blood loss in bimaxillary orthognathic surgery: a prospective, randomiz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study[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ral and maxillofacial surgery, 2009, 38(3): 261-266.
  6. ^ Liu X, Guan X, Chen R, et al. Repurposing of Yunnan Baiyao as an Alternative Therapy for Minor Recurrent Aphthous Stomatitis[J]. Evidence-Based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2012.
  7. ^ 潘胜发, 孙宇, 李锋, 等. 云南白药胶囊影响颈后路椎板成形术围手术期出血量的多中心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研究[J]. 中华医学杂志, 2006, 86(27): 1888-1890.
  8. ^ 任晓斌, 龚瑜, 施琳琳, 等. 云南白药牙膏对牙龈炎的临床研究[J]. 口腔护理用品工业, 2012 (5): 25-27.
  9. ^ 周侠, 刘宇, 张伟, 等. 云南白药对下颌阻生第三磨牙拔除术后面部肿胀的影响[J]. 中华中医药杂志, 2013, 28(12): 3710-3713.
  10. ^ 顾峥荣. 云南白药对促进骨折愈合有效性和安全性的临床试验研究 [D]. 成都中医药大学, 2011.
  11. ^ 孙云华, 郭斌, 祝建军, 等. 输精管结扎配合云南白药的术后反应观察[J]. 中国男科学杂志, 2006, 20(6): 64-65.
  12. ^ 余志海, 魏强, 鄢世兵, 等. 云南白药胶囊减少经尿道前列腺电切术中出血的随机双盲对照试验[J]. 中国循证医学杂志, 2006, 6(1): 14-17.
  13. ^ 唐正龙, 王兴, 伊彪, 等. 口服云南白药对正颌外科术中出血量影响的随机双盲对照研究[J]. 中华口腔医学杂志, 2008, 43(9): 542-545.
  14. ^ 张凯, 王兴, 张伟, 等. 口服云南白药对下颌智齿拔牙创愈合影响的随机双盲对照研究[J]. 中华口腔医学杂志, 2012, 47(004): 199-202.
  15. ^ 〈云南白药即将问世 疗伤止血颇能收效 吴少将愿公开秘方〉,《中国时报》(1966年10月22日),第8版。
  16. ^ 郭家梁,《食医食补》(1982.05),p44。
  17. ^ 另见 台湾永信的产品介绍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8. ^ 福建前首富进退维谷:身陷云南白药 新华都艰难保壳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