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区总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五區公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参与五区总辞辞职议员,左起:新界西陈伟业、九龙东梁家杰、港岛区陈淑庄、九龙西黄毓民、新界东梁国雄

五区总辞”,其倡议者宣称为“五区公投”,是香港泛民主派公民党社会民主连线两个政党于2009年为争取真普选而联合发起的政治运动。意思是指五个香港立法会选区,即香港岛、九龙东、九龙西、新界东及新界西,每区均有一位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辞职,产生五个空缺席位,然后按照香港《立法会条例》必须进行补选,公民党与社民连以争取“尽快实现真普选、废除功能组别”作为选举议题,并以“五区公投、全民起义”作选举口号。

是次运动最初由社民连于2009年7月提倡,并在社会引发过广泛议论。2009年12月9日,社民连联合公民党在立法会提出“五区总辞 全民公决”议案,动议最终遭否决。2010年1月26日,五位立法会议员正式递交辞职信,辞职生效日期为2010年1月29日。五个选区辞职议员分别是为港岛区陈淑庄、九龙东梁家杰、九龙西黄毓民、新界东梁国雄、新界西陈伟业。公民党党魁余若薇则担任行动的总发言人。[1]2010年4月7日,五名辞职议员再次报名参选。泛民主派最大政党民主党没有参加“五区总辞”。原先已经准备参与补选的建制派政党自由党民建联,改为杯葛此次补选。是次政治运动亦受到建制派指责,他们表示“五区总辞”浪费公帑、违反《基本法》。行政长官曾荫权公开表示当日不投票。[2]补选投票于5月16日举行,约有58万人投票,总投票率为 17.1%,比过往为低。结果五名辞职议员以大比例得票赢得议席,重返立法会。[3][4][5]

背景[编辑]

香港的公民党社会民主连线发起的“五区请辞”政治行动,以“尽快实现真普选、废除功能组别”为议题,以“五区公投、全民起义”作为宣传口号。该普选议题沿自多年来香港民主政制的某些争议:

199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在香港主权移交后实行一国两制,以维持香港的稳定繁荣,承诺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但是,香港立法会有一半议席是功能组别议席,由特定界别的选民选出,而不是由全港所有合资格的选民投票选出来。功能组别在各个界别中的选票都不等值;在某些界别中选民多达数万人,在另外的界别则只有数百人。由于中央人民政府在香港有大量经贸、文教、工会机构,在过去的选举有不少功能组别候选人自动当选,体现出功能组别选举的不公平。[6]

中央人民政府在香港落实《基本法》,其中第45条:“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在当地通过选举或协商产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及68条声明“……立法会的产生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最终达至全部议员由普选产生的目标”[7]。但是,条文对如何进行普选并不明确,而怎样废除功能组别也没有具体说明。

2002年,香港特区政府开始就《基本法》23条,就叛国、颠覆、及分裂国土等罪行进行咨询。很多香港人忧虑这项法例会影向香港人本来拥有的人权和自由。

2003年,香港政府宣布将自行立法落实《基本法》23条,引发7月1日超过50万人大游行,间接导致董建华及卖力推销的叶刘淑仪下台。自此之后,香港每年7月1日都有公众游行。部分香港人追求民主的愿望日益强烈,争取落实特首立法会议员双普选遂成为诉求。

2004年底,时为社福界立法会议员的张超雄动议就2007/08年双普选,进行“全民公投”。其后西新界区立法会议员梁国雄提交私人草案,当时亲北京报章曾出现文章指摘公投是煽动港独,梁国雄更早在2005年11月香港人民广播电台节目《风萧萧》及《名嘴开咪夜》中已经公开提出五区总辞方案,被视为“护法”之一的清华大学法学院副院长王振民批评公投不符《基本法》。

2007年12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宣布否决香港在2012年实行双普选,同时宣称香港在2017年可以实行行政长官普选,在2020年可以实行立法会全部议员普选。部分港人对中央人民政府的普选承诺抱怀疑态度,恐怕行政长官的候选人会被选举提名委员会筛选,而功能组别议员将会以另一形式继续存在。[8]

“变相公投”认受性质疑[编辑]

广泛而言,公民投票是指公民跨过选举代表的间接治权,直接透过投票方法,表达全体公民意向。公民投票,可以概分为选举罢免以及针对政策表达意见两种。前者选举,可以是由选民投票决定政府公职人选,或者提早罢免公职人员,皆以选“人”为对象。另外一种比较普遍的公民投票,则是针对公共政策或法案,以“事”为投票对象,两者不可混淆。五区总辞主催者视五区总辞为“变相公投”,以“普选”一事为投票对象,是选“事”不选“人”,但是,总辞后的补选或“变相公投”,最终以选“人”为投票单位。五区补选与“变相公投”之间的分野与矛盾,在舆论及泛民内部形成一场论争仍未有定论。黄毓民曾在商业电台节目《左右大局》中曾表示,即使在公投中落败,一样继续在政改投反对票[9];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林瑞麟亦曾表示,政府只有宪制责任安排补选,而基本法中没有公投安排,政府只会视五区总辞为一次补选。[10]“变相公投”的结果,对参与的议员以及政府,同样没有法例或道德上约束性,因此“变相公投”本身的意义以及成效,均受到部分泛民以及学者质疑。

而即使辞职议员全部胜出及重夺议会席位,亦要承担两种风险。其一是投票率不足五成,将要支持建制的政改方案;其二是浪费纳税人金钱—补选经费达一亿五千万元,等于每席位花掉三千万元,[11]多个民调显示,近六成香港市民反对五区总辞,而支持者不足三成,令泛民造成严重分裂,最终,只有公民党、社民连参与今次五区总职,泛民其他党派民主党、民协、街工、职工盟等均没有参加。

港澳办在中共喉舌《新闻联播》中批评“五区公投”违反宪法后,“五区公投”的性质更受进一步质疑,港大法律系教授、《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陈弘毅说,公社两党只是单方面声称补选是公投,按法律定义并不是公投,虽然不是违法,港府也不能作出检控,但违反《基本法》精神。另一方面,余若薇强调“五区公投”合宪、合法、合情;港大法律学院助理教授张达明也指,五区公投运动无涉及任何违反《基本法》的问题,只是一个政治行动。[12][13]经过反高铁运动包围香港礼宾府以及冲击立法会后,加上公社两党转用“五区公投,全民起义”作为政治宣传口号,有亲建制派评论指这是实则性的“港独”。林行止亦在信报林行止专栏中撰文,指“五区公投、全民起义”的宣传策略是自作聪明者“过犹不及、弄巧反拙”[14]、公民党的毛孟静亦撰文指“起义”用词有误。[15]自由党民建联工联会相继宣布杯葛今次补选。[16][17]

“变相公投”议题[编辑]

在普选立场的问题上,社民连最初表示以2012年双普选为公投议题,但由于2012年双普选违反人大释法,公民党在普选立场上,是以争取2017/2020真普选为目标。2009年12月9日,在立法会黄毓民动议“五区总辞,全民公决”议案,梁家杰作出修订,删去2012年双普选字眼,改为“落实真普选 取消功能组别”。[18]

“胜败准则”[编辑]

五区公投联合委员会定出以50%投票率作为“公投”目标,投票率低于50%,则只能算是公投未达标,不会视为公投失败。公投成败以泛民候选人所得票数总和是否多过建制派最强候选人的得票总和作论断,最极端例子,有可能是出现公社联盟整体得票率不足50%,5个议席中输4席,也有赢的机会。公民党的陈家洛指,两党同意要全力取得五成的投票率,并定出胜负准则,如果两党候选人所得总票数,低于建制派最强候选人得票总和,两党将承认公投失败,议题不获选民支持。黄毓民在2010年1月9日电台访问表示如“变相公投”投票率低就会辞职,并称“做人要有廉耻”。陶君行则强调争取五成投票率是目标,并非门槛,但两党共识若投票率最终不达五成,公投可算是未达标,届时两党要再讨论投票意向。[19]大专2012和公社两党发表联合声明,同意把对方选票计进公投议题的支持人数。

泛民主派[编辑]

支持并倡导及参与[编辑]

  • 社民连 - 最早提出五区总辞的党派,派出全党三位立法会议员参加。
  • 公民党 - 梁家杰余若薇吴霭仪陈淑庄表示支持五区总辞,惟汤家骅表示反对。对于公民党抛出双辞方案,建议23名泛民立法会议员最终全体总辞抗议,汤家骅明言曾考虑退党。最终公民党派出两位议员参加五区总辞。[20]

支持但不参与的议员[编辑]

  • 李国麟 - “五区总辞,全民公决”议案投赞成票,但没有出席公投起动大会。
  • 李卓人 - “五区总辞,全民公决”议案投赞成票。在立法会会议表示凡是泛民提出的动议都应该支持,对公民党与社民连派员总辞及参与补选,也表态会支持拉票。[21]
  • 何秀兰 - “五区总辞,全民公决”议案投赞成票,但由于公社两党公投的题目,没提及2012年双普选,何秀兰批评题目“不清晰、不达我的标准,我难以支持”。[22]何秀兰曾承诺支持协助辞职的泛民议员参与补选,以及辞职议员一旦输掉议席,要为该候选人在2012年赢回议席。[23]何秀兰解释当时变相公投题目还未落实,所以支持,但料不到题目竟没有2012年双普选,这样不符她的选举政纲。有出席公投起动大会。

反对[编辑]

  • 民主党:不参与五区总辞,支持及反对的各持己见。主流派反对,但有部分少壮派议员支持总辞。反对理由包括建制派议员可能杯葛未必参选、恐怕泛民议员辞职后无法在补选中取回议席,丧失21席政制否决权[24]。由于特区政府不承认是次选举为公投,即使全数赢回议席,亦不代表可以成功争取2012年双普选,假如泛民输掉其中一个议席,更会丧失争取普选的话语权、另外,民主党认为运动应视为持久抗争,而不是背水一战,而选举中选票亦以投人投党较多,将投票行为简化为全民公投难以成立;而且,议员辞职补选,即时没有了议员收入以及津贴,议员助理需要离职,地区办事处也会被迫关闭,假如选举失败,议员薪金、津贴、任满酬金等,泛民总数将会损失近三千万,而五人补选竞选所需要投入资源,亦要超过一千万的费用。12月13日,民主党会员大会表决不参加五区总辞。在“5区总辞,全民公决”议案投弃权票。
  • 民协:在任立法会议员有张国柱冯检基。前主席冯检基表明不会参与辞职,因为对于原则及技术上因素,仍然存有疑虑,认为“现在的老人家对总辞方案都很了解,一百多人中没有一个人赞成总辞方案”,张国柱曾承诺会协助辞职的泛民议员参与补选。[25]在“5区总辞,全民公决”投弃权票。“公投”以及“全民起义”的争议后,民协决定不会具名支持亦不会为两党站台,中委会最后通过不会参与辞职,亦不会助选。[26]
  • 街工梁耀忠在人网节目家豪会客室中质疑五区总辞成效,认为输掉议席,更难向政府解释民意取向,认为“选民不会单纯看候选人政纲就投票,同样会以是否熟悉候选人、工作表现及政治立场等作投票,结果不一定就是变相公投。”只承诺有限度支持协助辞职的泛民议员参与补选,在“五区总辞,全民公决”投弃权票。[27][28]

建制派[编辑]

专业会议梁美芬称发现现行立会有这个漏洞,她提出一项私人草案要求禁止日后立法会议员辞职再参与补选,并建议删除“任何议员可随时以书面辞职通知而辞去议员席位”的字眼。

民建联主席谭耀宗认为议员在无特别原因下辞职再选是浪费公帑,当局应该考虑是否需要修例。

工联会黄国健亦表示同意修例,担心议员日后遇到新议题时会再次辞职再补选。

律政司司长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梁爱诗亦建议政府提出修例,禁止议员辞职再补选。[29]汤家骅批评梁的建议是完全违反《基本法》:有关法案禁止议员辞职后再参选,本身经已违反《基本法》第二十六条任何人均可依法享有选举权及被选举权;此外,改变香港的立法会选举方式,涉及影响香港的政治体制,因此有违反《基本法》第七十四条中对私人法案的规定,梁并无权提出。[30]

2010年4月22日,立法会继续三读辩论拨款条例草案,工联会的王国兴动议剔除立会补选经费,虽得到梁美芬等建制派支持,但因泛民主派及自由党反对而被否决。[31]

学界参选[编辑]

由香港六所大学多名大学生组成的“大专2012”,参与“五区公投”于五区派人出选。他们坚持2012双普选及取消功能组别,理念与发起者公民党社民连相近,但他们表明自己是独立组织。[32]

特区政府高层立场[编辑]

5月16日投票日前夕,行政长官曾荫权公开表示他和他的问责制团队在补选中不会投票,理由是“社会上的主流意见认为今次的补选本来是无需要的;更有不少市民认为是滥用选举程序,浪费公帑”。[33] 民政事务局副局长许晓晖较早前已公开表示本着公民责任决定不投票。[34]

个别学者意见[编辑]

学者陈云在《困局之内争民主》文中指出:“中共投鼠忌器式的放权,香港要离开特权的护荫,如世上最终争取到民主的人群一样,自己付出努力,付出代价。香港并没有公投法,所以需利用辞职补选的手段,来制造变相公投(de facto referendum)的事实。”[35]

中大政治及行政学系副教授马岳质疑,社民连及公民党于去年立法会选举的政纲中,无提及如2012无双普选就辞职,如最终进行五区总辞,是出卖他们的选民。[36] 对于特区政府高层的立场,马岳认为特首曾荫权班子决定不在补选投票,除了向中央交心,另一个可能是中央向曾班子施压,要求特区公开表露对“公投”不满,进一步为“公投”定性。[37]政治学者蔡子强和宋立功均认为,有关做法明显是为了要避过传媒的主要新闻时段和截稿时间,减少报导篇幅或评论,不够光明正大,行为鬼祟,会破坏政府的威信和公信力。有言论更称相信这是全球首个政府领导人在自己举办的选举中带头不投票。[38]

外国先例[编辑]

1985年12月,15名来自亲英派系,代表北爱尔兰不同选区的英国国会议员,因为不满英国与爱尔兰政府对于北爱尔兰的协议而集体辞职,并且引发补选。

1986年,加拿大的保守党政府有意与美国签订自由贸易条约,但反对党自由党表明会在上议院拥有的控制权来阻挠法案。最终执政党决定解散下议院,并将自由贸易条约变成1988年大选的唯一议题。

2005年,日本政府提出的邮政私有化法案遭到参议院否决,因而首相小泉纯一郎政府不单只辞职,并且解散众议院,而提前的大选就变为日本邮政私有化的公投。

英国的最近案例发生在2008年的6、7月。当时执政工党在争议声中以数票之差,使下议院通过法案,修订反恐法。时任保守党影子内政大臣的戴维斯强烈不满,辞去国会议席,就有关议题参与补选,寻求选民支持。戴维斯的辞职引起不少争议。主要反对意见是:幼稚、无助推翻有关修订及浪费公帑。工党政府虽然攻击戴维斯的辞职补选行动,但财相仍然让选举举行,而非通过法律禁止他参选。保守党党魁大卫·卡梅伦对戴维斯的辞职亦有保留,但没有阻止他继续作为保守党的候选人,并为其助选(然而党中央不资助其补选经费)。下议院议长没有批准戴维斯在国会发表“具争议”的辞职演说,他只能在国会门外向传媒读出其声明。戴维斯最终以七成多得票重返国会。但工党和自民党均没有派人出选,投票率从2005年大选的七成降到三成四。[39]

事态发展[编辑]

2009年7月,社民连提出五区总辞方案,辞职人选将由泛民议会内的席位比例决定,即是民主党派出2人辞职,社民连1人,公民党1人,其他泛民再派1人。[40]

2009年8月,民主党司徒华在党内内部会议讨论时,提出五区总辞名单:公民起动何秀兰公民党梁家杰社民连黄毓民民主党刘慧卿职工盟李卓人

2009年8月3日,司徒华接受香港电台自由风节目电话访问,表示提出赞成用辞职去进行公投,顺便提出这个名单。[41]

2009年8月6日,司徒华香港电台吴志森的“自由风自由Phone节目中说 - 五区公投“应该做,值得做,快D做”。其后,司徒华表示并没有支持五区总辞,抛出辞职名单,是因为民主党不应该被社民连抢占道德高地。[42][43]

2009年9月,民主党对方案持仍抱开放态度,认为可以研究,公民党党魁余若薇则质疑总辞成效,指出2007年尾港岛区补选,已经是一场变相公投,但是选举结果并未有效改变政府取态。

9月6日,公民党在党内集思会后召开记者会,提出“先谈判、五区再补选、23议员后总辞”三部曲方案,如果5区补选后民意基础支持泛民,而特首未能于一年内交出普选路线图,所有泛民名立法会议员将于2011年7月1日集体总辞,不再参加补选,同时要求曾荫权下台谢罪。[44]公民党并提出另一份总辞名单:陈淑庄、梁家杰、梁国雄、冯检基及李永达。民协冯检基指责公民党事先未有咨询其他民主派的意见,表示对总辞方案有所保留。

10月14日,香港施政报告用300余字谈及政制发展,重申中共当局对香港实行普选的规限及港府将在11月进行公众咨询。泛民主派议员抨击这是曾荫权任内最差的施政报告。[45][46]

2009年11月[编辑]

2009年11月18日,政务司司长唐英年发表《2012年行政长官及立法会产生办法咨询文件》,触发连串讨论。泛民主派直指是次政改方案“翻叮”2005年的旧方案,政府就反击指已经添加了“民主成分”。[47]

11月19日,社民连及公民党宣布合作五区总辞。

11月19日,政制及内地事务局长林瑞麟表示,泛民立法会议员5区总辞,如要补选,初步估计涉及费用1.5亿元, 用作开设260个临时雇员职位、20多个公务员职位、招聘及培训15,000名事务人员[48]

11月23日,社民连的梁国雄在游行中以“何俊仁,站出来!”作为口号,呼吁民主党参加五区总辞 [49]

11月24日,司徒华公开在数个月前在黎智英家中饭局中商议总辞一事,当时陈方安生李鹏飞、黎智英及李柱铭均支持总辞,只有司徒华一人倾向反对。司徒华事后表示,接受访问是表明他从一开始就不支持泛民总辞的态度。[50] 2009年11月25日,李柱铭香港电台节目中表示,有关五区总辞之事令泛民分裂,呼吁支持者要多“停一停,想一想”。

11月28日,社民连主席黄毓民在理工大学对记者提出“先否决,后公投”言论,翌日,各大报章均作大篇幅报导。民主党党鞭司徒华赞成黄毓民的提议,认为争取民主的行动要逐步升级[51]。但是,社民连的陈伟业、梁国雄都反对“先否决,后公投”此一策略。陈伟业认为黄毓民应就押后总辞反建议道歉。[52]

11月30日,司徒华批评黄毓民态度“儿戏”,破坏了他自己和社民连的形象。同日,黄毓民解释[53]“先否决,后总辞”只是一个想法,而非建议,用来回应民主党担心失去否决权忧虑,为了测试民主党参与请辞的“胆量”,并表示将如期12月24日宣布何时总辞。陈伟业表示黄毓民的说法被香港传媒扭曲,无需要为反建议道歉。

2009年12月[编辑]

2009年12月6日,公民党会员大会共通过议案,以76票赞成、17票反对、2票弃权,通过授权执行委员会可以采用“五区请辞、补选”策略争取真普选。[54]

12月9日,黄毓民在立法会提出“五区总辞、全民公决”议案,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林瑞麟罕有地发政府新闻稿呼吁议员反对动议[55],动议最终以:22票赞成、31票反对遭否决。[56]。同日,一群署名“一群默默支持民主党二十年的选民”,在多份报章上,全版广告提出质疑五区总辞成效。[57]

12月10日,民主党主流派成员联署吁党员反对总辞[58],成员包括中常委莫兆麟狄志远黄成智冯炜光陈树英,中央委员周锦绍李建贤赵忠林林颂铠蒋月兰梁淑桢蔡雨龙[59]

12月12日, 民主党区议员范国威以及其他人仕发起联署广告,希望民主党党员支持五区辞职。

12月13日,民主党以229对54的压倒性票数,否决参与五区辞职。党主席何俊仁会后宣布,如果党员要为个别候选人助选,可以个人名义,但不能以党名义[60]。投票期间,有网民以及社民连会员在民主党门外跪求,并举出2012安心上路字牌揶揄民主党。 [61]

12月14日,《港大民意网站》发表五区总辞调查11月28日至12月4日结果,表示支持立法会议员以辞职促使五区补选,变相公投,展示市民对政改意见,支持者有26%,一半半9%,反对51%,唔知/难讲14%。自称民主派支持者,67%表示会再选该辞职的民主派议员,或者其推荐的候选人,返回立法会。[62]

12月15日,行动的总发言人公民党党魁余若薇民主党不参加请辞表示理解,并宣布不迟于一月中辞职。

2010年1月[编辑]

游行人士高举“五区公投”的标语
香港2010年元旦示威,社民连主张五区总辞

2010年1月1日,元旦游行社民连与公民党在游行期间宣传五区总辞。

1月9日黄毓民在电台访问表示如“变相公投”投票率低就会辞职,并称“做人要有廉耻”。

1月11日,公民党和社民连宣布,在1月27日发动五区请辞,并把补选定调为公投,议题是“ 尽快实现真普选,废除功能组别”,“五区公投运动联合委员会”副召集人陈家洛称,“变相公投”订下投票率过五成方为有效,但是低过五成亦不代表输[63],假如公民党和社民连在选举中败阵,不排除投票支持政改方案,但会咨询泛民盟友的意见。[64]

1月14日,陈伟业曾找李柱铭参加补选,但被对方婉拒[65]

1月15日,中国中央电视台破天荒在晚上七时全国广播的新闻节目《新闻联播》中,用了约三分钟时间,报道国务院港澳办指公投运动违反《基本法》声明。[66]练乙铮撰文反驳,港澳办指摘“一些人…公然挑战…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是站不住脚,因为五区公投的议题,“尽快实现真普选,废除功能组别”并没有指明年份,并不违反人大常委会的任何决定。然而,社五区公投运动联合委员会副发言人陶君行曾表示,“变相公投”除了定立“尽快实现真普选,废除功能组别”,还将会公布一系列声明,当中包括“争取2012年实现双普选,万一未能成事,中央应该交代明确的普选路线图,以及在不迟于 2017年实行普选行政长官,以及在2020年前实行普选立法会。”[67]同日,曾钰成表示,参选主席时承诺不参与投票、不表决,但若遇到重要议题,他又认为表决重要过继续担任立法会主席一职,或会考虑辞职参与表决,暗示假如公民党、社民连在补选中失利,而建制派票数可达三分之二,曾钰成将会辞去立法会主席一职,投票支持政改通过。[68]

1月18日,《港大民意网站》发表五区总辞调查结果,调查市民对于有立法会议员以辞职促使五区补选,变相公投的看法,结果显示支持者有24%,12%一半一半,50%反对,14%不知道/很难说。

1月21日,公民党及社民连公布五区请辞名单,五位辞职议员分别是:陈伟业、梁家杰、陈淑庄、梁国雄及黄毓民。翌日,在报章刊登全版广告,以“五区公投、全民起义”作口号。 [69]。亲北京人士认为“全民起义”有推翻现政权的意思,认为这是港独行动。[70]

1月23日,自由党召开紧急会议,主席刘健仪会后表示,由于公民党及社民连提出“全民起义”,而“起义”的字眼有反动及推翻政府的意味,自由党不能接受,假如自由党参与补选,有机会被外界扭曲为自由党赞同有关“起义”的活动,因此不会派人参选。同日,民协中委会通过,不会协助推动社民连及公民党发起的五区请辞行动,不会具名支持亦不会为两党站台。[71]

1月25日,民主党、街工、教协、民协、职工盟和民主动力等十一个团体组成“终极普选联盟”,争取具体的2017及2020终极普选方案,希望成为温和民主派主流。但联盟未有邀请公民党和社民连。[72]

1月27日,社民连黄毓民宣读辞职宣言时,民建联工联会及多名功能组别议员突然拉大队集体离场抗议,唯独陈鉴林一人要求立即点算会议人数,令开会人数不足引至会议流会,阻止黄毓民宣读辞职宣言。五名辞职议员以立法会为平台发言的机会被剥夺。[73]

1月27日晚上7时30分,“五区公投运动起动大会”在中环遮打花园举行。

1月29日,政府刊登宪报宣布议席空缺。

2010年2月[编辑]

2月3日,民建联主席谭耀宗表示,该党宣布不会参加补选,翌日,工联会宣布不参选,这代表建制派政党将完全杯葛今次补选。[74][75]

2月8日,香港政府开始内部公务员招募补选工作人员,补选日期暂时拟定于2010年5月16日或5月23日。

2月9日,《港大民意网站》发表五区总辞调查结果,访问市民在公民党同社民连五位立法会议员已经辞职后,会否支持5区补选、变相公投形式展示市民对政改既意见。支持者有27%、9%一半、58%反对、6%不知道/很难说 。 58%受访者表示反对五区补选。 [76]

2010年3月[编辑]

3月3日,立法会否决“呼吁市民在5月16日五区补选投票”的动议[77]

3月18日,黄毓民在左右大局中点名批评“终极普选联盟”为“终极投共联盟”。[78]

3月19日,社民连主席陶君行发表公开信严词点名批评“终极普选联盟”成员汤家骅“卖友求辱”,来向中央“乞降”沟通。陶君行更指普选联的行径亦愈来愈过火,是骑着“五区公投运动”的膊头上位。[79][80]

3月22日,余若薇向社民连主席陶君行撰写公开信,表示公民党与社民连在1月签署的五区公投运动合作备忘录中,社民连承诺宣传方式以凝聚和团结支持者为最高目标,不可对泛民主派友好及团体攻击,搁置泛民主派之间的争拗。[81]

3月23日,社民连召开记者会,向仍未表明会否呼吁选民投票的终极普选联盟发公开信,批评联盟与保皇派要求普选路线图,做法等于“同中共一齐做戏”,并点名批评民主党单仲偕、民主动力蔡耀昌回避补选中投票的问题。普选联副发言人蔡耀昌反驳称,联盟态度一向是不讨论和不评论“公投”,又指任何人不能垄断民主运动 [82]

“公投”过程[编辑]

余若薇李柱铭黄毓民等在2010年五区公投争取真普选大会上
梁家杰议员

4月1日,辞职议员梁国雄首先报名参加补选。直至4月7日,其余辞职议员陈淑庄梁家杰陈伟业黄毓民报名参加补选。[83]

5月14日晚10时30分,特首曾荫权透过政府新闻处发出声明,以是次立法会补选并非正常补选为由,正式宣布他与属下问责团队官员,不会投票[84]

5月16日,立法会补选举行,建制派政党民建联、自由党,以及工联会弃选,不少民主党成员及泛民支持者没有投票,使气氛冷淡,投票率偏低。当日约有58万人投票,总投票率17.1%,比过往为低。最终五名辞职的公民党及社民连前议员全部当选重返议会。

一直公开支持是次政治运动的香港《苹果日报》,亦于翌日发表社论表示从“公投”的意义来说,这次“变相公投”运动失败告终。[85][86]

演变及影响[编辑]

2010年5月,公社党策动“五区公投运动”后,港大民意研究计划的民调显示,策动“五区公投”的公民党和社民连评分显著下跌,研究计划总监锺庭耀表示,调查结果与政改争论及公社两党发起五区请辞有关。[87]

政改辩论[编辑]

2010年5月20日,特区行政长官曾荫权至函邀请“五区公投”运动发言人余若薇,就政改方案进行电视直播辩论2012年政改方案,但其他民主派质疑为何不获邀请,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林瑞麟表示,特首邀请余若薇参与政改辩论,是因为她是“五区公投”运动的总发言人,决定恰当。[88][89]6月17日,通过电视直播辩论的“曾余辩”上演,香港各界关注,大律师出身的余若薇,相对辩才相对劣势的曾荫权,民意调查认为辩论是余胜曾败,中大教授马岳更以“史上实力最悬殊的电视辩论”来总结这次辩论。[90]对此次辩论,香港《经济日报》的评论指出,政改远不只是辩论的议题,更是重大是清楚交代香港政制民主化究竟如何向前行,曾余二人责无旁贷。香港时事评论员练乙铮认为,此次政改辩论最主要是功能组别的废除,保留功能组别最符合资产阶级利益,应该是大地产商大资本家与余若薇辩论,而不应是特区政府官员参与辩论。

递补机制[编辑]

2011年5月17日,政府表明针对“五区公投”,声称要堵塞“漏洞”,在立法会提出替补机制,取消补选,改为依据上一届选举,获最大余数得票的候选人名单的首名补上,并于5月31日向立法会提交修订条例草案。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林瑞麟指参与“五区公投”的议员滥用补选机制,浪费公帑,有尽快立法杜绝同类事件的必要,并期望可以在七月中立法会休会前完成立法。是次修订完全没有公众咨询,替补机制提出后引起社会强烈反弹。香港大律师公会分别于6月17日、21日和25日三度发出声明回应替补修订草案,质疑替补机制违反《基本法》、《人权法》及《公民和权利国际公约》,学者马岳亦指政府认为“有人滥用补选制,所以就要取消补选制度”这种逻辑“恐怖”。他反问“是否有人滥用综援制度,为防止滥用就要取消综援?”,2011年“七一游行”以“还我2012年双普选,打倒地产霸权及曾荫权下台”为主题,但政府强行通过替补机制,成为游行焦点。该日游行人数创下2004年以来新高,主办单位估计游行人数为21.8万人。三天后,政府宣布押后递补机制表决、并展开咨询[91]。2012年1月20日,政府公布咨询结果,限制所有辞职议员于半年内参选,并于2012年6月1日于立法会进行三读通过。[92]

议会选举[编辑]

紧接“五区公投”,四年一度的区议会选举于2011年11月6日举行,投票结果显示,建制派第一大政党民建联继续成了大赢家,而倡议“五区公投”的前社民连主要成员组成的人民力量派出62人参选,并只有一人当选,社民连更全军覆没,激进派近乎一败涂地。对此,有“香江第一健笔”之称的政经评论员林行止;以区议员选举投票结果作出评论文章,他称(节录):“在“五区公投”各走极端的民主党、公民党及社民连,都占不到便宜。以此说明大部分香港选民对民主政治已死心。受殖民地教育熏陶的香港人,大都是有奶便是娘的现实主义者,北京虽然在政治上寸步不让,但香港人仍享有言论自由、基本法治等,香港绝非不可居,因此不去争取北京不愿见不允许的高度民主…”。不参与“五区公投”、而倾向比较以温和态度争取民主,并被人民力量支持者狙击及谩骂,而人民力量在不少民主党区议员的选区参战,但最终只能使三名民主党区议员下马。民主党在此次区议员选举成绩不差,评论文章称;“足以显示香港人对民主的诉求,不若公民党及社民连殷切。香港人的现实、短视,甚至可说物质生活享受消磨了他们谋生赚钱以外的志气…”,作者又认为“没有公民党,香港无法站在法治的高峰;没有社民连,香港的民主政治不会受到广泛注意,而民间的怨气怒火更无处宣泄。换句话说,公民党和社民连,都不是没有功劳于香港,不过从这回选举看,他们已失去相当多选民的支持,这固然是失败,更是香港可能渐渐在自由世界中淡化褪色以至失去国际大都会光环的先兆!”[93]

2012年香港立法会选举,民主党继续受人民力量及建制派狙击,选举结果,泛民主派虽然选票增加,但总得票率只有五成七,“六四黄金定律”被打破,建制派配票成功,泛民与建制在直选议席比例打成平手。

相关人物[编辑]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黄毓民北美行 推广“五区总辞”[永久失效链接] 2009年8月9日
  2. ^ 中国鹰对香港五区总辞 看杂志 2010年2月11日 第56期
  3. ^ http://www.881903.com/Page/ZH-TW/newsdetail.aspx?itemid=230448&csid=261_341
  4. ^ 香港立法会五区请辞空缺5月16日补选 【大纪元报导】 2010-02-22
  5. ^ 03年 7.1以来最大规模民主动员五区公投57.9万人投票 2010年05月17日
  6. ^ 功能组别不公平 议员学者吁取消【大纪元】2009年12月21日
  7. ^ 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45条及68条)
  8. ^ [1]
  9. ^ 左右大局2009年12月1日 黄毓民:如果输左议席,我地都会投票反对政改方案
  10. ^ 林瑞麟料五区总辞补选开支逾1.5亿[永久失效链接]
  11. ^ [林行止: 语不惊人死不休 过犹不及失荆州 ]
  12. ^ 公社党公投违《基本法》精神. [2010-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2-23). 
  13. ^ 余若薇否认“公投”搞港独. [2010-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4-27). 
  14. ^ 信报-语不惊人死不休,过犹不及失荆州
  15. ^ /65875b5773a96cd56cbb228.php 文字玩法治 25 Jan 2010[永久失效链接]
  16. ^ 自由党决定不参与“五区请辞”后补选
  17. ^ 民建联正式表态 杯葛“公投”补选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2-10-10.
  18. ^ http://www.legco.gov.hk/yr09-10/chinese/counmtg/motion/cm20091209m3.htm
  19. ^ 存档副本. [2010-0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1-15). 
  20. ^ [2]
  21. ^ 存档副本. [2009-1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12-08). 
  22. ^ 何秀兰﹕公投题目不清晰 难支持[永久失效链接]
  23. ^ 存档副本. [2009-1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1-19). 
  24. ^ 两党施压 何俊仁力拒. [2009-1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11-27). 
  25. ^ 冯检基:民协对总辞仍存疑. [2009-1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04). 
  26. ^ 民协决定不参与五区辞职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0-01-27.
  27. ^ 梁耀忠冯检基反对公投. [2009-1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12-08). 
  28. ^ [3]
  29. ^ 梁爱诗建议修例 禁动辄辞职补选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0-01-27.
  30. ^ 汤家骅质疑梁美芬提案违《基本法》. 2010-02-02 [February 16, 2010]. 
  31. ^ 存档副本. [2010-04-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4-26). 
  32. ^ 学生组“大专2012”参加补选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星岛日报 2010-03-18
  33. ^ 公投非主流民意 平常心看待补选[永久失效链接] 成报新闻-社评 2010年5月16日
  34. ^ 王永平轰曾班子:点可以杯葛合法选举“投票先系履行公民责任” 苹果日报 2010年05月07日
  35. ^ [4]( 22 Nov 2009)
  36. ^ 总辞分歧大 社民连软化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9-12-20.【东方日报】2009-11-24
  37. ^ 学者﹕做给中央看 为“公投”定性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明报 2010-05-06
  38. ^ 香港特首带头在选举中不投票舆论大哗 新唐人电视 www.ntdtv.com 2010-5-16 11:47
  39. ^ 潘继祖,辞职补选,英国的近期经验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0-02-21.
  40. ^ 黄毓民谈五区总辞 2012双普选变相公投
  41. ^ 被指最先提名单 司徒华﹕非支持总辞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9-12-01.
  42. ^ [5]
  43. ^ [6]
  44. ^ 公民党出手推动 23议员总辞
  45. ^ 施政报告“政改冇料到”
  46. ^ 梁国雄推变相公投
  47. ^ 存档副本. [2009-12-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12-08). 
  48. ^ "文汇报"一亿五千万扶贫好过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0-02-13.
  49. ^ 民主党,预埋你!何俊仁,站出来!
  50. ^ 12月14日商台节目左右大局
  51. ^ 司徒华赞成黄毓民先否决后“总辞”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星岛日报 2009-11-29 11:31:00
  52. ^ 存档副本. [2009-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 
  53. ^ /wym_2009-11-30_1_aaf0.mp3 香港人网线上电台[永久失效链接]
  54. ^ 党员授权五区总辞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明报专讯】2009-12-06
  55. ^ [7] 立法会: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就“五区总辞 全民公决”议案辩论的回应致辞全文(只有中文)
  56. ^ [8]
  57. ^ 存档副本. [2009-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12-13). 
  58. ^ 存档副本. [2009-12-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12-15). 
  59. ^ 民主党“反撤退”22人 香港文汇报 2009-12-11
  60. ^ 民主党81%否决“总辞”方案[永久失效链接] 大公报 2009-12-14
  61. ^ “人跳楼你又跳?”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9-12-17.【明报专讯】 2009-12-14
  62. ^ 《港大民意网站》五区总辞调查结果《港大民意网站》 2009年12月14日新闻公报
  63. ^ “公投”投票率低 泛民不当输[永久失效链接],引用明报 2010-01-12 报导
  64. ^ 泛民不当输 陈家洛﹕倘运动失败 不排除支持政改 明报通识网 2010年1月12日
  65. ^ 李柱铭筹集经费撑公投 星岛日报 2010年1月14日
  66. ^ 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就香港个别社会团体发动对香港政制发展问题进行“公投”一事发表谈话 来源:CCTV.com 2010年01月15日
  67. ^ 五区公投联合委员会 苹果日报 2010年01月11日
  68. ^ 曾钰成不排除辞职投票[永久失效链接] 大公报 2010-1-15
  69. ^ 信报 纪晓风:“五区公投”易理妥 “全民起义”太惹火
  70. ^ 玩公投为“港独”铺路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0-01-20. 东方日报 2010年01月17日
  71. ^ 民协决定不协助推动五区请辞亦不站台 香港电台 2010-01-23 HKT 18:52
  72. ^ 请辞前夕 泛民政府吁勒马[永久失效链接]
  73. ^ 建制派离场阻辞职宣言 制造流会 发声明谴责“公投”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0-01-31.【明报专讯】 2010年1月28日
  74. ^ 民建联宣布不参加补选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0-02-05.(明报)2010年2月2日 星期二 21:30
  75. ^ 工联会不参与“变质”补选[永久失效链接]
  76. ^ 《港大民意网站》第六次发放与now新闻台合作进行之“政制改革民意研究合作计划”调查结果
  77. ^ 立法会否决“呼吁选民在五区补选投票”的动议. 商业电台. 3月3日. 
  78. ^ title= 出选九龙西?黄毓民:如果党征召,我当仁不让 商业电台 2010年3月18日
  79. ^ 陶君行斥汤家骅“卖友”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星岛日报 2010年3月13日
  80. ^ 立会补选下周一提名 社民连轰汤家骅造势 Archive.is存档,存档日期2012-07-15【明报专讯】 2010年3月19日]
  81. ^ 余若薇公开信:勿堕分化陷阱 头条日报 头条网 2010年3月22日]
  82. ^ 社民连指“终极”演戏,批评联盟与保皇派营造有得倾假象 苹果日报 2010年3月23日
  83. ^ 九龙西补选黄毓民争原区当选 苹果日报 2010年04月07日 (05:01 pm)
  84. ^ 五区公投前夕向北京下跪叩头 特首宣布不投票 苹果日报 2010年05月15日
  85. ^ 立法会补选五名辞职议员全部当选重返议会
  86. ^ 承认失败,才能从中吸取教训 苹果日报 2010年05月19日
  87. ^ 公社连民望跌势不止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香港文汇报 2010年5月28日
  88. ^ 政府称余若薇是五区公投运动发言人故获特首邀请辩论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0-05-24.(商台)2010年5月20日 星期四 16:31
  89. ^ 特首邀余若薇电视辩论政改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文汇报 2010年5月21日
  90. ^ 余曾辩尘埃落定 促政改考验智慧 星岛日报 2010年06月18日 09:27
  91. ^ 港府押后替补机制表决 Archive.is存档,存档日期2012-07-22 星岛日报 2011年7月4日
  92. ^ 填补立法会议席空缺安排咨询报告
  93. ^ 不近民情彰法理 主张民主莫横行《信报》 林行止专栏 2011年11月8日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