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何充
出生 292年
西晋庐江郡
逝世 346年2月21日
东晋建康
职业 晋朝重要官员

何充(292年-346年2月21日),次道庐江郡灊县(今属安徽霍山)人。晋朝重要官员,在东晋官至中书监骠骑将军录尚书事,在晋康帝晋穆帝时辅政。曾与庾氏分别在让晋康帝和晋穆帝继位时有分歧,何充坚持父死子继,而庾氏则名托立年长君主以抗衡北方外族政权,实际是想保持庾氏与皇室的血缘亲近。何充亦提出让桓温代替庾氏家族镇守荆州,是谯国桓氏在东晋堀起的重要起点。

生平[编辑]

何充最初是王敦的幕僚,曾任大将军主簿,但后因忤逆王敦而被贬为东海王文学太宁二年(324年)王敦之乱平定后,何充累迁至中书侍郎

会稽德政[编辑]

太宁三年(325年),晋成帝即位后,迁何充为给事黄门侍郎。咸和三年(328年),历阳内史苏峻领兵攻陷建康后,何充东奔三吴地区以王舒虞潭等人为的讨伐义军。次年,苏峻之乱被平定,何充封都亭侯,拜散骑常侍。后曾出任东阳太守,及后又拜建威将军,任会稽太守。何充在会稽郡有德政,亦推荐虞喜,提拔当地人谢奉魏𫖮等作佐吏。后又迁丹杨尹

与庾秉政[编辑]

后来,何充在王导庾亮的推荐下,以丹杨尹加吏部尚书,并进号冠军将军,领会稽王师。咸康五年(339年)王导死后,何充转护军将军,与中书监庾冰都录尚书事。次年升任中书令,加散骑常侍

咸康八年(342年)六月,晋成帝病重。当时晋成帝二子司马丕司马奕皆为婴儿,而庾冰怕一旦由成帝儿子继位,自己与皇帝的血缘关系会转疏,影响庾氏在朝中的影响力。故此以有外族势力威胁为由向成帝建议立年长君主,并推荐成帝之弟司马岳,成帝最终答应。何充却坚持皇位应父子相传,并称改易此规则者很少没有乱事发生。但庾冰不听从,朝廷亦下诏以司马岳为嗣。不久,何充及庾冰与武陵王司马晞、会稽王司马昱及尚书令诸葛恢皆受诏为顾命大臣。次日,晋成帝死,司马岳继位为晋康帝。康帝即位后仍委政给庾冰及何充。而同年何充改任骠骑将军、都督徐州扬州晋陵诸军事、领徐州刺史,出镇京口,以避诸庾。

建元元年(343年)11月6日,庾冰出镇武昌,以助庾翼北伐。何充则被召为中书监、都督扬、、徐州之琅琊诸军事、扬州刺史、录尚书事,辅政。次年,晋康帝病重,庾冰及庾翼打算立晋元帝子会稽王司马昱为帝,但何充则建议立皇太子司马聃,并得康帝答允。康帝于当年逝世,何充随后以康帝遗诏立司马聃为帝,即晋穆帝。庾冰及庾翼因而十分憎恨何充。当时穆帝年幼,临朝的皇太后褚蒜子亦重用何充,让他可带甲杖百人入殿。又应何充认为自己不宜兼任中书监和录尚书事之要求,解任中书监并加授侍中,又赐其羽林骑十人。

辅助幼主[编辑]

穆帝即位后当年庾冰就逝世,次年庾翼亦患病,何充独自辅政。何充认为太后父亲左将军褚裒身为外戚,应总掌朝政,于是曾推荐褚裒参录尚书,但褚裒为避嫌而坚持不受。终以会稽王司马昱录尚书六条事辅政。患病的庾翼当年就逝世,临终前上表由其子庾爰之接掌自己荆州刺史一职。当时很多人都因庾氏自庾亮起长时间出镇荆州等地,人心归附,都认为应该依从庾翼要求。但何充则认为荆州位置极其重要,庾爰之没有能力担当荆州刺史的重任,于是推举徐州刺史桓温接掌荆州。当时有人怕庾爰之会反抗桓温,害怕逼反庾爰之。但何充认为桓温能力足以压制庾爰之,不用担心。最终桓温都顺利上任。此后,何充常说:“桓温、褚裒为方伯,殷浩居门下,我可无劳矣。”可见何充对桓、褚二人的倚重。

永和二年正月己卯日(346年2月21日)[1],何充逝世,享年五十五岁。朝廷追赠司空谥号文穆。因其无子,以其侄儿何放继嗣。

性格特征[编辑]

  • 何充风度气韵儒雅,才气渊博,能写文章。[2]
  • 何充敢言正直,任王敦主簿时听到王敦称许其兄王含:“家兄在郡定佳,庐江人士咸称之。”但当时为庐江太守的王含在当地贪污,名声不佳。何充竟直言:“充即庐江人,所闻异于此。”王敦听后沉默。旁人为何充感到不安,但何充神气自若。
  • 何充掌政,虽然没有澄清和改革吏治的能力,但为人努力而且有器量,以社稷为己任,选用官员时都首选功臣,而不会趁机树立亲众,强化宗族力量,因此都得到人们尊重。但何充亲近庸杂之人,信任不得其人,被时人所非议。
  • 何充喜欢佛典,崇修佛寺,供给沙门超过一百人,花费过亿;但却对亲友未加照料,亲友至于贫乏,因而引来时人非议。阮裕笑他:“卿志大宇宙,勇迈千古”,何充不以为然,一如既往,“持八关斋,结会诵经,终生不倦。”[3]。何充弟何准也是虔诚佛教徒,时人谢万将此兄弟与信奉天师道郗愔郗昙兄弟相比曰:“二郗谄于道,二何佞于佛”。
  • 何充酒量很好,极受刘惔重视,刘惔更曾说:“看到何次道饮,就令人想尽把家中珍酿拿给他。”

逸事[编辑]

  • 何充是王导妻子的姨甥,而何充妻子亦是庾文君之妹,都此与晋明帝和王导都友好,亦早历显要官位。一次何充去见王导,王导以尘拂指床叫何充和他同坐,说:“此是君坐也。”王导修缮扬州解舍时亦向何充说:“正为次道耳。”可见王导与何充的友好和亲近。
  • 王濛刘惔与僧人竺法深一同探望何充,但何充只顾著看文书而不理会他们。王濛于是说:“我今日特地与竺法深来见你,都是希望是能摆脱俗务,一起清谈,还怎能在低头看这些东西呢?”何充则答:“我不看这些东西,你们又怎能存活?”
  • 晋康帝登位后,大会群臣,并向何充说:“朕得以继嗣皇位,是你和庾冰之力。”何充答:“陛下得以登位,是庾冰一人之力。若果用我的建议,就看不见陛下在位的升平之世。”康帝有惭愧之色。

评论[编辑]

  • 阮裕:“次道自不至此,但布衣超居宰相之位可恨,唯此一条而已!”[4]
  • 《晋书》评曰:充抗言孺子,虽屈压于权臣,翊奉储君,竟导扬于末命,频参大议,屡画嘉谋,可谓忠贞在斯而已。
  • 《晋书》赞曰:次道方概,谋远忠贞。中军鉴局,誉光雅俗。夷旷有余,经纶不足。舍长任短,功亏名辱。

家庭[编辑]

曾祖父[编辑]

祖父[编辑]

父母[编辑]

夫人[编辑]

兄弟[编辑]

  • 何准,何充五弟。东晋外戚,但专心事佛,不任官。

何充另有一兄,为何松之祖父,名佚。

[编辑]

[编辑]

  • 何放,何准子,因何充无子而过继到何充作为嗣子。
  • 何惔,何准子,南康太守。
  • 何澄,何准子,尚书左仆射。
  • 何法倪,何准女,嫁晋穆帝司马聃。

注释[编辑]

  1. ^ 两千年中西历转换
  2. ^ 《晋书》:“风韵淹雅,文义见称。”《晋阳秋》:“思韵淹济,有文义才情。”
  3. ^ 中国佛学人名辞典》“何充”条
  4. ^ 世说新语·品藻篇
  5. ^ 《王康之妻何法登墓志》晋故处士琅耶临沂王康之妻,庐江潜何氏,侍中、司空文穆公女,字法登,年五十一,泰元十四年正月廿五日卒。其年三月六日,附葬处士君墓于白石。刻砖为识。养兄临之息绩之。女字夙旻,适庐江何元度。

参考资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