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光明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亚当·维索兹英语Adam Weishaupt,巴伐利亚光明会的创始人

光明会拉丁语Illuminati),又译为光照派,是启蒙运动时期的一个巴伐利亚秘密组织,成立于1776年5月1日[1]。他们经常被指控合谋控制世界事务,透过策划事件(如法国大革命滑铁卢战役美国总统肯尼迪遇刺案),并安插政府和企业中的代理人,以获得政治权力和影响力,最终建立一个“新世界秩序[2][3]

词语意义[编辑]

“光明会”的拉丁语字面意思就是“受过特别启示的人”。

发展历史[编辑]

起源[编辑]

其组织源头最早可追溯到中世纪的一些诺斯底教派(包括发源自巴比伦摩尼教Manichaeism的影响),如:14世纪产生于拜占庭帝国的“赫西卡派”(Hêsukhia);15世纪西班牙加尔默罗会方济各会修士中的“阿隆白郎陶斯派”(Alumbrodos)。

在16世纪的欧洲宗教改革中,许多当时的数学家、物理学家、天文学家和艺术家等都是光明会的成员,随着光明会的实力日渐壮大,罗马教廷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他们不会容忍这样一个旨在宣扬科学、反对教会的组织继续存在。因此,罗马教廷开展了一场“肃清运动”,用残忍的杀戮和威慑手段迫使光明会从此销声匿迹。

巴伐利亚王国因戈尔施塔特大学(University of Ingolstadt)的实践哲学教授亚当·维索兹英语Adam Weishaupt宣传启蒙主义的人类伦理的完成可能说(Perfektibilismus),1776年5月1日创建“完全可能性主义者之会”,同年改称巴伐利亚光明会。

对共济会的影响[编辑]

1780年,荷兰贵族、共济会员阿道夫•科尼格(Adolph Freiherr Knigge)的加入给社团带来新变化。他开始将光明会体系引入共济会,扩大在共济会中的影响。此时德国共济会的圣殿骑士体系已经式微,在1782年召开的威斯巴登共济会大会上(期间决定将总部迁至德国的法兰克褔)最终被废除,而科尼格和一些光明兄弟会领袖则取代玫瑰十字团在新的共济会体系中获得了领导地位。

光明兄弟会此时仿照共济会组织结构进行改组,核心领导机构称作阿瑞斯圣山Areopag,由怀斯豪普特和科尼格等社团领袖组成。此后,越来越多的共济会员开始加入光明兄弟会,包括很多贵族,如黑森亲王Karl von Hessen-Kassel,普鲁士将军Ferdinand von Braunschweig-Lüneburg,萨克森-魏玛伯爵Karl August von Sachsen-Weimar-Eisenach。

而科尼格看到自己的努力并没有得到什么回报,他开始抱怨,并威胁将兄弟会秘密宣扬出去。这加重了怀斯豪普特的忧虑,因为像魏玛伯爵和歌德的加入似乎有探查的目的。当时光明兄弟会的成员总共有二千人左右,其中1/3是共济会员,主要分布在巴伐利亚和图灵根的魏玛等地。会员成分有贵族、手工业者和商人,其中3/4是政府官员,达到了巴伐利亚政府官员总数的1/10,这与社团消灭集权政府的渗透计划有关。

危机与毁灭[编辑]

1784年光明兄弟会在魏玛召开会议,决定组建新的阿瑞斯圣山,将科尼格驱逐出会。然而同一年,光明兄弟会面临了更大的危机。7月22日,巴伐利亚侯爵卡尔·泰奥多尔颁布社团禁令,禁止一切秘密社团。1785年3月2日的新版法令中则指名光明兄弟会和共济会有叛国和异教罪行,令行禁止。斯代尔贝格伯爵Graf Stolberg-Roßla就因此被吊销了贵族头衔。

1787年8月16日又颁发了更为严厉的法令,任何加入共济会和光明兄弟会者都将被处以死刑。禁令似乎起到了作用,此后光明会便消失了,怀斯豪普特则逃到图灵根州Thüringen躲藏起来。禁令也在德国引起了恐慌,人们开始对秘密社团非常敏感,特别是法国大革命的爆发使各地政府风声鹤唳。罗马教廷于1817年同普鲁士、1821年同巴伐利亚先后签订协定,共同加以镇压。这样,短命的光明兄弟会反而成为欧洲秘密社团中最著名的,成为阴谋团体的代表。

土星、月亮和爬行动物[编辑]

他们对土星、月亮和爬行动物比较有讲究。 而且不同的动物代表着不同的象征。

与共济会的关系[编辑]

从目前史料看,光明会与共济会是互相独立的组织,虽然成员有交叉,一些思想和价值取向一致,但两者并非属于同一体系。共济会更类似一种宗教组织,偏重于教义和秘仪。而光明会则是政治组织,有独立的政治理想和行动纲领。光明会在后期对德国共济会产生了很大影响,但两者并未合并。光明兄弟会成为西方秘密会社中最为著名也是最为卓著的。如美国70年代的惊悚小说《光明会三部曲》The Illuminatus! Trilogy认为怀斯豪普特在光明会被解散后来到美国,秘密谋杀了华盛顿并取而代之。这部小说影响了许多人,最近的如美国著名惊悚小说家丹•布朗(Dan Brown)的《天使与魔鬼》(Angels and Demons),德文版即为《光明会》(Illuminati),描述了光明会与梵蒂冈教廷的殊死斗争。

共济会被认为是光明会幕后的主导,是33度共济会大师(33°会员是共济会宗教研究级别会员资格,荣誉会员)的精英圈子,甚至提示光明会是为一些想要征服人类的邪恶外星人所工作的,比如“外星爬虫人”、“小灰人”等等。这些理论都认为光明会操纵着当今欧美等国的金融、政治军事与娱乐界等领域,并且有一个人口削减计划,消灭有色人种,然后建立一个世界统一政府,以达到完全统治世界的目的(“新世界秩序”)。

阴谋[编辑]

许多学者指出,光明会是一个极其危险、邪恶的秘密组织,主导了“新世界秩序”。例如美国企业家帕特·罗伯逊在1991年写了畅销书《新世界秩序英语The New World Order (Robertson)》,他在第177页写道:“世界上存在一个阴谋,它是透过共济会、秘密的光明会、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三边委员会犹太银行家组织而成的菁英集团策画执行的。”[4]加拿大阴谋理论家威廉·卡尔英语William Guy Carr表示,美国民间和基督教右派的鼓动者越来越相信共济会、光明会和犹太人正在谋划全球性的阴谋[5]苏格兰物理学家约翰·罗宾森和法国耶稣会牧师奥古斯丁·巴里埃尔英语Augustin Barruel推论光明会在遭受皇室镇压后,实施报复行动,成为法国大革命恐怖统治背后的策划者。他们企图秘密在欧洲和世界各个地方制造革命浪潮英语Revolutionary wave,组织了激进主义启蒙运动 — 大量散播反教派主义英语Anti-clericalism反君主主义英语Criticism of monarchy原女性主义英语Protofeminism的观念,企图推翻各国现有的统治阶级,并在1848年制造了“人民之春”,导致欧洲各国爆发一系列武装革命、各国君主与皇室贵族的体制动荡,许多统治阶级被推翻、逃亡或被迫接受宪法[6]

英国历史修正主义学家内斯塔·海伦·韦伯斯特英语Nesta Helen Webster和美国社交名流伊迪丝·斯塔尔·米勒英语Edith Starr Miller,不仅普及了光明会阴谋的神话,并表示光明会是一个颠覆性的秘密组织,服务于犹太菁英,并且支持金融资本主义英语Finance capitalism苏联共产主义英语Soviet communism,最终目的是分裂和统治这个世界。一些美国大学中的兄弟会(如耶鲁大学骷髅会 )、绅士俱乐部(如波希米亚俱乐部英语Bohemian Club)和智库(如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三边委员会)都是美国上层阶级英语American upper class掩护机构和傀儡组织。他们指责这些社会政治菁英阴谋组织一个世界政府,来推动“新世界秩序”的议程[7]

美国作家米尔顿·威廉·库珀英语Milton William Cooper将光明会描述为一个国际神秘组织,由毕德堡俱乐部控制,并与共济会、哥伦布骑士会、骷髅会以及其他组织合作,最终目的是建立一个“新世界秩序”的政府[8]。美国电影导演麦伦·柯瑞佛·费根英语Myron Coureval Fagan和美国活动家麦克·戴斯都认为,光明会已经控制整个世界,而且各种重大的历史事件都是光明会造成的。例如法国大革命、滑铁卢战役和肯尼迪遇刺案,并且光明会多年来都有进行撒旦教仪式的恶行[9][10]。美国作家米尔顿·威廉·库珀英语Milton William Cooper表示,光明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积极与外星人合作[8]。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因为试图曝光外星人接管地球的过程,成为光明会暗杀他的主因[11]

由于“新世界秩序”和光明会的象征主义是重叠的 — 包括金字塔的形象、方尖碑全视之眼荷鲁斯之眼、恶魔巴风特山羊帝王斑蝶扭曲的十字架英语Double Cross黑太阳英语Black Sun (occult symbol)闪电猫头鹰、倒五角星兽名数目[12],因此有许多使用这些符号的流行艺术家经常被怀疑与光明会有关系,作为改变大众潜意识的工具之一[13]。例如碧昂丝·诺利斯Jay Z阿姆50 Cent蕾哈娜吹牛老爹DJ 哈立德T-Pain席亚拉肯伊·威斯特小韦恩女神卡卡玛丹娜[14][15]吐派克·夏库尔麦可·杰克森的突然死亡也经常被认为是光明会造成[16]

锡安长老会纪要》在书中写道:“必须透过共济会和光明会实行决议,在任何层面上都不得与这两个秘密组织剥离,以免人类发现犹太人的核心”[5]。英国修正主义历史学家内斯塔·海伦·韦伯斯特英语Nesta Helen Webster认为,有一个古老的神秘阴谋 — 由诺斯底教派构思,并交给他们所谓的秘法家继承人(例如卡巴拉卡特里派圣殿骑士赫密士主义者玫瑰十字会、共济会)最终由光明会传承。这个一脉相承的古老体系试图颠覆西方世界犹太 - 基督教传统英语Judeo-Christian基础,并透过一个世界性的宗教来实施“新世界秩序”,让人类以帝王崇拜意识信奉敌基督[7]

2002年1月,美国国防部辖下的国防高等研究计划署成立了整体情报识别办公室英语Information Awareness Office[17],它的标志是“一个金字塔上的全视之眼监视着整颗地球”,一些阴谋论者认为,这是光明会自18世纪以来依旧完好的存在、且活跃于美国政府进行“新世界秩序”阴谋的铁证[18][6]。美国作家伦纳德·霍罗威茨西班牙语Leonard Horowitz博士在《音乐崇拜控制论西班牙语Musical Cult Control》文章中表示,他怀疑洛克菲勒家族和光明会可能阴谋污染了所有音乐,以便控制公众的精神意识[19]

2013年4月25日,《滚石》杂志的专栏作家马特·泰比英语Mart Taibbi在一篇调查报导中写道:“世界各地的阴谋论者,所有相信罗斯柴尔德家族、共济会和光明会正在幕后操控这个世界的人们,我们这些怀疑论者欠你们一个道歉。你们是对的,真正的玩家名单或许有点不同,但你们的观点基本上是正确的 — ‘这个世界是一场被操纵的游戏’。然而,这个问题没有得到应有关注度的唯一原因是,它的规模是如此巨大,以致于普通老百姓完全无法看清全貌[20]”。

美国德州的史提夫·杰克森游戏公司在官方网站上,也写着关于光明会的资讯[21]

  • 光明会渗透和控制各式各样的组织,从教堂、邮局到角落的杂货店。
  • 他们控制学校,还试图招募最优秀的年轻人作为代理人,以确保下一代继续执行他们的阴谋。
  • 他们处理反对意见的第一个手段就是‘买下来’,对于像光明会这样资金雄厚的团体来说,几百万美元不算什么。
  • 接下来他们会威胁许多反抗光明会的人,以财产、地位或亲人的安危为手段。
  • 当然,谋杀是一种古老的政治武器,许多现代最令人震惊的暗杀事件都是光明会的责任。
  • 现在,他们正在完善克隆人技术,让他们可以替代任何人的真身。
  • 光明会的阴谋已经持续了几百年、几千年。许多历史上最著名的事件都是光明会制造修改的,包括他们自己的历史。
  • 当然,光明会也不断重写历史,为自己的目标服务,例如现代学童被教导耶稣基督没有历史上的证据。
  • 他们控制新闻媒体,所以你只会听到他们想要你知道的消息,任何不符合光明会程序的事件都会被迅速淹没。
  • 特别是他们控制电视,他们鼓励人们不要思考。他们透过报纸和电台在广告中发送秘密信息,甚至藏在新闻报导中,他们有许多秘密通信形式,一直在我们周围传播著。
  • 光明会也操纵国际市场和货币,包括你的薪水。同样,整个“能源危机”也是光明会的发明,人人可用的免费能源可能威胁到光明会的权力基础。
  • 由于同样的原因,光明会尽力阻止太空探索,以控制人类,其中一些成员已经与外星人接触。
  • 更糟糕的是,他们中的一些成员具有实实在在的魔力。他们保持着能够监视到每个人的状态 — 是的,每一个人。
  • 他们正在努力使法律变得混乱,让每个人都会害怕法律,那么他们就能够控制住每一个人。
  • 他们鼓励年轻人和政治异议人士抵制、质疑执政当局,分散国家和政府对真正敌人的注意力。
  • 但是,当他们达到满意的控制水平时,他们会转而努力消除独立性。
  • 他们压制可能改变现状的任何新发明,那些发明家会发生什么事?被收买、恐吓或从人间消失。
  • 另一方面,他们也在秘密实验室开发新型武器和各种装置。
  • 他们每年需要数百人进行实验。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失踪报告,却只有这么少的人被找到。
  • 他们不断试验新型的心理控制技术,他们把药物放在饮用水中,在电影和电视节目中闪烁著潜意识刺激讯息,他们也使用微波和超低频设备播放你听不到的声音。
  • 你房子里的每条电线都是光明会攻击或控制的潜在途径,你有没有想过到底有几条电线通向你家?
  • 当然,他们会阻止任何调查,但是他们鼓励人们对光明会开玩笑,例如拍一部光明会电影,让人们嘲笑调查者是神经病。
  • 他们有最疯狂的伪科学“研究人员”,这往往会使调查者陷入不寻常的境地。
  • 他们首要关注的一个项目是以任何可能的方式延长寿命,例如冷冻、身体交换、魔法、克隆人、输血、人格数字化,这些已经被光明会一次又一次的试验过了。
  • 他们以疾病为武器来控制地球的人口,或者摧毁竞争对手,例如欧洲的黑死病、美洲的天花
  • 他们有各种不人道、冷血的仆人,可怕的黑衣人也许是他们最著名的代理人,这些黑衣人曾经是人类。

参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Stauffer 1918, pp. 133-134.
  2. ^ 麦克·戴斯, The Illuminati: Facts & Fiction, 2009. ISBN 0-9673466-5-7
  3. ^ 麦伦·柯瑞佛·费根英语Myron Coureval Fagan, The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By Myron Fagan
  4. ^ Don Wilkey, book review of New World Order, "A Christian Looks At the Religious Right"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0-01-24.. Retrieved 2006-12-11
  5. ^ 5.0 5.1 Berlet, Chip. Dances with Devils: How Apocalyptic and Millennialist Themes Influence Right Wing Scapegoating and Conspiracism. The Public Eye. 1999-04-15 [2016-04-02] (英语). 
  6. ^ 6.0 6.1 McKeown, Trevor W. A Bavarian Illuminati primer. 2004 [2009-07-23] (英语). 
  7. ^ 7.0 7.1 Barkun, Michael. A Culture of Conspiracy: Apocalyptic Visions in Contemporary America英语A Culture of Conspiracy: Apocalyptic Visions in Contemporary Americ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 edition. 2003. ISBN 0-520-23805-2 (英语). 
  8. ^ 8.0 8.1 Michael Barkun. A Culture of Conspiracy: Apocalyptic Visions in Contemporary America. 加州大学出版社英语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06-05-04: 第60页 [2012-01-05]. ISBN 978-0-520-24812-0 (英语). 
  9. ^ Mark Dice,The Illuminati: Facts & Fiction, 2009. ISBN 0-9673466-5-7
  10. ^ Myron Coureval Fagan英语Myron Coureval Fagan, The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By Myron Fagan
  11. ^ Kirk, Paul. Govt Aids nut linked to Ku Klux Klan. Mail & Guardian (Johannesburg). 2000-09-08 [2013-01-17] (英语). 
  12. ^ A Complete Guide to Illuminati Symbols, Signs, and Meanings. illuminatisymbols. [2017-03-17] (英语). 
  13. ^ Top 10 Nigerian actors and actresses in Illuminati. NAIJ.com. [2017-03-17] (英语). 
  14. ^ The music industry & the Illuminati. Warning illuminati. [2017-03-17] (英语). 
  15. ^ An Illuminati Expert Explains How to Get More Women in the Illuminati. Broadly - Vice. [2017-03-17] (英语). 
  16. ^ Is Lady Gaga a Satanist Illuminati Slave?. Slate (magazine)英语Slate (magazine). [2017-03-17] (英语). 
  17. ^ Total/Terrorism Information Awareness (TIA): Is It Truly Dead?. 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 (official website). 2003 [2009-03-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3-25) (英语). 
  18. ^ Stauffer, Vernon L. The European Illuminati. New England and the Bavarian Illuminati (Grand Lodge of British Columbia and Yukon A.F. & A. M.). 1918 [2009-07-23] (英语). 
  19. ^ Are We All Mistuning Our Instruments, and Can We Blame the Nazis?. 每日野兽. 2015-06-06 [2017-03-21] (英语). 
  20. ^ Wilcock, David. The Synchronicity Key:the hidden intelligence guiding the universe and you. 橡实文化. 2014-05-29: 第70–71页. ISBN 978-9866362880 (英语). 
  21. ^ 史提夫·杰克森. 50 Awful Things About The Illuminati. 史提夫·杰克森游戏公司. 2015-10-03 [2017-04-04] (英语). 
  • 1911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Illuminati"(1911年《大英百科全书》条目《光照会》)
  • America's Secret Establishment: An Introduction to the Order of Skull & Bones — Antony C. Sutton (Trine Day, LLC, 2003)
  • Die Korrespondenz des Illuminatenordens. vol. 1, 1776-81, ed. Reinhard Markner, Monika Neugebauer-Wölk e Hermann Schüttler. - Tübingen, Max Niemeyer, 2005. - ISBN 978-3-484-10881-3
  • Proof of a Conspiracy Against all the Religions and Governments of Europe—约翰•罗比逊(New York, 1798)
  • alt.illuminati FAQ
  • 丹·布朗,(2006年),《天使与魔鬼》,时报出版社
  • Stauffer, Vernon. New England and the Bavarian Illuminati. NY: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18 [27 January 2011]. OCLC 2342764. 

扩展阅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