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克劳狄一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克劳狄乌斯
罗马帝国第四任皇帝
Château de Versailles, salon de la paix, buste d'empereur romain (Claude).jpg
统治41年1月24日—54年10月13日
前任卡利古拉
继任尼禄
出生公元前10年8月1日
高卢路格督奴
逝世54年10月13日54-10-13(63岁)
安葬
配偶瓦莱瑞亚·麦瑟琳娜
小阿格里皮娜
子嗣克劳狄雅·屋大薇英语Claudia Octavia
不列塔尼库斯英语Britannicus
尼禄
全名
提贝里乌斯·克劳狄乌斯·凯撒·奥古斯都·日耳曼尼库斯
王朝朱里亚·克劳狄王朝
父亲尼禄·克劳狄·德鲁苏斯
母亲小安东尼娅

提贝里乌斯·克劳狄乌斯·凯撒·奥古斯都·日耳曼尼库斯拉丁语Tiberius Claudius Caesar Augustus Germanicus,简称克劳狄乌斯克劳狄革老丢、或模仿后来欧洲君主习惯冠以数字的克劳狄一世,前10年8月1日-54年10月13日),他是罗马帝国朱里亚·克劳狄王朝的第四任皇帝,41年—54年在位。

克劳狄乌斯是意外而登基为元首的。41年,皇帝卡利古拉遭到刺杀后,近卫军拥立这位克劳狄乌斯家族的中年男子,并受到元老院的承认而继位为罗马皇帝。他的统治力求各阶层的和谐,凡事采取中庸之道,修补了卡利古拉时期皇帝与元老议员之间的破裂关系,提高行省公民在罗马的政治权力,并兴建国家的实业。后期史学家认为,罗马帝国初期政治的中央集权统治型式,是在他的手中和平地转移完成的。

早年[编辑]

出身[编辑]

克劳狄乌斯的生父德鲁苏斯,是皇帝提庇留的同胞弟弟。德鲁苏斯与小安东尼娅结婚,生下日耳曼尼库斯与克劳狄乌斯。克劳狄乌斯在父亲任职于高卢时期,于前10年出生于路格督奴·高卢(今日的法国里昂地区)。克劳狄乌斯在婴儿时期,父亲就去世了。后来,他的兄长日耳曼尼库斯受到屋大维的收养,因此便由他继承克劳狄乌斯的家门。

克劳狄乌斯在童年与少年时期,因为身体的残疾(可能患有小儿麻痹)而在外型上有着明显的缺陷,使得他在身心两方都缺乏活力。他的母亲安东尼娅常称他“只由自然产生,却未被自然完成的怪人”。在他成年之后,他的叔祖父屋大维(奥古斯都)曾在信函中提到:“……如果他是健全的,那么我们有什么理由怀疑,他应该像他哥哥那样一步步地受到提拔呢?然而,如果我们清楚地知道他身心发展不健全,我们就不该给惯于嘲弄和挖苦的人,提供他本人以及污辱我们的把柄……”

因此,在奥古斯都到提庇留两位皇帝的任内,这位克劳狄乌斯家族的成员,从未得到任何参与公众生活的机会。

研读学问[编辑]

克劳狄乌斯自少年时,便专注于阅读典籍及研习学问。他在李维的教导下研究历史,著有20卷伊特鲁里亚、8卷迦太基的历史作品(但今已佚传),并曾打算为马克·安东尼作传,但后因涉及奥古斯都的负面材料而作罢。他还钻研当时的语言,并为了符合语言学的要求而起用了新的拉丁字母

就任执政官[编辑]

在他的侄儿卡利古拉就任皇帝之后,37年,他首度担任罗马的执政官。但这项虚荣并未为他带来人们的尊重。由于过去未曾受到从政方面的栽培,使得克劳狄乌斯无法清楚地在公众之前发表演讲;而卡利古拉也是以嘲弄的心态看着这位叔父的窘态。因此,人们从未重视过这位皇室成员,总是以看笑话的方式看着他在公共场合中的失言失态。

意外登基[编辑]

激起罗马许多阶层人民厌恶的卡利古拉,在41年受到近卫军长官的刺杀,卡利古拉的妻子与女儿一并被处死。近卫军找到时年50岁的克劳狄乌斯,士兵高呼他为皇帝,并将他带到军营保护。克劳狄乌斯以为近卫军造反,十分害怕,后来情势才逐渐明朗。当元老院得知卡利古拉身亡,立刻开会讨论今后局势,有人提议恢复为共和体制;后来,众人还是决定维持奥古斯都建立的元首制度,认同近卫军的行为,承认克劳狄乌斯拥有皇帝的一切权力。

皇帝[编辑]

执政[编辑]

由于卡利古拉的许多倒行逆施之举,造成各阶层人民对于皇帝的敌视。克劳狄乌斯上台之后,立刻表示对元老院的特殊尊崇,许多行政措施交由元老院做最后决定;他也尊重罗马次级的政治团体——氏族大会(库里亚)与公民大会,并不以自己的意志而压制他们的声音。他为解决“元老议员不得营利”的情况,使用自己的权力修改法律,让元老能够担任辩护律师并收取限制以下的酬劳。他个性谦逊温和,拒绝使用统帅作为头衔。他常亲自出席司法的听审与诉讼判决。为提高自己在军队中的声望,他亲自带兵到不列颠征服当地的叛变(参见罗马征服不列颠)。这些都使得他在短期内获得人民的爱戴。

实业兴建[编辑]

克劳狄乌斯完成的公共工程不多,但却都相当重要。他开挖亚平宁山上的富基努斯湖,将湖水经由引水道引入罗马城;这项工程花了11年的时间终告完成,共修成了长达3英哩的排水道。另一件重大工程,则是扩建罗马的外港奥斯提亚,在港外两侧建了两道弧形防波堤,并在入口处的深水段修筑了拦波堤,最后以亚历山大城法洛斯岛灯塔为原型,立了一座灯塔以指引夜间来往的船只。

行省地位的提升[编辑]

罗马元老院的组成分子,只从罗马、意大利的高层公民选出,对于从凯撒时代征服后的高卢行省,大部分都无从进入。在克劳狄乌斯年代,经过了一场激烈的辩论之后,他同意授与比利时高卢这些后期归化的地区,也有获选进入元老院的资格。

犹太问题[编辑]

居住在亚历山大城的居民,长久以来因为希腊裔与犹太裔双方的意识型态差别,彼此经常爆发流血冲突。克劳狄乌斯在即位之后,在41年发了一道敕令,以全体亚历山大城的居民为诉求的对象:

……至于到底是哪一个团体要为那场与犹太人的械斗(或者如某些人口中的战争)负责,……我并不愿意作严苛的调查,虽然我心中充满对于挑衅者的深深愤怒。我再次昭告诸君,立刻停止这种彼此之间毁灭性的顽固敌对心态,否则我将被迫向你们展示一个仁慈的第一公民是可以如何行使他的正义之拳。因此,由我再次提醒诸君,你们的祖先,亚历山大城过去的居民,是如何地向迁居于此的犹太居民表示友善,并且未对他们所尊崇神明的仪式显出任何蔑视,在尊贵的神君奥古斯都的时代,听任犹太人遵循自己的习俗生活。我在听过两造双方的说词之后,也同样尊重犹太人与我们不同的特殊习俗。但在另一方面,我也要明白地告诉犹太人,安于目前已经拥有的特权,不准为了更进一步的要求而做出过激的行为,而且,未来也不许派出自己的特使团越级请愿,仿佛自己是居住在另一个完全不同的城市,并且也不准因为自己的信仰而对希腊式体育赛会施加压力,因为那是属于全体城市居民的娱乐;此外,不准从埃及其它地方或者叙利亚地区无限制地带来新的犹太社群,这种行径让我不得不怀疑其背后有更严重的动机。否则,如同对付一场感染全世界的瘟疫一般,我将会采取一切手段进行报复。如果,亚历山大城内的诸君能够放下这些争端,你们能够答应彼此以祖先的方式和平共存,我将为这座城市倾注永恒的关注,如同一座与我们长久以来维持的传统友谊的城市……

在这封公开信中,克劳狄乌斯采用恩威并行的手法,展现出他是罗马第一个正确理解动乱事件本质的皇帝。

内廷政治的开始[编辑]

由于克劳狄乌斯是在中年时期才意外地当上皇帝,他在先前并没有执政班底的准备人才。因此克劳狄乌斯重用了他自己家庭里的被释奴隶来担任秘书的工作;久而久之,克劳狄乌斯的家庭便成了国家行政的核心。他的几位秘书:帕拉斯、纳尔奇苏斯、波力比乌斯、卡利斯图斯,都在他当政期间的权力极速地膨胀扩大了。

阴谋与婚姻[编辑]

克劳狄乌斯在担任皇帝之后,曾经面对多次的动荡。亚细亚库斯曾在党争中,密谋暗杀皇帝克劳狄乌斯,但受到破获而失败,皇后美撒利娜更是趁机扩大株连、消灭政敌。达尔玛提亚的副将富里乌斯打算发动内战,但在5天之内由于军团的恐惧而被镇压。

克劳狄乌斯在即位前有过三次婚姻。他在未成年时就曾与利维娅·米杜里娜订婚,但女方在婚前就去世了。后来他再与埃利娜·帕伊提娜结婚,她为他生了一个女儿,但却早夭,不久他们就因生活上的争吵而离婚。第三次婚姻则是与表兄之女瓦列利亚·美撒利娜结婚,美撒利娜接连为了他生了一个女儿屋大维娅和儿子不列塔尼库斯,两年后,克劳狄乌斯当上皇帝,美撒利娜也跟着成了帝国的皇后。

美撒利娜在成为皇后之后,权势与欲望愈加增大。她为了确保自己的儿子未来的皇位继承,极力打压有机会继承的皇族相关人员,包括未来皇帝尼禄的母亲阿格里庇娜。美撒利娜还为了夺取皇帝秘书波力比乌斯的豪宅,便找到机会以大逆谋反的企图,让克劳狄乌斯诛杀了自己的秘书。

48年,美撒利娜趁着皇帝不在城内,与她的情夫盖乌斯·西利乌斯举办了一场婚礼。克劳狄乌斯听到之后,除了妻子的不贞之外,他还担心这是一项阴谋夺取自己皇位之举。他气急败坏地赶回罗马,换上自己的亲信布鲁斯为新的近卫军长官,下令逮捕皇后、西利乌斯以及参加婚礼的人员。皇帝秘书纳尔奇苏斯阻挡皇后亲面向克劳狄乌斯求情的机会,逼迫美撒利娜自杀,西利乌斯、以及被牵连的许多元老、高级官吏和军官一起被杀。

日耳曼尼库斯的女儿——阿格里庇娜,此时以皇帝侄女的身份,进入宫廷协助处理克劳狄乌斯的家务。克劳狄乌斯在美撒利娜死后,决定再次结婚,并由秘书帕拉斯的牵线促成,49年,阿格里庇娜便与自己的叔父克劳狄乌斯结婚。她还让过去婚姻中所生下的儿子“尼禄(此前的名字为多米提乌斯)”过继而来。

死亡[编辑]

54年10月,克劳狄乌斯在一场家庭晚宴中,因食物中毒而死。时人普遍怀疑是阿格里庇娜所投的毒。克劳狄乌斯享年64岁,在位14年。他死后受到王者的葬礼,名字被列为神灵。尼禄当政后曾取消这个荣誉,但后来维斯帕先为恢复了他“神圣的”称号。

评价[编辑]

克劳狄乌斯在塔西佗的笔下被描写成为一个懦弱的皇帝。这位史学家认为,克劳狄乌斯受到自己的被释奴隶、妻子所操弄,是一个无能者的典型。史家更从他秘书所获致的巨富,推定内廷的贪污腐败必然十分严重。而在刑事司法上,他多次因恐惧旁人的阴谋夺权,而扩大处刑的范围,并且不拒绝对嫌疑犯的拷打求供,以及将叛乱份子投予猛兽咬死的残酷刑罚,因此他在这方面的措施并不为后人称善。

然而,克劳狄乌斯能在卡利古拉遇刺后,迅速地平息罗马在政治与经济上的情势,并对帝国的稳定发展做出了一定的贡献。在1912年所出土的《致亚历山大里亚居民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41年)的亲笔信扎中,涉及了亚历山大城复杂的市政议会问题,与城里希腊裔和犹太裔居民之间的微妙关系;克劳狄乌斯在信件内容中展现出惊人的丰富知识,不仅从理论上着眼,更是从实际出发而对情况有着全面的了解,并显出非凡的机智。此外,在日后弗拉维王朝维斯帕先提图斯图密善等皇帝的继位誓词中都有这么一段:“吾将尊循神君奥古斯都(指屋大维)、提庇留、克劳狄乌斯之施政……”。从这些地方点来看,他的表现最终还是得到了当代人士与现代史学界的正面评价。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