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劉知遠白兔記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白兔记》,全称《刘知远白兔记》或作《刘智远从军记》元代南戏,作者不可考,故事源流出于刘知远诸宫调,文字质朴生动,今有沪剧等剧种演绎。二十九出。

故事梗概[编辑]

五代时,沛县沙陀村人刘知远(或作,刘智远)幼年丧父,随母改嫁,将继父家业花费至尽,被继父逐出家中,流落荒庙,后被同村富室李太公收留。李太公会相面相,见刘知远有帝王之相,便将女儿李三娘嫁与刘知远,而李三娘的兄长李洪一及其妻子却嫌贫爱富,坚决反对招赘刘知远。李太公不听,还是招赘了刘知远。不久李太公夫妻相继去世,李洪一夫妻便百般虐待刘知远及李三娘。

两人设计,令知远去照顾瓜园,欲让瓜园中的瓜精害死知远。而知远战胜了瓜精,并得到了兵书和宝剑。从此刘知远勤读兵书,日日揣摩,确实已有几分心得,李三娘鼓励他到太原从军,知远知道家中已待不下去了,便告别了三娘,去汾州当兵。初在节度使岳彦真麾下做一更夫,冬夜严寒,大雪纷飞,刘知远沿街报更,凛冽北风刺透那破旧的军衣,又冷又困跼步难行,刘知远踡伏在一处临街楼台下打盹,朦胧中只觉得全身暖和舒畅,不知不觉睡着了。一觉醒来,天已大亮,这才发觉身上多了一件红锦战袍,讶异间,听得一声大喝:“来人!拿下!”节度使岳彦真勃然大怒。刘知远还来不及解说,早被推进大门里,这栋大宅正是岳彦真府第。“好家伙!竟敢偷窃御赐战袍。”岳节度使亲自审问。刘知远一头雾水,直喊冤枉。吵杂声惊动了内厅里的三小姐岳秀英,她急促跨进大厅:“昨天晚上我看见有人冻僵在楼下,黑夜中遂将红锦战袍盖在他身上,他不是贼!”岳节使看知远相貌堂堂,英气勃勃,经过一番查证便开释刘知远。后岳也看出知远有帝王之相,便招赘知远为婿。

后刘知远屡立战功,进职九州安抚使。而三娘在家受兄、嫂折磨,白天到井边汲水,晚上在磨房拖磨。因劳累过度,在磨房产下一子,因无剪刀,只好用嘴咬断脐带,故取名咬脐郎(刘承祐)。兄嫂欲害死咬脐郎,将咬脐郎抛入荷池中,幸被家人窦公救起。

三娘为了逃避兄、嫂的迫害,便托窦公将咬脐郎送到知远处抚养。十五年后,咬脐郎长大成人,刘知远命咬脐郎率兵回沙陀村探望生母。咬脐郎屯兵开元寺,一天出外打猎,因追赶一只白兔,与正在井边汲水的李三娘相遇。咬脐郎知道李三娘便是自己的生母后,便回去报知父亲。刘知远遂带领兵马回到沙陀村,与三娘团聚。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