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合文”,又称“合书”,指把二字或以上的汉词浓缩成一个汉字书写单位(一个方块字字元)的文字形式,涉及构字部件的置换、重用,或左右相合、或上下相合、或三字相合,多数不借笔,也有少数是借笔,甚至会减省部分,而读音有可能利用组合文字的声母韵母结合、或仍保留原本的多音节读法。

解说[编辑]

合文是一种“合体字”,然而并非所有合体字都是合文。“合体字”是一种相对于“独体字”的概念,所谓“独体为文,合体为”,所有由超过一个单独部件构成的汉字都可以称为“合体字”,而合文的最大特色是单字元多音节,这特点是一般合体字所无的。

相对于“合字”的概念,“合文”是一个关于汉字的概念,早在商代已被大量使用,而“合字”的概念,随了适用于“合文”外,也适用于汉语以外的二合字母,是个大小概念的问题。

历史及现况[编辑]

合文是古文字共见的现象,合文最早见于商代文字,在甲骨文里,合文的应用非常普遍,到了西周姬发谥号武王”写成的合文“”字也常见于青铜器铭文。

宋代起流行把一些寓意吉祥的词句合书成一字,写在斗方(通常只有部件的置换拼合和重用,没有部件的减省)。这种合文通常应用于节庆时作为一种祥瑞的张贴饰品、赏玩用的花钱,或作为一种文字游戏,并不应用在写作中。

用于春贴的“招财进宝”合书,并不用于写作。涉及借笔、减省部件。
草泥马”合文
网友创造的合文:Duang

近代图书馆学杜定友(1898年-1967年)曾于1924年创“圕”字来代替“图书馆”一词(读音:注音:ㄊㄨㄢ / 拼音:tuān),于当时中日学术文化界也曾流行一时。至今台湾教育部仍有“金圕奖”,以表扬优良图书馆。1926年,日本杂志《圕》以“圕”字命名,杜定友对《圕》第一期所有文章中“圕”字的使用情况加以统计,统计结果是──该刊用“圕”字436次,如用旧例“图书馆”则须用1308字。

类似情况发生在1953年的中国,一名结构学家蔡方荫,在教学时时常使用到“混凝土”此词汇,大量书写时极为费时。因此他将“混凝土”简写为“人工石”,甚至进一步的将“人工石”合并书写为“砼”,发音则依据“仝”字发为“注音:ㄊㄨㄥˊ;拼音:tóng”。

中国引入外国的计量单位时,曾造了一些计量用汉字,如“瓩”“兛”“浬”“嗧”等。日语也有类似者,如“粁”、“竓”、“糎”等字 ,但很多现已罕用。另外也有同字不同义者,例如“瓩”在中文是指千,但日文指千

而另一个重要的合文范畴,就是化学汉字,尤其化合物的表示更为多元,如氢氧基,取“氧”字的“羊”以及“氢”字的“巠”组合成“qiǎng”字,其发音即取自“氢”字的声母以及“氧”字的韵母。相同概念还有“qiú”等字。其中某些化学汉字甚至包含了意思,如“烷”、“烯”、“炔”不仅包含了碳氢化合物的意义,还包含了“完整”、“稀少”、“缺乏”的意思及发音。

用例[编辑]

合文是古文字共见的现象,唯甲骨文特别多。两字合文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左右相合,如:

  • 大甲 祖丁 祖乙 十五 七月 等等;

一种是上下相合,如:

  • 十牢 小牢 五十 二百 八月 等等。

若是三字合文,则或先上下相合,或左右右相合,然后再与第三字相合,如:

  • 十二月 十三月 七十人 中母己 辛亥贞 翌日庚 上下 等等。

方言[编辑]

Biángbiáng面的“biang”字

有部分应用于方言里的合文,发展成单音节字而被保留和广泛应用,比如说“甭”原是北方方言“不用”的合文,后连读成béng一个音节;“覅”原是吴语“勿要”的合文,后连读成fiào(国际音标:[viɔ])一个音节。又如潮州话中“(上不下是)”是“不是”的合文,后连读“毋”(m6)和“是”(si6)成mi6音;“𠁞(上不下会)”、“𠀾”、“𣍐(左勿右会)”是“不会”、“勿会”的合文,后连读“毋”(m6)和“会”(oi6)成bhoi6;“(上不下畏)”、“(左勿右畏)”是“不畏”、“勿畏”的合文,后连读“毋”(m6)和“畏”(uin6)成mui3音。

参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