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利槃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周利槃特梵语ŚuddhipanthakaKṣudrapanthaka),又译为周利槃陀伽,周利槃特迦,周梨槃陀迦,朱利槃特,以一扫帚得道而闻名。有一兄长,名为摩诃槃特。[1]

原始佛教经典记载[编辑]

  • 周利槃特及摩诃槃特资质不同,前者愚钝,后者聪慧。周利槃特因不能背诵戒律,而被兄长威胁退出僧团。释迦牟尼佛知道后,派遣周利槃特作打扫工作。数日后,周利槃特以扫帚证得阿罗汉果。[2][3]
  • 满呼王子一次邀请佛陀及其弟子到罗阅城接受供养,然而王子因曾听闻朱利槃特不能与外道议论,因而王子拒绝朱利槃特到访。最后,朱利槃特以神通化作五百名比丘,得到满呼王子信服。[4]
  • 根据《根本说一切有部毘奈耶》,周利槃特的前世因不小心杀害猪只,导致有今生愚笨的果报。[5]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大乘佛教经典记载[编辑]

楞严经·卷五·周利槃特伽鼻根圆通章》



外部连接[编辑]

  1. ^ Cudapanthaka - Buddha Gate Monastry
  2. ^ 增壹阿含经·第十一卷·善知识品·第二十》: "闻如是: 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尊者槃特告弟朱利槃特曰:“若不能持戒者,还作白衣。”是时,朱利槃特闻此语已,便诣祇洹精舍门外立而堕泪。 尔时,世尊以天眼清净,观是朱利槃特比丘在门外立,而悲泣不能自胜。时,世尊从静室起,如似经行至祇洹精舍门外,告朱利槃特曰:“比丘!何故在此悲泣?” 朱利槃特报曰:“世尊!兄见驱逐:‘若不能持戒者,还作白衣,不须住此。’是故悲泣耳。” 世尊告曰:“比丘!勿怀畏怖,我成无上等正觉,不由卿兄槃特得道。” 尔时,世尊手执朱利槃特诣静室教使就坐,世尊复教使执扫㨹:“汝诵此字,为字何等?” 是时,朱利槃特诵得扫,复忘㨹;若诵得㨹,复忘扫。 尔时,尊者朱利槃特诵此扫㨹乃经数日。然此扫㨹复名除垢,朱利槃特复作是念:“何者是除?何者是垢?垢者灰土瓦石,除者清净也。”复作是念:“世尊何故以此教悔我?我今当思惟此义。”以思惟此义,复作是念:“今我身上亦有尘垢,我自作喻,何者是除?何者是垢?”彼复作是念:“缚结是垢,智慧是除,我今可以智慧之㨹扫此结缚。” 尔时,尊者朱利槃特思惟五盛阴成者、败者:所谓此色、色习、色灭,是谓痛、想、行、识,成者、败者。尔时,思惟此五盛阴已,欲漏心得解脱,有漏心、无明漏心得解脱。已得解脱,便得解脱智:生死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更不复受胎有,如实知之。尊者朱利槃特便成阿罗汉。已成阿罗汉,即从坐起,诣世尊所,头面礼足,在一面坐。白世尊曰:“今已有智,今已有慧,今已解扫㨹。” 世尊告曰:“比丘!云何解之?” 朱利槃特报曰:“除者谓之慧,垢者谓之结。” 世尊告曰:“善哉!比丘!如汝所言,除者是慧,垢者是结。” 尔时,尊者朱利槃特向世尊而说此偈: “今诵此已足,  如尊之所说;  智慧能除结,  不由其余行。” 世尊告曰:“比丘!如汝所言,以智慧,非由其余。” 尔时,尊者闻世尊所说,欢喜奉行。"
  3. ^ [1] - 尊者周利槃陀伽的故事(尊者的足迹-南传法句经的故事)
  4. ^ 增壹阿含经·第四十卷》闻如是: 一时,佛在罗阅城迦兰陀竹园所,与大比丘众五百人俱。 是时,满呼王子至世尊所,头面礼足,在一面坐。是时,满呼王子白世尊言:“我曾闻:‘朱利槃特比丘与卢迦延梵志共论,然此比丘不能答对。’我又曾闻:‘如来弟子众中,诸根暗钝无有慧明,无出此比丘上者。如来优婆塞中在居家者,迦毘罗卫城中瞿昙释种,诸根暗钝,情意闭塞。’” 佛告王子曰:“朱利槃特比丘有神足之力,得上人之法,不习世间谈论之宜。又王子当知,此比丘者极有妙义。” 是时,满呼王子白世尊言:“佛所说虽尔,然我意中犹生此念:‘云何有大神力,而不能与彼外道异学而共论议?’我今请佛及比丘僧,唯除朱利槃特一人。” 是时,世尊默然受请。是时,王子已见世尊受请已,即从座起,头面礼世尊足,右遶三匝,便退而去。即其夜办种种甘馔、饮食,敷好坐具,而白:“时到,今正是时。” 尔时,世尊以钵使朱利槃特比丘捉在后住,将诸比丘众,前后围遶,入罗阅城,至彼王子所,各次第坐。尔时,王子白世尊言:“唯愿如来手授我钵,我今躬欲自饭如来。” 佛告王子曰:“今钵在朱利槃特比丘所,竟不持来。” 王子白佛言:“愿世尊遣一比丘往取钵来。” 佛告王子:“汝今自往取如来钵来。” 尔时,朱利槃特比丘化作五百华树,其树下皆有朱利槃特比丘坐。 尔时,王子闻佛教已,往取钵。遥见五百树下,皆有朱利槃特比丘于树下坐禅,系念在前,无有分散。见已,便作是念:“何者是朱利槃特比丘?”是满呼王子即还来世尊所,而白佛言:“往彼园中,均是朱利槃特比丘。不知何者是朱利槃特比丘?” 佛告王子曰:“还至园中,最在中央住,而弹指作是说:‘其实是朱利槃特比丘者,唯愿从座起!’” 是时,满呼王子受教已,复至园中,在中央立,而作是说:“其实是朱利槃特比丘者,便从座起。” 王子作是语已。其余五百化比丘自然消灭,唯有一朱利槃特比丘在。是时,满呼王子共朱利槃特比丘至世尊所,头面礼足,在一面立。 尔时,满呼王子白佛言:“唯愿世尊!今自悔责,不信如来言教:‘此比丘有神足大威力。’” 佛告王子曰:“听汝忏悔!如来所说终无有二。又此世间有九种人周旋往来。云何为九?一者豫知人情,二者闻已便知,三者观相然后乃知,四者观察义理然后乃知,五者知味然后乃知,六者知义、知味然后乃知,七者不知义、不知味,八者学于思惟神足之力,九者所受义鲜。是谓,王子!九种之人出现世间。如是,王子!彼观相之人,于八人中最为第一,无过是者。今此朱利槃特比丘习于神足,不学余法,此比丘恒以神足与人说法。我今阿难比丘观相便知,豫知人情,知如来须是、不用是,亦知如来应当说是、离是,皆令分明,如今无有出阿难比丘上者,博览诸经义,靡不周遍。又此朱利槃特比丘能化一形作若干形,复还合为一。此比丘后日当于虚空中取灭度。吾更不见余人取灭度,如阿难比丘、朱利槃特比丘之比也。” 是时,佛复告诸比丘曰:“我声闻中第一比丘,变化身形,能大能小,无有如朱利槃特比丘之比。” 是时,满呼王子手自斟酌,供养众僧,除去钵器,更取小座,在如来前,叉手白世尊言:“唯愿世尊听朱利槃特比丘恒至我家,随其所须衣被、杂物、沙门之法,尽在我家取之,当尽形寿供给所须。” 佛告王子:“汝今,王子!还向朱利槃特比丘忏悔,躬自请之!所以然者,非智之人欲别智者,此事难遇;欲言智者能别有智之人,可有此理耳。” 是时,满呼王子即时向朱利槃特比丘礼,自称姓名,求其忏悔:“大神足比丘,生意轻慢,自今之后更不敢犯。唯愿受忏悔,更不敢犯。”
  5. ^ 《根本说一切有部毘奈耶药事》卷17:于时,槃陀迦即说颂曰: 我于前生中,而为养猪者。系其猪口已,将渡至河边。 既到河中心,欲至于彼岸,诸猪气不通,因此皆命过。 我随水漂没,荒迷无所为。河边有仙住,哀愍所救济, 出我溺忧苦,而为与出家,以无相三昧,教化令调顺。 既于此灭已,得生于天上。天上才舍命,下生于人趣。 虔恭等正觉,舍俗为出家。顽愚极暗钝,示敬不能持。 于其三月内,方能诵一偈。既明一句义,烦恼欲悉除。 我先所造业,如是思忆念,经于无量时,轮回生死海。 对于世间父,于此无热池,我周利槃驮,说斯黑白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