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论 (佛教)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因果论梵语hetu-phala),在佛教中,是论述因缘业报(因hetu,缘paticca,业kamma,报vipaka或果phala)运作规律的学说,佛教认为因果法则是天然存在的,不会因为人认为不存在就不作用于此人。业为因,报为果,因和果辗转相生,谓之“因果报应”或“因缘果报”。因果通于过去、现在和未来,谓之“三世因果”[1]

概论[编辑]

了达因果皆是实相,名为深信。明信因果是佛法基本信念。一切事物均从因缘而生,有因必有果[2]

当我们种下了善因,不一定立即产生善报,只有等到缘份到了(因缘成熟)才能、也一定会得到善报的结果。反之,所作恶业,亦必于缘熟时始得恶果。因此经言:“假使经百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3]例如农民种植果树作物等,如果能有合适的管理譬如施肥、除草、灌溉、剪除杂枝病枝等,隔年就会有相对丰硕的收获;施肥、除草、灌溉、剪除杂枝病枝等对于作物的结成果实就是善因,相对丰硕的收获就是善果。

善业为善因,必收获善果(善报福报);恶业为恶因,必收获恶果(恶报苦报)。恶业或因忏悔等善因缘,如树木生长受阻,致使重业轻报,或不受业报;如果树长成,已经是定业不可变易,必然受报,即所谓“定业不可消”。果实长出之前为花,俗称花报现世报,是报应的迅即现前;而果实长成后,俗称果报

六因五果论[编辑]

六因[编辑]

是指能引生结果的原因。小乘佛教说一切有部提出六因论,认为因有六种:能作因俱有因同类因相应因遍行因异熟因[4]

相传六因论原出自于《增一阿含经》,但最早提出此学说的为迦多衍尼子[5]。六因论的前身是四缘说[6]

以三世来区分,六因之中,遍行因与同类因通于过去,与现在二世,但不通于未来;而异熟、相应、俱有通于过去现在未来三世。无为法中的能作因,超越三世,不堕于三世;而有为法的能作因,则在三世中遍有。

五果[编辑]

果是指有因有缘而生、有因有缘而报的结果,又称果报。果报的种类有五种:异熟果等流果增上果士用果离系果。六因得五果。[7]

相对于六因,可分为有为果与无为果。有为果分成四者:异熟、等流、增上、士用。无为果只有一种,即离系。

批评[编辑]

南宋理学学者对当时过度解释佛教因果的泛因果证验说加以质疑。朱熹以为强调因果报应为佛教教义之末流。[8] 陈淳抨击因果论,认为“因果之说全是妄诞”,他批评道:“所载证验极多,大抵邪说流入人心,出此等狂思妄想而已。温公三代以前何尝有人梦到阴府十等王者耶,此说极好,只缘佛教盛行,邪说入人已深,故有此梦想。”[9]

影响[编辑]

在中国,由于佛教的传入,许多成语都直接或间接受因果论影响而生。比如“自作自受”、“自作孽不可活”、“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前因后果”、“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因果报应”、“报应不爽”、“在难逃”、“香火因缘”、“一面之缘”等。

相关内容[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瑜伽师地论》(卷三八):“已作不失,未作不得”
  2. ^ 隋《摩诃止观》(卷五):“招果为因,克获为果。”
  3. ^ 《大宝积经》卷57
  4. ^ 俱舍论》(卷六)
  5. ^ 《顺正理论》:“故有说言,此六因义,说在增一增六经中,时经久远,其文隐没。尊者迦多衍尼子等,于诸法相,无间思求,冥感天仙,现来授与。”
  6. ^ 《大毗婆沙论》卷16:“然此六因非契经说,契经但说有四缘性,谓因缘性,广说乃至增上缘性。”
  7. ^ 俱舍论》(卷六):“于诸果中、应说何果,何因所得。颂曰:后因果异熟,前因增上果,同类遍等流,俱相应士用。论曰:言后因者,谓异熟因。于六因中,最后说故。初异熟果,此因所得。言前因者,谓能作因。于六因中,最初说故。后增上果,此因所得。增上之果,名增上果。唯无障住,有何增上?即由无障,得增上名。或能作因,亦有胜力。如十处界,于五识身;诸有情业,于器世界;耳等、对于眼识生等;亦有展转增上生力。闻已便生欣见欲故。此等增上,如应当思。同类、遍行、得等流果。此二因果,皆似因故。俱有、相应、得士用果。非越士体,有别士用,即此所得,名士用果。此士用名,为目何法?即目诸法所有作用。如士用故,得士用名。如世间说鸦足药草,醉象将军。为唯此二有士用果?为余亦然?有说:余因亦有此果。唯除异熟。由士用果,与因俱生,或无间生。异熟不尔。有余师说:此异熟因,亦有隔越远士用果。譬如农夫,所收果实。”
  8. ^ 朱熹:“所以横渠有释氏两末之论,只说得两边末梢,头中间真实道理却不曾识,如知觉运动是其上一梢也,因果报应是其下一梢也。”(《朱子语类》卷126)
  9. ^ 陈淳《北溪字义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