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米诺尔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塞米诺尔人
yat'siminoli
总人口
大约18,600人
俄克拉荷马州塞米诺尔国家
15,572人
佛罗里达塞米诺尔部落
4,000人
佛罗里达密卡苏奇印第安部落
40人
分布地区
美国 (奥克拉荷马州俄克拉荷马州佛罗里达州 佛罗里达州)
语言
英语密卡苏奇语克里克语
宗教信仰
基督新教天主教绿色玉米仪式
相关族群
密卡苏奇族Miccosukee乔克托族克里克族(穆斯科吉)内格罗斯族英语Mascogos

塞米诺尔人(Seminole是来自佛罗里达州的美洲原住民。现今他们主要居住在奥克拉荷马州,其中包括三个联邦认证的部落:奥克拉荷马州的塞米诺尔部落,佛罗里达州的塞米诺尔部落,以及佛罗里达州的米科苏基英语Miccosukee印第安人部落。

词源[编辑]

塞米诺尔(Seminole)这个词起源于1763年,是美国美国克里克族语“simanó-li”,据说来自西班牙语“cimarrón”,具有失控的、狂野的、野外的、未被驯化的、逃亡者等意思。[1]

民族分布、人口及语言[编辑]

塞米诺尔人原本居住在佛罗里达州,后来被强制迁移到俄克拉荷马州,两地皆有分布,人口数量不详。他们大多使用两种语言——密卡苏奇语(Miccosukee)以及克里克语(Creek),这两种语言皆属于穆斯科吉(Muskogean)语系,但这两种语言是无法相通的。现今在佛罗里达州,密卡苏奇语受到限制;而克里克语正由俄克拉荷马州塞米诺尔政府复兴中,是为当地政治及社会交流上最主要的语言。[2]

克里克语是一些俄克拉荷马州塞米诺尔人及大约两百位年纪较长的佛罗里达州塞米诺尔人的母语。而今,英语在俄克拉荷马和佛罗里达的塞米诺尔人中都属于最占优势的语言,在年轻一代中尤为优势。大多数密卡苏奇语的使用者都会说双语

佛罗里达州一些地名、水域的名称等等,是来自塞米诺尔人的语言,像是迈阿密的地名,在密卡苏奇语中是“那个地方”的意思,但并没有另外翻译成英文,就直接用音译来当作地名。[3]

地理环境[编辑]

塞米诺尔人多年来居住在孤立的沼泽地

民族植物学[编辑]

塞米诺尔人用黄制作吹枪飞镖。[4]

历史沿革[编辑]

历史[编辑]

塞米诺尔人是来自北方战争的美洲原住民难民,于18世纪初移居佛罗里达州,在佛罗里达战争期间(1812-1813)计算大约有4,000人。,18世纪下半叶更多人加入,包括逃避上克里克人统治和英国殖民者的下克里克人、一些与殖民者及其美国原住民盟友发生冲突的乔克托族人、契卡索 契卡索人以及逃离英国殖民的非洲裔美国人(赛米诺尔黑人)。

这些新住民搬进了佛罗里达土著过曾经居住的土地,如阿巴拉契人英语Timucua卡录萨族英语Calusa等,现已杳无人迹。他们在佛罗里达州北部和半岛逐渐成形,各个新住民相互交流,他们构建了一种新的文化,被称为“塞米诺尔”,是Mvskoke(一种语言)中“simanó-li”的衍生,据说来自西班牙语”cimarrón”的改编,意思是“失控的(人)”或“狂野的(人)”。

1784年,美国独立战争后,英国与西班牙达成和解协议,并将东西佛罗里达州转交给西班牙。但随即西班牙帝国衰落加上阿拉楚阿(Alachua)酋长的领导,使塞米诺尔人在佛罗里达州生活平顺。

在塞米诺尔战争期间(1818-1858),部落首先被墨尔特利克里克条约英语Treaty of Moultrie Creek(1823年)限制在佛罗里达半岛中心的一个大型保留地,接着因为佩恩码头条约英语Treaty of Payne's Landing而被驱逐出境内,第二次塞米诺尔战争后被分划给印度,美国迫使大多数塞米诺尔人离开佛罗里达州迁往印度领土(现奥克拉荷马州)。

美国独立后,政府开始干涉部落政府,以支持自己的首席候选人。18世纪末,美国从西班牙收购佛罗里达,白人的进住增加了对塞米诺尔人的政治压力,希望他们迁移并放弃他们的土地。“塞米诺尔人是大众偏爱白人体制下的受害者”。

19世纪初期,大多数奥克拉荷马州塞米诺尔人与邦联结盟,之后他们与美国签署新的条约,包括塞米诺尔黑人的自由和俄克拉荷马州塞米诺尔部落的资格[5]

在第三次塞米诺尔战争(1855-1858)之后,只有不到200名塞米诺尔人留在佛罗里达州,但他们促成了传统习俗的复兴和文化的独立性。19世纪后期,佛罗里达州塞米诺尔人与美国政府重新建立了关系,并在1930年得到了5000英亩(20平方公里)的保留地。他们重组政府,并获得了联邦政府的认可,成为佛罗里达州的塞米诺尔部落[6],而Tamiami Trail附近保留较多传统文化的原住民则被联邦政府认证为米科苏基(Miccosukee)部落[7][8]

佛罗里达州塞米诺尔人在1970年代后期创建了一个高风险的宾果赌博游戏[9],得到了法院的邀请以发扬印第安赌博,许多部落已经采用这种制度来得到福利,教育和发展创造收入。

社会、家庭与婚姻[编辑]

塞米诺尔人是由itálwa所组织而成,iitálwa也是组成他们社会、政治惯例的基础(大致上等同于我们所认知的“城镇”、“聚落”等词汇)。塞米诺尔人的社会结构为母系社会,但男性拥有领导政治和社会的权力。每个itálwa都有分别管辖公民、军队、宗教的领导者,这些itálwa在十九世纪是自主管理的,但这些聚落间同时也会为了防御合作。直到二十一世纪,itálwa一直是塞米诺尔社会的基础。

产业与生活[编辑]

他们依靠打猎,采集食物维生,也种植玉米南瓜马铃薯等作物。随着白人殖民者进入佛罗里达,他们也开始交易行为。塞米诺尔人提供殖民者兽皮,并从殖民者手中得到衣服、枪、工具、食物和日常用品。这样的生活方式一直延续到二十世纪。

殖民者不断涌入以及沼泽污水加速地结束交易时代。因此,有些塞米诺尔人进入到新的观光地带:迈阿密。塞米诺尔展示村在1920到1960年代的南佛罗里达是规模颇大的观光景点,在这些展示村,男人会表演与鳄鱼摔角来娱乐大众,族人也会制作并贩卖手工艺品,例如玩偶、篮子、雕刻等。这些季节性的工作是对族人来说十分重要的收入来源,并使这些产业得以永续发展,塞米诺尔文化一直到今日还是佛罗里达观光产业很重要的一环。[10]

传统信仰及宗教[编辑]

塞米诺尔人传统上和其他美洲原住民部落一样相信灵性(Spirituality),相信世上的空气、水、自然、动物……等等万物和人类一样有灵魂。只要和动物的灵魂结盟,就能够帮助他们度过难关。这也形成了一种“氏族”契约,像是熊族、风族……等等,而豹族(Panther)是人口最多的。每个氏族都有其优势及弱点。[11][12]

塞米诺尔人认为每个人都有“梦”(dream)。当有人开始有了梦后,他们会告诉老者,或询问老者的意见。

除此之外,塞米诺尔人也相信他们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灵魂帮助者(Spirit Helper)。每个人的帮助者都是独特并属于自己的。当他们需要力量支持,以供他们继续走下去的时候,灵魂帮助者会用各种方式帮助他们 。他们也祈祷无论什么样情况下,都能受到灵魂帮助者的帮助,进而突破难关。

当有人过世,他们会将死者大体及一些房屋的日常用品放进棺材里一同埋葬。这是个尊重且爱护的象征,更象征着能够抛开伤痛,继续走下去。[13]

现在的塞米诺尔人,大多是基督教浸信会卫理公会教派的基督徒。

艺术[编辑]

绘画[编辑]

诺亚比利(Noah Billie)是为最受欢迎的塞米诺尔画家之一,以其独特的风格以及对塞米诺尔文化的热爱闻名。目前,他大部分的作品都存放于部落中的Ah-Tah-Thi-Ki博物馆。[14]

音乐[编辑]

塞米诺尔音乐

现况[编辑]

George Catlin画的塞米诺尔女人 1834

在塞米诺尔战争爆发的这段时间,由于冲突以及意识形态上的差异,塞米诺尔人逐渐开始分离。虽然战争的发生导致塞米诺尔人口锐减,但他们的人口却正显著成长。塞米诺尔人相互分离至俄克拉荷马州及佛罗里达州,却也保留了一些像是祈祷仪式之类的传统。 大致上来说,他们的文化相互分离了一个世纪,极少有接触。俄克拉荷马州塞米诺尔国家、佛罗里达塞米诺尔部落以及佛罗里达印地安密卡苏奇部落,都是获得联邦政府认可且在自己领域中独立运作的国家。

1977年,第一家提供免税烟草产品的烟店(Smoke Shop)开业,使得塞米诺尔人获得了可观且稳定的收入。而后他们又开了第一家高赌注宾果游戏厅(High-Stake Bingo Hall),成为了印地安人赌博经济的先河。这是因为美洲原住民部落的特殊性,国中国的制度使得他们和美国其他州受到的管辖是不同的。[15] 后来,他们也开设了印地安学校(Ahfachkee)、博物馆(Ah-Tah-Thi-Ki)、野生动物园(the Billie Swamp Safari)……等等,并且扩建有利可图的烟店以及赌博企业,开始走向自立更生的目标。 现在,大多数的塞米诺尔人都有了现代化的住房以及医疗保健。他们的政府每年在教育上花费超过100万美元,包括会给有前途的大学生补助金,还有帮助印地安学校的运作等等。 然而,他们就和每个美洲原住民部落面临一样的问题,就是如何在适应现代经济的同时,也要保持他们独特的文化。[16]

参考资料[编辑]

  1. ^ https://www.etymonline.com/word/seminole
  2. ^ Sturtevant, William C., Jessica R. Cattelino (2004). "Florida Seminole and Miccosukee". In Raymond D. Fogelson (ed.). Handbook of North American Indians, Vol. 14 (PDF). Washington, DC: Smithsonian Institution. pp. 429–449. Retrieved 21 June 2012.
  3. ^ https://socialstudies497.wordpress.com/language/
  4. ^ Sturtevant, William, 1954, The Mikasuki Seminole: Medical Beliefs and Practices, Yale University, PhD Thesis, page 507
  5. ^ https://sno-nsn.gov/culture/aboutsno
  6. ^ https://dos.myflorida.com/florida-facts/florida-history/seminole-history/
  7. ^ 存档副本. [2019-09-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7). 
  8. ^ http://www.ala.org/aboutala/offices/seminole-and-miccosukee-tribes-florida
  9. ^ https://www.semtribe.com/STOF/enterprises/gaming-facilities
  10. ^ 存档副本. [2019-09-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4). 
  11. ^ https://socialstudies497.wordpress.com/customs-and-beliefs/
  12. ^ https://www.semtribe.com/STOF/culture/clans
  13. ^ https://katalieanativeamerica.weebly.com/religion.html
  14. ^ https://www.semtribe.com/STOF/culture/art
  15. ^ https://www.semtribe.com/STOF/history/seminoles-today
  16. ^ http://www.personal-writer.com/sample/world-cultures-analysis/the-seminoles-today-research-p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