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师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希伯来圣经
各版本目录
Aleppo Codex (Deut).jpg
转到《新约圣经》目录 →

士师记》是《旧约圣经》其中一卷,天主教译名是《民长纪》。[1]

士师记内容记述鬼魔的宗教如何缠绕“为害”以色列民,以及耶和华怎样借助他所任命的士师“怜悯悔改”的百姓,拯救他们。俄陀聂、以笏、珊迦及其后各士师的行为能够“强化信心”。正如希伯来书的执笔者使徒保罗説:“若要一一细説,基甸、巴拉、参孙、耶弗他,……时候就不够了。他们因着信,制伏了敌国,行了公义,……软弱变为刚强,争战显出勇敢,打退外邦的全军。”[2]这个时期共有12位的士师,他们也包括陀拉、睚珥、以比赞、以伦和押顿。[3]耶和华为士师争战,以他的灵帮助他们作战。经上认为,他们把功劳和荣耀全归与上帝。

关于作者[编辑]

 
塔纳赫
(对于基督教犹太教来说都是正典的部分)
创世记 · 出埃及记 · 利未记 · 民数记 · 申命记 · 约书亚记 · 士师记 · 路得记 · 撒母耳记 · 列王纪 · 历代志 · 以斯拉记 · 尼希米记 · 以斯帖记 · 约伯记 · 诗篇 · 箴言 · 传道书 · 雅歌 · 以赛亚书 · 耶利米书 · 耶利米哀歌 · 以西结书 · 但以理书 · 小先知书
次经
多俾亚传 · 犹滴传 · 马加比一书 · 马加比二书 · 所罗门智训 · 便西拉智训 · 巴鲁书 · 耶利米书信 · 但以理补编 · 以斯帖补编
希腊正教会斯拉夫东正教正典
以斯拉续篇上 · 马加比三书 · 玛拿西祷言 · 诗篇 151
格鲁吉亚东正教正典
马加比四书 · 以斯拉续篇下
埃塞俄比亚正教会“狭义的”正典
以斯拉启示 · 千禧年书 · 以诺书 · 玛卡边书 1~3 · 巴鲁四书
叙利亚文通俗译本
诗篇 152~155 · 巴鲁二书 · 巴鲁书信
Bible.malmesbury.arp.jpg 主题:圣经

据某些神学研究考据,执笔者是撒母耳,圣经中耶和华手下一位忠心的仆人。其原因是:在这段从士师发展至君王的过渡时期里,他是耶和华的崇拜的首要提倡者。此外,他也是一系列忠信的预言者的第一位。既然如此,撒母耳很自然地成为执笔写成士师记这项历史记录的人。但实际作者仍不详。

覆盖的历史时期[编辑]

士师记所包含的时期从《列王纪上》第6章第1节可以计算出来。经文指出所罗门登基统治第四年开始建造耶和华的殿,这个时候也是“以色列人出埃及地后四百八十年”。(“四百八十”是个序数,它代表满了整整479年。)在这479年的期间里,为人所知的时期包括由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在旷野的40年(《申命记》第8章第2节)、扫罗统治的40年(《使徒行传》第13章第21节)、大卫作王的40年[4]、所罗门秉政的最初3整年。把《列王纪上》第6章第1节所説的479年减去上述的123年之后,便可算出这段从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地直至扫罗开始作王的期间一共是356年。士师记所载的各项事迹大部分发生于从约书亚逝世直到撒母耳之日的一段时期,其中所包含的年代共占去这段356年期间的330年左右。

写作背景[编辑]

希腊文七十士译本》把士师记这本书称为克里泰(Kri‧tai′),希伯来文圣经则称之为苏发特姆(Sho‧phetim′),译作“士师记”。苏发特姆一词来自动词撒发特(sha‧phat′),意思是“审判、维护、惩治、管治”,这清楚显明“审判衆人的上帝”委派这些人所担任的神治职位。(希伯来书12:23)耶和华兴起这些人在特别的时期内拯救他的百姓脱离外邦的奴役。

士师记的完成时间,书中的两段话可以帮助寻得答案。第一段话是:“耶布斯人仍在耶路撒冷……[居]住,直到今日。”(《士师记》第1章第21节)既然大卫王在他登基的第八年,即公元前1070年,从耶布斯人手中夺取了“锡安的保障”,因此士师记必在这个日期之前业已完成。[5]第二段话一共出现了四次:“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6]因此在士师记写成的时候,以色列人已有“王”在他们中间,意即在扫罗于公元前1117年登基作王之后。故此,这本书应当是在公元前1117年至1070年之间完成的。

主题特色[编辑]

若说约书亚记是“得胜的书卷”,本书便是“失败的书卷”了。本书记载以色列民迦南后受外族侵扰和压迫,他们的失败是因为他们离弃神,敬拜偶像,并且行恶,惹耶和华发怒;于是耶和华藉外邦攻击他们,希望他们悔改,然后神兴起士师,将悔改的百姓从仇敌手中拯救出来。真神的行动反映了自己公义和慈爱的性情。本书正好回应申命记的信息——以色列民族的安全和兴旺,有赖于他们对神的忠心和顺服。

士师记的真确性[编辑]

士师记的真确性受到多方的支持。犹太人一向承认它是圣经正典的一部分。希伯来文基督教希腊文圣经的执笔者均引录其中的记载,例如《诗篇》第83篇至第9篇;《以赛亚书》第9章第4节;《以赛亚书》第10章第26节及《希伯来书》第11章第32节至第34节。它对以色列的弱点和败行毫不隐瞒,但同时颂扬耶和华无限的慈爱。他是以色列的拯救者。

此外,考古学的发现亦支持士师记的真确性。例如关于迦南人崇拜巴力的情况。除了圣经的资料外,人们对巴力崇拜所知甚少,这一直维持到始于1929年古迦南的乌加里特城(即今日与塞浦路斯的东北末端遥遥相对的叙利亚海岸之拉斯珊拉)出土为止。出土的文物显示巴力宗教提倡物质主义、极端的国家主义性崇拜[来源请求]。每个迦南城看来都设有一个圣所及邱坛,其内可能设有巴力的神像;在祭坛外不远之处,人们也发现可能是象征巴力神的生殖器的石柱。以人为祭的血沾满了这些祭坛。后来以色列人受到巴力崇拜的污染,以致他们也使自己的儿女经由火祭献给假神[7]其中有一根圣柱代表巴力的母亲亚舍拉。百姓以淫荡的性崇拜仪式去膜拜巴力的妻子,生育女神亚斯她录。此外,庙宇里也养有一班男女庙妓。因此圣经中记述,上帝耶和华吩咐人要彻底铲除巴力崇拜及禽兽不如的信徒。“你眼不可顾惜他们。你也不可事奉他们的神。”[8]

主要内容[编辑]

全书可顺序分为三部分。首两章概述当时以色列的情况。第3-16章介绍以色列的12位士师的事迹。第17至21章则记载以色列内讧的经过。

12位士师所施行的拯救[编辑]

覆盖《士师记》第3章至《士师记》第16章

以色列在士师时代的情况[编辑]

(覆盖《士师记》第1章第1节-《士师记》第2章第23节)。圣经记述以色列各支派分别攻取各地,并在指派的土地上定居下来。然而,他们没有把迦南人全部赶出,反而容许其中许多人作苦工,住在以色列人中间。因此耶和华的天使宣布説:“他们必作你们肋下的荆棘。他们的神必作你们的网罗。”(《士师记》第2章第3节)故此,随着新的一代兴起,人们都不认识耶和华及他的作为,百姓便离弃上帝,转而事奉巴力和别神。由于耶和华以灾祸攻击他们,他们“极其困苦”。因他们顽梗不化,甚至拒絶听从士师的话,耶和华就把以色列交在仇敌手中,熬炼他们。这个背景对了解日后的事态发展大有帮助。(《士师记》第2章第15节

士师俄陀聂[编辑]

(覆盖《士师记》第3章第1节至第11节)以色列人受迦南人所奴役而深陷困境时,他们开始呼求耶和华。他所兴起的第一位士师是俄陀聂。俄陀聂仗赖上帝的圣灵获得能力和智慧施行管理。士师记记载说:“耶和华的灵降在他身上,”助他战胜以色列的敌人。“于是国中太平四十年。”(《士师记》第3章第10节至第11节

士师以笏[编辑]

(覆盖《士师记》第3章第12节至第30节)后来以色列人服事摩押王伊矶伦18年,耶和华再次垂听他们的呼求,为他们兴起以笏作士师。以笏是左撇子,他趁与王单独一起时用自制的/匕首刺入伊矶伦肥胖的肚腹内而把他杀死。以色列人迅速结集起来与以笏一起击溃摩押人,国中复享太平80年。

士师珊迦[编辑]

(覆盖《士师记》第3章第31节)珊迦击杀了600个非利士人,救了以色列人。从他所用的武器,赶牛的棍子可以看出胜利是凭借耶和华的能力而赢得的。 另有一种说法珊迦不是以色列的士师,他被称为亚拿的儿子珊迦,或许是埃及对抗非利士人的雇佣兵“亚拿之子”的首领,为赫人雇佣兵

士师底波拉[编辑]

后来以色列服在迦南王耶宾和他的将军西西拉手下,这王因拥有900辆镶上铁镰的战车而自豪。以色列人再度求告耶和华,他便兴起士师底波拉,并使她招来巴拉应战(《士师记》第4章第4节至第6节)。为了防止巴拉及他的将士自夸,底波拉宣布耶和华会指引战事的发展,并预言説:“耶和华要将西西拉交在一个妇人手里。”(《士师记》第4章第9节)巴拉召集拿弗他利及西布伦人来到他泊山。他率领1万兵士下山争战。坚强的信心赢得了胜利。“耶和华使西西拉和他一切车辆全军溃乱,”并且使基顺河泛滥,把他们全部冲去,“没有留下一人。”(《士师记》第4章第15节至第16节)基尼人希百的妻子雅亿用帐棚的橛子把逃到她帐棚里的西西拉杀死,用橛子从西西拉的鬓边钉进地里。“这样,上帝使……耶宾被以色列人制伏了。”(《士师记》第4章第23节)底波拉与巴拉作歌颂赞耶和华那战无不胜的大能大力,因他甚至使星宿从天上争战,从轨道上攻击西西拉。(《士师记》第5章第2节)这样国中得享太平四十年。

士师基甸[编辑]

(覆盖《士师记》第6章第1节-《士师记》第9章第57节)以色列人又行恶事,因此遭米甸人入侵欺凌。耶和华派天使委任基甸作士师,此外他亲自提出保证説:“我与你同在。”(《士师记》第6章第16节)基甸采取的首项勇敢行动是把自己家乡的巴力祭坛拆毁。那时联手的敌军过河到了耶斯列,“耶和华的灵降在基甸身上,”他就招聚以色列人预备争战。(《士师记》第6章第34节)基甸把一团羊毛放在禾场上以露水作试验,借此获得双重的征兆表明上帝确实与他同在。

耶和华向基甸示意他手下的3万2千名兵士实在过多,因为这个庞大的数目可能引致以色列人自夸,把胜利的功劳归于自己。于是凡惧怕的都获准回家,剩下来的只有1万人。[9]后来,惟独成功通过在水旁喝水的试验,证明是警醒戒备的300人才获选录用。基甸夜探米甸营,听见有人向同伴解梦,説话间对基甸再次提出保证,説:“这不是别的,乃是……基甸的刀;上帝已将米甸和全军都交在他的手中。”(《士师记》第7章第14节)基甸敬拜上帝之后,将手下的人分作三队围绕米甸营。突然之间,吹角的声音,击碎瓶子的声音,高举的火把冲破了黑夜的沉寂。基甸的300人大声喊叫説:“耶和华和基甸的刀!”(《士师记》第7章第20节)敌军全营顿时大乱。人们用刀互相击杀。以色列人追击他们,并且杀了他们的首领。当时,以色列的百姓请求基甸管理他们,但他毅然拒絶,説:“惟有耶和华管理你们。”(《士师记》第8章第23节)可是,他却用战利品的金饰造了一个以弗得,后来百姓对此过度尊崇而成了基甸和他全家的网罗。基甸在世的日子,国中太平40年。

基甸死后,一个由他的妾所生、名叫亚比米勒的儿子篡夺大权,并且杀了他的70个同父异母兄弟。基甸的幼子约坦是惟一得以逃脱的人,他站在基利心山顶上宣布亚比米勒必遭报应。他设了一个衆树的比喻,将亚比米勒的“王权”比作一棵卑微的荆棘。不久,亚比米勒在示剑被卷入一场内部斗争中,结果他被一个妇人从提备斯的城楼上用一块磨石掷破脑骨,不得善终。[10]

士师陀拉及睚珥[编辑]

(覆盖《士师记》第10章第1节至第5节)他们相继凭着耶和华的能力施行拯救,并分别作士师23年和22年。

士师耶弗他[编辑]

(覆盖《士师记》第10章第6节-《士师记》第12章第7节)以色列人故态复萌,崇拜假神偶像,耶和华的怒气再次向这个国家发作。百姓受亚扪人与非利士人扰害欺压。以色列人召回被赶逐的耶弗他,要他带领他们争战。在这个争论中,谁是真正的审判官成了焦点问题。耶弗他説:“愿审判人的耶和华今日在以色列人和亚扪人中间判断是非。”(《士师记》第11章第27节)耶和华的灵降在耶弗他身上,他就向耶和华许愿,他若能够从亚扪人那里平平安安回来,他必定会将最先从他的家门出来迎接他的人归于耶和华。耶弗他大大杀败亚扪人。他返回米斯巴,到了自己的家,他的女儿最先走出来,兴高采烈地迎接他赢得耶和华所赐的胜利。耶弗他毅然履行誓言——但不是按着巴力的仪式,仿效外邦以人为祭,而是献上独生的女儿在耶和华的院宇里专一地事奉赞美他。

以法莲人怨恨耶弗他没有招他们同去与亚扪人争战。他们威胁耶弗他,后者惟有击退他们。以法莲人被杀的有4万2000人,其中大部分是因为在过约旦河渡口时不能准确发音,正确地説出“示播列”而被击杀。耶弗他继续作以色列的士师六年。(《士师记》第12章第6节

士师以比赞、以伦和押顿[编辑]

(覆盖《士师记》第12章第8节至第15节)圣经对他们作士师的经过透露不多,他们分别作士师七年、十年和八年。

士师参孙[编辑]

(覆盖《士师记》第13章第1节-《士师记》第16章第31节)以色列再度落入非利士人手中。耶和华兴起参孙作士师。他的父母自他出生便把他献作拿细耳人,因此他终生都不能剃头。他长大之后,耶和华祝福他,‘后来耶和华的灵感动他。’(《士师记》第13章第25节)他力大无穷,窍诀不在乎他肌肉强壮而是在乎耶和华赐他气力。有一次,耶和华的灵大大感动参孙,他虽手无寸铁,却杀死了一头狮子,并在后来击杀了30个非利士人以报复非利士人的诡诈。(《士师记》第14章第6节,《士师记》第14章第19节)因为非利士人继续以诡诈的方式破坏参孙与一个非利士女子的婚约,他于是捉了300只狐狸,将狐狸尾巴一对一对的捆住,将火把捆在两条尾巴中间,点着火把,将它们放出去烧毁了非利士人的庄稼、葡萄园和橄榄园。然后他大大击杀非利士人,“连腿带腰都砍断了”。(《士师记》第15章第8节)非利士人説服犹大支派的以色列人把参孙捆绑起来交给他们,‘耶和华的灵再度大大感动他,’绑他的绳就从他手上脱落。参孙击杀了一千个非利士人,“杀人成堆!”(《士师记》第15章第14节至第16节)他用一块未干的腮骨作武器击杀敌人。耶和华施行奇迹使战场的地裂开,有水从其中涌出来,让他的仆人喝了恢复体力。

后来参孙到了迦萨,在一个妓女家中投宿,非利士人把他团团围住,悄悄埋伏。耶和华的灵再次与他同在,他在半夜起来,将城门的门扇、门框、门闩一并拆下来,扛到对面希伯仑的山顶上。后来他爱上了居心叵测的大利拉。这个女子甘愿受非利士人利用,终日唠叨追问参孙,他终于受不了而透露自己是个归给上帝的拿细耳人,所蓄的长发便象征这件事。这乃是他气力的真正来源。大利拉趁他睡着时把他的头发剃掉。参孙醒来作战时不再所向无敌了,因为“耶和华已经离开他。”(《士师记》第16章第20节)非利士人将他擒拿,挖了他的双眼,使他像奴隶一般在监里推。到了向大衮神献大祭的日子,非利士人把参孙带出来戏弄一番。他们忽略了那时他的头发已逐渐长得浓密。他们把他带到用来崇拜大衮神的神庙,让他站在两根大柱子中间。参孙求告耶和华説:“主耶和华啊,求你眷念我。上帝啊,求你赐我这一次的力量。”耶和华果然眷念他。参孙就抱住两根柱子,“尽力屈身”——靠着上帝的能力——‘房子倒塌,这样,参孙死时所杀的人比活着所杀的还多。’[11]

以色列人内讧[编辑]

覆盖《士师记》第17章至《士师记》第21章。这些事件发生于士师时代的早期,因为圣经透露当时摩西亚伦的孙儿约拿单与非尼哈仍然在世。

米迦和但人[编辑]

(覆盖《士师记》第17章第1节-《士师记》第18章第31节)以法莲人米迦自行设立“神堂”,堂内供奉雕刻的神像,并立了一位利未人作祭司。(《士师记》第17章第5节)但支派的人在北面探寻居住为业之地。他们把米迦的神像,一切用具与祭司一并掠走,并往北摧毁了毫无防范的拉亿城。他们就地修建了自己的但城,又设立了米迦的雕刻偶像。耶和华纯真崇拜的圣所设于示罗的日子,他们一直奉行自己所设立的宗教。

便雅悯人在基比亚的罪行[编辑]

(覆盖《士师记》第19章第1节-《士师记》第21章第25节)接着记载的事件促使何西阿在后来写道:“以色列啊,你从基比亚的日子以来时常犯罪。”(《何西阿书》第10章第9节)当时有一个住在以法莲利未人与他的妾在回家途中路经便雅悯的基比亚,在一个老人的家中度宿一晚。城里一些无恶不作的歹徒包围房子,竟然要求与那个利未人交合。后来他们强奸了那人的妾,终夜凌辱她。翌晨她被发现倒毙在房子门前。利未人把她带回家,将尸身切成12块,派人送到以色列四境。这使12支派面临考验,他们会讨伐基比亚人,以便把这种恶行从以色列中除掉。便雅悯人包庇这件恶事。其余各支派聚集在米斯巴耶和华面前,他们决定照所抽的签前往基比亚攻讨便雅悯支派。在经历两次败仗之后,其余的支派伏兵成功,差不多把便雅悯支派全部灭絶,只剩下600人逃到临门磐。后来以色列人后悔使以色列缺了一个支派。其后他们把基列雅比人及示罗人的女子给剩下的便雅悯人为妻。这项有关以色列内讧斗争的记载至此亦告一段落。士师记的最后一句话再次指出:“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士师记》第21章第25节)。

基督新教观点[编辑]

提防巴力崇拜[编辑]

士师记不是一本记录斗争与流血的书,反之这本书说明耶和华是他百姓的拯救者。它表明上帝名下的百姓若悔改,耶和华必将兴起士师拯救他们。士师记大力提倡耶和华的崇拜,警告人提防愚昧的鬼魔宗教、宗教联合及不道德的交往。耶和华对巴力崇拜的严厉谴责应该促使现代人远避与巴力崇拜相若的物质主义、国家主义和性不道德。(《士师记》第2章第11节至第18节

士师的力量来源[编辑]

士师们表现大无畏的精神和勇敢的信心,在《希伯来书》第11章第32节至第34节士师们受到保罗热烈的赞赏。他们为了要使耶和华的名成圣而奋斗,但不是靠自己的力量。他们意识到,并承认,耶和华的圣灵是他们的力量来源。照样,今日基督徒可以运用“圣灵的宝剑”——圣经——而相信耶和华会赐予力量,正如他赐力量给巴拉、基甸、耶弗他、参孙及其他的士师一样。基督徒应当向耶和华祷告和全心倚靠他,借着他的圣灵之助,便能在灵性上像参孙在肉体上一般强壮,也能够克服巨大的障碍。[12]

其它部分引用[编辑]

以赛亚先知曾两次在以赛亚书提及士师,表示耶和华必然会击碎仇敌加于他百姓身上的轭,正如他在米甸的日子所行一般。[13]这也让人联想到底波拉和巴拉在诗歌的末了所作的热切祷告:“耶和华啊,愿你的仇敌都这样灭亡!愿爱你的人如日头出现,光辉烈烈!”(《士师记》第5章第31节)这里提到的“爱你的人”就是耶稣基督,因为他在《马太福音》第13章第43节説了一句类似的话:“那时,义人在他们父的国里,要发出光来,像太阳一样。”因此士师记指出了正义的审判官和王国种子——耶稣基督——会施展他的大能。借着耶稣,耶和华会为他的名带来荣耀和使之成圣。这与诗篇的执笔者在祷告中论及上帝仇敌的话完全一致:“求你待他们,如待米甸,如在基顺河待西西拉和耶宾一样。使他们知道:惟独你——名为耶和华的——是全地以上的至高者!”[14]

参考资料[编辑]

  1. ^ http://www.catholic.org.tw/bible/bibleref.htm
  2. ^ 参看《希伯来书》第11章第32节至第34节
  3. ^ 通常不把撒母耳列入士师当中。
  4. ^ 参看《撒母耳记下》第5章第4节至第5节
  5. ^ 参看《撒母耳记下》第5章第4节至第7节
  6. ^ 参看《士师记》第17章第6节;《士师记》第18章第1节;《士师记》第19章第1节;《士师记》第21章第25节
  7. ^ 参看《耶利米书》第32章第35节
  8. ^ 参看摩西所写《申命记》第7章第16节
  9. ^ 参看《士师记》第7章第3节;《申命记》第20章第8节
  10. ^ 《士师记》第9章第53节;《撒母耳记下》第11章第21节
  11. ^ 参看《士师记》第16章第28节至第30节
  12. ^ 参看《以弗所书》第6章第17节至第18节;《士师记》第16章第28节
  13. ^ 参看《以赛亚书》第9章第4节;《以赛亚书》第10章第26节
  14. ^ 参看《诗篇》第83篇至第9篇,《诗篇》第83篇至第18篇;《士师记》第5章第20节至第21节

参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研究[编辑]

  • Rüdiger Bartelmus: Forschung am Richterbuch seit Martin Noth. In: Theologische Rundschau (ThR) 56 (1991), 221-259.
  • Timo Veijola: Deuteronomismusforschung zwischen Tradition und Innovation. 3. Josua- und Richterbuch. In: ThR 67 (2002), 391-402.

评论[编辑]

  • Manfred Görg: Richter (NEB 31). Würzburg: Echter 1993. ISBN 3-429-01549-9
  • Hans Wilhelm Hertzberg: Die Bücher Josua, Richter, Ruth (ATD 9). Göttingen: Vandenhoeck und Ruprecht 1953, 21959, 31965, 41969, 51973, 61985. ISBN 3-525-51139-6

专门研究[编辑]

  • Uwe Becker: Richterzeit und Königtum: Redaktionsgeschichtliche Studien zum Richterbuch (BZAW 192). Berlin: de Gruyter 1990. ISBN 3-11-012440-8
  • Herbert Niehr: Herrschen und Richten: Die Wurzel špṭ im Alten Orient und im Alten Testament (FzB 54). Würzburg: Echter 1986. ISBN 3-429-01012-8
  • Wolfgang Richter: Traditionsgeschichtliche Untersuchungen zum Richterbuch (BBB 18). (《士师记中的民俗历史研究》)Bonn 1963, 21966.
  • Wolfgang Richter: Die Bearbeitungen des „Retterbuches“ in der deuteronomischen Epoche (BBB 21). Bonn 1964.

阅读圣经[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