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大陈岛撤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大陈岛撤退是发生在1955年(民国四十四年)2月8日至24日,中华民国政府美国第七舰队护航下,将目前属于浙江省台州列岛大陈岛上的2.8万余名居民(居民包含上下大陈岛、渔山列岛南麂列岛等)全部撤退到台湾的作战计划,这批义民登陆后,因义无反顾、摧家毁舍,选择追随中华民国国军迁台,故被称为“大陈义胞”。

背景[编辑]

1949年,第二次国共内战情势逐渐明确,中国人民解放军节节胜利,中华民国国军退守到西南山地与东南沿海的岛屿一带,继续进行作战。1950年,解放军逐步进军沿海岛屿。春、夏之际,攻占海南岛,国军也自舟山撤退,加上西南山区的部队逐步退到泰缅边境,国军仅有固守台湾金门马祖与浙东诸岛,并发动沿海的游击突袭战术,来牵制干扰解放军。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解放军将驻防在东南沿海的兵力移往朝鲜半岛,使得大陈岛等东南沿海岛屿所受威胁大减,获得稍微喘息的机会。

1953年朝鲜战争停战,解放军开始将重心从朝鲜半岛移到台湾问题上,东南沿海岛屿是解放军首先要处理的地区。朝鲜战争停战后,解放军迅速强化东南沿海基础建设,从1950年起上海修建可供喷射战斗机起降的机场试图夺取被国军掌控之制空权。

旗津大陈社区彩绘墙

1954年国共多次于东南沿海进行空战,位于台湾的喷射战斗机航程不足无法支援大陈地区,只能依靠P-47战斗机维持战力;在技术优势下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取得大陈周边的制空权。9月3日,解放军对金门发动大规模的九三炮战,引发第一次台海危机。11月14日,于大陈驻守的太平号驱逐舰遭解放军鱼雷快艇击沉,国军于大陈地区战力迅速萎缩,只能固守各岛失去主动权。11月,解放军战机先后滥炸炮击大陈及一江山[1]:79

取得客观条件优势后,1955年1月18日,解放军发起一江山岛战役,激战一日过后攻下一江山岛。由于一江山岛是大陈岛的屏障,失去一江山后,大陈岛直接暴露在解放军火炮射程内,防守也相对困难很多;加上以距离而论,台湾到大陈岛较中国大陆到大陈岛的距离远,在物资补给与战力维持上相对不易,解放军的米格-15战斗机在当地拥有空中优势。另外,中华民国方面也与美国签署《中美共同防御条约》,而金门、马祖及大陈岛都不在共同防御的范围之内(防御范围仅限于台湾与澎湖),经过多方评估后,最后中华民国政府决定主动撤离大陈岛,将大陈岛上的居民与军队全数迁移至台湾,加强巩固对台湾本岛的防守[2]

过程[编辑]

中华民国政府决定大陈撤退后,中华民国国防部将撤退行动命名为金刚计划,由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和国军合力进行大陈岛上军民的撤退行动。

过程中,美军主要负责大陈岛上居民的撤离,并协助航行路线的防卫,在整个撤退过程中,中国人民解放军没有对此一撤退行动进行干扰,也间接保证了此一撤离能顺利完成。其原因是在1月30日美国政府决定帮助中华民国国军从大陈岛撤退时,已透过苏联政府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转达了信息:希望在美军帮助国军撤离大陈岛时,解放军不要采取行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接到苏联转达的这一信息后,指示人民解放军不要攻击从大陈岛撤退的的美军与中华民国国军[3]。1955年2月2日,毛泽东在解放军海军司令部1955年2月1日关于海岸炮兵使用的建议给中共中央军委之请示电报上写下批语予彭德怀:“在蒋军撤退时,无论有无美(舰)均不向港口及靠近港口一带射击,即是说,让敌人安全撤走,不要贪这点小便宜。”[4]:23由于中共方面的间接默许以及美国的协助,使得撤离行动得以和平顺利的进行与落幕。

最后一批居民2000人、官兵4000人于2月24日的“飞龙计划”中全部撤离南麂岛[5],大陈军民转移工作顺利完成,撤运抵台义胞共16,487人[1]:80。大陈岛四天共撤离全数大约28,000名居民与军人,其中居民前往台湾安置,军队则移防至金门、马祖等地。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则称,国军在撤退的过程中,对岛上设施进行了极大的破坏,不仅埋设了大量地雷,还将大陈岛变成了一片火海。等到解放军登陆大陈岛,只见到满目疮痍,只找到一位老人和一条狗。直到后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动员人民上岛垦荒,才让大陈岛恢复了生机[6][7]

抵台后生活[编辑]

大陈岛撤退后,中华民国在大陆地区只有金门、马祖两个据点。撤离的大陈居民先是都在基隆港上岸,而后在基隆停留大约一至两个星期后,政府按渔、农、工、商等志愿名额协助义胞登记职别,再陆续安排分发安置到全台湾各地,包括台北都会区桃园市宜兰县花莲县台东县台南市高雄市屏东县等县市,都有大陈岛的居民被安置,而他们的后代更是散布在全台各地。今天在台湾仍可以见到“大陈新村”、“一江新村”等安置大陈居民的地方所在[8]

为表扬他们对中华民国政府与反共立场的支持,这批撤离的居民在当时多被称为“大陈义胞”。由于他们的命运曾与中华民国政府紧紧结合,抵台后的大陈居民大多对当时执政的中国国民党及蒋家有着很强烈的情感认同,日后投效军旅、公务者不在少数。而在大陈居民的居住区更是有人修建“蒋公庙”,庙内祭拜蒋中正,以表达对其感恩之意,其中以高雄市旗津区大陈新村的蒋公感恩堂最为人所知[8][9]

多数大陈人讲台州话,为吴语的一支,抵台后难以与台湾的主流族群闽南人沟通,因而陷入孤立状态[10]。但也有少部分如渔山岛居民先祖来自福建闽南地区,以讲闽南语为主,抵台后与使用台湾闽南语的台湾闽南人几乎没有隔阂。渔山岛居民在台东富冈渔港形成聚落富冈新村,艺人柯受良出身在此。一些大陈岛居民迁往台湾后,生活相当困苦,其中有人自言居住环境比当初在大陈岛上要差很多[8][11]

参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陈布雷等编著:《蒋介石先生年表》,台北:传记文学出版社,1978年6月1日
  2. ^ 中时电子报. 照片惊见3岁的他...大陈义胞激动. 中时电子报. [2016-12-29] (中文(台湾)‎). 
  3. ^ 杨贵华:一江山岛登陆作战及其胜利的意义和影响. 
  4. ^ 中共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 (编). 《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五册. 北京: 中央文献出版社. 1991. 
  5. ^ 台湾借“飞龙计划”带走最后一批南麂岛军民. 
  6. ^ 大陈岛垦荒队
  7. ^ "2月1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了大陈岛"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1-12-19.
  8. ^ 8.0 8.1 8.2 张敦智:〈从大陈岛到五和新村的地方意识与移民经验〉,云林科技大学
  9. ^ “蒋公是我们的终身父母” 他被当神建庙祭祀
  10. ^ 大陈撤退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5-01-12.,国家文化数据库
  11. ^ 大时代的故事:基隆的浙江大陈居民[永久失效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