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广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姚广孝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姚广孝
姚广孝

姚广孝


籍贯 江浙等处行中书省平江路长洲县
族裔 汉族
字号 斯道、独暗
谥号 恭靖
出生 元统三年(1335年)
苏州
逝世 永乐十六年(1418年)
北直隶北平
墓葬 房山县东北姚广孝墓塔
亲属 姚菊山(祖父)
姚震卿(父)
姚须钬女(姐)
姚继(养子)
著作

姚广孝(1335年-1418年),幼名天僖赐名广孝法名道衍斯道,又字独暗庵号独庵(独菴),号独庵老人逃虚子,通称姚道衍江浙等处行中书省平江路(明为南直隶苏州府长洲县(今江苏省苏州市)人。中国初政治人物、禅宗僧人、诗人,明成祖靖难之役的谋臣之一。

生平[编辑]

出家为僧[编辑]

姚广孝生于医生世家,十四岁剃发,先后学习天台密教,最后改宗禅门,修持临济宗法名道衍,号独庵,人称独庵道衍禅师,并拜道士席应真为师,得其阴阳占卜之术。曾经在嵩山寺游学,有名叫袁珙相命大师说他说:“怎有这么特异的僧人!眼眶三角形,体态像病虎一般,天性必然嗜好杀戮,是刘秉忠一样的人物!”道衍听后反而大喜[1]

助燕夺位[编辑]

洪武年间中期,朱元璋下诏命精通儒学经书的僧侣入考礼部,道衍没有被授官,朱元璋赐袈裟送还[2]。洪武十五年,高皇后驾崩,明太祖选高僧侍奉各亲王,为其诵经荐福。道衍被其朋友宗泐举荐。道衍在选拔的会场上与燕王朱棣相谈甚欢,请求入燕,朱棣同意,于是抵达北平,担任庆寿寺住持,时常出入王府,行迹非常秘密,经常与朱棣密语[3]

朱元璋死后,明惠帝即位后就开始大范围的削藩行动,对藩王们下手。周王[4]湘王齐王代王[5]岷王纷纷得罪、或被罢黜庶人、或被迫自杀,情势险峻。道衍于是密劝朱棣起事。朱棣说:“民心都支持他们朝廷,我们能怎么办呢?”道衍曰:“臣只知天道而已,何必讨论什么民心!”于是朱棣渐渐下决心,并私下选派军官,勾结部队,并招募勇敢异能的人。道衍并在燕王宫道中训练部队,并在地下修建地穴,以厚墙环绕,周围养鸡鸭等动物,以掩盖地下的修建兵器活动的噪音[6]。建文元年六月,燕府护卫百户倪谅告变,逮官校于谅、周铎等伏诛。兵部尚书齐泰命令北平都指挥张信逮捕朱棣,然而张信却把此命告诉朱棣,朱棣于是决定起兵。当时正遇到暴雨临近,檐瓦堕地,朱棣色变。道衍说道:“这是祥兆。飞龙在天,一定有风雨跟随。瓦片掉下了,将要改用皇帝那黄色的瓦了。”之后燕兵起义,以诛杀齐泰黄子澄为名,号称其众为“靖难之师”。而道衍则在北平辅助世子朱高炽进行防守[7]

同年十月,朱棣袭击大宁的时候,李景隆乘间围燕京北平。道衍则善于坚守,抵抗中央军的数次攻击,并也夜间派遣壮士偷袭。后燕军回援,内外夹击获得大胜。李景隆、平安等先后战败逃撤。朱棣则围困铁铉防守的济南城长达三月之久仍不克。道衍写信劝道:“部队疲劳了,请班师回北平。”朱棣于是返回。此后遭盛庸军截击,在东昌之战时燕军大败,张玉被杀,再次返京。此时,朱棣打算进行稍微休整,而道衍则坚持积极备战,并进一步招募勇士,击败盛庸且破房昭的西水寨[8]。此时,道衍对朱棣说:“不要再攻下城池了,而应当迅速进攻京师。京师力量单弱,一举之下必然能攻下。”朱棣听从了他的意见,并接连在淝水灵璧击败中央军,并渡过长江进入京师金陵[9]。朱棣在燕王府时,接触来往都是军人,而唯独道衍是定策起兵的。当朱棣在山东、河北转战时,其部队进退、战机等都由道衍决定。道衍从未临战指挥过,但是朱棣攻下南京后,论功道衍为第一[10]

辅治天下[编辑]

在朱棣攻南京时,曾劝朱棣:“破城那天,方孝孺一定不肯投降,但请不要杀他,如果杀了他,天下‘读书种子’(比喻世代读书的人)就灭绝了。”[11],但是因为方的不屈,朱棣盛怒之下还是将方灭族。朱棣攻占南京后,即位称帝,授道衍僧录司左善世。永乐二年四月,拜为资善大夫太子少师。后恢复其姚姓,并赐名广孝,赠祖父如其官。明成祖与其交谈时,称其少师的官名,而不叫名字,表示敬意。朱棣又命其蓄发还俗,道衍不肯。朱棣又赐房屋宫女给他,道衍都不接受。道衍则住在佛寺中,穿官服入朝议事,退朝后一样继续穿袈裟[12]。之后,出巡赈灾苏、湖等地,在抵达长洲的时候,把自己获赐的银两布料都送给宗族与同乡[13]。。

朱棣即位后,广孝收郑和菩萨戒弟子,法号福吉祥[14]。此外,广孝还担任监修、主持重修《明太祖实录》;并与解缙等人修纂《永乐大典》,书成后得到明成祖的褒美[15]。朱棣在北京、南京往来,以及北伐时,广孝皆留在南京辅助太子。永乐五年,皇太孙出阁就学,广孝担任侍读说书[16]

晚年行迹[编辑]

姚广孝到晚年后,著《道余录》[17],专诋程朱理学,引起当时人们的鄙夷[18]。当其回乡省亲访友,至长洲拜访其姐,但姐姐闭而不见;访其友王宾,王宾跑走,远远喊著:“和尚错了啊,和尚错了啊。”于是姚广孝又跑去见其姐,姐姐又骂他。广孝体会到了众叛亲离的滋味,为之惘然[19]

永乐十六年(1418年)三月,姚广孝已经有八十四岁高龄,病重不能上朝,仍然在庆寿寺居住。明成祖驾车临视,相谈甚欢,并赐金睡壶。临死前的姚广孝请求明成祖,释放禁锢已久的建文帝主录僧溥洽和尚,明成祖答应了他。姚广孝顿首感谢,之后不久去世[20]

身后[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同月十八日,姚广孝病逝庆寿寺。朱棣听闻后,辍朝二日,并以僧礼下葬,百官吊唁者众多。此后追赠为推诚辅国协谋宣力文臣特进荣禄大夫上柱国、荣国公,谥恭靖。赐葬房山县东北;朱棣亲自为其制神道碑记录其功[21]

永乐二十二年,对姚广孝极为尊重的朱棣在北征途中死于榆木川,太子朱高炽继位,是为仁宗。姚广孝曾在“靖难之役”中辅佐为世子的朱高炽坚守北平,后来又实任太子少师之职,辅佐太子朱高炽留守南京监国,朱高炽对姚广孝也是满怀崇敬之情的。朱高炽继位为帝后,再次对姚广孝给予表彰。洪熙元年三月二十日为姚广孝去世七周年纪念日,朱高炽亲自撰写祭文,遣其嗣子姚继致祭,盛赞姚广孝有功于朝,于皇帝朱棣“相与合德协谋,定大难,成大功”,又说“朕皇考太宗文皇帝以大圣之德顺天应人,再安社稷,弘靖海宇,茂建太平,亦皆赖卿等同心同力,以辅成大业”,于是援“古今通规”,“生则同其富贵,殁则陪其祀享”,复加赠姚广孝“少师散官勋爵,谥号悉如旧”,并特命将姚广孝配享明太宗庙庭。配享庙庭,应是姚广孝作为朱棣谋臣的最大荣誉。通观明太祖,太宗开国两朝配享太庙名单中,十六位功勋自中山王徐达以下,皆为出生入死的武臣。以文臣位列功臣配享之次者,仅有姚广孝一人。由此可见姚广孝在明初的特殊地位。

洪熙元年,加赠少师,配享成祖庙庭。嘉靖九年,明世宗表示:“姚广孝辅佐成祖取得天下,虽说是功劳英烈都具备,但是毕竟是个出家人,与功臣们一起配享太庙,对历代先帝有所不尊。”于是尚书李时大学士张璁桂萼等议请移祀大兴隆寺,由太常寺每年于春、秋两次致祭,后得到明世宗批准[22]

著作[编辑]

广孝本人好学,善于诗文。与王宾高启杨孟载等人为友,并被宋濂苏伯衡等人推奖过[23]。著有:

  • 《逃虚集》
  • 《逃虚子诗集》
  • 《逃虚类稿》

注释[编辑]

  1. ^ 明史》(卷145):“姚广孝,长洲人,本医家子。年十四,度为僧,名道衍,字斯道。事道士席应真,得其阴阳术数之学。尝游嵩山寺,相者袁珙见之曰:“是何异僧!目三角,形如病虎,性必嗜杀,刘秉忠流也。”道衍大喜。”
  2. ^ 明史》(卷145):“洪武中,诏通儒书僧试礼部。不受官,赐僧服还。经北固山,赋诗怀古。其侪宗泐曰:“此岂释子语耶?”道衍笑不答。”
  3. ^ 明史》(卷145):“高皇后崩,太祖选高僧侍诸王,为诵经荐福。宗泐时为左善世,举道衍。燕王与语甚合,请以从。至北平,住持庆寿寺。出入府中,迹甚密,时时屏人语。”
  4. ^ 明史》(卷4):“八月,周王橚有罪,废为庶人,徙云南。诏兴州、营州、开平诸卫军全家在伍者,免一人。天下卫所军单丁者,放为民。”
  5. ^ 明史》(卷4):“夏四月,湘王柏自焚死。齐王榑、代王桂有罪,废为庶人。”
  6. ^ 明史》(卷145):“及太祖崩,惠帝立,以次削夺诸王。周、湘、代、齐、岷相继得罪。道衍遂密劝成祖举兵。成祖曰:“民心向彼,奈何?”道衍曰:“臣知天道,何论民心!”乃进袁珙及卜者金忠。于是成祖意益决。阴选将校,勾军卒,收材勇异能之士。燕邸,故元宫也,深邃。道衍练兵后苑中。穴地作重屋,缭以厚垣,密甃翎甋瓶缶,日夜铸军器,畜鹅鸭乱其声。”
  7. ^ 明史》(卷145):“建文元年六月,燕府护卫百户倪谅上变。诏逮府中官属。都指挥张信输诚于成祖,成祖遂决策起兵。适大风雨至,檐瓦堕地,成祖色变。道衍曰:“祥也。飞龙在天,从以风雨。瓦堕,将易黄也。”兵起,以诛齐泰、黄子澄为名,号其众曰“靖难之师。”道衍辅世子居守。”
  8. ^ 明史》(卷145):“其年十月,成祖袭大宁,李景隆乘间围北平。道衍守御甚固,击却攻者。夜缒壮士击伤南兵。援师至,内外合击,斩首无算。景隆、平安等先后败遁。成祖围济南三月,不克。道衍驰书曰:“师老矣,请班师。”乃还。复攻东昌,战败,亡大将张玉,复还。成祖意欲稍休,道衍力趣之。益募勇士,败盛庸,破房昭西水寨。”
  9. ^ 明史》(卷145):“道衍语成祖:“毋下城邑,疾趋京师。京师单弱,势必举。”从之。遂连败诸将于淝河、灵璧,渡江入京师。”
  10. ^ 明史》(卷145):“成祖即帝位,授道衍僧录司左善世。帝在藩邸,所接皆武人,独道衍定策起兵。及帝转战山东、河北,在军三年,或旋或否,战守机事皆决于道衍。道衍未尝临战阵,然帝用兵有天下,道衍力为多,论功以为第一。”
  11. ^ 明史》(卷141):城下之日,彼必不降,幸勿杀之。杀孝孺,天下读书种子绝矣!”
  12. ^ 明史》(卷145):“永乐二年四月,拜资善大夫、太子少师。复其姓,赐名广孝,赠祖父如其官。帝与语,呼少师而不名。命蓄发,不肯。赐第及两宫人,皆不受。常居僧寺,冠带而朝,退仍缁衣。”
  13. ^ 明史》(卷145):“出振苏、湖。至长洲,以所赐金帛散宗族乡人。”
  14. ^ 明姚广孝 《佛说摩利支天经》 郑鹤声等编 《郑和下西洋研究文选》 15页
  15. ^ 明史》(卷145):“重修《太祖实录》,广孝为监修。又与解缙等纂修《永乐大典》。书成,帝褒美之。”
  16. ^ 明史》(卷145):“帝往来两都、出塞北征,广孝皆留辅太子于南京。五年四月,皇长孙出阁就学,广孝侍说书。”
  17. ^ 道余录
  18. ^ 明史》(卷145):“晚著《道余录》,颇毁先儒,识者鄙焉。”
  19. ^ 《明史》:“至长洲,候同产姊,姊不纳。访其友王宾,宾亦不见,但遥语曰,‘和尚误矣,和尚误矣。’复往见姊,姊詈之。广孝惘然。”
  20. ^ 明史》(卷145):“十六年三月,入观,年八十有四矣,病甚,不能朝,仍居庆寿寺。车驾临视者再,语甚欢,赐以金睡壶。问所欲言,广孝曰:“僧溥洽系久,愿赦之。”溥洽者,建文帝主录僧也。初,帝入南京,有言建文帝为僧遁去,溥洽知状,或言匿溥洽所。帝乃以他事禁溥洽。而命给事中胡濙等遍物色建文帝,久之不可得。溥洽坐系十余年。至是,帝以广孝言,即命出之。广孝顿首谢。寻卒。”
  21. ^ 明史》(卷145):“帝震悼,辍视朝二日,命有司治丧,以僧礼葬。追赠推诚辅国协谋宣力文臣、特进荣禄大夫、上柱国、荣国公,谥恭靖。赐葬房山县东北。帝亲制神道碑志其功。官其养子继尚宝少卿。”
  22. ^ 明史》(卷145):“洪熙元年,加赠少师,配享成祖庙庭。嘉靖九年,世宗谕阁臣曰:“姚广孝佐命嗣兴,劳烈具有。顾系释氏之徒,班诸功臣,侑食太庙,恐不足尊敬祖宗。”于是尚书李时偕大学士张璁、桂萼等议请移祀大兴隆寺,太常春秋致祭。诏曰:“可”。”
  23. ^ 明史》(卷145):“广孝少好学,工诗。与王宾、高启、杨孟载友善。宋濂、苏伯衡亦推奖之。”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