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顺洋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宝顺洋行,约1869年

宝顺洋行,又名颠地洋行(Dent & Co.),是十九世纪中叶在华最主要的英资洋行之一,是英资怡和洋行和美资旗昌洋行的主要竞争对手,主营业务是鸦片生丝茶叶。颠地洋行在中国通行的中文名称“宝顺洋行”,主要取其“宝贵和顺”的意思,以期望在中国本地的发展有所顺利。十九世纪时,它在香港上海天津台湾等也设有商行。

1823年,英国人托马斯·颠地(Thomas Dent)以撒丁领事的身份来到广州,并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大卫荪洋行(Davidson & Co.)。1824年,大卫荪离开中国,该洋行改名为颠地洋行。1826年,英国人兰斯禄·颠地来到广州,加入宝顺洋行。1831年,托马斯·颠地(Thomas Dent)离开宝顺洋行,兰斯禄·颠地成为宝顺洋行的主要负责人。兰斯洛特·颠地与当时怡和洋行的老板威廉·渣甸,同样是广东著名的鸦片商。1839年,钦差大臣林则徐在广州查禁鸦片时,二月初八日,下令捉拿颠地,希望以此杀鸡儆猴,劝外国鸦片商交出鸦片。

鸦片战争后,颠地获得很大的利益,上海港及周围100里范围内的土地几乎完全归他所有。1840年代,比尔(T. C. Beale)加入颠地洋行成为合伙人,颠地洋行称为颠地比尔洋行(Dent, Beale & Co.)。1857年比尔过世后,又恢复成为颠地洋行。

鸦片战争以后,宝顺洋行的总部设在香港。1843年,上海开埠,宝顺洋行发现上海邻近杭州、嘉兴、湖州地区的生丝和渐江、安徽的茶叶,是最早到上海设行的洋行之一。在外滩14号建造楼房,该楼后来卖给了德华银行

宝顺洋行在十九世纪四五十年代,曾经是香港首屈一指的洋行,主要从事鸦片输入和转口交易,也有输出茶叶和生丝至外洋的业务。其时在香港,宝顺洋行的主要竞争对手是渣甸洋行(即今日怡和洋行)。两者的鸦片进口量和货船数目都不相伯仲。据称,宝顺洋行拥有当时最大的快艇“水妖”号。

1866年,随着美国南北战争与中国太平天国起义的结束,世界进入了战后萧条期。奥弗伦-格尼公司英语Overend, Gurney and Company,伦敦极有威望的贴现行倒闭,开启了金融危机。上海原有的11家外商银行倒闭了6家:汇隆银行利昇银行呵加剌银行利华银行汇川银行利生银行。1866年11月,伦敦宝顺洋行倒闭。1867年上海英商宝顺洋行因“生意极清”而停业。香港的宝顺洋行位于毕打街东与德辅道中交界,约今置地广场位置,于1867年香港第一次金融风暴后结业。

宝顺随即把总行迁至上海。香港总行结业后,大楼于1867年改建成香港大酒店。其后,香港置地公司购入这幅地,并建成告罗士打行(Gloucester Building)。后经合并,成为现在的置地广场

宝顺洋行最著名的买办是徐润。  

参考[编辑]

  • 马士(H. B. Morse)著,《东印度公司对华贸易编年史》(The chronicle of the East India Company Trading to China, 1635-1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