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党 (美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民主党
主席 黛比·沃瑟曼·舒尔茨
(Debbie Wasserman Schultz)
建立 1824年(现代的)
1792年(历史的)
总部 430 South Capitol Street SE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20003
意识形态 进步主义
现代自由主义
第三条道路
社会民主主义
政治立场 中间偏左
国际组织 民主主义者联盟
官方色彩 蓝色(非官方)
参议院
53 / 100
众议院
200 / 435
州长
21 / 50
各州上院议席
866 / 1,972
各州下院议席
2,588 / 5,411
官方网站 www.democrats.org

民主党Democratic Party美国政党,与共和党并列为美国当代的两大主要政党之一。

民主党由第七任美国总统安德鲁·杰克逊创建,但它的起源最早可以追溯至托马斯·杰斐逊于1792年创立的民主共和党,使它成为世界上最古老的政党[1]

自从1932年以来,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将他所提出并付诸实行的新政称为自由主义,成为了之后民主党的主要政策走向。民主党以新政结合的政策主导了美国政府的政策一直到1960年代的民权运动。1960年代的越战则在民主党内部引发了对国外军事干预的立场分歧,这种分歧导致之后民主党失去执政地位,但维持控制国会参众两院。比尔·克林顿1993年上台后,由于共和党控制国会两院,转变了民主党的政策走向,民主党的意识形态色彩逐渐淡化,倾向走温和中间路线,试图以此吸引理念倾向共和党的中产选民。2009年贝拉克·奥巴马领导民主党重新上台后,民主党转为走自由派进步主义路线。

历史[编辑]

起源:1792-1828[编辑]

民主党的起源可以追溯至托马斯·杰斐逊詹姆斯·麦迪逊在1790年代创建的民主共和党。民主共和党组成了史称第一党系(First Party System)的政治势力主轴。民主共和党专门反对由亚历山大·汉密尔顿领导的执政党-联邦党和其政策,当时联邦党提倡一个强大的中央政府、放宽对于宪法的解释、以及一个由精英统治的政府。杰斐逊党人(1801年之前)在英国与法国的战争中支持法国,并且反对与英国签订媾和的杰伊条约(Jay Treaty),因为担心那将会助长美国国内的君主主义势力。民主共和党将独立的农夫(自耕农)视为是共和国的中流砥柱,轻视都市银行、和工厂。杰斐逊和他的朋友麦迪逊于1798年将地方州的州权竖立为该党的核心理念。民主共和党在美国南部和西部拥有最多支持,但在东北部六州则势力不大。

民主共和党在1800年的选举中同时赢得了总统和国会,并且指派了亨利·克莱‎担任权势极大的众议院议长。联邦党在1812年战争结束时垮台。在1816年后,来自田纳西州的战争英雄安德鲁·杰克逊开始崛起,并且在1828年当选总统,之后民主共和党便改组为民主党了。

杰克逊民主:1828-1854[编辑]

安德鲁·杰克逊是民主党的第一位总统(1829-1837)。

史称的第二党系(Second Party System)则是民主党与他们的主要对手—辉格党之间的对峙。民主党根据支持度最高的纽约宾夕法尼亚州弗吉尼亚州、以及边境地区建立起了一个全国性的联盟,但他们在东北部六州的新英格兰依然势力不大。如同杰斐逊党人一般,民主党强烈反对“贵族的”精英统治和银行,并且将他们的民意基础诉诸于“人民”。到了1820年代时,选举权已经没有一定规模财产的限制,因此几乎所有地区的白人男性都能参与投票了。

民主党是一个复杂的政治联盟,由来自全国农村的农夫、以及都市地区的劳工团体所支持。民主党在1830年代的主要议题是建立起一个更强的政党机制、反对国家和中央银行、并且反对那些以牺牲纳税人来达成工业发展的现代化政策。与工业垂直的分工不同的是,民主党强烈拥护新农业土地的扩张,在1846年后驱逐西部印地安人并取得大片土地便是这种例子之一。

马丁·范布伦在1836年取得了总统职位,但1837年的经济萧条却使他在重新选举中失败。詹姆斯·诺克斯·波尔克在1844年赢得了选举,在总统任期中他领导了美墨战争、降低关税、建立了国库的分行、并且将今天的华盛顿州俄勒冈州、和西南部地区并入国土,之后他便退休不再连任。在1848的选举中,一个名为自由之土党(Free Soil Party)的派系反对奴隶制度的扩张,最后与民主党决裂。民主党在1850年通过了一份调解蓄奴州与自由州的法案,但只是延缓了冲突爆发的时间。随着辉格党在奴隶和排外主义问题上出现内部分歧,民主党在1852年轻松的选出福兰克林·皮尔斯、以及1856年的詹姆斯·布坎南担任总统。

内战和重建:1854-1877[编辑]

民主党在参议院里的领导人-来自伊利诺伊州的史蒂芬·道格拉斯(Stephen Douglas)在1854年时不顾党内强烈的反对声浪,推行了堪萨斯-内布拉斯加法(Kansas-Nebraska Act),成为美国内战的肇因之一。当时政治联盟、政治家、和选民结构都大为改变,新的政治议题和政策也大量浮现,这段时期史称第三党系(Third Party System)。辉格党这时也彻底解散了。民主党在继续发展的同时,许多北部主张废奴的民主党人(尤其是1848年以来的自由土壤党人)加入了新成立的共和党。从堪萨斯州引发的奴隶制度争议最后造成了民主党的分裂,大多数北方的民主党人最后选择提名史蒂芬·道格拉斯,南方则另外提名其属意的民主党候选人。

1860年美国总统选举中,道格拉斯在民主党的提名大会上没能取得三分之二的提名票数,导致党内分裂。在激烈争议后,民主党选出北部的道格拉斯和南部的约翰·布瑞肯里奇搭配竞选正副总统。由于民主党因奴隶制度所造成的分裂,两个分别代表北方及南方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同时竞逐宝座,在内战中,联盟国国内不允许政党政治的出现,但党派纷争在北方仍然相当常见。战争爆发后,道格拉斯曾试图重整北方民主党人支持联邦,但他在1861年6月去世,民主党顿时失去突出的全国性领导人,使林肯得以主导战争。民主党内部由于对战争的意见不同而产生极大分裂。在1862年国会选举中民主党依然维持一定表现,但到了1864年总统选举时民主党所提名的好战派候选人乔治·麦克莱伦将军却与原先设定的温和派政策不合,结果大多数好战派民主党人都投给了林肯。1865年内战结束后不久,林肯遇刺身亡,其副总统安德鲁·约翰逊继任总统,虽然约翰逊是民主党人,但其政府和国会完全由共和党控制和支配。在1866年的国会选举中,共和党在国会中拿下了三分之二的多数派地位,彻底掌握了国家政策。林肯的接班人,尤里西斯·格兰特将军带领共和党在1868年和1872年的选战中相继获得大胜。

美国在1873年爆发的经济萧条,使得民主党得以在1874年的选战中夺回国会里的多数派地位。内战后南方白人对于重建时期的不满和对于共和党的怨恨情绪也让民主党得益。当重建时期结束后,南方各州的非裔美国人再次于1890年代被剥夺公民权,南方也在接下来的近一个世纪里成为民主党的大票仓。在南方原联盟国的州经常只有民主党一党称霸,在民主党的提名大会上赢得胜利也经常等同于选举的胜利。

格罗弗·克利夫兰(1885-1889年和1893-1897年间在任)是1860年至1912年间唯一的民主党总统。

镀金时期:1877-1896[编辑]

全国性的选举在1880年代时仍保持均衡态势。虽然共和党在1885年之前都牢牢控制白宫,民主党依然维持相当的竞争性。当时民主党由格罗弗·克利夫兰等人所率领、拥护商业阶层的派系所主导,他们在南方有着稳固的支持度、并且在美国中西部的农村地区也有极大影响力,同时也受到大都市里德裔和爱尔兰裔美国人的支持。他们在那段期间里也控制了众议院。在1884年的总统选举中,民主党改革派的纽约州长格罗弗·克利夫兰赢得了总统选举。他在1888年的连任选战中失利,但在1892年再度当选。克利夫兰是民主党里保守派的领导人,代表了商人、银行、以及铁路公司的利益,反对帝国主义和海外的扩张,他也拥护金本位制度,并且反对贪污、高税赋和关税。民主党保守派在1896年被威廉·詹宁斯·布莱恩所击败。

进步时期:1896-1932[编辑]

伍德罗·威尔逊(1913-1921年在任)是1896年至1932年间唯一的民主党总统。

1896年总统的选举中政治生态大为改变,开始了史称的第四党系(Fourth Party System)。以农业为主的民主党人要求开放银币自由铸造,淘汰了格罗弗·克利夫兰,并提名威廉·詹宁斯·布莱恩参选总统。布莱恩在提名大会上誓言推行金银双本位的货币制度,宣称要对抗东部的货币利益集团。但他仍在选举中惨败给共和党的威廉·麦金莱

共和党在接下来的36年里控制了28年的总统任期,支配了大多数的东北部和中西部地区、以及一半的西部地区。布莱恩在南部和大平原地区拥有稳固支持度,在1900年再次获得总统选举的提名,但又一次的输给了麦金莱、在1908年又输给威廉·霍华德·塔夫脱。民主党的保守派在1904年赢得了提名大会,但仍输给了共和党的西奥多·罗斯福。到了1908年布莱恩已经放弃了银币自由铸造和反帝国主义的主张,改支持当时主流的进步主义政策,尤其是“反托拉斯法”以及反商业垄断的法案。

趁著共和党内部的分裂,民主党在1910年控制了国会,并且在1912年和1916年提名改革派的知识份子伍德罗·威尔逊当选总统。威尔逊成功的使国会通过一系列进步主义法案,包括了将反托辣斯法系统化的克莱顿反托辣斯法(Clayton Antitrust Act),对个人的所得税、对农民的新政策、以及对铁路工人的8小时工时规定。其中最重要的是创建了联邦储备系统,建立了一个全国性的中央银行。他并且透过最高法院将童工非法化。颁布禁酒令的第十八号宪法修正案,以及确立妇女投票权的第十九号宪法修正案都是在他任内通过,不过两个修正案也是两党斡旋下的结果。威尔逊终结了关税、货币、和反托辣斯等长期以来的争议,这些政策支配了之后的40多年。

威尔逊领导美国赢得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并且签订了包括成立国际联盟在内的凡尔赛条约。但在1919年威尔逊的政治运势和他的健康都开始衰退,政治局面也开始逆转。参议院拒绝加入凡尔赛条约以及国际联盟,同时全国性的罢工潮和暴力活动也产生了不小的动乱。民主党内部也因为禁酒令而分裂为南北对峙。最后党内的分歧使得共和党在1920年、1924年、和1928年的总统选举中都获得了压倒性胜利。不过,在此时期艾·史密斯替民主党在东部的大都市区域巩固了天主教的票源支持。

新政和二战:1933-1945[编辑]

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1933-1945)是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位连任四届的总统。

经济大恐慌使得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在1932年的选战中获得压倒性的胜利。罗斯福在选战中提出了一套模糊的政见,承诺将废除禁酒令,并大肆批评赫伯特·胡佛的执政失败。罗斯福在就任不到一百天内便发起了一连串庞大的政府计划:新政。这些计划注重于平缓、恢复并改革美国的经济,亦即解除失业现象和农业的萧条、将经济的发展恢复到大恐慌前的水平、并且对体制进行改革以避免日后萧条重现。

1932年的选举使民主党在两院以及各州州长都取得了多数,1934年的选举更进一步巩固了多数派地位。1933年的一连串计划被历史学家称为“第一波新政”,第一波新政基本上代表了当时大众的普遍舆论;罗斯福试着将新政继续深入推展至商业和劳工、农民和消费者、都市以及农村。然而,到了1934年,罗斯福的政策越来越具争议性。罗斯福试着将民主党的支持根基从商业界转往农民和劳工。新政在根本上是一连串因应经济艰困时期而产生的政府管制和制度。也是在这个时期,两个古老的名词在美国被彻底改变了涵义,“自由派”和“自由主义”开始代表支持新政的立场,而这两词的古典涵义则被贴上了“保守派”和“保守主义”的标签。民主党内的保守派被新政所激怒,在艾·史密斯的领导下他们于1934年组成了美国自由联盟(American Liberty League)试图反击,但为时已晚。

在1934年控制了国会后,罗斯福继续展开了被称为“第二波新政”的立法计划。这波新政大幅增强了工会的影响力、将社会福利国有化并大幅扩张、对商业进行更多管制(尤其是交通和通信业)、并且提升对商业利润的课税。他以这些政策替民主党建立了一个新的、由不同群体组成的选民结构,称为“新政联盟”,包括了工会、少数族群(最值得注意的:天主教徒、犹太人、以及首次的—黑人)。除了1952年和1956年两次选举外,新政联盟称霸了美国政界长达数十年,直到1968年为止。

在1936年选举的压倒性胜利后,罗斯福宣布将扩张最高法院,这却与他的新政计划产生了冲突。一次激烈的冲突在民主党内爆发,罗斯福的副总统约翰·南斯·加纳起头反对他。最后国会里的共和党和保守派民主党人组成同盟,一起封杀了罗斯福接下来任内几乎所有的立法提案。由于受到党内保守派的威胁,罗斯福试图展开清党,但最后仍未成功。

从这段时期开始,新政使“自由主义”一词在美国开始代表社会福利、工会、以及对商业的管制。而那些新政的反对者—即那些重视长期经济影响、支持企业精神和低税赋、小政府的人则开始自称为“保守派”了。

杜鲁门到肯尼迪:1945-1963[编辑]

总统哈利·S·杜鲁门(1945-1953)。

罗斯福在1945年4月12日去世,哈利·S·杜鲁门接任,罗斯福所掩盖的民主党内部的冲突开始浮现。前副总统亨利·A·华莱士谴责杜鲁门是个战争贩子,批评他推行的杜鲁门主义马歇尔计划、和NATO。然而,华莱士的支持者以及党内的极左翼最后遭到驱逐,而代表工会的产业工会联合会(CIO)也在1946-1948年间被青壮派反共份子如休伯特·汉弗莱等人排挤。而共和党也大力批评杜鲁门的政策,并在1946年的选举中重新夺回国会,扭转自1932年以来的少数派地位。

许多民主党领导人也都准备要颠覆杜鲁门,但他们却没有替代的接班人选。杜鲁门也做出反击,他大胆的在7月时召集由共和党控制的国会,送出一堆他预期会对共和党议员造成大麻烦的法案审查。最后果不其然,共和党国会陷入僵局且毫无进展,杜鲁门趁机在全国批评他们“毫无用处”。接着1948年的总统选举出现了大逆转的结果,杜鲁门击败托马斯·杜威而得以连任,同时民主党也重新夺回了国会。不过,杜鲁门的许多政策,例如全民保健制度,仍然遭到国会保守派的封杀。

1952年,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将军击败了伊利诺伊州州长阿德莱·史蒂文森,替共和党重新夺回了白宫。四年之后,艾森豪威尔再次击败史蒂文森。在国会里,民主党虽然掌握多数,但在政策上被这位战争英雄的阴影所笼罩,经常必须向艾森豪威尔妥协。在1958年,由于劳工的组织得当,民主党在国会选举里得到出人意料的表现。

总统约翰·肯尼迪(1961-1963)。

参议员约翰·肯尼迪1960年美国总统选举,以极微弱差距击败副总统理查德·尼克松。虽然肯尼迪仅执政了一千天左右,他在任内仍于古巴发起猪湾入侵,并试图阻止柏林墙的建造,同时也派遣了16,000名士兵前往南越,担任越南共和国军的军事顾问,并组成美国军事援助越南司令部。他也升温了美苏之间的太空竞赛,让美国人在1969年登上月球。在古巴导弹危机后他试图缓和两国的紧绷关系。肯尼迪同时也推展民权和种族融合。肯尼迪在1963年11月22日于达拉斯遇刺身亡。副总统林登·约翰逊继任为第36任美国总统。约翰逊也是新政的坚定支持者,他击垮了国会的民主党保守派,并且通过了一连串重要的进步主义的法案,被称为“大社会”(Great Society)法案。约翰逊也成功的通过了主要的1964年民权法案,开始了美国南部的种族融合。但同时,约翰逊也升级了越战,使得民主党内部对此开始产生冲突,并且最后在1968年美国总统选举里失利。

民权运动:1963-1968[编辑]

总统林登·约翰逊签下了1964年的民权法案。

自从内战以来一直坚定支持共和党的非裔美国人1930年代开始逐渐转向支持民主党,主要是因为民主党推行的新政中的济贫措施、福利政策、以及第一夫人埃莉诺·罗斯福对于民权的支持。在许多大都市,例如芝加哥,经常有一整个原本隶属共和党的党部瞬间转变为民主党。不过在1960年代后期,新政联盟开始瓦解,由于越来越多民主党领导人表态支持民权运动,使得民主党在南方传统保守白人票源以及在北方都市天主教支持度开始崩解。在杜鲁门于1948年民主党代表大会上表态支持民权以及废除种族隔离法条后,许多南方民主党人便改投票支持决定独立参选的迪克斯民主党的南卡罗来纳州州长斯特罗姆·瑟蒙德

民主党对于民权议题的支持在林登·约翰逊总统于1964年正式签订民权法案时达到高潮,他对此发表演讲道:“我们(民主党人)已经失去南方长达一个世代了。”同时,共和党在前副总统理查·尼克松的领导下则开始实行他们的南方战略,以抵抗联邦政府侵蚀地方州权利为目标,同时诉诸于保守派及温和派南方白人的支持。

1968年对于民主党乃至整个美国都是艰困的一年。越共在一月发起的新年攻势虽然在战术上失败了,但却带给美国舆论极大的打击。参议员尤金·麦卡锡以反战为诉求在大学校园获得支持,并赢得新罕布什尔州的提名预选。出乎人意料之外的是原有意寻求连任的林登·约翰逊总统在3月31日放弃参选,接着前总统肯尼迪的弟弟罗伯·肯尼迪宣布参选。就在他于预选中一路进展顺遂时,却于洛杉矶突然遇刺身亡。当时民主党代表大会会场外便是激烈的学生反战示威,在芝加哥警察的隔离及镇压下,大会最后提名了副总统休伯特·汉弗莱参选,来自明尼苏达州的汉弗莱是一个坚定的新政支持者。同时亚拉巴马州的民主党州长乔治·华莱士决定独立参选,最后选战成为三边的竞赛。共和党的理查德·尼克松最后以些微差距获胜,但民主党仍然继续掌控国会两院。

1968年美国总统选举标志了南方的黑人和白人在政治立场上的转折点,除了德克萨斯州外的每个南方州都选择投给共和党的尼克松或脱党的华莱士。从此民主党的选票基础开始转往东北方都会区,与该党的传统历史产生戏剧性的颠倒。

转型年代:1968-1993[编辑]

总统吉米·卡特(1977-1981)。

1972年美国总统选举中,民主党提名了南达科他州参议员乔治·麦高文参选,麦高文以他鲜明的反战立场为号召,主张立即从越南撤军,并保障所有美国人的最低收入。麦高文试图对抗尼克松的政策,但却被他搭档竞选的伙伴托马斯·伊格顿(Thomas Eagleton)所拖累,在证实了伊格顿患有忧郁症且还曾接受电痉挛疗法后,民主党紧急替换候选人,但已经毁损了麦高文的公共形象。最后大选便成尼克松的压倒性胜利,麦高文仅赢得了马萨诸塞州。不过,民主党依然在国会和大多数州议院保持多数派地位。

其后的水门事件丑闻很快便摧毁了尼克松的总统任期,使民主党有了一线希望。在杰拉尔德·福特副总统于1974年8月继任后不久便无条件赦免了尼克松,使民主党得以对此大作文章,猛烈批评共和党的“腐败”,使他们在接下来几年的选举里大为得益。福特政府上场后第一次期中选举,民主党就赢得了压倒性的两院三分之二多数,使褔特被迫尽用否决权。

1976年美国总统选举,前佐治亚州州长吉米·卡特以黑马之姿出乎意料的微弱优势当选,他只以297票对240票赢得选举人票,在普选票只以2个百分比领先,他成为最后一个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可以赢得全部南方的州份。

卡特的一些政策包括了国家能源政策的确立、以及巩固政府机构,创建了两个新的政府部门—能源部和教育部。卡特试着对运输、航空、铁路、金融、通信、以及石油等产业解除管制,因此抛弃了长期以来新政对于经济的管制政策。他巩固了社会福利制度,并且指派了破纪录数量的妇女和少数族群人士担任重要的政府部门及法官职位,他也颁布了许多环境保护法案。在外交事务上,卡特的成就包括了调解赎罪日战争大卫营和约巴拿马运河条约、以及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同时与苏联进行战略武器限制谈判。除此之外,卡特任内也相当强调人权,并以此作为外交政策的主轴。

尽管这些努力,卡特最后在全国健保计划或税赋制度改革上都失败,而这些却都是他竞选时所承诺的。同时国内通货膨胀也急遽攀升。在国外,超过一年的伊朗人质危机(1979年11月4日-1981年1月20日)使得52名美国人成为人质被拘禁了444天,卡特的外交和军事手段救援也都失败了。苏联在1979年入侵阿富汗也使美国大众越感卡特的无能和脆弱,即使卡特以杯葛莫斯科奥运。在1980年美国总统选举中,卡特得以通过民主党的提名大会竞选连任,但最后在11月被共和党的罗纳德·里根压倒性击败,里根囊括了44个州的压倒性胜利,卡特仅赢得6州。同时民主党也失去了12个参议院议席,这也是自从1954年以来共和党首次夺回参议院控制权。不过,众议院仍以民主党为多数。

促成里根总统当选的原因,还包括了当时许多民主党人也开始支持保守派的政策。这批被称为“里根民主党人”(Reagan Democrats)的选民在里根任内前后仍是民主党员,他们大多数是来自东北部和中西部的白人,被里根的社会保守主义和他的强硬派外交政策所吸引。到了1984年的总统选举中,民主党推派的候选人—前副总统沃尔特·蒙代尔仍是新政的坚定支持者,最后里根总统囊括了49个州的压倒性胜利(蒙代尔仅赢得其家乡州份)。而在1988年的选举中中,来自马萨诸塞州的州长麦可·杜卡基思(Michael Dukakis)则抛弃了新政的色彩,改以公共行政专家的形象参选,但仍遭到副总统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以压倒性胜利击败。

民主党在国会依然保持多数派,尽管共和党曾在1981-1987年间控制参议院。民主党经常在许多议题上与里根产生冲突,他们反对里根资助尼加拉瓜的反政府游击队(Contras)推翻反美亲苏的丹尼尔·奥尔特加左派政府。民主党没能阻止里根对于所得税率的大幅减税,他们支持里根对军事预算的增加,但却反对里根大幅裁撤扣减社会福利计划。民主党控制的国会最终通过了大多数里根提议的减税与增加国防预算案,但却拒绝了其他的减少预算提案。结果导致里根任内联邦的预算赤字和国债飞涨到前所未见的纪录。

为了挽回连续三次的压倒性失败(1980、1984、1988),一些保守派民主党人开始试着将民主党转向中间派的立场。在保留了中间偏左的支持者的同时,也吸引了一些在各种议题上抱持温和或保守观点的选民支持,从这时开始民主党开始混杂较多元的政治观点了。

克林顿时代:1993-2001[编辑]

比尔·克林顿的总统任内(1993-2001)将民主党的意识形态转向了中间派立场。

共和党执政经过了整整12年后,在1992年,民主党终于成功当选一位总统,那就是阿肯色州州长比尔·克林顿。克林顿和卡特一样,都是来自南方的州份,使他也能成功赢得几个南方州份。经过共和党12年的执政后,克林顿总统所面对的是经济低迷,低下阶层正需要政府伸出援手。克林顿开始了自从肯尼迪以来第一次的试图平衡联邦预算,并且继续维持当时繁荣成长中的美国经济。在1994年,美国经济达到了失业率和通货膨胀率25年来最低的纪录。克林顿上任后,推动允许同性恋参军的不问不说政策,并且签下了枪械管制的布莱迪法案(Brady Bill),规定手枪贩卖必须一律等候五天,使他一直被保守派的批评;他也立法禁止了许多形式的半自动射击枪械的买卖(到2004年终止)。他的《家庭与医疗假期法案》(Family and Medical Leave Act)则涵盖了四千万的美国人口,提供劳工12周的停薪留职假期以照顾小孩或病患。他协助恢复了海地的民主制度,并且积极斡旋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冲突,主导奥斯陆协议同时达成了北爱尔兰史上第一次停火,另外也促成《达顿协议》的签订,终结了在南斯拉夫将近四年的战争和屠杀。克林顿在1996年再次当选连任,成为继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以来首次成功连任两届的民主党总统。

然而,民主党在1994年中期选举失去了他们在国会两院长达40年的多数派地位。克林顿否决了两次共和党提出的福利制度改革案,但在1996年接受了第三次的提案。而改革司法体制的《私人证券诉讼改革法》(Private Securities Litigation Reform Act)则在他行使否决权下也通过了。而自1960年代以来便逐渐失去影响力的工会,则发现他们自身对于民主党内部的影响力也逐渐衰退;尽管工会的强烈反对,克林顿依然在1993年与加拿大墨西哥签订了《北美自由贸易协议[2],1994年1月1日生效。

当民主党逐渐转向为中间派的立场,一些来自温和派或保守派背景的民主党人开始突显而出,并且也在党内取得一定的领导地位和影响力。一些自由派和进步主义者则感觉他们被民主党孤立了,并认为民主党不再关心一般人民与左翼的议题了[3]。然而,克林顿自身的丑闻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民主党的声誉,白水门事件莱文斯基丑闻等政治丑闻使共和党对克林顿穷追猛打,使克林顿成为自1868年的约翰逊总统以来第二位被弹劾的总统,但最终在民主党及温和派共和党人反对下被否决。

在野 : 2001 - 2009年[编辑]

2000年总统选举中,民主党提名了克林顿的副总统阿尔·戈尔作为候选人。戈尔与他的共和党对手—乔治·沃克·布什在许多议题上都有不同政见,但戈尔与克林顿的紧密关系招致左派的批评,包括了绿党候选人拉尔夫·纳德在内,宣称戈尔与布什并没有差别。戈尔在普选中获得的选票比布什多五十多万票,但由于选举人团制度,在佛罗利达州仅以537票落败,使布什全取25张选举人票,经过一个多月的诉讼及最高法院的判决,最终以266比271票落败。纳德在佛州取得九万七千票,使许多民主党人批评是纳德的抢票效应造成戈尔的落败。尽管戈尔失败,民主党在参议院中夺回了5个席次,使得原本与共和党的45-55的差距拉至50-50的平手状态(副总统保有一票否决权),2001年一名共和党参议员退党,加入民主党党团,民主党重新控制参议院。不过并没有维持太久,共和党再次于2002年和2004年于参议院取得多数派地位,民主党一度只剩下44席,创下1920年代以来的最低纪录。

九一一袭击事件之后,美国的政治焦点开始转向国防安全的议题。除了1个议员投反对票外,其他所有民主党和共和党议员都选择授权发动2001年入侵阿富汗。参议院和众议院的民主党领导人皆支持《美国爱国者法案》的签署以及2003年入侵伊拉克。2003年民主党在为了是否入侵伊拉克的议题上产生分歧,一些民主党人逐渐表示他们对于反恐战争的进展和正当性的担忧,也批评一些由美国爱国法所衍生的国内法案侵蚀了民权和公民自由

由于安然和其他公司的金融诈骗丑闻的影响,国会的民主党人推展一项改革监督商业会计事务的法案,希望以此避免进一步的诈骗产生。这使得两党在2002年联手通过了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民主党在2002年的选举中也支持一些经济复苏的政策。

反恐选举 : 2004年[编辑]

马萨诸塞州的参议员约翰·克里是民主党在2004年的总统候选人,现任国务卿。

2004年美国总统选举的准备工作早在2002年底便已开始进行,戈尔宣布他将不会再寻求提名。霍华德·迪安(Howard Dean)以反战的姿态参加了民主党的初选。马萨诸塞州的参议员约翰·克里也被提名,因为他被认为比迪安还要“有资格”参选[4]

由于许多美国产业的外判,美国劳工失业率逐渐增长,一些民主党人如霍华德·迪安开始改变他们对自由贸易的立场。在2004年,小布什政府迟迟无法在伊拉克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证据、美军的死伤增加、加上反恐战争的前景不明,都成为选举的热门议题。在那一年里,民主党强调对失业率的缓和、解决伊拉克危机、并且更有效的对抗恐怖主义。

在选举中,克里在普选票和选举人团上都输掉了,普选输了足足三百万票。共和党在参议院也增加了三席、众议院增加四席。这也是自从1952年来第一次,民主党在参议院的领导人竞选总统失败。民主党在路易斯安那州、新罕布什尔州、和蒙大拿州赢得州长选举,但却输掉了密苏里州的州长、以及民主党长期以来的重镇佐治亚州的议会选举。

在选举后许多分析家认为克里的竞选策略相当差劲[5][6]。包括快艇老兵寻求真相事件、反对同性婚姻等处置失当,以及克里对于伊拉克战争的矛盾态度,都是造成他失败的原因。其他原因还包括了当时稳定的就业市场、股票市场、以及繁荣的经济环境。

逆转 : 2005-[编辑]

在2004年选举之后,许多民主党人开始思考改变政党的走向,许多不同的策略也被提出。一些保守派民主党人建议应该将政党朝向更中间和右倾的路线,以夺回在两院的席次和2008年的选举;自由派则主张将政党更为左倾以成为更坚定的反对党。

这些争论也反映在2005年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主席选举上,霍华德·迪安最后胜出,迪安主张分散民主党的中央体制,并支持地方州的党部组织,即使是共和党控制的州份亦然[7]

当第109届国会开始时,民主党在参议院挑选了哈利·里德作为领导人。里德试图凝聚民主党议员在一些议题上的立场,他也阻止了共和党对于福利制度的民营化。2005年,民主党保住了他们在弗吉尼亚州和新泽西州的州长。然而,民主党却继续在一向属民主党重镇的纽约市市长选举中落败,不少民主党选民支持市长彭博,彭博曾加入民主党。

共和党的阿布拉莫夫有关的游说案丑闻爆发后,民主党把握机会以此作为2006年的竞选议题大肆炒作。小布什总统在飓风卡特里娜中的救灾进度迟缓也成为议题之一。公众对伊拉克战争的看法对共和党也有负面影响,同时许多民主党的保守派也认为布什使政府开支超出了控制,这都使小布什总统认可度持续下降。

众议院民主党领袖兰希·佩洛西,2007-2011年任众议院议长

民主党在2006年美国期中选举中于众议院取得多数派地位,并且也在参议院掌控优势,其中参议院有49名属民主党、49名属共和党、以及2名亲民主党的无党籍议员,众议员有233名属民主党,202名属共和党。这是12年来民主党第一次于众议院赢得多数派地位。民主党的胜利主要是因为中间选民改投给民主党的保守派候选人[8]。民主党在州长选举上也有所进展,在各州议会的议席也有所增加。不单使得民主党提名的加利福尼亚州的兰希·佩洛西,成为第一名女性的美国众议院议长。还利用人数的优势,使得自伊拉克撤军的提案在众议院闯关成功。

民主党支持度最高的地带原先是美国南方-亦即之前参与联盟国脱离的州份,原是民主党的铁票,但现在则已转变为在东北部(新英格兰区)、五大湖区域,加上太平洋海岸包括加利福尼亚州华盛顿州夏威夷州在内的地区。民主党在主要的大城市及工业重镇也有较高支持度,包括了纽约市洛杉矶芝加哥费城波士顿底特律旧金山达拉斯、以及华盛顿特区。最近民主党在一些南部州如弗吉尼亚州和佛罗利达州也有不错表现,尽管这些州份和共和党只有些微差距。

奥巴马时代:2009年至今[编辑]

贝拉克·奥巴马代表民主党赢得总统选举,成为美国史上首位非洲裔及左派总统。

希拉里·克林顿很早便被视为是2008年可能的民主党候选人,她于2007年1月20日宣布参选。已经参选的人还包括特拉华州参议员乔·拜登康涅狄格州参议员克里斯多夫·杜德、前阿拉斯加州参议员迈克·格拉韦尔爱荷华州州长汤姆·威尔萨克、和非裔美国人的伊利诺伊州参议员贝拉克·奥巴马。其他可能的人选包括了之前的几位总统候选人约翰·克里阿尔·戈尔,以及阿肯色州退役将军韦斯利·克拉克。最终由非裔参议员贝拉克·奥巴马获得民主党的总统提名。乔·拜登则是他的副手人选。最终2008年11月4日美国东部时间晚间11时,奥巴马当选为美国第44任总统。其后奥巴马提名希拉里出任国务卿,以平冲党内派系。

2010年美国中期选举,民主党落败,失去众议院控制权,但保持对参议院的控制权。

2012年美国总统选举,奥巴马成功连任,其后提名约翰·克里出任国务卿,接替希拉里。

议题立场[编辑]

经济议题[编辑]

最低工资

民主党支持最低工资的制度、并增加商业的管制,以协助贫穷的劳工阶级。政党领导人如兰希·佩洛西便宣称增加最低工资是民主党在第110届国会的最重要议程之一。许多在地方州发起的增加最低工资的倡议也被民主党支持,所有六个州的倡议都通过了。

再生能源和石油

民主党反对政府对石油产业的减税,主张发展一个国内的再生能源政策。许多民主党州长也注重这个议题,例如蒙大拿州州长便支持风力能源的农场和“无污染煤燃料”的计划。

医疗保健和保险制度

民主党主张一个“负担的起而高品质的保健制度”,许多民主党人要求对这个领域进行更多政府干预。许多民主党人支持一个全国的健保制度,以此解决现代医疗保健的高成本风险。在1951年,总统哈利·S·杜鲁门提议了一套全国的健保制度,不过最后不了了之。最近以来,一些民主党人如参议员泰德·肯尼迪便呼吁要建立一个“照顾所有人的医疗保险。”[9]。奥巴马在2008年上任后推动医疗改革法案,在2010年3月获美国国会通过。法案内容包括降低医疗费用;优先让儿童与失业者纳入保险;五年内全美实施电子病历;增加健康促进与疾病预防的费用;投资在临床有效性的研究,设法找到较有成本效益的治疗;改善病人安全与医疗品质。2011年1月19日,众议院在又以245票支持、189票反对的投票结果,将奥巴马的医改法案内的部分条文废除。

环保

民主党通常支持环境保护主义,并主张自然资源的保留以及严格的环保法律以对抗污染。民主党支持保留濒危的生物和环境区,提倡对土地的管理和污染源的管制。民主党所支持的议题中最具争议性的是全球暖化,尤其是民主党前副总统阿尔·戈尔,强烈主张对温室气体的严格管制。共和党在此方面则较为分歧,部分相信全球暖化理论、部分怀疑或担忧这些管制对产业的影响。

学校教育

大多数民主党人长期以来都支持一个低成本低学费、政府维持的学校教育体制(如同西欧大多数国家),并且应该开放给所有适龄美国学生,或至少要增加国家对学生的补助如奖学金或学费扣减[10][11]

社会议题[编辑]

歧视

民主党主张所有美国人民应该拥有机会上的均等,无论他们的性别、年龄、种族、性取向、宗教、职业、或原国籍。因此大多数民主党人支持实行《平权法案》政策鼓励雇用少数和弱势族群,以此改善在雇佣上的平等,不过民主党反对采用严格的雇用配额制度。民主党也支持设立法案禁止雇主以身体或精神残障为由拒绝雇用某些人。

同性婚姻和LGBT权益

民主党在同性婚姻的议题上出现分歧。大多民主党人支持同性伴侣之间的民事结合,一些人较倾向法律的婚姻,但亦有一些人则由于宗教理由或道德立场而反对同性婚姻。不过几乎所有民主党人都同意,根基于性取向的歧视是错误的。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主席霍华德·迪安曾在一些支持同性恋权利的民主党人提议下,非正式的规定民主党在2008的代表大会必须至少有5-10%是同性恋者。2012年5月9日,奥巴马成为首位公开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在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卸任后在2009年表达支持)。

生殖权利

民主党相信所有妇女都应该有取得生育控制资源的管道,并支持政府替贫穷妇女筹备避孕工具。民主党在2000和2004年的政见上,主张应该让堕胎变的“安全、合法、而少见”—亦即,避免政府干涉堕胎的抉择以使堕胎合法化,并借由对生产和避孕的认知减少堕胎的数量,并鼓励收养小孩。

民主党也反对撤销1973年时最高法院认同了堕胎权利的罗对伟德案的决议。基于隐私权性别平等的理由,许多民主党人认为妇女都应该有选择生殖与否的权利,而无需政府的干涉。他们主张每个妇女,都有权利依据自己良心判断堕胎是否道德。许多民主党人认为政府应该替贫穷妇女筹备堕胎资金和管道,并主张若妇女在生命受到威胁、受强奸后怀孕的情况下可自由选择堕胎。

不过民主党内也有反对堕胎的声音(Pro-life),一些团体如Democrats for Life,相当一部分的民主党人也在这个议题上抱持中立态度。一些人认为应该减少堕胎的发生机会、并且至少应使堕胎变得合法。参议员希拉里·克林顿在2005年初便曾说她认为反对堕胎的人士应该寻找一个争议的“共通点”来避免不必要的怀孕和堕胎产生[12]

干细胞研究

几乎所有民主党人都支持干细胞研究,约翰·克里还支持在“最严厉的伦理尺度下”由联邦政府筹资主导干细胞研究。他解释道“我们不会放过任何可以拯救生命并减少人类受苦的机会。”[13]

外交议题[编辑]

入侵阿富汗

在2001年,参议院和众议院的民主党人几乎毫无异议的投票授权对于阿富汗的入侵以对抗那些“应替最近美国遭受的恐怖攻击负起责任的人”,支持由北约主导这场侵略。

伊拉克战争

在2002年,民主党的参议员在是否要授权入侵伊拉克的的议题上产生分歧,而大多数众议院的民主党议员则选择投下反对票。自从那时以来,许多民主党人表示他们后悔支持了授权入侵,例如参议员约翰·爱德华兹便称这场入侵是一个错误。除了民意代表外,民主党内也有许多对伊拉克战争最突出的批评者。

单边政策

民主党通常反对单边主义的政策,认为即使美国遭受国防安全上的威胁时,也不该应该在没有其他国家支持的情况下发动战争。他们认为美国应该在外交舞台上拥有稳固联盟和广泛的国际支持时才采取行动,这在约翰·克里2004年总统选战的外交政策上成为主要议题,他并谴责单边政策是造成美国于伊拉克失败的原因。

整体来说,现代的民主党通常较倾向国际关系理论里的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而非现实主义,虽然现实主义理论也对民主党有部分影响力。

法律议题[编辑]

逼供

民主党反对美军以刑讯逼供方式审讯逮捕的囚犯,并且反对将军事囚犯归类为“非法战斗人员”(Unlawful combatant),认为他们也该享有日内瓦公约赋予的权利。民主党认为逼供是违反人道的,并且会减少美国在国际上的道德正当性,而且也会产生其他不良影响。

美国爱国法

除了来自威斯康星州的拉斯·费恩戈尔德(Russ Feingold)外,所有民主党的参议员都投票支持了最初的《美国爱国者法案》。而在舆论开始关心法案对于“隐私的侵犯”以及公民自由的限制后,民主党在2006年是否延续法案的投票上产生分歧。大多数民主党参议员依然选择延续法案,不过大多数民主党的众议员则投票反对之。

隐私权

民主党主张个人应该有隐私的权利,并且通常会支持那些限制美国执法和情报单位监视美国公民的法案。一些民主党人则支持消费者保护法,限制商业公司能取得的消费者个人资料。

大多数民主党人认为政府不该管制(成人之间的)经过双方同意的、非商业的性行为,认为那是个人隐私的事务。

犯罪和枪械管制

民主党经常聚焦于预防犯罪的议题上,认为防止犯罪能够节省纳税人的税金,减少在监狱、警察、医疗开销等不必要的成本。他们主张改进社区的治安、并增加更多巡逻的警察来达成这个目标。民主党在2000和2004年提出的政策中指出对于帮派和贩毒的打击作为预防犯罪的方法。民主党的政策也提出了避免家庭暴力的议题,主张严格惩罚犯罪者并保护受害者。

为了减少犯罪和谋杀,民主党提出对于枪械的各种管制,尤其是1968年的枪械控制法案、1993年的布莱迪法案(Brady Bill)、1994年的犯罪控制法案。不过许多民主党人,尤其是来自农村、南部和西部的民主党人则反对枪械的管制,并且认为民主党在2000年总统选举的失败便是因为在这个议题上失去了农村地区的支持,全国步枪协会一直反对任何枪械的管制[14]。因此在2004年的选举中,民主党提出的政见上唯一指名支持枪械管制的,只有要求对1994年攻击武器禁令的延期。

目前的派系[编辑]

保守派民主党人(蓝狗联盟)[编辑]

民主党内也有一些保守派存在,大多是来自中西部和南部州。从1980年代开始,随着共和党逐渐夺回南部地区的支持,这些保守派民主党人的数量开始于党内减少。在联邦众议院里,他们组成了一个称为蓝狗联盟(Blue Dog Coalition)的组织,结合经济和社会保守主义的民主党人;他们大多来自南部地区,通常比其他民主党人更容易和共和党妥协。他们在过去曾经组成团结的投票联盟,并曾拥有超过四十位联邦众议员的实力,使之一度有能力左右立法结果。

2006年美国期中选举替蓝狗民主党人增添了几个新成员[15]

近来,“反堕胎”的民主党团体和候选人有增加的趋势。其中有一些候选人反堕胎是出自他们当地州的民意。民主党最大的反堕胎团体是“Democrats for Life”。而其它受保守派民主党人关心的议题包括:人民拥有枪支的权利、保守的同性恋政策和低税负等。

2010年美国中期选举,共和党在联邦众议院选举大获全胜,中西部和南部的保守派民主党人纷纷中箭落马(因为选民结构本来就倾向保守,期中选举大环境又对更保守的共和党有利),使得“蓝狗联盟”成员锐减、力量大幅削弱[16]

目前最为突出的保守派民主党国会议员包括北卡罗来纳州联邦众议员希斯·舒勒(Heath Shuler)、内布拉斯加州联邦参议员班·纳尔逊(Ben Nelson)和路易斯安那州联邦参议员玛丽·兰德鲁(Mary Landrieu)等人。

中间派民主党人(新民主党人)[编辑]

虽然中间派民主党人在各种议题上立场有所不同,但他们通常支持“混合式”的政治观点。与其他派系相较,中间派通常支持使用强硬的军事行动和力量,包括伊拉克战争(惟派系成员对此役立场高度分歧),这与。此外,中间派也更愿意削减福利支出、支持社会安全网络的“改革”,以及“减税”政策(财政保守主义)。中间派主张他们的立场与大多数美国人相符合。由于他们比自由派更乐意支持共和党的政策,并接受大企业的资金援助,进步派民主党人(左派)将这些所谓“新民主党人”讥笑为“共和党清淡版”(Republican Lite),与共和党并无分别。

民主党最具影响力的派系之一就是民主党领袖委员会(Democratic Leadership Council, DLC),这个组织支持民主党的中间派立场。组织成员通常也将自身称为“新民主党人”。由于1984年前副总统沃尔特·蒙代尔在对抗共和党里根的总统大选中惨败,一些民主党人成立了“民主党领袖委员会”以改革民主党的政策,希望借此夺回白宫。DLC大力支持总统比尔·克林顿,认为他反映出了第三种道路的可行性和成功。许多进步派民主党人认为DLC应该替民主党在1994年和2002年国会选举中的失败负起责任。DLC对于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并没有正式的控制。前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霍华德·迪安是1992年来第一个与DLC没有正式关联的党主席。然而许多评论家认为DLC仍然是一个有极大影响力的派系,因为他们确保了民主党候选人和其政见不会影响商界利益。

与DLC有密切关联的民主党政治人物包括了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前任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前副总统阿尔·戈尔、前弗吉尼亚州州长马克·沃纳等。而前科罗拉多州联邦参议员、前内政部长肯·萨拉查也称自己为中间温和派民主党人。

值得一提的是,台裔联邦众议员吴振伟俄勒冈州,已卸任)便是“新民主党人联盟”(New Democrat Coalition)成员之一,他于2010年期中选举之后的党团干部遴选中,曾经一度与党内保守派结合不支持属进步自由派的前众议院议长南茜·佩洛西继续担任众议院少数党领袖,惟后来正式选举还是票投佩洛西。此外,前联邦商务部长、前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亦被视为中间温和派,主要因为其于华盛顿州州长任内接受共和党主张之保守财政政策,包括“不开征新税种”和“削减州府开支”等,同时他也被认为是民主党内亲商界代表人物。2008年民主党总统初选时,骆氏列名“希拉里·克林顿华盛顿州竞选总部”共同主席。

自由派民主党人[编辑]

自由派民主党人属于党内中间偏左的派系。虽然他们在比尔·克林顿等中间派势力崛起后影响力逐渐萎缩,惟此前他们一度主导了民主党长达数十年,是该党主流派系。与其它保守派和中间温和派相较,自由派民主党人通常支持新政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并反对好战的国防、外交政策,同时他们也以支持“开放”的社会政策著称。自由派民主党人也常与更左的“进步派民主党人”重叠。例如2009年于加州补选上的华裔联邦众议员赵美心(Judy Chu)属于自由派(Liberal),但同时身兼“进步派国会小组”成员。

自奥巴马就任总统后,自由派回到民主党的主流(克林顿时期,温和派力量较大),特别是以民主党众议院领导人南希·佩洛西为首的国会议员,全力支持包括“健保改革”、“移民改革”等自由派议案,与共和党关系恶劣。而于2009年病故的马萨诸塞州联邦参议员泰德·肯尼迪,生前一直被认为是突出的自由派民主党人,享有“自由派雄狮”之称。此外,台裔纽约联邦众议员孟昭文(Grace Meng)及台裔加州主计长江俊辉(John Chiang)皆属自由派。

进步派民主党人[编辑]

许多进步派民主党人都是源自1960年代反越战运动下所浮现的新左派,例如当时竞选总统的乔治·麦高文;其他人还包括前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佛蒙特州州长迪安。进步主义的民主党候选人在大都会地区拥有高支持度,同时也受到非裔美国人的广泛支持。进步派民主党人的共同主张包括了反对伊拉克战争、反对经济和社会保守主义、反对商业公司和财团对政府的影响、支持公办全民健保制度、发起大规模的政府公共建设等。与其他民主党派系相较,进步派民主党人最左倾,对于共和党也最具敌意,并且主张激进的社会和经济改革政策。台裔纽约市主计长刘醇逸于2013年竞选民主党纽约市长初选时,被传媒认为是为数众多角逐者中,最进步派立场(Progressive)的候选人之一。

进步派国会小组(Congressional Progressive Caucus, CPC)是进步主义民主党人在美国国会的组织。它是民主党在联邦众议院里最大的派系,虽然目前它还没有参议院的成员。加州选出的华裔联邦众议员赵美心便属此小组一员。CPC拥护全民健保制度、激进的公平贸易协议、最低生活收入法案、所有劳工组织工会,并发起罢工集体谈判权利、撤销美国爱国法的许多条文、在联邦政府成立一个“和平部门”(Department of Peace)、同性婚姻合法化、严格的选举筹款改革法案、彻底自伊拉克撤军、打击企业犯罪和企业利益、对于那些他们认为“富有”的人增加所得税率、对那些他们认为“贫穷”的人减少税率;并且全面增加联邦政府的福利制度开销和规模。

“民主美国”(Democracy for America, DFA)也是支持进步主义候选人的政治组织,它是由前民主党主席迪安于参与总统提名竞选时所创立的;目前DFA的主席是霍华德·迪安的弟弟詹姆士·迪安(James H. Dean)。DFA反对美国政治光谱上的极右翼,并且宣称要“从底部做起”改造民主党。“美国进步派民主党人”(Progressive Democrats of America)则是另一个在民主党内抱持进步主义理念的派系,它是由俄亥俄州联邦众议员丹尼斯·库钦奇(Dennis Kucinich)于2004年争取总统提名时创立的,这个组织被认为是进步主义色彩最浓厚的之一,但它对民主党的整体影响力并不大。

目前最突出的进步派民主党人属佛蒙特州联邦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名义上为无党籍,惟实际上加入民主党团运作),他是美国联邦层级政治人物中著名的左派,他不愿人称他“自由派”,坚持他必须被称作“进步派”。

工会[编辑]

自从1930年代以来,工会成为民主党最重要的联盟之一。工会提供了大量的资金、基层的政治组织、以及投票支持民主党的劳工。美国工会在私营经济部分里的成员数量于过去五十年内已从35%下降至8%,但它在一些工业州仍占有一定影响力。在21世纪仍然相当重要的工会包括了政府雇员的工会,例如教师、警察、护士、和狱警,同时也包括一些服务业的劳工,例如饭店业和保全业。

这些传统的产业工会通常更支持贸易保护主义、集体谈判、以及健康保险的制度,曾经极力反对1994年生效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与工会有关联的突出政治人物包括了俄亥俄州参议员拜伦·多根(Byron Dorgan)、南达科他州众议员谢罗德·布朗(Sherrod Brown),前党主席霍华德·迪安也与工会有所牵连。大多数这个派系的成员也都与进步主义派系紧密连结。

自由意志主义民主党人[编辑]

公民自由意志主义者也经常支持民主党,因为认为民主党在一些议题如民权政教分离上的立场比共和党要来的理想,也可能是因为认为民主党在经济议题上比自由党更符合他们的理念。他们反对枪械管制、毒品管制、贸易保护主义、财团补贴、政府借贷,以及外交政策上的干涉主义。民主党自由会议(Democratic Freedom Caucus)便是代表这个派系的组织。

当前组织和架构[编辑]

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 DNC)负责组织协调民主党的竞选活动。虽然DNC也负责监督民主党政见编撰的过程,但它主要还是聚焦于竞选活动和组织策略,而非整体的公共政策。在总统选举上它负责主导全国代表大会的进行过程,包括了初选阶段、募款、民调测验、并协调竞选策略。在选出提名人之后,依据选举募款法条,超过一定金额的竞选募款活动就只能在政党的架构内进行了[17]

全国委员会的主席(目前是霍华德·迪安)则是每隔四年由委员会成员选出[18]。而当现任总统是民主党籍时,委员会的成员通常会支持总统挑选的候选人担任主席。霍华德·迪安在2005年初击败众多对手当选为党主席,他主张民主党不该只聚焦于那些支持度与共和党差距相近的“摇摆州”,而提出了所谓的“五十州战略”。他的目标是要让民主党在每个州、每个层次的选战上都获得胜利,在全国的每个选区都有健全的党部组织[19]

依据民主党党章的规定,其实全国代表大会才是民主党的最高权威,而非全国委员会,全国委员会只是负责组织平常的政党活动[18]。全国委员会是由每个州的民主党党部的代表所组成,总计两百名的代表席次则依据每个州的人口所划分,而代表通常是由各州的初选或当地党部所选出,一些被选出的代表也会担任其他职位,有些也是民主党在各地的众议员。

民主党国会竞选委员会(Democratic Congressional Campaign Committee, DCCC)负责协助各地的众议院选举,它在2005-2006年的选举中就募集了超过$7千万的资金;当前DCCC的主席是伊利诺伊州众议员拉姆·伊曼纽尔。另外也有民主党参议院竞选委员会(Democratic Senatorial Campaign Committee),同样也在参议院选举中替各地候选人募集大量资金,目前担任主席的是纽约的参议员查克·舒默

其他规模较小的募款组织包括了负责地方州议会选举的团体—民主党议会竞选委员会。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旗下也有两个年轻人的组织:民主党青年部(Young Democrats of America)和学院民主党人(College Democrats)。

每个州都拥有独立的党部,由选出的委员会成员组成(通常是被选出的官员以及主要选区的众议员),并且由他们选出党部的主席。而县、镇、市和选区的委员会通常是由当地层次选出的人员组成,州和地方的委员会通常依据他们的管辖权协调竞选活动,监督地方的大表大会或是初选和干部会议,有时也会依据当地州的法律规定提名候选人。虽然它们通常很少取得募款资金,在2005年时党主席迪安开始了一个新计划,以全国委员会的资金协助这些地方州的党部,并且雇用全职的党部员工。迪安对于参议院和众议院竞选委员会不断要求集中资金投注于选情逼近的州感到相当不满,因此决定将所有资金平均的分配给各州,而无论它们的选情好坏[20]

标志和名称[编辑]

托马斯·纳斯特所绘的“一只活驴踢一只死狮”。

在1790年代,联邦党故意使用“民主党”和“民主党人”这一词来羞辱杰斐逊党人。不过,到了1830年代时这一词已经从贬抑词逐渐转变为该党的名称,该党开始正式自称为“美国民主党”了。到了19世纪末时,“民主党人”也成为了该党的简称。

驴子是民主党最普遍的标志,虽然民主党从来没有正式采用过它[21]。这一标志的由来并不明确,对此还有好几种解释的理论。依据第一种理论,驴子这一标志来自竞争激烈、双方互揭疮疤的1828年总统选战,安德鲁·杰克逊的对手布置了一出戏剧,将杰克逊(Jackson)描绘为公驴(jackass)以挖苦他,并将他称为“安德鲁·公驴”,然而杰克逊却欣然的接受了这一昵称。

民主党标志(至2010年10月)

而第二种理论则宣称在1870年1月15日,一幅由托马斯·纳斯特(Thomas Nast)画的政治漫画出现在《哈泼斯》周刊上,标题为“一只活驴踢一只死狮”(A Live Jackass Kicking a Dead Lion)第一次把民主党标志为“驴”。从此驴便成为民主党的标志,而象则成为共和党的标志。

《幸福的日子又来了》(Happy Days Are Here Again)则是民主党的非正式党歌。这首歌是在富兰克林·罗斯福于1932年于民主党代表大会上被提名总统候选人时播放的歌曲,直到今天依然是民主党非正式的代表歌曲。

民主党也常将党举行的各式募款庆祝活动日取名为杰斐逊-杰克逊日(Jefferson-Jackson Day),以此纪念民主党最引以为傲的两名早期总统—安德鲁·杰克逊托马斯·杰斐逊

虽然美国的两大党(以及其他小政党)都习惯以美国国旗传统的红、白、蓝三色作为作为它们的宣传和代表颜色,自从2000年以来蓝色已经成为民主党的代表颜色,而红色则成为共和党的代表色。2000年的选举日也是历史上第一次,所有主要的电视新闻频道都在选举结果图示上以蓝红两色区分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得票,自从那时以来蓝红的区分也被主流媒体广泛采用了。蓝色也被民主党的支持者和民主党本身所采用,在2006年期中选举里也将选举计划命名为“红变蓝计划”。

在美国,“Democratic”和“Democrat”也成为民主党和其候选人的简称。自从1920年代以来,一些共和党人故意强调“Democrat Party”这个完整称呼,以讽刺民主党在实际上“不民主”,也因此许多民主党人倾向于避免这个全称。

在美国时间2010年10月29日,民主党宣布改用以1个D字为主的党徽,一改之前公驴的形象。

历届总统选战[编辑]

[1] 辞职
[2] 于任内被刺杀
[3] 死于任内
年次 结果 候选人 总统
总统 副总统 # 任期
1828 成功 安德鲁·杰克逊 约翰·C·卡尔霍恩[1] 第7任 1829–1837
1832 成功 马丁·范布伦
1836 成功 马丁·范布伦 理查德·门特·约翰逊 第8任 1837–1841
1840 失败
1844 成功 詹姆斯·诺克斯·波尔克 乔治·M·达拉斯 第11任 1845–1849
1848 失败 刘易斯·卡斯 威廉·奥兰多·巴特勒
1852 成功 福兰克林·皮尔斯 威廉·鲁弗斯·德韦恩·金[2] 第14任 1853–1857
1856 成功 詹姆斯·布坎南 约翰·C·布雷肯里奇 第15任 1857–1861
1860 失败 斯蒂芬·阿诺·道格拉斯(北方) 赫谢尔·维斯帕西安·约翰逊
失败 约翰·布雷肯里奇 | 约翰·C·布雷肯里奇(南方) 约瑟夫·莱恩
1864 失败 乔治·麦克莱伦 乔治·亨特·彭德尔顿
安德鲁·约翰逊 第17任 1865–1869
1868 失败 霍雷肖·西摩 弗朗西斯·普雷斯顿·布莱尔
1872 失败 霍勒斯·格里利 本杰明·格拉茨·布朗
1876 失败 塞缪尔·琼斯·蒂尔顿 托马斯·安德鲁·亨德里克斯
1880 失败 温菲尔德·斯科特·汉考克 威廉·海顿·英格利希
1884 成功 格罗弗·克利夫兰 托马斯·安德鲁·亨德里克斯[2] 第22任 1885–1889
1888 失败 艾伦·格兰伯里·瑟曼
1892 成功 阿德莱·尤因·史蒂文森 第24任 1893–1897
1896 失败 威廉·詹宁斯·布莱恩 亚瑟·休厄尔
1900 失败 阿德莱·尤因·史蒂文森
1904 失败 奥尔顿·布鲁克斯·帕克 亨利·加萨韦·戴维斯
1908 失败 威廉·詹宁斯·布莱恩 约翰·沃斯·克恩
1912 成功 伍德罗·威尔逊 托马斯·R·马歇尔 第28任 1913–1921
1916 成功
1920 失败 詹姆斯·米德尔顿·考克斯 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
1924 失败 约翰·威廉·戴维斯 查尔斯·W·布赖恩
1928 失败 艾尔弗雷德·E·史密斯 约瑟夫·泰勒·鲁滨逊
1932 成功 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3] 约翰·南斯·加纳 第32任 1933–1945
1936 成功
1940 成功 亨利·A·华莱士
1944 成功 哈利·S·杜鲁门
哈利·S·杜鲁门 第33任 1945–1953
1948 成功 阿尔本·W·巴克利
1952 失败 阿德莱·史蒂文森 约翰·斯帕克曼
1956 失败 埃斯蒂斯·基福弗
1960 成功 约翰·肯尼迪[2] 林登·约翰逊 第35任 1961–1963
林登·约翰逊 第36任 1963–1969
1964 成功 休伯特·汉弗莱
1968 失败 休伯特·汉弗莱 埃德蒙·马斯基
1972 失败 乔治·麦戈文 萨金特·施里弗
1976 成功 吉米·卡特 沃尔特·蒙代尔 第39任 1977–1981
1980 失败
1984 失败 沃尔特·蒙代尔 杰罗丁·费拉罗
1988 失败 麦可·杜卡基思 劳埃德·本特森
1992 成功 比尔·克林顿 艾伯特·戈尔 第42任 1993–2001
1996 成功
2000 失败 艾伯特·戈尔 乔·李伯曼
2004 失败 约翰·克里 约翰·爱德华兹
2008 成功 贝拉克·奥巴马 乔·拜登 第44任 2009–
2012 成功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Summary Of The Proceedings Of A Convention Of Republican Delegates, From The Several States In The Union, For The Purpose of Nominating A Candidate For The Office Of Vice-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Held At Baltimore, In The State Of Maryland, May, 1832. Albany: Packard and Van Benthuysen. 
  2. ^ Kilborn, Peter T. THE FREE TRADE ACCORD: Labor; Unions Vow to Punish Pact's Backers. The New York Times. 1993-11-19 [2006-11-17]. 
  3. ^ Moore, Michael (2002). Stupid White Men ...and Other Sorry Excuses for the State of the Nation!. Chapter 10. Regan Books. ISBN 0-06-039245-2.
  4. ^ Mahajan, Rahul. Kerry vs. Dean; New Hampshire vs. Iraq. Common Dreams NewsCenter]. 2004-01-28 [2006-10-12]. 
  5. ^ Thomas, Evan, Clift, Eleanor, and Staff of Newsweek (2005).Election 2004: How Bush Won and What You Can Expect in the Future. PublicAffairs. ISBN 1-58648-293-9.
  6. ^ Kelly, Jack. Kerry's Fall From Grace. Pittsburgh Post-Gazette. 2004-09-05 [2006-10-10].  See also: Last, Jonathan V. Saving John Kerry. The Weekly Standard. 2004-11-12 [2006-10-10]. 
  7. ^ Interview with Howard Dean, This Week, 2005-01-23. American Broadcasting Company (ABC). Retrieved on 2006-10-11.
  8. ^ Hook, Janet. A right kind of Democrat. Los Angeles Times. 2006-10-26 [2006-11-10].  See also: Dewan, Shaila; Kornblut, Anne E. In Key House Races, Democrats Run to the Right. The New York Times. 2006-10-30 [2006-11-10]. 
  9. ^ Medicare for All. [2006-10-29].  See also: TedKennedy.com
  10. ^ Clinton Joins Key Senate Democrats to Release Report on "The College Cost Crunch". clinton.senate.gov. 2006-06-28 [2006-11-25]. 
  11. ^ Economic Prosperity and Educational Excellence. Retrieved on 2006-11-25.
  12. ^ Healy, Patrick D. Clinton Seeking Shared Ground Over Abortions. The New York Times. 2005-01-25 [2006-10-11]. 
  13. ^ The 2004 Democratic National Platform for America. [2006-10-12].  HTML format.
  14. ^ Abramsky, Sasha. Democrat Killer?. The Nation. 2005-04-18 [2006-10-10]. 
  15. ^ Reiss, Cory. House Blue Dogs ready to hunt. The Star-News. 2006-11-16 [2006-11-18]. 
  16. ^ Blue Dogs Shaved in Half. Fox News. 2010-11-03 [2011-04-04]. 
  17. ^ Public Funding of Presidential Elections. 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 2005-February-02 [2006-10-29]. 
  18. ^ 18.0 18.1 The Charter & Bylaws of the Democratic Party of the United States. [2006-10-10]. 
  19. ^ O'Donell, Shawn M., Badurina, Drucilla (2005). Rebuilding The Democratic Party From The Grassroots: The Ultimate Guidebook For Democrats. iUniverse, Inc.. ISBN 0-595-35620-6. See also: Mann, Thomas E., Ortiz, Daniel R., Potter, Trevor, Corrado, Anthony (2005). The New Campaign Finance Sourcebook.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ISBN 0-8157-0005-9.
  20. ^ Edsall, Thomas B. Democrats Are Fractured Over Strategy, Funds. The Washington Post. 2006-05-11 [2006-10-10]. 
  21. ^ History of the Democratic Donkey. Retrieved on 2006-11-15.

书目[编辑]

  • Finkelman, Paul and Peter Wallenstein, eds. Encyclopedia of American Political History (2001)
  • Jensen, Richard. Grass Roots Politics: Parties, Issues, and Voters, 1854-1983 (1983)
  • Kleppner, Paul et al. The Evolution of American Electoral Systems (1983), advanced scholarly essays.
  • Rutland, Robert Allen. The Democrats: From Jefferson to Clinton (1995). short popular history
  • Schlesinger, Arthur Meier, Jr. ed. History of American Presidential Elections, 1789-2000 (various multivolume editions, latest is 2001). For each election includes good scholarly history and selection of primary document. Essays on the most important election are reprinted in Schlesinger, The Coming to Power: Critical Presidential Elections in American History (1972)
  • Schlisinger, Galbraith. Of the People: The 200 Year History of the Democratic Party (1992) popular essays by scholars.
  • Taylor, Jeff. Where Did the Party Go?: William Jennings Bryan, Hubert Humphrey, and the Jeffersonian Legacy (2006), for history and ideology of the party.
  • Witcover, Jules. Party of the People: A History of the Democrats (2003), 900 page popular history
  • Barone, Michael, and Grant Ujifusa, The Almanac of American Politics 2006: The Senators, the Representatives and the Governors: Their Records and Election Results, Their States and Districts (2005) covers all the live politicians with amazing detail.
  • Dark, Taylor, The Unions and the Democrats: An Enduring Alliance (2001)
  • Patterson, James T. Restless Giant: The United States from Watergate to Bush vs. Gore (2005) well balanced scholarly synthesis.
  • Sabato, Larry J. Divided States of America: The Slash and Burn Politics of the 2004 Presidential Election (2005), scholarly study.
  • Sabato, Larry J. and Bruce Larson. The Party's Just Begun: Shaping Political Parties for America's Future (2001) scholarly textbook.
  • Blum, John Morton. The Progressive Presidents: Roosevelt, Wilson, Roosevelt, Johnson (1980)
  • Fraser, Steve and Gary Gerstle, eds. 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New Deal Order, 1930-1980 (1990)
  • Kleppner, Paul. The Third Electoral System 1853-1892: Parties, Voters, and Political Cultures (1979), major study of voting patterns in every state
  • Ladd Jr., Everett Carll with Charles D. Hadley. Transformations of the American Party System: Political Coalitions from the New Deal to the 1970s 2nd ed. (1978).
  • Lawrence, David G. The Collapse of the Democratic Presidential Majority: Realignment, Dealignment, and Electoral Change from Franklin Roosevelt to Bill Clinton (1996)
  • Milkis, Sidney M. and Jerome M. Mileur, eds. The New Deal and the Triumph of Liberalism (2002)
  • Milkis, Sidney M. The President and the Parties: The Transformation of the American Party System Since the New Deal (1993)
  • Nichols, Roy Franklin. The Democratic Machine, 1850-1854 (1923)
  • Remini, Robert V. Martin Van Buren and the Making of the Democratic Party (1959)
  • Silbey, Joel H. The American Political Nation, 1838-1893 (1991)
  • Sundquist, James L. Dynamics of the Party System: Alignment and Realignment of Political Parties in the United States (1983)

外部链接[编辑]

官方[编辑]

非官方[编辑]

参见[编辑]


美国政党(美国政党列表
主要政党:
民主党 共和党
第三政党:
自由党 绿党 宪法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