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民间记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TVBS2016民间记者证

民间记者,台湾称公民记者,是指不属于传统传媒体系以外的新闻工作者,包含已脱离一般传媒机构、以独立身份对事件做出报导的人,或者对新闻工作有兴趣的业余人士。这个风气沿自部落格和民间独立媒体的盛行。虽然民间记者以“记者”为名,但由于自身或所属团体大多自外于原本的传媒产业,且不一定拥有新闻相关的专业素养,因此并不完全能融入于传媒产业的从业人员当中,例如较不容易取得记者证

定义[编辑]

一般市民可以在自己的部落格中撰写独立于主流传媒的报导,同时,网上的独立媒体亦会鼓励市民成为民间记者,以报导形式介入社会诸多议题。民间记者采访的动力来自自己的生活,兴趣和对社会的关怀,不计报酬,是一种自我的实践,并透过采访进入他人的生活处境,了解别人的状况和思想。所以民间记者的新闻所触及的议题多种多样,写作时亦不会扮客观中立,而是带有感性和主观的色彩。

只需要申请一块部落格,或者到独立媒体的网站加入作民间记者,就可以写民间报导。民间记者可以写一些贴近自己生活的题材,例如当学生的写师生关系、教育制度问题、教育新闻;当社工的写社会福利政策,或社工所面对的问题,采访周遭的人。

世界上,有些独立媒体会为一些在民间记者栏内比较有经验和活跃的民间记者发出证件,但未必每个独立媒体都会这想做。

民间记者未经专业培训[编辑]

很多民间记者并无经过训练,虽然有声音认为每个人都自发留意身边事件,将之记录并报导就能以不同角度还原新闻现场实况;但身为记者,采访技巧、新闻操守等都是必须拥有的。香港记者协会主席张炳玲梁文道曾在香港有线电视节目《香港刺针》中表示不赞同民间记者理念,指记者的工作是有专业性及客观性,而市民以民间记者身份报道会容易渗入“情绪”[1];若有民间记者参与社会运动并作出报道,在已有既定立场的情况下,观点或会存在偏见和不全面。

适法性[编辑]

在台湾,第689号释宪中说明到“新闻自由所保障之新闻采访自由并非仅保障隶属于新闻机构之新闻记者之采访行为,亦保障一般人为提供具新闻价值之资讯于众,或为促进公共事务讨论以监督政府,而从事之新闻采访行为。”,被认为是确立了民间记者的采访权[2]

民间记者的操守[编辑]

民间记者没有固定的操守,但有一些条文可以作参考的指引。

  • 尽量中立客观,世上没有绝对中立的传媒,传媒会或多或少受到意识形态以及经济利益的影响。但尽量中立可以使得读者更加全面真实地了解事件发生的全貌。
  • 报道性的文章要尊重事实,作者要为自己的言论负责(道德和法律上)。
  • 着重文章资讯的透明度,清楚交代自己在所报道事件中的角色或位置,例如一场游行里的参与者,或游行时在商店里的旁观者。引用或参考自别的资料时,尽量保留原出处的连结或资料。
  • 不得发表和散播歧视性的言论,包括种族、性别、婚姻状况和性取向等。
  • 不能进行没有根据和侮辱性的人身攻击。
  • 文章不应作涉及商业性和政治人物的宣传,不能以报导和文章谋进私利。
  • 鼓励民间记者采用 Creative Commons 的版权操作,欢迎非商业的转载。

在台湾,由公共电视所成立的“People Post公民新闻平台”,则订出了共15项的“民间记者自律公约及新闻伦理”。

关于民间记者的报道争议[编辑]

情绪掩盖真相[编辑]

大多数民间记者的观点、角度和视野都较为单一,也有可能因为同情被访者而让情绪掩盖真相。

2005年12月17日,世界贸易组织第六次部长级会议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行,反对世界贸易经济全球化韩国农民于附近游行并与警方产生冲突。《香港苹果日报》记者雷子乐报道,有民间记者曾致电报馆,称韩国农民是受阻于警察才离开示威区转往会展;民间记者所说与事实不符,且有美化韩国农民形象之嫌[3]。而《香港独立媒体》主编叶荫聪承认曾致电报馆说出所见,后来才知道韩国示威者曾经冲击警察防线;但叶事后并无在《香港独立媒体》补充当时的实际情况,叶解释称民间记者报道的平台是要让不同角度的所见所闻得以曝光。[4]

抹黑他人的不实报道[编辑]

亦有民间记者为求支持社运人士,肆意抹黑公职人员并作出不实报道。

2011年1月,香港社运人士朱凯迪联同“菜园村关注组”到港深广高速铁路菜园村工地阻止工程开始,朱凯迪试图从后围抱拉扯一地盘工人,该工人尝试摆脱挣扎,最后朱跌倒地上;及后,《香港独立媒体》出现多篇相关文章,编辑黄俊邦更以“港铁摔角手实为港铁柔道手”为题发表文章,并请来“柔道教练”拍摄视频节目指“地盘工人以柔道招式处理示威者”[5],甚至以比赛旁述形式再冠以种种柔道招式名称解说朱凯迪的“受袭经过”;作者和编辑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强指工人是“港铁柔道手”,诬蔑工人是使出“柔道招式”对朱使用暴力。网民认为,朱凯迪当时本来就想以暴力阻止工程,只是自己体力不继才被摔倒,指控工人让其受伤之说不能成立。亦有网民对《香港独立媒体》以扣帽子手法抹黑工人表示反感,更有网民因指摘个别编辑没有操守和道德而遭禁言停户。[5]

参见[编辑]

参考[编辑]

  • 叶荫聪:《小媒体.大事件》,香港:进一步多媒体,2007。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