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精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汪兆銘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汪兆铭
Wang Jingwei.png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Nanjing (Peace, Anti-Communism, National Construction).svg 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主席兼行政院院长
(汪兆铭政权-南京国民政府)
任期
1940年3月20日-1944年11月10日
继任 陈公博
任期
1932年1月29日-1935年12月15日
前任 孙科
继任 蒋中正
任期
1925年7月1日-1926年3月23日
个人资料
出生 1883年5月6日(1883-05-06)
 大清广东三水
逝世 1944年11月10日 (61岁)
 日本名古屋
安葬地点 梅花山(后被炸毁)
国籍  中华民国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Nanjing (Peace, Anti-Communism, National Construction).svg 中华民国国民政府(汪兆铭政权)
政党 中国国民党 中国国民党
配偶 陈璧君
母校 日本法政大学
职业 广东省教育会长、广东政府顾问、武汉国民政府主席、中华民国国民政府(汪兆铭政权)主席兼行政院院长

汪兆铭(1883年5月4日-1944年11月10日),季新精卫历史多沿用笔名称其“汪精卫”,中国近代政治人物,诗人,祖籍浙江山阴(今绍兴县),生于广东三水(现属佛山市)。

青年时代加入革命组织,成为孙文助手。1910年,因谋刺清朝摄政王载沣失败而下狱问死。后在肃亲王善耆斡旋下,改判终身监禁;翌年辛亥革命成功后获释。曾立志革命成功后,发誓不当官员议员,偕妻陈璧君法国留学,不久应孙文之召,返国讨并参与护法。1921年,孙文在广州就任非常大总统,汪任广东省教育会长、广东政府顾问。曾任武汉国民政府主席。汪在革命党内地位崇高,历任国民政府常务委员会主席、军事委员会主席、行政院长国防最高会议副主席、中国国民党副总裁等。直到中日战争初期,仍是蒋中正主要政敌之一。

中国抗日战争期间,汪兆铭主张“和平救国”,与日本合作在南京组建“中华民国国民政府”。

生平[编辑]

晚清[编辑]

衔石成痴绝,沧波万里愁;
孤飞终不倦,羞逐海浪浮。

诧紫嫣红色,从知渲染难;
他时好花发,认取血痕斑。

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
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留得心魂在,残躯付劫灰;
青磷光不灭,夜夜照燕台。

——汪兆铭,1910年于狱中

汪精卫
年轻时的汪精卫

汪兆铭年幼时,每天为父亲汪琡朗读王阳明的文章和陆游的诗,培养出演讲口才。1901年参加科举考试,以广州府县第一名考取秀才。1904年和胡汉民等考取赴日本法政大学速成科公费留学生。1905年7月,参加广东人留学生组织“兴中会”,参与创建同盟会,被选为评议部部长。曾任同盟会机关报《民报》编辑,开始使用《山海经》中的“精卫”为笔名。1906年,以两百多学生中第二名成绩毕业。1907年,开始随孙文游走越南马来亚南洋各地;在马来亚槟城结识了华侨富商陈耕基的女儿陈璧君。因富赡文采,成为孙文秘书,亦是其文告捉刀人与革命事业得力助手。

1910年,为了回击梁启超保皇改良派讥讽同盟会领袖是“远距离革命家”,挽回民众对革命党的信心,汪精卫、喻培伦黄复生等谋刺清摄政王载沣,行前《致南洋同志书》中说:“此行无论事之成败,皆无生还之望。即流血于菜市街头,犹张目以望革命军之入都门也。”3月31日在北京后海北岸的一座桥(银锭桥或者后来被拆的甘水桥,无定论)埋设炸弹时被人发现,事泄被捕,狱中赋诗,慷慨激昂,一时为人传诵。由于清肃亲王善耆在审理中,对汪精卫之人品才学产生敬重,外加清廷担心如杀汪,可能会导致革命党更加暴力,因此经过他对摄政王的斡旋,终令他们被判终身监禁。1911年11月6日,辛亥革命之后,清廷大赦政治犯,汪、黄被释放。

中华民国成立初期[编辑]

汪兆铭获释后,面见袁世凯,促其推动清帝退位,并参加南北议和

在清朝覆灭、袁世凯任中华民国大总统之后,1912年9月汪兆铭和陈璧君结婚,后赴法国留学。

1913年“二次革命”开始后,被孙文急召回国。革命失败后,亡命法国,入法国里昂大学攻读社会学,其间拒绝了袁世凯对他回国任高级顾问的邀请。

1915年12月,袁世凯称帝后,回国参加“护法运动”。

汪兆铭年少时期相貌英俊,被普遍公认为是美男子。1918年徐志摩在日记中写道:“前天乘着湖专车到斜桥,同行者有叔永、莎菲、经农、莎菲的先生(老师)Ellery,叔永介绍了汪兆铭。1918年在南京船里曾经见过他一面,他真是个美男子,可爱!适之(胡适)说他若是女人一定死心塌地的爱他,他是男子…他也爱他”[1]

1924年,汪当选为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并任宣传部部长。

1925年2月,孙文临终前预立三份遗嘱,分别是《遗嘱》、《家事遗嘱》和《致苏联遗书》,前两份由孙文口授,汪兆铭笔录。7月1日广东国民政府成立,汪兆铭在加拉罕鲍罗廷的支持下,被选为国民政府常务委员会主席和军事委员会主席,继续执行孙中山联俄容共政策。11月23日中国国民党右派戴季陶林森等召开“西山会议”,反对汪兆铭左倾。

1926年4月1日在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汪重申联俄容共三大政策。5月11日,中山舰事件后,由于和蒋中正政见分歧,汪兆铭借口治疗糖尿病,离开广州,前往法国马赛。由蒋出任国民党中央军委主席和国民党中央常委主席,并接受国民革命军北伐总司令职位,开始北伐

因蒋逐渐与中国国民党左派与中国共产党分歧,力邀汪精卫归国主持武汉国民政府,故1927年2月汪乘火车回国,途经苏联斯大林会面。3月10日,于国民党二届三中全会缺席,但仍获选为国民政府主席。4月1日乘船抵达上海;4月5日和共产党领袖陈独秀发表《国共两党领袖汪兆铭、陈独秀联合宣言》;4月6日返回武汉,就任武汉国民政府常务委员会主席,反对蒋中正的清共建议,坚持容共。4月12日,南京的蒋中正与西山会议派反共国民党元老,由中国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会在上海发动“四一二事件”,下令清除共产党。汪兆铭发表讲话,痛斥蒋中正的武力清党行为,也认为两党之间在长时间中,目标一致,表示“反共即是反革命”,蒋中正在南京成立一个新的国民政府,是为宁汉分裂

1927年6月5日共产国际代表罗易派人送《五月紧急指示》给中共中央,要其“改组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有旧思想的一律驱逐,由各界工农代表取而代之”,也给汪兆铭看过。本来想拉拢他,然则引起汪的严重不满,逐开始提防中共。7月13日,中共公开发表宣言退出国民党。7月15日,汪兆铭召开紧急会议,通过《统一本党政策案》,要求在国民政府和军队中任职的共产党员声明脱离共产党,否则停止职务。8月1日共产党发动南昌起义。8月8日汪兆铭的武汉政府开始逮捕处死共产党人,实行武力分共。8月14日蒋中正下野,武汉政府于8月19日宣布迁都南京,汪兆铭亦于9月初亲抵南京,发表了《中国国民党特别委员会宣言》,宣告国民党“统一”完成。宁汉正式复合,中国共产党则将国民党的团结称为“宁汉合流”。

1927年9月爆发宁汉战争桂系军人和西山会议派掌握宁方取胜,汪兆铭下野。

1927年10月,汪兆铭到广东否定南京政府。

1927年11月,蒋中正回到上海,邀汪兆铭北上。11月17日发生广州张黄事变。“汪兆铭在粤成立政府”[2]

1927年12月初在国民党四中全会预备会议上,汪受到新桂系攻击,情急之中议请蒋复职。12月11日,中国共产党在叶挺叶剑英领导下发动广州起义。12月16日,汪辞赴法国。

1929年到1930年间,蒋取得蒋桂战争中原大战(亦称蒋冯战争)胜利。

1929年9月17日,张发奎湖北宜昌解除南京国民政府的一个师武装,并发表反蒋通电,要求汪兆铭回国主政。11月汪兆铭回国,联合桂系共同抗蒋。

1930年8月7日中原大战期间,在北京召开“中国国民党党部扩大会议”。

由于张学良东北军挺蒋中正而造成反蒋阵营失败,1931年1月1日,汪兆铭在天津宣布下野。2月,蒋中正软禁胡汉民。5月27日,粤、桂等反蒋各派在广州另组国民政府,与南京国民政府对峙,汪兆铭出任领袖。9月初,广州政府开始北伐,然而几天后九一八事变爆发,粤、宁合流,合组以孙科为首的政府,蒋中正下野,汪兆铭在野。

1932年1月28日一二八事变之际,孙科辞职,汪兆铭出任行政院长。汪在抗战初期抗日态度坚决,迁都洛阳,积极备战。然而由于指挥不动蒋中正人马,遂委请蒋中正出山指挥军队,自己主政。7月17日,日军进攻热河,汪对日“一面抵抗,一面交涉”,一再命张学良出兵抵抗。汪、张互讦,结果汪宣布辞职,10月前往欧洲。[3]

1933年,由于民众的呼声,蒋中正请汪回国主持抗战。汪要求张学良先辞职,蒋中正说服张学良去欧洲考察,3月汪回国复职。此后汪兆铭主张对日和平交涉,得到蒋中正的支持。5月31日,何应钦与日军代表冈村宁次在天津塘沽举行会谈,共同签订了《塘沽协定》,引发当世对汪兆铭与何应钦等认为这是个卖国协定的谴责。

1935年1月22日,日本外务大臣广田弘毅表示对中国“不威胁、不侵略”的政策,汪兆铭认为有谈判的空间。但由于国民党主战派的反对,汪兆铭于8月8日表示辞职,后在蒋中正的强力挽留下复职。11月1日国民党的四届六中全会上,汪精卫遇刺,被军人、铁血锄奸团团员孙凤鸣击中三枪,造成重伤,被救后前往欧洲疗养。后来主和派的外交部副部长唐有壬又遭暗杀,国民党内部的对日和解派开始凋零,对日强硬派成为主流。

汪兆铭与胡汉民等早期孙文核心干部失势后,蒋中正声望在西安事变之后得到维护,并受到苏联及中共支持。1937年1月,汪兆铭回国,但并未担任职务。

抗战时期[编辑]

1941年汪兆铭接待一些德国纳粹党员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全面抗战开始。 汪兆铭任国防最高会议副主席、中国国民党副总裁,地位仅次于蒋中正。

此后的汪兆铭主张对日本亲善,主张“和平运动”,主要的论点为:

(一)中国不可能打赢这场战争,在彻底失败之前以谈判实现和平将更为有利;
(二)他曾和蒋中正有过谈判经验,因此认为蒋是不可信任的人;
(三)他关心日占区人民的利益,认为日占区需要照料;
(四)根据汪兆铭的助手周佛海说,如果蒋赢得这场战争,那么汪和日本的协定自然被取消,如果蒋不能获胜,那么协定还可以限制日本的行为[4]。1937年12月16日,汪兆铭向蒋提出,“想以第三者出面组织,以为掩护”,企图抛弃抗战国策,在国民政府外别树一帜。

1938年8、9月间,周佛海的代表梅思平与日本首相近卫文麿的代表松本重治香港谈判,日方提出“不要领土、不要赔款,两年内撤军”,支持汪兆铭的和平运动。

11月3日,日本首相近卫文麿宣布了一项包含了六原则的所谓的“亚洲新秩序”声明:

(1)东亚的永久和平;
(2)善邻友好和国际正义;
(3)联合防共;
(4)经济合作;
(5)创建新文化;
(6)世界和平。

12月19日汪兆铭向国民政府申请护照,借道云南前往越南河内

12月22日日本首相近卫文麿发表了第三次对华声明,表示以下几个条件的基础上和一个新的中国政权调整中日关系:

(1)亲善友好:日本对中国不要求领土、不要求赔款、归还外国租界、撤销治外法权
(2)按照轴心国之间,反共产国际协定之同样的精神,共同防共;
(3)经济合作,日本一方绝无垄断中国经济的意图。

12月29日汪兆铭发出《致中央常务委员会国防最高会议书》和“艳电”(29日电报代码为“艳”), 电文称:日本“对于中国无领土之要求”、“尊重中国之主权”,能使中国“完成其独立”,以“互相善邻友好、共同防共和经济合作”三原则,“与日本政府交换诚意,以期恢复和平”。这样做“不但北方各省可以保全,即抗战以来沦陷各地亦可收复,而主权及行政之独立完整,亦得以保持”。然而由于近卫内阁数天后(1939年1月4日)突然辞职,以及云南军阀龙云并未如约支持汪兆铭,和平运动失败。

参加大东亚会议时的汪精卫(左三)

心宇将灭万事休,天涯无处不怨尤。
纵有先辈尝炎凉,谅无后人续春秋。

《自嘲》,汪兆铭
1944年于病榻

1939年1月1日,国民党中央执委会临时会议一致决议,开除汪兆铭的国民党党籍和一切公职。3月,汪兆铭和他身边的人在河内多次遇刺,日本派人将汪营救,5月8日汪抵上海。

1940年3月30日在金陵组建日本[5]扶持的中华民国中央政府汪兆铭政权,取消华北王克敏长江下游的梁鸿志政权。汪任行政院长兼国民政府主席、中央政治委员会最高国防会议主席。

1943年汪兆铭曾经以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名义,参与由日本主导的大东亚会议。年底,汪兆铭的健康恶化,1944年3月赴日治疗。11月10日病逝于日本名古屋帝国大学(今名古屋大学)医院。11月23日遵其遗愿,归葬国民党总理孙文之侧,南京中山陵西南的梅花山

死因和墓地[编辑]

汪兆铭虽为病死,但死因有不同的说法:一说10年前汪兆铭被铁血锄奸团成员刺杀受伤,子弹深陷体内,无法取出,毒逐渐扩散,终至药石罔效;不过张学良之调查则指出,当时所使用之子弹为钢弹而非铅弹。日本作家上阪冬子访问汪氏子女后写的书支持病死之说。一说是其妻陈璧君误信中医才造成汪兆铭病死。另一说则是汪兆铭遭日本军下毒谋杀,但被汪兆铭长女汪文惺、女婿何文杰断然否认[6];何文杰表示汪精卫患的是“多发性脊骨瘤肿”[7]

中国战胜后,1946年1月21日国民政府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奉命将汪坟炸毁;打开棺木时,见汪兆铭的尸体上覆盖著红旗国旗,身穿南京政府的文官礼服,头戴礼帽。由于使用过防腐剂,尸体尚未腐烂。汪尸被送往清凉山火葬场火化。1994年,原汪墓所在的梅花山顶放置一座汪兆铭跪像[8],因被游客吐痰便溺污秽不堪,于1997年被移走。另外2004年11月8日上午在绍兴市市区挖出一个汪兆铭跪像[9],上刻有“汪逆精卫”四字。

身后评价[编辑]

汪兆铭于南京伪国民政府前,匾额刻有“忠孝 仁爱 信义 和平”。

汪兆铭一生前段部分,年少时满腔热血,以推翻腐败满清为己志[10]。在革命屡败、同志人心动摇之际,一直担任参谋工作的汪兆铭却自告奋勇投入第一线,自杀式的行刺摄政王载沣,失败后一度问死。身为革命元勋却又在革命成功后,主动远离权力核心携陈璧君赴法读书。后因革命需要数度回国主持大局,最终在政治斗争中失败,被官方定位为汉奸。

孙文逝世后,西山会议派试图在国民党内除去共产党的势力,后来蒋中正动用武力清党,欲彻底铲除中国共产党人,汪兆铭却坚持孙中山联俄容共和平路线,造成宁汉分裂。《五月指示》后,中国共产党宣布退出国民政府;两天后,主张以和平方式遣散共产党人;又一天后,将国民党内共产党员停职,矛盾升温。八月南昌起义后,汪兆铭完全转变态度,决定清共。

中日战争期间,汪兆铭接受日本扶植成立“汪兆铭政权”。中国胜利后,国民政府与后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都不遗余力地在政治、教育各方面加以批判,被中国人普遍视为汉奸。时至今日,汪兆铭就等于汉奸的印象尚深植人心。另一方面,在汪兆铭投奔日本的事实背后,其动机与实际努力是否和卖国求荣的汉奸一致,仍待后世检讨。

正面评价[编辑]

汪兆铭为朱执信先生撰并书的墓表,位于广州先烈东路

汪兆铭在辛亥革命之初,作为革命元勋,能够比较坚定奉行孙中山先生旨意,坚持推翻满洲政府。

另外,颇具争议、身在日本的网络写手林思云在《真实的汪精卫》[11]一文中,就替汪兆铭鸣冤。首先,文中高度赞扬汪的人格,认为他有严肃的生活作风,在国民党任高层时“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不近女色,这在当时的国民党高官中,都是鲜有人能够做到的”。其次,汪的行动都比较能贯彻孙中山的思想。例如,汪在1927年提议中央军事委员会不设主席,由7人集体领导;同年在未得悉五月密令之前,依然力排众议贯彻孙中山联俄容共政策。再者,在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汪属于第一批抗日主战派,欲边作战边争取与日本谈判筹码,惜苦无军权;后以杂牌军力战不果,于1933年代表中华民国政府签订塘沽协定。这种屈服原因,并不如蒋介石在抗战前,一般为了确保既得利益;事实上,汪的权力只有声望而没有军事基础,他背上污名对他的政治仕途非常不利。后来,汪在被行刺、受重伤后,仍然继续宣传和平救国理念,期间也与日本主和派接触并谈判讲和条件。在一片对日抗争声中,林认为“这条主和的路比主张抗战的路,艰难得多。”此点在汪兆铭离开重庆时给蒋留书中,“今后兄为其易,而弟为其难。”一语可见端倪。

再者,林的另一篇文章《怎样看待汪精卫政府》中亦认为,汪兆铭在1940年同意出掌日本成立的汪兆铭政权一事,乃为了取得保障中国人民力量的必要措施,是谓“曲线救国”。汪政权成立后,日本人承认这个政权,也给予相对权利。事实上,江泽民少年时期,就是在汪政权下,入读免费的国立中央大学_(南京)。另外,汪精卫在二战期间,站在日本一方,而蒋中正则站在美国一方,那么战后无论同盟国还是轴心国胜利,中国其实都是战胜国,亦即免除了战败国割地赔款损失。只是这项观点是否汪的原意,需要汪的中期文件,方可印证。

汪兆铭政权承认了满洲国,但也以和平交涉方式,逐一取消各国在中国的租界,例如1943年3月与日本签约收回苏州杭州天津等八市的日本租界,7月收回上海法国租界,8月收回上海英国租界,十月宣布废除不平等的《中日基本条约》等。

在文学方面,汪精卫是南社成员,在晚清至民国的中国传统诗歌创作中,有重要影响,作品在南京伪政权时代结集为《双照楼诗词稿》出版。其作品也会于中国大陆大学文学史教材中出现。[12]

负面评价[编辑]

汪精卫被大部分中国人视为叛国者[13]以及抗日战争中“最大的汉奸”[14]。对于从一位“反清志士”,“革命精神领袖”,再到“叛国者”的形象转变,中国史学家季羡林先生曾评价汪称其“晚节不保”[15]

汪兆铭及其南京国民政府积极配合日本在华侵略活动。对此,著名作家老舍在《四世同堂》中斥其为“汪逆”,并在第56章时,评论道:“他的投降,即使无碍于抗战,也足以教全世界怀疑中国人,轻看中国人。……(他)比敌人还更可恨”。国民政府还都南京后曾于1946年炸毁位于南京梅花山的汪墓,取出汪精卫遗体重新火化并使用鼓风机吹散其骨灰,战后政府及民众对其憎恶可见一斑[16]

汪兆铭多次游说日本政府,但是汪兆铭政府没有得到多大自主权。汪政府也毫无权力影响日军在华军事行动,如此一来汪兆铭提倡的政治结构毫无号召力。即便在汪政府主持下的东南半壁,日军于1942年之浙赣战役中,对平民杀掠之惨烈亦不下于南京大屠杀,其和平建国运动终未实现。

妻子辩护[编辑]

汪兆铭为烈士王昌题之墓碑,位于广州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

在汪兆铭死后,其妻陈璧君在法庭上为汪的责任与行为辩护:

“日寇侵略,中央政府领导无力护民,国土沦丧,人民遭殃,而被迫每日生存于铁蹄下,这是蒋中正的责任,还是汪先生的责任?说汪先生卖国?有那一吋国土是汪先生卖去日寇的?

反而重庆统治下的地区,汪先生从未向一将一兵招降。南京统治下的地区,是日本人的占领区,并无寸土是汪先生断送的,相反汪先生以身犯险,忍辱负重,在敌前为国民生存谋福祉,每天生活在敌人枪口下,这有什么国可卖?

汪先生创导和平运动,赤手与日本人往还。收回沦陷区,如今完璧归还国家,不但无罪而且有功。”[17]

汪精卫与蒋介石[编辑]

部份史料与说法指出,汪精卫出走河内,与日本人和谈,此事是由蒋介石策划(戴笠与汪精卫政权之间的紧密连系,也被当成这个说法的重要旁证之一[18])。这个说法,主要来自汪精卫的幕僚胡兰成,以及冯玉祥

家庭[编辑]

汪兆铭与陈璧君夫妇育有6名子女,除一名夭折外,其他5名为:[19]

参考文献[编辑]

  1. ^ 徐志摩日记·一九一八年十月一日
  2. ^ 陈布雷等,《蒋介石先生年表》,台北传记文学出版社,1978年6月1日,页15。
  3. ^ 王克文<是历史还是神话?>,《明报月刊》,香港,1998年4月号,页113。
  4. ^ 徐中约:《中国近代史》,第593页
  5. ^ 当时板垣征四郎任在华日军“中国派遣军”总参谋长,日本国内米内光政为内阁首相
  6. ^ 高伐林p82
  7. ^ 高伐林p85
  8. ^ 南京梅花山发现汪兆铭跪像 曾面朝孙中山灵堂网易,2005-03-17
  9. ^ 150公斤TNT炸墓劈棺:大汉奸汪精卫的末日结局
  10. ^ 汪精卫投日算不算“曲线救国”
  11. ^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113977/
  12. ^ 陈洪、张峰屹主编,《中国古代文学史(二)》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九编第一章,ISBN:9787301194010
  13. ^ 汪精卫——从志士到叛国者
  14. ^ 20世纪的汉奸们:汪精卫前后有多少卖国贼
  15. ^ 季羡林:汪精卫晚节不保 尚未盖棺 即可论定
  16. ^ 150公斤TNT炸墓劈棺:大汉奸汪精卫的末日结局
  17. ^ 《本期社会要闻之二“荡气回肠”的新式婚恋——陈璧君初识汪精卫》载于张研:《1908帝国往事》,重庆出版集团出版
  18. ^ 两岸史话-汪精卫是汉奸还是英雄. 旺报. 2013年04月21日 [2013年05月16日] (中文(台湾)‎). 
  19. ^ 国家文化资料库
  20. ^ 20.0 20.1 20.2 20.3 20.4 汪精卫女儿女婿细述往事:一生与刺杀结缘,中山网,2009-12月-08
  • 《真实的汪精卫》,林思云
  • 《汪精卫集团投敌-汪伪政权资料选编》,黄美真 张云
  • 《历史尘埃——袁世凯、汪精卫、林彪后人访谈录》,高伐林著,明镜出版社ISBN 9781932138382

延伸阅读[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官衔
中华民国国民政府
首任
前任:
胡汉民
(陆海军大元帅(代理))
国民政府主席
第一任
1925年7月1日-1926年3月23日
继任:
谭延闿
前任:
孙科
国民政府行政院院长
第四任
1932年1月29日 - 1935年12月15日
继任:
蒋中正
“中华民国国民政府”
汪兆铭政权创立者 “国民政府主席兼行政院院长”
第一任
1940年3月20日 - 1944年11月10日
继任:
陈公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