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富雄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沈富雄
2006KwangHwaComputerMarketRelaunch FHSheng.jpg
 中华民国第2-5届立法委员
任期
1993年2月1日-2005年1月31日
选区 台北市第二选举区
个人资料
性别
出生 (1939-08-23) 1939年8月23日(78岁)
Flag of Japan (1870-1999).svg 日治台湾台南州台南市
(今台南市
籍贯  中华民国台湾省台南市
国籍  中华民国
政党 民主进步党 民主进步党(2007年之前)
 无党籍(2007年10月3日-)
配偶 洪嫘
儿女 一子一女

沈富雄(1939年8月23日),台南市人,台湾政治人物,前民主进步党党员,曾当选过台北市选区的立法委员,外号是“智多星”、“台湾雄哥”。

沈富雄出身民进党正义连线,在陈水扁当选中华民国总统后,常批评陈水扁政府及民进党,引起绿营支持者和媒体批判,遂有“孤鸟”称号。2004年,沈富雄曾独排众议反对立委减半单一选区两票制,疾呼此选制对民进党不利,一旦通过后民进党在立法院将长期无法过半,却被绿营媒体评为唱衰民进党。[1]。2007年10月3日,沈富雄退出民进党。[2]

家庭[编辑]

  • 妻:洪嫘。
  • 子女:有一子一女,现居美国,拥有美国籍[3]

生平[编辑]

沈父沈家齐,2004年2月16日因中风住进台南奇美医院,3月15日病逝。

沈富雄幼年家贫无恒产,从小借住外公家,由母亲养育长大。顺利地考上台南一中初中、高中与台大医科。南师附小毕业后,考入台南一中初中部,以全校第一名成绩直升高中部及保送至国立台湾大学医科(医学系),就读台大医科一年级时,以全自修方式,通过律师高等检定考试,取得应考律师的资格,并以第一名从台大医科毕业[4][5]。沈富雄大学毕业随后服海军预备军官役,任玉山舰少尉医官。

海外时期[编辑]

退伍后赴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医学中心攻读药理学,于三年后1969年取得博士学位。之后,沈由基础医学转回临床医学,先后在梅约(Mayo)医学中心及西雅图华盛顿大学完成内科及肾脏科专科训练,曾任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副教授,也在美国担任医师。

1973年,沈富雄在美国担任台湾同乡会副会长。1977年沈富雄与陈芳明在美国西雅图创办《西北雨杂志》以关心台湾民主运动[6]。1979年邓小平访美,沈带队前往抗议并高举“台湾中国,一边一国”的标语。沈富雄常在美国抗议台湾的美丽岛审判、林宅血案等事件,因此在台湾戒严时代被列入黑名单而无法返回台湾。

1986年,民主进步党创党,台湾逐步由威权社会走向民主,黑名单限制放松。沈富雄返台任职高雄长庚医院内科主任,于1987年创立台安医院的血液透析中心,致力提高尿毒症患者的洗肾品质,成为一位肾脏科医生[7]

民进党时期[编辑]

1992年沈富雄代表民进党台北市参选第2届立委,以七万余票高票当选,在此次选举中,沈富雄提出“台湾中国,一边一国”,作为竞选口号。于1995年、1998年、2001年连任四届立委。

沈富雄曾在1995年首创“四季红”配票模式,让民进党北市南区4席立委全数当选[8]。1995年12月,施明德提出大和解理念,主张民进党应与新党合作,沈富雄在民进党内提出反对意见,批评施明德的作法与理念。

在沈富雄当选立委后,陈水扁的正义连线与谢长廷所属福利连线,都曾争取沈富雄参加,沈富雄当时没有加入任何一边,但之后仍然选择加入正义连线。1997年,沈富雄担任正义连线会长。

1999年,陈水扁在台北市长选举中败选,当时沈富雄认为民进党台独党纲影响了选情,曾主张废除,引起党内讨论。陈水扁之后争取党内提名为总统候选人,沈富雄大力为陈水扁竞选,主张废除限制陈水扁参选的四年条款,攻击许信良与其所属的美丽岛系成员。陈水扁最终通过初选,击败许信良,代表民进党参选2000年总统大选。许信良则退出民进党。

2004年总统大选中,陈水扁以东帝士董事长陈由豪潜逃来攻击国民党。陈由豪在美国召开记者会,声称曾与沈富雄一同至陈水扁家中,将政治献金交给吴淑珍,沈富雄低调证实,但吴淑珍则反驳此事。2004年4月沈富雄在记者会中表示“爱台湾不能当作竞选主轴”而引起广大回响,虽然得到舆论过半支持,但也遭受深绿支持者和媒体人汪笨湖等的强烈批判。

2004年立委选举,北市南区应选十席,泛绿提名六席,但绿营选票只够支持四席,当时原本民调领先的沈富雄意外落选。沈富雄原本自认可吸引到中间选民甚至蓝营选民的支持,但是最后仍失败。[9]

2007年,沈富雄参加民进党不分区立法委员初选,但因“排蓝民调”遭到挫败。[10]

2006年沈富雄原欲参选台北市长选举,获得民进党内跨派系立委的连署支持[11]。但在民进党台北市长初选登记截止2006年5月5日的前一刻,沈富雄被高层强力劝退,沈富雄宣布领表但不登记,并呼吁党中央征召所谓“一军”强棒参选。沈富雄说,他将枕戈待旦、不时奋起,也会替未来的市长提名人辅选,虽然党把他当成外人,但他绝不会退党,因为他要在党内改革。

退出民进党后[编辑]

2007年10月3日,沈富雄宣布退出民进党。沈富雄说:“我本来认为我一直留在民进党里头有一个功能,就是说让我们党里头的坏孩子看到我会难过,但是我自己渐渐觉得这个功能好像也没有了,这些坏孩子好像看到我也没有感觉了,所以我存在的意义就也几乎没有了”、“不是我不要这个党,是这个党的主流价值、主流份子不要我”。[12]

2008年,沈富雄受总统马英九提名为监察院副院长,但在立法院遭立委否决。[13]

2014年6月13日,台北市长选举在野整合民意调查结果公布,争取代表泛绿阵营参选的医师柯文哲胜出。前立法委员沈富雄跟着宣布参选台北市长,他说,大家都不看好,要有很大勇气,但碰到该做的事,要义无反顾。[14]8月8日,因民调低迷,在个人脸书宣布退出市长选举。

2014年台北市长选举[编辑]

2014年1月21日,沈富雄抨击柯文哲“大嘴巴”、“矫情”,口口声声说要跨越蓝绿,却一再制造蓝绿对立。沈富雄说柯文哲自诩为酷吏令人毛骨悚然,况且酷吏成功会变独裁者、失败就没好下场,综观历史,酷吏都没有好下场,例如商鞅和王安石,[15]沈富雄说最后如果是柯文哲与连胜文竞逐首都市长,他会难以释怀,媒体解读他有意参选台北市长。[16]

2014年6月13日,沈富雄宣布参选台北市长。

  • 老骥不伏枥,出马振衰局;壮士无暮年,台湾将再起”,说他“一生悬命”关心国家政治,“参选之后,别再叫我‘大老’,叫我‘台湾雄哥’”。
  • 竞选主题为“幸福国都、快活城市”,并将这场选举视为“一场素民大众的柔性革命”。

2014年8月8日,受其腿部旧伤影响,自宣布参选以来几无竞选活动,民调支持度持续稳定微幅下滑,最终无预警宣布退出这一次的市长选举。

荣誉[编辑]

  • 立法委员时期:被亲绿营的社团澄社评鉴为十大优良立委之一,当时与陈水扁彭百显等人齐名。
  • 立法委员时期:被社会立法运动联盟选拔为表现优良立委。
  • 立法委员时期:在被联合报的民意调查两度名列表现最佳的十名立委之一。
  • 立法委员时期:在新兴民族基金会对全国民众的调查,沈富雄更独占鳌头,荣获全国表现最佳立委的第一名。
  • 沈并曾静坐凸显全民健保弊端,也是台湾call-in节目常客,且被认为是头脑机智、口才锋利的政治人物。
  • 2007年,沈富雄被深绿媒体和地下电台列入“十一寇”,与李文忠、林浊水、洪奇昌、段宜康、沈发惠、蔡其昌、林树山、郭正亮、郑运鹏、罗文嘉等十人齐名。

争议事件[编辑]

陈由豪政治献金案[编辑]

2004年中华民国总统大选中,陈水扁以东帝士集团董事长陈由豪潜逃海外来攻击中国国民党,声称将来当选,一定会将陈由豪关进监牢。2004年2月2日,陈由豪传真媒体《给陈水扁的三封信》,当中声称曾给与陈水扁政治献金,引起媒体关注。3月15日,陈由豪在美国召开记者会,点名沈富雄曾在1994年及1998年两度陪他至民生东路陈水扁家,将600万元政治献金交给吴淑珍。吴淑珍否认此事[17]

3月18日,沈富雄召开记者会证实曾陪同陈由豪到过陈水扁家中。之后,因陈水扁与吴淑珍公开否认,沈提出“五种可能”,低调避谈此事[18]

重要主张[编辑]

批判健保制度设计有错[编辑]

在健保初推动时,沈富雄主张健保应该回归保险精神,保大不保小,以免制造资源浪费。[19]沈富雄当初提出全民健保修法五原则,希望兼顾医生、病人与国家财政的权益,可惜未被接受。[20]

反对单一选区两票制修宪案[编辑]

在2004年,台湾推动“单一选区两票制”修宪时,沈富雄、林浊水等前后任政策会执行长率直表明,依现有的选民结构评析,国民党阵营在台湾北部、离岛及花东等选区,将有稳赢十五席左右的优势,稳居国会过半数的最大党;换言之,民进党想在这些选区获得席次,绝非短期所可预见。但论述遭绿营人士与绿色媒体炮轰,最后沈林在党纪压力下,仍投赞成票通过修宪。[21]

2005年,沈富雄曾出任以修宪为主的任务型国大代表,但他却大骂任务型国代只是投票工具,他提议国代的薪水不该有30万,3万就好。[22]

爱台湾论述[编辑]

2004年4月16日,沈富雄召开“爱台湾说明会”,提出“爱台湾”的四项认知:[23]

  1. 台湾绝大多数人(可能超过九十%)都是爱台湾的。不爱台湾的人为数甚少、不足为患;既然如此,何不多尊重他们的声音?
  2. 不能以中国政策主张的异同、中国情怀的深浅或来台梯次的前后,区分“爱台湾”与“不爱台湾”。
  3. 无法以客观、科学的方法量化“爱台湾”的深度与幅度。一位主观上自认“非常、非常”爱台湾的人,不尽然比另一位同胞爱台湾。
  4. 如果以上三项认知都正确,今后“爱台湾”自然不成为任何的选战主轴或争夺选票的手段,因为:“爱台湾”就像“爱妈妈”一样,不须成天挂在嘴边。

2012年6月19日,沈富雄说:“我们国家真正的病根,简略而言有3个:

  1. 政党对立。政党应是竞争的,但不应对立。民进党输的那天开始,从未有想如何以在野身份把国家弄好,只想把马英九斗臭斗烂以拿回政权。
  2. 媒体民粹。媒体为了销售量或收视率,鼓动民粹,失去报人风格及引领社会的自我期许,这又与政党的对立互相激荡。
  3. 治理无方。但治理无方是前两者的结果,政府既受制于媒体、也受制于国会。最近迭起纷争的美牛、油电涨价跟复征证所税,我认为其实并不严重,都是小事;会从小事变大事,是因为民进党将它当成斗争的议题。”[24]

个人作品[编辑]

  • 《不时奋起:谔谔之士的快意人生》,(沈富雄口述自传,彭蕙仙撰文),麦田出版,2004年,繁体中文,ISBN 986-7537-68-8

电视节目[编辑]

  • 主持人:东森新闻S台谈话性节目《把脉台湾》(2005年2月28日-2005年4月22日),因收视率不佳而停播。
  • 不定时特约来宾:TVBS《少康战情室》、中天电视《新闻深喉咙》《夜问打权》、中视《两岸一定旺》。

参考[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