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希战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波希战争

Ελληνοπερσικοί Πόλεμοι (希腊文)

جنگ‌های ایران و یونان(波斯文)
Greek-Persian duel.jpg
绘于前5世纪的陶杯上的希腊重装步兵与波斯战士的战斗
日期 公元前499年至前449年
地点 希腊大陆、色雷斯爱琴海诸岛小亚细亚塞浦路斯埃及
结果 经过数个阶段的战况反复,希腊最终取得胜利。[1]
领土变更 马其顿色雷斯爱奥尼亚波斯帝国独立。
参战方
希腊城邦
包括雅典斯巴达
波斯帝国
马其顿(初期)
指挥官和领导者
米尔泰德斯
地米斯托克利
列奥尼达一世
帕萨尼阿斯
客蒙
伯里克利
阿塔佛涅斯
达提斯
阿塔佛涅斯 (阿塔佛涅斯之子)
薛西斯一世
马铎尼斯
叙达尔涅斯
阿塔巴佐斯
迈加比佐斯
公元前500年,波斯帝国的疆域

波希战争是在公元前499年至前449年之间,波斯古希腊城邦之间的一系列冲突。

公元前547年,波斯的居鲁士大帝征服了爱奥尼亚,但此后爱奥尼亚的希腊语城邦一直在寻求独立。波斯人为了便于统治,遂给这些城邦委任了僭主。到了前499年,米利都的僭主阿里斯塔格拉斯在波斯的支持下出海远征纳克索斯岛失败而被解任。阿斯司塔格拉斯人趁机鼓动整个小亚细亚的希腊语地区起来反抗波斯的统治,由此拉开了伊奥尼亚起义的序幕。随着叛乱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小亚细亚小国被卷入到这场纷争中。雅典埃雷特里亚则为阿里司塔哥拉斯人提供军事援助,于前498年协助后者占领并焚毁了波斯的地方首府萨第斯。前497年至前495年之间战况一时陷于胶着,但波斯人随后重组军队进击叛乱的震中米利都,在拉德海战英语Battle of Lade中彻底击溃了叛军,于前493年将叛乱镇压了下去。

为了确保波斯帝国日后不受叛乱的威胁,同时加大对内陆希腊人的影响,大流士一世决定先发制人征服希腊。他誓言要向雅典埃雷特里亚萨第斯被焚的一箭之仇。第一次入侵始于前492年,波斯将军马铎尼斯指挥下军队攻下了色雷斯马其顿,却因征途中的小差错而功败垂成。波斯人又于前490年派去了第二支军队,在达提斯英语Datis阿塔佛涅斯英语Artaphernes (son of Artaphernes)的指挥下横渡爱琴海,占领了基克拉泽斯,围困了埃雷特里亚并最终将其毁掉。他们随后挥师雅典,却在马拉松战役被雅典军队打败。波斯人的第一次入侵就此止步,大流士也在前486年死去。

前480年,大流士之子薛西斯一世亲率一支古代历史上首屈一指的大军开始了对希腊的第二次入侵。波斯军队在温泉关战役击败由斯巴达雅典领导的希腊联军后,曾一度占领了希腊的大部分土地,然而他们的海军却在接下来的萨拉米斯海战中被希腊联合海军击溃。随后希腊人转守为攻,在普拉提亚战役中再次得胜,从而结束了波斯的侵略。

希腊联军乘胜追击,在米卡勒战役英语Battle of Mycale中扫除波斯海军残部,并在前479年和前478年分别击溃屯于塞斯托斯英语Sestos拜占庭的波斯守军。在围困拜占庭期间希腊联军的帕萨尼阿斯英语Pausanias (general)将军的所作所为让许多希腊城邦疏远了斯巴达,他们转而接受雅典的领导,形成了提洛同盟并在随后的战斗里将波斯军队彻底驱逐出欧洲。在前466年的欧里梅敦战役中同盟军终于解放了爱奥尼亚全境。提洛同盟在前460年至454年间插手埃及叛乱时遭受灭顶之灾,被迫停止进军。在前451年他们还派出过一支海军到塞浦路斯却无功而返。此后希波战争的战火逐渐冷却。一些史料表明双方的敌对状态最终在雅典和波斯签署卡里阿斯和约后结束。

波斯扩张[编辑]

公元前547年初,波斯帝国消灭了吕底亚,并乘机进攻位于小亚细亚的希腊城邦。其首个目标为伊奥尼亚地区的各个希腊城邦,伊奥尼亚地区的经济甚为发达,政治采用与波斯帝国不同的民主制。波斯国王向伊奥尼亚地区各希腊城邦提出要其改民主制为君主制的要求,以找借口向其宣战。伊奥尼亚诸城邦无法接受,于是便以米利都为首,进行抵抗波斯的运动。米利都因为自知不能抵抗波斯,因此便向斯巴达求援,但斯巴达却拒不出兵,反而是雅典埃雷特里亚两城邦出兵援救。两城邦虽然派出大批士兵及军舰援救,但在坚持数年后,仍然不敌波斯大军,在公元前494年,波斯完全征服了伊奥尼亚地区。

第一次入侵[编辑]

马拉松战役中希腊军与波斯军战斗模拟图

战前施压[编辑]

波斯王为了惩罚雅典人和埃雷特里亚人,因此决定出兵希腊并烧毁雅典城做报复。他首先运用外交攻势,离间希腊诸城邦的关系。然后在公元前490年,波斯王大流士一世出动陆海军共25000人,进攻雅典和埃维厄两国。埃维厄很快便被波斯军队攻陷,并且被血洗及彻底掠夺,所有市民均被贬为奴隶。希腊人开始退让,当波斯人要希腊的水和地时(以示希腊人对波斯的臣服),除雅典和斯巴达以外,其它城邦都答应了,于是波斯人发动了战争。

马拉松战役[编辑]

雅典面对波斯大军压境,曾求助于斯巴达,但斯巴达因宗教节日的因素,必须到9月中旬后才能出兵,雅典无奈之下只有孤军作战。雅典派米太亚德组编一万重装步兵,前赴波斯军的着陆地点 - 马拉松平原与之决战,而雅典则由海军负责防守。波斯军队为雅典军队的两倍,米太亚德因而将全军布阵至与波斯军队一样长度的简单平行战斗序列,并将精锐安插在两翼。交战初期,雅典军中路被波斯军步步进逼,只得向后退却,而波斯军中路则因而突出了。雅典军两侧精锐立即合围中路波斯军,结果波斯陆军被围歼,被完全击败。而由海路偷袭雅典的波斯海军,亦不能打败雅典海军。波斯军只得撤退。在马拉松大战获胜后,一位名叫费里皮德斯(Pheilippides)的士兵跑回雅典报捷,但他因为极速跑了大约40公里,所以在报捷后便倒地身亡,而这亦是马拉松长跑的来源。在第四届奥运会上马拉松长跑的标准距离被定为42.195公里。雅典军于马拉松战役只有192人阵亡,而波斯军则损失了6400人,但这对于庞大的波斯帝国来说并不是重大的打击,因此波斯帝国在此战后仍时刻寻找机会进攻希腊,结果在十年后,第二次波希战争爆发。

第二次入侵[编辑]

波斯再攻[编辑]

公元前480年,接任的波斯王薛西斯一世亲率陆军30万及战舰1000艘再度进兵希腊。雅典面对波斯大军再度压境,全城立即进入备战状态,以地米斯托克利为主帅,阿里斯德岱斯为副将迎战。这次波斯号称百万大军压境,使得全希腊各城邦均有着生死存亡已系于一线的感觉,因此结盟起来,共抗波斯,所以斯巴达亦参与了对抗波斯的行动。

温泉关战役[编辑]

斯巴达国王列奥尼达一世以其本国精兵300人、700名底比斯人和6000名希腊各其它城邦的联军,在温泉关抵挡了数量上远远超过他们的波斯军队,长达三天,使得波斯军队在头两天不得寸进,并且死伤惨重。但在第三天,波斯军队找来一个当地的居民,带领波斯军队沿着山区的小径绕到希腊联军的后方,见此情况,列奥尼达下令希腊联军撤退,亲自率领300名斯巴达精兵与700名底比斯志愿军留下殿后。在经过一番激烈厮杀后,殿后的志愿军全军覆灭,但其英勇的事迹却留传后世,为后人所景仰。

空城计[编辑]

斯巴达王及其士兵的牺牲为雅典军主帅地米斯托克利赢得了宝贵的时间,波斯军虽然在其后迅速占领了希腊三分之二的土地,但在攻至雅典时,却发现雅典只剩下一座空城,全城居民早已撤走,结果波斯军只能够焚城进行破坏。

萨拉米湾海战[编辑]

公元前480年9月,雅典300多艘战舰在萨拉米湾集结,并派人假装逃兵,向波斯王谎报雅典舰队内讧,应即时出兵,结果成功引诱波斯王下令全军600多艘巨型战舰驶进海湾。然而萨拉米湾甚为狭窄,波斯的巨型战舰不能自由行驶,而雅典的战舰小巧迅速,并以船头的撞角来撞击波斯舰只的侧面,波斯舰队结果乱成一团,最后被雅典海军大败,波斯军队只得撤退。

普拉提亚战役[编辑]

公元前479年,波斯王薛西斯一世派大将统率50,000大军再度进攻希腊,这次特米斯托克利斯再次使用空城计,移师海面。而斯巴达则统率伯罗奔尼撒半岛联军共三万与波斯陆军于普拉提亚进行决战,并击毙了波斯大将,结果波斯军大败,只得再次撤回东方。

希腊反击[编辑]

该年,以雅典为首的希腊海军反攻波斯,攻进小亚细亚,使小亚细亚诸希腊城邦脱离波斯的统治。公元前449年,波希战争以双方签订卡里阿斯和约而告结束,波斯帝国从此承认小亚细亚之希腊城邦的独立地位,并且将其军队撤出爱琴海黑海地区。

余波[编辑]

影响[编辑]

西方历史中心[编辑]

希腊在波希战争里取胜,使得西方世界的历史中心由两河流域向地中海地区推移,希腊文明得以保存并发扬光大,成为日后西方文明的基础。此后,世界文明发展的格局逐渐形成东西方并立共存之势,一直延续至今。

希腊[编辑]

而且希腊战胜亦确保了希腊诸城邦的独立及安全,使得希腊继续称霸东地中海数百年。雅典更在波希战争后进入黄金时期。希腊人在战争中的胜利首先归因于战争对他们而言所具有的正义性,从而激发起他们的巨大爱国热情,促使各邦内部和各邦之间紧密团结;同时也由于希腊重装步兵和军舰技术上的优势以及将领的正确指挥。希腊人维护了国家的独立,并为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的进一步发展创造了条件。战争进程和结局对雅典城邦制度的发展和雅典的对外扩张影响尤深,促进了雅典民主政治制度和奴隶制的发展。希波战争所造成的希腊政治格局,对于后来希腊历史的发展有重大影响

波斯[编辑]

波斯在这场战争里战败,使其对外扩张的气焰受挫,并逐渐走向衰落,最后被马其顿王国亚历山大大帝所灭。

参考资料[编辑]

  1. ^ http://www.britannica.com/EBchecked/topic/244117/Greco-Persian-Wars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Greco-Persian Wars
  • 罗马人的故事(二)- 波斯战争
  • M.-C Amouretti et F. Ruze, Le Monde grec antique, Hachette-Université, 1978年 (法文);
  • E. Glatre, Salamine et les Guerres Médiques, collection « les grandes batailles de l'Histoire », Socomer, 1990年 (法文);
  • P. Lévèque, L'aventure grecque, Armand Colin, 1964年 (法文);
  • Henri Pigaillem, Salamine et les Guerres Médiques, Economica, 2004年 (法文);
  • É. Will, Le Monde grec et l'Orient, tome I : le Template:S-, collection « Peuples et Civilisations », P.U.F., 1980年 (法文).

参看条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