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条件基本收入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条目的主题不是基本工资维生工资免税额最低收入保证低收入户
2013年瑞士支持基本收入的抗议
支持全欧盟实施无条件基本收入运动
认为会增加街上消费人口数的海报(德国)
基本收入将改变经济生态

无条件基本收入Unconditional Basic Income),简称 UBI ,又称为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基本收入Basic Income),[1],指不论工作、收入、财产等任何条件,人人皆可领取由政府或团体组织定期定额发给全体成员(人民)基本生活条件之金钱,只需要是该国的国民或某地区的居民,或某团体组织的成员就足够了[2]。无条件基本收入让任何人,即使无法从事谋生活动,包括工作、创业、投资等,也能享有基本生活所需,提供最低生活保障,而不会因经济问题而无法生存,且不必因为经济压力,而被迫从事不适合自己、或是劳动条件恶劣的劳动,并改善现行社会福利体制的不足。[3]

概述[编辑]

基本收入目前被认为是人类劳动由机器取代后,人类仍然可以享受生产成果的最佳措施[4]消费券若定期持续发放,而且不设定期限、能够储存、消费、借贷,发给全体国民无分男女老幼贫富,无资格限制,这种方法也是无条件基本收入。

对每个社群而言,无条件基本收入,是一种无条件被保障的收入,有四个标准:

一、确保基本生存权,允许人们参与社会
二、提供个人权益保障
三、无须任何条件即可获得,自然也不排富
四、无对应的工作劳务付出
(但仍然可以自行就业,以赚取额外的收入)

有论述认为,无条件基本收入是唯一可以真正帮助穷人的社会福利[5],在现行社会福利体制下,不论如何排富,或是资产审查英语means-test[6]制度,都会有补助门槛的问题与贫穷陷阱英语poverty trap的效应,或不知道如何申请补助,或不知道是否符合资格,或是让不需要或不符合资格的对象取得补助[7],而导致真正需要的对象无法获得救助。[8],受补助的群体还会有被歧视标签化的问题。

反对者认为,无条件基本收入会让人们失去工作的意愿,从而使整个经济衰退,也冲击“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等既有观念,或是质疑发放基本收入所需的财政来源何处来,再者,基于政治现实,无条件基本收入实行后并不一定能删减原有的社会福利制度,变成两边都要花钱,开支大增[9],节流整合社福的做法,也有可能使得部分弱势人士所受到的救济会减少,影响生活。

赞成者认为可以帮助人们从劳动中解放,不再需要与基本生活对抗,从而进行真正想做的事,使人类社会更进一步的进化发展,而即使人们失去工作的意愿,在科技发达,机器人自动化生产与服务日渐普遍的今日,只需很少的人力,而照样能供应足够生活所需,藉以平衡资源分配,改善贫富差距、落实生存权,而且人们就可以从事他有兴趣的活动,而且许多研究指出,基本收入不会使人们失去工作的意愿,反而更热爱做事情。

缘起与目的[编辑]

这个主意来自于中世纪,《乌托邦》的作者英国人文主义者社会哲学家托马斯·摩尔(Tomas Moru)。他认为,理性化的平等原则、勤劳和追求教育是民主的基本特征。20世纪,法国社会哲学家安德烈·高兹(Andre Gorz)是固定收入的坚定拥趸。不同国家都曾尝试过引进无条件收入,例如巴西古巴蒙古纳米比亚德国(在有限程度上)。欧盟和部分欧洲国家也尝试过。[10]

这与贬抑个人的共产主义相反,要能确定并保障个人的最大自由,给予个人选择的能力,这点只有保障基本收入才能达成。

现行社会福利体制[编辑]

技术性失业[编辑]

主条目:技术性失业英语Technological unemployment

科技进步,大量与快速的使用机器人工智能取代多余的人力[11],虽然新科技确实也能创造新工作,像过去农业、工业自动化后,释出的人力可以从事当时新创的服务业工作[12],但随着机器人深度学习技术的问世与人工智能的发展,将全面性地影响所有产业,包括服务业、制造业、金融业、农业、矿业以及其他产业等,而现在创造新工作的速度已不足以弥补原有劳动力被取代的速度,也就是说,每创造出1份新工作时,会有1.2份、1.5份、2份、3份甚至更多就业岗位消失。

根据牛津大学在2013年,对于美国702种主流工作电脑化影响之分析,研究结果显示,10~20年之间,47%的工作有被取代的风险[13]>;发达国家于1980年代电脑化技术增加了8%的就业机会;但到了1990年代只增加4.4%;至于2000年以后,新职务仅增加了0.5%[14],服务业的工作岗位也正快速的被机器取代,包括数码相机与智能手机的普及,取代传统相机、底片、照相馆、相片冲印[15],以及2014年初上路的台湾etag电子收费系统,取代人工收费员。制造业部分,也正在逐步以智慧化、自动化等科技来取代工人,甚至进一步出现完全无工人的关灯工厂,商业上,网购搭配无人车无人机配送、加上自助取货、自动贩卖机无人商店等趋势[16][17][18]无论是原来100个工人减到90人、80人、50人,乃至于20人或全部被取代,都造成人力暂时性或永久的失业状态。

在现行经济体制下,失业者将失去参与经济分配的权利,且要找到新工作越来越困难,而现行社会福利体制也有许多不足之处,但工厂仍能借着机器人、自动化、物联网、人工智能等科技,生产出足够甚至更多的产品[19][20]

工作被机器取代,人们可以发明新工作,但需要考虑周转时间与成功率,政府可以借着无条件基本收入发放货币给国民,以让即使失业的国民也能参予资源分配,并享受自动化科技减少人类劳动需求的成果,而不必跟机器竞争。

财政来源[编辑]

可能用于发放基本收入的财政来源,介绍如下:

税费[编辑]

增加货币发行量[编辑]

这些方法皆属于通货膨胀,只能在采用法定货币中运用,不适合用于商品货币,此作法通常会伴随物价上涨,但随着新科技、机器人与自动化的发展,人类付出相同的劳动力可以生产更多的商品、资源及服务,这样物价涨幅会减缓或抵消,回到平衡。

整合社会福利、节约财政支出[编辑]

以下方法是以整合社会福利、节约财政支出等方式,让省下来的支出转而用来发放基本收入

  • 整合社会津贴与社会福利,包括育儿津贴、学生资助、失业保障金、房屋津贴、伤残津贴、退休金、各种补贴等。[29]
  • 由于基本收入不论个人状况将自动享有,无需以欺骗的手段而获得社会福利,福利诈骗将过时,因而节省管理与执法的成本。[8]
  • 减少寻租、行政规划、防弊稽查的成本,减少政治主导资源配置、减少官商勾结。[30]
  • 缩减官僚体制的规模,整合相关社福的单位,降低人事与业务成本(包括审查资格所需的文件、人员、办公空间的空调、水电、纸张、或其他耗材支出等)。[8]
  • 减少或停止针对特定财团法人的补助优惠,直接整合给全体人民。
  • 樽节与提升公帑运用的效率,节省财源。[31]
  • 无条件基本收入还有可能能降低医疗、治安等社会问题的财政支出,以及减少疾病或寿命缩短所导致的劳动损失 及更多创造力与创意的产生的附带利益。[32]
  • 取代最低工资,以避免其弊害[33]

公共企业、公有资源[编辑]

实行无条件基本收入可能带来的社会影响[编辑]

绿色是基本收入,棕色是原来非社福收入,每位公民皆受益

降低贫富差距[编辑]

各数据都表示社会的财富分布往顶端的1%集中[39],而目前已经掌控全球一半以上的财富,造成M型社会贫富差距不断增大,最终将导致人类社会的崩溃,历史上层出不穷。

无条件基本收入为解决目前经济问题的方法之一,虽然无条件基本收入表面上看似齐头式平等,但仍能较大的帮助弱势的人群或家庭,因为相同数目的金钱对于身价百亿美元的富豪,或三餐无法温饱的穷人来说,感受必定不同,前者增加值占所得或财富只有零头,后者相反,例如富人甲原本有$90,穷人乙有$10。穷人乙占社会财富10%,富人甲是穷人乙的9倍。如每人发放各$5,富人甲增加至$95,比率为5.55%,穷人乙增加至$15,比率为50.00%,也就是再增加一半,穷人乙占社会财富比例便增加至13.6%($15/($95+$15)),富人甲与穷人乙的倍数降低至约95/15=6.33倍,而达到减缓贫富差距的效果。

如果不搭配所得税及财产税,在发放无条件基本收入时,不必需要知道个人财产状况,不须审查社会福利享用资格,不必使用有仇富意涵的富人税(对收入高或财产多的人征收很高的税率,或是累进税率)[40],具有保护隐私,避免标签化,也避免了逃避税负(包括合法的节税,利用法律漏洞或合法但背离立法精神的"避税",非法的逃税)的诱因,进而节省大量的行政资源,转而用于更能增加人类整体福祉的用途的优势。

消除标签[编辑]

基本收入完全不须提供与调查个人生活或财产状况等详细资料,不仅节省了成本,而且也能保护隐私,彻底消除特定群体或个人被标签化的疑虑。[8]

提高内需[编辑]

将低于基本收入的人们的收入提高至基本收入以上(原来的收入+基本收入),可提升低于基本收入者的消费力,并提升消费的人口数,提高内需市场。让更多人能具有足够的购买力来分享到科技进步的成果。[41]

为何工作[编辑]

基本收入将让人们重新思考为何要工作以及真正的需要是什么。[30]

就业诱因[编辑]

与现行失业补助社会福利不同的事,即使从事就业,也不会影响基本收入的领取,因此无条件基本收入比起现行的有条件的“失业救济”,会更少的影响了从事劳动的积极性,比起失业救济是一有工作就丧失领取资格,而有强烈的动机不去寻找工作外,基本收入对于就业的影响就稍缓一些,无条件基本收入假设80元,失业救济再加20元,与原来有条件的“失业救济”金额一致,对失业者而言,失业都领100元。但其实很不同,因为这样一来,失业者如果找到工作,则不再领20元救济,但仍有80元无条件基本收入。因此,只要外面工作机会的收入大于20元,失业者就会有激励去找工作。而在有条件的“失业救济”体制下,只有外面工作机会的收入大于100元时,失业者才会去工作。[42]

而当无条件基本收入完全涵盖失业救济时,失业者如果找到工作,则货币性机会成本为0,因此,低薪但又有丰富的非货币性价值的工作,反而会吸引部分失业者,并且更能让人基于热情或兴趣而从事工作,而不是在违背自由意志(被胁迫、欺瞒或急迫、轻率、无经验)、或不做就无法生存下从事劳动,或别无选择而屈就恶劣的劳动条件的状况。

无偿工作的奖赏[编辑]

基本收入是一种帮助认可这些造福人类的无偿工作(如养育小孩、照顾长者、从事家务、志愿服务、探索研究、无偿创作、开发开放源代码软件、无酬家属工作者[43]等)的社会价值的方法,并且帮助让社会更进一步拥抱这些工作,而具有家务津贴育儿津贴等性质。[44]

最低工资制度的取代[编辑]

无条件基本收入也能取代最低工资制度,以避免最低工资的弊害,低货币性生产力但又有丰富社会价值的工作,可以继续存在。[45]

整合社会福利相关政策[编辑]

像是最低工资退休金全民健保国保劳保税制失业救济社会福利社会保险,可以整编进无条件基本收入,化繁为简,减少这些社会政策所消耗的人力物力,包括审查使用社会福利的资格所需的文件资料、人员、办公空间的空调、水电、纸张、或其他耗材支出等。缩减官僚体制的规模。也因此能让其施行较不复杂与更便宜,同时也能更公正与更具有解放性。

迫使企业改善工作环境[编辑]

无条件基本收入,是不需要工作也可以维持生活所需,使劳工无需为了维持生计而勉强工作于恶劣的环境,迫使企业改善工作环境以及相关薪资等等条件。[46] 人们能选择减少其工时,同时却不需牺牲他们的收入。因此人们将能花更多时间从事其它觉得有意义的事情。诱发更佳的工作分配,因为减少工时的人们,将增加那些目前被排除在劳动市场之外的人们的工作机会。

职场自动机械普遍化[编辑]

企业将增加改用自动化机械的动力,例如机械手臂自动驾驶汽车等等,这使得对人力的依赖能够逐渐降低,未来即使许多人不再工作,还是有足够资源满足全人类的生活所需。

增加工作满意度[编辑]

人们有能力拒绝不适当的工作并且能保障基本生活,将会使工作重新定义,能选择真正想做的事,不再着眼于工作薪水高低。这将使工作效率的提升,改变整个经济的结构,大幅提升工作满意度。

产业结构的改变[编辑]

人们会倾向于寻找有更具创造、刺激、富于变化的工作。 减少为了生存而被迫帮公司从事或隐瞒非法行为、减少非法的“血汗经济”受害者。

振兴智慧产业发展[编辑]

许多需要劳心劳力的工作,因为智慧产业的不稳定性,造成无法全力投入,又因为智慧产业的独特性,使得许多的点子埋没在需要依存着有“工作”才能生存的社会中,无条件基本收入可以改变这些问题,而且将重新定义“工作”的解释。

更积极的社会运动[编辑]

现今的许多社会改革多是由学生发起,或是由关注某些社会议题的人士在从事著不稳定的临时工作之余所得到的成就,因为社会运动也是智慧产业的一部分,但通常只有学生或有志进行的人士有心力去牺牲某些利益来完成这些事情,无条件基本收入将造成这些人有更多的时间与心力来从事这类的政治活动,或变成政党来提出与执行各种政策与目标,人们也更有心力与时间来研究参与这些政策的制定与追踪。

更加稳固社会关系[编辑]

反对者的最大的理由是,当人们不再需要为金钱所烦,为工作所累,便失去了付出的动力,人类的物质供应也将因此崩溃。当然支持者认为,人们会因此寻找自己感兴趣的工作而更有效率。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人们会花更多时间与家人、朋友、邻居相处,乃至于花费更多时间与精力经营并扩展人脉、组织更庞大且灵活的朋友圈(社交圈)与团队,从而使人类的社会关系更加稳固,并以此延伸出的互助需求与实际协作,产生新的科技研发与方向,将带给人类更好的产品与体验,以及更精致细腻的文明与文化。

后稀缺[编辑]

当机器人与自动化产业日趋发达时,供给过度将使得价格下跌,越来越多的商品将免费,不再需要太多的金钱[47]

各地现状[编辑]

主条目:无条件基本收入的各地现状英语Basic income around the_world

 德国[编辑]

2008年,德国和瑞士的基本收入协会(Netzwerk Grundeinkommen)发行了一部关于基本收入的纪录片“无条件基本收入:一个文化的推动(Grundeinkommen:ein Kulturimpuls)”[48]。片中谈到了基本收入的运作方式、资金来源和这项制度的优点。[49]

 瑞士[编辑]

2006年,社会学家Jean Ziegler认为基本收入是“所有的最迫切的想法之一”。

2008年,Edward Skidelsky和Robert Skidelsky制作电影“基本收入”英语The_Basic_Income放在youtube上,并称赞基本收入的想法。该影片拥有超过40万个点击量,主要在法语和德语国家中传播。

2012年4月,瑞士发起立法倡议,旨在收集100,000个支持签名,以执行在瑞士的公投。

2013年9月,该倡议获得约126,000签名并在10月4日把他们交给瑞士政府,准备进行全国性的公民投票

2016年6月5日,瑞士举行公投,以决定是否每月向每名成年公民发放将近2500瑞士法郎(约2570美元)。反对者约76.9%,赞成者约20%,否决了这次全民补助计划。市民担心“不劳而获”会令许多人不再工作,并吸引其他人移民到瑞士领取福利。[50]

荷兰 荷兰[编辑]

美国政经网络媒体《QUARTZ》于2015年6月30日报导,荷兰第四大城乌得勒支乌得勒支大学(Universiteit Utrecht)合作,预计于2016年1月起进行基本收入(basic income)的社会实验,计划负责人是霍斯特(Nienke Horst),成人每月将会得到约900欧元(约台币31,176元),伴侣或家庭每月1,300欧元(约台币45,032元)。大约会有 300 人参加,其中至少有 50 人可以无条件的拿钱,除了这一组外,还会有其他三组分别受到不同严格程度的规范,最后还会有遵循现行福利法的控制组。[51]

 芬兰[编辑]

拟定于2017年实施,预计每个公民月领800欧元`,该国预计2017年起,随机挑选2,000名公民进行“全民基本收入计划”的试点实验。 [52]

 美国[编辑]

阿拉斯加州石油藏量丰富地区的居民,靠出售石油让每个居民每年拿取900美元。

 加拿大[编辑]

多芬市(Dauphin)在1974到1979年实验了米糠计划(The Mincome program)[53],依照每个人收入多寡,定期发钱给全体市民。为了鼓励接受补助的人继续工作,制度设计保留了相当的弹性。完全没有收入的家庭(或个人),每个月能够支领一笔固定金额,若有工作或其他补助收入,每增加 1 元收入,只会减少 0.3~0.7 元的补助,直到该户(员)总收入,超过低收入户标准。[54]经过5年,工作的时数下降,许多人选择重新回到学校学习。

曼尼托巴大学经济学家傅婕(Evelyn L. Forget)专门研究米糠计划,她在2011年出版了一份报告,报告名为《没有贫穷的城镇》(The town with no poverty)。[55]发现有了基本收入男性比较不容易辍学,女性也可以请较长的产假,整体上人们在生理与心理上都更健康,药物滥用、家暴、酒驾减少,上医院的次数与费用减少。

1977年加拿大保守派接管了省政府,1979年更进一步掌管联邦政府,随后他们停止了米糠计划。

安大略省考虑在2016年进行无条件基本收入实验,金额未公布。

 印度[编辑]

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资助下,2011年在中央邦北部9个村庄推动18个月的扶贫计划,由女性就业互助组织(SEWA)与联合国福利机构联手,1100个家庭中年满18岁每个月可获得200印度卢比(100新台币)儿童100卢比,后来分别提高到300卢比、150卢比,总计约6,460人受惠。前3个月发放现金,之后为了给官方树立榜样,全部由银行转账。[56]此计划使得整体储蓄增加、卫生条件、上学比例大幅提高、营养状况都有显著的改善。

 纳米比亚[编辑]

2009年开始进行2年实验,经费来源自那米比亚教会的委员会、一些工会组织,还有非政府组织(NGO)。神父 Wilfred Diergaart 和主教 Zephania Kameeta挑上Otjivero,这里是沙漠中的三不管地带,居民来自不同族群背景。科学家 Claudia 和 Dirk Haarmann对这个地区进行详细的研究,他们和开普敦大学合作分析结果。拍摄纪录片“每个人的基本收入-Panorama iedereen een basisinkomen(A Basic Income for everyone)”[57],全部共930个居民,每个月发放每个人100元纳米比亚币(7欧元),使得营养不良从42%下降到10%,拥有足够的食物,变得更积极,开始用心过生活。[58]

 肯尼亚[编辑]

正进行每月30美元的发放实验。(2016年)

马拉维[编辑]

乌得勒支[编辑]

运用类似概念的创作[编辑]

在《星舰迷航记VIII:战斗巡航 Star Trek: First Contact》中,毕凯舰长曾提及未来世界已经不再使用货币、人们也不支付薪水,工作是为了成就人类美好的未来。不过剧中科技虽进步、有可持续利用的能源,但家家户户需要的物品,几乎都由复制机制造,所以星际联邦还是资本主义,只是贸易、货币无用武之地,需要透过交易取得的是一些特殊资源,例如曲速引擎使用的“燃料” [59]

参见[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注解与参考文献[编辑]

  1. ^ 依其特性又可称为不工作也拿钱全民发钱消费券等,见全民基本收入之争BuzzOrange
  2. ^ 别以为自己能置身事外!科技取代人类不是危言耸听,政府保障“全民基本收入”势在必行 - INSIDE 硬塞的网路趋势观察. 2016-01-26. 
  3. ^ “无条件基本收入” 才是真正的前瞻计画│即时新闻│20170707│苹果日报. m.appledaily.com.tw. 
  4. ^ 4.0 4.1 "机器人当小弟 赚钱不必靠工作|产业|2016-03-29|天下杂志第594期".
  5. ^ Ann,. "解决本世纪经济问题的根本方法:每人每月发三万台币?".
  6. ^ 低收入户出国玩的吊诡现象 - 即时新闻 - 20160910 - 苹果日报. 
  7. ^ 低收入户出国玩的吊诡现象 | 即时新闻 | 20160910 | 苹果日报. 苹果日报. [2017-09-17] (中文(台湾)‎). 
  8. ^ 8.0 8.1 8.2 8.3 "Eleven Reasons to Support Basic Income 11个支持无条件基本收入的理由".
  9. ^ "欧洲社运新实验:为什么国家得无条件发钱给你? | 政经角力 | 转角国际 udn Global".
  10. ^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Urs Geiser,. ""瑞士是唯一一个可以就乌托邦进行投票的国家" - SWI swissinfo.ch".
  11. ^ 人类不适任的未来,或YouTube上的十分钟让你看懂“科技性失业”-人类不适任的未来
  12. ^ 没钱没戏唱!基本收入的资金哪里来? - 报导者 The Reporter. 
  13. ^ THE FUTURE OF EMPLOYMENT: HOWSUSCEPTIBLE ARE JOBS TOCOMPUTERISATION?
  14. ^ McChesney, Robert W.; Nichols, John. People Get Ready: The Fight Against a Jobless Economy and a Citizenless Democracy. Nation Books. 2016-03-08 –通过Amazon. 
  15. ^ 奕之华. 相馆冲印店兴衰史的见证,一位从小在相馆长大的朋友自白 - 瘾科技. 2014-09-18. 
  16. ^ (joyewa), joyewa. 超震撼纪录片《无薪时代:未来没有工作》. 
  17. ^ Will Your Job Be Done By A Machine?. 
  18. ^ Will a robot take your job?. 2015-09-11 –通过www.bbc.com. 
  19. ^ 台湾时代精神运动, (24 March 2013). "30步走到月球:失业率和低薪关机器人什么事?".
  20. ^ YouTube上的机械的崛起—为何现在的自动化和以前不同了?
  21. ^ 台湾自来水公司第一区管理处. 抄表计费. www1.water.gov.tw. 2008-09-09. 
  22. ^ "台湾电力公司 电价表 (PDF)".
  23. ^ 百度百科, 阶梯气价. 
  24. ^ 台北市政府, (24 June 2009). "何谓停车"累进计费"?".
  25. ^ YouBike,. " YouBike 台北市公共自行车 ".
  26. ^ 新版无限QE来了?葛洛斯:美国恐1年后“直升机撒钱” - 钜亨网 - 国际政经. 2016-05-05. 
  27. ^ (luckyk908), Angelis. 钱从哪里来?~影片《Money As Debt》(钱就是债)1《人类史上最大骗局》中文字幕版 @ ~多 重 象 限~ :: 痞客邦 PIXNET ::. 
  28. ^ http://blog.moneydj.com/news/2016/04/17/都在說直升機撒錢,但怎麼撒你知道嗎?/
  29. ^ 瑞士的一小步,人类的一大步. www.cmmedia.com.tw. 
  30. ^ 30.0 30.1 Ten Reasons to Support Basic Income. 
  31. ^ 为什么我比较不反对基本收入?. www.facebook.com. 
  32. ^ "没钱没戏唱!基本收入的资金哪里来?/报导者". 26 July 2016.
  33. ^ Lingwei. 最低工资标准和无条件基本收入. 2017-01-05. 
  34. ^ "有了人工智能,我们还拥有/需要全职的工作吗?".
  35. ^ "Comments".
  36. ^ Farley, Martin. Why Land Value Tax and Universal Basic Income Need each other. 2016-04-20. 
  37. ^ From basic income to social dividend: sharing the value of common resources - Share The World's Resources (STWR). www.sharing.org. 
  38. ^ Basic Income as a Strategy to Promote the Georgist Movement, by Karl Widerquist, Ph.D. - Progress.org. www.progress.org. 
  39. ^ 2016年 1%富人拥有一半以上世界财富总和 - 大纪元. 2015-01-19. 
  40. ^ 奥巴马用大政府压垮美国. caochangqing.com. 
  41. ^ https://tomorrowsci.com/technology/無條件基本收入的可能財源與方向/
  42. ^ "拯救失业率,我们需要的删减失业补助! - 元毓说". 11 February 2014.
  43. ^ 行政院主计总处- 无酬家属工作者应视为“就业者”或“非劳动力”
  44. ^ Basic Income: Let's learn to value unpaid work. 
  45. ^ Lingwei. 最低工资标准和无条件基本收入. 2017-01-05. 
  46. ^ YouTube上的What is Basic Income and why do we need it
  47. ^ 关于 - Paradism. tw.paradism.org. 
  48. ^ 时代精神运动The Zeitgesit Movement/维纳斯计划The Venus Project, (15 January 2014). "无条件基本收入:一个文化的推动 Grundeinkommen:ein Kulturimpuls" – via YouTube.
  49. ^ "商业周刊 - 如果政府每个月发钱给你,你还会认真工作吗?荷兰政府做实验!".
  50. ^ "【民报】为什么?瑞士人拒绝政府无条件每月送你8万元".
  51. ^ "有钱就敢追梦了吗?荷兰政府实验给你看".
  52. ^ 不工作也发钱 芬兰将试行“全民基本收入” - 大纪元. 2016-08-28. 
  53. ^ "A Canadian City Once Eliminated Poverty And Nearly Everyone Forgot".
  54. ^ 终结贫穷!加拿大续推“保障基本收入”制
  55. ^ THE TOWN WITH NO POVERTY (PDF).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7-01-26). 
  56. ^ “基本收入”不设限:贫国防弊、富国撙节
  57. ^ li cyuan Yang, (19 February 2016). "Panorama iedereen een basisinkomen" – via YouTube.
  58. ^ "Juku Shenguang - A Basic Income for everyone 中文字幕全文:... | Facebook".
  59. ^ "Star Trek 星舰经济学:人类可能实现的社会主义乌托邦?".
  60. ^ Why Not a Negative Income Tax?. 2015-1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