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雅文明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玛雅文明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玛雅文明
Section of stucco frieze with a prominent human face in the centre, surrounded by elaborate decoration.
前古典时期
古典时期
蒂卡尔科潘
卡拉克穆尔帕伦克
后古典时期
奇琴伊察玛雅潘
语言
古典玛雅语
玛雅文字
历法
玛雅历
其他古代美洲文明
奥尔梅克文明印加文明
阿兹特克文明提奥提华坎文明

玛雅文明,是古代分布于现今墨西哥东南部、危地马拉洪都拉斯萨尔瓦多伯利兹5个国家的丛林文明。虽然处于新石器时代,惟在天文学数学农业艺术文字等方面都有极高成就[1][2]印加帝国阿兹特克帝国并列为美洲三大文明阿兹特克帝国与马雅文明位于中美洲印加帝国位于南美洲安地斯山一带)。

依据中美洲编年,玛雅历史分成前古典期古典期后古典期。前古典期(公元前1500年-公元300年)也称形成期,历法文字的发明、纪念碑的设立及建筑的兴建均在此时期;古典期是全盛期(约4世纪-9世纪),此时期文字的使用、纪念碑的设立、建筑的兴建及艺术的发挥均在此时期达于极盛;后古典期(约9世纪-16世纪 ),此时期北部兴起奇琴伊察乌斯马尔等城邦兴起,文化也逐渐式微(衰弱)。玛雅从来不像希腊埃及等文明拥有一个统一的强大帝国,全盛期的玛雅地区分成数以百计的城邦,然而玛雅各邦在语言文字宗教信仰习俗传统上却属于同一个文化圈。16世纪时,马雅文化的传承者阿兹特克帝国西班牙帝国消灭。

起源[编辑]

目前学术界普遍认同的结论是,印第安人(其中包含玛雅人)的祖先是由亚洲跨越白令海峡到达美洲的,亚洲的蒙古人种美洲人祖先有渊源关系。

第四纪的一些时间里,尤其是在最后一次冰河期,海面下降了大约130-160,水深只有几十米的白令海峡袒露出了一座陆桥,连接起了亚洲东北部和美洲西北部,成为亚、美两洲的天然通道。当时以猎取猛犸鹿类为生的亚洲东北部猎人很有可能尾随这些动物穿过白令海峡大陆桥来到了美洲,成为美洲远古文明的始祖(包括玛雅文明)。

印第安人的祖先移入美洲不是一次,而是分批陆续到达美洲的[来源请求],然后又经过长期的不断迁移与推进,最终散布到美洲全境。美洲印第安人并不是一个统一的民族,他们进入美洲的时间不同,背景各异,受地理环境、自然条件等各方面的影响,逐渐形成了许多不同语言、不同习俗、不同文化的部落

南美洲中美洲发现有不少古代骸骨的年代比北美洲所发现过最古老的骸骨更久远,而且体格与东南亚的爪哇人种更相似,所以有人认为最早的原住民可能是透过海路,自东南亚通过南太平洋不同的海路到达中、南美洲,然后再散布到全境。

现在逐渐风行的说法是综合了以上两种观点,认为北美洲以及部分中、南美洲的原住民是通过白令海峡陆桥迁居到美洲的北亚居民后裔,而其他的中、南美洲的原住民则有可能是自太平洋诸岛迁居而来的马来人后裔。而一些基因研究否定了上述的猜测[3],并且发现从西伯利亚到玻利维亚,美洲原住民拥有相同的独特的遗传性变型。并且他们通过海岸线扩展至全境。

印第安人经过两万多年的分化,产生了许多不同的民族和语言据资料记载,其中尤以分布广泛印第安人最为明显,并产生过玛雅文明阿兹特克文明等著名的美洲文明。

地理[编辑]

玛雅文明全盛期疆域

古典期和后古典期玛雅文明的延伸,扩展整个现今墨西哥南部的恰帕斯州塔巴斯科尤卡坦半岛金塔纳罗奥州坎佩切州尤卡坦州。玛雅人的面积也扩大整个中美洲北部地区,包括危地马拉伯利兹萨尔瓦多北部及洪都拉斯西部现今的国家。

一般分为三个松散定义的区域:太平洋南部的低地,高地和北部低地的玛雅地区。玛雅高地,包括所有在危地马拉和恰帕斯高地升高地形。南部低地位于南部高地,并纳入了墨西哥恰帕斯州,危地马拉,伯利兹,萨尔瓦多的南部海岸的国家的一部分。北部低地涵盖所有的尤卡坦半岛,包括墨西哥尤卡坦州,坎佩切州和金塔纳罗奥,危地马拉佩滕省,伯利兹国。塔瓦斯科和恰帕斯,墨西哥州的部分地区也包括在北部的低地。[4]

历史[编辑]

中美洲编年,玛雅文明被划分为三个时期:

传说马雅人在西元1000年前就开始建造宗教性建筑,最早的遗迹是由一些简单的土坟所组成,后来才进一步演化为金字塔。早期的马雅文明似乎曾经受到更早的奥尔梅克文明的影响。奥尔梅克文明在将他们的文化传播到今日的犹加敦半岛以后,便衰败灭亡,原因不明。

克里斯托弗·哥伦布(后人所绘)

公元前200年公元800年左右是马雅文化最兴盛的时期。玛雅人在这地区(主要以热带雨林为主)发展了数百座城市蒂卡尔是其中最大的一个,学者估计在最高峰时,此城有10-20万居民。他们发展成许多个农业密集的、城市集中的城邦。其中最为显著的遗迹是建于宗教中心的金字塔,和伴随它们的皇宫。其他重要的考古学遗迹还有雕刻石板(玛雅语:Tetun),这些用象形文字写成的石板主要描述宗谱战争胜利和其他的成就帕伦克古典期最美丽的玛雅城市,以至人们甚至将它誉为“美洲的雅典”。另外一座著名的城市叫做科潘,从现代遗迹的规模来看可以把蒂卡尔科潘帕伦克视为玛雅文明古典时期最大的三个城邦。公元九世纪开始,古典期玛雅文明的城邦突然同时走向衰落[5],其原因现在仍然是历史学家研究的课题。到公元10世纪至11世纪末期,曾经繁荣的玛雅城市均被遗弃,并被丛林所覆盖。

此后,以奇琴伊察为首,犹加敦半岛北部热带草原兴起一些玛雅城邦,这时开始史学上称作玛雅文明后古典期。奇琴伊察城邦政权于公元1221被推翻,继之以玛雅潘为首的城邦联盟。1441年,玛雅潘政权因内乱而瓦解。当哥伦布西元1492年到达美洲大陆时,玛雅人的地区实际处于分崩离析的状态。16世纪时,被西班牙帝国所灭。

玛雅人也曾经参与了古代中美洲的长途贸易,主要的货币可可黑曜石羽毛玉石烟草

西元900年的世界。图中中美洲绿色地区是玛雅文明

古典时期的多数玛雅城邦非常重视记载历史,大多数城邦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竖立各种纪念碑,今天的考古学家正是通过这些纪念石碑得以对玛雅文明有的历史有所了解,又因为玛雅历法相当精确,今天的历史学家甚至可以知道许多事件的精确日期。比如科潘国王十八兔兵败后于公元738年5月3日被斩首,又比如帕伦克国王巴加尔二世生于公元603年3月6日,公元615年7月29日他十二岁那年登基做的国王,死于公元683年8月28日[6]。这样精确的历史记录实在为地球上其他远古已消失的文明所无法比拟的。蒂卡尔建国纪念碑出现在西元292年7月8日(通常被历史学家当作玛雅古典文明的开始之日),最后一块纪念碑出现在西元909年的托尼那遗迹第101号纪念碑(长纪历:10.4.0.0.0,通常被历史学家当作玛雅古典文明的结束之日)。此后,雕刻纪念碑习俗完全消失。古典玛雅文明衰落以后的后古典玛雅文明,则达不到上述精确水平,今天关于奇琴伊察玛雅潘时期的历史主要是通过早期西班牙人从当地人听来的传说中了解到的。

古典期以南部地区最兴盛,故又称南马雅文明古马雅文明,而这时期的马雅人被称作古马雅人;南马雅文明衰落以后的玛雅文明称北马雅文明

城邦[编辑]

蒂卡尔遗址

蒂卡尔[编辑]

蒂卡尔是玛雅文明的文化和人口中心之一。这里最早的纪念碑建造于公元前四世纪。城市在玛雅古典时期——大约公元200年到公元850年左右,达到顶峰。

蒂卡尔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世纪,起先它只是个二流城邦,奉北部城邦米拉多为盟主,蒂卡尔可能从公元二世纪开始奉行与中美洲当时的大国提奥提华坎友好的政策,并取得成功使自己国力大涨,从而成为玛雅世界最强大的城邦之一。

8、9世纪之后,与同一时期其他玛雅城邦一样,蒂卡尔迅速衰落,在10世纪末,蒂卡尔被彻底遗弃在丛林中。

帕伦克遗址

帕伦克[编辑]

早期的帕伦克历史可以追溯到奥尔梅克文明时期,奥尔梅克文明可能在此建立过一个王朝。玛雅文明古典时期,帕伦克是玛雅西部地区一个大邦,已知最早的统治者是K'uk B'alam I,他于公元431年3月11日登上帕伦克的王位。

进入9世纪以后,同古典期玛雅文明的其他城邦一样,帕伦克城市迅速衰落,并永远地被遗弃在了丛林之中。

卡拉克穆尔遗址

卡拉克穆尔[编辑]

卡拉克穆尔是玛雅中部地区大国,与另一个大国蒂卡尔保持着互相竞争对立的关系。卡拉克穆尔可能于公元五世纪时立国,公元六世纪之前,蒂卡尔强大,是中部玛雅地区的实际霸主。562年Sky Witness国王继位,与邻国卡拉阔尔(Caracol)结成同盟,打败蒂卡尔,卡拉克穆尔一跃成为中部玛雅地区新的霸主。599年和611年,卡拉克穆尔两次打败玛雅西部地区大邦帕伦克,不久以后,帕伦克在国王巴加尔二世统治下,重新强大,限制了卡拉克穆尔向西的发展。

从Tajoom Uk'ab' K'ak'王(622年至630年在位)、Yuknoom Head(630年至636年在位)到Yuknoom the Great(636年至686年在位)是卡拉克穆尔的鼎盛时期。Tajoom Uk'ab' K'ak'为王时,于公元626年两次与邻国纳兰永(Naranjo)交战,均获大胜,631年,Yuknoom Head在位时,再次打败纳兰永,极尽羞辱后处死了纳兰永的国王。七世纪起,蒂卡尔重新强大,卡拉克穆尔的霸主地位受到挑战,公元695年,被蒂卡尔的阿赫卡王打败,蒂卡尔重新成为中部玛雅地区的霸主。卡拉克穆尔政权迅速衰败,但作为一个玛雅城邦,直至九世纪十世纪才与其他玛雅城邦一样,不明原因地被永远遗弃在丛林之中。

科潘[编辑]

早于公元前1100年,科潘河谷地就有人居住,但是约公元前300年后的四五百年间,在其他玛雅城邦蓬勃发展之时,科潘却没有什么发展,直到公元200年前后科潘城邦才开始发展起来。

考古学家在科潘发现一座圣坛,称之为“圣坛Q”,上面刻画有16位人物的形象,起先考古学家觉得好像是16位祭司环坐一起讨论问题似的,后来的研究表明这是16位科潘国王形象

公元426年亚克库毛开始了强大的科潘王朝,他也是“圣坛Q”上所刻画的第一位国王。虽然他可能并不是科潘真正的第一位国王,但是他在后来肯定有着极崇高的地位。到了公元628年,“烟豹王”即位,他在位时间长达67年,是科潘王朝的鼎盛时期,同时也控制着周围很大面积的地方,成为一个“帝国”。他同玛雅西部的大城邦帕伦克联姻,并且在科潘大兴土木,兴建了大量的纪念碑。今天的考古学家正是通过这些纪念碑,得以了解科潘的历史

进入公元9世纪的科潘,同玛雅文明古典期的所有其他城邦一样,突然衰落,并且永远的被遗弃在了丛林之中。

奇琴伊察[编辑]

契琴伊萨在公元600年左右即玛雅古典时期中期是当地的重要城市,但其最大的发展和影响力巅峰则出现在中部低地和南部玛雅城市衰落之后。 公元约987年,托尔特克国王Quetzalcoatl(即羽蛇神之意)带领军队从中部墨西哥来到这里,并与本地玛雅盟友一起将契琴伊萨作为了自己的首都,及第二个图拉(Tula)。[来源请求]这一时期的艺术和建筑因此呈现有趣的玛雅和托尔特克混和风格。

玛雅史料记载1221年发生了大规模的起义和内战,考古学证据也显示市场和武士神庙的木制屋顶在大约这一时间被烧毁。契琴伊萨随着犹加敦的统治中心移往玛雅潘而开始衰落。 契琴伊萨虽然未被完全放弃,但城市的人口减少了,也没有再兴建新的大型建筑。

波南帕克[编辑]

波南帕克(Bonampak)是玛雅文明的城市之一,位于墨西哥的恰帕斯州。考古学家曾在这里发现精美的壁画与国王的石棺,而遗迹的建筑可以追溯至古典早期(580年至800年)。

科巴[编辑]

科巴(Cobá)是墨西哥尤卡坦半岛上的一个玛雅文明的城市遗址,位于加勒比海岸以西40公里,图卢姆西北44公里,奇琴伊察以东90公里。 科巴位于热带雨林深处,由五个潟湖环绕,中心地区与周边散落的建筑由放射状的道路连通,这些道路最远甚至延伸至加勒比海长达100公里以上。遗址内的重要建筑有高达42米的“大金字塔”Nohoch Mul,这是玛雅文明中最高的建筑,科巴的鼎盛期据推测约有五万住民或者甚至更多。这一地区的建筑覆盖了约80平方km。到1世纪为止一直被大规模的农业人口所控制。根据7世纪的玛雅文字记录来看,科巴的主要建筑多建于公元500〜900年间古典的时期中后期,但是科巴在此后一直有新的建筑被建起,而古老的建筑也一直被修复,这样的状态一直维持到14世纪西班牙人到来之前。

基里瓜[编辑]

基里瓜遗址(西班牙语:Quiriguá)是位于危地马拉东南部伊萨瓦尔省的古马雅遗迹。它沿莫塔瓜河下游、占地约3平方公里(1.2平方英里),属于中型遗址[1],其中礼仪中心位在距北岸1公里(0.6英里)处。马雅古典时期(西元200年–900年)时,基里瓜坐落于几条重要贸易路线的交点。遗址的卫城内建有200座建筑、约始于西元550年,八世纪时开始兴建大型建筑。所有工程在约西元850年停止动工,仅在后古典时代初期(约西元900年–约西元1200年)短暂复工。基里瓜遗址和邻近的古典时期城市科潘拥有相同的建筑与雕塑风格,历史发展也紧密相依

文明特点[编辑]

1892年的芬兰火耕
  • 掌握高度的建造技术,玛雅人不会使用铜铁,也跟其他印地安人一样不会使用轮车车轮的概念虽然在陶器以及一种小玩具等文物中出现,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没有实用化。但是却创造了高度的城市文明
  • 建筑阶梯金字塔祭坛为主,以石灰岩为材料。不仅有神庙和陵墓的用途,更是天文学测量观测工具。
  • 农业以玉米为主食,所以又称为“玉米文明”。没有牛马猪羊,没有出现畜牧业的痕迹,农民采用一种极原始的米尔帕耕作法刀耕火种,又称火耕(火耕是使用火去除掉森林来使得这样获得的空地变成耕地进行农业生产的技术,它是一种非常老的技术,人类使用这个技术来从将森林改变为耕地已经有数千年的历史了))种植玉米及其他农作物玛雅人除了种植农作物,同时也有打猎
  • 数学采用二十进制,发现并使用了“”的概念(另一说则是由奥尔梅克人传授),并用到“亿”。已知地球金星等天体的规律运行。掌握高度的数学和天文历法知识。
  • 使用独特的象形文字:玛雅文字
  • 历法体系由三种历法组成:神历、太阳历、长纪历。
  • 玛雅文明和其他四大文明不同,不是产生在大河流域,而是崛起于火山高地和茂密的热带雨林之中。[7][8]

文化[编辑]

社会[9][编辑]

  • 阶级

分为贵族(almehenob)、祭司(ankinob)、平民(ah chembal)、奴隶(ppencatob)。

  • 服饰

马雅妇女穿着如麻袋的直筒裙,颈部开口有绣样;出门时披上围巾裹住到胸部。

一般男子穿着遮羞布、披肩、凉鞋、头饰。

贵族、祭司的衣饰上有贝壳、兽皮、颜料羽毛、挂件等。

艺术[编辑]

帕伦克浮雕
卡拉克穆尔的编号51石柱,估建于西元731年;它是该城保存最好的石柱遗迹,上则描绘著国王Took' K'awiil。[10]
位在洪都拉斯科潘的编号H石柱,属深浮雕的圆雕雕塑。

许多人认为古典时期(前200年到900年)马雅艺术在古代美洲文明中是最成熟和美丽的。帕伦克的雕刻和浮雕以及科盘(Copán)的塑像被认为是最完美的,展现了古典马雅人的优雅和准确的观察力。现代人只能从葬礼中的陶器来了解古典马雅的进阶绘画;另外在波南帕克的一栋建筑意外保存了古代壁画。他们发明的一种蓝色颜料玛雅蓝由于它的独特化学性质而得以保存数千年。从一些马雅文献中,人们发现马雅是少数文明中,艺术家会在他们的作品上署名的。此外,玛雅人也跟中国人一样喜爱玉器,玛雅的玉器非常精美,丰富。马雅石柱是古中部美洲马雅文明所遗留下来的遗迹。遗迹包括雕刻精美的高大石柱,底部通常设有圆形石盘,实际功能不明。

文字[编辑]

玛雅象形文字

最早的玛雅象形文字记载可追朔至前3世纪[11],并逐渐普及玛雅地区。马雅人美洲唯一发明文字民族,让许多马雅文化的历史保存下来。此外,玛雅与其他美洲文明进行的交流,也可以得知其他美洲文明的一些资料,如提奥提华坎文明蒂卡尔的密切关系。

使用独特的象形文字,是将神明的头像加以夸张化和抽象化而制成。玛雅文字似汉字。是象形文字和声音的联合体,玛雅雕刻文字既代表一个整体概念,又有各自独特的发音。这类似于日语中的汉字与假名的关系,如玛雅文中的“盾”(pakal)既可以写成一个表意的象形单字,也可以分成三个表音文字“pa”,“ka”,“la”。其中,“la”的元音是根据俄国学者尤里·克诺洛索夫(Yuri Knorosov)研究的CVC原则。玛雅象形文字的发展水平与中国的象形文字相当,只是符号的组合远较汉字复杂,块体近似圆形或椭圆。字符的线条也依随图形起伏变化,圆润流畅。玛雅文字的一个字符中大的部分叫做主字,小的部分叫做接字,字体有“几何体”和“头字体”两种,另外还有将人,动物,神的图案相结合组成的“全身体”,主要用于历法。玛雅文字的读法为,从上至下,两行一组,以“左→右→(下一段)左→右”的顺序读。90%玛雅文字如今已经可以被解读(由于玛雅文字是表意文字,因此“解”和“读”是两个动作),并在墨西哥玛雅族民间有所教授。

玛雅文字的体例与汉字高度偶合,或者说,取得了与汉字同样的高度。具体来讲有如下四点:[12]

  1. 玛雅文字的基础是表意符号。如以一个太阳的形状来表示“日”这个意符。
  2. 玛雅文字的主体是形声字,如“西”字,写做“上‘手’下‘日’”。上面的“手”即是声符,下面的“日”即是形符。
  3. 玛雅文字中的声符是可以随意取换的。(仅这一点与成熟汉字的体例不同。不过早期汉字的声旁亦可活用)
  4. 玛雅文字中、不同部首的位置可以发生变化。

玛雅刻本是记载马雅文字的书籍,全世界只剩四本[13],是文字研究的宝典,其它的都为西班牙人所毁;而大多数遗留的象形字都是刻在神殿祭台的遗迹及纪念碑上。[14][15]

宗教信仰[编辑]

墨西哥的羽蛇神雕像

宗教在玛雅文明中占有很重要的位置,玛雅的天文历法,建筑所展现的成就,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其宗教活动的繁荣,玛雅文明建立在神权政治的体制下,玛雅王族和祭司主管宗教,玛雅人的最高神叫“羽蛇神”,由奎特查尔凤鸟羽毛和响尾蛇组合而成,是风神,又是金星(启明星),它被视为伟大的组织家、城市的建立者、数学冶金学和天文学之父,传说是它给百姓带来了文明和教化。此外,它还掌管农业、丰收与降雨,这在干旱的尤卡坦半岛自然意义非凡。在尤卡坦半岛北部的考古遗址,包括奇琴伊察、乌斯马尔玛雅潘等地均可找到库库尔坎的大型神庙。[16]库库尔坎是一个与尤卡坦半岛北部的伊察人(Itza)有着密切关系的神祇,有关库库尔坎的崇拜正是以该处为中心。[17]尽管对库库尔坎的崇拜在早期玛雅传统已有其来源,伊察人崇拜库库尔坎深深受来自中墨西哥的奎策尔夸托的影响。[18]影响大概是透过来自墨西哥海湾的琼塔尔(Chontal)玛雅商人[19]这些琼塔尔商人大概主动地在中美洲传扬羽蛇神的崇拜。[20]库库尔坎于云云源于玛雅及非玛雅的众神中脱颖而出,从而提高了伊察人在政治商业方面的地位。[21]这亦有助伊察商人进入中部墨西哥及其他非玛雅地区,令他们可以发展经济[22]

承继了托尔特克人的祭祀文化,玛雅人的祭祀活动频繁而且有活人献祭的活动,战争,节日,祈求丰收,等等诸多活动都有祭祀仪式,祭祀不但有丰富的珍宝祭品,玛雅人还用活人的心祭太阳神。玛雅的各个城市之间常有战争,战败一方通常都会有大批的俘虏被当作祭品处死。

玛雅文明神明非常多元,分别是创世神、雨神、玉米神、黑战神、人祭神、风神、太阳神、月神、北极星神、自杀女神、羽蛇神等。

体育[编辑]

玛雅人最先学会利用天然橡胶玛雅人也用来制)制作类似现代足球一样的东西,这也是源于宗教仪式。几乎每个城邦都有进行球赛的大球场。他们在专门的大球场举行生死的游戏,两方只能用膝盖传球,球不能落地,并且要设法将球投入墙上的石圈中。这样的游戏通常要进行几天几夜才能分出胜负。

蹴球除了是当地人(包括儿童)的休闲活动,也具有宗教意义。正式的比赛常被认为是天上明或地下世界的主宰之间的斗争,而球本身代表太阳

在正式比赛中,落败一方的领队会被胜方的领队斩首或取出心脏以作活祭品,他的头骨会被用作新球的球心。

关于比赛后的献祭,另有一说法,即胜者献祭:根据中美洲文明对于宗教的热情,成为祭品被认为是神圣的,部份学者依照此点推测奉献应该是属于荣耀,所以献祭应为胜利者。但亦有地方如奇琴伊察,胜利一方或落败一方的领队被用作牺牲的说法同时存在。

马雅人会玩一种版图游戏:中美洲十字戏,与印度十字戏有关[23]

陵墓[编辑]

巴加尔二世陵墓的石棺上的神话图案。类似现代宇宙飞船图案,不过一般严肃的历史学家认为是巴加尔二世在地府旅行

1949年,墨西哥考古学家亚尔伯托·鲁兹(Alberto Ruz Lhuillier)在考察帕伦克的一座神庙时注意神庙内殿的地板上有特殊与众不同的石板,打开石板后发现了一处阶梯地道,于是他开始挖掘,经过三年的努力,他的考察队发现了藏于神庙之下的国王陵墓。并且发现了许多珍贵的陪葬品,以及国王的石棺,石棺中国王的遗骸。经过许多专家的努力,60年代,确认了此遗骸正是帕伦克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国王巴加尔二世。巴加尔二世陵墓的发现是成为二十世纪考古学界最重大的事件之一。

墨西哥考古学家在帕伦克神庙中发现巴加尔二世陵墓。许多年来一直认为马雅的金字塔是用作神庙,与埃及的金字塔用途不同,巴加尔二世陵墓的发现,使这种观点发生变化。

另外一件引起世人注意的事件,是巴加尔二世石棺的顶盖上有类似于现代宇宙飞船的图案,这个图案曾经引起过很大的讨论,至今其意义仍然不是很清楚,不过一般严肃的历史学家仍然认为那只是个普通的神话图案,图案中巴加尔二世正在跌入地府,而他背后则是升起的圣树

预言[编辑]

玛雅历具有预言的性质:

农业[编辑]

玛雅人和其他四大文明不同,不是产生在大河流域,而是崛起在火山高地和茂密的热带雨林之中。玛雅人以玉米和豆类为主食,肉食相对较少,没有小麦,农作物主要有玉米棉花烟草番茄可可等。

马雅人利用石灰岩防水的特性及倾斜的地面(有些地区倾斜的角度达数米,需要用仪器测量)让雨水流进水库,并建造许多精密的灌溉系统,形成灌溉农业。跟四大文明不同的是,马雅人的水源是雨水,并非河流

玛雅文明虽然是城市文明,却建立在玉米农业的根基之上。自古以来,玛雅农民采用一种极原始的“米尔帕”耕作法:他们先把树木统统砍光,过一段时间干燥以后,在雨季到来之前放火焚毁,以草木灰作肥料,覆盖住贫瘠的雨林土壤(刀耕火种)。烧一次种一茬,其后要休耕1-3年,有的地方甚至要长达6年,待草木长得比较茂盛之后再烧再种。农业生产能力的缓慢,一旦出现长时间的干旱,文明将变得非常脆弱,这也是科学家推测玛雅文明突然消失的一个原因。

西班牙人将马雅人种植的玉米可可等农作物运到世界各地,不仅受到人们的喜爱,也有效纾解饥荒

伪造[编辑]

  • 水晶头骨

很多水晶头骨被宣称源自中美洲阿兹特克玛雅文明。尽管中美洲艺术中有很多头骨的形象,然而馆藏的水晶头骨却没有一件藏品具有发掘纪录。[25]在1976年、1996年和2004年研究者在大英博物馆进行了一系列关于水晶头骨的实验。实验表明,区别牙齿的锯线是用19世纪才发明的珠宝工具雕刻的(不同于Mitchell-Hedges头骨,这些头骨没有可分开的下颚)。从而引起了对水晶头骨中美洲来源的诸多疑问。[26]试验研究认为,这些头骨制作于19世纪的德国,很可能是出自于Idar-Oberstein。这个小镇在19世纪末期以进口巴西石英来制造手工艺品而闻名。[27]

目前已证实大英博物馆巴黎人类博物馆[28]水晶头骨都是购自法国古董商欧仁·博班。博班曾于1860年至1880年于墨西哥城经商。[29]其中大英博物馆的水晶头骨经由纽约的蒂芙尼而来,巴黎人类博物馆的头骨由人种学家Alphonse Pinart自博班购得并捐赠。

史密森尼学会于1992年展开了关于一件阿兹特克水晶头骨的调查。这件水晶头骨为一个匿名人士于1960年购自于墨西哥城。经过调查此水晶头骨被证实也是于制造于近代。根据史密森尼学会的说法,这件头骨当年是博班从德国获得的。[30]

科学发明与使用[编辑]

数学[编辑]

玛雅数字

玛雅人有一个被称为“人类头脑最光辉的产物”的五进位数学体,马雅人(或他们的奥尔梅克祖先)独立发展了(类似贝型的符号)的数字,它的发明与使用比亚非古文明中最早使用“零”的印度还要早一些,比欧洲人大约早了800年。

并且使用二十进制的数字系统;数字由3个符号的组合构成:〇(贝形符号)、一(点)、五(横线)。如,19写作3根横线上另加4个点。碑文显示他们有时会用到亿。例如,在计时上,玛雅人有一个称为“阿托盾”的单位(相当于230亿4000万天,约6312万年)。以下是玛雅数字列表,5进位符号、20进位计算:

天文学[编辑]

历法[编辑]

建筑[编辑]

含有贝壳化石的石灰岩,石灰岩是马雅建筑的主要材料
蒂卡尔城市设计.马雅人依昂宿星团的分布,建造七座金字塔式神殿

玛雅人在没有金属工具,不会使用轮车,没有等大型畜类的条件下,创造出了高度的城市文明,从其遗留下来的规模巨大、功能完备的城市遗迹,可以看出其进步的建筑水准和工程学技术水平。

古典期玛雅最大的城邦“蒂卡尔”城市面积超过65平方公里,共有3000座以上的金字塔祭坛、石碑等遗迹;影响的区域方圆500平方公里,仅在其中心区域,就有大型金字塔十几座,小型神庙50多座。蒂卡尔金字塔斜度达70°的设计,其外形有如欧洲的哥特式教堂般奇峭,因而有人称之为“丛林大教堂”。蒂卡尔最高的建筑约70(69米又30厘米,231 )高的4号神庙。[31]

此外由于很多建筑都是用于宗教仪式及神明的指示,玛雅建筑里处处都是关于天文学的数字,有以下例子:

  • 奇琴伊察库库尔坎金字塔高24米,四周各由91级台阶环绕,加起来一共364阶,再加上塔顶的羽蛇神庙,共有365阶,象征了一个太阳年中的365个日子[32]。除了阶梯数目外,金字塔四面各有52个四角浮雕,表示玛雅的一世纪52年。
  • 玛雅人用来确定分、至日的建筑群。它们位于今危地马拉的佩顿,乌瓦夏克顿(Uaxactun)遗址群的标号E组建筑。西边有个大金字塔观察台,对面是三座并排成一线的庙宇。正对着的东方,是一座较大的庙宇,南北两边各有一座较小的。三座庙宇坐落在同一块由北向南延伸的大平台上。从西边的观察台到东边正中的那座大庙字之间,有两座小石碑。以西边台上的观察点为基准,每遇春分(3月21日)和秋分(9月23日),太阳总是在东西向的这根中轴上、也就是在东边庙宇的正背后升起。而当太阳向北移至北边庙字的北角升起时,正是夏至日(6月21日),此时白昼变长,黑夜变短。相应地,冬至日(12月21日)的太阳应从南端庙字的南墙处升起。[33]
  • 在奇琴伊察的卡斯蒂略金字塔是供奉库库尔坎的神庙。在春分秋分的时候,太阳照射的角度所产生的阴影渐渐覆盖九层金字塔的边缘连同北面阶梯以及石雕蛇首,造成巨蛇下降于金字塔的错觉。[34]

文明的没落[编辑]

玛雅人创造出了令人称奇的高度文明,但是古典期玛雅文明为何突然消失,现在还没有确实的定论。科学家和考古学家,对玛雅文明湮灭之谜,提出了许多假设,诸如外族入侵、人口爆炸、感染疾病、气候变化、农民起义等等。

就玛雅的地理环境而言,现今最为人所信服的是由于文明过度的发展(部分城中曾有现代都市的人口密度,例如:面积约65平方公里蒂卡尔人口最多时,每平方公里可能有1500至3000人),导致资源消耗过大与环境破坏,再加之遇上的连连灾难,生活在脆弱的雨林及采用原始游耕技术的玛雅人难以负担庞大的人口,甚至发生了资源争夺战争,导致了马雅人远走他乡。

另外,玛雅高深的知识和文化只掌握在极少数贵族祭司的手中,占玛雅人口绝大多数的平民奴隶完全是文盲。养尊处优的贵族知识分子,在繁华殆尽后难以生存,乃至很快消失。而后古典期的玛雅文明,在奇琴伊察时代有着些许不同(传说受到托尔特克人入侵的影响),但更具活力,但之后的继承者没办法保持奇琴伊察的活力,征兆是建筑不再兴建及城市生活的消失。当阿兹特克帝国在14世纪兴起时,玛雅已经进入衰落期。

玛雅没落研究[编辑]

生态危机论[编辑]

玛雅文明虽然是城市文明,却建立在玉米农业的根基之上。自古以来,玛雅农民采用一种极原始的“米尔帕”耕作法:他们先把树木统统砍光,过一段时间干燥以后,在雨季到来之前放火焚毁,以草木灰作肥料,覆盖住贫瘠的雨林土壤。烧一次种一茬,其后要休耕1-3年,有的地方甚至要长达6年,待草木长得比较茂盛之后再烧再种。当古典期文明繁盛、人口大增时,农业的压力越来越大,人们更多地毁林开荒,同时把休耕时间尽量缩短,然而这样一来,雨水更容易冲走肥沃的土壤,导致土壤肥力下降,玉米产量也跟着越来越少。玛雅文明在人口大发展之后,面临着生态环境恶化、生活资源枯竭的严重问题,作为人口主体的农民食不果腹,社会状况一落千丈。(注意:热带雨林的降雨主要依赖树木)

更为严重的是,在神权政治的体制下,玛雅王族和祭司将这种种“衰败之象”都归结为神的不满。他们更多地建神庙,更频繁、更隆重地祈祷,期盼能借神力扭转乾坤。当然,这样做的结果是浪费了更多的人力和已十分贫乏的资源,直至陷入不可救药的恶性循环。随着农业生产供应的严重匮乏,玛雅古典期高度发达的文化也开始崩溃。当城市周围贫瘠的荒地连成一片,饑饿就迫使玛雅人弃城而去了。经过百年衰败动荡之后,中央低地各城邦都湮没在热带丛莽之中,绿色植物悄悄覆盖起一切,像掩藏起一个久远的秘密。

毁灭[编辑]

迪亚哥·德·兰达(Diego de Landa)主教

西元1523年末,西班牙征服者埃尔南·科尔特斯命其部将阿瓦拉多征服玛雅城邦,并建立危地马拉城,治理安地瓜,开始殖民玛雅地区[35]西班牙人所带来的天花霍乱等外来疾病也在未来100年内使百分之九十的马雅人死亡(马雅人没有对抗疾病的抗体)[36]

玛雅人的反抗一直到最后的据点Petén Basin在1697年被西班牙帝国攻陷为止,由玛雅的部落首长带领。

而许多玛雅文献(玛雅刻本)被外来的侵略者销毁并处死认识它们的马雅人(这群马雅人是识字的,他们只占小部份的马雅人口)丧失了许多可解读马雅文明的重要资料,全世界目前只存有3份刻本,或是4份刻本碎片:德累斯顿刻本马德里刻本巴黎刻本格罗里刻本(格罗里刻本真实性备受质疑)。而销毁马雅文献的人物之一是迪亚哥·德·兰达(Diego de Landa)主教[37],他在1562年7月下令销毁[38]

近代马雅遗址的发现[编辑]

玛雅文明在十六世纪西班牙人完全摧毁后,遗址雨林覆盖了近三百年,并成为传说

西元1839年,美国考古学家史蒂芬斯(John Lloyd Stephens )和英国画家加瑟伍德(Frederick Catherwood )循着传说发现科潘,这2位冒险家将他们对科潘这座荒城的印象记载下来:它横列在我们眼前,就像汪洋中一艘破碎的,他的桅杆不见了,船员也消失了,谁也不知它何时来的,也不知摧毁它的是何物,一切都是[39]

马雅文明遗址[编辑]

相关电影、动漫[编辑]

美洲三大文明[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延伸阅读[编辑]

  • Braswell, Geoffrey E. The Maya and Teotihuacan: Reinterpreting Early Classic Interaction. Austin, Texas: 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 2003. ISBN 0-292-70914-5. OCLC 49936017. 
  • Christie, Jessica Joyce. Maya Palaces and Elite Residences: An Interdisciplinary Approach. Austin, Texas: 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 2003. ISBN 0-292-71244-8. OCLC 50630511. 
  • Demarest, Arthur Andrew. Ancient Maya: The Rise and Fall of a Rainforest Civilization. Cambridge, England;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4. ISBN 0-521-59224-0. OCLC 51438896. 
  • Demarest, Arthur Andrew, Prudence M. Rice, and Don Stephen Rice. The Terminal Classic in the Maya Lowlands: Collapse, Transition, and Transformation. Boulder, Colorado: University Press of Colorado. 2004. ISBN 0-87081-739-6. OCLC 52311867. 
  • Garber, James. The Ancient Maya of the Belize Valley: Half a Century of Archaeological Research. Gainesville, Florida: University Press of Florida. 2004. ISBN 0-8130-2685-7. OCLC 52334723. 
  • William F. Hanks, Converting Words: Maya in the Age of the Cross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10) (The Anthropology of Christianity).
  • Herring, Adam. Art and Writing in the Maya cities, AD 600-800: A Poetics of Line. Cambridge, England;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5. ISBN 0-521-84246-8. OCLC 56834579. 
  • Lohse, Jon C. and Fred Valdez. Ancient Maya Commoners. Austin, Texas: 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 2004. ISBN 0-292-70571-9. OCLC 54529926. 
  • Lucero, Lisa Joyce. Water and Ritual: The Rise and Fall of Classic Maya Rulers. Austin, Texas: 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 2006. ISBN 0-292-70999-4. OCLC 61731425. 
  • McKillop, Heather Irene. In Search of Maya Sea Traders. College Station, Texas: Texas A & M University Press. 2005. ISBN 1-58544-389-1. OCLC 55145823. 
  • McKillop, Heather Irene. Salt: White Gold of the Ancient Maya. Gainesville, Florida: University Press of Florida. 2002. ISBN 0-8130-2511-7. OCLC 48893025. 
  • McNeil, Cameron L. Chocolate in Mesoamerica: A Cultural History of Cacao. Gainesville, Florida: University Press of Florida. 2006. ISBN 0-8130-2953-8. OCLC 63245604. 
  • Rice, Prudence M. Maya Political Science: Time, Astronomy, and the Cosmos 1st. Austin, Texas: 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 2004. ISBN 0-292-70261-2. OCLC 54753496. 
  • Sharer, Robert J. and Loa P. Traxler. The ancient Maya 6th. Stanford, California: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6. ISBN 0-8047-4816-0. OCLC 57577446. 
  • Tiesler, Vera and Andrea Cucina. Janaab' Pakal of Palenque: Reconstructing the Life and Death of a Maya Ruler. Tucson, Arizona: University of Arizona Press. 2006. ISBN 0-8165-2510-2. OCLC 62593473. 
  • Painted Metaphors: Pottery and Politics of the Ancient Maya.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Almanac.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4/7/2009 [2009-06-17]. 

注释[编辑]

  1. ^ 玛雅文明来自哪里,亚太日报,2013年4月27日
  2. ^ [031:失落的玛雅文明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2yHur4NKOCA/]
  3. ^ Sijia Wang, Cecil M. Lewis Jr. Genetic Variation and Population Structure in Native Americans. PLoS Genet. Nov-2007, 3 (11): 185 [2007-11-29]. doi:10.1371/journal.pgen.0030185. 
  4. ^ Coe, Michael D. (1999). The Maya (6th ed.). New York: Dante Reed. p. 31. ISBN 0-500-28066-5.
  5. ^ 探索频道在2012年3月9日晚上11点播放的节目-2012马雅末日预言
  6. ^ These are the dates indicated on the Maya inscriptions : in Mesoamerican Long Count calendar, 9.8.9.13.0 and 9.12.11.5.18 (Tiesler & Cucina 2004,p.40).
  7. ^ 林威扬 郑仲杰 卓骏旻. 马雅文化 (PDF). 
  8. ^ 马雅文化之谜解开了?国家地理杂志:火山是幕后囚徒
  9. ^ 马雅的智慧-林大雄著
  10. ^ Martin & Grube 2000, p.113.
  11. ^ Science (subscription required)
  12. ^ 中国中央电视台之《破解玛雅密码》(普通话配简体字)
  13. ^ [031:失落的玛雅文明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2yHur4NKOCA/]
  14. ^ [031:失落的玛雅文明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2yHur4NKOCA/]
  15. ^ 探索频道在2012年3月9日晚上11点播放的节目-2012马雅末日预言
  16. ^ Read & González 2000, p.201.
  17. ^ Sharer & Traxler 2006, pp582-3.
  18. ^ Sharer & Traxler 2006, pp582-3.
  19. ^ Sharer & Traxler 2006, pp582-3.
  20. ^ Sharer & Traxler 2006, pp582-3.
  21. ^ Sharer & Traxler 2006, pp582-3.
  22. ^ Sharer & Traxler 2006, pp582-3.
  23. ^ ludo
  24. ^ 马雅历法预言2009日全食+2012世界末日
  25. ^ Walsh (2008)
  26. ^ Craddock (2009, p.415)
  27. ^ British Museum (n.d.-b); Craddock (2009, p.415).
  28. ^ The specimen at the Musée de l'Homme is half-sized.
  29. ^ See "The mystery of the British Museum's crystal skull is solved. It's a fake", in The Independent (Connor 2005). See also the Museum's issued public statement on its crystal skull (British Museum n.d.-c).
  30. ^ See the account given by Smithsonian anthropologist Jane Walsh of her joint investigations with British Museum's materials scientist Margaret Sax, which ascertained the crystal skull specimens to be 19th century fakes, in Smith (2005). See also Walsh (1997).
  31. ^ Coe 1999, p.123.
  32. ^ Milbrath 1999: 66
  33. ^ 马雅的智慧-林大雄著
  34. ^ 林恩·V·福斯特著,王春侠等译(2007年):《探寻玛雅文明》,317至318页,北京:商务出版社。
  35. ^ 马雅的智慧-林大雄著
  36. ^ 失落的玛雅文明
  37. ^ 探索频道在2012年3月9日晚上11点播放的节目-2012马雅末日预言
  38. ^ ランダ,D./林屋永吉訳,増田义郎注‘ユカタン事物记’大航海时代丛书 第2期第13巻所收,岩波书店,1982年 ISBN 4000085336
  39. ^ 失落的玛雅文明

相关条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