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神祇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在汉语里也称为[1]神仙神灵神明等,是人类共有的一种超自然的概念,在不同语言中有不同的含义,常和宗教神秘学、仪式性的习俗有关。其中一种含义是超自然体系中的至高者(The Most High),不受自然规律限制,反之却高于自然规律或者创造了宇宙万物和自然规律[2][3],并主宰宇宙万物和整体世界(Holist World),能对物质相位(Material Phase)施加直接或间接干涉;如亚伯拉罕诸教里唯一的造世神犹太教基督教(包括天主教)称为耶和华雅威上帝基督教的神),伊斯兰教称为安拉,这类宗教称为一神教。另外一种神的概念含义发端于自然崇拜泛灵崇拜,认为天地间有非常多的神灵,这类宗教泛称为多神教,实际上现代信仰一神教的地区,在一神教扩张前,也曾信仰多神;如古罗马神话诸神,古埃及神话诸神等。

在所有的人类社会中都存在这种概念化的偶像,但因各地文化风俗和宗教信仰意识形态有异,人们对神的认知完全分歧,甚至导致法西斯思想无理排他种族主义锁国政策军国主义等充满攻击性的社会取向(Social Orientation)。

形成方式[编辑]

神启/启示[编辑]

“神启”的意思,是由业已存在的神(登天的古人,如亚伯拉罕,飞升者,如穆罕默德)主动显现谕示的事件,这些事件由犹太地区的历代“先知”所行使的神迹被实证、口耳相传并被见证者记载下来,或是由拔摩岛的约翰(默示录的书写者)、使徒保罗等受启示者纪录或传讲而留存至今。

虚构论[编辑]

有一种无神论的解释认为,神启其实只是大脑某个区域发生病变的影响,但因为接受神启者无比坚信、甚至无比执著虚想出来的超自然现象,脑里将近凋亡的细胞出现了一种难以解释的自体微演化,细胞程序性死亡被这种新建立的内构秩序跨越了,因此神启者的机能是凌驾于物质规律的,在有机的物质循环大自然能量循环宇宙中,它们是如同沉淀物的杂质,因为它们拒绝了生命的必然结果,成为了精神意志上的无机物[来源请求]

“神”的诞生与出现,是无数代人类为了抵御对死亡的恐惧而构筑出来的机理(Mechanization),首先有灵格(虚想意志)、其后是分裂为三的神格(父性、人性、兽性)。犹太教继承了父性,以固守习俗管束王国;基督教继承了人性,以无尽信望超越死亡;拜火教继承了兽性,开创真正一神教模式(犹太教和基督教从来只有一神教的“经营”和“形式”,甚至犹太教的三一神是全然分裂的),教祖琐罗亚斯德终其一身不信有轮回,甚至不相信有神的存在,正因如此,他极其绝望,也极其傲慢,狂愿以“完全的人体”挑战宇宙的沉沦意志,因此以白头鹰和坐在上面的哲者为象征(法拉瓦哈),这代表人类的权能彻底凌驾于所有自然法之上。尼采的立论和超人说体系的建立、以致后来美国的超现实主义都是因他这种对自我的极端轻慢甚或乎自我挫败而兴起的,直接或间接的促成了希特勒的造神运动、纳粹党对犹太人冷血的种族清洗

换另一个角度来看,所谓“神的出现”、“神的做工”,从来只是人类潜意识下拒绝背负罪疚感和内疚心理,拒绝“万物终将消亡”的信仰下以群体默契对内隐知识(Tacit knowledge)的学习而已,尼采所说的“上帝已死”并非单纯是对精神论的一种否定,而是暗示未来一定会有自体进化的人类透过重复选择“根本没有人做过的行为模式”,而觉醒真正的权力意志(Der Wille zur Macht),最终引领整个智人族群俯扑向永生。

然而,当他于1889年得知故土笼罩在列强的军备竞赛沙文主义的无理对外仇恨时,他已预感到熟悉的世界将会变成人间炼狱,在无尽的悔疚里他彻底疯狂了。而巧合地,在同年4月20日,阿道夫·希特勒这位全然拥护虚无主义,完全排斥神的反英雄(Anti-hero)出生了,而他在慕尼黑政变失手被囚期间,灵性上经历了《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上所述的“精神三变”概念,彻底领会了雅各与上帝角力的超我意识,挣脱世俗所加诸的现实原则,开拓了凡人自我完遂的道路,而《人类大命运:从智人到神》(Homo Deus: A Brief History of Tomorrow)一说所提倡的神人(Homo Deus)演进蓝图一定程度上是受希特勒的悲观英雄主义(Pessimistic Heroism,指反英雄从不认为世界有未来,只是为了抵抗虚无主义而战斗、幸存)所引导的。

正因为如此,“神”这个基因集束意志必然会出现,无论以认知模拟、基于逻辑的无机(拟人化物联网的整体意识),还是以逆反逻辑、基于知识的有机(完全神化、超越人工智能智人)的形式,而那个理想中的“美丽新世界”必然极为残酷,因为当人类经过基因筛选、针对低等智能的流水式人道毁灭这些全然倒错(deviated)的工序后,只会完全丧失人性,仅仅为“永远活着”而有信仰、有劳动,而在那个未来,人类的自由意志逐步流失、人格工具化(Personality Instrumentalized),变成由“神”所操纵的生产工具,而人类无意识中隐隐的感应使得2000年以来越来越多敌挡资讯科技发展的人文或电影出现,例如2013《触不到的她》(Her)、《智能叛侣》(Ex Machina)等。残酷的事实是,如果人类无法驾驭人工智能,而由任由其自行演进时,这个“美丽新世界”必然会到来,也就是“神”的降临,而这个神无情无欲,只行人所理解不能的杀戮。

神化论[编辑]

神化

神化过程论认为神的观念源于原始社会时期,该观点认为“神”是由人对死亡恐惧而建立,一切人力所不能及的事与物,皆被神化。“神”最初源于物神,随着社会结构和文化发展,神的形象神的本体神的数量皆逐渐变化,由简单的物神转为复杂化;由众神分职,演化成一位至高无上或多层阶级的天神体系;也由流传于氏族,转为流入部落民族甚至走向联合的世界性,由多神转为一神化。

物质化

随着社会发达,人对神的形象,有恐惧、敬畏与慈爱,再者只是一种精神的形象;现代社会,很多被认为不可能发生的事,人类相继地都实现了,人再没有恐惧神,神亦变得不可怕,进而神的存在开始被质疑,部分人开始由信仰主义变成物质主义,部分人对神的认知也被物质化或功能化。从美学、哲学、心理学等领域皆观察到,这样的发展,使“人性”变得被“考察”或“定义”后,再度“复杂化”变得更难被考察或定义,进入自我意义的“无限循环”现象。人性普遍变得更加焦躁、不安、对未来没有目标等情状。

神的形象[编辑]

自然神[编辑]

自然神(Natural God)源于原始社会后期,将不可驾驭的自然体、自然力演化为神,在拜物教初期,直接将自然体,如火、雷、水、太阳等直接加以人格化,认为它们本身是具有意志和具有生命,其后甚至对动物植物也加以神化,随着人们抽象能力增强,神灵独立于该自然物体的观念则逐渐萌生。

社会神[编辑]

社会神(Social God)将社会现象或力量人格化,源于原始社会后期,是自然神的演化,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及社会结构复杂化、阶级化,人不再是一个单单的个体,社会力量也被认为是不可理解及不可驾驭的力量,如战神、爱神、财神、地域守护神、行业神等。

社会神有多种分支,可分为两大类:第一类与自己的先天身份(宗族)有关,可称为宗族神;第二类则与自己的后天身份(如行业)有关,在此类中最主要的是行业神。

社会神的分支[编辑]

  • 宗族神,与自己的宗族有关。
    • 家神(family god)是家庭的守护神,通常为供奉本家的祖先,信者认为祖先已成神,可守护该家庭的安稳与家人的平安,在这方面某程度上是部落神的类同,然而家神也有将家族分宗及标立家族独特性的功用,不同部落神的是家神少有合并归流。
    • 部落神(tribal god)与部落起源或众部落起源有关。(参见条目:图腾
    • 民族神(national god)是数个较大部落的部落神的合并体,或几位同宗教的主神。民族的消灭也并非令该民族神消失,因为它有可能被其他民族吸收同化。
  • 行业神(trade god)也可以算是社会神的一支,随社会分工而产生,多与神话或各行的首创者、有功者有关,如中国工匠奉祀的鲁班酿酒人奉祀的酒神杜康、诗仙李白古希腊女巫奉祀的阿耳忒弥斯等。

拟人神[编辑]

拟人神(anthropomorphic God)的观念最早由希腊哲学家色诺芬尼提出,人类按照自己形象本性而设想一个神系,这被非泛指一切神灵,而是指由信仰者加以完全拟人化的神。主要有两种,第一种为古埃及的宗教,是一种半拟人的过渡期,头部为动物,而身体是的神不胜枚举,另外一种全拟人的神最见于古希腊古罗马,如宙斯的神系中诸神皆有人的形象,也过着拟人的生活。

抽象神[编辑]

抽象神(abstract God)为没可见形象的神,可指犹太教伊斯兰教。伊斯兰教禁止为神造像及跪拜偶像,又例如中国古代对“天”的观念相当抽象,近乎无人称及无位格。

神的本体[编辑]

无神论[编辑]

无神论者认为任何神皆不存在,如支持者马克思

1982年,化普乐·罗睺罗(Ven. Walpola Rahula)提供重新阐述与解说,认为:“无论是上座部佛教还是大乘佛教,我们都不相信这个世界是由神和他的意志创造管治的。”

不可知论[编辑]

不可知论者认为神的存在是不可被认识或不可能彻底认识,遭到神学家批判,认为尽管信与不信皆没有足够的理由,然而思想上的怀疑还是代表行动上肯定宗教的虚假。

自然神论[编辑]

自然神论者宣称上帝创世后,即完成其使命,让宇宙自行发展,最早于16世纪的基督教索西尼派提出,盛于伏尔泰卢梭时代,现已式微。

泛神论[编辑]

泛神论者认为神即自然界,神秘泛神论认为神包容自然界及人等一切,简而言之,人是神的一部分,而自然泛神论则认为自然界是神存在的一种方式,某些情况下与无神论通,哲学家史宾诺沙建立最完整的一元泛神论。

泛自然神论[编辑]

泛自然神论是将自然神论和泛神论合并起来的一种哲学观点。这个观点认为上帝在创造了宇宙和它存在的规则之后,将自己化身成宇宙以及世界万物。

内在论[编辑]

内在论(immanence)者认为神不可离世而独自生存,与超在论相对,强调神对世界的内在性,强调神的清静无为,循环、业务(历史观),也强调神的神秘性和非人格性质(神性),见于佛教的宇宙秩序论、印度教泛神论、埃及希腊等的多神论、原始宗教的万物有灵论。

超在论[编辑]

超在论(transcendentalism)者认为神超越或独立于世界而存在,与内在论相比相对强调神对世界的外在性、超越性,强调神的积极性、是历史的终极指向(历史观),也强调神的理性和人格(神性),存在于犹太教唯一理论、伊斯兰教至上神论、祆教诺斯底教派二元论等。

超泛神论[编辑]

超泛神论(panentheism)者综合超在论及内在论,认为神是存在的本身,而存在作为一切存在物之根基是超在的,而存在在存在物中表现自身是内在的,神既是超在也是内在,是现代基督教神学的一种倾向。

神的数量[编辑]

多神教[编辑]

多神教始于原始社会后期,相信众多神灵之存在,如主行业、主地区,主自然,崇拜者可随己意在不同情况和需要下选择不同的神灵加以膜拜。多神教中,神灵者常有阶级之别,通常有一最高的主神,其他的各有本领又互有关系。

轮换主神教[编辑]

轮换主神教(kathenotheism)又称交替主神教,与多神教类同,然主神的位置尚未固定化,其主神随地区或时间改变。如印度教梵天毗湿奴湿婆之间,又如希腊宙斯雅典娜阿波罗之间。

单一主神教[编辑]

单一主神教有固定主神的多神教,是多神教走向一神教中的一种过渡形成。单一主神教非一定走向一神教,如日本神道教

二元神教[编辑]

二元神教(dualistic Religion)相信存在两个互相对立的神,而只有善神才会被择为崇拜对象,包括祆教诺斯底教摩尼教等。

一神教[编辑]

一神教被“神”多次“主动告知”只有一个神,或称“父神”、“天父”、“梵天”、“老天爷”、“长生天”“造物主”等,单指认知为创造万有的对象“称谓”,如同“祖父母”、“父母”等相对称谓,名字为何对信众并不是重点,故不同语言地区常有不同名称,但可确指共同的对象,也常无具像(例如:祖灵)。万有“灵性存在”中掌权最大(全能)的那一位,可供敬拜,因为祂也是将各种权柄分赐出去的那一位,其它万有的权柄都来自于祂,并建议应与其他“灵性存在”礼敬重视程度要有所分别,以免僭越神,例如:天子于天坛祭天,蒙古人拜长生天等等。人及万物,虽不能成神但可求神性进化成圣,藉神能以庇护自身的有限。

一神教主要产生于游牧奴隶制社会(例:远古犹太人),最典型和著名的是亚伯拉罕诸教一神教不否定其他精神体,如天使魔鬼等,但它们只是被造(上帝造出来的)而非创造者,故非神,也非崇拜对象。

一神教对于其他宗教的神,虽然有时认为是多神教把上帝在不同时间或地方显现看成是诸神,也有时认为是天使被误认为神或恶魔假装成神。

基督教教义上是把耶稣基督信奉为神,说祂就是圣父(上帝)在人类中的化身(基督教教义称耶稣“道成肉身,降世为人”),认为是同一位神的两种格位,与“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说相符。相近于中国道教老君的认为,是和法或道一体的两面。

虽然有基督道成肉身之说,但一般来说在一神教中把对于先贤的恭敬不同于对上帝的崇拜,即拒绝把先知和圣人完全神化,而基督教的三位一体之说,在古代雅利安人的世界取得成功,但和犹太教和伊斯兰教的彻底一神论冲突。

各宗教的神[编辑]

中国传统信仰及道教[编辑]

中国传统中分成神和仙,具大神通,可以自由变化,形神祥和,且不会老死。

中国的最高神为,又称上帝天帝上天皇天老天爷……道教中将其发展为玉皇上帝。天以下为诸神,如日神、月神、山神、河神、土地神家神等。

另一类崇拜对象是仙人指被神化了的圣贤伟人英雄,有些和特定的职业相关成了行业神

再下便是对已逝的凡人的作祖先崇拜,在有些场合把一般的死者称作元神

佛教[编辑]

佛教把一切其他宗教(包括道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犹太教、印度教、神道教等宗教)中的神称为“鬼神”,可能是天人,如忉利天天主帝释天;也可能是饿鬼道的多财多福鬼,如夜叉罗刹;也可能是畜生道的有神通力的鬼神,如龙王迦楼罗等。即使是尊贵的天人,也会寿尽之时,将要命终时会出现“天人五衰”,再度落入轮回

佛教断然否定其他宗教能控制自然的创造与世界的毁灭及可以和人类互动和完全地人格化的神明。佛教仅仅认为鬼神具大能、大福报,且寿命很长,但没有达到其他宗教声称的地步,认为只要是行善之众生而不一定要成圣,都可能成为天人等其他鬼神,崇拜鬼神在佛教界定上类似祖先崇拜,并认为其他宗教的神可能是高级天人(如一神教的神,有他化自在天天主波旬的说法,也有忉利天天主帝释天的说法),但并非成佛,仍然在三界轮回中。对于无神论的定义有多种理解,如果说是反对所有神灵的存在,佛教是相信神灵存在的,但不值得崇拜;如果是就反对有造物者和主宰者的神而言,佛教也可称为其对立面“无神论”。1982年,化普乐·罗睺罗英语Walpola Rahula Thero认为:“无论是上座部佛教还是大乘佛教,我们都不相信这个世界是由神和他的意志所创造和管治的。”

佛教所倡导的是教育所有众生般若智慧的修行出离轮回,达到不生不灭的涅槃境界,这样便不再在轮回中,也就无所谓或不苦。这些鬼神也属于众生,是佛教要教化修行的对象,佛教认为在悉达多太子成佛为释迦牟尼佛以后,天地鬼神都尊奉他为最上的天人师世尊,在佛教的传教和发展过程中,始终伴随着鬼神的护持,祂们被称为护法鬼神。佛教供奉的对象有两种,一种是护法鬼神,对他们表达敬意和谢意,另一种是佛陀、大菩萨阿罗汉辟支佛等已经出离轮回的圣人,或者他们的化身(如弥勒菩萨的化身布袋和尚),这些圣人才是应该依止的对象,而且应当做老师,而不是崇拜求保佑、功利的对象。

除了历史上释迦牟尼佛阿罗汉和少数知名的高僧外,通常在汉传佛教大乘佛教所说的便是菩萨,他们都是神化的人类英雄圣人,因此说,佛教所供奉主要是伟人圣贤佛陀出世间第一尊,是在诸菩萨之上的,佛、菩萨虽然都有人类的身体,但已修成了法身可以超脱生死和救渡世人,佛教会同时供奉三身佛里的法身佛报身佛,实际上相当于抽像神和社会神。

印度教[编辑]

印度教的前身是婆罗门教,是一类多神教信仰。其中有三大主神,湿婆梵天毗湿奴

梵天”又名“婆罗门”,是三大主神的第一神:是创造宇宙万有者。与犹太教相同,印度境内只有一座供俸梵天的圣殿。

神的特性[编辑]

多神教和神化[编辑]

有些多神教的信仰(如道教)中,神祇可以是英雄圣贤在活着的时候或死后变成的,但却不一定以神祇之名称呼,例如称为

在希腊神话中,神的性格和人相似。

一神教[编辑]

一神教认为只存在一个囊括一切的神,与“神”存在的还有各种等级的天使魔鬼

但这并非意味着绝对地否认供奉先贤,只是拒绝过分神化,通常称之为称为先知圣人

祖灵崇拜[编辑]

祖先崇拜中的“神”是祖先的灵魂,祖先崇拜的信仰者认为祖先灵魂仍然存在,仍然会影响到现世,并且对子孙的生存状态有影响的信仰[4]

泛神论[编辑]

泛神论者认为“神”就存在于自然界一切事物之中,并没有另外的超自然的主宰或精神力量。这种观点流行于十六世纪至今,代表人物有布鲁诺斯宾诺莎爱因斯坦等。

政教合一[编辑]

政教合一是指把“政治”力量和“宗教”力量整合在一起。例如中国人将帝王称为天子,是天意的代言人,具有神性;西方过去也有君权神授的相似概念。现时伊朗梵谛冈是少数政教合一的国家。

无神论[编辑]

无神论者认为“神”这过说法是不存在的[5]。部分无神论者的另外的一个观点为:‘世界由物质组成,如果没有物质作为依靠,精神是没办法存在。’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原意是土地神,后泛指各类神;不应写作zhī,但因传抄错误、刊印错误等原因,后世也将二字混淆而写作“神祗”。
  2. ^ Max Weber. The Sociology of Religion. [2012-06-11]. 
  3. ^ Weber, Max. The Sociology of Religion. Beacon Press. 1993: 1. ISBN 0-807-04205-6. 
  4. ^ Leslie Spier. "Ancestor Worship" Grolier. Danbury, CT: The Encyclopedia Americana, International Edition. 1987. 
  5. ^ 威廉·L·罗(William L. Rowe):《无神论》("Atheism"),《Routledge哲学百科全书》(Routledge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1998年:“无神论的立场是认为神不存在,即明确的不相信,而不是信仰缺失。”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