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禁书,泛指政府宗教领袖为了维护自身的制度或单一的信仰,禁止不利己的书籍。他们采取强烈的排他行为,例如焚书或追杀原作者。此外,在书籍的内容触犯宗教禁忌或文化、道德上的禁忌,或批评时政,亦有可能导致书籍被禁止出版、持有与贩卖。甚至随着政治形势的改变,而查禁某些图书。

在真实案例[编辑]

中国大陆[编辑]

秦始皇公元前213年试图统一人民的思想,开始销毁非官方收藏书籍、诸子百家的著作。[1]
  • 唐代禁书
唐律疏议·卷九》:“诸玄象器物、天文、图谶、兵书、七曜历、《太一》、《雷公式》,私家不得有,违者徒二年。私习天文者亦同。”
资治通鉴·后周广顺三年》:“今后所有玄象器物、天文、图谶、七曜历、《太一》、《雷公式》,私家不得有及衷私传习;如有者,并须焚毁。”
  • 宋代禁书
宋真宗时期,朝廷重申禁止私习兵书,规定:“除《孙子》、《吴子》、历代史《天文》《律历》《五行志》,并《通典》所引诸家兵法外,余悉为禁书。”
宋哲宗绍圣年间查禁元祐党人的著作:“苏洵苏轼苏辙黄庭坚张耒晁补之秦观马涓文集》、范祖禹唐鉴》、范镇东斋纪事》、刘攽诗话》、僧文莹湘山野录》等印版,悉行焚毁。”
宋高宗绍兴十四年,在秦桧的一再要求下,禁止野史之令开始颁布。
  • 元代禁书
元廷先后六次下令查禁天文、谶纬、阴阳之书。
  • 明代禁书
永乐二年,江西饶州府民朱季友向皇帝进献书籍,明成祖以内容专诋周、程、张、朱之学,“词理谬妄,谤毁圣贤”,下令杖之一百,焚毁所有藏书,亦不得教学。
明代小说《金瓶梅》因有大量的色情描写,在历代均遭封禁。中华人民共和国至今只公开出版过洁本
正统七年,明英宗从国子祭酒李时勉之议,下令查禁国子助教瞿佑整理、编订的内含大量违背封建礼教故事的民间小说集《剪灯新话》。
隆庆五年,明穆宗从五科给事中李贵和之议,以“臧否时贤,荧惑众听”为由下令查禁陈建所编著的私修编年体明代史书《皇明通纪》。
万历三十年,(1602年)闰二月乙卯,东林党人、礼部给事中张问达上疏弹劾反儒思想家李贽。李贽著作《焚书》遭到皇帝下诏禁毁:“其书籍已刊未刊者,令所在官司尽搜烧毁,不许存留。”
崇祯十五年四月,刑科左给事中左懋第向皇帝上书,请求朝廷颁令查禁《水浒传》。明思宗从之,下旨“着地方官设法清察本内,严禁《(水)浒传》”。
  • 清代禁书

据统计,清代禁书无论是在数量上还是次数上都远胜于明代,也远超于中国古代以往的任何朝代。其中,违碍书籍的数量是明代的约29.2倍,科举时文是明代的约27.2倍,剧本小说是明代的10.2倍,妖书是明代的约8倍,禁书总数为明代的约12.6倍。明代的统治时间为278年,清朝自天聪年间开始禁书,到道光年间,共224年,比明代还要少50多年,而其禁书的数量却比明代多了不止十倍。虽然这只是一个概数,但却能很直观地反映出明清两朝在禁书数量上的巨大差距[2]

康熙时期,清廷曾下令查禁庄廷鑨的《明史》、戴名世的《南山集》、方孝标的《滇黔纪闻》等书。
雍正时期,清廷曾下令查禁汪景祺的《西征随笔》、谢济世的《大学注》等书。英廉著有《清代禁毁书目四种》。
乾隆时期,清廷曾下令查禁徐述夔的《一柱楼诗集》、戴昆的《约亭遗诗》、王锡侯的《字贯》等书,焚毁谢济世的全部著作,并借编纂《四库全书》之机禁毁具有反清内容的书籍。
同治时期,丁日昌江苏巡抚任上下令查缴“淫词唱本”及“淫盗诸戏”,并开列了《水浒传》、《红楼梦》、《西厢记》、《牡丹亭》、《笑林广记》等上百种禁毁书目以及《捉垃圾》、《思春》、《倭袍》、《荡河船》、《嫖院》、《梳妆掷戟》、《修脚》、《捉奸》等戏目。当时的上海英文《北华捷报》对丁日昌查禁淫书的举措予以嘲讽[3]
  • 中华民国
  • 中华人民共和国

参见:中华人民共和国被禁出版物列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审查制度

中国共产党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后,政治形势多变。即使是以中共角度所编撰的书籍,仍有可能被禁,如小说《保卫延安》。
毛泽东在1966年兴起了文化大革命运动。以破四旧为名,在中国境内,摧毁大量古籍
改革开放后由于中共镇压八九民运法轮功,借维稳之名审查及控制各种出版物,使诸多与中共观点不相符的书籍(如六四与法轮功等题材)均被禁止。

台湾[编辑]

  • 中华民国
中国国民党为了防止中共渗透台湾地区,消除左派独派自由派等异议者的声音,以“禁书”名义箝制言论自由,被称作白色恐怖新闻局警总可在未经正常司法审判的情况下,可以禁书名义查扣书籍,并逮捕出版或贩卖“禁书”者。在1991年6月29日废止的《违警罚法》第66条第5款明订“贩卖或陈列查禁之书报者” 处三日以下拘留或二十圆以下罚锾或罚役。

香港[编辑]

2020年香港国安法实施之后,当局就以此为由将不少民主派作家的著作从公共图书馆下架,例如:黎智英陈淑庄等,更有图书馆职员因而被停职。

日本[编辑]

1955年,日本以保护青少年与儿童为理由,发起针对漫画为主的“恶书追放运动”。漫画在校园内被焚毁的情况激增。“青少年保护育成条例”提倡[4]、实质的出版前的审查制度要求。各出版社则联名反对。1963年,日本的出版社,共同组成“出版伦理协议会”、自主规制行事。
1991年,日本政府在对被视为带有“猥亵”成分的特定“有害”漫画作品进行禁止其传播、销售、阅读的一场运动,以及之后各界不同阶层对其产生的一系列的支持、争议和反制,是为“有害漫画骚动”(日语:有害コミック騒動ゆうがいコミックそうどう)。

欧洲[编辑]

纳粹德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进行社会和文化的“纯净”,排除异端文化。
1988年,以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为主题的小说《撒旦诗篇》,遭伊朗精神领袖赛义德·鲁霍拉·霍梅尼下达追杀令。虽原作者在英国的保护下,至今未受伤害,但与此书相关的一些翻译者与出版者相继遭到噩运。
在1559年至1966年,列举被罗马教廷认为具“危险性”,内容有害于天主教徒信仰道德的著作。凡在《禁书目录》内被点名的书籍或著作,都严禁印刷、进口和出售。超过四千多书籍因异端邪说、不道徳、政治错误等原因被禁,遭全禁的作者则数十人。印刷商也因而被宗教裁判所所迫害,或判处火刑

在虚构作品[编辑]

在架空世界的日本,为了公序良俗等理由,政府制定了侵犯人权的“媒体良化法”(媒体优质化法),并成立了“媒体良化委员会”(媒体优质化委员会)与“良化特务机关”(优质化特务机关)来进行媒体检阅工作。与这个强权机关对抗的唯一组织,即为“图书馆”。一群热爱图书馆自由的人们,武装自己与良化机关进行战争,守护图书馆的自由。

参考文献[编辑]

  1. ^ 司马迁. 秦始皇本紀. 史記. [-61]. :臣请史官非秦记皆烧之。非博士官所职,天下敢有藏《诗》、《书》、百家语者,悉诣守、尉杂等烧之。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以古非今者族。吏见知不举者与其同罪。令下三十日不烧,黥为城旦。所不去者,医药、卜筮、种树之书。若欲有学法令,以吏为师。
  2. ^ 吉林大学《明清两朝的禁书与思想专制》,2009年4月
  3. ^ 丁淑梅浅谈丁日昌设局禁书禁戏
  4. ^ 奥平康弘‘青少年保护条例・公安条例’学阳书房1981年ISBN 9784313220072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