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益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1989年5月19日于郑南榕丧礼上于总统府自焚殉道的詹益桦

詹益桦(1957年2月22日-1989年5月19日),台湾嘉义县竹崎乡人,民主进步党基层党工,台湾独立运动参与者,他的朋友都昵称他为“阿桦”。1989年5月19日在参加郑南榕丧礼时,詹益桦带着预藏的汽油总统府前引火自焚自杀身亡,终年32岁。继郑南榕之后以自焚履行自己“台湾独立”的政治理念。他的朋友曾心仪在他过世后所出版的纪念专书中,明确地称詹益桦为“台湾建国烈士”。

背景[编辑]

詹益桦在龙华工专(现为龙华科技大学)肄业后,曾经担任远洋渔船船员,1985年一次船难意外使詹益桦来到新西兰南岛的纳尔逊,接触到自由、安详、和平,令他十分欢喜感叹。“在纽、、很多地方,都有那样的乐土 – 人活得像人、活得有尊严的绿色城乡。只不过,那时的台湾,离那样的境界非常远”[1]。在新西兰的短暂生活给詹益桦相当大的影响。

在回到台湾后,詹益桦开始成为党外运动的义工,热心支持各种活动。1985年底台北县长选举,詹益桦首次为党外所推出的县长候选人尤清助选。不久又前往许荣淑的杂志社工作,然后又前往郑南榕的《自由时代杂志》工作。

1986年10月10日,詹益桦第一次上街头参加游行示威,参加包围台电的反核游行,举著“我们反对核子厂!”的海报,默默地跟在谢长廷洪奇昌后面呼口号[2]。在同年12月2日许信良闯关回国的“桃园机场事件”中,詹益桦在进入中正机场外围时遭军警殴打,并被监禁在桃园县芦竹乡的海湖军营十几个小时。詹益桦眼睛红肿、头部也因而受伤,这个事件一方面引起他极大的愤怒,另一方面也让他进而认清国民党的本质,改变了詹益桦的一生[2]。在12月3日的对外记者会上,詹益桦表示:“我这一生,绝对不让这种代志再次发生在我身上。”

之后詹益桦又参加1987年6月12日反对《国家安全法》的抗争与1988年一月的“许曹德蔡有全台独案”声援活动。他后来自焚以后,过去与他相处较亲近的朋友,把他长期来的蛛丝马迹凑起来,普遍认为,詹益桦在蔡有全被收押、二度入狱后,趋向主张采取强烈抗争。隔着牢墙,他写信向蔡有全表达对他的钦慕,向他吐露心声,谈工作计划,感谢蔡有全给他精神上的鼓励[3]

1988年5月20日的“五二○事件”中,台湾农民为不被重视的农业北上请愿,詹益桦不但开着宣传车冲出重围援救同志,为了抗议立法不公,詹益桦甚至愤而拆下立法院的招牌[2]

1989年,詹益桦前往高雄县,投入戴振耀组织的高雄县农权会从事地方性草根运动,在高雄县六龟甲仙美浓旗山大树内门等地区协助农民争取权益。“常年过着苦修式的生活,有时甚至以宣传车为床,从不叫苦,如此感心令大家感动不已”(邱斐显 2005)。

詹益桦经常扛着喇叭走在抗争队伍之前。[4]

在詹益桦现在留下来的极少数信件中,他曾经这样表示:

我现拿锄头时、挑担时,常思考这些问题:台湾社会上弱者在哪里?他们被变成弱者是什么原因?是什么人造成?是什么事情演变?…我自订一个方向。跌倒成为弱者的人,我站立那个地方扶启他。[5]

郑南榕自焚对詹益桦的影响[编辑]

除了农运,詹益桦也涉足环保运动原住民运动以及工人运动。反核、拉吴凤铜像、苗栗客运抗争、高雄客运抗争,都有他的身影[3]。1989年4月7日,郑南榕于自由时代杂志社内自焚身亡,詹益桦在听到这个消息以后非常激动,并于同日的日记中写到:“我愿与上帝同在;不愿屈服在槽下,斗阵吃饙,作为一个快乐的猪。”[2]

《台湾建国烈士詹益桦纪念专书》里则记录着詹益桦的下面这几句话:

过去懦弱的我,曾有死亡境,但再生的意志力,能顺然睁眼挣脱掉,清醒后一片茫然恐惧,直冒冷汗。但此回期间中,只有一次梦与郑南榕再相会,清醒状况与以往不同,心灵似扳开我去接受它。(引自吕美亲 2007)

詹益桦也曾说:“郑南榕是一颗伟大而美好的种子,我希望自己也成为一颗伟大而美好的种子。”

显然,郑南榕的死亡对于詹益桦的人生态度,有着相当程度的影响。

在总统府前自焚殉道[编辑]

1989年5月19日是郑南榕丧礼的日子。当郑南榕的丧礼队伍游行到总统府前的时候,人们看到的仍然是令人熟悉的蛇笼镇暴警察。镇暴部队甚至向和平游行的民众喷射强力水柱,引起群众的愤怒。就在这个时候,詹益桦突然以用预藏的汽油淋在身上,以引火自焚的方式,扑向蛇笼的铁丝网上挂着“生为台湾人、死为台湾魂”的布条上,用他的身体来向国民党当局,做最严厉的控诉(镇暴部队的水柱自始至终未喷在詹益桦身上)[2]

詹益桦自焚以后,大家才知道,他刻意要带着三个人的照片走向死亡,这三个人是:邱义仁蔡有全戴振耀[3]

詹益桦的自焚,让现场的群众深受震撼。隔日的《联合报》却报导詹益桦曾大喊“卡紧(赶快)把火打熄”,意图显示詹益桦的自焚是套招演出。事实上,大喊“卡紧把火打熄”的人是当时的台湾人权促进会会长李胜雄律师[6][7]

詹益桦的朋友曾心仪曾经在1989年7月10日的《台湾时报》上,用这样的文字总结詹益桦的这个殉道行动:

他是第一个为台独信念在总统府前自焚的殉道者。不管有各种人、用各种不同理由不赞成自焚,更以无比痛苦的心情无法接受他这种经过设计的殉道方式;然而,事实上,也确实做了一件最高层次的抗议,死在最具统治者权威象征的总统府前面——这是人们无法逃避、必须面对的事实。[3]

台独运动的参与者史明也曾经这样表示:“詹益桦的牺牲是人民对抗专制、行使‘抵抗权’的极致。”[8]

黑手那卡西工人乐队团长陈柏伟则有不同于台独运动参与者(上文提到的曾心仪、史明等人)的意见:

但我认为:只单纯从政治运动的角度理解(詹益桦)这么一个烈士,不仅不够,直可说是污蔑了他。他所思考的那个独立的国,绝对不是在抽象中与另一个政治主权互相对抗的抽象的国。他是真真实实地从弱者的社会处境往前思考的;是弱者的处境,而不是拥有权力者的政治分赃
今日有狂热者点名左翼中国因素噤声,我哑然失笑;但如果真有必要回应这种狂徒式的攻讦,我们当然应该好好地回到詹益桦的提问:“台湾社会上弱者在哪里?他们被变成弱者是什么原因?是什么人造成?是什么事情演变?”同时记得这些提问的初衷:“跌倒成为弱者的人,我站立那个地方扶启他。”[9]

追思和怀念[编辑]

台北宾馆外围人行道榕树上的“纪念詹益桦自焚30周年”瓦楞纸

2003年5月15日,詹益桦的生前好友陈东腾在蔡有全、周慧瑛家中后院自杀。蔡有全提到他们这些基层兄弟情谊时表示,每到5月19日詹益桦自焚之日,也是民进党前123位创党党员之一的陈东腾心里就很难过。1989年郑南榕自焚后,詹益桦、陈东腾等六个基层党工决定,他们要在“五一九”郑南榕出殡当天于总统府前自焚抗议。因此,每年到了这个时候,陈东腾想起同志之谊,每每不能自已。

2004年7月10日,詹益桦的生前好友、民进党创党党员、精神科医师陈真表示:

假如郑南榕还活着,他会怎么看待这个早已令人陌生的民进党,这我越来越没把握;但如果詹益桦还活着,我敢说:他依然是个反对者。
我们同志多年,一起工作,一起上街头。大家叫他(詹益桦)“阿桦”。他自焚时,我就近在身旁,一直到太平间,没有离开一步。熊熊烈焰,让我一生难忘。烈火焚身时,阿桦手上还拿着一个千辉牌打火机,滚烫的后脑勺被铁蒺藜勾破,流出一大滩乌黑的血;面容却十分安祥,仿佛只是在睡觉。
(他)自焚前几天,突然讲些莫名其妙的话,说什么要谅解他的家人。没有人知道他在暗示什么。自焚后,人们也迅速遗忘了他。也许因为他没有耀人学历,不会论述,除了充满文法谬误的一些简单日记外,没有留下什么。
但我倒记得他常讲的一个词:“心灵刑求”。每次同志见面,少不了要骂上几句万恶的国民党;骂得起劲时,一群人可以这样耗过一个夜晚。阿桦意见多,却很少骂;记得几次他离开痛骂国民党的人群,一个人走到角落,痛苦地猛摇头说:“真是心灵刑求!”阿桦认为:国民党不值得骂,因为它不是不懂是非,而是根本无意遵守;赶下台就好了,整天骂它做什么?再说,要骂就站到阳光底下公开骂,背后骂皇帝有什么用?
当年颇能认同这些话。整天听那些不痛不痒的私下唾骂,实在是一种“心灵刑求”。现在更慢慢觉得,这些话用在民进党身上其实也一样:它不值得骂,因为它不是不懂是非,而是根本无意遵守;赶下台就好,骂它做什么?[10]

2007年5月19日,“詹益桦追思纪念委员会”选在嘉义县竹崎乡竹崎亲水公园为詹益桦立碑及建铜像,纪念詹益桦的碑文内容如下:

詹益桦,1957年2月22日出生于嘉义县竹崎乡,胸怀爱心与正义感是阿桦的人格特质。1989年5月19日,在郑南榕烈士出殡行列受阻于总统府前广场时,阿桦面对着拒马、铁丝网及数千名宪警,自焚殉道。詹益桦烈士牺牲年轻的生命,表达了对台湾的大爱,也激励了台湾民主运动。
阿桦是位有爱心、富正义感、并且在基层默默耕耘的草根工作者——尤其是对弱势者的服务工作。享年三十二岁的阿桦,把生命的最后四年全部奉献给台湾的反对运动。他曾参加过环保、反核、农民、劳工、原住民等运动;他南北奔走,积极参与农民运动,深入基层,组训农民,足迹遍及全台湾。
与阿桦共事过的朋友,对他最深刻的印象是阿桦对真理有种掩不住的渴慕,面对真理拥有的,是单纯且真诚的信仰与奉献。阿桦最后终于用他的青春和生命来实践真理,来点燃台湾民主之火。阿桦燃烧生命的火焰,正如提灯照路,在台湾人民心中,持续燃烧生生不熄。其对弘扬台湾政治民主之贡献,永远流芳。[8]

2006年7月23日下午,詹益桦的父亲詹坤辉带着詹益桦的骨灰、照片、事迹字卡等,到民进党第十二届第一次全国党员代表大会(全代会)会场,痛批民进党开全代会“全是为了私利”[11]。詹坤辉说,当年詹益桦追随郑南榕追求民主而自焚,但是詹益桦家属没有受到照顾,就连郑南榕的遗孀叶菊兰升官后也忘了他们;他更批评民进党:“你为了你自己、为了自己的地位,大家都说没有在为阿扁(陈水扁)。阿扁当总统后,我说:台湾要倒楣了。做一个皇帝,手脚要齐。台湾要倒楣了才会选陈水扁。”[12]

和詹益桦相关的文献资料[编辑]

  • 曾心仪编著,1989,《阿桦:台湾建国烈士詹益桦纪念专书》。台北县永和市:编著者自版。
  • 曾心仪,1998,《燃烧的蝴蝶》。台北县永和市:著者自版。

资料来源[编辑]

  1. ^ 邱晃泉,2005,〈独立.奋起.詹益桦〉 [online]。台北:《自由时报》。5月15日 [引用于2007年6月20日]。万维网网址:存档副本. [2009-1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9-29). 
  2. ^ 2.0 2.1 2.2 2.3 2.4 邱斐显,2005,〈扑向蛇笼的火鸟:詹益桦〉 [online]。台北:郑南榕基金会。4月19日 [引用于 2007年6月20日]。万维网网址:存档副本. [2007-06-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7-11). 
  3. ^ 3.0 3.1 3.2 3.3 曾心仪,1989,〈寻找阿桦的踪迹〉,见《台湾时报》[online]。台北:郑南榕基金会。7月10日 [引用于 2007年6月20日]。万维网网址:[1]
  4. ^ 《牵阮的手》纪录片试映会
  5. ^ 张千舞,2007,〈谁复记得詹益桦?〉 [online]。台北:《自由时报》。5月19日 [引用于 2007年6月20日]。万维网网址:[2]
  6. ^ 李心怡,2005,〈台湾魂 焚而不毁 火凤凰 扑向蛇笼〉 [online]。台北:《新台湾新闻周刊》。5月26日 [引用于 2007年6月20日]。万维网网址:[3]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7. ^ 吕美亲,2007,〈还有一个可以更想念的人:詹益桦〉,见《无界之岛电子报》 [online]。台北:台湾北社。5月9日 [引用于 2007年6月21日]。万维网网址:[4][永久失效链接]
  8. ^ 8.0 8.1 陈金万,2007,〈用性命爱台湾 悼念斗士詹益桦〉 [online]。台北:《新台湾新闻周刊》。5月24日 [引用于 2007年6月20日]。万维网网址:[5]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9. ^ 陈柏伟,2012,〈詹益桦:“跌倒成为弱者的人,我站立那个地方扶启他。”〉 [online]。陈柏伟的部落格。12月24日 [引用于 2013年1月4日]。万维网网址:[6]
  10. ^ 陈真,2004,〈还记得詹益桦吗?〉 [online]。台北:《中时晚报》。7月10日 [引用于 2013年4月24日]。万维网网址:[7]
  11. ^ 童清峰,2006,〈民进党全代会废派保扁〉 [online]。香港:《亚洲周刊》。8月6日 [引用于 2012年7月21日]。万维网网址:[8]
  12. ^ 侯沛吟,2006,〈DPP全代会/当年自焚不闻问 詹益桦父痛骂扁〉 [online]。台北:TVBS。7月23日 [引用于 2015年7月5日]。万维网网址:[9]

相关条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