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廉冲突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警廉冲突主要是指于1977年期间皇家香港警务处总督特派廉政专员公署之间的冲突,该次事件最终在香港总督麦理浩颁布局部特赦令后获得平息。事件对香港社会的影响深远,香港政府部门的公然贪腐及渎职不再,公务员的贪污行为有所减少,社会风气走向廉洁,为香港日后的高速发展以及经济起飞,成为全世界最廉洁的城市之一,奠定基础。于2013年透明国际指数中,香港清廉指数全球排名第15位,控贪比例为95%。[1]

1977年警廉冲突[编辑]

背景[编辑]

总督特派廉政专员公署成立以前,香港社会乌烟瘴气,公职人员贪污问题尤其严重。在众多香港政府部门中,以香港警务处在1970至1972年内之贪污问题尤甚于严重,衍生出严重的社会问题相关参见探长)。对于警务人员而言,贪污主要是由于薪酬太低而引起;同时从非法活动中获得的可观金钱可以用以支付线人酬劳,因为线人所提供的资料在遏止罪案方面贡献颇大,从而在当时的社会文化下,此类型小规模的贪污是可以接受。

直至葛柏案被揭发,导致沉聚已久的民怨终于大爆发,激起“反贪污,捉葛柏”的大规模集会、示威。为了平息民愤,时任香港总督麦理浩促成了总督特派廉政专员公署成立,取代警务处反贪污部。前者成立以后,总督特派廉政专员公署全力缉查,最终破案。期后,总督特派廉政专员公署亦对警务处式展开全面性的调查。

导火线[编辑]

调查展开后,一石激起千重浪,廉政公署人员多次高调地进入警署将警务人员带走,并且要求警务人员缴出枪械,掀起大量涉及警务人员涉嫌贪污的案件,例如黎民祐贪污案及油麻地果栏案等,引致大批警务人员受到牵连,或者被带返廉政公署协助调查,对警务处上下构成了严重的士气打击及沉重的压力。至1977年11月前,被控涉嫌贪污的警务人员多达260人。当时警队人心惶惶,深怕旧账会被翻开;不少警务人员申请提早退休,亦有警务人员在被调查完结前被勒令退休或者革职,移居与香港无引渡协议的国家及地区,甚至自杀[2]。此外,大批无辜被牵连及调查的警务人员亦不堪压力,对廉政公署产生了怨恨,惹起警务处对廉政公署的调查手法及作风不满[3]

经过[编辑]

当时位于金钟和记大厦廉政公署执行处办公室

1977年10月28日,数以千计的警务人员及家属等列队游行前往香港警察总部举行聚会,以抒发他们的忿怒,同时请求时任警务处处长施礼荣香港政府反映问题所在。此外,小部分警务人员冲进位于金钟夏悫道和记大厦廉政公署执行处捣乱,与廉政公署人员发生打斗,其中5名廉政公署人员受伤,事件一发不可收拾。除了引起香港社会极度关注,以及香港传媒大肆报道,同时亦为当时的香港政府带来挑战,担心情况每况愈下,可能再次发生暴动,威胁到其管治信心。

事件发生后,廉政公署内部主张继续调查,惟时任香港总督麦理浩、警务处及驻港英军高层人员召开周末紧急会议后,麦理浩指出时间紧急,担心警务人员将会表现更为激动,届时将会难以控制场面。一名警务处指挥官直言以同僚身份执行拘捕行动有所困难,麦理浩随即向驻港英军询问“可否作出贡献”,驻港英军高层人员表示强烈反对,指出由军队处理将会是个非常错误的决定,即使军人不佩枪,军部与警察部之间的重要关系将会遭受严重破坏,麦理浩最终打消了由驻港英军介入的念头[4]

考虑到大局及社会的反应后,麦理浩于同年11月5日决定对过去几乎全部个案所涉及的大部分小规模贪污事件发出局部特赦令,指令总督特派廉政专员公署除了已经被审问、正被通缉和身在海外的人士,特赦于1977年1月1日以前所有涉嫌贪污而未被检控的公职人员[5]。于同月7日,他向立法局强调有关特赦令只此一次,下不为例,表明不会再作任何让步,同时,立法局又修改《警队条例》,授予警务处处长权力,可以即时革除任何不服从《警察通令》和廉政公署条例的警务人员。

结果[编辑]

在颁布局部特赦令后,瞬间平息了警务处内部的不满情绪,另一方面对廉政公署的士气造成严重打击,一直立场强硬的廉政专员姬达于1978年7月黯然离职。纵然姬达旋即获得麦理浩委任为布政司,惟两人关系始终蒙上阴影。

影响[编辑]

警廉冲突对香港社会造成深远的影响,香港公务员渎职在翌年元旦开始不再,社会风气走向廉洁,为香港日后的高速发展以及经济起飞,成为全世界最廉洁的城市之一,奠定基础。警务处内部上,一个由3名来自英国高级警官所组成的委员会研究香港警察力量警务处架构后,提出了许多的建议,最终全数建议获得警务处及香港政府接纳。包括当中最重要的建议,就是为警务人员定下可以维持生活的薪酬以及福利。在这为期5年的变动后,警务处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改革,重整钢纪,包括招揽了更高质素的人材成为警务人员等等。社会方面,警廉冲突除了为其他香港政府部门响起警号外,亦促使了香港政府在78年元旦起重新关注民生,投入大量资源建筑基础建设等等。

第二次警廉冲突[编辑]

2002年5月16日,廉政公署人员高调地在一家酒店内拘捕了毒品调查科高级警司冼锦华,及大规模地邀请警务人员协助调查,其后又再发表声明,指出被拘捕的高级警司涉嫌收受利益,包括免费召妓,及向娱乐场所职员通风报信。警务处随即发表强硬的声明回应,由时任警务处处长曾荫培亲自发落,指出廉政公署的指控极为严重,损害了警务处的声誉,并且指出廉政公署不应该公开未经过证实的指控。最终,冼锦华因其接受免费性服务被裁定《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名成立,而另一项定明人员接受利益罪则罪名不成立[6],其刑期后来经上诉后减至两年。

在冼锦华案件前,廉政公署亦曾经多次高调地拘捕警务人员,及随即公布案情,惟最终无人被检控。时任香港警务督察协会主席廖洁明就曾经表示,廉政公署在未有充分证据时作出拘捕以及公布案情,对当事人所造成的伤害,尤其警务处内部对于涉嫌贪污的警务人员采取敏感及保守态度,曾经被调查的无辜警务人员均会前途尽毁。根据警廉联络机制,双方有4个定期举行的联络会议,惟当年的沟通渠道完全中断,反而互发声明透过香港传媒传递信息,爆发公开骂战。冲突愈演愈烈,时任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公开表明支持警务处,事件最后由时任行政长官董建华介入调和[7],警务处处长和廉政专员最后向外界重申警廉关系良好,将会加强沟通,继续合作打击贪污舞弊,共同维护香港在国际上的廉洁声誉;事件告一段落。

第三次警廉冲突[编辑]

2010年11月19日,警务处商业罪案调查科廉政公署总部大楼拘捕3名廉政公署人员,落案起诉他们于2009年调查窝轮天王吴镇涛造市案时,涉嫌教唆污点证人张青浩作假证供,企图妨碍司法公正。案件于2012年4月13日在区域法院裁决,总调查主任曹永年作假口供,故意撒谎自辩。总调查主任曹永年及高级调查主任陈启鸿被裁定《妨碍司法公正》及《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名成立,助理调查主任欧剑锋被裁定《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名成立[8]。其中总调查主任被裁定罪名成立,为廉政公署成立以来被判处刑罚的最高职级人员。2012年4月30日[9][10][11][12][13][14][15][16][17][18],案中的总调查主任曹永年及高级调查主任陈启鸿各被判处监禁30个月,助理调查主任欧剑锋被判处监禁18个月[19][20][21][22][23]。尽管警务处已经预先透过警廉联络机制通知廉政公署高层人员,惟对于警务人员在廉政公署总部大楼拘捕廉政公署人员的手法,仍然惹起廉政公署内部上下不满。

相关条目[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Corruption by country. [2014-03-19]. 
  2. ^ 总警司陈铁坚月底荣休 细说三十五年灭罪工作 《警声》 第671期
  3. ^ 张连兴著,《香港二十八总督》,北京:朝华出版社,2007年6月
  4. ^ 上世纪警廉冲突 麦理浩拟派英军介入 《东方日报》 2012年1月9日
  5. ^ 警队历史:创造传奇1967-94
  6. ^ 终审法院刑事上诉2004年第14号
  7. ^ 《明报》 70年代警廉大冲突 惊动港督 2010年11月20日
  8. ^ 廉署3调查员教唆作证罪成 《星岛日报》 2012年4月13日
  9. ^ 廉署三调查员教唆证人假口供案月底宣判
  10. ^ 廉署人员教唆证人作假口案本月30日宣判
  11. ^ 廉署3调查员教唆证人罪成 《明报》 2012年4月13日
  12. ^ 廉署3名调查主任教唆证人作假口供罪成
  13. ^ 教唆证人作假口供 廉署3调查人员罪成
  14. ^ 廉署三员教作假口供罪成 《星岛日报》 2012年4月14日
  15. ^ 证实“窝轮天王”造市 3调查员反惹一身蚁 《明报》 2012年4月14日
  16. ^ 三名廉署调查员犯案过程 《东方日报》 2012年4月14日
  17. ^ 教证人作供 廉署3员势判监 《经济日报》 2012年4月14日
  18. ^ 廉署3员裁行为失当势判囚 教唆证人作假口供遭录音 《明报》 2012年4月14日
  19. ^ 廉署3调查员分别判囚30个月及18个月
  20. ^ 廉署3员各判囚30及18个月 《星岛日报》 2012年4月30日
  21. ^ 三名廉署人员教唆作假口供判囚十八个月至三十个月
  22. ^ 廉署3人教唆假口供判囚 《明报》 2012年4月30日]
  23. ^ 廉署三高层妨碍司法判囚 《星岛日报》 2012年4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