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灏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辛灏年
Xin Haonian.jpg
2014年的辛灏年
出生地 (1947-11-12) 1947年11月12日(69岁)
 中华民国南京市
本名 高尔品
学历 武汉大学中文系(1987年毕业)
身份 作家、历史学家
经历
祖籍 安徽省巢县
职务
  • 黄花岗》主编
  • 光复民国(大陆)工作委员会发起人
作品
  • 长篇小说《足球场上》
  • 中短篇小说集《青春兮,归来》、《台湾女人》、《大宾馆之夜》
  • 长篇系列小说《八十年代纪事》前三部(《痴汉和他的女人》、《都市的女儿》、《少夫人达琳》)
  • 历史著作《谁是新中国

辛灏年(1947年11月2日),本名高尔品安徽巢县人,出生于南京武汉大学中文系毕业。笔名辛灏年中国大陆作家、学者和持不同政见者,旅居美国[1]

生平[编辑]

出生于南京的书香家庭,高中毕业后赴农村插队务农,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曾任全国青联第六、七届委员。[2]35岁成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88年1月-1993年2月间任安徽省第七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委。[3]

1989年天安门六四事件后,曾在安徽合肥七度领队上街游行抗议中共镇压学生,并辞去所有社会职务和荣誉头衔。1994年3月前往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做访问学者,将在中国所做的秘密研究成果带出国;同年底应台湾《联合报系》邀请,赴台湾访问研究。1995年夏,应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东亚所黎安友邀请担任访问学者、1996年2月获聘历史学博士后研究员,1997年至1999年再度担任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以这三年多时间写作完成《谁是新中国》一书,被誉为中国现代史忠诚守护者和代言人。

旅居美国至今。

言论[编辑]

对中国共产党的批评[编辑]

  • 辛灏年说,六四事件后,他毅然走上街头抗议中国共产党暴行,并辞去了中国共产党用来统战他的个社会职务和荣誉头衔,从那时起,“我不怕了。我失去了一切,但我寻回了良知。”
  • 2005年3月6日,辛灏年参加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第三场“九评共产党”研讨会[4]
  • 辛灏年2005年访问英国时说,中国共产党从1949年来以“夺命、夺路、夺知”三个办法夺去了中华民族的志向。[5]
  • 辛灏年认为是斯大林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分裂了中国、率先制造了两个中国。[6]

对马克思主义的评价[编辑]

  • 辛灏年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错误的思想发展。[6][6][5]

对抗日战争的评价[编辑]

  • 2005年8月,辛灏年在美国达拉斯和休斯顿纪念抗战60年讲演上称抗日战争为“大中华民国的卫国战争”。称国民政府“安内攘外”政策是在面临日军侵犯和共产党在苏联指使下发动武装暴动的双重夹击下而不得不求“内安”。九一八事变时的不抵抗命令实际上是张学良下达的。[7][8]

对新旧三民主义的评价[编辑]

  • 2006年11月26日辛灏年在多伦多大学的讲演上称孙中山从来只有一个主张“民族、民权和民生”的三民主义,从1905年《民报》创刊到1925年3月12日逝世之间的演讲和著述的内容都是“民族民权民生”的三民主义,从来没有讲过其他任何内容的三民主义,“没有所谓新旧之分、真假之分、革命的不革命的之分,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分”。[9]

对孙中山与中共关系的评价[编辑]

  • 辛灏年在2006年11月26日多伦多大学的讲演上称孙中山“是中国国民革命的领袖,也是中国国民革命的伟大先行者,但却不是中国共产革命的先行者”“而是苏俄领导指挥的中国共产革命的物件”。[9]称孙中山推行“联俄容共”有三个原因,一是“孙中山先生反复辟、内外交困”,二是“他对苏俄不了解”,三是孙中山不在乎当时仅432人的共产党。[10]
  • 辛灏年称列宁从1920年冬到1923年年冬派人十一次找孙中山,先是要求跟苏俄合作,孙中山拒绝;二是要孙中山把国民党改成共产党,孙中山拒绝;三是两党平等合作,孙中山仍拒绝,要求除掉共产党参加国民党。苏联就命令全体中国共产党员参加国民党。但是孙中山要求两个条件、三个原则。1923年11月26日“孙文越飞上海宣言”提出联俄的前提条件是“共产组织甚至苏维埃制度,均不得引进于中国,苏联不得鼓动外蒙古独立,苏联不得在外蒙古驻军”,容共的条件是“共产党员参加国民党,参加国民革命,必须服膺三民主义,服从国民党的纲领,遵守国民党的纪律,如果共产党参加国民党,要赤化国民党、赤化中国,我就将反对共产党,就将反对苏俄”。[10]
  • 辛灏年称共产党在吴廷康鲍罗廷传达的指示下分裂国民党为左、中、右三派,左派是亲俄亲共派,中派不亲俄,不亲共,也不反俄,不反共,右派是反俄反共派。共产党表面拥护三民主义,暗中攻击三民主义。孙中山死后鲍罗廷安插汪精卫当上了国民政府主席和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的第一把手。国民党二大过后,国民党中央委员会里面三分之二成了共产党员,六个部、五个部长是共产党人。”[10]
  • 辛灏年称“死了的孙中山先生和未死的共产党的关系”总结起来就是两句话:“为了抢夺,权力的历史合法性苟延残喘,必须继承孙中山。为了防止孙中山式的革命在今天的中国重新爆发,必须诬蔑、攻击、打倒孙中山,就这么简单。”[10]

对40年代美国援助国民政府的评价[编辑]

2015年,美中三民主义大同盟于芝加哥举行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的系列活动,辛灏年应邀出席、于研讨会上发表“国共抗日战略比较”演讲。

  • 评价国民政府“忍辱负重、争取美援”。
  • 在当时的美国朝野舆论方面,美国朝野左派当道,辛灏年指出:罗斯福曾自称“中间偏左”,而他身边的人“几乎都是左”、有许多就是共产党(40年代的美国共产党基本相当强势)。时任美国副总统亨利·华莱士受命访华,却首先要求前往莫斯科拜见斯大林、在而后抵达中国时却要求访问由共产党控制的延安地区,返国后发表演讲,“把延安吹成一片光明美好、把正在领导中国人民抗日无比艰难的国民政府描写得一团黑”,因而影响了美国对中国的援助政策。
  • “从战争部长史汀生、到马歇尔、到史迪威、到赫尔利,他们连成一线、都是左派,他们在援华的过程当中、对中国的事务,第一:经常不向罗斯福汇报、背地处理,第二:即时透过美国驻华大使馆(重庆)将美方对战略问题的指示“首先送到延安给毛泽东”。特别是史迪威的幕僚、以约翰·戴维斯(政治顾问、美国外交官)为首共4人、加上部分亲共学者(以费正清为代表),他们制造了很多不利国民政府的言论报给美国政府,又把延安政府向美国政府说得无比美好”。
  • “美国政府根据共产党的要求,组建“西北参观团”参访延安,参访团汇集国内外记者。美国记者爱德加·史诺著作《红星照耀中国》,造成当代中国青年“就因为看他这本书,把毛泽东、把延安讲得无比之好,所以青年才投奔延安”。白修德著作《中国的雷声》、《延安印象记》在40年代的美国广为畅销,把“抗战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的延安才是有希望的中国”的论调,宣传得美国知识界几乎人人皆知。伊斯雷尔·爱泼斯坦写到“到了这里(延安)才能看到中国人民对抗战的普遍动员与广阔支援、这里的军队是如何拚死的战斗在抗日的第一线上”,完全违背事实!而他本身正是国际共产党的党员。”
  • 1950年代,包括当时史迪威的幕僚、共计6人,叛国罪名成立。前美国共产党党魁厄尔·白劳德受审时公开宣称:“美共在中国抗战时期,已经不必再压迫美国政府去支持中共,因为美国政府在1942年开始就与中共的关系相处非常融洽,而且接受了中共的建议:要求国民政府同意建立“联合政府”、取代中华民国国民政府。美国政府甚至于强迫蒋介石与国民政府要接受中共的要求,史迪威更加要求裁撤胡宗南驻屯西北的数十万兵力、并让中共的军队由他来训练。”
  • 共产党“统战到美国人头上了,他提出要建立“联合政府”,美国人就要帮助他建立“联合政府”,他提出要对国民党怎么样?美国人他们就要帮助共产党“跟国民政府讨价还价”,在后来的所谓“解放战争”、就是戡乱战争当中,共产党只要一打败了,马上就要美国来调停。美国一调停,共产党就大打出手”
  • 提到罗斯福写给蒋介石的亲笔信的轶事,信中提到:“中国共产党人“其实不是真正的共产党”,他们就是个土地改革者、是我们美国的社会民主党人、是自由派知识分子”。同样状况亦曾在蒋宋美龄的亲撰著作提及,民国76(1987)年版《阅读魏德迈将军“论战争与和平”一书的感言》写到:“罗斯福总统就是极受其所接近的幕僚以及外交人员欺蒙之害,他甚至告诉我,中国共产党只不过是‘土地改革者’而已。”。

对连战的批评[编辑]

  • 2015年9月5日,辛灏年在中华民国立法院表示连战阅兵行为是:“帮助共产党撒谎”[11],并表示:“这几年国共两党走得太近应修正”。 [12]

对九二共识的批评[编辑]

  • 2017年5月18日,辛灏年表示:“国民党人士苏起曾经亲自在报纸上撰文说过,九二共识是他编造出来的。一个编造出来的共识,就是一种政治强迫,是专制主义在对待台湾问题上的一种强盗式的表现”。[13]

对蔡英文政府的评价[编辑]

  • 2017年5月19日,辛灏年表示:“蔡英文政府坚守维持现状,看得出他们具备了苦撑待变的心智”。[14]

著作[编辑]

理论专著[编辑]

中、短篇小说集[编辑]

长篇小说[编辑]

近代史学专题演讲[编辑]

  • “评《反分裂国家法》”演讲
2005年3月于美国芝加哥。邀请单位: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大同盟、大纪元时报等
  • “中国命运与台湾前途”演讲
2006年10月于加拿大蒙特利尔
  • “孙中山与共产党”专题演讲
2006年11月于加拿大多伦多
  • “迎接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系列专题演讲
2010年10月。演讲标题与地点为:“谁孕育了辛亥革命(加拿大多伦多)”、“谁背离了辛亥革命(澳洲雪梨)”、“谁说辛亥革命失败了(英国伦敦)”
  • “祖国在危险中”系列专题演讲
2011年9月。
  • “国民革命”专题演讲
2014年10月。
  • “民权与人权”专题演讲
2015年3月。
  • “中华民国抗战方略”专题演讲于美国旧金山
2015年6月。
  • “国共抗日战略对比”专题演讲于美国芝加哥
2015年7月18日。
  • “民国命运与台湾前途”专题演讲于中华民国台北台师大图书馆校区综合大楼[15]
2015年8月30日。
  • “未定”专题演讲于中华民国台北天成饭店[16]
2015年9月6日。
  • “二个中国与台湾命运的关系”专题演讲于中华民国台北台大法律学院霖泽馆国际会议厅[17]
2015年9月6日。

参见条目[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推动民国热 辛灏年:中华民国前途光辉. 2015年8月30日 [2015年9月26日] (中文(台湾)‎). 
  2. ^ 中国作家网>> 中国作协会员辞典 >> 高尔品
  3. ^ 安徽省五至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名单
  4. ^ 辛灏年. 辛灏年“两个看法、四点感想”演讲之五:中共反民族团结、制造台独分裂. 大纪元新闻网. 2005-03-16 [2014-05-05]. 
  5. ^ 5.0 5.1 辛灏年. 驱除马列,还我中华 - 1. 黄花岗杂志社. [2014-11-18]. 
  6. ^ 6.0 6.1 6.2 辛灏年. 驱除马列,还我中华 - 2. 黄花岗杂志社. [2014-11-18]. 
  7. ^ 辛灏年. 谁是卫国(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上). 黄花岗杂志社. [2014-11-20]. 
  8. ^ 辛灏年. 谁是卫国(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下). 黄花岗杂志社. [2014-11-20]. 
  9. ^ 9.0 9.1 辛灏年. 孙中山与共产党(上半部). 黄花岗杂志社. [2015-04-03]. 
  10. ^ 10.0 10.1 10.2 10.3 辛灏年. 孙中山与共产党(下半部). 黄花岗杂志社. [2015-04-03]. 
  11. ^ 辛灏年吁国民党考察连战与大陆利益关系.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15-05-09. 
  12. ^ 辛灏年:国民党应清除连战 否则祸害无穷. 大纪元. 2015-09-06. 
  13. ^ 辛灏年谈蔡英文政府执政一周年:顶住压力拒绝“九二共识”. 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 2017-05-18. 
  14. ^ 辛灏年谈蔡英文政府执政一周年:称赞“维持现状”两岸政策. 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 2017-05-19. 
  15. ^ 推动民国热 辛灏年:中华民国前途光辉,台北中央社
  16. ^ 辛灏年率光复委团队赴台北举办“民国命运与台湾前途”演讲会和“纪念国军抗战 光复民国大陆”研讨会,黄花岗杂志社
  17. ^ 辛灏年率光复委团队赴台北举办“民国命运与台湾前途”演讲会和“纪念国军抗战 光复民国大陆”研讨会,黄花岗杂志社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