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温卿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1-140a.jpg
闽南语名称?
全汉 連溫卿
全罗 Liân Un-kheng
台罗 Liân Un-khing

连温卿(1894年5月-1957年11月),是一位出身台北社会运动参与者与政治人物

生平[编辑]

毕业于公学校后,连温卿仍持续自修。1913年,有鉴于人种语言不同导致造成纠纷,便响应世界语运动,希望人工的世界语能够超越民族信仰,并促使人类和平。之后,日本人儿玉四郎在台湾创立日本世界语协会(ESP)台湾支部(后为台湾世界语协会),连温卿出任协会刊物《绿荫》(La Verda Ombro)主编。

连温卿参与世界语运动时便对社会主义社会科学理论有所研究。1923年7月,他与蒋渭水等人筹组社会问题研究会,却遭日本官方取缔;此会前身为マルクス研究会(马克斯研究会),[1] 出生于台北的日本籍女性社会主义青年山口小静也参加其中。[2] [3]此外,连温卿也与蒋渭水等组成台北青年会,这是台湾岛内第一个青年组织(台湾第一个青年组织是在日本东京成立的新民会)。

连温卿的左倾山口小静有密切关系;由于山口小静从北一女中毕业后即赴东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就读,因缘际会认识了日本社会主义者山川均(是日本共产党的最早组织者之一)及其妻山川菊荣(女权运动者)。因此,当山口小静遭校方迫害而返回台湾后,她便成为连温卿与山川均建立通信联系的媒介。两人除共同推动世界语运动之外,更组织了相当于台湾文化协会领导人内部学习组织的“马克斯研究会”。而连温卿也在山口小静逝世于1923年之后,于1924年4月至5月访问日本,并与山川均和山川菊荣秘密会面。在此次旅行中,连温卿拜访了《台湾民报》的东京办事处,拜访了许多世界语运动与左翼运动参与者,还参与了东京的五一国际劳动节示威,受到了极大的感动。[4][5] 旅日期间,连温卿写下了《蠹鱼的旅行日记》,该日记后来曾以笔名“越无”连载发表于中国某报纸上。连温卿的朋友、琉球学者比嘉春潮曾收藏有该连载的剪贴合订本,后将该剪贴本赠送给亲共学者戴国煇[6]

1927年1月3日,台湾文化协会在台中公会堂举行临时大会,因修改会则而引起分裂;连温卿提案采委员长制并且获该组织总会通过,导致右派脱离文协,另组台湾民众党。但是,由于1928年台湾共产党在上海成立,作为新文协领导者的连温卿便成为台共不得不面对的台湾社会主义运动领导人。连温卿首先在台共《一九二八年纲领》中被批判为福本和夫路线的“福本主义者”(福本主义的特征是要求组织内部的分派理论斗争,经此纯化,作为工人阶级先锋队的组织才能同相分离了的工人阶级再结合),后来又由于台共遭到日共纠正以及共产国际六大之后的路线转换,连温卿便又被台共当成“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分裂、投机、地盘主义者”,并正式戴上“山川主义者”的帽子。这种扣帽子的状况,多少源自于山川均本人在日本也被定位为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的关系。[7] 在新文协内部的台共党团策画下,连温卿于1929年11月新文协第三次全岛大会上遭开除,此后彻底退出台湾社会运动,并在1930年访问日本时,写下了形同告别记事的《旅行を了りたる人の日记》(结束旅行之人的日记)。[8] 也由于连温卿退出激进运动,遂能幸免于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和以1949年四六事件为起点的五零年代白色恐怖

据研究,在连温卿与台湾共产党的矛盾中,工会路线是最为突出的问题。台共建党之前,连温卿曾主张在台湾组织台湾总工会以对抗蒋渭水台湾民众党系统的台湾工友总联盟。但台共建党之初的《一九二八年纲领》并没有特别突出台湾总工会路线。因为台共企图将“台湾总工会”路线同台共的亲密战友王敏川所主导的另一条路线相调和,这条路线就是全岛劳动运动统一同盟路线。台湾总工会路线与全岛劳动运动统一同盟路线的差别在于,前者主张由上而下首先实现左派工会之间的内部统一,后者则主张由下而上逐渐实现左右派工会之间的统一。在当时,由于台共《一九二八年纲领》采取了调和态度,因此,虽然《一九二八年纲领》批判了连温卿,却未把连温卿当成非打倒不可的敌人。也因为台共当时采取的调和主义主义路线,因此台共甚至提出要在台共之外另建一个合法的“大众党”(这是指一个政党的性质),而这个战术,实际上也是连温卿领导新文协时期所提出的主张,因此连温卿领导时期的《台湾大众时报》所提出的“新政党组织”口号,就是指大众党(或者“台湾大众党”,但这是指一个政党的专名)。但是,当台共遭到日共批评而共产国际也展开方向转换之后,台共发现连温卿的台湾总工会路线是合乎新路线要求的(同时,台共也被迫放弃大众党的组织计划),因此以林木顺为首的岛外台共中央开始明确主张组织赤色的台湾总工会,并加大批判连温卿的力度。[9]

虽然连温卿常因他与山川均之间的联系而被称为台湾的山川主义者,而且连温卿也曾在台湾文化协会分裂后的一段时间之内被台共视为福本主义者,但连温卿从来没有承认过这些帽子。然而这些与马克思主义有密切关系的帽子恰恰体现出连温卿思想中的马克思主义倾向。不过,连温卿的无政府主义倾向也是非常值得重视的。[10] 连温卿终生与许多无政府主义者保持密切往来(如山鹿泰治),[11] 并在其过世之后,得到无政府主义者毛一波极其尊崇的悼文纪念,甚至暗示连温卿可能至死都是无政府主义者。[12]

连温卿退出政治运动之后,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发表许多文章于《民俗台湾》,战后则发表许多关于台湾民俗、历史的文章在《台北文物》之类的刊物上。战后生活潦倒。1955年台北市文献会成立,准备撰写《台北市志》时,请连温卿撰写政治运动篇,但因负责该次台北市志的王诗琅看过内容后,深觉在当时的白色恐怖统治下,连的文章一旦发表,后果难料,只由王诗琅私下收藏。1988年由张炎宪、翁佳音编校出版,不过连温卿早于1957年已过世。

台湾岛内最早介绍连温卿生平的刊物是《夏潮》。[13] 在海外最早介绍他的,则是旅日学者戴国煇发表在立教大学《史苑》上的一系列文章。[14]

已故的前民主进步党主席黄信介,为连温卿的外甥。连温卿之妹连好嫁给黄信介之父黄火炎。

注释[编辑]

  1. ^ 一般将マルクス通译为马克思,但连温卿将该会明确称为“马克斯研究会”
  2. ^ http://lianwenqing.wordpress.com/2007/12/29/yamakuchi/ 邱士杰,〈山口小静与连温卿〉
  3. ^ 怀念山口小静 文/山川菊荣 译/张增荣. 两岸犇报. 2010-01-10 [2018-10-10]. 
  4. ^ http://lianwenqing.wordpress.com/2009/06/01/mayday85/ 邱士杰,〈横跨八十五年的“五一节”〉
  5. ^ http://lianwenqing.wordpress.com/2008/01/01/lianwenqing19240501/ 蠹鱼的旅行日记──连温卿日记─1924年5月1日(邱士杰标校)
  6. ^ 戴国煇,〈台湾抗日左派指导者连温卿とその稿本〉,《史苑》第35卷第2号(1975,东京),59~60。戴国煇,〈旅日时台湾史料及资料的搜集与运用〉,收录于戴国煇著、林彩美主编,《台湾史研究集外集》(台北:远流出版社,2002),35。
  7. ^ http://lianwenqing.wordpress.com/2010/12/28/massparty/ 一九二零年代台湾社会运动中的“大众党”问题
  8. ^ 连温卿原著、林劳归译,〈连温卿日记──一九三○年的三十三天──备忘录〉,《台湾风物》第36卷第1期(1986,台北),57~80。
  9. ^ http://lianwenqing.wordpress.com/2010/12/28/massparty-4/
  10. ^ 台湾总督府曾将连温卿视为无政府主义者。见:若林正丈,〈台湾总督府秘密文书“文化协会对策”〉,《台湾近现代史研究》第1号(1978,东京),165。
  11. ^ 向井孝,《山鹿泰治.人とその生涯》(东京:青蛾房,1974),157~159。
  12. ^ 毛一波,〈哀悼连温卿先生〉,《台湾风物》第7卷第6期(1957,台北),1~2。
  13. ^ 彰生,〈日据时期台湾的社会民主主义者──连温卿(一八九五~一九五七)〉,《夏潮论坛》第1卷第3期(1983.4,台北),58~61。这篇文章是当时最详细的连温卿生平介绍。
  14. ^ 如:戴国煇,〈台湾抗日左派指导者连温卿とその稿本〉,《史苑》第35卷第2号(1975,东京),59~60。

相关研究[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