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钓鱼岛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坐标25°44′33″N 123°28′17″E / 25.74250°N 123.47139°E / 25.74250; 123.47139

钓鱼岛
争议岛屿
其他名称:
汉语:钓鱼岛、釣魚台、釣魚臺
日语魚釣島うおつりしま
Senkaku-uotsuri.jpg
日本国土交通省于空中所拍摄的钓鱼岛,摄于1978年。
地理
Diaoyutai senkaku.png
位置 太平洋东海
坐标 25°44′33″N 123°28′17″E / 25.74250°N 123.47139°E / 25.74250; 123.47139[1]
总岛屿数 1座岛礁
主要岛屿 钓鱼岛
面积 3.82平方千米(1.47平方英里)
4.3838平方千米(1.6926平方英里)[2]
海岸线 11千米(6.8英里)[3]
最高点 高华峰
363米(1,191英尺)
声称拥有主权
 日本
大字 冲绳县石垣市登野城日语登野城[4][5]
 中华人民共和国
台湾省宜兰县头城镇大溪里[6][7][8]
 中华民国
台湾省宜兰县头城镇大溪里[9][10]
人口
人口总数 0人

钓鱼岛又被称作钓鱼屿钓鱼山钓屿钓台或者是钓鱼台岛[注 1],在日本则称呼为鱼钓岛日语魚釣島うおつりしま Uotsuri-shima[注 2][11],是位于中国大陆正东侧东海大陆架以东的台湾-宍道褶曲带南端、台湾东北外海处中琉界沟西侧的一座荒岛[12]。但就地质结构而言各方则有不同的解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民国认为钓鱼岛是台湾本岛附属岛屿东北诸岛岛链的其中一部分,而日本则认为钓鱼岛为冲绳县琉球群岛西南部分先岛群岛的的组成部分[13]。而“钓鱼岛”一词的由来,则是过去人们认为岛屿周遭有大量鱼群居住而命名[11]。钓鱼岛是整个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中最大的岛屿,整个岛礁面积约4.3838平方公里,而周围的海域面积大约为17万平方公里[14]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琉球群岛便开始列入由美国领导的琉球列岛美国民政府实际统治著。1968年时,在经过探测后认为钓鱼岛及附近岛屿的周遭海域可能蕴藏有石油。而在1971年美国与日本所签属的《归还冲绳协定日语沖縄返還協定》中,决定将在1972年时将琉球群岛的管理权移交给日本新成立的冲绳县进行管辖[15]。在这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开始就钓鱼岛以及周遭岛屿与日本产生领土纠纷,其中双方认为中国早在14世纪便发现并且管理钓鱼岛等岛屿,一直到1895年4月才由于《马关条约》后才将钓鱼岛割让给日本政府。然而日本的官方立场则是认为在1895年1月勘察过后已经确认岛屿为荒岛,因此以无主地先占法理编入日本的领土,所以钓鱼岛等岛屿并不包含在《马关条约》所指定的割让领土中[16]

钓鱼岛主权的争议成为今日中日关系台日关系重要的议题之一,对此日本主张钓鱼岛以及周遭黄尾屿等岛屿皆为冲绳县石垣市所管辖,并且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所提出的领土争议[17]。而尽管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至今仍然处于复杂的关系,但双方政府一致同意钓鱼岛是台湾的附属岛屿之一,并且由宜兰县头城镇负责管理[18]。此外尽管日本政府认为钓鱼岛为实质统治的领土,但是为应其所认定的岛屿所有人古贺善次以及栗原弘行的要求,现时并不允许石垣市在岛上进行任何开发工程外,同时为维护岛屿平稳和安定也禁止任何人登上岛屿[19]。当前钓鱼岛并没有定期通行的船只,因此前往者必须自行准备船只来作为交通工具。

历史[编辑]

早期纪录[编辑]

林子平所撰写的《三国通览图说》之《琉球国全图》中显示福建省前往琉球中山南北2条海路路线,而其南路便标示有花瓶屿彭佳山、钓鱼岛、黄尾山赤尾山等岛。

早在15世纪明朝时中国便开始出现有关钓鱼岛的描述,其中钓鱼岛的“钓鱼”一词便是源自于钓鱼而成,包括1403年所编写的《顺风相送》《指南正法》以及1534年所记录的《使琉球录》之中曾经使用“钓鱼屿”来称呼钓鱼岛[20][21]:96[22][21]:253。而从明朝发展至清朝期间中国也留下许多与钓鱼岛相关的文献纪录,包括有《筹海图编》、《武备志》、《使琉球杂录》、《使琉球记》、《中山传信录》和《台海使槎录》等,这使得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民国后来都借由这些文献主张钓鱼岛过去为中国领土[23]。其中一部分学者认为中国自明朝开始便把钓鱼岛视为和琉球国的边境分界[24],而发展至清朝以后撰写的文献亦将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列入中国境内[25][26]

同时明朝与清朝政府亦将钓鱼岛等岛屿视为琉球册封使前往琉球的重要地标,并且将台湾以及视为台湾附属岛屿的钓鱼岛、黄尾屿与赤尾屿等岛屿列入福建海防区域,但当中亦包括当时不为中国所控制的台湾鸡笼山[27]。另外一些文献资料也指出清朝当时钓鱼岛附近海域除了作为浙江福建以及台湾渔民的鱼场外,中国政府也曾经在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兴建小型港口并且多次进行实地考察或者是于附近海域巡航[28][29]。不过也有学者对于中国政府是否在这一时期便将钓鱼岛列入领土有所质疑,其中一些学者便引用《使琉球杂论》表示所谓的“中外之界”只是“悬揣”而来[30],并且认为所提到的国界也是指琉球国的边界[31][32]。另外也有学者表示一直到清朝为止中国仍然没有将钓鱼岛作为哨地,并且仍然将钓鱼岛列在清朝领土之外[33]

日本方面,由居住于仙台的平民评论家林子平在1786年所撰写的《三国通览图说》描述有关琉球国的部分也出现“钓鱼岛”的用法[34];但之后由于林子平被认定是对幕府有危险的人物,连带使得包括《三国通览图说》等著书都被列为禁书[35]。之后蒂进在1796年时将《三国通览图说》引进欧洲并且出版于市面上,而1832年亚洲文会则在把日文书籍重新编辑过后另外发行了法文翻译版本的内容[36]。另外在1845年3月时,英国爱德华·卑路乍搭乘三宝垄号英语HMS Samarang (1822)调查时将钓鱼岛以英语命名为“Pinnacle Islands”(尖顶群岛),他亦登陆钓鱼岛岛上观察岛屿地理环境以及测量经度、纬度与标高等资料,而在这过程中除了发现船舰残骸外并没有人类居住或到访的痕迹[37][38][39]。到了1848年卑路乍的纪录被重新编写成书籍并且在英国出版后,“Pinnacle Islands”这一词便于英国社会逐渐传开[40]。到了1870年代到1880年代期间,英国海军也开始以“Pinnacle Islands”来形容钓鱼岛或者是整个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41][42][43]

日本统治[编辑]

位于钓鱼岛鲣鱼鱼肉加工厂的员工,摄于1910年左右[44]

1895年4月17日,于前一年的甲午战争中战败的大清帝国大日本帝国签订《马关条约》,清朝政府被迫割让台湾以及附属岛屿给与日本。不过在同年1月14日时,日本政府便已经将钓鱼岛与周遭岛屿以无主土地先占之规则纳入领土范围,并且划入冲绳县[45]。而在更早之前,日本便派员前往钓鱼岛以及周遭岛屿进行调且认定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为荒岛过去,而没有受过清朝政府或其他国家统治的迹象[46]

1896年,日本实业家古贺辰四郎向日本政府免费租借钓鱼岛、黄尾屿北小岛南小岛,并且双方同意在租借30年后改以付费出借土地的方式继续运作,随后古贺辰四郎便从日本运来器材将钓鱼岛等岛屿以从事家屋建设与船场设置等开拓事业。古贺将钓鱼岛西海岸划成为鲣鱼鱼肉加工成为柴鱼片的处理厂,并且也捕杀栖息在岛屿上的短尾信天翁以搜集羽毛进行加工,同时以打碎的珊瑚礁礁石建造了简易的港口。钓鱼岛最终在鼎盛时期有99户、共计247人一同生活在岛屿上,而古贺辰四郎也因为其于养殖业等产业的功绩而在1909年时获得日本政府颁受蓝绶褒章日语褒章[47]。1918年古贺辰四郎逝世以后,有关企业的经营便转而由他的儿子古贺善次进行管理。1919年时在钓鱼岛上生活的居民协助营救于搁浅遇难的中国渔船船员,为此中华民国驻长崎的领事特别代表中国政府致赠感谢状给古贺善次等7个人[48]。1932年5月20日,古贺善次将赚取到的利润拿来购买钓鱼岛和黄尾屿,同一年还付费购买了包括北小岛和南小岛等土地[49][50]

不过在1940年时随着岛上的事业面临困境而结束营运后,钓鱼岛上的居民逐一搬离岛上,最后在太平洋战争结束前便已经成为1座荒岛[44]。1945年7月时,日本2艘搭载着平民准备从石垣岛撤离英语Evacuations of civilians in Japan during World War II台湾的船舰一心丸与友福丸遭到美军战机的轰炸而遭到击沉日语尖閣諸島戦時遭難事件,绝大多数幸存者则是漂流到钓鱼岛岛上勉强生存下来,最后整起事件总共造成80人死亡,成为除了对马丸日语対馬丸以外少数冲绳县出发的撤离船遭到盟军击沉的案例[51][52]。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后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式宣告结束,随后自1946年2月2日开始日本北纬30度以下的领土便转由美国政府实施军事统治[44]。而在1952年4月28日《旧金山和约》正式生效以后,钓鱼岛以及周遭岛屿依照和约第三条则改归为琉球政府进行管理,并且开始向古贺善次签订租赁契约以及征收土地税所得税

托管结束后[编辑]

半岛电视台从船上所拍摄的钓鱼岛景观,摄于2012年10月2日。

1969年5月时,联合国亚洲及太平洋经济社会委员会在经过探测后后认为钓鱼岛及附近岛屿的周遭海域拥有潜在的石油天然气储存量[53][54],同一年琉球政府则在钓鱼岛上为撤离船船难者建造纪念碑[51]。1970年7月时,琉球政府开始于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北小岛和南小岛架设禁止登陆的警告牌[55]。到了1971年时美国参议院则通过了《归还冲绳协定》,并且在1972年5月15日连同琉球群岛以及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管理权都移交给日本政府,并且交由重新成立的冲绳县负责管辖[56]。与此同时在1970年代时,古贺善次的妻子花子和他的儿子则陆续将南小岛、北小岛和钓鱼岛等岛屿卖给居住在埼玉县栗原弘行一家[57][58]。但是从1972年开始,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民国接续正式宣布钓鱼岛为自身所拥有的领土[59],并且抗议美国将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行政权移交给日本政府[60][61];对此日本政府则认为自从1895年开始便已经开始进行实际统治,并且作为应对开始将整个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改名为“尖阁诸岛”[62][63][64][65]

尽管钓鱼岛在1972年时已经归还给日本政府施行管理权力,但是为了维护岛屿平穏安定以及应政府认定的岛屿所有人要求,日本政府严格禁止石垣市同意他人对岛屿进行测量或者开发[44][66],同时日本政府表示登陆钓鱼岛必须先经过日本政府的核准,但这仅限于政府机关或者其他有特别原因的人士才能够登陆岛屿[19];因此在登岛计划几乎不可能获得政府批准的情况下,绝大部分右翼团体和其他人士组织的登陆行动亦都是非法进行为主[67][68]。1978年8月12日时,在日本右翼团体日本青年社日语日本青年社的支持下于钓鱼岛架构第一座灯塔。而海上保安厅也在1979年5月17日时修筑临时直升机场英语Heliport,但不久之后便将其拆除。此外在同一年时,在日本政府允许下50多名学者、政府官员、地方负责人以及栗原弘行前往调查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并且将驻扎基地安排在钓鱼岛上。在这长达4个星期的考察行程中学者针对钓鱼岛当地的生态系统进行调查,除了研究当地野生动植物以及周围海洋生物生态外,同时也推估钓鱼岛等岛屿是否适合人类居住[58]

1988年日本青年社以庆祝第一座灯塔营运10周年为由,再度申请要求在钓鱼岛岛上建造新型并符合《航路标志法日语航路標識法》的灯塔;在经政府通过后最终于1996年完成第二座灯塔结构,同一年日本政府也在航海图上标记有钓鱼岛灯塔。在1997年5月6日时,新进党众议院议员西村真悟登上钓鱼岛,成为第一个前往钓鱼岛视察的国会议员[69]。2000年4月20日,日本青年社于钓鱼岛岛上创设了尖阁神社

近代发展[编辑]

台湾海巡署日本海上保安厅的船只对峙,摄于2012年7月4日[70]

2004年3月24日,冯锦华张立昆等中国保钓运动人士登上钓鱼岛宣示主权,但随即被冲绳县警方以违反《出入国管理及难民认定法日语出入国管理及び難民認定法》为由逮捕,之后全部保钓人士透过入国管理局日语入国管理局强制遣返回中国[71]。2005年2月,日本青年社将灯塔的管理权移交给海上保安厅,并且将钓鱼岛灯塔列入航海图之中。2010年12月17日,石垣市宣布将1月14日订定为尖阁诸岛开拓日,以纪念日本政府于1895年1月14日时将钓鱼岛以及周围岛屿编入日本领土,而这项举动则引起了中国政府的谴责[58][72]

根据统计在2002年到2012年期间,日本总务省每年花费2,112万日圆向栗原弘行持续承租钓鱼岛的土地使用权[73]。2012年1月日在未经过允许和已被海上保安厅官员警告勿登岛的情况下[67]日本会议日语日本会議连同石垣市市议员日语日本の地方議会議員成功避过海上保安厅巡逻艇,登陆钓鱼岛长达1小时30分钟[67]。数个月之后,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宣布计划向栗原弘行一家商谈有关购买钓鱼岛、南小岛以及北小岛一事[58];而日本政府为了阻止具有右翼立场的石原慎太郎之后拿钓鱼岛议题作为政治资源,也紧接着宣布将钓鱼岛等岛屿国有化之计划。对此在8月15日时,香港5名保钓运动人士登陆钓鱼岛宣示主权。随后作为回应日本方面则是在8月19日时,由8名参与为守护日本领土而行动之议员联盟日语日本の領土を守るため行動する議員連盟国会议员与地方议员、和150名加油日本全国行动委员会成员组成的队伍选择在钓鱼岛周遭海域举行悼念仪式,同时5名地方议员与5名活动人士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游泳登陆日语日本人活動家尖閣諸島上陸事件钓鱼岛,随后在钓鱼岛上张挂日本国旗1小时又30分钟[74]。到了9月11日时,日本行政机关向钓鱼岛、南小岛以及北小岛的土地主栗原家族以20亿5千万日圆的价格购买,同时认定在完成所有权转移登记日语所有権移転登記后钓鱼岛等岛屿已经改为国家所拥有。但是日本政府这项将争议性领土“正式国有化”的举动,亦引起中国对于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议题的严重反弹[75][76]

地理[编辑]

地质结构[编辑]

钓鱼岛岛屿地图。

钓鱼岛是一座位于东海大陆架的荒岛,其绝对位置位于北纬25度44分、东经123度28分上。就相对位置来看,钓鱼岛位在台湾基隆港东偏北约186公里(100海里)、台湾彭佳屿正东方约140公里(75海里)、福建省东引岛东偏南约304公里(163海里)处、浙江省温州港东南方约356公里(192海里)、浙江省南麂列岛东南约306公里(164海里)、福建省福州长乐国际机场东偏南约385公里(208海里)、冲绳岛那霸机场西偏南约417公里(225海里)以及琉球群岛石垣机场西北方约170公里处[77]。基本上位于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西侧的钓鱼岛周边海域由于大陆架的缘故,平均水深约100米到150米(328英尺到492英尺),不过在南端与琉球群岛之间则隔着深达2,000多米的中琉界沟[78][79]

作为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中面积最大的岛屿,钓鱼岛其外观略呈现番薯形,东西长约3.5公里、南北宽约1.5公里,整体面积约4.3838平方公里(1,083.3英亩)[2][14]。岛屿主要由砂岩珊瑚礁和闪绿岩构成,地势部分北部较为平坦,到了南侧地形则成为陡峭的断崖结构,岛屿中间则有东西向的中央山脉。其中海拔最高的山峰是位于岛屿中部偏西、高363米的高华峰[80],其他还有位于中部偏东、高320米的神农峰,另外还有数座高258米到242米的山峰[81],基本上岛屿地形可以视为台湾北部观音山大屯山地质的延伸[82]。岛屿上则分别有4条主要溪流,包括位于岛屿东北部的龙头溪、位于岛屿北部的双溪、位于岛屿西部的西溪以及位于岛屿西北部的小西溪[83]。另外在重要的港湾部分则分别有西部的顺风港和南部的汇鱼湾钓南锚地,重要的海岬则有北钓角东钓角西钓角南钓角,南边还有两个半岛分别是东龙尾西龙尾,并且整个岛屿有11多公里的珊瑚礁海岸线围绕着[3][84][85]

生态环境[编辑]

日本人黑岩恒在1900年绘制的钓鱼屿地质图

钓鱼岛岛上基岩裸露、土层较薄,但是岛屿内仍然有溪流提供淡水,而附近海域也有大量鱼群栖息著[86]。其中为了适应钓鱼岛位于海上强风的自然环境,许多动植物都各自发展成为特有种,这包括有海芙蓉钓鱼岛鼹钓鱼岛菠萝钓鱼岛海蛇黄尾屿龙虾黄尾屿蜈蚣钓鱼岛细辛尖阁葵尖阁弟切草等动植物[87][88][89]。另外在一些海上保安厅的报告中,也提到在钓鱼岛岛上有蛇只出现的纪录。

1978年时,日本右翼团体日本青年社日语日本青年社在登上钓鱼岛的同时,也将作为紧急粮食、由与那国岛岛民饲养的家山羊带进岛上[90]。后来山羊在钓鱼岛上开始快速繁殖,在1991年时根据统计大约有300多只山羊栖息于钓鱼岛南部。然而山羊野生化后大量繁殖也造成了对岛屿植被的破坏,2000年时从卫星影像估计已经有13.59%的土地呈现裸地状态,到了2006年更成长到30%之谱。由于山羊不断破坏钓鱼岛岛上的自然环境并可能造成特有种濒临灭绝,石垣市市议会已经批准派遣专人补捉山羊,但是日本政府方面仍始终没有明确的对策[87][91][92]

争议[编辑]

中国海监总队海监66号1000吨级II型海监船日语1000トンII型海監船和日本海上保安厅木曾号飞驒型巡视船日语ひだ型巡視船在钓鱼岛附近海域对峙,摄于2012年9月24日

从1970年代开始,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民国便开始主张日本将钓鱼岛列为自身领土的方式已经侵犯国家主权,并且进而引起有关海上疆界英语Maritime boundary划定的争端。其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认为早在1534年开始,包括钓鱼岛在内的岛屿早已经被中国所发现并且划为中国管理的领土一部分。但之后由于1894年爆发的甲午战争以及随后签属的《马关条约》缘故,使得在1895年以后作为中国部分领土的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被割让给日本政府进行管理。而根据《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以及《旧金山和约》中所提到的“日本的主权必须被限制在本州、北海道、九州和四国以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内容,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应该放弃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控制权力并且转交给中国。不过尽管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所主张的理由十分相似,但是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主张钓鱼岛以及附属岛屿之主权要求为台湾海峡两岸政府之责任一事则有许多看法[93][94]。支持人士主张中华民国政府应该就维护中华民族之利益而彼此之间有合作默契[95],反对人士则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可能会将其视为对于台湾的统战手段之一,也意味着变相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拥有台湾地区的主权[96],而目前中华民国政府则采取不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合作的立场[97]

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所提出的论点,日本政府否认双方在钓鱼岛以及周遭岛屿存在有这些领土纠纷议题,并且表示钓鱼岛以及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皆为无法分割的日本领土[98]。其中日本认为在1895年1月时,外务省在派人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多次考察后才认定钓鱼岛等岛屿并没有曾经受到中国统治的迹象,因此当时日本政府便认定该地区为无主土地并且依照国际法先占原则划入冲绳县内。也因此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应该归属于琉球群岛的一部分而不是因为《马关条约》而从清朝政府割让的领土,这意味着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并不适用在《波茨坦公告》与《旧金山和约》中提到领土主权移交的部分,而日本也没有义务必须归还岛屿的统治权[16][78][99][100]。当前日本政府将钓鱼岛的行政区划规划为冲绳县石垣市登野城日语登野城2392番地,但是并不对岛屿上的土地进行开发[4]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关于钓鱼岛在各地汉语字词的使用习惯上皆不同处,其中中国大陆和东南亚华人多称呼为“钓鱼岛”、香港与澳门地区则称呼为“釣魚台”或者是“釣魚島”,而台湾地区则常称呼为“釣魚臺”或者是“釣魚台”。
  2. ^ 琉球语俗称则为“鱼国岛”(琉球语イュクン島イュクンジマ Yukun-jima),有时候也会称作亦作“イーグン”。

参考资料[编辑]

  1. ^ 钓鱼岛及其部分附属岛屿地理坐标. 国家海洋局. 2012年9月15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简体中文). 
  2. ^ 2.0 2.1 内政部地政司. 釣魚臺列嶼簡介. 中华民国内政部. 2012年9月15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正体中文). 
  3. ^ 3.0 3.1 尖閣諸島 緊張の海. 时事通信社. 2010年9月24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日文). 
  4. ^ 4.0 4.1 角川日本地理大辭典(47)沖繩縣日语角川日本地名大辞典》. 日本富士见: 角川书店. 1986年6月: 第184页. ISBN 978-4040014708 (日文). 
  5. ^ 大滨长照日语大濵長照. 市長のおはようロマンメッセージ. 日本: 石垣市. 2002年7月19日 (日文). 
  6. ^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钓鱼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白皮书. 新华网. 2012年9月25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简体中文). 
  7. ^ 林峰. 大陆保钓人士回忆登岛经历 被关地下室吃过期食品. 华媒网. 2012年8月17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简体中文). 
  8. ^ 化夷. 台湾与钓鱼岛(一). 湖北省人民政府. 2012年9月17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简体中文). 
  9. ^ 外交部条约法律司. 釣魚臺列嶼之主權聲明. 中华民国外交部. 2012年4月3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正体中文). 
  10. ^ 康仁俊. 釣魚台誰的? 吳敦義:台灣省宜蘭縣頭城鎮大溪里. 今日新闻网. 2010年10月5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正体中文). 
  11. ^ 11.0 11.1 币原坦. 南方文化の建設へ. 日本千代田: 富山房日语冨山房. 1938年 (日文). 
  12. ^ 罗沙. 國家海洋局、民政部受權公布我國釣魚島及其部分附屬島. 新华网. 2012年3月3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简体中文). 
  13. ^ 经济部中央地质调查所. 附件一 富貴角海域地質試測圖說明書. 中华民国经济部. 2007年12月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正体中文). 
  14. ^ 14.0 14.1 沖縄県島しょ別面積一覧. 冲绳县厅日语沖縄県庁. 2007年12月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日文). 
  15. ^ 李锡宇英语Lee Seokwoo. Territorial Disputes among Japan, China and Taiwan concerning the Senkaku Islands. 英国达拉谟: 国界研究小组英语International Boundaries Research Unit. 2002年: 第10页至第11页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ISBN 978-1897643501 (英文). "For a long time following the entry into force of the San Francisco Peace Treaty China/Taiwan raised no objection to the fact that the Senkaku Islands were included in the area placed under US administration in accordance with the provisions of Article of the treaty, and USCAP No. 27.In fact, neither China nor Taiwan had taken up the question of sovereignty over the islands until the latter half of 1970 when evidence relating to the existence of oil resources deposited in the East China Sea surfaced.All this clearly indicates that China/Taiwan had not regarded the Senkaku Islands as a part of Taiwan.Thus, for Japan, none of the alleged historical, geographical and geological arguments set forth by China/Taiwan are acceptable as valid under international law to substantiate China's territorial claim over the Senkaku Islands." 
  16. ^ 16.0 16.1 关于尖阁诸岛的基本见解. 外务省. 2012年11月 [2013年11月10日查阅] (简体中文). 
  17. ^ David A. Colson和Robert W. Smith. International Maritime Boundaries, Vol. 5. 荷兰莱登: 布里尔出版社英语Brill Publishers. 2005年5月31日: 第3,441页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ISBN 978-9004144613 (英文). 
  18. ^ 黄锡麟. Former New Taipei councilor explains PRC flag controversy. 《旺报》. 2012年7月8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英文). 
  19. ^ 19.0 19.1 岛尻安伊子日语島尻安伊子. 質問第六〇号 石垣市による尖閣諸島への上陸に関する質問主意書. 日本参议院. 2011年2月10日 [2013年11月9日查阅] (日文). 
  20. ^

    福建往琉球 太武放洋,用甲寅针七更船取乌丘。用甲寅并甲卯针正南东墙开洋。用乙辰取小琉球头,又用乙辰取木山。北风东涌开洋,用甲卯取彭家山。用甲卯及单卯去钓鱼屿

  21. ^ 21.0 21.1 巩珍. 西洋番国志郑和航海图两种海道针经. 中国上海: 中华书局. 2000年4月1日: 第96页. ISBN 978-7101020250 (简体中文). 
  22. ^

    福建往琉球针。单卯六更取钓鱼台北边过……钓鱼台 澳口好取柴水。开,打水十五托

  23. ^ 陈君. 钓鱼岛属中国无可争议. 《厦门日报》. 2012年10月19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简体中文). 
  24. ^ 陈侃. 《使琉球錄》. 中国海淀区: 中国国家图书馆. 1534年 (中文). "五日始发舟……九日隐隐见一小山,乃小琉球也。十日南风甚迅,舟行如飞……过平嘉山,过钓鱼屿,过黄毛屿,过赤屿,目不暇接,一昼夜兼三日之路程……十一日夕,见古米山,乃属琉球者。夷人歌舞于舟,喜达于家。夜行彻晓,风转而东,进寻退尺,失其故处。又竞一日,始至其山。有夷人驾船来问,夷通事与之语而去。十三日,风少助顺,即抵其国。" 
  25. ^ 中央通讯社. 總統:清朝文獻記載釣魚台. 雅虎新闻英语Yahoo! News. 2012年9月14日 [2014年2月23日查阅] (正体中文). 
  26. ^ 徐葆光. 《中山傳信錄》. 台湾台北: 台湾银行经济研究室. 1972年 (正体中文). 
  27. ^ 刘冰雅. 明嘉靖刻本《籌海圖編》. 《光明日报》. 2012年9月17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繁体中文). 
  28. ^ 黄叔璥. 国学导航-臺海使槎錄 卷二. 《台海使槎录》. 1722年6月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中文). 
  29. ^ 央视网. 钓鱼岛属于中国的9个历史依据. 新华网. 2012年9月12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简体中文). 
  30. ^ 刘勇威. 釣魚台的發現與先佔. 《苹果日报》. 2012年9月29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繁体中文). 
  31. ^ 尖閣東に琉球との境界線 新説、中国公式見解を否定. 《八重山每日新闻日语八重山毎日新聞》. 2012年12月24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日文). 
  32. ^ 石井望. チャイナの尖閣主張、繰り返す類型あり. 日本战略研究论坛日本戦略研究フォーラム). 2013年4月 [2014年2月123日查阅] (日文). 
  33. ^ 島嶼研究ジャーナル. 日本: 内外出版株式会社. 2013年4月30日. ISBN 978-4905285212 (正体中文). 
  34. ^ 路易斯·卡伦英语Louis Cullen. A History of Japan, 1582-1941: Internal and External Worlds. 英国剑桥: 剑桥大学出版社. 2003年6月23日: 第253页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ISBN 978-0521529181 (英文). 
  35. ^ 林子平 憂国の思いで著した2作品が発禁となり、不遇のうちに死去. 歴史くらぶ. [2013年11月28日查阅] (日文). 
  36. ^ 林子平. San Kokf Tsou Ran to Sets, Ou Aperçu Général Des Trois Royaumes, Volume 1. Ulan Press. 2011年6月4日: 第169页至第180页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法文). 
  37. ^ 爱德华·卑路乍. Narrative of the Voyage of H. M. S. Samarang, During the Years 1843-46. 美国查尔斯顿: BiblioBazaar英语BiblioBazaar. 2010年4月6日: 第315页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ISBN 978-1140281313 (英文). 
  38. ^ 爱德华·卑路乍. Narrative of the Voyage of H. M. S. Samarang, During the Years 1843-46. 美国查尔斯顿: BiblioBazaar英语BiblioBazaar. 2010年4月6日: 第317页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ISBN 978-1140281313 (英文). "On the 16th, we endeavoured to obtain observations on Tia-usu; a landing was effected, but the absence of sun prevented our obtaining satisfactory observations, and bad weather coming on hastened our departure. This group, comprehending Hoa-pin-san (和平山,"Peace Island", Uotsuri-jima ), Pinnacle Rocks, and Tias-usu ( Kuba-kima ), form a triangle, of which the hypothenuse, or distance between Hoa-pin-san and Tia-usu, extends about fourteen miles, and that between Hoa-pinsan and the Southern Pinnacle, about two miles." 
  39. ^ 爱德华·卑路乍. Narrative of the Voyage of H. M. S. Samarang, During the Years 1843-46. 美国查尔斯顿: BiblioBazaar英语BiblioBazaar. 2010年4月6日: 第572页至第574页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ISBN 978-1140281313 (英文). 
  40. ^ 管沼云龙英语Unryu Suganuma. Sovereign Rights and Territorial Space in Sino-Japanese Relations: Irredentism and the Diaoyu/Senkaku Islands. 美国檀香山: 夏威夷大学出版社. 2001年4月1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ISBN 978-0824824938 (英文). 
  41. ^ 管沼云龙英语Unryu Suganuma. Sovereign Rights and Territorial Space in Sino-Japanese Relations: Irredentism and the Diaoyu/Senkaku Islands. 美国檀香山: 夏威夷大学出版社. 2001年4月1日: 第90页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ISBN 978-0824824938 (英文). 
  42. ^ Admiralty Hydrogr. The China Sea Directory. [With]. 美国查尔斯顿: BiblioBazaar英语BiblioBazaar. 2010年3月23日: 第141页至第142页. ISBN 978-1147851205 (英文). 
  43. ^ Linus Hagström. Japan's China Policy: A Relational Power Analysis. 英国伦敦: Routledge英语Routledge. 2005年5月19日. ISBN 978-0415346795 (英文). 
  44. ^ 44.0 44.1 44.2 44.3 共同通讯社. Ishigaki fishermen fret over Senkaku encroachment. 《日本时报》. 2010年11月28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英文). 
  45. ^ The Senkaku or Diaoyu Islands Narrative of an empty space. 《经济学人》. 2012年12月22日 [2013年2月11日查阅] (英文). 
  46. ^ 石垣宗正. 尖閣諸島 日本領有の正当性. 尖閣諸島の領有権問題. 1996年10月20日 [2013年11月9日查阅] (日文). 
  47. ^ 尖閣諸島の開拓者・古賀辰四郎氏のこと. 尖閣諸島の写真と地図集. 2010年1月16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日文). 
  48. ^ 中華民国からの感謝状、新たに1通見つかる 尖閣遭難の中国漁民救助. 《八重山每日新闻日语八重山毎日新聞》. 2010年11月28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日文). 
  49. ^ pennyhuang. 石原提收购钓鱼岛设想 日本政府持静观审视态度. 腾讯网. 2012年4月17日 [2013年2月9日查阅] (简体中文). 
  50. ^ UN025. 石原:中国反对日购买钓鱼岛 几乎等同对日宣战. 搜狐. 2012年4月18日 [2013年2月9日查阅] (简体中文). 
  51. ^ 51.0 51.1 疎開船漂着後80人死亡、「尖閣の慰霊碑」建立. 《琉球新报》. 2002年7月10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日文). 
  52. ^ [69 尖閣諸島遭難(1)]無人島で飢餓地獄. 《琉球新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日文). 
  53. ^ 林健炼. 兩岸釣魚台及南海戰略的輕重緩急、矛盾與對策. 两岸公评网. [2013年11月28日查阅] (正体中文). 
  54. ^ Senkaku / Diaoyutai Islands. GlobalSecurity.org.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英文). 
  55. ^ 尖閣諸島「警告板の設置作業者を」 与那国の関係者探す. 《八重山每日新闻日语八重山毎日新聞》. 2009年8月15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日文). 
  56. ^ John W. Finney. SENATE ENDORSES OKINAWA TREATY; Votes 84 to 6 for Island's Return to Japan. 《纽约时报》. 1971年11月11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英文). 
  57. ^ Japan confirms disputed islands purchase plan. BBC Online英语BBC Online. 2012年9月10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英文). 
  58. ^ 58.0 58.1 58.2 58.3 Masame Ito. Owner OK with metro bid to buy disputed Senkaku Islands. 《日本时报》. 2012年5月18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英文). 
  59. ^ 共同通讯社. Senkaku purchase bid made official. 《日本时报》. 2012年9月11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英文). 
  60. ^ 文峰. 中国政府关于钓鱼岛问题第一个声明. 战略网. 2010年9月21日 [2013年11月9日查阅] (简体中文). 
  61. ^ 外交部条约法律司. 外交部歷年來就釣魚臺主權問題之聲明一覽表. 中华民国外交部. 2012年8月22日 [2013年11月9日查阅] (正体中文). 
  62. ^ Min Gyo Koo. Island Disputes and Maritime Regime Building in East Asia: Between a Rock and a Hard Place. 美国纽约: 施普林格科学+商业媒体. 2010年5月6日: 第103页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ISBN 978-1441962232 (英文). 
  63. ^ Oil under Troubled Waters: The Northeast Asia Seabed Controversy. 美国剑桥: 《哈佛国际法杂志英语Harvard International Law Journal》. 1973年: 第212页 (英文). 
  64. ^ Oil under Troubled Waters: The Northeast Asia Seabed Controversy. 美国剑桥: 《哈佛国际法杂志英语Harvard International Law Journal》. 1973年: 第248页至第249页 (英文). 
  65. ^ Choon-ho Park. Continental shelf issues in the Yellow Sea and the East China Sea. Law of the Sea Institute. 1972年: 第1页至第64页 (英文). 
  66. ^ Masame Ito. 40 YEARS AFTER REVERSION Jurisdiction over remote Senkakus comes with hot-button dangers. 《日本时报》. 2012年5月18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英文). 
  67. ^ 67.0 67.1 67.2 读卖新闻》. 尖閣諸島に石垣市議ら4人上陸 海保の立ち入り検査後. 《产经新闻》. 2012年1月4日: (第2页) (日文). 
  68. ^ 共同通讯社. 尖閣諸島に石垣市議ら4人上陸 海保が船長らを事情聴取. 47NEWS日语47NEWS. 2013年1月3日 [2013年11月9日查阅] (日文). 
  69. ^ 魚釣島に国会議員ら上陸. 《琉球新报》. 1997年5月6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日文). 
  70. ^ 中央通讯社. 外交部:台船隻有權赴釣台海域. 中华民国侨务委员会. 2012年7月11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正体中文). 
  71. ^ 2004年(平成16年)沖縄県内十大ニュース. 《琉球新报》. 2004年12月24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日文). 
  72. ^ 法新社. Senkaku memorial day riles China. 《日本时报》. 2010年12月18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英文). 
  73. ^ Jun Hongo. Q&A Tokyo's intentions for Senkaku islets. 《日本时报》. 2012年4月19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英文). 
  74. ^ 超党派議員ら150人、洋上慰霊で尖閣沖へ. 《读卖新闻》. 2012年8月20日: (第35页) (日文). 
  75. ^ 尖閣諸島、11日に国有化…当面現状のまま維持. 《读卖新闻》. 2012年9月11日: (第4页) (日文). 
  76. ^ 张云. 钓鱼岛危机中日本如何对中国严重误判. 《联合早报》. 2012年9月21日 (简体中文). 
  77. ^ 科学网. 地理常识钓鱼岛不仅一个岛. 《北京晨报》. 2012年9月20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简体中文). 
  78. ^ 78.0 78.1 季国兴英语Ji Guoxing. Maritime Jurisdiction in the Three China Seas. 加州数位图书馆英语California Digital Library. 1995年10月1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英文). 
  79. ^ Back Arc Extension in the Okinawa Trough. 《地球物理研究期刊》. 1987年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英文). 
  80. ^ 第5航空群. ガス田群 尖閣諸島. 防卫省.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日文). 
  81. ^ ウォッちず. 国土地理院.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日文). 
  82. ^ 總統視察彭佳嶼. 中华民国总统府. 2012年9月7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正体中文). 
  83. ^ 中国公布钓鱼岛海域部份地理名称. 英国广播公司. 2012年9月22日 (简体中文). 
  84. ^ 夏欣. 中国公布钓鱼岛海域部分地理实体标准名称. 新华网. 2012年9月22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简体中文). 
  85. ^ 郭淼. 钓鱼岛地理实体标准名称公布 最高峰命名为高华. 腾讯网. 2012年9月22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简体中文). 
  86. ^ 爱德华·卑路乍. Narrative of the Voyage of H. M. S. Samarang, During the Years 1843-46. 美国查尔斯顿: BiblioBazaar英语BiblioBazaar. 2010年4月6日: 第318页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ISBN 978-1140281313 (英文). 
  87. ^ 87.0 87.1 魚釣島の裸地3割に拡大 尖閣諸島、野生ヤギの食害進む. 《八重山每日新闻日语八重山毎日新聞》. 2009年12月22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日文). 
  88. ^ Senkaku Mole, Ryukyu Mole (Mogera uchidai). EDGE of Existence programme英语EDGE of Existence programme.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英文). 
  89. ^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 Mogera tokudae. IUCN红色名录.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英文). 
  90. ^ 富施光治. 石垣市字登野城2392番地の現在. 日本青年社日语日本青年社. 2002年8月23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日文). 
  91. ^ Ecological Society of Japan. 日本生态学会日语日本生態学会. 2010年 (英文). 
  92. ^ RDB種情報(動物)種の詳細情報. 日本富士吉田市: 生物多样性中心日语生物多様性センター (日文). 
  93. ^ 李汉扬. 釣魚台/大陸:維護中華民族利益 兩岸責任. 新浪. 2012年9月12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正体中文). 
  94. ^ 黄杨. 臺當局拒絕“兩岸聯合保釣”出於對美國的忌憚. 华夏经纬网. 2012年9月26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繁体中文). 
  95. ^ 阎光涛. 釣魚台/羅文山:兩岸保釣共同維護中華民族利益. 新浪. 2013年1月18日 [2013年2月15日查阅] (正体中文). 
  96. ^ 李筱峰. 〈李筱峰專欄〉保釣是為了賣台?. 《自由时报》. 2012年9月16日 [2013年2月15日查阅] (正体中文). 
  97. ^ 外交部条约法律司. 在釣魚臺列嶼爭端,我國不與中國大陸合作之立場. 中华民国外交部. 2013年2月8日 [2013年3月22日查阅] (正体中文). 
  98. ^ Barbara Kwiatkowska.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and the Law of the Sea:Vol. 12:Documentary Yearbook 1996. 美国纽约: 施普林格科学+商业媒体. 1998年12月29日 [2012年11月16日查阅]. ISBN 978-9041110046 (英文). 
  99. ^ 日中関係(尖閣諸島をめぐる情勢). 外务省. 2012年12月 [2013年11月10日查阅] (日文). 
  100. ^ 吴辉. 从国际法论中日钓鱼岛争端及其解决前景. 中国社会科学院. 2001年3月 [2013年11月10日查阅] (简体中文).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