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接选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间接选举,简称间选,即政府首脑立法机关的议员是由民众先选择一些代表,再由这些代表投票而产生。因此,选民不会直接投票予他们支持的参选人。相对概念为“直接选举”(直选)。

议会制[编辑]

议会制不同于表演式选举小圈子选举日本印度以色列德国奥地利意大利西班牙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实行的是内阁议会制,由于“议会无上”,政府首脑及内阁成员权利源自国会,不是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而是由国会选出,得到选民信任而成议会多数党派者可以执政。

美国[编辑]

美国总统选举实际上是间接选举,但是由全民普选方式举行,产生方式是由选举人票(选举人由直选产生)所决定——除了缅因州内布拉斯加州两个州按普选票得票再依照国会选区分配选举人票外,其余48个州和华盛顿特区均实行“胜者全得 (winner-take-all) ”制度,即把本州的选举人票全部给予在该州获得相对多数普选票的总统候选人。也就是说,选民的票数只能以选举人票为代表,再由选举人票的多寡而决定何人当选。但这亦会出现普选票较多,却得不到多数选举人票的情况。此情况在总统选举里于1824年、1876年、1888年、2000及2016年曾出现过。特别是2000年是美国总统选举结果较为争议的一次,选举结果需要三十六天才由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定夺。在2016年,川普当选总统时,也出现普选票较少但是赢到多数选举人票的情况。

此外,美国的两大政党,民主党共和党在总统提名上均实行间接选举,两党的选民在所属州分举行的初选党团会议投票选出党代表,党代表再依照初选及党团会议结果投票给候选人,经全国党代表大会举行确认总统候选人。各州按人口、议员代表比例有一定数目的党代表,如人口最多及议员数目最多的加利福尼亚州在两党皆拥有最多的党代表票。

韩国[编辑]

大韩民国在1972-1981年在总统及国会选举改为间接选举,由总统提名的统一主体国民会议选举团进行总统选举,并提名三分之一的国会议员。实际上,这个政策是加强朴正熙全斗焕总统的独裁统治。1981年的第十二任总统选举是由5000人的选举团产生。1987年恢复总统直选。

中华民国[编辑]

中华民国总统的选举在中华民国宪法增修前,按原宪法是采用间接选举,人民先选出国民大会代表,再由国民大会代表,投票选举正副总统。惟1949年底中华民国政府迁至台湾地区后,国民大会从未曾正式改选,即使当中曾进行增额选举。直至1991年底所有第一届国大代表退职后,国民大会才进行全面改选,选出第二届国民大会代表。

1992年3月第二届国民大会临时会召开前夕,当时的总统,也就是时任中国国民党主席、总统李登辉,指示在中国国民党党内组成修宪策划小组。由副总统李元簇出任总召集人研拟新的总统选举办法,名列国民党不分区国大代表,第一名的时任行政院副院长施启扬,以及第二名的时任行政院大陆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马英九,分别出任研究分组的正、副召集人。

当时施启扬与马英九以为中央政府倾向总统委任直选制,也就是人民先投票选出某一个政党的国代,国代再投票选出同一党籍的总统,中间没有国代个人意志的选制作为规划方向。但就在3月中旬,国民党十三中全会召开前夕,总统委任直选制可能定案出炉之际,李登辉突然以深入基层了解民间要求公民直选为由透露政策转向的讯息。

过程[编辑]

1990年中国国民党发生二月政争,国民党分裂成支持李登辉的主流派与反对李登辉的非主流派,动荡的政局引发了三月野百合学运,李登辉总统应民意要求召开国是会议,会中提出总统直选不同版本。有委任直选与公民直选等。

国民党内部有委任直选的讨论,吴丰山是担任召集人,在圆山饭店里开会,关中郑心雄、马英九等都有参加讨论如何直选。直选的原则确立在这考虑下,若要用美国式的选举人委任直选制度,他们担心直选是在台湾地区投票,那全国的代表性、代表全中华民国的主权如何去体现,因为现在有不分区代表,在精神上代表全中华民国,用委任不分区代表的方式选出来,至少还可以沾到一点边来解释它是中华民国的。这就是委任直选的考量,郑心雄、马英九等都有提出这样的主张。时任国民党中央副秘书长马英九在会议当时曾有很多不利于委任直选的理由和讨论,反对总统由全民直选,支持由委任代表选出总统。“国是会议”确定选举原则后,由研究小组将选民直选或委任直选二案并呈给李登辉。最后李登辉做出总统直接民选的决定[1][2][3][4][5][6][7]

1992年3月9日,国民党临时中常会曾针对委任直选以及公民直选出现热烈讨论,一场会开了7个钟头还是没有办法取得共识,李登辉裁示以两案并陈方式同时提出委任直选和公民直选总统两方案送交三中全会讨论。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原本仅是参考讨论用的公民直选制方案忽然成了一个国民党可能的主流版本,国民党高层政策急转弯的过程引起诸多质疑与反弹。

由于此后民调普遍显示民众支持公民直选,接下来召开的三中全会,李登辉总统在开会前夕政策转向,主流派、非主流派再度对峙,国民党内重量级人士排队争相发言,陆委会副主委马英九面对政策急转弯使其立场顿时进退失据,只能默默坐在台下不发一语。事后马英九在记者提问下无奈地表示“以后我说的话,你们还会信吗?”[1][8][9][10],施启扬则扬言“民意如流水”。

结果[编辑]

经过宋楚瑜林洋港等人一番幕后折冲,李登辉使出缓兵之计逐渐巩固国民党内的领导权,历经整整2年的讨论与酝酿,国民大会终于在1994年7月29日凌晨2点三读完成增修宪法程序,确立总统选举方式,改由中华民国自由地区全体自由地区的人民直接选举之[11],并且自1996年开始实施。而李登辉成为中华民国在台湾第一位直选总统。

中华人民共和国[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直接选举和间接选举的权力。

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选举[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基层群众自治组织均由公民直接选举产生。

立法机关选举[编辑]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公民可以直接选举不设区的市、市辖区、县、自治县、乡、民族乡、镇(区县级)的人大代表,而区县级以上的人大代表则由下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则不仅有下一级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出的代表,亦有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台湾地区、人民解放军和武警部队选出的代表。

地方领导人选举与国家领导人选举[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地方各级机关领导人与国家领导人均由对应的同级人民代表大会间接选举产生。

省长、副省长,自治区主席、副主席,市长、副市长,州长、副州长,县长、副县长,区长、副区长、本级人民法院院长和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由对应的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

国家主席副主席国家军委主席等国家领导人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

其他国家[编辑]

除了以上国家,其他也同样由间接选举产生的国家元首职位,包括印度总统德国总统及州长、巴基斯坦总统孟加拉总统缅甸总统伊朗最高领袖哈萨克总统及参议院、马达加斯加总统南非总统瓦努阿图总统意大利总统爱沙尼亚总统拉脱维亚总统匈牙利总统以色列总统黎巴嫩总统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总统及国会(主要是参议院)、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法国参议院爱尔兰参议院布隆迪参议院等例子。

在20世纪的巴西阿根廷印尼芬兰尼泊尔等也曾经有过间接选举总统的制度,印尼总统间选只实施一届,而巴西及阿根廷自军政府倒台后便已废止选举人团制度。

法国参议院议员选举采用间接选举制度,由全国16多万名代表选出[12]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总统直选, 条目撰稿人:政大历史系薛化元教授, 台湾大百科全书, 行政院文化建设委员会
  2. ^ 台湾省参议会、临时省议会暨省议会时期口述历史访谈计划 苏俊雄先生访谈录[失效链接], 台湾省咨议会
  3. ^ 终止动员戡乱时期20周年研讨会 蔡英文致词稿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4-10-09.
  4. ^ 总统直选 台湾法理独立日, 玉山周报, 2010-03-12
  5. ^ 马英九:从“委任直选”到“委任公投”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4-01-04., 新台湾新闻周刊, 2003/12/03
  6. ^ 马英九“反民主”举例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4-10-19., 新台湾新闻周刊, 2002/11/17
  7. ^ 马讲的话还有人信吗?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2-10-12., 自由时报, 2011-8-31
  8. ^ 终止动员戡乱时期20周年研讨会 蔡英文致词稿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4-10-09. (当时全力主张委任直选制一事时至今日仍予政界对手及社评人士所提所论)
  9. ^ 威权时代终结及历史的新开端--十年来的台湾政治民主回顾,财团法人台湾新世纪文教基金会,1998/2/20。
  10. ^ 金溥聪正清算马英九的旧账?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黄创夏部落格,2011-06-15
  11. ^ 此时亦有讨论所谓法统的问题,认为中华民国的主权治权,都及于中国大陆,因此若单在台湾直选总统的话,将被质疑代表台湾是独立国家(以总统由公民直选实现台湾独立)。增修宪法通过定义为中华民国自由地区居住的人民拥有选举权,即将来依宪法假若两岸统一,总统选举可以扩至大陆地区。
  12. ^ 法國參議員選舉 馬克宏黨派初嘗敗績. Rti 中央广播电台. 2017-09-25 [2020-09-10] (中文).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