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库别瑞引擎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曲速泡的图示。船前方的空间收缩而后方空间扩张。

阿库别瑞度规俗称为阿库别瑞引擎曲速引擎,是一项推敲性的时空数学模型,可以仿造出科幻星际旅行里的作为跨星际的超光速航行的工具——曲速引擎,因此才被俗称为“曲速引擎”,这种俗称也出现在物理学的期刊论文之中。

阿库别瑞引擎遵守广义相对论爱因斯坦方程,在这范畴下建立出一项特别的时空度规物理学家米给尔·阿库别瑞于1994年提出了波动方式展延空间,导致航行器(简称为“船”)前方的空间收缩而后方的空间扩张,前后所连成的轴向即为船想要航行的方向。船在一个区间内乘着波动前进,这区间称为“曲速泡”,是一段平坦时空。既然船在泡泡内并不真的在移动,而是由泡泡带着船走,广义相对论中对于物体速度不可超过局域光速的限制就派不上用场。目前还不知道怎么引发出这样的波动,或是一旦引发了,船要怎么离开它。因此阿库别瑞引擎至今仍属于理论概念范畴。

数学形式[编辑]

利用广义相对论的(3+1)形式,时空可由常数座标时间t\,类空超曲面叶状结构来描述。阿库别瑞度规的广义形式为:

ds^2 = g_{ij}dx^i dx^j = -\left(\alpha^2- \beta_i \beta^i\right)\,dt^2+2 \beta_i \,dx^i\, dt+ \gamma_{ij}\,dx^i\,dx^j

其中\alpha\,直减函数,给出相邻超曲面之间的固有时间隔;\beta^i\,移位矢量,将不同超曲面的空间座标系统联系起来;\gamma_{ij}\,是个每个超曲面上都有的正定度规阿库别瑞在1994年研究的特殊形式则根据如下定义:

\alpha=1 ;\,
\beta^1=\beta^x=-v_s(t)f\left(r_s(t)\right), \beta^2=\beta^y=0, \beta^3=\beta^z=0 ;\,
\gamma_{ij}=\delta_{ij}= \begin{pmatrix} 1 & 0 & 0 \\ 0 & 1 & 0 \\ 0 & 0 & 1 \end{pmatrix}

其中

v_s(t)=\frac{dx_s(t)}{dt},
r_s(t)=\sqrt{(x-x_s(t))^2+y^2+z^2}

f(r_s)=\frac{\tanh(\sigma (r_s + R))-\tanh(\sigma (r_s - R))}{2 \tanh(\sigma R)}

R>0\,\sigma>0\,为任意参数。

透过这些特殊形式的度规,可以看出4-速度垂直于超曲面的观察者,其会测量到负值能量密度-\frac{c^4}{8 \pi G} \frac{v_s^2 (x^2+y^2)}{4 g^2 r_s ^2} \left(\frac{df}{dr_s}\right)^2

其中g\,是(3+1)维时空度规张量行列式

一旦出现能量密度是负值的情况,阿库别瑞于1994年表示“需要奇异物质(exotic matter)来达成超光速航行”。奇异物质存在的可能性并未被理论所排除,而卡西米尔效应则被用来支持此种物质可能存在。然而要产生及维持足量的奇异物质以执行超光速航行一类的技术被认为是不切实际,奇异物质同时也用在维持虫洞“颈部”的开通。洛(Low)在1999年指出“在广义相对论的范畴里,要不使用奇异物质来建造出曲速引擎是不可能的”。一般相信一个完善的量子引力理论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此类问题。

阿库别瑞引擎物理[编辑]

对于熟悉狭义相对论中种种效应(诸如洛伦兹收缩相对论质量增加时间展长)的人来说,阿库别瑞度规有些独到之处。既然处在度规中移动体积中心的船,其相对于局域平坦空间是静止的,则相对论性质量增加或时间展长就不会发生。太空船上的时钟进行的速率会和外界观察者的时钟一样,而观察者所测到的船质量不会增加,即使这艘船在他/她看来是在做超光速航行。此外,阿库别瑞亦指出:即使船在加速,它仍然是航行在自由落体短程线上。换言之,利用曲速来加速或减速的船永远处在自由落体状态,船员也感受不到一般加速下会出现的G力。庞大的潮汐力会出现在平坦空间体积的边缘,因为该处会有很大的空间曲率,但透过合适的度规设计,这些区域可以被弄成很小,而不会影响邻近的空域或星球。

阿库别瑞引擎与科幻[编辑]

科幻中常会利用到“超光速航行”来表示五花八门的虚拟推进方式,其中多数和阿库别瑞引擎或其他物理理论无关。《星际奇旅》的影迷指称:在星际奇旅中,因为名词的相称性,阿库别瑞理论被广泛地接受,用以解释电视系列剧中多数场合下对于物理定律的明显违反。阿库别瑞博士所写关于空间扭曲物理的论文发表于1994年,时间上是在派拉蒙影业公司在1991年对于剧中曲速引擎的虚拟物理设定完好之后[1],而两者间本质上的相似之处可以说是极为凑巧。[2]

此外,时间上早于阿库别瑞引擎的还包括了动画版的《未来舰长》也提到了类似机制的航行方式,称为波动模式(undulating mode)。

阿库别瑞之后的发展[编辑]

  • Chris Van Den Broeck于一篇1999年的论文试图阐述一些可能的课题,亦发表在《经典和量子引力》期刊。借由将引擎运送的“曲速泡”的3+1维表面积收缩,同时扩张所包含的内部3维体积,Van Den Broeck能将运输几颗小原子所需的总能量减少到少于3个太阳质量。随后,透过对Van Den Broeck度规稍微修改,Sergey Krasnikov可以将负能量总需求缩减到几个毫克[3]
  • González-Díaz的工作解决了2维量子不稳定性的问题。González-Díaz将结果发表在《物理评论D》62卷(Physical Review D Vol. 62),提议考虑封闭类时曲线的课题。这样的改善允许了多连通空间(multiply-connected spaces),结束了短程线不完备性并满足了量子不稳定性的要求。

相关条目[编辑]

注释[编辑]

  1. ^ [1]
  2. ^ 星际奇旅设定中,关于曲速引擎会运用到的“子空间/在科幻上”则与阿库别瑞所提到的引力及空间扭曲无甚关连。
  3. ^ [2]

文献[编辑]

  • 原始论文:米给尔·阿库别瑞(Alcubierre, Miguel). The Warp Drive: Hyper-Fast Travel Within General Relativity. Class. Quantum Grav. 1994年, 11: L73–L77.  eprint
  • 罗伯·洛(Low, Robert). Speed Limits in General Relativity. Class. Quantum Grav. 1999年, 16: 543–549.  eprint
  • 阿追安·贝瑞(Berry, Adrian). 大跃进—人类航向星际(The Giant Leap: Mankind Heads for the Stars). Headline出版社. 1999年. ISBN 0-747-27565-3. 
为一本科普书籍,主题为太空旅行通论。
  • T. S. Taylor, T. C. Powell, "Current Status of Metric Engineering with Implications for the Warp Drive," AIAA-2003-4991 39th AIAA/ASME/SAE/ASEE Joint Propulsion Conference and Exhibit, Huntsville, Alabama, July 20–23, 2003
  • H. E. Puthoff, "SETI, the velocity-of-light limitation, and the Alcubierre warp drive: an integrating overview," Physics Essays 9, 156-158 (1996).
  • Amoroso, Richard L. (2011) Orbiting the Moons of Pluto: Complex Solutions to the Einstein, Maxwell, Schrodinger & Dirac Equations, New Jersey: World Scientific Publishers; ISBN 978-981-4324-24-3, see Chap. 15, pp. 349-391, Holographic wormhole drive: Philosophical breakthrough in FTL "Warp Drive" technology. (Amoroso claims to have solved problems of the Alcubierre metric such as need for large negative mass energy.)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