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立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陈立夫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陈立夫
Chen Lifu 01.jpg
中华民国政治人士
政党 中国国民党 中国国民党
出生 1900年7月27日
 大清浙江吴兴
逝世 2001年2月8日 (100岁)
中华民国 台湾台中市
配偶 孙禄卿
亲属 父:陈其业
叔:陈其美
兄:陈果夫
子女 陈泽安陈泽宁陈泽容陈泽宠
学历
经历
  • 黄埔陆军军官学校校长办公厅机要秘书
    (1925年9月)
  • 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主任。
    (1928年)
  • 国民政府战地政务委员会委员
    (1928年4月27日-1928年6月30日)
  • (国民政府)建设委员会委员
    (1928年2月1日-1931年)
  • 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长
    (1929年)
  • (国民政府)导淮委员会委员
    (1929年1月7日-1931年)
  • (国民政府)考选委员会委员
    (1929年2月-1932年12月15日)
  • 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部长
    (1931年)
  • (国民政府)全国经济委员会委员
    (1933年10月12日-1947年)
  • 国民政府委员
    (1933年10月5日-1938年3月5日)
  • (国民政府)教育部部长
    (1938年1月1日-1944年11月20日)
  • (国民政府)战地党政委员会委员
    (1939年)
  • 正中书局董事长
    (1944年)
  • 立法院副院长
    (1948年6月18日-1948年12月22日)
  • 中央日报董事长
    (1947年-1950年)
  • 行政院政务委员
    (1948年12月22日-1949年3月21日)
  • 行政院政务委员
    (1949年6月12日-1950年3月10日)
  • 中国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
    (1950年-2001年)
  • 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总会《中国之科学与文明》编译委员会总编辑
    (1967年-2001年2月8日)
  • 中华民国孔孟学会理事长
    (1967年-2001年2月8日)
  • 总统府资政
    (1969年-1996年5月19日)
  • 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推行委员会副会长
    (1970年-1991年)
  • 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总会中西医合作推行委员会主任委员
    (1967年-2001年2月8日)
  • 中国医药学院董事长
    (1972年-2001年2月8日)
  • 财团法人立夫医药研究文教基金会董事长
    (1989年-2001年2月8日)

陈立夫(1900年7月27日-2001年2月8日,英语Li-Fu Chen),名祖燕,字立夫浙江吴兴县东林泽河里(现属湖州吴兴区东林镇)人,1924年,获美国匹兹堡大学采矿学硕士学位。父陈其业,字勤士,兄陈祖焘,字果夫。其二叔陈英士陈其美)于辛亥革命初期与黄兴同为孙中山的左右股肱,陈其美蒋中正关系密切,为蒋中正结义之兄,将蒋中正引荐于孙中山,而蒋提拔陈果夫陈立夫两兄弟,蒋陈两家可以说是没有陈其美就没有蒋中正,没有蒋中正也没有陈氏二兄弟的相互提拔的关系。陈立夫另外曾化名李融清辜君明

生平[编辑]

早年生活[编辑]

陈果夫及陈立夫是中国国民党重要人物。兄弟俩早年入私塾,师为若臣。1917年,陈立夫在上海以第5名的成绩考入天津北洋大学学工矿,毕业后又赴美留学。1924年,他取得美国匹兹堡大学冶矿硕士,在史克兰敦当了8个月的实习矿工后回国。就在他准备接受中兴煤矿公司聘请、任采矿工程师时,于美国匹兹堡大学留学归国并已决定赴美工作的陈立夫向蒋介石辞行,大哥陈果夫转来蒋的两份电报,蒋表示希望陈立夫能到广州协助自己。陈立夫志向本不在政治,但因陈果夫的劝说以及与蒋的叔辈关系,还是去了广州。陈立夫后来在回忆录里讲,原以为只是帮忙一段时间,便马上再回去投身采矿。但在北伐前夕,当时蒋中正广罗人才留用了陈立夫,陈从此踏入政坛,没成为一名工程师,弃工从政。

27岁即出任蒋中正的机要秘书,深得信任。29岁任中央党部秘书长,是国民党史上最年轻的中央党部秘书长,负责人事及组织工作。1931年,31岁的陈立夫任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部长,中央组织部是国民党党内安全特务机构。中央组织部调查科下面有三个组:第一组组长是徐恩曾,第二组组长是戴笠,第三组组长为丁默邨。后来一组、二组分别发展壮大成中统局军统局丁默邨的三组被撤销。在国民党内,陈果夫和陈立夫的派系被称为“二陈”或者CC系。CC系虽被称为二陈的私人系统,实际上所指的是当时的中央人士所聚集的Central Club。二陈掌管国民党党务机构,时称“蒋家天下陈家党”。而在所谓民国四大家族中,只有陈家与蒋宋孔三家没有姻亲关系。

陈立夫在中国医学的维护与转型,也扮演重要角色。1920年代,中国鼠疫疟疾等传染病肆虐,中医遭到西医药物压制,被汪精卫为首的官员强硬取缔。陈立夫和其兄长陈果夫挺身而出,与胡汉民等学者在1930年召开“国医馆筹备大会”,要“以科学方法整理中医学术”,陈立夫被推为理事长。后来这一天,也成为国医节

1937年4月,蒋经国到南京拜访陈立夫。蒋经国抱怨蒋介石还没见他。陈立夫说:“你现在还是共产党员,而且还写信骂他,你必须先写信给他,向他报告,你已经不是共产党员,希望加入国民党。”[1]

国府教长任内[编辑]

1938年,陈立夫38岁任教育部长,正是抗战最艰辛时刻,陈立夫坚持教育是百年大计,当时喊出“战时如平时”口号,陈任部长后的首要工作,便是主持了大学内迁,迁得最远的便是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以及南开大学,初迁长沙,合设长沙临时大学,再迁蒙自昆明,改称西南联大,西南联大后来也创造了中国教育史的一个奇迹。陈立夫任部长时期另外实施“贷金”政策,由国家借钱给学生念书,成立了“贷金”,也就是现在的助学贷款来帮助学生念书及出国留学,造就许多现代对国家有成就之学者。诺贝尔奖金得主杨振宁李政道二位就是其中受惠者。另外大学全国统一招生制度、全国各级教育、师范教育培训制度和教师退休金制度以及教师节等,也都是他在任教育部部长时创立的。

在烽火连天的岁月,陈立夫还做过一件当时看来似乎不急却影响绵远的事。为了奖励外国青年研究中国的语文历史文化,增进对中国的了解,1944年,中国在英国牛津伦敦美国哈佛耶鲁芝加哥哥伦比亚印度加尔各答等十来所大学,共设立了50个名额的奖学金,每年每个名额提供1500美金,凡是在这些大学肄业的非中国学生选学中国语言历史政治经济地理等学科一年以上,有相当成绩者都可申请。以后又扩大到英国剑桥、美国斯坦福等多所名牌大学。这一奖学金专案延续到1948年度国民党将要溃败前夕。享受过这一奖学金的学生中,出现了不少汉学家,其中如耶鲁大学的名教授吴克 (Prof. Richard L. Wallker)、曾任哥伦比亚大学副校长的狄百瑞 (Prof.W.T.Debary) 等。1947年,陈立夫当上了《时代Time杂志一期的封面人物。

1948年后[编辑]

1948年陈立夫曾受命到美国为杜威助选,结果杜威落选,而国民党亦因而开罪上台之杜鲁门。另任中央政校代校长,后又担任国大代表、立法院副院长及行政院政务委员、总统府资政等职,可说历任所有党政要职,陈立夫还成了《时代TIME杂志1947年5月26日号一期的封面人物。

1949年中华民国搬迁台湾后,蒋中正为整顿在台势力,并受到陈诚掌握军权逼迫,蒋介石面临党内空前的压力。蒋介石、孙科、陈果夫三个人曾在一起商量,谁来承担丢了大陆的责任?陈果夫和陈立夫说,如果有机会重回大陆,军事重于政治,那么一定要保蒋介石,这个责任就由陈家来担。于是,1950年7月26日,蒋介石宣布由他指定的中央改造委员和中央评议委员名单,陈果夫只得了个中央评议委员的虚衔,陈立夫则完全被排除在外。

陈立夫为巩固蒋介石政权自愿离开政坛,1950年8月,陈立夫以参加道德重整会议的名义,带全家离开台湾出国,定居美国新泽西州的一个小镇,开始了远离政治的生活,以经营农场养鸡、卖皮蛋、粽子等食品为生。1951年,陈果夫在台湾去世。当时蒋介石给陈立夫一封信,告之已处理陈果夫的丧事,暗示陈立夫不要回台湾。1961年,陈立夫第一次获准回来探望他病重的父亲,陈立夫因为人气太旺,回台湾的时候来机场接他的人爆满。为了避免猜忌,陈立夫并未久留就回了美国。陈在美养鸡时间曾多次受蒋介石邀任职务,其中包括联合国代表,日本大使,考试院院长,西班牙大使,希腊大使,以及巡回大使,但陈立夫均未接受。

外传蒋介石因怪罪陈立夫而要求陈离开台湾。但在两蒋遗留的书信中发现蒋经国与陈立夫当时经常书信来往,信中常提起蒋介石蒋经国对陈立夫在美生活的关心,蒋介石并从他人得知陈在美养鸡生活非常艰苦,曾多次托俞国华汇钱给陈帮助渡过几次生活上的难关,但陈是否有接受帮助便不得而知,其中蒋介石曾多次透过蒋经国希望陈立夫返台但都遭婉拒。直至陈诚死后蒋介石招陈立夫返台陈才接受回到台湾定居,因此蒋介石与陈立夫不合之说不攻自破。[2]

晚年生活[编辑]

晚年受招回台湾后陈立夫多次婉拒蒋介石提出之政治职务,最后只接受蒋介石所授之总统府资政,但总是以总统府资政的身分襄助文化复兴运动。陈在大陆时已大力提倡中华文化,回台后更专注于文化上的工作,在蒋介石授命下于台中市中国医药学院担任董事长,将中国医药学院提升到现今的规模并成立中国医药学院附属医院,尤其对中医的保存以及贡献功不可没。1982年12月1日,蒋经国函电宋美龄

“陈立夫则以父亲拒绝离粤据为己功六十八年立夫为此说时儿即已发表‘沉思于慈湖之畔’一文以事实予以澄清”[3]

1983年1月24日,宋美龄函电蒋经国:

“沉思于慈湖之畔一册见书内答复立夫对父亲之说法非常适当甚慰”[4]

90岁那年,以一生写书法募款所得成立财团法人立夫医药研究文教基金会,用以鼓励国内外从事中医药及文化学术高深之研究及推广,在当时中医不被相信以及被打压的情况下极力推崇中医,因此有"中医保镳"的称号,对中华文化以及儒家思想也有极大贡献。虽返华后主动退出政坛,但因是国民党元老并对中华文化贡献许多,仍非常受两岸政治人物、学者及中医界人士尊敬。写有《陈立夫讲唯生论》、《四书道贯》、《成败之鉴》、《我怎样活到一百岁》、《孟子之政治思想》、《孟子之伦理道德思想》、《人理学》、《寒风集》、《八年来的回忆》、《我的信仰和希望》、《中医科学理论基础之发现,及中医合作之必然性》、《国父道德言论类辑》与《中华医药专辑》,并主编《孔子学说对世界之影响》、《中华文化概述》、《易学应用之研究》三辑,及主持译印英人李约瑟所着《中国之科技与文明》等书。

陈立夫对两岸和平共处以及希望两岸统一也做过许多努力与建议。他在自传《成败之鉴》中提到“我与赵耀东同志、连同中央评议委员32人,提案以中国文化建立两岸之共信,并以一百亿元与中共共同开始建设国父实业计划之一部分。藉以建立互信,进而达致两岸之和平统一,此案通过中央评议会议,此一构想有胜于三民主义统一中国之号召,中共方面有赵紫阳政之反应赞成,但吾政府方面,似怕中共之乏诚意,未有进行”,尽管海内外各方面反应极佳,此案仍不免胎死腹中,殊为可惜。“

另外在中国国民党第十五届中央评议委员第四次会议上,陈立夫与梁肃戎联署提交《国共第三次合作,共议和平统一案》,提出三点具体建议:第一,由连战率团访问大陆,与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进行高峰会议,发表声明,共同反对台独,朝向统一的道路前进;第二,加强国共两党间的合作,组成国家统一委员会,在两岸互设办事处,进行政治、经贸、文化、体育等各项交流活动;第三,在最短期间内积极推动三通,增进两岸人民感情,减少敌意,为两岸和平统一奠定基础。此提议除设置国统会外,其余未经当时政府采纳,但现今中华民国政府都朝着这些方向进行,可见陈立夫的远见和影响力。

陈果夫、陈立夫两兄弟掌管国民党党务机构,至使当时有“蒋家天下陈家党”之称。虽被中国共产党宣传为民国四大家族之一,现经多方研究学者证明二陈主管党务而未见以公谋私敛财的证据,并未娶多妻亦无花名在外,在中国近代高层官员中被公认个人品行修养良好,也被肯定是中国近代历史上各种层面中影响力极深的两兄弟。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周恩来曾赞许陈立夫说:“陈立夫是一位值得被尊敬的敌人。”

陈立夫于2001年2月8日晚8时50分左右在医院的加护病房过世,走过跨越3世纪的人生,享寿101岁。

晚年的陈立夫

中华民国政府通过总统颁布褒扬令给予褒扬,褒扬令原文为:

总统府前资政、私立中国医药学院董事长陈立夫,襟期闳远,性行谦冲。幼承庭训,饱读经史。及长志怀奇节,精研工矿,荣获美国匹茨堡大学硕士学位。学成遄归,膺任黄埔军校校长先总统 蒋公机要秘书,参与东征、北伐各役,发明密码编译制作,设立短波无线电台,启用新知,决胜千里;敉平动荡,卓著勋绩。抗日军兴,洊膺教育部部长,制定战时教育纲领,抚辑流亡学生,为国育才,成效斐然。行宪伊始,先后出任立法院副院长、行政院政务委员、总统府资政等职,谠论嘉谟,益宏靖献。公余治学勤奋,著作等身,尤以“四书道贯”一书,穷理致义,善导群生;宏扬儒学,蜚声寰宇。晚岁获聘私立中国医药学院董事长,阐扬中华医药精髓,倡导中西医药一体,发隐抉微,中外同钦。期颐上寿,人瑞国珍。兹闻溘逝,怆悼殊深,应予明令褒扬,以示政府笃念耆贤之至意。

总   统 陈水扁

行政院院长 张俊雄

陈立夫养生保健之道[编辑]

陈立夫是近代历史上有名的人瑞,他的高寿来自自创的一套特殊养生之道-四十八字养生真诀:

养身在动,养心在静;
饮食有节,起居有时;
物熟始食,水沸始饮;
多食果菜,少食肉类;
头部宜冷,足部宜暖;
知足常乐,无求常安。

因此,高龄的陈立夫至过世前仍耳聪目明,健步如飞,童颜鹤发,精神矍铄;也是他给人最深、最动人的印象。同时他更鼓励国人以穴位按摩法健身;散步、自我按摩、洗澡,都能促进新陈代谢、血液流畅,关节灵活。陈立夫每天清晨五点半起床,起床后第一件事是先沐浴再用早餐,然后在院子里散步五百到一千步,数十年如一日,从未间断。陈立夫的自我按摩健身法,就是在沐浴时,从头顶到脚心,全身各处,水冲到那里,就用两手心在此部位按摩一百下。每次需时约四十分钟。他解释说:这是利用水的温热力量以及皮肤的摩擦促进周身血液循环畅通。传陈立夫晚年悟得一幅对联:合情合理合势做成大事 轻名轻利轻权修得长生

家庭[编辑]

陈立夫与孙禄卿结为夫妻,育三子一女,孙禄卿早年毕业于上海美专,为国画大师刘海粟弟子。陈立夫与孙禄卿都是浙江湖州人,是指腹为婚的。13岁那年订婚,直到23岁陈立夫出国前才第一次见过面。虽然是老式婚姻,但感情很好,共同生活了65年。陈立夫自己总结的婚姻经验是“爱其所同,敬其所异”。

陈泽安,毕业于国立台湾大学农学系,赴美深造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是植物病理学家。

陈泽宁,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

陈泽容,16岁时就赴美学音乐,现在美国定居。

陈泽宠,毕业于美国普度大学航空工程系学士,普度大学MBA和工业设计系的双科硕士。(已殁)

陈立夫子女中唯一留在台湾的只有最小的儿子陈泽宠一家,其他人都在美国定居。

陈立夫三子陈泽宠,曾接手担任财团法人立夫医药研究文教基金会董事长。2005年8月赴北京旅游,因感冒不适到北京中日友好医院检查,却被建议切除肝肿瘤,手术中大量出血,术后病情恶化,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却无积极处理,转至武警总医院紧急换肝后仍告不治,享年六十四岁[1]。其妻林颖曾为此,提出非常多的证据有关北京中日友好医院严重失责并试图隐瞒事实,据此提醒中国医疗水平让人堪忧。[5]

陈泽宠长子陈绍诚近来被台湾媒体报道注目而又引起一般民众对陈家历史背景的好奇。

其他[编辑]

中国医药学院事件:对于外界质疑的中国医药学院校产纠纷,陈立夫三子陈泽宠说,学校并没有校产之争。陈泽宠透露陈立夫的遗愿是希望中国医药学院成为国立的综合大学。

紫砂壶事件:陈立夫三子陈泽宠媳林颖曾代表陈立夫的子女,于2005年8月对北京中拍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将拍卖之120件“陈立夫旧藏紫砂壶”一事发表声明,称陈立夫一生从没有收藏过紫砂壶,关于“所拍紫砂壶系陈立夫当年所有”的说法纯属子虚乌有。

林颖曾向媒体展示了居住美国的陈立夫次子陈泽宁的亲笔信函说明,这封信中写到:“泽宠弟、颖曾妹:近日读新闻之‘陈立夫珍藏紫砂壶将在京拍卖’大感错愕。此事决非事实,有害父亲生前的清名。我们都知道父亲一生不是个有收藏嗜好的人,难得有几件有价值的艺术品,他一向都让母亲和我们兄弟们知道,我们既然都不知道这些紫砂壶,那就决不可能是事实。兹请弟妹查清此次消息的来源,作充分的了解和适当处理,以免让此事有伤于父亲的清名。”[2]

北京中拍国际拍卖公司于2005年8月14日以人民币七百八十万元起拍价“陈立夫旧藏紫砂壶”120件,但由于紫砂壶是否为陈立夫珍藏有争议,这批拍品因无人竞投而流拍。

履历[编辑]

  • 1922年 毕业于北洋大学采矿系。
  • 1925年 获美国匹兹堡大学采矿学硕士学位。
  • 1925年9月回国,任黄埔陆军军官学校校长办公厅机要秘书,随侍蒋介石
  • 1928年4月27日-1928年6月30日 任(国民政府)战地政务委员会委员。
  • 1928年2月1日-1931年 任(国民政府)建设委员会委员。
  • 1928年 任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主任。
  • 1929年 任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长,时年29岁,是国民党历史上最年轻的秘书长。
  • 1929年1月7日-1931年 任导淮委员会委员(国民政府)
  • 1929年2月-1932年12月15日 任考选委员会委员(国民政府)
  • 1931年 任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部长。
  • 1933年10月5日-1938年3月5日 任国民政府委员
  • 1933年10月12日-1947年 任全国经济委员会委员(国民政府)
  • 1934年 任国民政府土地委员会主任委员。
  • 1938年1月1日-1944年11月20日 任教育部部长(国民政府)
  • 1939年 任战地党政委员会委员(国民政府)
  • 1944年 任正中书局董事长
  • 1947年-1950年 任中央日报董事长
  • 1948年6月18日-1948年12月22日 任立法院副院长
  • 1948年12月22日-1949年3月21日 任行政院政务委员
  • 1949年 随中华民国政府去台湾
  • 1949年6月12日-1950年3月10日 任行政院政务委员
  • 1950年-2001年 任中国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
  • 1951年 赴美国定居。
  • 1967-2001年 任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总会中西医合作推行委员会主任委员
  • 1967年-2001年2月8日 任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总会《中国之科学与文明》编译委员会总编辑
  • 1966年 贺蒋介石八十大寿,首次返台
  • 1967年-2001年2月8日 任中华民国孔孟学会理事长
  • 1969年-1996年5月19日 任总统府资政
  • 1969年 于台湾定居,历任总统府资政、中国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会主席团主席、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推行委员会副会长、中国医药学院董事长、孔孟学会理事长等职。
  • 1970年-1991年 任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推行委员会副会长
  • 1972年-2001年2月8日 任中国医药学院董事长
  • 1989年 创立财团法人立夫医药研究文教基金会任董事长
  • 1996年(民国八十五年)已渝九十八岁高龄,特意为将至的国立七中建校六十周年题写“育才兴国”贺词
  • 2000年10月 因肺炎住进医院、并发心肌梗塞
  • 2001年2月8日晚近九时 在台中市中国医药学院附设医院逝世。

参考资料[编辑]

  1. ^ 陈立夫1996年5月29日接受陶涵英语F. Jay Taylor访谈时所表示,载陶涵着,《台湾现代化的推手——蒋经国传》,林添贵译,台北,时报文化出版企业股份有限公司,2000年,第85页。
  2. ^ http://www.drnh.gov.tw/www/page/B/page-B-02_b_01_h_2.htm
  3. ^ 周美华萧李居编,《蒋经国书信集——与宋美龄往来函电》(下),台北“国史馆”出版,2009年,第335页。
  4. ^ 周美华、萧李居编,《蒋经国书信集——与宋美龄往来函电》(下),台北“国史馆”出版,2009年,第348页。
  5. ^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sep/2/today-fo5-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