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鲁藏布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雅鲁藏布江
ཡར་ཀླུངས་གཙང་པོ་
河流
国家  中国 印度有争议
省/州/邦 西藏自治区阿鲁纳恰尔邦有争议
城市 拉让乡加加镇日喀则市曲水镇吉雄镇扎塘镇泽当镇桑日镇安绕镇朗镇米林镇墨脱镇巴昔卡有争议
源头 扎朗丁错
 - 位置  中华人民共和国西藏自治区阿里地区普兰县
长度 2,070 km(1,286 mi
流域面积 241,000 km²(93,051 mi²
流量
 - 平均流量 16,240 /s(573,510 ft³/s
雅鲁藏布江图
雅鲁藏布江
雅鲁藏布江
流经林芝地区的雅鲁藏布江
雅鲁藏布江与尼洋河交汇处
拉萨市郊的雅鲁藏布江
流经日喀则的雅鲁藏布江

雅鲁藏布江藏文ཡར་ཀླུངས་གཙང་པོ་藏语拼音Yarlung Zangbo威利yar klungs gtsang po),是布拉马普特拉河上游中国境内河段的名称,干流全长2,070公里,流域面积24.1万平方公里[1];被藏族视为“摇篮”和“母亲河”。以长度来说为中国第5大河(仅次于长江黄河黑龙江珠江)、西藏地区第一大河。它是世界海拔最高的大河,平均海拔约4000米以上;它也是中国坡降最陡的大河。在藏语中,“藏布”意为河流,“雅鲁藏布”意为“高山流下的雪水”。雅鲁藏布大峡谷为世界第一大峡谷(最深达6009米)[2]

干流[编辑]

雅鲁藏布江上源为马泉河藏文རྟ་མཆོག་ཁ་འབབ་),由杰马雍仲曲库比藏布马攸藏布汇聚而成。杰马雍仲曲是雅鲁藏布江的正源,发源于喜马拉雅山北麓的昂色洞冬冰川[3]。源头位于中国西藏阿里地区普兰县的名为昂色东东的溪流。[4]自西向东横贯西藏南部,于墨脱以北切穿喜马拉雅山,转而南流,形成雅鲁藏布大峡谷,流经米林后,于巴昔卡出境,在中国境内全长2,070公里[1]。在经过中国和印度有争议的藏南地区之后进入印度阿萨姆邦,改称布拉马普特拉河;自印度流入孟加拉国后,孟加拉人又把她称之为贾木纳河;于瓜伦多卡德恒河相汇,最后注入孟加拉湾,形成世界上最大的三角洲

支流[编辑]

布拉马普特拉河-雅鲁藏布江水系支流众多,在中国境内流域面积大于100平方公里的支流有130条,其中大于1,000平方公里有64条(包括二、三级支流),大于10,000平方公里有5条,即拉萨河帕隆藏布尼洋曲多雄藏布年楚河[1]

以下由上游至下游依序列出雅鲁藏布江水系的一级支流:

当嘎曲-杰玛央宗曲-当却藏布支流[编辑]

雅鲁藏布江支流[编辑]

经济概况[编辑]

雅鲁藏布江流域面积仅占西藏总面积的1/5,但流域内的人口、耕地面积、工农牧业总产值却均占全西藏的一半以上。雅鲁藏布江流域为西藏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地带。

水利资源[编辑]

YarlungZangbo5.jpg

雅鲁藏布江流域水能资源的理论上蕴藏量达到近8000万千瓦,径流量仅次于长江珠江。其中下游的“大拐弯地区”在50公里的直线距离内形成2000米的落差,汇集近7000万千瓦的技术可开发资源,规模超过3个三峡电站[5]水电站装机容量可达几十万至百万千瓦。雅鲁藏布江中小支流和支沟上已被兴建多座用于灌溉或发电的水利、水电工程。

开发和争议[编辑]

在海外有不少传媒曾传闻中国将在雅鲁藏布江建造全球规模最大的水力发电站,另有称中国可能利用水坝将河水引入黄河流域,工程涵盖陕西河北北京天津等地区,以缓解这些地区的水资源短缺,此乃是中国南水北调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中国方面则澄清无此工程,但这些引起了海内外的广泛争议,尤其引起印度方面的关注和不满。2009年5月25日中国水利部前部长汪恕诚在北京表示:“中国政府没有计划从雅鲁藏布江调水进入黄河”。

直到2020年年末,中共中央“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有明确提出对该处下游,实施水电资源的开发。中国电力建设集团董事长晏志勇在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成立40周年纪念大会上,证实当局敲定雅鲁藏布江下游水电开发案,强调会全力落实该项决策[6]。中国政府确定的开发计划,引发印度等下游国家关切,忧虑此举将拦截南亚诸国的珍贵水资源。新德里的研究人员Sayanangshu Modak分析认为,如果中国在“大拐弯”地区建造一座大水坝,大量的河水在进入印度之前就会被截流而向南弯曲[7]。印度传媒更有评论担忧中国凭借上游优势地位将河流“武器化”,利用水流掐住印度咽喉[8]

印度政府则明确忧虑中国的计划会令印度缺水,水源部高官梅拉有接受外电访问时就表明,当务之急要在阿鲁纳恰尔邦(即印占藏南地区)建造大坝,以减轻中国计划带来的负面冲击。中国驻印度大使馆表示,中国对跨境河流开发利用一贯秉持负责任的态度,实行开发与保护并举的政策,并强调任何项目都会经过科学规划和论证,并充分考虑对下游地区的影响,兼顾上下游的利益[9]。《环球时报》专栏文章则谴责印度方面的舆论,辩驳说中国是因为“详细的水文调查”发现流量够大,可以用来供电而推动该计划[7]

而下游水电开发工程实施可能存在很大风险,因下游处在印度的实际控制下的藏南地区,从工程上来说,必须在坝址处、在中印实际控制线处新设水文站,实测和收集水文数据,而中国的科学家谁都不敢涉及这个问题,因为这关系到中国的领土主权问题。另外工程计划同时也可能造成次生灾害风险,和对生态环境造成破坏[5]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