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香港填海工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Hkgeo.png

本条目为香港地理系列之一
自然地理:
地形 地质
气候 生态 自然灾害
陆地:
岛屿 半岛 海岬 海角
山峰 山坳 谷地
高原 平原 湿地 植被
水文:
河流 山涧 湖泊 水库
海峡 港湾 海湾 海滩
人文:
人口
能源
规划 土地利用
土地供应 填海
农业 渔业 工业
乡村 新市镇
行政区划 地方
自然保育及康乐设施:
环境保护
公园 主题公园
休憩处 游乐场 宠物公园
郊野公园 地质公园
湿地公园 特别地区
具特殊科学价值地点
海岸公园及海岸保护区
郊游路径
单车径
其他香港系列
文化 - 经济
历史 - 政治 - 教育
香港主题首页
图中灰色部分为历来至1998年透过填海得来的土地。

香港主要依靠填海工程供应土地,至2013年3月,香港从填海工程获得的土地面积逾67平方公里,占香港土地总面积约7%[1][2]。在填海土地上容纳了27%的香港人口及70%的商业活动[3][4][5];香港百多年来的填海工程,深远地影响着香港社会的发展。

方式[编辑]

最初期的填海方式,只是把开发时所产生的沙泥碎石,直接倾倒进海里去。此种方式,造出来的陆地最接近自然海岸。不过,若然填海地所处的水流比较急,水流对海岸的冲击,将会渐渐侵蚀填海区。过去香港政府浅水湾的扩展工程,就遭遇过此种问题。若果堆填范围比较大,比较好的填海办法为先用比较稳固的填料在填海范围修筑堤围,然后再把填料倾倒进堆填区内。这种堆填方式最为常用,亦为最普遍。现时西九龙填海区就是使用这种方法,把油麻地避风塘的堤围连结,再把沙石倾倒进堤围内,再等候填料沉淀,然后再在新填海区开展建造工程。沙田新市镇亦是采用这种方式进行填海工程。若果填料只是沙泥,则可以直接倾倒进海里。不过,若果填料是污泥或者垃圾,在填海前,必须先行平整海床。平整海床的方式是先把海底的污泥挖起,在海底及堤岸铺设防止污水渗漏的胶膜,然后才将填料倒进堆填范围。否则,污泥在表层建筑物的压力作用下会滑动,使到地面造成不平均沉降

历史[编辑]

香港于1842年,即香港开埠后的第二年,就进行第一次非正式的填海工程。当时,香港岛中环皇后大道云咸街的兴建造成大量沙石,为避免搬运至其他地区存放,于是直接把沙石推进维多利亚港,扩大维多利亚城的发展面积。而香港首次的正式填海工程,则是于1852年展开的《文咸填海计划》,位置在今日上环文咸东街一带,目的是将上环的发展面积进一步增加,以兴建香港政府部门港口设施。其后,虽然于1856年倡议的《宝灵填海计划》备受反对而未推行,香港政府于1860年代至1900年代进行了一系列的填海工程,使到香港岛北岸西至坚尼地城,东至铜锣湾,制造了不少土地。1920年代,湾仔再进行一轮填海工程后,之后直至前香港岛再无任何填海工程。

1920年代的皇后像广场最高法院,都是兴建于中环填海土地上。

九龙半岛方面,自从英国于1860年取得该土地后,于1867年于九龙角出现首次非正式填海工程。1876年,在油麻地拥有地段的业主自行进行填海工程,成为今日新填地街一带。九广铁路英段工程中,在1914年于尖沙咀梳士巴利道以南填海,以兴建尖沙咀火车站的路轨。虽然九龙半岛此后进行了不少填海工程,惟在前,大多为私人进行。这是因为当时的香港政府集中发展香港岛北部,对九龙半岛的土地需求甚少。唯一例外为于1930年兴建启德机场时,由香港政府所进行的填海工程。这是1920年代何启区德土瓜湾九龙湾之间填海发展启德机场住宅区失败后,遗留下来的剩余工程。而于香港日治时期日本军队亦为进一步扩建启德机场而进行了大规模填海,填海所使用的沙石来源包括来自拆毁九龙寨城的城墙及炸毁宋王台等破坏行为。总括而言,至1945年,香港有约80公顷土地是从填海得来的。

1953年,维多利亚港中环岸边在填海。
1955年,正在逐步延伸的中环海岸线。

香港重光后,首个填海工程位于新界沙田区,亦是新界的第一个大规模填海工程,于1950年在城门河畔由一刘姓商人填海,以兴建沙田墟住宅区。香港政府同样在1950年填平铜锣湾避风塘,于原址兴建维多利亚公园。1950年代至1960年代,香港政府于柴湾小西湾、启德机场、观塘工业区红磡湾等地进行填海。而随着香港新市镇的规划,香港政府亦开始在新界进行大规模填海工程。1966年,为配合屯门新市镇发展计划,香港政府开始在青山湾填海。1970年代,荃湾醉酒湾(今葵涌货柜码头)及沙田新市镇等都有大规模填海工程。1970年代后期至1980年代,香港岛及九龙半岛也进行了不少填海工程,范围不仅限于维多利亚港内,例如香港岛南部香港仔鸭脷洲钢线湾(今数码港)等,均进行以兴建住宅为目的的填海。除住宅外,也有填海计划是为了发展工业的,包括于1985年落成的大埔工业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至1980年,香港的填海面积约有4,000公顷。而1980年代初,地铁港岛线兴建期间,在港岛东部进行了多项移山填海的工程,包括夷平康山,及在太古城西湾河筲箕湾杏花邨海面填海。所得的土地兴建了港岛东区走廊东区海底隧道及住宅物业。

经由填海发展得出土地的香港会议展览中心新翼及中环广场
兴建于中环填海区上、全香港第二高的建筑物──国际金融中心

1989年,香港政府公布《香港机场核心计划》,当中不少计划需要进行填海,包括在赤鱲角兴建新香港国际机场北大屿山新市镇西九龙等。1990年代初期,香港政府也在香港港口及机场发展策略中提出多个填海建议,在中环湾仔九龙湾红磡湾昂船洲青洲交椅洲竹篙湾等进行填海,其中中环及湾仔填海计划其后被落实。因此,1990年代可以说是香港填海的黄金年代。

然而,香港政府的鸿图大计惹起环境保护主义人士的不满意(特别是保护海港协会),认为填海工程没有需要,破坏海港及生态环境。2003年,有人士于香港终审法院推翻《湾仔填海计划》,而且法官提及需要“有迫切及凌驾性的当前需要”才能够填海,从此直接影响到香港的未来规划,多座基础建设项目及多份长远计划被逼暂时停止、中止或者需要重新检讨,更令到部分计划的完成日期遥遥无期。

发展填海[编辑]

2012年,香港政府公布《优化土地供应策略:维港以外填海及发展岩洞》,就维多利亚港以外锁定5个近岸填海选址后,2013年1月,行政长官梁振英透过《2013年度香港行政长官施政报告》公布5个近岸填海选址,储备作为未来香港土地供应。被包括的人工岛(可以提供1,400至2,400公顷土地)[6]外,龙鼓滩可以提供最多土地,新增土地逾200公顷;有关部门于初步评估后,留意到选址南面的踏石角发电厂或者会为新辟土地带来空气污染,惟由于发电厂的烟囱比较高,认为只需要限制未来落成楼宇的高度,仍然可以作为发展住宅甚至兴建大学用途。而同样位于大屿山小蚝湾欣澳,最大优势为能够为邻近社区东涌带来就业机会,加上早年均被纳入为大屿山概念的规划研究,规划上已经达到了一定程度。至于欣澳位处飞行航道,受到噪音污染,有关部门估计日后在该处发展住宅的机会极为微小,但是提供土地作为商业或者娱乐设施用途[7][8]。位于沙田区城门河河口凹位的马料水,则估计可以提供30至60公顷[9][10];预计在结合沙田污水处理厂搬迁入岩洞后,所腾出的28公顷用地,能够合共提供70至80公顷土地,有潜力建设一座比较具有规模的新社区。至于青衣西南部的选址,有关部门将会等待葵青十号货柜码头的可行性报告完成后,才确定其实际用途[11][12][13]

3月21日起,香港政府展开为期3个月至6月21日的第二阶段公众咨询[14][15][16]。香港政府将会整理收集意见,定出最终选址,期望于2014年年初向立法会申请拨款,启动前期事务,包括进行工程可行性研究等,以搜集更多具体资料作出进一步的决定,例如填海范围等等[17];目标于2019年提供首块填海土地[18][19][20]。对此,香港政府为了回应环境保护团体对填海的关注,构思日后的新界西和大屿山3座填海区不使用传统的大石作为海堤,改为引入生态海岸线,重新兴建泥滩及栽种红树林等等,期望于填海后可以回复生态环境[21],在海床摆放人工礁,使到海底生态在填海后重新出现[22][23][24],为白海豚海洋生物创造生活环境[25][26][27][28][29]。当局亦会作出区域性的水域累计环境评估,作为日后个别项目进行法定环境保护评估程序的参考[30][31][32][33]

影响[编辑]

香港百多年来的填海工程深远地影响着香港社会的发展,期间使到大量岛屿(例如昂船洲佛堂洲等等)连陆,亦使到一些海湾(例如红磡湾大赤沙小赤沙等等)缩少甚至消失。

正面[编辑]

香港山多平地少,可以供予发展的土地不多,因此自香港开埠以来,香港政府多次进行填海工程。时至今日,香港很多繁华的地区都是依靠填海而取得土地,当中包括德辅道以北的中环湾仔铜锣湾尖沙咀东启德机场港澳码头九龙湾观塘商贸区等等的重要发展地方。当中有不少重要建筑物或者地标都座落填海区上,包括国际金融中心香港会议展览中心等等。由此可见,香港填海工程对香港的城市规划发展以至整个香港社会的发展都有着深远的影响。此外,填海工程为香港带来了就业机会,尤其是香港建筑业。不论是填海造地,还是在填海地上兴建建筑物,都需要大量劳动人口,这些就业机会亦养活了不少香港市民。此外,填海工程可以美化海岸线,改善沿海景观。例如正在兴建中的中环海滨长廊,落成后就可以使到公众更加亲近海港,享受休憩设施。

负面[编辑]

今日的维多利亚港经过多次填海造地后,面积大幅减少。海上交通日益频繁,造成海浪比较过急的情况,使到体形比较小的船只在航行时摇曳不定。这亦与拉直了的海岸线,使到海水流动速度变急有关系。此外,大兴土木、填海和运输建筑材料时,亦对水质造成影响。亦有人士担心填海将会变本加厉地破坏了维多利亚港的景致及原有的地理环境,亦将会减少了一处香港旅游景点,影响香港旅游业

保护海港[编辑]

1980年代,由于环境保护的议题尚未成熟,加上填海为香港提供很多可见的好处,所以当时几乎完全无人反对填海计划。踏入1990年代中期开始,由于部分环境保护人士的提倡,不少香港人开始关注维多利亚港的填海计划,开展了不少“保护维港”的运动,当中以1995年成立保护海港协会最为人所认识,该会在1996年1月发动保护海港签名行动,获得17万名公众签名支持,逼使香港政府于同年5月搁置青洲填海计划。此后,该会于同年6月呈交《保护海港条例》,于12月收集了148,041个签名递交给时任香港总督彭定康,结果后于1997年6月于立法局最后一次会议时成为法例。

香港回归后,反对填海的声音渐趋强烈。1998年,因为保护海港协会为首的多个环境保护团体的反对,逼使香港政府先后需要暂缓及重新检讨启德发展计划及添马舰发展工作中的填海部分。于1999年10月发表的《施政报告》中,时任香港行政长官董建华承诺将会减少填海,并且遵守可持续发展之原则。2001年,青洲填海计划亦因此搁置。

香港反对填海最重要的事件是于2004年1月9日保护海港协会成功挑战香港政府,在香港终审法院推翻湾仔北填海计划。香港法院作出宣判时指出,进行填海需要符合以下三个原则:

  • 有迫切及凌驾性的当前需要(包括社群的经济、环境和社会需要)
  • 没有其他可行方法
  • 对海港的损害减至最少

虽然及后香港政府于2005年在《中环填海计划》案件上胜诉,惟其他填海工程备受香港社会密切注视。而因为需要符合“有迫切及凌驾性的当前需要”的原则,令到绝大部分计划于规划时构成了一定的局限性。例如香港会议展览中心对出原来拟建的直升机坪,因此不能够填海,而需要削减计划规模,甚至搁置至今。此外,为了避免再次引起诉讼,香港政府亦成立咨询性的共建维港委员会,以听取民间对于填海工程的有关意见。

相关参见[编辑]

参考注释[编辑]

  1. ^ 陈茂波:本港填海比例不及新加坡
  2. ^ 陈茂波:填海比发展新界便宜
  3. ^ 陈茂波盼社会开放讨论填海 《明报》 2013年3月22日
  4. ^ 陈茂波指填海更易掌供应时间 《星岛日报》 2013年3月23日
  5. ^ 陈茂波:填海造地免临渴掘井 《星岛日报》 2013年3月24日
  6. ^ 维港以外填海三选址已做环评
  7. ^ 发展局研究香港西面填海可行性
  8. ^ 政府初步选定5填海区域 《明报》 2013年3月21日
  9. ^ 发展局开展填海第二阶段咨询
  10. ^ 政府进一步咨询维港外填海选址
  11. ^ 政府建议维港外填海 龙鼓滩规模最大
  12. ^ 五填海选址三地点发展岩洞 《星岛日报》 2013年3月21日
  13. ^ 港府三方案辟地简介 《东方日报》 2013年3月22日
  14. ^ 五选址今起咨询公众 小蚝湾欣澳填海最快上马 《星岛日报》 2013年3月21日
  15. ^ 小蚝湾欣澳填海最快上马 《星岛日报》 2013年3月21日
  16. ^ 五个填海选址 《星岛日报》 2013年3月21日
  17. ^ 龙鼓滩马料水填海地研建住宅 5选址今起咨询3月 包括人工岛 《明报》 2013年3月21日
  18. ^ 维港以外填海 第二阶段咨询 《东方日报》 2013年3月21日
  19. ^ 造地3000公顷 研发展小岩洞 地洞重置设施释地皮 专家质疑欠效益 《明报》 2013年3月22日
  20. ^ 拓地三千公顷作储备 《东方日报》 2013年3月22日
  21. ^ 填海建住宅 环团反对 《晴报》 2013年3月22日
  22. ^ 西贡污水处理厂倡迁岩洞 《星岛日报》 2013年3月22日
  23. ^ 陈茂波:五个填海选址已做初步环评
  24. ^ 陈茂波吁环保团体对填海持开放态度
  25. ^ 当局将模拟填海研究中华白海豚生活情况
  26. ^ 引入模拟填海 测白海豚影响 《明报》 2013年3月22日
  27. ^ 维港以外填海5选址咨询 团体忧影响白海豚
  28. ^ 5个填海选址供3000公顷地非首选建住宅
  29. ^ 填海选址 无可能建公屋 《晴报》 2013年3月25日
  30. ^ 弃石堤建生态海岸线 盼留住白海豚 《明报》 2013年3月21日
  31. ^ 维港以外填海第二阶段咨询展开
  32. ^ 评估生态被指门面工夫 《东方日报》 2013年3月22日
  33. ^ 政府模拟填海 验对海豚影响 《明报》 2013年3月25日

外部链接[编辑]

官方[编辑]

相关[编辑]

报道[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