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巾之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黄巾之乱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黄巾之乱
动乱影响范围的一部分
Yellow Turban Rebellion.jpg
黄巾之乱地图
日期184年3月4日(东汉灵帝光和七年二月五日)
地点
当时的关东八州皆受影响
结果 虽然东汉朝廷成功镇压黄巾军,但汉室威信大减,此外为了打击黄巾余党,皇帝下放军权给州牧。此举被刘昭认为导致汉末群雄割据的原因[1]
参战方
东汉 黄巾军
指挥官与领导者
汉灵帝
何进
卢植
董卓
皇甫嵩
朱儁
曹操
刘备
孙坚
张角(病殁)
张梁
张宝
张曼成
波才
兵力
约35万(含各地方支援官方的义勇军) 规模最高时估计约30万兵力(含部众家属,作战军队4—5万)
伤亡与损失
不详 不详

黄巾之乱,又称黄巾起义[注 1]黄巾民变黄帢贼乱,是中国历史东汉灵帝时的大规模民变,也是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以宗教形式(太平道)组织的暴动之一,开始于汉灵帝光和七年(184年),由张角张宝张梁等人领导,对东汉朝廷的统治产生了巨大的冲击。汉末三国时期一干著名群雄几乎都有直接、间接参与讨伐黄巾军。

背景[编辑]

统治腐朽[编辑]

东汉中期以后,社会矛盾开始大量显示出来。朝廷上专权,政治黑暗,官吏贪残,横征暴敛,敲诈勒索。经济上随着豪强地主势力地不断壮大,土地兼并激烈进行,使大批农民失掉土地,或流离失所,人民负担沉重,苦难日深,社会生产遭到严重破坏[6]

到了时期,羌乱导致国家财政逐渐枯竭,为了维持朝廷的运转和财政开支不得不经常减百官俸禄,借王侯租税,以应付军国急需;桓帝时期还一度公开地卖官鬻爵,大肆聚敛。到了灵帝时期,更变本加厉,拼命搜刮。他公布卖官的价格,二千石二千万,四百石四百万。甚至不同的对象也可以有不同的议价。官吏一到任,就尽量搜刮民众。政府为了多卖官,就经常调换官吏,甚至一个地方官,一个月内就调换几个人。为了刮钱,灵帝还规定,郡国向大司农少府上交各种租税贡献时,都要先抽一分交入宫中,谓之“导行钱”。又在西园造万金堂,调发司农金帛充积其中,作为他的私藏。他还把钱寄存在小黄门、中常侍那里,各有数千万。

东汉后期的七八十年间,各州刺史部检察区所辖的郡县的小规模的民变此起彼伏。这些民变虽然都被镇压下去,但问题并没有解决。当时有一首民谣说:“发如韭,剪复生;头如鸡,割复鸣。吏不必可畏,小民从来不可轻。”[7]

太平道的创建和传播[编辑]

与此同时,张角张梁张宝三兄弟于冀州魏郡(今河北邯郸[8],用法术、咒语到处为人医病。据说,许多生病的百姓喝下他的符水后,都不药而愈,张角被百姓奉为活神仙,张角又派出八使到外传教。因此,追随的信徒愈来愈多,甚至高达数十万人,遍及八州刺史部监查区所辖郡县,几乎占了当时全国的三分之二。

张角在民间活动十多年,有三、四十万人加入,张角见信徒渐多,便创建了“黄天太平”,又称“太平道”管理信徒,自称“大贤良师”,他把势力范围分三十六区,称为“方”,大方一万多人,小方六七千人,每方推一个领袖,全由张角控制,反抗汉室之声日盛。信众中不乏豪强、官员、宦官等。虽有司徒杨赐等官员上表朝廷,要求捕杀太平道首领,驱散教民,但汉廷并未引起警觉,未尝压制。

太平道是中国最早的一个道教组织。张角知道当时人民仇恨官府,便借治病传教,秘密起事。

过程[编辑]

黄巾乱起[编辑]

汉灵帝光和七年甲子年(184年),张角相约信众在三月五日(4月3日)以“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为口号兴兵反汉;“苍天”是指东汉,“黄天”指的就是黄巾党,而且根据五德终始说的推测,汉为火德,火生土,而土为黄色,所以众信徒都头绑黄巾为记号,象征要取代衰败的后汉王朝。张角一面派人在政府机关门上写上“甲子”二字为记认,另一方面派马元义荆州扬州召集数万人到准备,又数次到洛阳联合宦官封胥徐奉,想要里应外合。

在起事前一个月,张角的门徒济南唐周官府告发,供出洛邑的内应马元义,马元义被车裂,官兵大力逮杀信奉太平道信徒,诛连千余人,并且下令冀州追捕张角。[9]由于事出突然,张角被迫提前一个月在二月(3月4日)发难,史称黄巾之乱,因为变民头绑黄巾,所以被称为“黄巾”或“蛾贼”、“蚁贼”,张角自称“天公将军”,张宝为“地公将军”、张梁为“人公将军”在北方冀州一带起事。他们烧毁官府、杀害吏士、四处劫掠,一个月内,全国七州二十八郡都发生战事,黄巾军势如破竹,“殊不畏死,父兄歼殪,子弟群起”[10],州郡失守、吏士逃亡,震动京都。

汉室部署[编辑]

刘备关羽张飞参与平定黄巾之乱

汉灵帝于三月戊申日(184年4月1日)拜何进为大将军,率左右羽林军五营士屯于都亭,整点武器,镇卫京师;又自函谷关大谷广城伊阙轘辕旋门孟津小平津等各关口,设置都尉驻防;下诏各地严防,命各州郡准备作战、训练士兵、整点武器、召集义军,如刘备就受到商人张世平苏双资助组织义军。时中常侍吕彊言于汉灵帝说:“党锢久积,若与黄巾合谋,悔之无救。”(党锢之祸积怨日久,若果与黄巾合谋,恐怕已经无救了。)汉灵帝接纳提案,在壬子日(4月5日)大赦党人,发还各被流放的罪犯,要求各公卿捐出马、、兵器,推举众将领门第的子弟及民间有深明战略的人到公车署接受面试。

而另一方面又发精兵镇压各地举事:卢植领副将宗员北军五校士负责北方战线,与张角主力周旋;皇甫嵩朱儁各领一军,控制五校、三河骑士及刚募来的精兵勇士共四万多人,讨伐颍川一带的黄巾军,朱儁又上表召募下邳孙坚为佐军司马,带同乡里少年及募得各商旅和淮水泗水精兵,共千多人出发与朱儁军连军。于甲子日(4月17日)[11]张曼成攻杀南阳郡守褚贡,响应张角。

官兵在首战并未得利,于四月,朱儁军就被黄巾军波才所败而撤退,皇甫嵩唯有进驻长社防守,被波才率大军围城,官军人少,士气低落。又汝南黄巾军在邵陵打败太守赵谦,广阳黄巾军杀死幽州刺史郭勋及太守刘卫

反击[编辑]

五月,汉灵帝皇甫嵩被围,派骑都尉曹操率军救援。不过援军未到时,皇甫嵩已心生一计,在傍晚时份吹起大风,皇甫嵩命士兵手持火把暗暗出城,利用黄巾军营寨周围的杂草,火攻贼军,大呼进攻,城上亦举出火把响应,皇甫嵩以鼓助战,冲入敌阵,大破敌军,黄巾军大乱,四处奔走。又遇上曹操的援军,被皇甫嵩、朱儁和曹操三面夹击,斩杀数万人,官军大胜。

六月,南阳太守秦颉张曼成战斗,斩杀了张曼成。黄巾军便改以赵弘为帅,以十余万人占据宛城。而皇甫嵩与朱儁军继续进击汝南陈国的黄巾军,追击波才阳翟,最后在西华大败彭脱,余军想逃到宛城,但孙坚登城先入,众人蚁附般推进,大破敌军,成功讨平豫州一带的黄巾军。另一方面,卢植数战间大破张角,斩杀万多人。

张角唯有撤到广宗卢植建筑拦挡、挖掘壕沟,制造云梯,将可攻下城池。正值汉灵帝派小黄门左丰视察军情,有人劝卢植贿赂左丰,但卢植不肯,左丰便向灵帝上表进谗:“广宗贼易破耳。卢中郎固垒息军,以待天诛。”暗示卢植围贼不攻,意在“养寇自重”。灵帝大怒,用囚车押解卢植回京师朝廷唯有下诏再重新调动将领皇甫嵩北上东郡朱儁则攻南阳赵弘;而以董卓代替卢植。而同样宗教形式的五斗米道巴郡叛变,领导人“天师张修则亦在起兵攻打郡县,但未受到灵帝重视。

剿灭余敌[编辑]

朱儁与荆州刺史徐璆及秦颉共一万八千兵围攻赵弘,但六月至八月也不能攻克,京师有奏议征朱儁回师,幸而张温上表说情,灵帝才未行。但消息传开,朱儁急迫,进攻赵弘,赵弘被杀,由韩忠代替。朱儁又因兵力不足,便扩大防围、建筑阵垒,堆砌土山观望城内。朱儁军鸣鼓攻打西南,黄巾军注意力被引开,朱儁则亲率五千精兵掩杀东北,偷袭敌人后方,攻入城池,韩忠唯有退保内城。

黄巾军受挫,士气低迷,向官军乞降。张超、徐璆和秦颉都认为可以接受,但朱儁认为如接受的话,会给百姓有利则为贼,无利则乞降的错误观念,便不接受并急攻,可是数战不克,朱儁登上土山观望城内情势,明白黄巾军乞降不成且毫无退路,唯有拼死一战,所以未能攻克。朱儁便解开围军,韩忠果然出战,被朱儁大破,朱儁向北追击韩忠数十里,斩杀万多人,韩忠投降,而秦颉对韩忠积怨已久,便将他杀死。这举动反令黄巾余党不安,又推孙夏(《演义》改名为“孙仲”)为帅,据守宛城内城。朱儁再次急攻,十一月癸巳日(185年1月11日)黄巾军败走,官军追至西鄂精山,又被大破,斩杀孙夏及万多人,黄巾军解散,宛城一带平定[12]。中平二年(185年)春季,班师回雒阳。

另一方面,皇甫嵩八月到达东郡仓亭,大破、生擒卜巳,斩杀七千多人。而董卓进攻张角不成功,无功而还,便在乙巳日(9月20日)要求皇甫嵩继续北上。不过,张角已经病死,在十月于广宗便和张梁战斗,张梁军多势强,于首战不能攻克。在明日,皇甫嵩闭营与士兵休息,另一方面派人观察敌军举动,黄巾军战意顿时松懈,皇甫嵩便乘夜率兵,在黎明时份突袭敌阵,战至下午,成功大破敌军,斩杀张梁及三万多人,逃走时溺死于河水中的也有五万多人,焚烧车辎三万多辆,虏获人数甚多。而张角则被破棺戮尸,运首级回京师。十一月,皇甫嵩与钜鹿太守郭典攻打下曲阳,成功斩杀张宝,俘虏十多万人。黄巾之乱暂平息。

结果[编辑]

叛乱虽被平息,但汉室威信遇上一次严重的打击,然而汉灵帝并未改观,反而继续享乐。于各地还不断发生小型暴乱,产生许多分散的势力,包括黑山白波黄龙左校青牛角五鹿羝根李大目左髭丈八苦蝤刘石平汉大洪白绕、司隶、缘城罗市雷公[13]浮云飞燕白爵杨凤于毒等,势力大的二三万人,势力小的也有六七千人(估计还有30万人)。[14]而由飞燕率领的黑山军,甚至号称从者百万。

汉灵帝中平五年(188年),黄巾余孽死灰复燃,余党纷纷起事。二月,郭泰等于西河白波谷起事,攻略太原郡河东郡等地。四月,汝南郡葛陂黄巾军再起,攻没郡县。十月,青州、徐州黄巾军又起,攻略郡县。十一月,汉廷派遣鲍鸿进讨声势最大的葛陂黄巾军,双方大战于葛陂,鲍鸿军败。黄巾各部此伏彼起,声势虽然没有第一次黄巾之乱般盛,但却令汉灵帝十分头痛。

为了有效平灭暴乱,于中平五年(188年)三月,灵帝接受太常刘焉的建议,将部分刺史改为州牧,由宗室或重臣担任,让其拥有地方军、政之权,以便加强地方政权的实力,更易控制地方,有效进剿黄巾余党。而正因汉灵帝下放权力,助长地方军拥兵自重,导致董卓讨伐战后各群雄互相攻击,逐鹿中原,甚至东汉皇帝在军阀手中如同无物,所以黄巾之乱是促使东汉灭亡的导火线,也是三国时代的序幕。虽然如此,举事仍造就了大赦党人,令许多文人、官吏得以重新受任。

影响[编辑]

在组成三十六方、确定起事日期上,张角的确为黄巾军起了领衔作用,但后来却失去了这种有计划性的行动。他们并没有统一的指挥,张角虽是太平道的领袖,却只在冀州转战,没有为其他军团作调控,没有同一目标,只是占地死守或四处抢劫。加上当友军有难时,各军都不会相救,官军利用此缺点予以各个击破。虽然黄巾之乱,令天下震动,但由于其自身的缺陷,黄巾军终未能推翻汉朝。

黄巾之乱对于东汉晚期的政局有深刻影响。为了有效平定叛乱,朝廷对暴动频发和集中的刺史监察区改置州牧,延缓了黄巾之乱对全国的蔓延,起到了减缓东汉结束的作用。董卓掌权后,地方手握重兵的刺史和太守集体反叛中央朝廷,为东汉晚期军阀鏖战揭开序幕,史称群雄割据,是三国分立的远因。

评价[编辑]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口号的提出,对儒家三纲五常的正统说教,是一次不小的打击。东汉朝廷的统治受到冲击,加速了它的衰亡。黄巾之乱,是乱世的发端, 为日后诸侯割据,群雄纷争埋下了伏笔。

重要参战人物[编辑]

详见黄巾军人物词条。

  • 黄巾贼张角(汉末冀州巨鹿郡人,太平道教主,自称“大贤良师”,太平道经过十余年发展,在全国各地拥有教徒数十万。光和七年(184年)二月,张角在冀州魏郡起兵反汉,自称“天公将军”。约五月,为北中郎将卢植所败,困守广宗县城,约十月左右,病卒于城内。)
    • 张梁(张宝之弟。袁纪作“张良”;《九州春秋》作“角弟梁,梁弟宝”,今史书多从范书。起兵后自称“人公将军”,随张角同守广宗城,十月城破,被诛杀。)[19]
    • 张宝(张角之弟,与弟张梁自称“大医”,起兵后自称“地公将军”,率军据守下曲阳县城,十一月城破,被诛杀。)[20]
      • 张曼成(荆州南阳郡黄巾军渠帅,自称“神上使”。三月,攻杀南阳太守褚贡,率数万人屯兵于宛城;六月,新任南阳太守秦颉讨伐张曼成,斩之。)
      • 赵弘(六月,南阳黄巾渠帅张曼成死后,赵弘为渠帅,率军据守宛城,至八月,镇贼中郎将朱儁声东击西,攻破外城,斩之。)
      • 韩忠(赵弘死后,南阳黄巾军拥韩忠为帅,韩忠困守内城,欲投降,朱儁不许;朱儁又伪开活路,诱韩忠率众突围,一举生擒;随后,南阳太守秦颉泄愤杀之。)
      • 孙夏(韩忠死后,南阳黄巾余部心不自安,又拥孙夏为渠帅,据守宛城。十一月二十二日,城破(推别部司马孙坚先登破城事为此时),孙夏率军突围成功,朱儁率军追至西鄂县精山,大破之,斩首万余级,南阳黄巾平。《三国演义》作孙仲)[21][22]
      • 马元义(为太平道一方渠帅。往返雒阳,联络中常侍封谞、徐奉为内应。五月,案发被捕,车裂而死。)[23]
      • 唐周(青州济南人,袁纪作“(兖州)济阴人唐客”。光和七年(184年)二月,太平道教徒唐周向东汉政府告密,揭发太平道密谋起兵反汉。)
      • 波才(豫州颍川郡黄巾军渠帅。四月,波才率军击败右中郎将朱儁,朱儁与左中郎将皇甫嵩退守长社县城;五月,皇甫嵩定下夜袭火攻之计,与骑都尉曹操合力击败黄巾军,波才退守阳翟县城(颍川郡郡治);后,城破,颍川黄巾灭。)
      • 彭脱(豫州汝南郡黄巾军渠帅。四月,汝南黄巾军(疑为彭脱率军)击败汝南太守赵谦,六月,皇甫嵩、朱儁率军击败彭脱军于西华县,汝南黄巾灭(注:另有陈国、幽州黄巾事,但无渠帅姓名记载。)
      • 卜巳张伯梁仲宁(兖州黄巾军渠帅。八月,皇甫嵩率军在兖州东郡仓亭击败黄巾军,斩首万余级,护军司马傅燮率军生擒卜巳、张伯、梁仲宁三人。)[24]
    • 郭家:訞贼张角,起兵幽冀,兖豫荆杨,同时动,而县民郭家等,复造逆乱,燔烧城寺,万民骚扰,人褱不安,三郡告急。
  • 中平元年之后出现的黄巾军首领
    • 何仪黄邵刘辟何曼(此四人为汝南、颍川黄巾军渠帅(刘辟确为汝南黄巾军渠帅),约起兵于中平末。初平元年(190年),归附袁术;二年(191年),归附豫州刺史(袁术置)孙坚;建安元年(196年)二月,兖州牧曹操率军讨伐之,黄邵夜袭曹操军营,反对于禁击败,斩之,刘辟、何仪、何曼遂降;建安五年(200年),曹操与袁绍对峙于官渡,刘辟反叛,联合刘备在许都附近作乱,曹仁率军讨平之。)
    • 管亥(青州黄巾军渠帅。约初平三年(192年),管亥率军侵略北海国,将孔融围困在都昌县城,郑玄之子郑益恩赴难而死,孔融派东莱人太史慈前往平原国向国相刘备求援;刘备率军抵达后,管亥退兵。同年,青州黄巾军(当为另一支)攻克兖州任城国,杀国相郑遂,又杀刺史刘岱,东郡太守(袁绍置)曹操率军讨伐黄巾,至冬,收服三十万青州黄巾军。)
    • 龚都(《三国志》中为汝南贼,未注明是黄巾军,另《武帝纪》写作共都。)
    • 马相赵祗(中平五年(188年)六月,马相等人起兵于益州,先后攻破广汉郡(绵竹县、雒县)、蜀郡、犍为郡、巴郡等地,杀害政府官员;马相自称天子,不久为益州从事贾龙所败。)[25]
    • 王饶赵播赵蕃(此二人为马相所使,率军攻克广汉郡雒县(州治及郡治),杀益州刺史郤俭。《太平御览·卷441》引《益部耆旧传》有“赵蕃”,疑为“赵播”,此“赵蕃”攻占阆中县城,后内乱溃败。)[26][27]
    • 吴桓(扬州会稽郡黄巾军渠帅。会稽郡官员留赞与吴桓交战,阵斩之。)
    • 张饶(青州黄巾军渠帅,《袁纪·卷30》作“张余”。初平二年(191年),青州黄巾军在兖州泰山郡为太守应劭所败,又在冀州勃海郡东光县为公孙瓒所败;张绕率众二十万从冀州返回,与北海相孔融交战,孔融大败,退守朱虚县。)
    • 万秉陈败(扬州吴郡黄巾军渠帅。建安七年(202年),吴郡太守,行扶义将军(孙权置)朱治率军讨伐之。)
    • 王度(原为兖州东郡东阿县丞,趁乱加入黄巾军,后为程昱所败。)
    • 郭泰(中平五年(188年)二月起兵于并州西河郡白波谷,攻打太原郡、河东郡,聚众十余万人,汉廷不能讨灭。六年(189年)十月,白波黄巾进犯河东郡,董卓派牛辅率军讨伐,不克。按方诗铭所言来推,初平二年(191年),赵谦、李傕破白波,郭泰入黑山,号“大贤”;四年(193年)六月,为袁绍所败。)
    • 杨奉(疑为黑山校尉杨凤。中平五年(188年)二月,杨奉与郭泰起兵于白波谷,推于初平二年(191年),白波军败,杨奉归降于李傕。兴平二年(195年),李郭之乱时,杨奉背叛李傕,又积极参与东归事;建安元年(196年)八月,皇帝刘协抵达雒阳后,封杨奉为车骑将军,屯梁县;九月,兖州牧曹操将刘协迁都于许县,杨奉与韩暹反叛,被曹操击败后,投奔扬州袁术;又被徐州刺史吕布引诱,背叛袁术;又投奔刘备,被刘备诈杀。)
    • 韩暹胡才李乐(此三人原为白波黄巾军将领。刘协东归时,杨奉引此三人为援军,保护刘协抵达河东郡安邑县。建安元年(196年)初,胡才、李乐放弃参与东归,后(时间不详),李乐病死,胡才则被仇家所杀。七月,韩暹抵达雒阳;八月,韩暹封为大将军,领司隶校尉,卫将军董承引兖州牧曹操进京,罢免韩暹,韩暹投奔屯兵于梁县的杨奉;被曹操击败后,韩暹又与杨奉一同投奔扬州袁术,杨奉死后,韩暹欲北归并州,被杼秋县地方将领张宣所截杀。)
    • 管承(青州东莱郡长广县人,乱世时聚合三千余家,割据一方。《三国志》中管承为海贼,唯一提及“管承为黄巾贼帅”的史料是《太平御览》卷七十四引《齐地记》:崂山东北五里入海有管彦岛,是黄巾贼帅管承后也。汉末设长广郡,何夔出任长广太守,派人将管承招安;建安十一年(206年)八月,曹操亲自率军至青州北海国淳于县,派乐进、李典、张郃讨伐管承,在长广县激战,管承逃入海岛避难。)
    • 吴霸(汝南黄巾军渠帅,约在兴平元年(194年)左右,被李通生擒。事见陈志《李通传》。)
    • 徐和司马俱(此二人为济南、乐安黄巾军渠帅。建安八年(203年),乐进率军讨伐乐安郡黄巾;十二年(207年)十月,徐和、司马俱起兵作乱,攻杀济南王刘赟。曹操令典军校尉夏侯渊督泰山(太守吕虔)、齐、平原三郡、威虏将军臧霸四路兵马讨平之。)
    • 陈宝(扬州吴郡黄巾贼。事见《太平御览·卷53》引《列女后传》,陈宝欲强奸妇女吕荣,吕荣不从,惨被杀害。)

三国演义[编辑]

在小说《三国演义》中的第一回“宴桃园豪杰三结义 斩黄巾英雄首立功”便是描写此次事件。当中黄巾军将领程远志邓茂裴元绍高升等人皆属虚构,孙夏被误名为孙仲廖化依三国志纪载的逝世年龄为70-79岁推算,生年应在185年~193年之间,184年时不到10岁的廖化应不可能参与黄巾之乱,即便可能参与也只是动乱结束多年后各地流窜的残余势力,亦或是参与黄巾之乱的廖化为同名同姓的另一人。

注释[编辑]

  1. ^ 钱穆《中国历史研究法》[2]吕思勉《秦汉史》[3]黎东方《细说三国》[4]等使用的是“黄巾之乱”;中国大陆人教版中学《历史》课本、方诗铭《三国人物散论》、唐长孺《魏晋南北朝史从论》、央视版《三国演义》等使用的是“黄巾起义”。[5]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续汉书》志第二十八百官五刘昭注:至孝灵在位,横流既及,刘焉徼伪,自为身谋,非有忧国之心,专怀狼据之策,抗论昏世,荐议愚主,盛称宜重牧伯,谓足镇压万里,挟奸树算,苟罔一时,岂可永为国本,长期胜术哉?夫圣主御世,莫不大庇生民,承其休谋,传其典制。犹云事久毙生,无或通贯,故变改正服,革异质文,分爵三五,参差不一。况在竖呆之君,挟奸诈之臣,共所创置,焉可仍因?大建尊州之规,竟无一日之治。故焉牧益土,造帝服于岷、峨;袁绍取冀,下制书于燕、朔;刘表荆南,郊天祀地;魏祖据兖,遂构皇业:汉之殄灭,祸源乎此。
  2. ^ 钱穆. 中国历史研究法. 北京: 生活·新知·三联书店. 2001: 12. ISBN 7-108-01529-3 (中文(简体)‎). 如汉末黄巾之乱,可以从政治的、社会的、经济的,以及学术思想民间信仰种种角度去看,然后能析理造微,达到六通四解,犁然曲当的境界。 
  3. ^ 吕思勉. 秦汉史.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5: 300. ISBN 7-5325-4027-8 (中文(简体)‎). 黄巾之乱,中常侍与通声气。 
  4. ^ 黎东方. 黄巾. 细说三国. 上海: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0. ISBN 7-208-03442-7. 东汉末年的“黄巾之乱”,是中国历史上若干次的失败的农民革命之一。 
  5. ^ 高中历史会考复习提纲(13). 沪江中学学科网. [2013-01-15]. 
  6. ^ 统治腐朽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5-09-23. 中华文化信息网
  7. ^ 崔寔《政论》
  8. ^ 东汉末年在全国13州104郡县及封国之上下设置,魏郡属于冀州。
  9. ^ 《后汉书·皇甫嵩传》:“中平元年,大方马元义等先收荆.扬数万人,期会发于邺。元义数往来京师,以中常侍封谞.徐奉等为内应,约以三月五日内外俱起。未及举事,而张角弟子济南唐周上书告之,于是车裂元义于洛阳。灵帝以周章下三公.司隶,使钩盾令周斌将三府椽属,案验宫省直卫及百姓有事角道者,诛杀千余人,推考冀州,逐补角等。”
  10. ^ 《魏志·陶谦传》
  11. ^ 《后汉书·孝灵帝纪》作“庚子日”,但据两千年中西历换算[永久失效链接],此月丙午朔,无庚子日,误,今从《三国志·吴志·孙破虏坚传》。
  12. ^ 《后汉书·朱俊传》:“(韩忠)馀众惧不自安,复以孙夏为帅,还屯宛中。俊急攻之。夏走,追至西鄂精山,又破之。复斩万余级,贼遂解散。”
  13. ^ 《三国志·张燕传》裴注引《典略》,作“张雷公”。
  14. ^ 《后汉书·朱儁传》
  15. ^ 后汉书(卷八):“南阳黄巾张曼成攻杀郡守褚贡。”
  16. ^ 后汉书(卷八):“广阳黄巾杀幽州刺史郭勋及太守刘卫。”
  17. ^ 后汉书(卷八):“广阳黄巾杀幽州刺史郭勋及太守刘卫。”
  18. ^ 后汉书(卷四十五):“黄巾起,(袁)秘从太守赵谦击之,军败,秘与功曹封观等七人以身捍刃,皆死于陈,谦以得免。诏秘等门闾号曰“七贤””。;又谢承书注:“封观与主簿陈端、门下督范仲礼、贼曹刘伟德、主记史丁子嗣、记室史张仲然、议生袁秘等七人擢刃突陈,与战并死”
  19. ^ 后汉书(卷七十一):“知贼意稍懈,乃潜夜勒兵,鸡鸣驰赴其陈,战至晡时,大破之,斩(张)梁。”
  20. ^ 后汉书(卷七十一):“(皇甫)嵩复与钜鹿太守冯翊郭典攻角弟(张)宝于下曲阳,又斩之。”
  21. ^ 后汉书(卷七十一):“时南阳黄巾张曼成起兵,……后太守秦颉击杀曼成,贼更以赵弘为帅,……(朱)儁因急击弘,斩之。贼余帅韩忠复据宛拒儁。……忠等遂降。而秦颉积忿忠,遂杀之。余众惧不自安,复以孙夏为帅,……。”
  22. ^ 后汉书(卷八):“朱儁拔宛城,斩黄巾别帅孙夏。”
  23. ^ 后汉书(卷七十一):“张角弟子济南唐周上书告之,于是车裂元义于洛阳。”
  24. ^ 后汉书(卷五十八)续汉书注:“(傅)燮军斩贼三帅卜巳、张伯、梁仲宁等,功高为封首。”
  25. ^ 后汉书(卷八):“益州黄巾马相攻杀刺史郗俭,自称天子,又寇巴郡,杀郡守赵部,益州从事贾龙击相,斩之。”
  26. ^ 《华阳国志·卷十下·先贤士女总赞下·汉中士女》:“(郤)俭为黄巾贼王饶、赵播等所杀。”
  27. ^ 《太平御览·卷四百四十一·人事部八十二·贞女下》引陈寿《益部耆旧传》:巴三贞者,阆中马眇新妻义,西充国王玄愤妻姬,皆阆中人也;阆中赵蔓君妻华,西充国人也。姬早失夫,介然守操。中平五年,黄巾余类延益州,贼帅赵蕃据阆中城,构迫衣冠,令人妇女为质,义、姬、华等随北入城。后贼类争势,攻破阆中,时人或死或奔,家室相失,义、姬、华随类出城走。傅闻后贼,或构略妇女,于是三人自度穷迫,恐不免于据逼,乃相与自沉水而死。乡党闻之,莫不感伤,号曰“三贞”。

来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