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黑色五月暴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1998年印尼排华事件
Jakarta riot 14 May 1998.jpg
1998年5月14日在首都雅加达,市民烧毁商品。
日期1998年5月13日至19日
地点
起因
结果
特利刹蒂大学英语Trisakti University的学生与警察部队发生冲突

1998年印尼排华事件印度尼西亚语Kerusuhan Mei 1998),又称黑色五月暴动,是指从1998年5月13日至16日发生在印尼棉兰雅加达梭罗等城市的一系列针对华裔社群持续约三天之暴动。

事件的中文名称“黑色五月暴动”,来自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8年10月出版的书《黑色的五月: 印尼暴徒残害华人暴行真相》。[3][4]

背景[编辑]

历次排华事件[编辑]

印尼历史上发生过多次排华事件。

殖民时期[编辑]

1740年10月9日至12日,荷兰殖民当局制造红溪惨案,在爪哇巴达维亚(今雅加达)屠杀华人近万人。[5]

1942年日本入侵印度尼西亚,击溃了荷兰人和同盟军。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国宣布投降。有记载,此二三年间,华人工商界和知识界被集体捕杀、处死2000余人。[6]

苏加诺时期(1945-1967)[编辑]

华人与印尼原住民的矛盾可以追溯到荷兰殖民时期。由于印尼殖民当局采用“分而治之”的统治策略,政策上优待占少数的华人,而打压占多数的原住民,制造印尼族裔之间的矛盾,以缓解殖民者与被统治者之间的矛盾。从而导致印尼各地大小程度不同的反华、排华流血事件此起彼伏。

1945年8月17日苏加诺宣布印尼独立。10月,荷兰殖民者又卷土重来,与独立政府军事对峙。1949年11月2日,荷兰宣布放弃对印尼的管治权,使印尼得以正式独立。据不完全统计,1945年9月至1949年9月期间,华人共死伤3500人,失踪1631人,财产损失计荷币5.3亿盾。[7]其中,1946年3月印尼军队实行“焦土政策”抗击荷兰殖民军,撤退时,焚烧万隆南区。事件中,部分暴徒便乘机焚烧华人的房屋、抢掠他们的财产、强迫他们迁离居所, 甚至随意虐待和屠杀华人。1946年6月的文登惨案中,3天时间被杀的华人达653名,403人失踪。[8] 此间还发生了1945年11月泗水惨案、1946年8月山口洋惨案、1946年9月巴眼亚比惨案、1947年1月的巨港惨案、1963年3月至5月从西爪哇蔓延到中、东爪哇的排华骚乱等[来源请求]

20世纪60年代的印尼有三种政治势力:总统苏加诺、印尼陆军以及印尼共产党。1965年,印尼九·三〇事件后,印尼陆军将领苏哈托架空了总统苏加诺并宣布印尼共产党为非法组织,在印尼全国发动了对共产党的大清洗。由于印尼共产党中华人很多,导致大量华人被当作共产党员处决。事件导致了至少50万人被屠杀,亦使大量华人被迫离开印尼到海外生活。美国中央情报局曾经把这段期间的印尼称为“二十世纪最惨的集体谋杀”。

在1965年印尼九三零事件后,印尼单方面中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印度尼西亚共和国关于双重国籍问题的条约》。1967年3月,总统苏加诺被迫下台,苏哈托上台掌权。1967年4月22日,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因为被印尼怀疑支持印尼共产党,遭到印尼军警与民众包围攻击,印尼并宣布中国驻印尼临时代办姚登山和总领事为不受欢迎人物[9][10]10月30日印尼与中国中断外交关系,直到1990年8月8日才正式恢复。据不完全统计,印尼九三零事件后的两年内,中国驻印度尼西亚代表机构被袭击43次,人员被枪击和殴伤达68人次。为此,中国发出抗议照会33份。

苏哈托时期(1967-1998)[编辑]

苏哈托任总统期间,印尼各地的反华骚乱仍然此起彼伏。1985年以前,几乎每年都有一、两起大小不一的排华流血事件。例如:1974年由反日运动引起的排华骚乱、1978年雅加达由学生示威引发的反华骚乱、1980年11月中爪哇的排华暴动等。

进入90年代,印尼排华事件呈越演越烈之势。据不完全统计,1994年有5起,1995年16起,1996年达到27起。1994年4月,因棉兰罢工潮引发的排华暴乱就持续了10天之久,共有4名华商被杀害,数十名华人受伤,20多家华人工厂、店铺被抢被毁,52家工厂停业,财产损失高达16亿盾。[7]

亚洲金融风暴[编辑]

1997年发生的亚洲金融风暴迅速波及印度尼西亚,印尼严重的贫富差距在金融风暴后更是显著。印尼国内政治长期动荡不安,在内斗之际,有心人士刻意操弄族群对立,无辜牵连华裔。

印尼在1997年和1998年出现多起暴动行为,且明显是专门针对印尼华人。有些暴动看似是自发性,而有些则被认为是幕后策划。其中有说法指出:“支持苏哈托的将军们”试图通过分裂穆斯林中的传统派和非传统派别,穆斯林与基督徒,乃至华人和土著,来达到‘削弱反对势力’的目的。”也有些说法认为是某些将军想推翻苏哈托的统治而计划。

目前主流媒体都认为,这次暴动是有组织且有预谋的暴乱活动,印尼军方也参与其中。当时苏哈托为转移金融危机压力,缓和国内的民怨,透过军方情报部门策划煽动此事件。[11]

暴乱初期[编辑]

在1998年5月13日暴乱的消息弥漫在整个雅加达。此时苏哈托总统正在埃及出席一个会议,军方要员则到达东爪哇玛琅市参加一个典礼。在5月14日,一场严重的暴乱发生在雅加达地区,而此时没有任何军队在街道上。

印尼华人是这场血腥暴乱的主要目标,而印尼军方无视暴民们对华人的抢劫和对华人妇女的强奸(根据桑迪亚万神父所言)。最后,超过1000人死于这场暴乱中,大部分华人被烧死在商业区和超级市场,也有一部分被当场打死或遭到枪杀。一位政府官员称总计毁损了2479间商业建筑,1026间民房,1604间商店,384间私人办公室,65间银行,45间工厂,40间大型购物中心,13间市场和12间别墅。不过一般相信,印尼各地可能有更多华人所在的建筑物被破坏。

雅加达人权与妇女研究组织经整理后的报告显示,5月发生的骚乱中,印尼各地总共发生5000多起暴徒强奸轮奸华裔妇女的惨案,其中以雅加达每天发生的100多起最为严重。有目击者称,暴徒穿着军靴被军用卡车运送到华人区,他们高呼“宰了中国人,烧死他们,这些中国狗”,然后开始抢劫商店和市场,随后,他们开始把妇女集中起来进行集体轮奸,印尼警察到场之后,并没有阻止暴徒的行动。[2]

后来,印尼华人团体组织发表《告全世界同胞书》,呼吁全球华人华侨要求世界人权组织主持公道,谴责印尼当局,该书信署名“印尼雅加达华裔受难族群”。[2]其他印尼华人则通过互联网、传真、电话等方式向全球喊冤和求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在5月底接到投诉后开始处理该事件。[2]

即便暴乱基本平息后,针对华裔的暴行仍然时有发生,就读于大学二年级的19岁的华裔孤女爱玲,7月初被三名印尼暴徒强闯入屋内,企图以挂窗帘的铝枝插入其阴道内,幸而她极力抗敌,暴徒的暴行未能得逞,但最终其腰背及胃仍被铝枝刺伤,尿道亦被弄穿,需重新接驳,复原遥遥无期。7月下旬,印尼华人尤其是女性仍然收到恐吓信,信中称“祝福”华人“余下的时日”,用旗杆插入“支那女人”的下体,以免“弄脏了”印尼男性的阴茎。7月24日,一名华裔女大学生从学校乘巴士回家途中,遭遇三名开吉普的暴徒强行拖下车下,在众目睽睽下遭强暴。[2]

救助与声援[编辑]

7月20日,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州的华人华侨建立了“救援印尼人权委员会”,开始寻找印尼迫害华人的证据。[2]美国纽约市华盛顿特区华人团体发起万人签名和示威抗议运动,谴责印尼当局迫害华侨的行动,声援受难华人,其中著名的组织有“纽约华人抗议印尼虐华事件联合会”。[2]香港,40多名妇女团体代表及80多名印尼华侨游行到印尼驻港总领事馆示威并且向事馆递交抗议声明。[2]英国新西兰加拿大澳大利亚秘鲁泰国菲律宾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的华人团体都举行了抗议活动。[2]加拿大特使会见了强奸受害者,并对时任印尼总统表达了不满。

罪行[编辑]

黑色五月暴动致使在印度尼西亚的华人遇难和蒙受损失,仅仅是印尼首都雅加达,就有5000多家华人工厂、店铺、房屋、住宅被烧毁,华人妇女被强暴数量难以统计,近1200名华人被屠杀。 [12][1]

国际反应[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认为印尼黑色五月暴动是他国内政,主要采取不干涉政策。[13][14]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外交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包括“不干涉他国内政”,对印尼也是如此。[15][16]但中国外交部成立24小时值班应急小组,制订护侨撤侨方案;中国驻印尼使馆官员发出预警、通知希望华人能尽早撤离。[17]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东南亚研究所主任张蕴岭表示在5月暴动爆发之前,北京当局只是单纯期望暴乱不会发生。[18]中国外交部长唐家璇于1998年4月访问印尼期间,[19]曾表示愈发严重的社会动荡以及以当地华人为目标的种族暴力问题属于印尼内政,中国不会干涉。[20][21][22][23]唐家璇随后也宣布了一系列援助印尼的协议,其中包括300万美元的药品和食品援助以及两年期的2亿美元贸易出口信贷。[24]4月18日,中国承诺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向印尼提供4亿美元贷款。[25]

从1998年5月13日起,大规模暴乱开始发生。根据《人民日报》于8月15日的报道,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在骚乱期间曾逐个拨打电话确认300多名登记在册中国公民的安危,并开车进入骚乱地区救人,同时要求航空公司多开三个航班,将包括港澳台同胞在内的大批中国公民转移至安全地带或协助其撤离印尼并撤走200多名华侨。[26] 5月21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朱邦造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中国政府一直密切注意印尼局势的发展,对印尼中国(包括港澳台)侨民的境遇十分关注。[27][19]但是,中国政府没有为受害的印尼华人提供救援和保护。[28][29]有暴乱亲历者投书指出,暴乱期间至少有三名印尼华人曾向中国大使馆求助,但使馆人员询问得知他们是“WNI”(印尼公民)后便拒绝提供帮助。[30]

印尼5月暴乱期间,中国大多数的报纸和电视台都没有进行相关报道,[31]且直至6月上旬强暴案件被揭露后,虽然事件受到国际社会和各国媒体关注,但中国大陆传媒的反应依旧滞后。[32]据《国际新闻社》报道,中国直到暴乱发生2个月后才在外界舆论下打破沉默,改变原先“不干涉内政”的政策。[33]

7月6日,首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官员对印尼五月暴乱表态,即是新任中国驻印尼大使陈士球东加里曼丹考察棕油投资期间接受印尼媒体采访时所作。[34]他表示中国政府关注暴乱,要印尼政府彻查此事,并希望暴乱不会重演,但同时也表示保护印尼华人属于印尼政府责任,北京官方没有提出抗议。[35]7月28日,中国官方媒体《人民日报》首次刊登印尼5月暴乱的新闻,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唐国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中国政府对印尼华人妇女在5月骚乱中遭强暴表示强烈关注和不安,已多次通过外交途径希望印尼政府彻底查处有关事件,并采取有效措施,避免类似不幸事件的发生。[19][36]8月3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呼吁保护印尼华人的安全和合法权益,严惩不法之徒。[37]中国外交部长唐家璇在8月东盟外长会议期间,要求印尼政府重视此事,尽速查处,确保华侨的安全和合法权益。[26][19][22]与此同时,在8月17日,有约200名北京大学学生组织游行抗议行动,但被校方和警方劝阻制止。[38][39][40]

另一方面,从8月份起中国虽然有要求印尼政府彻查暴乱,但同时也对印尼保持了紧密的双边经济联系。[41]根据印尼官方《安达拉新闻社英语Antara (news agency)》报道,在8月6日,中国政府同意向印尼出售5万吨大米。[42]8月15日,中国如约为印尼提供300万美元的医药援助,同时继续向印尼提供此前承诺的2亿美元经济贷款。[43]11月26日,根据印尼《雅加达邮报》报道,中国经贸代表团如期访问雅加达,以探讨中国在印尼的投资项目。[44]

11月1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江泽民马来西亚吉隆坡出席亚太经合组织第六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时,于香格里拉酒店会见了印尼总统哈比比。期间,江泽民表示印尼是中国的友好近邻,进一步发展两国关系是中国政府的既定政策,对哈比比积极推动中国和印尼关系发展表示赞赏,同时对印尼华人的处境表达关注;而哈比比也感谢中国向印尼提供的珍贵援助。[45]江泽民也表示中国绝不会尝试利用印尼华人来谋取当地的政治和经济利益。[46]之后,印尼5月暴动的新闻不复见于中国媒体上。[47]

 中华民国[编辑]

台湾在5月14日认为动乱没有特别针对台商或台裔印尼人,并不是排华行动,不到实施撤侨的最后时刻。[48][49]根据新闻报导,5月16日起指派紧急指派专机飞往印尼疏散受难者,并且安排C-130运输机于国内待命及派遣舰队至巴厘岛海域随时进行撤侨。[50][51][52]中华民国政府要求保护受难者,并威胁要撤回中华民国在印尼的投资(约130亿美元),禁止印尼劳工入境(约1万5千人)。[53]:166对于印尼表达希望勿撤资撤侨,时任外交部部长胡志强5月17日表示,政府动作如果太大,担心激怒印尼政府,后果难以掌握,[54] 至同年7月29日公开召见印尼驻台代表提出“最严正的抗议”。8月3日,上百人向印尼驻台北经济贸易代表处抗议印尼华人女性被强暴[40]。8月8日,印尼投资部长飞往台湾提倡投资印尼时,也因此为此事件道歉。[53]

 香港[编辑]

抗议群众用“黑漆”涂抹位于铜锣湾礼顿道的“印尼总领事馆”大门泄愤。香港民主党李柱铭7月写给继任的总统哈比比的信中,将暴动比为纳粹党犹太人大屠杀[53]:165

 新加坡[编辑]

新加坡航空公司5月15日改用大型客机以满足从雅加达飞新加坡的需求,新加坡政府5月16日派人到雅加达机场协助新加坡人撤离,到5月19日已有2900名新加坡人顺利撤离。[55][56][57]

 美国[编辑]

美国政府长期支持苏哈托独裁政权,后又认定此次事件是种族歧视;联邦政府批准部分华人的避难请求,并接受了这批华人居留。《纽约时报》率先大量报导了排华暴行[58][59],使得此事在全球各地广为传播。同年7月开始,华裔美国人于全美各地展开抗议行动。8月7日和8日达到颠峰,全美13座大城同步举行谴责印尼暴民罪行的示威抗议行动,近两万名华人群集全美各地印尼使领馆前,要求立即停止排华暴行和严惩凶犯等。8月8日上午,在华盛顿特区印度尼西亚驻美国大使馆英语Embassy of Indonesia, Washington, D.C.前,愤怒的口号声此起彼伏,近千名华裔聚集抗议,并向驻印尼的美国官员递交抗议信函。

 泰国[编辑]

同年7月后,泰国首都曼谷的华人上街示威游行,抗议印尼暴徒残忍的排华行为。

 荷兰[编辑]

由于局势转差,荷兰皇家空军派出KDC-10空中加油机撤走当地侨民。

影响[编辑]

与之前的数次排华事件一起,印尼这起严重的暴力事件,极大挑战人类文明底线,受到国际社会一致谴责,同时在华人世界里成为对印尼观感加速恶化的一个主要因素,同时也加剧了印尼国内族裔间的对立情绪。

后续事件[编辑]

  • 1998年7月23日,由政府部门、武装部队、非政府机构、妇女组织和一些律师联合组成的专门调查委员会成立。专门调查委员会主席马祖基-达鲁斯曼声称他们将查清雅加达等地发生骚乱的真相,并查出事件的责任人。[60]
  • 1998年11月,事件调查报告公布。当时的哈比比政府在同年12月承认有76起强奸案发生,但否认有人在策划。[61]
  • 2005年11月,声称将于13日重演1998年5月排华暴动的手机短信在印尼雅加达广为流传,但未真正发生。[62]
  • 2007年5月10日,印尼人权人士沈爱玲等撰写的《5月暴乱真相、证据与剖析》出版,该书披露了大量当年事件的一手调查资料,以小时为单位来重现暴乱的实时过程。[63]
  • 2007年5月,印度尼西亚最高检察官亨达尔曼·苏班齐日前表示,为了更加有效地处理1998年5月发生在印尼的排华事件,揭发更多的真相,最好的方法是以“普通侵犯人权案”处理,而非“严重侵犯人权案”进行处理。[64]
  • 2007年12月6日,印尼加里曼丹省首府坤甸市发生由一起交通事故引发的排华骚乱事件。[65]
  • 2010年1月,印度尼西亚总统苏西诺将涉嫌策划“98排华骚乱”的官员夏弗里·三苏汀由国防部秘书长提拔为国防部副部长,引发争议。[66]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印尼将以普通案处理1998排华暴乱 曾致千人丧生. 搜狐网. [2007年5月1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年9月6日) (中文(中国大陆)).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新闻档案:印尼1998年“5.13”大排华纪实. 网易. [2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2-17) (中文(中国大陆)). 
  3. ^ Aris Ananta; Evi Nurvidya Arifin. International Migration in Southeast Asia. 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2004: 92 [2013-10-09]. ISBN 978-981-230-278-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01). 
  4. ^ 常松; 慕蓉. 黑色的五月: 印尼暴徒残害华人暴行真相. 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 1998 [2013-10-09]. ISBN 978-7-5043-3199-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01). 
  5. ^ 红溪惨案(侨史珍藏). 人民网. 2006-10-31 [2012-09-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1-17) (中文(中国大陆)). 
  6. ^ 侨批文化研究 从侨批看日占时期印尼坤甸华人的遭遇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7. ^ 7.0 7.1 侨友网 [1]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8. ^ 侨友网 印尼“ 排华暴动” 的深刻原因 http://www.qiao-you.com/index.php/article/detail/uid/25387.html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9. ^ 刘一斌. 1967年印尼排华:20万华侨惨遭杀戮 数百人被挖心. 党史纵横. 2012年8月19日 [2015年1月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年2月11日). 
  10. ^ Chi-kwan Mark. China and the World since 1945: An International History. Taylor & Francis. 1 March 2013: 73–74页. ISBN 978-1-136-64476-4. (英文)
  11. ^ 歷史上的今天】5月13日. 民视新闻. 2020-05-13 [2021-05-12]. 
  12. ^ 印尼排华骚乱已过10年 真相在印仍受质疑. 腾讯网. [2008年5月1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年6月22日) (中文(中国大陆)). 
  13. ^ James Jiann Hua To (杜建华). "Hand-in-Hand, Heart-to-Heart- Qiaowu and the Overseas Chinese" (PDF). University of Canterbury. 2009: 217–224 [2019-05-1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5-13). Beijing publicly declared that the violence in Indonesia was a domestic issue and would not intervene. China maintained that governments should treat ethnic Chinese of foreign nationality as citizens of their domicile – any action that would suggest otherwise might provoke suspicions of interference in the region. 
  14. ^ Leo Suryadinata (廖建裕). Saw Swee-Hock, Sheng Lijun, Chin Kin Wah , 编. "ASEAN-China Relations Realities and Prospects". "China and Ethnic Chinese in ASEAN: Post-Cold War Development" (Singapore: 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2009: 356–366. ISBN 981-230-342-1. Indeed, unlike the riots in the 1960s, the May 1998 riots were not anti-PRC. It was targeted at the ethnic Chinese and there was no indication that it developed into anti-PRC riots. Although some PRC citizens might have been affected by the riots, the majority happened to be Indonesian citizens. However, under pressure from world opinion, especially from the ethnic Chinese communities outside China, Beijing appeared to change its attitude towards the matter. Nevertheless, the main policy of non-intervention remained. 
  15. ^ 张洁. 冷戰後印尼對華政策的演變. 《当代亚太》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研究所). 2005年, (第3期) [2013-10-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29). 对于中国大陆政府来说,一方面强调不干涉他国内政,另一方面仍然十分关心海外华人华侨的安危。1998年5月印尼发生排华骚乱,中国大陆政府多次提出外交交涉并通过其他方式表示关切,要求印尼政府彻底查处有关事件,采取有效措施保护华人正当权益。 
  16. ^ 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 新华网. [2014-04-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7-08). 
  17. ^ 《第八章·领事保护工作·第五节·1998年以来重大领事保护案件的处理情况》. 《中国领事工作》 上册. 世界知识出版社. 2014年. ISBN 9787501246083. 
  18. ^ Daojiong Zha (查道炯). "China and the May 1998 riots of Indonesia: exploring the issues" (PDF). The Pacific Review. 2000, (Vol. 13 No. 4): 557-575 [2019-05-1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5-13). Third, prior to the outbreak of the May riots, Beijing's policy reportedly 'was simply to hope the riots wouldn't happen'. (The quotation is attributed to Zhang Yunling, Director of the 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the 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19. ^ 19.0 19.1 19.2 19.3 中國與印尼關係大事記. 中国网. 2013年9月29日 [2013年10月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10月14日). 
  20. ^ Michael Richardson. Japan's Lack of Leadership Pushes ASEAN Toward Cooperation With China. 《国际先驱论坛报》. 1998-04-17 [2014-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08). Mr. Tang also gave an assurance in Jakarta that Beijing regarded recent riots that targeted Indonesia's ethnic Chinese minority as an internal matter for Indonesia to handle. "We always regard ethnic Chinese in Indonesia as Indonesian nationals and the issue relating to the ethnic Chinese as an internal affair of Indonesia," he said. (英文)
  21. ^ Jurgen Haacke; Jürgen Haacke. Cooperative Security in the Asia-Pacific: The ASEAN Regional Forum. Routledge. 28 February 2010 [2013-10-21]. ISBN 978-0-415-4605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31). 
  22. ^ 22.0 22.1 Jurgen Haacke. ASEAN's Diplomatic and Security Culture: Origins, Development and Prospects. Routledge. 13 May 2013: 132–133 [2013-10-09]. ISBN 978-1-136-13146-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27). (英文)
  23. ^ Riordan Roett; Guadalupe Paz. China's Expansion Into the Western Hemisphere: Implications for Latin America and the United States.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2008年: 209. ISBN 0-8157-7554-7. (英文)
  24. ^ 印尼總統表示將繼續推進與中國的友好關係. 《新华社》. 1998-04-18. 新华社雅加达4月18日电 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哈托希望他的国家将始终发展同中国的友好合作关系。苏哈托是昨天在他的总统办公室会见正在印尼访问的中国外交部长唐家璇时作上述表示的。苏哈托重申,印度尼西亚的“一个中国”政策将不会改变。唐家璇表示,他欣赏印度尼西亚的这一政策。唐是应印尼外长阿里·阿拉塔斯的邀请访问印度尼西亚的。唐发誓说,在与印尼的关系中,中国的新政府将继续执行它的睦邻友好政策。上星期天,唐与阿拉塔斯举行了3个小时会谈。他在会谈时表示,中国将尽一切可能帮助印尼克服金融危机。唐说,中国将尽快向印尼提供300万美元的药品和食品援助。阿拉塔斯说,印尼政府将得到中国援助的两年期的2亿美元的出口信贷设备。苏哈托感谢中国的宝贵援助以及中国关于人民币不贬值的决定。苏哈托说,这个决定将帮助东南亚稳定它们的经济和货币。 
  25. ^ 中國提供4億美元幫助印尼克服金融危機. 《中国日报》(香港版). 1998-04-19. 综合外电雅加达18日消息 中国外长唐家璇昨天在此间说,中国已承诺通过国际货币组织向印度尼西亚提供4亿美元以帮助印尼克服经济危机。唐家璇在会见印尼总统苏哈托后对记者说,“我们已同意通过国际货币组织向印尼提供4亿美元。”上星期天,中国还宣布了一系列有关援助印尼的协议,其中包括2亿美元的贸易出口信贷和3百万美元的药品援助。唐家璇于星期天抵达雅克加达,将对印尼作3天的工作访问。他说,“有关贸易将以双方的需要为基础进行安排。”他说,印尼表示他有兴趣向中国出口橡胶、椰子油和木材。“中国需要这些货物。我们将向印尼提供蔗糖、白糖、药品、医疗器材以及玉米、大米等谷物。”唐还说,中国已经承诺向受到金融危机影响的亚洲国家提供40亿美元的援助来帮助它们。“尽管数量不大,但这是一种真诚的援助,不附带任何条件,”他说。 
  26. ^ 26.0 26.1 正義和良知的呼喚. 《人民日报》. 1998年8月1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10月12日). 
  27. ^ 中国政府密切关注印尼中国侨民境遇. 《人民日报》. 1998-05-22 [2019-05-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1-31). 
  28. ^ Daojiong Zha (查道炯). "China and the May 1998 riots of Indonesia: exploring the issues" (PDF). The Pacific Review. 2000, (Vol. 13 No. 4): 557–575 [2019-05-1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5-13). China did take measures to evacuate its citizens (including Hong Kong passport holders) working and travelling in Indonesia and offered consular protection to Taiwan and Macao travel document holders who would seek assistance from its diplomatic missions in Indonesia. The obvious distinction here is that China did not appear willing to get involved with the fate of the Indonesian Chinese. 
  29. ^ James Jiann Hua To (杜建华). "Hand-in-Hand, Heart-to-Heart- Qiaowu and the Overseas Chinese" (PDF). University of Canterbury. 2009: 217–224 [2019-05-1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5-13). Publicly and officially, Jakarta's domestic affairs were not the concern of Beijing. Beijing referred to ethnic Chinese as "members of the Indonesian family," whom it had no obligation to protect. 
  30. ^ 莫知名. 印尼耶加達暴亂實錄. 《时代论坛》. 1998-08-07 [2019-10-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02) (中文). 最少有三个为父为丈夫的到中国大使馆求助,馆中人员先问:你是什么国籍?答道WNI,马上一口拒绝。当大乱时,澳洲、日本、美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甚至远至法国都派飞机撤侨,或者表达关注。可是中国政府一声不响,怎不令我们这些“海外孤儿”心碎! 
  31. ^ James Jiann Hua To (杜建华). "Hand-in-Hand, Heart-to-Heart- Qiaowu and the Overseas Chinese" (PDF). University of Canterbury. 2009: 217–224 [2019-05-1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5-13). In May 1998, 1200 OC were killed, dozens of OC women raped, and properties torched as the Suharto regime ended. Beijing was slow to react, and by making only a brief mention in the state controlled media, it did not have to address it as a matter of foreign policy. Those who tried to protest were rendered silent, and any news coverage quickly suppressed. 
  32. ^ 冯媛. 「叙述强暴:突出与遮蔽——媒介如何再现印尼五月骚乱中华人妇女被强暴事件」. 《睡美人如何醒来》. 北京: 九州出版社. 2007: 205–225 [1998年]. ISBN 978-7-80195-701-6. 二、滞后和视角——大陆传媒的报道和切入点 大陆传媒对强暴事件的反应总体上是相当滞后的。6月上旬强暴事件被披露出来后,许多国家和地区的新闻媒介都有快速反应,壹些国际组织和政界人士也表示了关注和谴责。到7月14日,中国外交部在例行记者会上首次如此表态:“中方对于印尼华人在骚乱中遭受到的遭遇表示关注和同情。作为印尼的友好邻邦,中国政府希望印尼政府采取有效措施,使得包括华人在内的印尼各族人民能够安居乐业,继续为印尼的社会发展和经济繁荣做出贡献。”这个消息《人民日报》和其他国内媒介没有报道。直到7月29日,《人民日报》终于在第4版刊登《外交部发言人答记者问,中国政府对印尼华人妇女在5月印尼骚乱中遭强暴表示强烈关注和不安》。同日第6版,还发表了《唐家璇会见印尼外交部长》,谈到“今年5月发生的不幸事件已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中方对此也是很重视的”,但是并没有直接提到强暴事件。《人民日报》报道后,大陆传媒对强暴事件的反应才正式开禁。 
  33. ^ CHINA: Beijing Breaks Silence on Racist Attacks in Indonesia. 国际新闻社. 1998年8月1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14). Two months later, Beijing seems to have abandoned its public policy of 'non-interference' in the affairs of other countries. 
  34. ^ Leo Suryadinata (廖建裕). Saw Swee-Hock, Sheng Lijun, Chin Kin Wah , 编. "ASEAN-China Relations Realities and Prospects". "China and Ethnic Chinese in ASEAN: Post-Cold War Development" (Singapore: 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2009: 356–366. ISBN 981-230-342-1. The first official reaction of Beijing to the May 1998 riots occurred in late July 1998. However, the first reaction by a PRC official to the incident was on 6 July. Chen Shiqiu, the new Chinese ambassador to Indonesia, visited East Kalimantan to investigate the possibility of investing in the area, especially in the palm oil business. During his visit, he was asked by Indonesia reporters on his view of the May riots. 
  35. ^ Leo Suryadinata (廖建裕). Saw Swee-Hock, Sheng Lijun, Chin Kin Wah , 编. "ASEAN-China Relations Realities and Prospects". "China and Ethnic Chinese in ASEAN: Post-Cold War Development" (Singapore: 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2009: 356–366. ISBN 981-230-342-1. He was quoted as saying that China was "concerned with the incident" and wanted the Indonesian Government "to investigate the matter thoroughly". He told the reporters that he met B.J. Habibie twice: the first time when Habibie as still vice-president and the second time, when Habibie was president. During the meeting Chen said that he discussed the riots and "hoped that the riots will not recur." Chen clearly stated that, "according to the international law as well as the law of the two countries, it was the responsibility of the Indonesian Government to protect its own citizens, including the citizens of Chinese descent. " There was no official protest on the part of Bejing. 
  36. ^ 外交部發言人唐國強答記者問. 《大公报》. 1997-07-30. 北京28日消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唐国强今天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中国政府对印尼华人妇女在今年五月印尼骚乱中遭强暴表示强烈关注和不安。有记者问:最近,香港同胞及海外华人对印尼华人妇女在五月骚乱中遭强暴纷纷以不同形式表示义愤,请问中国政府对此有何评论?唐国强答:对印尼骚乱中印尼华人妇女遭强暴和印尼华侨、华人所受遭遇,中国政府一直表示强烈关注和不安。我们多次通过外交途径希望印尼政府彻底查处有关事件,并采取有效措施,避免类似不幸事件的发生。唐国强说:长期以来,旅居印尼的华侨、华人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为印尼经济和社会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他们的人身安全和合法权益应该得到印尼政府的有效保护,使他们能够同印尼各族人民一道安居乐业。妥善和公正地处理印尼华人、华侨问题,也有利于印尼自身的稳定和发展。 
  37. ^ 人民日报评论员. 印尼華人的合法權益應得到保護. 《人民日报》. 1998年8月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1-22). 
  38. ^ 中國民運 - 1998年8月份新聞摘要. 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 1998年8月31日 [2013年10月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10月12日). 
  39. ^ Teresa Poole. Peking students take to the streets. Independent. 1998-08-18 [2019-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9). 
  40. ^ 40.0 40.1 Chronology for Chinese in Indonesia. Minorities at Risk Project. 2004 [2013-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12). (英文)
  41. ^ Daojiong Zha (查道炯). "China and the May 1998 riots of Indonesia: exploring the issues" (PDF). The Pacific Review. 2000, (Vol. 13 No. 4): 557–575 [2019-05-1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5-13). Beginning in August through November, China made a series of public pronouncements to express its displeasure with the Indonesian government over the latter's handling of the May riots. Also in August, China agreed to sell 50,000 tons of rice to Indonesia and provided Indonesia with a $3 million grant of medicines and pharmaceuticals. It also went ahead to execute a $200 million economic loan package – agreed in April 1998 – to Indonesia. In November, a Chinese trade delegation visited Jakarta, on schedule, to discuss Chinese investment projects in Indonesia. 
  42. ^ "Aid: RI negotiating rice from IDB". Antara. 1998-08-06. 
  43. ^ "China grants US$3 million in medical aid". Antara. 1998-08-15. 
  44. ^ "China, RI sign barter deal to boost two-way trade". The Jakarta Post. 1998-11-26. 
  45. ^ 徐宝康. 江澤民會見印尼總統哈比比(附圖片). 人民日报. 1998-11-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1). 本报吉隆坡11月17日电 记者 徐宝康报道:国家主席江泽民今天上午在下榻的香格里拉饭店会见了正在吉隆坡出席亚太经合组织第六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的印度尼西亚总统哈比比。江主席再次祝贺哈比比就任总统,并对他重视并积极推动中国和印尼关系发展表示赞赏。江主席说,印尼是中国的友好近邻,进一步发展两国关系是中国政府的既定政策。尽管印尼国内形势今年发生很大变化,但中国政府致力于巩固和加强中国和印尼睦邻友好合作关系的决心没有变化。中国和印尼之间不存在根本的利害冲突,致力于本国的经济建设,努力维护本地区的繁荣和稳定是我们的共同目标。哈比比感谢中国在自身也遇到各种困难的情况下仍向印尼提供了珍贵的援助。他说,患难之交才体现出真正的友谊,印尼希望进一步加强同中国的友好合作关系。在谈到今年5月印尼骚乱中发生的不幸事件时,江主席说,印尼华人加入印尼国籍后,已经成为印尼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作为印尼公民,其人身安全和合法权益理应受到印尼政府的有效保护,他们应像普通印尼公民一样享受同样的待遇和权利。他说,我们注意到阁下本人和印尼政府多次表示要保障华人的合法权益,并且已经开始采取一些具体的措施。中国在华人、华侨问题上没有任何私利,相信总统阁下和印尼政府能够理解中国人民的感受和关注。我们认为,妥善处理好华人问题不仅有利于印尼的长治久安,也有利于我们两大邻国之间友好合作关系的顺利发展。哈比比说,印尼华人都是印尼人,是多民族的印尼大家庭中的一员。印尼政府认为,5月发生的事件是一种犯罪行为,决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印尼将根据法律进行严肃处理。 
  46. ^ "Jiang: China will never use overseas Chinese to seek gain.". Xinhua English Newswire. 1998-11-18. 
  47. ^ Daojiong Zha (查道炯). "China and the May 1998 riots of Indonesia: exploring the issues" (PDF). The Pacific Review. 2000, (Vol. 13 No. 4): 557–575 [2019-05-1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5-13). In November China's diplomatic action culminated when President Jiang Zemin raised the suffering of the Indonesian Chinese in the May riots with Indonesian President B. J. Habibie at the China–ASEAN dialogue meeting in Kuala Lumpur. Jiang further made a point by speaking to a group of Indonesian business leaders and repeated the pledge that China would "never try to use people of Chinese origin living in Indonesia to seek political or economic gain there". Thereafter, the issue of the May riots disappeared from China's news media. 
  48. ^ 《中国时报》1998.05.14 - 外交部:不到撤侨时刻
  49. ^ 《中国时报》1998年5月15日 - 陆宝荪:仅五、六家台商被波及
  50. ^ 《中国时报》1998.05.15 - 萧万长指示仅速应变保侨。《中时晚报》1998.05.16 - 我代表处停休 驻守机场协助台商。《中时晚报》1998.05.16 - 国军备营舍 供侨胞暂居。《中时晚报》1998.05.16 - 雅加达苦等撤侨班机 台商自嘲是孤儿。《中时晚报》1998.05.16 - 5架C130军机、舰队待命驰援。《中国时报》1998.05.16 - 首班撤侨专机抵台 持续加开班机。《中国时报》1998.05.16 - 首批专机撤侨 今午接回数百人
  51. ^ 印尼歸僑痛批政府效率. 《中国时报》. 1998年5月16日 [2013年7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10月6日). 
  52. ^ 《中时晚报》1998.05.17 - 两日紧急输运 载回千名侨民。《中国时报》1998.05.17 - 归国路坎坷迢遥 只能自力救济。《中时晚报》1998.05.17 - 运侨班机排定 想回来的国人都能回来。《中时晚报》1998.05.18 - 华航往印尼加班机 只接回138人。《中时晚报》1998.05.19 - 我军机军舰已赴某国(新加坡)待命接侨。《中国时报》1998.05.19 - 兵荒马乱 撤侨为何要有机票。《中时晚报》1998.05.19 - <因应印尼动乱>我在雅加达设3紧急避难所。《中国时报》1998.05.19 - 落难之时 为何还分台商华侨 。《中时晚报》1998.05.19 - 台商无助 声声怨 。《中时晚报》1998.05.20 - 长荣往印尼包机 下午启程。《中国时报》1998.05.21 - 空军两架运输机抵星待命(迄至五月二十日为止,尚有近千名台商滞留在印尼)。《中时晚报》1998.05.21 - <苏哈托下台>我吁哈比比保障台商侨民权益(动乱告一段落)
  53. ^ 53.0 53.1 53.2 Jemma Purdey. Anti-Chinese Violence in Indonesia: 1996 - 99.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2006 [2013-10-08]. ISBN 978-0-8248-3057-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13). 
  54. ^ 胡志強:印尼表達希望我勿撤資撤僑. 《中国时报》. 1998年5月17日 [2013年10月1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10月12日). 
  55. ^ 联合早报 (Lianhe Zaobao), 15 May 1998. . 改用大型客机满足乘客要求 从雅加达飞回我国新航班机全部爆满 [2014-04-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9). 
  56. ^ 联合早报 (Lianhe Zaobao), 16 May 1998. . 派人员到雅加达机场设法取得机位 我大使馆尽力助国人离印 [2014-04-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9). 
  57. ^ 联合早报 (Lianhe Zaobao), 19 May 1998. . 外交部继续派人在雅加达机场协助 2900新加坡人顺利回国 [2014-04-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9). 
  58. ^ Landler, Mark. UNREST IN INDONESIA: THE CHINESE; The Target Of Violence In a Time Of Wrath. 《纽约时报》. 1998-05-16 [2020-09-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02). 
  59. ^ Landler, Mark. UNREST IN INDONESIA: THE OVERVIEW; Indonesian Capital Engulfed by Rioting. 《纽约时报》. 1998-05-15 [2020-09-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28). 
  60. ^ 1998年8月30日 印尼表示要查清5月排华骚乱. [2013年3月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10月4日). 
  61. ^ 印尼将重新调查排华暴乱. 新浪-华声报. 2000-01-17 [2013-03-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62. ^ 印尼反华短信称将重演1998年5月排华暴动. 新浪-中国新闻网. 2005-11-14 [2013-03-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63. ^ 9年调查毫无结果 印尼1998年排华暴乱成无头案. 人民网-世界新闻报. 2007-05-24 [2013-03-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64. ^ 印尼将以普通侵犯案处理1998年排华事件. 新浪-东方早报. 2007-05-18 [2013-03-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65. ^ 印尼新排华骚乱事件始末 借口华人参政发泄不满. 新浪-新华网. 2007-12-14 [2013-03-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66. ^ 印尼总统提拔涉嫌策划“98排华骚乱”官员惹争议. 环球网. 2010-01-18 [2013-03-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6-10).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