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二六护台湾大游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游行所用的别针襟章

三二六民主和平护台湾大游行Hundreds of thousands protest anti-secession law in Taiwan),是指由台湾民主进步党台湾团结联盟及500多个的民间社团结合而成的“民主和平护台湾大联盟”发起,于2005年3月26日在台北市举行的大游行。

本次游行有来自台湾各地的数十万民众参与,藉以表达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反分裂国家法》所构成进一步安全威胁的强烈抗议与不满。本次游行是台湾历史上少见的超大型动员游行,并首次有时任总统参与。

游行在喧闹中登场,但整个过程大致平和。

大游行[编辑]

起因[编辑]

游行所用的小旗子与布条

2005年3月1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在未取得台湾人民普遍同意之下单方面通过《反分裂国家法》,并声称制定这部法律的用意在于促近海峡两岸交流,呼吁外界不要误解反分裂国家法。与此同时,包括中华民国政府及大多数台湾人民在内,以及其他部份国家政府与民间方面普遍认为:这部法律试图将中国政府授权使用武力、以军事方式“并吞”台湾的行为合法化,是一部“战争法”。因此主办团体决定发起反对《反分裂国家法》的大型游行活动,希望借由游行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表达绝大多数台湾人民对此法案的不满与抗议。

游行筹划[编辑]

游行路线[编辑]

游行路线之一:缓步前进的群众

各游行队伍依10条主要游行路线规划(游行路线数目与反分裂国家法的条文数目相对应),集结后分别沿著台北市主要街道游行至总统府前的凯达格兰大道前聚集。各队伍在14:00左右各自出发。

  • 第一路线—保民主大队中山足球场集合,全程4.5公里;
  • 第二路线—爱和平大队在太平国小集合,全程3.5公里;
  • 第三路线—要自由大队荣星公园集合,全程4.7公里;
  • 第四路线—要团结大队2004年中华民国总统选举竞选总部集合,全程3.7公里;
  • 第五路线—反并吞大队在敦化国小集合,全程4.6公里;
  • 第六路线—反飞弹大队松山烟厂集合,全程4.7公里;
  • 第七路线—反侵略大队大安森林公园集合,全程3.4公里;
  • 第八路线—反威胁大队台湾大学集合,全程3.1公里;
  • 第九路线—保家园大队在艋舺大道集合,全程3.9公里;
  • 第十路线—护台湾大队三重市中兴大桥集合,全程4.8公里。

交通输运[编辑]

铁路
台湾铁路管理局于三二六游行活动加开十班列车,皆由民进党及三二六游行单位包租,仅于当日行驶,与一般车次之停靠站亦较为少,属特别直达专车。
  • 2850次通勤电车,7:06自高雄发车,12:37台北停靠,12:50抵达松山
  • 2891次通勤电车,18:40自松山发车,18:55台北发车,翌日0:01抵达高雄
  • 2852次通勤电车,9:40自台中发车,11:46台北停靠,11:58抵达松山
  • 2893次通勤电车,19:23自松山发车,19:40台北发车,21:41抵达台中
  • 154次复兴号,7:00自台东发车,13:31台北停靠,13:52抵达树林
  • 155次复兴号,18:38自树林发车,18:56台北发车,翌日0:20抵达台东
  • 220次冷气平快车,6:00自枋寮发车,13:27抵达台北
  • 221次冷气平快车,19:07自台北发车,翌日2:55抵达枋寮
  • 2854次通勤电车,11:05自员林发车,13:52台北停靠,14:04抵达松山
  • 2855次通勤电车,19:17自松山发车,19:29台北发车,22:05抵达员林
客运游览车
民进党及主办单位事先预估将动员4,000台游览车进入台北,后来实际报到的游览车数量则是3,850辆。但台北市政府当天计算,仅有1,854辆游览车停放在市警局所规划的停车地点。关于游览车数量的差异,台北县警察局交通队指出,这是因为北部地区发起民众参与游行的单位多租用公车,载送民众到北市后,又折返原公司停车场停放。当日上午中山高速公路福尔摩沙高速公路皆祇有桃园地区南下路段出现壅塞情形,北上交通均无受到影响,根据高速公路局估计,利用高速公路由中、南部进入台北市游览车约为1,200辆次。
台北捷运
当日创下120万人次运量,较一般周六多出21万人次,亦较有5万人参与的三一九周年抗议活动当日多出约11万人次。
17时游行结束涌现尖峰人潮,一个小时内即有12万人次出入车站,为平日之两倍。由于人潮众多,台北捷运板南线及淡水线分别加开三班次,班距缩短为3分30秒,运输整体顺畅。

动员与宣传[编辑]

为了让游行人数能突破计画中的100万人,民进党从党中央至地方党部,都有各自的动员计画,而党籍立法委员也有动员责任额度,立法委员每承租一辆游览车,民进党中央补助新台币16,500元。而民进党青年发展部也承租了铁路专车,提供中南部学生免费搭乘,并提供免费午餐。

此外,为了广为宣传本次游行活动,“民主和平护台湾大联盟”也多次在各大报纸刊登半版广告,制作电视广告播放,并设置活动主题网页。而从游行前一周开始,已经有部分大学生及台湾教授协会成员于台湾大学校门口进行接力静坐抗议,表达反对反分裂国家法的诉求。

游行过程[编辑]

流程[编辑]

游行终点—凯达格兰大道上的活动主舞台
景福门(东门)圆环周围的拥挤群众
  • 13:00~14:30 10条路线出发点的群众分别集合,向凯达格兰大道出发
  • 15:30 凯达格兰主舞台活动开始
  • 16:23起 游行队伍陆续进入凯达格兰主会场
  • 16:47~16:52 召集人代表宣读“民主和平护台湾”祈愿文
  • 17:20 吕秀莲副总统进场与贵宾挂上和平祈愿布条
  • 17:33 陈水扁总统上台带领民众宣誓“民主和平护台湾”,并启动民主明珠光束击破海胆造型的中国飞弹模型
  • 17:38~17:40 陈总统带领所有人手勾手象征团结,雷射光在总统府投射“民主和平护台湾”、“PEACE”、“DEMOCRACY”等字样,主持人带领呼口号
  • 17:40~17:45 陈总统带领合唱“伊是咱的宝贝”后结束

参与游行人数[编辑]

  • 游行主办单位及民进党预估能发动超过100万人上街头参与游行,突破香港七一大游行基本法第23条游行时的50万人。事实上,他们以空拍相片的游行队伍长度,估算出最后的游行人数超过100万人。
  • 根据TVBS在游行后所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9%的台湾人表示亲身参与了此次游行,如此推算出来的游行人数是150万人。即使扣掉3%抽样误差的话,参与游行的最低人数也有100万人。
  • 根据台北市政府警察局以游行参与人员所占的面积来估算,仅景福门(东门)圆环周围的参与游行人数就有27万人。
  • 多数媒体所引用的数字则是数十万的游行参与者。

人员参与[编辑]

  • 中华民国总统陈水扁、前总统李登辉行政院谢长廷及多名社会各界知名人士都参加了这场大游行,这也创下台湾史上首次有时任国家元首参与游行活动的纪录。为了维护国家元首安全及整个活动的秩序,军警共出动2万名人力。
  • 副总统吕秀莲虽未参加游行,但出席了游行后的民主嘉年华会。
  • 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国民党主席连战均没有参加此次游行。其他部分在野党人士也拒绝参加游行,认为国家领导人上街摇旗呐喊“既不妥当,也不恰当”。
  • 这次参加游行的主力——群众大部分来自泛绿阵营泛蓝阵营虽然也有少量支持者参与(泛蓝的领导人不支持参与此次游行),不过在态度的表达上似乎不若泛绿阵营群众来得明显。(参见《纽约时报》的报道)

标语和口号[编辑]

这次活动的标语,有“DEMOCRACY”、“反并吞,护台湾”等,很多标语都使用绿色为底色,这可能因为绝大部分游行者来自泛绿阵营有关。另外游行中的一些标语,则表达出对于中国大陆明显激烈的态度。

国际串连[编辑]

  • 香港有数百人组成团体反对人大通过《反分裂国家法》,大约200名市民,中午在维多利亚公园集合,手持横额高叫口号,游行往中联办外示威。
  • 根据自由时报报导,在美国欧洲英国法国德国荷兰西班牙瑞典等国均有台湾的留学生发起同步抗议的行动,其中英国的举办地点就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英大使馆前。
  • 在美国则有中华民国侨民与留学生分别在华府国会山庄纽约联合国广场、中华人民共和国领事馆及其他大城市进行抗议活动。

相关争议[编辑]

总统出席争议[编辑]

亲民党主席宋楚瑜表示,国家领导人应领导群众做对的事。连续两个周末蓝绿都上街头,立法院应该正式通过一个法令,一、三、五由国民党发动追求真相上街头,二、四、六换民进党上街头追求和平,“我们怎么可以追求真相只有一天?”而且一、三、五的便当钱从国民党的党产支付,二、四、六由政府出钱,这样每天都有便当,何必每天还要去打工,如果光靠游行就可以达到目的,干脆叫蓝绿两阵营每天都号召游行,不用工作算了。

国民党发言人张荣恭表示,陈总统若真的想要抗议,立即宣布中断两岸交流比上街游行还够力。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呛声要民主,这有点像“台湾人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他自己就像台湾特首”,此举根本就是自我矮化,中华民国是主权独立国家,何需向中华人民共和国争民主?拿香港为例,要求百万民众站出来,会让国际媒体误以为台湾地位等同于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下的地方政府。

台湾团结联盟罗志明表示,陈总统应该是发表谈话但不游行才对,应该站在“制高点”掌握全局,发表重要谈话,代表台湾两千三百多万人民向国际发声,但总统“默不作声”,有点奇怪,“跟参加静坐有什么不同?”他说,总统、阁揆都参加游行,可能陷入“准无政府状态”,万一发生族群冲突等意外事件,总统和阁揆站在第一线,“球员兼裁判”如何仲裁解决纷争?因此他建议,三二六当天副总统和副阁揆不能也统统上街,必须留守。

据联合报在326之前的民意调查,36%民众支持陈总统上街游行,35%反对,反应两极化;此外,已有14%民众考虑三二六“与扁同行”。

行政院长鼓励公务员参加[编辑]

谢长廷于三月二十三日在行政院会中公开呼吁公务员踊跃参加游行,也提醒阁员要低调参加游行。参与游行时不点名、不强制,一切人格自主,依照自己的意愿,不必对谁表态,也不必有所顾虑,要为自己而活。这是为台湾发声,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为台湾多一份力量。

总统府前广场开放争议[编辑]

主管总统府前广场的台北市政府表示,尽管同意民众使用府前南北广场举办活动,但是在警方封锁下,民众仍然不可能进入府前广场参加活动。基于保护总统及总统府安全的态度,府前道路及广场虽有核准举办活动的前例,但活动的同时,附近并没有其他集会游行活动,申请者也全部是中央部会;不论是“319”或“326”,态度都是前后一致,过去没有,未来也不会同意民间团体在府前道路办活动。

对于台北市政府的折衷作法,民进党秘书长李逸洋于3月26日表示,听到大联盟的呼吁,不用拒马,他表示欢迎。但仍然要用纽泽西护栏,这是对付车辆的工具,“把民众想像得比车辆还可怕,大可不必”。

效应[编辑]

人群中众人协力举起写有“台湾的未来,自己决定”的超大布条

此次游行计画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片面通过反分裂国家法后数周内浮出台面。至于为何不像香港反基本法第23条游行一样,在人大作出法律制定动作前即发动游行?民进党主席苏贞昌在接受访问时作出解释:基于台湾在国际政治关系上的敏感地位,为了避免带给其他国家(特别是美国)“反应过度”的观感,因此在反分裂国家法确定通过后,才启动游行的筹备工作。

除了自发性参与以及透过各方面动员而前来参与游行的群众外,因故无法参加游行,而仍表达支持游行者也不在少数。但因为庞大的游行队伍造成市区部分主要道路的拥塞或封闭管制,因此也有不少民众抱怨出游或扫墓因游行受阻。

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在游行前几天曾经透过媒体公开呼吁台湾人民不要参加游行,但从各游行路线绵延的人龙、游行终点—总统府前群众紧密聚集的情形、和群众参与活动的热情程度,可以看出:许多台湾人民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籍由制定“反分裂国家法”,特别是在台湾法理上独立或者拒绝与中国统一时,可能“采取非和平手段”这一项(原文第八项),威胁甚至可能随时侵害他们前途自决的权利,从而表示强烈的不满、质疑与抗议,另外也对长久以来,情报显示中国大陆逐年增加飞弹部署以针对台湾,表达累积已久的反弹。

估计费用[编辑]

据TVBS新闻报导:以基隆地区有1,350人为例,包括租车及便当、派报宣传费用,约新台币89万5000元,即一人平均约新台币663元。若以此数推估,即使游行人数只有台北市政府估计的27万人,这场游行的总花费仍在新台币1亿5千万以上。

民进党方面则回应,此次游行仅有一日。相较于去年泛蓝于凯达格兰大道历时一个月的抗议,及严重肢体冲突,以及两党对立情势,此次游行仍相当值得。

评论[编辑]

媒体评论[编辑]

由于这场大游行颇受台湾各界瞩目,因此各大报纸在3月26日纷纷针对游行提出建议。

台湾媒体[编辑]

  • 自由时报发表社论《踩著这场游行的步伐走向国家正常化目标》,强烈抨击中国大陆玩弄文攻武吓手段,刻意忽视台湾民意,阻挠台湾成为正常化国家。并定义此次直接诉求为反对反分裂法的游行,“实质上则是台湾人民对中国一连串和战两手进逼的抗拒。”结论呼吁“朝野必须团结对外;检讨对中国的开放政策;继续推动国家正常化;扩大参与国际社会”。
  • 中国时报发表社论《三二六游行赢的策略:有理、有力、有节》,期许主事者以冷静理性选择大游行圆满成功的策略,做到有理、有力、有节,显示台湾民众爱好和平、守护中华民国的决心,避免整个游行成为个别政治人物借此造势获取政治利益或质变为特定政治诉求的誓师大会。
  • 英文版的台北时报发表社论《自由是台湾最佳的武器》表示,在台湾处理对中国之关系的过程当中,民主、自由、和人权正是最应该坚持的基调,而此次游行正清楚展现了这样的精神。
  • 台湾日报发表社论表示,北京的中国政府愈是蛮横欺台,台湾的全体国民愈是团结护台,反并吞大游行显示台湾主流民意的走向,朝野政党倘若执意背离,必然迫使善良的台湾人民以行动唾弃,淘汰。
  • 联合报发表社论《明天过后,应对反分裂国家法重新解读及定位》表示:陈总统只要信守“四不一没有”、捍卫中华民国,反分裂国家法就会变成一张废纸。并要求应对反分裂法、宪法上的国家架构、两岸政策及国内政治走向,重新给予正确解读及定位。
  • 联合晚报发表社论《台湾路,要小心走》劝吁:稍有智慧或远见的政治领袖,不论蓝绿,一定要试著在守住自己阵营的同时,也进一步去理解对手阵营何以跟自己不同调,否则,台湾的“内耗成本”必定远高于“外部损失”。

中国大陆媒体[编辑]

  • 新华社指台湾当局煽动举行此游行,而且认为当局是利用“反分裂法”愚弄台湾人民。该报道指这次游行受到岛内一些学者和舆论的批评,并转述台湾大学教授王晓波的话说,是因为台湾当局妄言才导致“反分裂法”的出台。
  • 人民日报发表文章《“326游行” 放火的喊救火》指出:这场游行有“明显的政治操作痕迹”,是“放火的喊救火”;《反分裂国家法》是被“台独”这把火“逼”出来的,《反分裂国家法》完全是针对“台独”分裂势力,绝不是针对台湾同胞;民进党当局将其歪曲、污蔑为“战争法”、“反和平法”、“单方面改变现状法”,进而号召、组织岛内民众上街游行抗议。[1]

其他国际媒体[编辑]

  • 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认为,这次游行表明了反分裂法伤害了台海关系。有些在野党国民党的支持者,他们通常支持与中国保持更近一些的联系,这次也参加了游行,但是他们的领导人没有参加。

批评[编辑]

中国国民党[编辑]

国民党认为此事是民进党的一个手段,其发言人事后表示:在此次游行中民进党主席的说法,显示出其一向具标准的作风,这是一个负责任的执政党的做法。

这个批评换来民进党的反击。民进党批评国民党宣称反对反分裂法,但始终没有积极的动作,其瞹昧的行径不免让人产生政治上的联想。

亲民党[编辑]

甫进行扁宋会,并且未出席三一九枪击事件周年抗议活动的亲民党主席宋楚瑜,此次游行亦不出席。宋楚瑜表示,他曾劝总统不要参与这次游行,并对此事相对低调。

由于三一九枪击事件周年时,亲民党爆发内讧。相较于主席的低调,其党籍立委则多秉持与国民党相同的看法。

无党籍立委[编辑]

立法委员李敖认为中华民国政府不敢针锋相对制定反反分裂法,陈水扁总统也不敢发表演说,是一场闹剧。

其他团体[编辑]

台湾“中国统一联盟”、“中华教授协会”、“民主团结联盟”、“海峡两岸和平统一促进会”和“新同盟会”等倾向支持台湾与中国统一的民间团体在媒体上声明,反对此次游行。这些团体认为,“反分裂法”是台湾政府逼出来的,如果领导人认真遵守“四不一没有”的话,“反分裂法”根本就没有作用。此外也有部分学术界人士及团体也表示了类似看法。

台湾奇美集团的创办人,被认为是泛绿阵营主要支持者之一的许文龙在这一天,发表“退休感言”,声称支持一个中国。与此游行相对应。但也有人怀疑:由于许文龙在中国的事业投资,经常因个人鲜明的政治立场而受到打压,所以才会迫于情势签下这份类似“他白书”的声明。且该声明中夹杂许多大陆式用语,与台湾人一般的用语习惯显有不同。

后续反应[编辑]

中华民国官方[编辑]

游行结束后,行政院大陆委员会发布新闻稿表示:此游行为台湾人民自发行动,对岸不要扭曲,而应正确认知台湾人民坚决反对“非和平”的信念。其并称:中共借由反分裂法企图片面改变台海现状,中华民国政府对此一破坏东亚区域和平、台海局势安定、侵犯台湾人民自由选择意志的粗暴手段,提出最强烈抗议和谴责,中共政府勿再畏惧民主,更不应误判台湾民意。

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编辑]

游行结束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台部门由官方新闻机构新华社发表评论员文章《警惕“台独”分裂势力制造两岸新的紧张》,指“台湾当局的一些政要人物公开挑唆、煽动并直接参与了所谓的“3·26游行”...在两岸关系发展的这样一个紧要时刻,他们的所作所为,究竟要将台湾同胞的根本福祉置于何处,要将两岸关系引向何方?”,该文并指称“民进党与极端“台独”分裂势力沆瀣一气,怀著险恶用心严重歪曲《反分裂国家法》的立法宗旨,恶意误导台湾民众,企图挑动两岸对立,制造两岸新的紧张”。[2][3]

参考文献[编辑]

  1. ^ “326游行” 放火的喊救火[永久失效链接] 中国台湾网 2005年03月30日
  2. ^ 警惕“台独”分裂势力制造两岸新的紧张 搜狐新闻 2005年03月27日
  3. ^ 警惕"台独"分裂势力制造两岸新的紧张 华夏经纬网 2005年03月27日

相关条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