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振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美式英语元音[i, u, ɑ]的声谱图,图中显示了共振峰f1f2


共振峰formant)是用来描述声学共振现象的一种概念,[1]在语音科学及语音学中,描述的是人类声道中的共振情形。常用的量测方法是由频谱分析或声谱图(spectrogram,见右图)中,寻找频谱中的峰值。但假如说话者,用比较高的基频发出元音,例如小孩或女性的声音,则频谱上看起来比较像是宽带状,比较无法看出明显的峰值。在声学中,共振峰是用来描述声源内部的共振,特别是对乐器而言,指的是共鸣箱内的共振。我们也可以讨论室内空气的共振峰频率,例如 Alvin Lucier 就在他的作品 I Am Sitting in a Room 中使用了这个概念。

共振峰及语音学[编辑]

人类说话或唱歌产生的声音包含许多不同的频率,共振峰是这些频率中较有意义的部分。定义上,人类若想分辨几个不同的元音,我们所需要的资讯是完全可以被量化的。共振峰是使听者能够区分元音的关键泛音。大部份的这些共振峰是由管内或腔体的共振产生,但是有些哨音是由文丘里效应中的低压区域周期性回缩产生。频率最低的共振峰频率称为 f1,第二低的是 f2,而第三低的是 f3(基频一般以 f0 标示)。绝大多部分的情形是,前两个共振峰,f1f2 就足以划分不同元音。这两个共振峰可以描述元音的开/闭、前/后两个维度(过去传统上把这和舌头的位置联结在一起,不过这并不完全精确)。因此开元音如 [a] 有比较高的第一共振峰频率f1,而闭元音如 [i u] 的则比较低;前元音如 [i] 的第二共振峰频率 f2 较高,后元音如 [u] 的则比较低。[2][3]元音几乎都有四个以上的共振峰,有时还会超过六个。然而,前两个共振峰还是最关键的。通常我们会用第一共振峰对第二共振峰的 关系图描述不同元音的性质。[4] 但这不足以描述某些元音的性质,例如圆唇与否。[5]圆唇会降低 f3,该效果对高前元音最明显。

鼻音通常在 2500 Hz 附近会有额外的共振峰,第二共振峰较弱甚至消失。流音[l] 则通常在 1500 Hz 附近有额外的共振峰,其第二共振峰以上的共振峰都比较弱。而英语的"r"音([ɹ])则是用非常低的第三共振峰分辨(低于 2000 Hz)。

塞音(在某种程度上,其他辅音如擦音也是)会对相邻元音与之相连部分的的共振峰产生影响,元音受影响的部分称为音征。塞音一发即逝,所以音征对于识别塞音来说十分关键。双唇音例如 [b p] 使这部分共振峰向 700Hz 靠近,主要体现为降低共振峰;软腭音如 [g k] 使共振峰向 3000Hz 靠近,主要体现为提高共振峰(发音之前f2f3 几乎都会互相接近,在软腭音结束后才再分开);齿龈音如 [d t] 使共振峰向 1800 Hz 靠近,因此所造成的共振峰变化部份视元音种类而定。各共振峰所指向的共同轨迹,比如上述的 700 Hz、1800 Hz、3000 Hz,称为“音轨”[6]。需要注意的是,辅音反过来很大程度上也受临近元音影响,元音造成的辅音圆唇以及发音部位的前移,会改变辅音的形态进而改变其音轨,如 [tʷ kʲ] 的音轨就不同于 [t k]。上述元音共振峰频率的变化称为“共振峰转变”(formant transition)。

假如声波的基频比系统的共振波基频还高,则共振峰频率所展现出的大部分特质会流失。最明显的例子是歌剧中的女高音,她们的音高到很高,以至于元音很难分辨。

控制共振峰是泛音唱法这种歌唱技巧的重要环节,歌手必须唱出一个基频很低的音,然后产生尖锐的共振并选择泛音,让人感觉同时有两种不同的音调。

声谱图可以用来观察共振峰。

元音平均共振峰[7]
元音 (IPA) 共振峰 f1 共振峰 f2
i 240 Hz 2400 Hz
y 235 Hz 2100 Hz
e 390 Hz 2300 Hz
ø 370 Hz 1900 Hz
ɛ 610 Hz 1900 Hz
œ 585 Hz 1710 Hz
a 850 Hz 1610 Hz
æ 820 Hz 1530 Hz
ɑ 750 Hz 940 Hz
ɒ 700 Hz 760 Hz
ʌ 600 Hz 1170 Hz
ɔ 500 Hz 700 Hz
ɤ 460 Hz 1310 Hz
o 360 Hz 640 Hz
ɯ 300 Hz 1390 Hz
u 250 Hz 595 Hz

歌手的共振峰[编辑]

研究歌手的频谱时,特别是男歌手的,发现在 3000 Hz 附近有清楚的共振峰(在 2800 到 3400 Hz 之间),而在平常说话或是没受过训练的歌手的频谱中则没有。这个现象就是使歌手从交响乐团中能突显出来的原因。因为交响乐团的共振峰大约在500Hz附近,比 3000 Hz 要低得多。歌唱训练会特别发展这个共振峰,例如透过voce di strega(女巫的声音)这个练习[8],使声道的一部份成为共振器(resonator)。[9][10]

参见[编辑]

参考资讯[编辑]

  1. ^ Titze, I.R. (1994). Principles of Voice Production, Prentice Hall, ISBN 978-0137178933.
  2. ^ Ladefoged, Peter (2006) A Course in Phonetics (Fifth Edition), Boston, MA: Thomson Wadsworth, p. 188. ISBN 1-4130-2079-8
  3. ^ Ladefoged, Peter (2001) Vowels and Consonants: An Introduction to the Sounds of Language, Maldern, MA: Blackwell, p. 40. ISBN 0-631-21412-7
  4. ^ Deterding, David (1997) 'The Formants of Monophthong Vowels in Standard Southern British English Pronunciation',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27, pp. 47-55.
  5. ^ Hayward, Katrina (2000) Experimental Phonetics, Harlow, UK: Pearson, p. 149. ISBN 0-582-29137-2
  6. ^ 林焘/王理嘉. 语音学教程.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3年8月: 85–86. ISBN 9787301228289. 
  7. ^ Catford, J.C. (1988) A Practical Introduction to Phonetic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 161. ISBN 978-0198242178
  8. ^ Frisell, Anthony. Baritone Voice. Boston: Branden Books. 2007: 84. ISBN 0-8283-2181-7. 
  9. ^ Vocal Ring, or The Singer's Formant. The National Center for Voice and Speech. [2008-04-07]. 
  10. ^ Sundberg, Johan. The science of the singing voice. DeKalb, Ill: Northern Illinois University Press. 1987. ISBN 0-87580-542-6.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