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仲裁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南海仲裁案
对于南海海域的各种主权主张
法院 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附件七组成的临时仲裁庭,通称“南海仲裁庭”(委托常设仲裁法院提供场地和秘书服务)[1][2]
案件全名 An Arbitration before an Arbitral Tribunal constituted under Annex VII to the 1982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Law of the Sea between the Republic of the Philippines an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根据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附件七组成的在菲律宾共和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的仲裁庭的仲裁
宣判日期 2016年7月12日
判案者

首席仲裁员:[3]
加纳 托马斯·门萨

其他仲裁员:
法国 让-皮埃尔·科特英语Jean-Pierre Cot
德国 吕迪格·沃尔夫鲁姆英语Rüdiger Wolfrum
荷兰 阿尔弗雷德·松斯
波兰 斯坦尼斯瓦夫·帕夫拉克

南海仲裁案[注 1][4],指菲律宾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南中国海(菲律宾称西菲律宾海)中菲争议海域基于“九段线”的海洋权益主张及近年的海洋执法和岛礁开发活动已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为由向常设仲裁法院提出,再由时任庭长柳井俊二与菲律宾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附件七任命仲裁人并委请常设仲裁法院提供场地和秘书服务的临时仲裁庭[1]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提起的仲裁案。

2013年2月19日,中国正式拒绝参与仲裁案,称中国于2006年根据公约第298条作出的声明排除了该公约规定的争端处理机制在海域划界等问题上对中国的适用[5][6],并认为此案所涉争端实质上是超出公约调整范围的领土主权和海域划界问题,故仲裁庭对此案无管辖权[7]。2014年12月7日,中国发表立场文件阐释在南海仲裁案管辖权问题上的立场[8][9]

2015年7月7日,仲裁庭举行首次听证会;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同时发表声明,不承认仲裁庭对此案的司法管辖权,也拒绝菲律宾任何形式有关此案的和解提议[10]。10月29日,仲裁庭正式裁定对此案菲律宾提出的7项诉求拥有管辖权,并将对菲律宾其他诉求的管辖权裁定留待审理时作出[11]

2016年7月12日,在中国缺席的情况下,仲裁庭公布仲裁结果,支持菲律宾在此案相关问题上的几乎全部诉求[12][13]。仲裁庭5名仲裁员一致裁定,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下中国对南海自然资源不享有基于“九段线”的历史性权利[14][15]。仲裁庭还认定中国在南海的填海造陆“给环境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并要求中国政府停止在南海的“活动”[12][16][17]

背景[编辑]

中国主张的“九段线”范围
南海周边诸国于南沙群岛各岛礁及沙洲的驻军情况。
南沙群岛2012年形势图,标出各国声索线、驻军之岛礁及固定翼机场。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为推行南进战略,于1939年武装占领南沙群岛,并命名为“新南列岛”[18]日本投降后,签署了《旧金山和约》,放弃其在南沙群岛的一切权利与主张[19]。1946年7月,中华民国政府以太平舰(护卫驱逐舰)为旗舰,率领“中业”(大型登陆舰),“永兴”(扫雷舰),“中建”(大型驱逐舰)等舰前往南海收复南沙西沙两群岛[20],并以军舰名称命名太平岛中业岛永兴岛中建岛等岛屿。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其政府亦主张其拥有对该区域的主权,而在台湾中华民国政府与北京所持的主张相同[21],并实际控制太平岛[22]

1960年12月21日,美军加州29工兵营就来函中华民国国防部,要求前往南海北子礁景洪岛南威岛测量,间接承认中国在南海的主权。1956年,美军雷纳德上将写信给当年的民国副总统陈诚,一开始就说西、南沙群岛不重要也没价值,接著又说菲律宾对南沙有需求,越南对西沙有需求,希望中华民国能放弃主权,不过陈诚不从[23]

1956年,菲律宾人托马斯·克洛马与其追随者占领该区多个岛屿,成立了自由地公国,菲律宾政府曾予以赞成,该国现在被菲律宾划为卡拉延市[22]马尼拉基于其地理位置邻近南沙群岛,因而主张拥有该区域的主权[21]越南政府则引用历史文献,认为越南自17世纪拥有该区域的主权,该国在当时便已占据了西边的岛屿[21]北越政府曾在1974年以前承认中国对“九段线”的主张和南海诸岛的主权,但越南统一后态度发生变化,主张对西沙群岛、南沙群岛拥有主权[24]。1970年代,马来西亚也加入了争议,声称拥有邻近该国数个岛屿的主权;而汶莱也通过扩展其专属经济区,声称拥有南通礁[25][17]

2002年11月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东盟10国(10+1)签署《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并承诺“保持自我克制,不采取使争议复杂化、扩大化和影响和平与稳定的行动”,包括“不在现无人居住的岛、礁、滩、沙或其它自然构造上采取居住的行动,并以建设性的方式处理它们的分歧”,有关各方愿通过各方同意的模式,就有关问题继续进行磋商和对话。

2012年黄岩岛主权问题激化,菲律宾于9月12日正式将南中国海命名为“西菲律宾海”[26]

中国对仲裁程序的排除性声明[编辑]

2006年8月25日,中国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98条的规定向联合国秘书长提交声明。该声明称,关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98条第1款(a)、(b)和(c)项所述的任何争端(即涉及海域划界、历史性海湾或所有权、军事和执法活动以及安理会执行《联合国宪章》所赋予的职务等争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不接受《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十五部分第二节规定的任何程序[5][6]

临时仲裁庭的组成及管辖权、公信力争议[编辑]

2015年10月29日,仲裁庭称其有权审理本案,理由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菲律宾都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缔约国,而本案为两国对于此公约的解释与适用产生了纠纷,因此驳回了中方认定“超出司法管辖权限”的陈述,并将进行裁定[27][注 2]

仲裁庭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争端强制仲裁机制组成,不同于《联合国宪章》第十四章写明有司法管辖权国际法院,不需要原被告双方同意,仲裁团的组成及仲裁程序以第十五部份第二节订明的附件七进行,因此即使中华人民共和国拒绝仲裁,并不影响仲裁的进行,亦无须理会[28]

2016年7月13日,联合国官方微博澄清,该组织与此案仲裁庭没有关系[29]。因本案仲裁庭不属于国际法院或其他联合国系统司法机构,其裁决并不能依照《联合国宪章》第十四章关于国际法院的规定提交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申请强制执行[30],仲裁庭并没有按国际海洋公约第291条要求中华民国加入下,自行作出对中华民国控制的太平岛的判决。

仲裁过程[编辑]

准备阶段[编辑]

2015年7月7日仲裁听证会开始,菲律宾要求仲裁庭判定中国的主张无效。印度尼西亚日本马来西亚泰国、和越南也派出观察员出席听证会[31]。rappler.com认为此次仲裁可与尼加拉瓜诉美国案英语Nicaragua v. United States相比,因为二者都是发展中国家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提出的仲裁,当时尼加拉瓜诉美国案英语Nicaragua v. United States是尼加拉瓜向国际法院提起的对美国的起诉[32]

2013年1月22日,菲律宾通知中国仲裁意向并向中国发出诉求陈述[33]。2013年2月19日,中国退回菲律宾的通知。2013年7月11日,海牙仲裁庭第一次会议。2013年7月31日,菲律宾就仲裁规程草案发表意见。2013年8月1日,中国告知仲裁庭不接受菲律宾提出的仲裁。2013年8月27日,仲裁庭在常设仲裁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第一版仲裁规程[34]。2014年3月30日,菲律宾提交备忘录。2014年5月14日到15日,海牙仲裁庭第二次会议。

2014年5月21日,中国就仲裁规程第二版草案发表意见,称其不接受菲律宾提出的仲裁。2014年5月29日,菲律宾就仲裁规程第二版草案发表意见。2014年6月3日,仲裁庭在常设仲裁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第二版仲裁规程[35]

2014年12月7日,中国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菲律宾共和国所提南海仲裁案管辖权问题的立场文件》,声明中国方面不接受菲律宾及仲裁庭提出的仲裁[36]。2014年12月15日,中国尚未发布相应的备忘录。2014年12月17日,仲裁庭在常设仲裁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第三版仲裁规程[37]

2015年3月16日,菲律宾向仲裁庭提交补充书面材料[38]。2015年4月20日到21日,海牙仲裁庭第三次会议[38]。2015年4月22日,仲裁庭在常设仲裁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第四版仲裁规程[38]。2015年7月7日到13日,仲裁庭在海牙召开听证会[39][40]

2015年10月29日,仲裁庭做出管辖权裁定,表示对菲律宾提出的15项诉求中的7项拥有管辖权,包括黄岩岛是不是岛,美济礁是否算作低潮高地,并将对菲律宾其他诉求的管辖权裁定留待审理时作出[11]。仲裁庭将菲律宾其余7项对中国非法行为的指控留待下次审理。仲裁庭还让菲律宾明确最后一项诉求“中国应当停止其非法声索和行动”的范围[41]。仲裁庭将审理时间定于11月24日到30日[42]

2015年11月24日到30日,仲裁庭要求菲律宾对太平岛地位作出解释,菲律宾宣称太平岛是岩礁而非岛屿[43]

2016年6月30日,第16届菲律宾总统大选结果出炉,由罗德里戈·杜特蒂当选。

2016年7月12日,在中国缺席的情况下,仲裁庭作出裁定,认为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下中国对南海自然资源不享有基于“九段线”的历史性权利,并要求中国政府“遵守国际法”[12][16]

仲裁结果[编辑]

2016年7月12日北京时间下午5时,仲裁庭通过常设仲裁法院公布仲裁结果。仲裁庭认定,中国对九段线范围内的资源拥有“历史性权利”的主张,并无法律基础,违反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44]。此外,仲裁庭亦裁定中方在礼乐滩采集资源侵犯了菲律宾的主权权利,中方对南沙群岛的珊瑚礁生态系统构成永久而不可挽回的伤害,而中方渔民在南海采取严重破坏珊瑚礁生态的方式,大规模捞捕濒危的海龟、珊瑚等,中方皆明知却没有履行停止这类行为的责任[44],法庭也判决包括由中华民国(仲裁原文称“中国台湾当局”)实际控制的自然面积最大的太平岛在内的所有南沙群岛的海上地物最多只是而非,亦即其自然条件不足以支撑及维持常住人口,最多只能产生领海、不能产生专属经济区[45][46][47],天然状态下的黄岩岛美济礁仁爱礁渚碧礁只是低潮高地,不能产生领海、专属经济区或界定大陆架,中国大陆在低潮高地建造人工岛的行为被认为侵犯了菲律宾的主权权利[48]

各方反应[编辑]

此图标示各方对于菲律宾诉中国案(南海仲裁案)的立场。
  中华人民共和国
  支持对话解决南海问题或反对仲裁
  保持中立或立场有争议
  支持仲裁庭判决
  菲律宾共和国
  未表态

支持仲裁[编辑]

支持通过双边谈判处理争议或反对仲裁[编辑]


注: 叙利亚 伊拉克 约旦 摩洛哥 突尼西亚 阿联酋 阿曼阿拉伯国家以及 乌兹别克斯坦未单独表明立场。但其所在的相关组织表达了立场。 瑞典则有支持双方的2种报道[63][118][119]

相关国家和地区[编辑]

 菲律宾[编辑]

菲律宾政府认为中国大陆所主张的九段线是无效的,因为其违反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有关专属经济区领海的条文。九段线将南中国海的的大部分都划入中国,中国大陆不能在此区域自行定义大陆架的范围[120]

 中华人民共和国[编辑]

中国拒绝参加此次仲裁,并认为菲律宾的主张没有法律依据,中国政府称菲律宾向仲裁庭提出仲裁的行为,已经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东南亚国家联盟在2002年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121][122]。2016年7月,在仲裁案公布判决前夕,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出席第二届“中希海洋合作论坛”致辞时强调“中国作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缔约国,努力维护《公约》宗旨,反对任何海洋霸权,但同时中国将坚决维护正当合法权益”[123]

2016年7月12日,判决出炉后,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称,此次判决明显存在政治背景与瑕疵,是对海洋法公约与国际法治的公然破坏,绝不能接受此案子,这乃是意味著中国力图守护法律权威性的决心。[124]外交部发布公告称:“关于应菲律宾共和国单方面请求建立的南海仲裁案仲裁庭于2016年7月12日作出的裁决,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郑重声明,该裁决是无效的,没有拘束力,中国不接受、不承认。”[125]

据台湾中央通讯社报导,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其后进行实弹演习,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习近平下令解放军进入“一级战备状态”。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领导的国家国防动员委员会征召后备役军人。北京市人民政府下达通知,要求北京市属各单位7月12至17日进入“战时状态”,全天值班[126]。但据中国官方媒体环球网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并未进入一级戒备状态[127]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在2016年7月13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会上称,本案仲裁机构是历史上首次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附件七而组成的临时仲裁庭,并不属于常设仲裁法院建制;1899年建立的常设仲裁法院,仅为之提供秘书服务和场地。本案仲裁庭组成是政治操作的结果,5名仲裁员除其中一名德国籍仲裁员按仲裁规则由原告菲律宾指定外[注 3],均由时任国际海洋法法庭庭长、活跃的日本右翼政客柳井俊二指定,且均为欧洲背景而不具有广泛的国际代表性。本案仲裁员为原告提供有偿服务,薪酬由菲律宾等方面支付,而非如联合国系统内的国际法院和海洋法法庭那样由联合国负责经费以保证独立性。另外,本案部分证人的提供的专家建议违背其在先前公开发表的著作中的接近中方立场的学术观点。因此,这个仲裁庭根本没有公正性和公信力可言,这次仲裁将成为历史上臭名昭著的案例[1][2]

2016年7月15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出席“亚欧首脑会议”期间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会晤,李克强向安倍重申南海仲裁案的裁决无效,日方不是当事国,应谨言慎行,不要介入和炒作[128]

随着该案审判的结束,中国网友掀起了一轮抵制外国货、特别是菲律宾货品的高潮。7月19日,中国商务部副部长高燕表示网络上有一些网民呼吁抵制菲律宾产品,在实际中并没有发生。并表示,中国愿意进一步深化与东盟包括菲律宾在内的经贸合作方面的对话,同时也愿意和菲律宾发展平等互利、形式多样的经贸合作关系[129][17]

南海其他声索方[编辑]

 越南

2014年11月,越南政府称中国外交部对于中华民国1947年所划定的十一段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改为九段线)的说明是不合法的,并声明支持菲律宾提出的仲裁案与请求法院注意越南拥有黄沙群岛的主权[130]

 中华民国

2016年2月17日,中华民国外交部在回应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的呼吁时表示,尊重也同意南海主权声索方和平解决争端,也支持各方经由公正、透明及对等原则下循协商或法律途径解决分歧,但对于菲律宾提出的南中国海仲裁案,基于中华民国未被邀请加入仲裁程序、仲裁法庭也没有征询中华民国的意见,在被排斥于仲裁案以外的情形下,政府“不能接受仲裁庭判决”[131]。2016年5月13日,外交部表示曾邀菲律宾及临时仲裁庭派人实地参访太平岛,可是仲裁庭迟未正面回应,菲律宾则已回函拒绝邀请,还刻意重申太平岛是“岩礁”非“岛”[132][133][134][135]。对于2016年7月12日的仲裁结果,总统府在结果出炉之后发表新闻稿,表示中华民国非《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缔约国,并强调“绝不接受,对中华民国不具法律约束力”[136][137]。总统蔡英文将原定14日前往南沙太平岛巡弋的康定级巡防舰提前一天,在13日出发[138]。中华民国官员强调,国际法庭的仲裁结果对中华民国充满歧视和不尊重,不仅将太平岛降格为礁,还否定了由中华民国制定的十一段线,伤害了中华民国的主权以及经济渔权[139]。中华民国外交部长李大维则强调,政府不接受仲裁本文以“中国台湾当局”称呼中华民国[140][141][142][143]

仲裁结论中全面否定包括南沙群岛面积最大的天然岛屿太平岛(0.51平方公里)在内的所谓岛礁为岛的说法在台湾招致了极大的非议[144][45][145]

其他[编辑]

美国政府表示,它不会在这场冲突中偏向任何一方。[146]但在宣判仲裁期间往南海增派航空母舰,意在支持己方盟友。2014年12月7日,美国国务院下属的海洋与国际环境和科学事务局,认为九段线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于1982年签署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十条和第十五条有关历史性所有权的规定。[147]2015年6月,国务院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丹尼尔.拉塞尔称,对于海洋申索,各国必须依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来解决。[148]值得注意的是,此类会约束美国政府与国会的国际法,在美国国会并没有得到批准,也因此美国并无遵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149]

该案审判后,有菲律宾媒体称,美国是南海仲裁的幕后推手,应该为菲律宾聘请仲裁庭律师的花费报销,但在美方获悉后,表示菲国的要求已遭美方拒绝。为此,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马克·托纳否认美国参与南海仲裁,也不建议中国放弃其主张[150]

2016年1月,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朱莉·毕晓普认为,尽管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接受仲裁,临时仲裁庭的裁决将是极其重要的国际原则声明。[151]2月1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委员杨洁篪会见澳大利亚外长对此表态反应:澳大利亚不是南海当事国,应恪守在南海主权领土争议上不选边站的承诺,不参与、不采取任何有损区域和平稳定和中澳关系的事。毕晓普事后则表示“中国竟会对我敦促各方和平协商、保持克制和遵守国际法感到吃惊,这令我感到震惊”[152],不过中方也多次提到此仲裁存在不公的现象。[134][142][153]

国际组织的回应[编辑]

  • 7月13日上午10:45,联合国官方微博发表文字称常设仲裁法院和联合国没有任何关系[154][155]
  • 欧盟鼓励争端的各方能通过对话和合作寻求和平解决,并要依照国际法,尤其是涉及到联合国公约海洋法时[156]。欧盟外事发表声明称“欧盟期盼的是一个在国际法的原则下——特别是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原则下的建立海洋秩序”[157]
  • 七国集团(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英国、美国以及欧盟)表示,应对中国发出“明确的信号”以表明立场[158]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图斯克在伊势志摩的峰会称欧元区应采取“明确且强硬的立场”对中国受争议的海事请求作出回应[159]
  •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秘书长彼得·帕维尔表示,在南海问题上北约“没有法律平台”进行军事干预,北约也不会对其他地区的领土争端进行干涉。北约支持双方进行以政治和外交为基础的谈判,用“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体系”以及“和平的方式”解决“不和谐”。[160][161]
  • 非洲联盟副主席的立场和中国一致[84]
  • 阿拉伯国家联盟秘书长纳比勒·阿拉比表示阿拉伯国家支持中国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的完整。与此同时阿拉伯国家联盟还强调,主权国家的解决方法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签署国一样,应得到尊重[162]
  • 上海合作组织秘书长Rashid Olimov明确声明“所有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支持中国为维护南海的和平与稳定进行努力。”该声明称与之有直接关系的国家应通过谈判和协商解决符合所有双边条约,在中国南海(DOC)各方行为宣言谈判协商解决。声明还敦促所有人尊重“主权国家自行解决纠纷的方式”的权利,坚决反对外界介入到中国南海问题以及对争端国际化的尝试。[163]
  • 国际法院在其官方网站发表声明,声明中表示“南海仲裁案裁决结果由常设仲裁法院下的一个特别仲裁庭做出。国际法院作为完全不同的另一机构,至始至终未曾参与该案。”[164][165][142]
  • 2016年7月15日,国际海洋法法庭新闻官本雅明·贝尼尔施克表示,国际海洋法法庭既没有在仲裁案件中扮演任何角色,也不会“对其他国际性质法院或是法庭所作出的裁决发表评论”,国际海洋法法庭与所谓南海仲裁庭无关[166]

评论[编辑]

纽约时报》认为海牙常设仲裁法院裁决将具有法律约束力,但法院无力执行[167],但另一方面,时报援引新加坡南海问题专家史托瑞的分析称,中国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缔约国,如果不遵守此判决,中国将失去颜面和名誉[167]。该报又称,此判决将成为东南亚相关国家与中国进行谈判的范例,并可能对中国国内政策产生深远影响[168]。美国也可能依据此判决,加大在南海巡逻力度,以便拉拢新盟友,并为旧盟友提供更多支持[167]

国际法专家、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孔杰荣撰文指出,裁决不是常设仲裁法院作出的,而是由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为回应菲律宾提诉中国仲裁案所设的仲裁庭作出的,而这个仲裁庭是由5位世界顶尖海洋法专家组成。“不管中国喜欢与否,作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缔约国,该公约的仲裁庭作出的裁判,对中国具有法律约束力。仲裁庭的裁决并不决定其领土主权和海洋划界,而是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解释和运用”。[169]

《外交》杂志网站发表格拉汉姆·埃利森(Graham Allison)的文章,文中列举了俄罗斯无视国际法庭提出的释放荷兰船员的要求、英国无视国际仲裁法庭判决坚持在违反海洋法的情况下单方设立扎格斯群岛海洋保护区、美国无视国际法庭对尼加拉瓜案的判决等例并表示,从未有过任何一个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服从国际仲裁法庭有关海洋法的裁决。认为如果中国拒绝接受南海仲裁案结果,它不过做了其他大国这几十年一直在做的事,又指出从菲律宾寻求上诉的那一天起,中国便论述称国际仲裁法庭无权受理该案,因为此事有关主权问题,海洋法公约明文禁止就此问题发起仲裁。[170]

美国霍夫斯特拉大学法学教授古举伦(Julian G. Ku)解释说:“柳井俊二之所以卷入南中国海案,也是因为他当时是国际海洋法庭的庭长”,这实际上也是中国自己的选择。 “如果中国参与仲裁,就可以自己选择仲裁员,柳井俊二也不会参与进来。”还有不少学者指出,由于不参与挑选仲裁员,中国事实上放弃了自己的权益;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之规定,仲裁庭的法律费用本应该由提请仲裁的双方来支付的,但是在南中国海案,由于中国不参与,所以所有费用都由菲律宾方面支付。[171]

菲律宾专栏作家里戈韦托·蒂格劳(Rigoberto Tiglao)在7月15日《马尼拉时报》(The Manila Times)头版发表文章说,菲律宾为南海仲裁案请律师,共花费了三千万美元的诉讼费和律师费,美国应报销,因为仲裁案给了美国干预南海事务的借口。他还指出这些律师竟然成功让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做到重新定义“仲裁”这个词,“仲裁一直是指在有争议的双方都同意的情况下,第三方帮助解决争议问题。现在看上去‘仲裁’可以单方面提起了。”[172][173]

2016年8月在南海仲裁案一个月后,综观国际局势演变,美国著名国际现实主义杂志国家利益刊文[174]表示南海仲裁其实美国没有获得利益反而进入一个难题阶段,而难题只要稍处理不慎可能落入失分境地。仲裁内容使世界上太多有岛礁领土的国家无法表态支持,同时民进党执政下的中华民国都有大量民众受到了震撼,开始思考不同思路,同时中国大陆民众被唤起了遭西方欺凌的记忆空前团结于共产党身边,解放军从此不论在南海做任何事都不会再有国内反对,这些小格局点上美国是一次失败的外交行动。大格局上没有大国会接受几个人写出的一张损害国家利益的判决,这是历史的必然与常态,仲裁结果只是开启南海更多纠纷,并不会改变全球政治是基于实力、而非规则的本质。同时众多不相关的旁观国家透过这次事件开始接受中国的长期论点宣传,也就是现行国际法本质是西方尤其基督教势力的下属机构,用以霸凌别国,同时只要有实力,不遵守也不会有什么后果,这种观点的宣传将埋下诸多长期效应,无人知道在将来何时会造成什么事件,也许有朝一日有些国家会想建立自己价值观的另一套国际法和机构。[175]

2016年8月12日,加拿大智库“加拿大北约协会”网站刊登研究员沙顿专文:“海牙裁决波及台湾——法庭想约束巨人,却影响了台湾”。文章指出,台湾拥有南沙群岛中最大岛屿“太平岛”,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121条对岛屿的定义,台湾对其已控制的太平岛宣示主权,应该毫无争议;但海牙常设仲裁法院[注 4]判定太平岛不符岛屿资格,因而没有专属经济区,进一步伤害了台湾领土主权与地位。台湾一直采取和平方式处理南海争议,各国基于保护正直的国际公民,应支持台湾权益。如今却因北京采取把对手国逐出争议海域的激烈政策,而让台湾受到伤害,这种情况确实不合理。

沙顿亦指出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对面积小很多的“岛屿”宣示主权,例如美国即宣称中途岛及贝克岛拥有专属经济区。[176]

注释[编辑]

  1. ^ 全称为“根据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附件七组成的在菲律宾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的仲裁庭的仲裁(An Arbitration before an Arbitral Tribunal constituted under Annex VII to the 1982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Law of the Sea between the Republic of the Philippines an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2. ^ 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288(4)条款:“对于法院或法庭是否具有管辖权如果发生争端,这一问题应由该法院或法庭以裁定解决。”
  3. ^ 中华人民共和国拒绝参与指定代表本国的仲裁员。
  4. ^ 应为临时仲裁庭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薛之白 (编). 刘振民:仲裁庭法官挣了菲律宾的钱 提供有偿服务. 联合早报网. 2016-07-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5). 
  2. ^ 2.0 2.1 刘振民:仲裁庭法官挣了菲律宾的钱 提供有偿服务. 凤凰网.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4). 
  3. ^ The Republic of the Philippines v.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26). 
  4. ^ The Republic of Philippines v.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cacases.com. 常设仲裁法院. [2016-07-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1). 
  5. ^ 5.0 5.1 Declarations or Statements upon UNCLOS ratification. [2016-07-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5).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does not accept any of the procedures provided for in Section 2 of Part XV of the Convention with respect to all the categories of disputes referred to in paragraph 1 (a) (b) and (c) of Article 298 of the Convention. 
  6. ^ 6.0 6.1 中国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98条提交排除性声明.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06-09-07 [2016-07-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17). 
  7. ^ 吴士存; 邹克渊. Arbitration Concerning the South China Sea: Philippines versus China. Routledge. 2016-03-02. ISBN 978-1-317-17988-7. 
  8. ^ The Tribunal's Award in the “South China Sea Arbitration” Initiated by the Philippines Is Null and Void. 中国国际法学会. 2016-06-10 [2016-07-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22). 
  9. ^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菲律宾共和国所提南海仲裁案管辖权问题的立场文件摘要.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14-12-07 [2016-07-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19). 
  10. ^ Sterling, Toby. South China Sea dispute between China, Philippines heads to court. 路透社. 2015-07-07 [2015-07-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8) (英语). 
  11. ^ 11.0 11.1 Award on Jurisdiction and Admissibility 29102015. 常设仲裁法院: 149. 2015-10-29 [2016-07-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6). 
  12. ^ 12.0 12.1 12.2 Hague Tribunal Rejects Beijing's Claims in South China Sea. 纽约时报. 2016-07-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3). 
  13. ^ Phillips, Tom; Holmes, Oliver; Bowcott, Owen. Philippines wins South China Sea case against China. 卫报. 2016-07-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2). 
  14. ^ Hunt, Katie. South China Sea: Philippines wins Hague court ruling. CNN.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2). 
  15. ^ South China Sea: Tribunal backs case against China brought by Philippines - BBC News. BBC.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2). 
  16. ^ 16.0 16.1 PCA Press Release: The South China Sea Arbitration (The Republic of the Philippines v.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 PCA-CPA. pca-cpa.org. [2016-07-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2). 
  17. ^ 17.0 17.1 17.2 海牙:中国在南海不享有“历史性权利”. DW.COM. Deutsche Welle. 2016-12-07 [2017-03-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09) (中文). 
  18. ^ 菲律宾争美济礁两度失败].新加坡文献馆. 现代快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18). 
  19. ^ Treaty of Peace with Japan. Taiwan Documents Project. 2013 [2013-11-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1-02-21).  See also: United Nations Treaty Series 1952 (reg. no. 1832), vol. 136, pp. 45–164.
  20. ^ 何炳材.我参与收复南沙群岛的回忆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6-08-17.
  21. ^ 21.0 21.1 21.2 Q&A: South China Sea dispute. BBC News. 2013-05-15 [2013-11-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23). 
  22. ^ 22.0 22.1 Spratly Islands Conflicting Claims. Global Security. 2013 [2013-11-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05). 
  23. ^ 仲裁胡扯!老学者研究南海20年 出示历史资料炮轰美国. 三立新闻.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25). 
  24. ^ 越南曾承认中国南海主权(1958年9月14日越南总理范文同致中国总理周恩来的照会). 2015-01-30 [2016年7月1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3月4日). 
  25. ^ Valencia, Mark J.; Van Dyke, Jon M.; Ludwig, Noel A. Sharing the Resources of the South China Sea.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1999: 36–38. ISBN 97808248188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2). 
  26. ^ 中央社即时新闻 CNA NEWS. [2016-07-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5-15). 
  27. ^ 编译:跃生 责编:路西 (编). 海牙仲裁法院声称有权仲裁中菲南海纷争. BBC中文网. 2015-10-30 [2015-10-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31). 
  28. ^ Peterson, Luke Eric. Philippines-China UNCLOS arbitration moving forward without Chinese participation. Kluwer Arbitration Blog. 2013-08-28 [2013-10-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29). 
  29. ^ 和平宫另一“租客”是1899年建立的常设仲裁法院,不过和联合国没有任何关系。. 新浪微博. 2016-07-013 –通过联合国. 需要免费注册 (中文(中国大陆)‎). 
  30. ^ Charter of the United Nations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6-07-12.
  31. ^ Philippines asks tribunal to invalidate China’s sea claims. The Washington Post. 2015 [2015-07-08]. 
  32. ^ Esmaquel, Paterno II. PH lawyer vs China: 'Giant slayer' who defeated US. Rappler. 2015-07-11 [2015-07-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11). 
  33. ^ Rothwell, Donald R. The Arbitration betwee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nd the Philippines Over the Dispute in the South China Sea. ANU College of Law Research Paper. 2015-01-30, (14-4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30). 
  34. ^ Arbitration between the Republic of the Philippines an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rbitral Tribunal Establishes Rules of Procedure and Initial Timetable (PDF). 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 2013-08-27. [永久失效链接]
  35. ^ Arbitration between the Republic of the Philippines an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DF). 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 2014-06-03. [永久失效链接]
  36. ^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菲律宾共和国所提南海仲裁案管辖权问题的立场文件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6-09-19.。
  37. ^ Arbitration between the Republic of the Philippines an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DF). 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 2014-12-17.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6-26). 
  38. ^ 38.0 38.1 38.2 Arbitration between the Republic of the Philippines an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DF). 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 2014-04-22. [永久失效链接]
  39. ^ Arbitration between the Republic of the Philippines an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DF). 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 2015-07-07. [永久失效链接]
  40. ^ Arbitration between the Republic of the Philippines an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DF). 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 2015-07-1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6-26). 
  41. ^ World tribunal to hear South China Sea case. Bangkok Post. 30 October 2015. 
  42. ^ Tribunal schedules hearing on merits of PH arbitration case against China. Update.PH. 2015-11-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1-16). 
  43. ^ 聚焦中菲南中国海仲裁案 (3)太平岛是岛还是礁?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6-07-28.
  44. ^ 44.0 44.1 香港01记者. 【南海仲裁.即时更新】菲方大胜 仲裁庭否定中方九段线权利. 香港01. 2016-07-12 [2016-07-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25). 
  45. ^ 45.0 45.1 仲裁庭竟裁决太平岛不是岛,台湾也炸毛了(图). 凤凰网. [2016-07-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3). 
  46. ^ 南海仲裁案出炉》中国南海主权大挫败 常设仲裁法院不认九段线. 风传媒. 2016-07-12 [2016-07-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3). 
  47. ^ 南海仲裁案:台湾总统府表明绝不接受. BBC. [2016年7月1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9月14日). 
  48. ^ 焦点:海牙南海仲裁裁决要点总揽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6-07-13.. BBC中文网, 2016-07-12.
  49. ^ 49.0 49.1 49.2 49.3 Declaration by the High Representative on behalf of the EU on Recent Development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新闻稿). Foreign affairs &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Council of the EU. 2016-03-11 [2016-06-28]. the EU urges all claimants [...] to pursue them in accordance with international law including UNCLOS and its arbitration procedures 
  50. ^ Ben Blanchard; Tim Kelly. China raps Australia foreign minister ahead of Beijing trip. Reuters. 16 Feb 2016 [28 June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6月6日). We recognize the Philippines' right to seek to resolve the matter through arbitration 
  51. ^ 51.0 51.1 51.2 51.3 51.4 51.5 51.6 7 countries send observers to monitor PH case vs China. Philippine Daily Inquirer. 26 November 2015 [28 June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8月14日). 
  52. ^ South China Sea (PDF) (新闻稿). Gaborone, Botswana: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and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Republic of Botswana. 17 Feb 2016 [28 June 2016]. [永久失效链接]
  53. ^ The Philippine Star - Headlines - 2014 - philstar.com.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11). 
  54. ^ NATO General Says China Should Respect Tribunal on Maritime Claim. 3 June 2016 [2016年7月1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6月23日). 
  55. ^ Calonzo, Andreo. PHL, France to share intel, best practices vs. terrorism. GMA News. 26 February 2015 [29 May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8月27日). France also expressed support for the Philippines' efforts to settle through 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 its territorial dispute with China over parts of the South China Sea, which Manila calls the West Philippine Sea. 
  56. ^ Germany backs Philippines’ position to settle territorial disputes peacefully. The Manila Times. Philippine News Agency. 20 September 2014 [29 May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12月1日). 
  57. ^ Tiezzi, Shannon. In China, Germany's Merkel Talks Trade, Syria, and South China Sea. The Diplomat. [30 May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4月5日). She [German Chancellor, Angela Merkel] called the disputes “a serious conflict” and gently offered her support for a legal solution: “I am always a bit surprised why in this case multinational courts should not be an option for a solution.” Merkel also emphasized Germany’s “wish that the sea trade routes stay free and safe, because they are important for all.” 
  58. ^ Romero, Alexis. Italy backs Philippines on UN arbitration over sea dispute. The Philippine Star. 4 December 2016 [26 May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8月8日). 
  59. ^ Diola, Camille. Japan backs Philippines' legal move vs. China. The Philippine Star. 1 April 2014 [29 May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年1月11日). 
  60. ^ Murray McCully (New Zealand Minister of Foreign Affairs). Address to Lee Kuan Yew School of Public Policy (演讲). Singapore. 9 Mar 2016 [28 Jun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22). We also support the role arbitration can play in resolving complex disputes and we support states’ rights to access dispute settlement mechanisms. [...] We expect all parties to respect the result of the Tribunal’s ruling. 
  61. ^ Spain to support PH in sea row. Philippine Daily Inquirer. 16 September 2014 [28 June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7月1日). 
  62. ^ ABC News. International News - World News - ABC News. ABC News.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20). 
  63. ^ 63.0 63.1 Rappler. PH vs China: Which countries support Beijing?. Rappler. July 9,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7月14日). 
  64. ^ Barack Obama. Remarks by President Obama at U.S.-ASEAN Press Conference (演讲). California, United States. 16 Feb 2016 [28 Jun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28). And we discussed how any disputes between claimants in the region must be resolved peacefully, through legal means, such as the upcoming arbitration ruling under the U.N. Convention of the Law of the Seas, which the parties are obligated to respect and abide by. 
  65. ^ 65.0 65.1 65.2 65.3 65.4 存档副本. [2016-07-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3). 
  66. ^ Angola Follows South China Sea Situation.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06). 
  67. ^ Bodeen, Christopher. China: Afghanistan backs Beijing stance on South China Sea. WRAL.com (Capitol Broadcasting Company, Inc.). Associated Press. 2016-05-16 [2016-05-23]. [永久失效链接]
  68. ^ 68.0 68.1 68.2 68.3 68.4 68.5 Spotlight: Many Arab nations back China's stance on South China Sea. Xinhua. 2016-05-14 [2016-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24). 
  69. ^ 69.0 69.1 Wang, Xu. Kazakhstan adds voice to growing support. China Daily USA. 2016-04-29 [2016-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30). 
  70. ^ Стенограмма интервью Министра иностранных дел В.Макея корреспондентам Информационного агентства «Синьхуа» и «Жэньминь Жибао» (28 апреля 2016 г., г.Пекин).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the Republic of Belarus.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28). 
  71. ^ Bosnia and Herzegovina voices support for China on South China Sea - Xinhua - English.news.cn.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26). 
  72. ^ 72.0 72.1 Laos Sides with China in South China Sea Dispute. Breitbart.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22). 
  73. ^ 73.0 73.1 China divides ASEAN in the South China Sea.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24). 
  74. ^ 74.0 74.1 China praises Mozambique, Burundi, Slovenia for support on South China Sea. Xinhua. 2016-05-19 [2016-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23). 
  75. ^ CPP Backs PM on South China Sea. [2016-06-29]. 
  76. ^ 存档副本. [2016-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30). 
  77. ^ IANS. Cambodia not to support decision over South China Sea issue: PM. [2016-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02). 
  78. ^ China appreciates Cambodia's position on South China Sea.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05). Say Chhum reaffirmed Cambodia's firm support for China's stance on the South China Sea 
  79. ^ South China Sea dispute: Cameroon calls for peaceful solution. [2016-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18). 
  80. ^ Interview: Arab states praiseworthy for stance on South China Sea issue -- Chinese envoy - Xinhua - English.news.cn.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6). 
  81. ^ Republic of Congo calls for peaceful resolution of South China Sea dispute - Xinhua - English.news.cn. [2016-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20). 
  82. ^ Interview: Egypt backs peaceful solution to South China Sea issue: Foreign Ministry official_XinHua - Asia Pacific Daily – Breaking News, Asia Pacific, World, China, Business, Lifestyle, Travel, Special Report, Video, Photo…. [2016-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8月15日). 
  83. ^ 83.0 83.1 More countries support China's stance on South China Sea issue: FM - Shanghai Daily.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7). 
  84. ^ 84.0 84.1 84.2 Foreign Ministry Spokesperson Hong Lei's Regular Press Conference on June 6,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6月17日). 
  85. ^ Dozens of countries support China's stance on South China Sea: FM - CCTV News - CCTV.com English. [2016-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14). 
  86. ^ 86.0 86.1 86.2 China refutes Japanese media's South China Sea related reports - Xinhua - English.news.cn. [2016-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16). 
  87. ^ Gambia backs China on S.China Sea issues. Global Times. 2016-04-26 [2016-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26). 
  88. ^ 帮外媒数数:至少47国表态支持中国南海立场. Wen Wei Po. 2016-06-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27). 
  89. ^ Joint Communiqué of the 14th Meeting of the Foreign Ministers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 the Republic of India an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2016-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4). 
  90. ^ Kazakhstan announced its position regarding territorial disputes in South China Sea. Kazinform. 2016-04-29 [2016-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02). 
  91. ^ Kenya Backs China's Approach to South China Sea Disputes.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17). 
  92. ^ Wang Yi Meets with Foreign Minister Erlan Abdyldaev of Kyrgyzstan.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29). 
  93. ^ 93.0 93.1 China appreciates position of Vanuatu, Lesotho, Palestine on South China Sea issue - Xinhua - English.news.cn.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29). 
  94. ^ Government Expresses Its Position on Recent Development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21). 
  95. ^ 南方日报. 利比亚、坦桑尼亚支持我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_第A09版:时事·九州/在线_ 2016-06-02 _南方日报数字报_南方网.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22). 
  96. ^ Jianing, Yao. Malawian president supports China’s stance on South China Sea - China Military Online. [2016-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22). 
  97. ^ Madagascar urges direct dialogue over South China Sea issue - Xinhua - English.news.cn.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09). 
  98. ^ Cambodia and Myanmar in Joint Stand on South China Sea Dispute. Cambodia and Myanmar completely support the negotiation for resolving the issue of the South China Sea peacefully by the claimants’ parties 
  99. ^ Beijing lines up diplomatic battle groups over South China Sea. [2016-07-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24). 
  100. ^ China and Pakistan Reach Consensus on South China Sea Issue.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2016-04-28 [2016-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29). 
  101. ^ PNG says respecting China's position on South China Sea - Xinhua - English.news.cn.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6). 
  102. ^ Wang Yi Holds Talks with Foreign Minister Witold Waszczykowski of Poland.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04). (Foreign Minister of Poland) Witold Waszczykowski said that Poland supports China’s policy of peacefully resolving disputes over some Nansha islands and reefs through dialogues and consultations. 
  103. ^ Radio Taiwan International - News - Taiwan rejects arbitration on South China Sea: Foreign ministry.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2-15). 
  104. ^ Russia urges solving South China Sea disputes through negotiations. 2016-05-27 [2016-05-29 agency=Xinhua].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28). 
  105. ^ Foreign Ministry Spokesperson Lu Kang's Regular Press Conference on July 11,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7月13日). 
  106. ^ China, Serbia call for settling South China Sea disputes by directly involved parties via negotiation - Xinhua - English.news.cn. [2016-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25). 
  107. ^ China voices appreciation for support on South China Sea issue - Xinhua - English.news.cn.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18). 
  108. ^ Foreign Ministry Spokesperson Hong Lei's Regular Press Conference on May 19,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8月6日). Kamal Shaker, Representative of the Party of Modern Centre of Slovenia who is in Beijing for the 5th China-Europe High-level Political Parties Forum, made the following statement on behalf of the ruling party and government of Slovenia when meeting the leading official of the International Department of the CPC Central Committee. He said that the Slovenian side totally understands and supports China's stance on the issue of the South China Sea arbitration, and hopes that disputes would be peacefully resolved through consultation, dialogue and negotiation. 
  109. ^ South Africa backs Chinese stance on South China Sea dispute. [2016-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25). 
  110. ^ GoSL reiterates its position on the disputed South China Sea. [2016-06-29]. [永久失效链接]
  111. ^ Sudan urges peaceful solution to conflicts in South China Sea. Xinhua. 2016-05-28 [2016-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29). 
  112. ^ Togo latest country to support China’s stand on South China Sea issue. Global Times (SINA Corporation). 2016-05-19 [2016-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20). 
  113. ^ Uganda calls for peaceful resolution of South China Sea dispute - Xinhua - English.news.cn.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31). 
  114. ^ Vanuatu supports China’s proposition on South China Sea. Papua New Guinea Today. 2016-05-26 [2016-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29). 
  115. ^ China says has wide support for stance on South China Sea case. Reuters. 2016-05-12 [2016-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21). 
  116. ^ Zambian Government issues a statement supporting China's stance on South China Sea.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21). 
  117. ^ Zimbabwe's Mugabe Supports China's Stance on South China Sea Issue: Official. [2016-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23). 
  118. ^ 瑞典政府针对南海仲裁结果发表声明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6-10-11.
  119. ^ 最瑞典微信表示支持中国政府 该微信随后被删除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xMTI5NDQ0Ng==&mid=2651796196&idx=1&sn=76db10ce43d4f6fd369f33cebb779b89&scene=2&srcid=0712ucZpzdWoM8FTGPBb3ojc&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wechat_redirect
  120. ^ Del Cappar, Michaela. ITLOS completes five-man tribunal that will hear PHL case vs. China. GMA News One. 2013-04-25 [2013-10-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29). 
  121. ^ Torode, Greg. Philippines South China Sea legal case against China gathers pace. Reuters. 2013-09-27 [2013-10-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29). 
  122. ^ China rejects arbitration on disputed islands in S.China Sea CCTV News - CNTV English. [2013-10-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29). 
  123. ^ 南海争议:李克强称反对任何海洋霸权. BBC 中文网. 2016-07-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08). 
  124. ^ 王毅:中国不接受仲裁才是依法维护国际法治. hk01. 2016-07-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25). 
  125. ^ 新华社. 外交部:仲裁庭南海裁决无效 中国不接受、不承认. 凤凰资讯.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31). 
  126. ^ 南海仲裁出炉 北京下令进入战时状态. 中央社. 2016-07-12 [2016-07-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3). 
  127. ^ 中国军队进入一级戒备?军方人士:纯属无中生有. 环球网. 2016-07-13 [2016-07-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4). 
  128. ^ 李克强会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新华网. 2016年7月1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7月16日). 
  129. ^ 今日之声:商务部副部长称 中国没抵制菲律宾产品. 网易. 2016年7月15日 [2016年7月2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8月14日). 
  130. ^ Bloomberg.com.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10). 
  131. ^ Indlekofer, Manuel. 台湾称不接受南中国海争端国际裁决. 美国之音. 2016-02-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2-19). 
  132. ^ 拒绝登上太平岛 张善政:菲律宾头埋在沙子里面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6-08-24.
  133. ^ 菲拒我邀登太平岛 张善政:要是我也想头埋沙里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6-05-19.
  134. ^ 134.0 134.1 余伟邦. 【南海仲裁】裁决一面倒争议点多 “太平岛不是岛”难以置信. 香港01. [2017-03-08] (英语). 
  135. ^ 菲拒我邀登太平岛 张善政:头想埋沙里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6-10-20.
  136. ^ BBC中文网. 南海仲裁案:台湾总统府表明绝不接受.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14). 
  137. ^ 黄奎博. 南海争议中诸法皆空的台湾. 东网. 2016-07-12 [2016-07-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7). 
  138. ^ 不接受仲裁 府:康定级舰明提前赴南海巡弋. 苹果日报. 2016-07-12 [2016-07-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2). 
  139. ^ 台湾官员强调:不会和中国大陆合作南中国海议题. 美国之音. 2016-07-13 [2016-07-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4). 
  140. ^ 南海仲裁不认台湾是国家 “中国台湾当局”出现12次. 自由时报. 2016-07-13 [2016-07-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3). 
  141. ^ 台湾拒绝承认南海裁决,派军舰巡航争议海域. 纽约时报中文网 国际纵览. 2016-07-14 [2017-03-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08) (中文). 
  142. ^ 142.0 142.1 142.2 2016-07-12. 【不断更新】康定舰将赴南海巡弋 总统明登舰宣示捍卫主权. 苹果日报. [2017-03-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08) (中文(繁体)‎). 
  143. ^ 郑仲岚. 南海仲裁案: 台湾学者盼裁决是“新合作起点”. BBC 中文网. [2017-03-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08). 
  144. ^ 外交部と农业委员会、“太平岛陆地生态环境调查団”说明会を开催. 2016-01-25 [2016-0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8) (日语). 
  145. ^ Taiwan, After Rejecting South China Sea Decision, Sends Patrol Ship. 纽约时报. 2016-07-12 [2016-07-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5). 
  146. ^ Armed Clash in the South China Sea.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April 2012 [2016-0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2-12). 
  147. ^ LIMITS IN THE SEAS No. 143 CHINA MARITIME CLAIM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PDF). State Department. [2015-01-2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5-01-16). 
  148. ^ Ben Blanchard (July 24, 2015),China says U.S. trying to influence Philippines' sea case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5-09-24. Reuters.
  149. ^ 冯, 兆音. 被指“操纵”仲裁案的美国称:判决是“意外惊喜”. 端传媒. 2016-07-13 [2017-03-08]. 
  150. ^ 美国否认参与南海仲裁但也不建议中国放弃主张. 观察者网(上海). 2016年7月20日 [2016年7月2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7月23日). 
  151. ^ Australia: Nations will respect tribunal on S China Sea. Yahoo!. January 27, 2016 [2016年7月1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2月3日). 
  152. ^ 毕晓普对中国愤怒的反应感到震惊. 参考消息. 2016年7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7月22日). 
  153. ^ 孔, 杰荣. 南海仲裁后北京能否挽回颜面?. FT中文网. 2016-06-16 [2017-03-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08). 
  154. ^ 欧叶(中国日报网). 联合国官方微博:南海仲裁庭和联合国没有任何关系-中新网. [2016-07-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4). 
  155. ^ 联合国澄清南海仲裁庭与自己无关 表情亮了-手机凤凰网.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16). 切割? 联合国微博澄清与常设仲裁法院没关系. 自由时报. 2016-07-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4). 
  156. ^ Philippines, EU show common stance on China.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11). 
  157. ^ European Union sides with United States on South China Sea incident. 2015-10-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24) –通过Reuters. 
  158. ^ G7 sees need to send strong message on South, East China Sea disputes. 2016-05-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27). 
  159. ^ Chinese state media warns G7 against South China Sea 'meddling'.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25). 
  160. ^ Nato has 'no legal platforms' to intervene militarily in South China Sea.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07). 
  161. ^ NATO General Says China Should Respect Tribunal on Maritime Claim. 2016-06-03 [2016-07-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23). 
  162. ^ Arab States Extend Support to China on Its South China Sea Policy. Sputnik News. 2016-05-13 [2016-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22). 
  163. ^ 李珅. SCO supports peace and stability in South China Sea.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26). 
  164. ^ 国际法院(ICJ)在此希望媒体和公众注意. 国际法院. 2016-07-14 [2016-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4) (中、英、法文). 
  165. ^ 国际法院官网澄清:南海仲裁案与其无关. 2016-07-14 [2016-07-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5). 
  166. ^ 国际海洋法法庭:未参与仲裁也不为结果背书 “南海仲裁庭”与其无关. 中国新闻网. 2016-07-16 [2016-07-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7). 
  167. ^ 167.0 167.1 167.2 6个问题了解中菲南海仲裁.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6-07-11 [2016-07-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2). 
  168. ^ 海牙法庭:中国南海“九段线”无法律依据.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6-07-12 [2016-07-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2). 
  169. ^ 面对南海仲裁结果中国为何如此紧张?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7-03-25.
  170. ^ Of Course China, Like All Great Powers, Will Ignore an International Legal Verdict. The Diplomat Magazine. 2016-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4). 
  171. ^ 海牙仲裁庭收钱失诚信?几个事实很关键. 美国之音. 2016-07-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6). 
  172. ^ Rigoberto Tiglao. Psst… 'All superpowers usually ignore international verdicts'. The Manila Times. 2016-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19). 
  173. ^ 菲媒称菲支付南海仲裁案律师费三千万美元 美国应报销. 新华社. 2016-07-15 [2016-07-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7). 
  174. ^ 中时-南海大战略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6-08-09.
  175. ^ nationalinterest.org-17238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6-08-10.
  176. ^ 加国智库:台湾是南海仲裁案间接受害者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6-09-05.

外部链接[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维基文库中查找此百科条目的相关原始文献:
仲裁案文档
新闻报道

参考阅读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