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缘政治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地缘政治学英语:Geopolitics、德语:Geopolitik)是探讨个人、组织或团体,因为空间分布等的地理因素,经营政治的手段及方法。目前用于军事外交等战略分析方面较多,通常以地理因素为基础,分析其上的经济社会、军事、外交、历史、政治等。

源起[编辑]

普遍认为,地缘政治学源起于政治地理学。而地缘政治理论的根源,可以追溯到德国地理学家弗里德里希·拉采尔在1897年所提的“国家有机体”论,以及之后发表的“生存空间”概念。但是“地缘政治”这一词,则是源自于瑞典学者鲁道夫·契伦瑞典语Rudolf Kjellén)。契伦进一步发展拉采尔的理论,用地理来解释政治现象。[1]:41-42

传统地缘政治理论[编辑]

海权论[编辑]

美国海军军官,同时也是历史学家的阿尔弗雷德·赛耶·马汉,经由对英国海军发展与海洋霸权的研究,提出一套以制海权概念解释历史的理论。于1890年,出版《海权对历史的影响1660-1783》阐述海权理论,其论点之中心在于海上力量对于国家繁荣与安全的重要性,若是一个国家要成为强国,必须要掌握在海洋上自由行动的能力[1]:43-44

陆权论[编辑]

1904年,英国地缘政治学鼻祖哈尔福德·麦金德发表了“历史的地理枢纽”论文,创立了与海权相对应的陆权理论。他将欧亚大陆中心地带称为枢纽地带,是其为世界政治的枢纽。1919年,又将“枢纽地带”的概念修改为“世界岛”的“心脏地带(heartland)”,并且把欧、亚、非三大陆统称为“世界岛”。他的“心脏地带论”认为:[1]:44-45

控制了东欧就等于控制了心脏地带,控制了心脏地带就等于控制了世界岛,控制了世界岛就等于控制了世界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地缘政治学家尼古拉斯·斯皮克曼则于40年代基于麦金德的心脏地带概念,提出了相应的“边缘地带(rimland)”学说。他认为,两次世界大战都是发生在边缘地带,而且边缘地带在经济上、人口上都超越心脏地带。因此:[1]:45-46

控制了边缘地带就等于控制了欧亚大陆,控制了欧亚大陆就等于控制了世界的命运

空权论[编辑]

空权论首先由义大利将军朱利欧·杜黑提出,他认为“天路”是两点之间最近的距离,而空权可以决定战争的命运。1921年发表《制空权》一书,指出要发展强大的空军,争夺制空权,获得战略主动。而以空军摧毁敌国战略目标,即无须与陆军海军正面作战,也能够消灭抵抗的意志。[2]

50年代塞维尔斯基英语:Alexander P. de Seversky)根据空军在战略中的重要作用和美国、苏联空军控制范围重叠的地区,提出北极地区对美国争夺制空权十分重要的理论,被称为空权论。

德国地缘政治[编辑]

德国地缘政治兴起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代表人物是德国将军卡尔·豪斯霍弗尔,他推崇“国家有机体”与“心脏地带”学说,并且深受“生存空间”(德语:Lebensraum)概念的影响。他认为,生存空间是国家发展的必要条件,因而国家掠夺更多的生存空间是合理的;而心脏地带论也可以说明德国的战略定位与对外战略。20世纪20年代开始,他利用其创办的期刊推广德国地缘政治的思想,并且影响了纳粹扩张主义的发展。德国地缘政治成为纳粹德国扩张主义的后盾,连带拖累了战后地缘政治及政治地理学的地位与发展。[1]:46-48

现代地缘政治理论[编辑]

分裂世界论[编辑]

代表人物:扫罗·B·柯恩英语Saul B. Cohen
代表著作:《分裂世界的地理与政治》

文明冲突论[编辑]

代表人物:塞缪尔·P·亨廷顿
代表著作:《文明的冲突、文明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 ISBN 978-7-5011-3872-2 ISBN 978-957-08-1703-4

单极论[编辑]

代表人物:布里辛斯基
代表著作:《大棋盘ISBN 978-7-208-06606-9 ISBN 978-957-8453-34-0

多极论[编辑]

代表人物:基辛格
代表著作:《大外交ISBN 978-7-80617-934-5 (ISBN 978-957-8396-16-6 ISBN 978-957-8396-17-3)

整合论[编辑]

代表人物:阿尔伯特·德芒戎法语Albert Demangeon
代表著作:《欧洲的衰弱》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陆俊元. 地缘政治的本质与规律. 北京: 时事出版社. 2005. 
  2. ^ 吕芳城. 台湾地缘战略地位变迁之研究 (硕士 thesis). 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 68–69. 2001.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