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岳麓书院御书楼

大学是提供教学和研究条件和授权颁发学位高等教育机构。现代的大学通常包括授予学士学位的一个本科生院,下设不同学院及学系,以及授予硕士博士学位的研究生院研究所

历史[编辑]

中国[编辑]

封建时期[编辑]

“大学”一词除了指儒家经典四书之一的《大学》外,尚指聚集在特定地点整理、研究和传播高深领域知识的机构。根据文献记载,大学作为一种具有高等教育职能的机构,可以追溯到五帝时期的成均上庠董仲舒谓:“五帝名大学曰成均,则虞痒近是也”。虞舜时,成立上庠,“上庠”即“高等学校”的意思;郑玄:“上庠为大学,在王城西郊。”以后夏朝东序商朝瞽宗周朝辟雍,均是当代位于京师的最高学府。战国时期,齐国国君齐桓公建立的稷下学宫是一种由官方主办、私人主持的办学模式。中国思想史上不可多见、蔚为壮观的“百家争鸣”,可见于稷下的记载。孟子淳于髡邹衍田骈环渊鲁仲连等战国名学者,名气稍逊的彭蒙季真王斗田巴等都曾在此讲学,荀子更是做过祭酒(相当于校长),是中国高等教育的一个写照。

皇朝时代[编辑]

北京国子监辟雍殿

中国在汉朝时,长安设立太学为最高学府,而地方也开始设立郡学州学府学县学等供同龄学生学习的的地方,俾使出色的学生可进至太学深造。

以后太学改称国子监。唐朝的国子监有六个学门,有固定的师资和学生,也有固定的校址。学生可依志趣而自由选修。聪明而学习快者,可以提早毕业,颇具因材施教的雅意。再训导方面,则以儒家的礼教对学生的品德和行为施予陶冶与导正。此外,国子监也有固定的假期,每年约一百二十馀日,以供学生休息和调适。就规模与制度而言,唐代的国子监和现代大学并无二致。至唐高宗龙朔二年(662年),又增置了研究生部,以招收国子大成。这完全符合了现代大学的要件。关于国子监等名称,虽然不同于今日之大学,乃因国情差异所致,惟不可否定其大学的本质。唐高宗龙朔二年的国子监比德国哈勒大学(1694年)要早一千馀年,才应该是世界上最早的现代大学。[1]唐朝以后出现书院。书院可以分为大学部、小学部,有些并不严格区分,有官办,有私立,不少是私办官助。白鹿洞书院岳麓书院应天府书院嵩阳书院石鼓书院茅山书院等都是著名书院的代表。中国传统的学校以培养公共政治服务的官员仕人以及从事文化教育的文人为主,偏重儒学人文教育。另外,还有专门学科部或者专科性的高等教育机构。南朝时设有儒学馆、玄学馆、文学馆、史学馆。合并后,分儒、道、文、史、阴阳五部学。唐朝的国子监设有律学馆、书学馆、算学馆。明朝时,设有专门培养外交翻译人才的四夷馆。此外,尚有兼具人才培养功能的专门性的科学研究及技术应用的机构,如医学领域的太医馆等,天文历法领域的司天监钦天监)等。还出现过综合性的学术研究机构,如南朝之宋朝设立的华林学省,相当于今日的中央研究院

近现代[编辑]

武汉大学老图书馆

到了清末,随著近代科学技术从西方传入中国,开始出现以近代科技教育为主的新式学校。清政府颁布癸卯学制后,中国开始大量兴办新式学堂,初期主要借鉴日本,“大学”的现代意思则是由此而来,不少师资也直接从日本聘来。旧式学校或废止,或改为新式学堂。高等综合学堂名称先后统一称为“大学堂”、“大学校”,民国肇建后,统称为“大学”,许多学者从欧美大学留学后,归国任教,因此更多直接借鉴欧美学制的大学。北洋政府时期制定了壬戌学制国民政府成立后,为了体现大学的综合性,曾一度规定具有三个以上学院的高校才能称为“大学”。

北洋大学堂是第一所称为“大学堂”的大学;也是中国第一所国立西式大学。而建于明末、位于澳门的圣保禄学院则是在中国土地上的第一所西式高校。戊戌变法中成立的京师大学堂,在北洋政府时期改称为北京大学,而香港大学亦以“大学”为名,自此"大学"便成为高等学府的名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初期实行苏联式教育体制,进行了院系调整。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有部份恢复到院系调整前的特征,有部份则持续新的发展。如今,既有专门性的大学,也有综合性的大学,且有公立大学,也有民办大学。

香港[编辑]

香港对机构名称使用“大学”,及对应英文“University”设有限制,除了取得立法及行政机关同意外,任何公司机构及院校都不能在名称包含“大学”及英文“University”的字词,海外大学在香港设立的课程则属例外。由于“学院”在香港社会有比不上“大学”的观感,因此除了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科技大学,这三所成立时已为大学的院校外,其他香港大专院校都一直争取获准正名为大学,香港教育学院争取升格为大学期间,校长张仁良承认香港教育学院升格为香港教育大学可解决教育学院学生因为“学院”名称产生自卑感的问题[2]

香港第一所大学是1911年成立的香港大学,由于早年香港奉行精英教育制度,香港长期只有一所大学,经多年争取后,香港第二所大学是1963年成立的香港中文大学,后来香港政府推动相关香港经济转型,于1991年成立香港科技大学。在香港只有三所大学的时期,香港只有少部分学生能够考入大学,于是社会便有增加大学学位的意见,香港政府于是通过院校升格令香港有更多大学,于是香港理工大学香港城市大学香港浸会大学香港公开大学岭南大学先后于1990年代相继获准升格成为大学,香港第一所私立大学是2006年获准正名的香港树仁大学[3],香港教育学院经多年争取后在2016年获批准升格为香港教育大学

欧美[编辑]

英文中,大学一词为University,是由“universe”(宇宙)这个词的前身衍生而来的。“Universe”的前身,在拉丁文中为“universus”,是由表示“一”的“unus”和表示“沿着某一特定的方向”的“versus”构成的,“Universus”字面上的意思因此就是“沿着一个特定的方向”。“Universum”是“universus”的中性单数形式,用作名词时指“宇宙”,同样衍生词“universitas”也指“一群个人的联合体,社团”。在中世纪拉丁文在政府、宗教和教育等领域得到使用,“universitas”这个词被用来指由教师和学生所构成的新联合体,比如在博洛尼亚萨勒诺牛津出现的这种联合体。这类联合体即是今天的大学的最初形式。今天的“university”这个词可以上溯到拉丁词,它首次被记录下来是在大约1300年,当时就是用来指这种联合体。在近代中国和西方交流以来,现在所称的西方的大学(英语:University,法语:Université,德语:Universität)早期被翻译为“书院”等,后来才统一改称“大学”。

在更早期,希腊哲学家柏拉图于公元前387年在雅典附近的Academos建立“Academy”(柏拉图学院),教授哲学、数学、体育,这被一些人认为是欧洲大学的先驱。

欧洲中世纪的大学是从教会办的师徒结合的行会性质学校发展起来的。在十一世纪时,“大学”一词和“行会”一词同样被用来形容行业公会,但是到了十三世纪时,“大学”一词就被用来专指一种学生团体。

一张标记著中世纪欧洲大学的地图

欧洲中世纪的大学主要有三种形式:

欧洲大学之母[编辑]

欧洲有两个大学之母。

一个是1088年在意大利博洛尼亚建立的博洛尼亚大学,被认为是欧洲第一所大学,因而有“大学之母”(Alma Mater Studiorum)之称,这所学校先由学生组织起来,然后再招聘教师。而法国巴黎大学则是先由教师组织起来,之后再招收学生。

再者,据1987年新编的«大不列颠百科全书»,中文版(大学)条中说明:

第一所大学设在波洛亚,创建于十一世纪末……最早的现代大学……设有研究生院和本科生院……十七世纪末建于德国(哈勒,一六九四)。当时,哈佛(一六三六)和耶鲁(一六六一)还是学院。

另一个则是1810年威廉·冯·洪堡建立柏林大学,将研究和教学结合起来,并确立了大学自治和学术自由的原则,这被认为是现代大学的开端,被称为“现代大学之母”(Mutter aller modernen Universitäten)。这种模式在美国最早被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所效仿,到现在被世界各地的大学广泛采用。

其他地区[编辑]

巴基斯坦伊斯兰堡西北30公里的一座古城--塔克西拉,1980年正式被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原因是早在西元前7世纪这里已是该地区最早的高等学校所在地。

大学的职能和作用[编辑]

大学作为一种服务机构与教育研究中心,主要功能是开展教学活动、科学研究、技术开发和社会服务,提供强有力的人才保证和智力支撑,促进改革创新,推进文化传承创新。[4][5]

大学的精神与理念[编辑]

大学精神是大学文化的核心。大学精神往往内化为大学的操守观念,外化为培养人的实践与大学的社会贡献。长期形成的大学精神不会因岁月流逝而褪色,相反,时间越久,就越根深蒂固、底蕴丰厚。[6]

东亚大学的精神[编辑]

东亚大学的源头在春秋战国时期。“行修言道,礼之质也。博闻强识而让,敦善行而不怠,谓之君子。”[7],“”的产生标志着中国精神的起源,也是东亚大学精神的起源。《大学》开篇里:“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士志于道”,是东亚大学精神的千年根基,是东亚大学精神万变中的不变;自主与他主,是东亚大学精神兴衰、显隐的主要根源;明道、变道、弘道,是东亚大学精神发展的走向。在中国历代大学中,“”是个关键概念。“士志于道”即“士”追求“道”。在数千年的历史中,多样性的“士”,通过“士各有志”的多样性的“志”共同指向外在一致而内在多样性的“道”。这便是东亚古代大学精神的基本原理。[8]

西方大学的理念[编辑]

在西方历史上,德国哲学家康德首次提出了近代理性化大学理念,他在《学部冲突》一书中表明:“大学是一个学术共同体,它的品性是独立追求真理和学术自由。”,为现代大学的科学探索与人文理性的结合奠定了基础。洪堡的大学理念实际上是康德大学理念的实践,洪堡大学创建了现代大学制度,确立了大学的教学科研两大职能,并把科研看作是大学的生活方式。这就是现代大学精神的一个来源,即把自由地探求未知和养成人们探求未知的习惯作为大学的生活方式。大学自治和学术自由是现代大学制度的两块基石,它们解决了大学和公权力、大学和教授之间的关系。现代大学制度的实质是排斥不法干预,鼓励教授与学生在法律许可范围内自由、自主、自律地追求真理与探究学术,以形成大大小小的自治体[9]。19世纪,英国国教会牛津运动领导人约翰·亨利·纽曼在《大学的理念》一书中提出了通识教育和智育是大学之本质的理念。20世纪的德国哲学家贾斯珀,首次提出了比较系统的、以存在哲学为基础的大学理念,其最突显之处在于强调大学应实现人的精神全面发展的整体性。二战后的美国在大学理念上颇有建树,虽声调不一,但总体上是力求实现人的发展,其指导思想是现代人文主义[10]

参考文献[编辑]

研究书目[编辑]

  • 金耀基:《大学之理念》(北京:三联书店,2001)。

外部链接[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维基文库中查找此百科条目的相关原始文献:

参见[编辑]

大学列表[编辑]

相关术语[编辑]

现今大学内相关机构[编辑]

特定人群称谓[编辑]

历史上的类似机构[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