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体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日语写法
日语原文女体盛り
假名にょたいもり
平文式罗马字Nyotai-mori

女体盛,是日本汉字用词,意为用女性裸体当作餐具,通常是在身体上放生鱼片寿司[1]也可称呼裸体料理。也有用男性身体的男体盛。这种行为源于日本,在国际上亦相当知名。

概说[编辑]

客人正在吃女服务员身上的食物

女体盛出现的原因,是为了满足某些男性顾客的特殊要求,特别把一些受过训练的女服务员裸体(有时也会穿泳装)当作器皿,然后在上面放生鱼片寿司或其他食物。有些店家则会涂抹巧克力鲜奶油在胸部,然后上面再放一些甜点。接著一切准备完成后,穿著浴衣的顾客就会直接用筷子进行食用──以满足顾客在视觉、味觉上的刺激与满足。

基本上,女体盛这类“服务”大多会出现于温泉旅馆之类的店家,除了北陆地方外,山阴地方北九州(如下关市)地方亦有从事类似的服务。

另外,因为“器皿”理论上应该不会动,顾客用筷子取食、甚至用舌头舔取上面的奶油、或拿酱油涂抹部位时,担任女体盛的女服务员都不应有太多的反应、也不能看顾客,顾客吃完离去之后再去洗澡等善后事宜。事实上顾客亦有正反两极之评价,如“被体温加温的生鱼片不太好吃”的批评,但也有人据称在品尝食物时闻到女性体香而兴奋不已。这类行为也常见于日本的一些文艺或电影作品中。

不过平常在这些旅馆店家,应该不会看到这些服务的项目以及价钱资讯,这是因为:如果此类服务一被公开,该店家可能会遭到取缔而有终止营业的风险。然而亦有旅馆店家私下以个人的身分对熟客进行相关服务,但不能做性服务,大部分也是基于卫生问题。

魔鬼训练[编辑]

女体盛遭致诟病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对服务员(艺妓)的极其繁琐的训练,其训练的艰苦程度远远超过日本其他种类的艺妓[2][需要较佳来源]

  • “女体盛”艺妓首先必须是处女,以保证内在的纯洁与外在的洁净。如同其他种类的艺妓,“女体盛”艺妓会首选性格文静、忍耐力强的女孩。在面试时要将包括内裤、袜子在内的全身衣物脱得一件不剩以进行裸检。
  • 在进行职前训练期间,衣服对于艺妓而言是多余的事物,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脱光衣服。培训者会让艺妓在床上仰面平躺,然后在艺妓赤裸的胸口、双乳肚脐、双腿等部位各放一枚鸡蛋,要求艺妓在静躺过程中要尽量做到不让6枚鸡蛋滑落。一个艺妓必须做到4个小时之内不让一枚鸡蛋滑落才能结束此项训练,拥有工作资格。
  • 正式工作时,在每次“上菜”之前,艺妓必须进行一套为时90分钟、精细至极的净身程序。具体流程是:在温泉旁一个隐蔽的房间里,先将腿部、腋下的体毛仔细地剔净,然后用勺子舀温水淋遍全身,再用无香味的肥皂揉搓一块海绵,再以海绵揉搓身体,将全身覆满肥皂泡;接着,用一个装满麦麸的小麻袋揉搓每一寸肌肤,以除去老化角质层。然后用热水冲泡全身,再用丝瓜纤维揉搓。最后是冰水淋浴,以防止艺妓流汗。体香剂和香水是禁止使用的,因为香气会影响寿司的味道。
  • “上菜”完毕后,也必须进行同样繁琐的净身程序。为了除去寿司留在皮肤上的污垢和鱼腥味,艺妓要用纯柠檬汁和粗搓洗肌肤。如果某位艺妓一个晚上不止“上菜”一次,在每一场“表演”前,也都必须重复进行整套净身程序。

争议[编辑]

女体盛往往牵涉到伦理方面及公众秩序的问题,因而引起社会的争议。

同志社女体盛事件[编辑]

1997年,日本同志社大学的学园节庆中,有学生模拟女体盛商店,并设有“松(三千日圆)”“竹(二千日圆)”“梅(ㄧ千五百日圆)”三个不同价钱的菜谱:

  • 松的模特儿是穿着泳衣的女学生
  • 竹的模特儿是穿着运动服的女学生
  • 梅的模特儿是赤裸上半身的男学生

食物有马铃薯片,放在模特儿的大腿和腹部之上。大学方面,以“偏离社会常识”的原因,在学园节庆的最后一日终止了商店的营业。

青年会议所女体盛事件[编辑]

1998年2月,日本青年会议所在北海道旭川市举行全国规模的大会。在开幕日当晚的宴会里,有由16岁的裸体少女提供女体盛。现场为周刊所揭发,并在杂志上发表。北海道以违反《青少年保护育成条例》而拘捕了4人。由于有日本参议院议员松山政司出席,引起了政治人物的诚信问题。

中国云南省女体盛事件[编辑]

2004年4月2日,在中国云南省昆明市有人经营女体盛餐厅,并以广告招徕。事件被当地的卫生、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以“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的有关基本原则,直接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七条第二款第五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卫生法》第八条第一款第五项的规定。并一致认为,该活动不符合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要求和《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的,也不符合中国的国情、中华民族的道德标准和人民群众的传统习俗,有悖社会道德,有伤社会风化,是对女性人格的侮辱和歧视”等原因,被罚款2000元人民币[3]

参考[编辑]

  1. ^ 马驿; Robert C. Christopher; 新渡户稻造; Ruth Benedict. 《醜陋的日本人: 日本文化的明与暗》. 山东画报出版商. 2006. ISBN 9787807133247. 
  2. ^ 我在日本做女体盛. [2014-09-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10). 
  3. ^ 北方网:新闻前线:昆明处罚搞“女体盛”商家 指其悖国情侮辱女性. [2007-0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7-15).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