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小果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孙小果
孙小果 (云南).png
摄于2020年2月20日执行死刑前
出生陈果
(1977-10-27)1977年10月27日
 中国云南省昆明市
逝世(2020-02-20)2020年2月20日 (42岁)
国籍 中华人民共和国
别名李林宸
民族汉族
刑事处罚死刑[注 1]
父母
  • 生母:孙鹤予
  • 继父:李桥忠

孙小果(1977年10月27日[1][2][3]-2020年2月20日[4]),曾用名陈果李林宸[5],汉族,云南省昆明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曾数次犯下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等多项罪名,曾遭判处死刑而在其家人的帮助下多次获得减刑,于2010年出狱后以“李林宸”之名经营夜店[6][7][8][9]。2019年4月1日,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省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导,在涉黑涉恶犯罪团伙名单中出现了21年前遭判处死刑的孙小果,因而引发社会关注。2020年2月20日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执行死刑。

生平[编辑]

所涉犯行[编辑]

1992年12月,在孙小果未达到入伍年龄情况下,其继父李桥忠利用担任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云南边防总队司令部警务处副处长的职务便利,将其出生日期改为1975年10月27日。随后孙小果便前往武警云南边防总队新训大队、昆明市边防支队、武警昆明边防学校服役[1]

1994年10月16日,当时身为公安边防部队昆明指挥学校学员[5]的孙小果等二人伙同4名社会无业青年驾车游荡,在昆明环城南路强行将两位女子拉上车,驶至呈贡县境内呈贡至宜良6公里处轮奸。[10]1994年10月28日,孙小果被收审。1995年4月4日,被批准逮捕。其出生年份被更改,从19岁变成17岁,同时其母孙鹤予向办案部门提供孙小果患病虚假证明。1995年6月,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部分领导及干警为孙小果办理取保候审。[11]1995年12月20日,盘龙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孙小果有期徒刑三年。1996年4月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驳回被告上诉,维持原判(此刑罚因违法办理保外就医未收监执行[12])。

1997年3月27日,办理保外就医手续,孙小果未被收监执行[10]

1997年4月,孙小果在茶苑楼宾馆908号房,强奸了15岁少女宋某。[13]

1997年6月1日,孙小果等人在娱乐城玩耍时,将17岁女学生张某某,及其朋友赵某甲强行带至茶苑宾馆906房间,在该房内还有其他人情况下,孙小果不顾反抗将张某某强行奸污。[13]

1997年6月4日,孙小果将15岁女学生菠某某、13岁女学生史某叫到茶苑宾馆906房间,孙小果不顾反抗将菠某某强行奸污。[10][13]

1997年6月17日,孙小果将未满14周岁女学生张某,带到昆明市兴昭饭店301房间企图强奸,因张某强烈反抗未遂。孙小果指使崔凯、冉某将张某带到楼下“打到认不出为止”。[13]

1997年7月13日,孙小果的同伙在昆明市博佩娱乐城与邝某某、王某等人发生纠纷,孙小果及党俊宏、崔凯等人驾车将对方驾乘的车辆逼撞在昆明市东风东路上,持刀和砖头追打被害人,致邝某某、王某二人轻伤偏重。[13]盘龙区拓东路派出所接案后发现,孙小果竟是一个本应在监狱里服刑的罪犯,警方致电孙小果的母亲,其母亲称孩子回四川外婆家去了。

1997年10月22日,孙小果及党俊宏、杨平等人在昆明市祥云街一火锅店吃饭时,因在隔壁餐馆吃饭的杨某丙不听从孙小果招呼,孙小果等人即将饭菜倒在杨某丙头上并进行殴打,致杨某丙左手中指被打断,头部两处缝合6针。[13]

1997年11月7日,孙小果伙同党俊宏、杨平、杨昆鹏、赵某乙挟持17岁少女张某某、17岁少女杨某乙至昆明市月光城夜总会,对张某某进行殴打、侮辱,用竹筷夹其十指,用牙签刺指甲缝,用折断的竹筷尖和牙签刺乳房,用烟头烫手臂,强迫张某某用牙齿咬住大理石桌面后用肘部击打后脑使其牙齿脱落。次日凌晨,孙小果等人将张某某、杨某乙挟持至昆明市豪胜娱乐城啤酒屋二楼,对二人进行殴打并强迫张某某用牙齿咬住茶几边缘后用肘部击打后脑。次日4时许,孙小果等人将张某某、杨某乙挟持至豪胜娱乐城,要求杨某乙与张某某跪下互相打耳光,随后将二人带到昆明饭店大门口,再次对张某某殴打致其昏迷,党俊宏及杨昆鹏解开裤子,将尿撒到张某某的脸上。最终致使张某某重伤,全身多处广泛性软组织挫伤,右额叶脑挫裂伤,右额部硬膜外血肿,左胸肋2-8肋骨骨折,双下肢活动受限,周围神经损伤,意识方面出现逆行性遗忘,损伤当时存在长时间昏迷。[14]据《中国法律年鉴》,1997年8个月内,孙小果及其团伙就有至少8起犯罪,涉及强奸罪、故意伤害罪、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寻衅滋事罪等。[10][13][15]

1998年2月18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判决被告人孙小果犯强奸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制侮辱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加原因强奸罪所判余刑二年四个月又十二天,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法院审理期间其母多次找到相关办案人员要求翻阅有关的案情材料及索回被警方扣留的物件[15]。1999年3月9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改判其死刑、缓期二年执行[16]。2007年9月27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改判孙小果有期徒刑二十年[1][17][18]

2008年,孙小果被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期间,其母孙鹤予、继父李桥忠通过请托云南省司法厅巡视员罗正云,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朱旭、副巡视员刘思源,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二庭副庭长陈超,变更考核计分让孙小果被评选为“劳动改造积极分子”,及将非孙小果发明的“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列为孙小果专利并认定该专利属重大立功表现[1][19]

2009年1月,孙小果转移至云南省第二监狱,因专利以及其他表现,符合《刑法》第七十八条第三款犯罪分子有发明创造或者重大的技术革新又获得两年八个月的减刑[20]

2010年4月11日,孙小果经多次减刑后刑满释放,实际服刑十二年零五个月[1]。出狱后化名为“李林宸”,成为多家企业股东并在昆明经营多家酒吧[1]

2018年7月21日晚,云南某航空公司几名职员到昆明市官渡区金汁路温莎KTV消遣,其中一名空姐李某与男同事王运涛发生争执,李某随后打电话给孙小果及同党。孙小果受李某邀约后,与杨某、冯某等7人到昆明市官渡区金汁路温莎KTV殴打王某等人,孙小果当场踢爆王某的膀胱[21],致王某受重伤二级与其他人不同程度受伤[1]。案发后,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于2018年7月30日立案侦查。受孙小果、李桥忠请托,官渡区副区长、公安分局局长李进、官渡公安分局菊花派出所所长郑云晋虚构孙小果自首,并于2018年8月30日为孙小果办理取保候审。

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介入[编辑]

2019年1月3日,孙小果等人殴伤案移送至官渡区人民法院,发现孙小果曾是1998年一审被判处死刑的罪犯,昆明市委遂向云南省委报告。

2019年3月18日,官渡区人民法院逮捕孙小果;公安机关对孙小果自2010年4月刑满释放后涉嫌违法犯罪开展侦查,发现孙小果及其团伙成员有聚众斗殴、开设赌场、寻衅滋事、非法拘禁等犯罪,与涉嫌黑恶犯罪。

2019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后,将该案作为重点案件进行督办。官渡区人民政府副区长、公安分局局长李进,官渡公安分局菊花派出所所长郑云晋被采取留置措施。5月,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又将该案列为挂牌督办案件[1]

2019年5月28日,盘龙公安分局预审科原科长李万鸿、民警方永昌以徇私枉法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和四年,盘龙公安分局其他4名民警分别被给予党纪、政纪处分[22][23]。云南省纪检监察机关同时对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巡视员刘思源、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局长朱旭、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原专职委员梁子安、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原副庭长陈超、云南省司法厅原巡视员罗正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原专职委员田波、云南省公安厅刑事侦查总队原副总队长杨劲松、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安全环保处处长王开贵、云南省第一监狱指挥中心监控民警周忠平、云南省第二监狱十九监区监区长文智深、云南省第二监狱医院管教干部沈鲲、云南省第一监狱督查专员贝虎跃、云南省官渡监狱副政委杨松、云南省第一监狱党委书记兼监狱长梁军以及孙小果重要关系人生母孙鹤予、继父李桥忠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相关部门对孙小果出狱以后所涉系列刑事犯罪案件中的9名犯罪嫌疑人执行逮捕,23名犯罪嫌疑人予以刑事拘留[1][22][24]

2019年6月4日,由中央政法委牵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组成的全国扫黑办大要案督办组进驻昆明,督促云南省有关部门办理孙小果案[25][26]

2019年7月26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2007年9月27日的原再审判决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确有错误,应当予以再审,向被羁押中的孙小果送达了再审决定书[27];并对该院1999年3月9日作出的二审判决进行审查,与该案有关联的涉嫌徇私舞弊减刑的两名监狱干警被逮捕。孙小果案被查的涉案公职人员、重要关系人总人数增至20人[28]

2019年8月12日,中共云南省委书记陈豪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时代高质量跨越式发展的云南答卷”发布会上表示,对孙小果的犯罪活动、犯罪事实以及关系网和保护伞全部查清[29]

法院审理[编辑]

2019年10月14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孙小果强奸强制侮辱妇女故意伤害寻衅滋事一案进行再审审理;云南省检察机关对孙小果出狱后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提起公诉;云南省监察机关、检察机关依法对孙小果案19名涉嫌职务犯罪的公职人员及重要关系人移送审查起诉[30]

2019年11月6日、7日,云南省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等13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犯罪一案进行公开开庭审理。玉溪市江川区人民法院也于11月6日对江川区人民检察院指控的李爽等22名涉孙小果案被告人以涉嫌开设赌场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非法拘禁罪、诈骗罪、故意伤害罪进行公开开庭审理[31]

2019年11月8日,云南省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继续公开开庭,对孙小果等13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犯罪一案当庭宣告一审判决,以被告人孙小果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妨害作证罪、行贿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于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的孙小果强奸、强制侮辱妇女、故意伤害、寻衅滋事再审案件,法院将依法择期宣判[32]。12月17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孙小果等13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犯罪一案二审公开宣判,驳回孙小果等4人上诉,维持25年徒刑原判。[33]

2019年12月14日,云南省纪委监委对五名涉及孙小果案的官员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委员、内务司法委员会原主任冯家聪,云南省审计厅原党组书记、厅长刘明,云南省人民政府原参事郑蜀饶,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孙小虹和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许绍政进行了通报。其中刘明党、冯家聪和郑蜀饶被处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孙小虹和许绍政被处以党内警告处分[34]

2019年12月15日,云南省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等多个法院分别对19名涉孙小果案公职人员和重要关系人犯罪案公开宣判。其中孙小果继父李桥忠获有期徒刑十九年,孙小果母亲孙鹤予获有期徒刑二十年。[35]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维基文库中查找此百科条目的相关原始文献:

2019年12月23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1997年犯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再审案公开宣判,决定维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1998年2月一审对孙小果判处死刑的判决,并与其出狱后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五年的终审判决合并,决定对孙小果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36]

2020年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核准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的死刑判决;同月20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死刑执行令,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执行死刑[4]

保护伞人员判决结果[编辑]

2019年12月15日,云南省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法院、玉溪市通海县人民法院以及曲靖市沾益区人民法院、红河州个旧市人民法院、文山州文山市人民法院、大理州洱源县人民法院、德宏州芒市人民法院等上述涉及涉案人员所在地的众多法院分别对19名涉孙小果案,担任保护伞的公职人员和重要关系人犯罪案宣判[37]

  • 家属与朋友
    • 昆明市五华区城管局 - 原局长李桥忠(孙小果继父) - 徇私枉法罪、徇私舞弊减刑罪、受贿罪、行贿罪、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9年
    • 孙鹤予(孙小果母亲) - 徇私枉法罪、徇私舞弊减刑罪、行贿罪、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20年
    • 四川王氏集团有限公司 - 董事长王德彬 - 行贿罪、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
    • 昆明玉相随珠宝有限公司 - 总经理孙冯云 - 行贿罪,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
  • 公安系统人员
    • 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政府原副区长、公安分局 - 原局长李进 - 徇私枉法罪、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
    • 昆明市官渡区公安分局菊花派出所 - 原所长郑云晋 - 徇私枉法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9个月
    • 云南省公安厅刑事侦查总队 - 原副总队长杨劲松 - 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
  • 法院系统人员
    •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 - 原专职委员梁子安 - 徇私枉法罪、受贿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
    •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 - 原专职委员田波 - 徇私枉法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
    •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 刑二庭原副庭长陈超 - 徇私舞弊减刑罪、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
  • 司法行政系统人员
    • 云南省司法厅 - 原巡视员罗正云 - 徇私舞弊减刑罪、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
    • 云南省监狱管理局 - 原副巡视员刘思源 - 徇私舞弊减刑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
    • 云南省监狱管理局 - 原副局长朱旭 - 徇私舞弊减刑罪、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9年6个月
    • 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安全环保处 - 原处长王开贵 - 徇私舞弊减刑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
    • 云南省第一监狱 - 原督查专员贝虎跃 - 徇私舞弊减刑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
    • 云南省第一监狱指挥中心 - 原民警周忠平 - 徇私舞弊减刑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
    • 云南省第二监狱十九监区 - 原监区长文智深 - 徇私舞弊减刑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
    • 云南省第二监狱医院 - 原民警沈鲲 - 徇私舞弊减刑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
    • 云南省官渡监狱 - 原副政委杨松 - 徇私舞弊减刑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

部分被告人还分别被并处罚金,依法没收赃款赃物。

家庭成员[编辑]

  • 生父:陈跃,曾用名陈耀,1940年生,1973年从部队转业到昆明市公安局任普通干警。1982年2月与孙鹤予离婚。1985年离开昆明市公安局到昆明市物资局工作,1996年因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未发现孙小果生父陈跃涉及孙小果案。
  • 生母:孙鹤予,曾用名孙学梅,1952年生,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原民警,因包庇孙小果1994年强奸犯罪被开除公职,于1998年被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2019年4月3日,孙鹤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采取留置措施,接受调查。2019年12月15日,云南省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法院、玉溪市通海县人民法院以及曲靖市沾益区人民法院、红河州个旧市人民法院、文山州文山市人民法院、大理州洱源县人民法院、德宏州芒市人民法院分别对19名涉孙小果案公职人员和重要关系人职务犯罪案公开宣判。对孙鹤予(孙小果母亲)以徇私枉法罪、徇私舞弊减刑罪、行贿罪、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1][38]
  • 继父:李桥忠,曾用名李乔忠,1958年生,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司令部警务处副处长,1992年与孙鹤予结婚,1996年转业到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任副局长,1998年因在孙小果1994年强奸案中帮助孙小果办理取保候审受到留党察看两年、撤职处分,2004年任五华区城管局局长,2018年10月退休。2019年4月3日,李桥忠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采取留置措施,接受调查。2019年12月15日,云南省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法院、玉溪市通海县人民法院以及曲靖市沾益区人民法院、红河州个旧市人民法院、文山州文山市人民法院、大理州洱源县人民法院、德宏州芒市人民法院分别对19名涉孙小果案公职人员和重要关系人职务犯罪案公开宣判。对昆明市五华区城管局原局长李桥忠(孙小果继父)以徇私枉法罪、徇私舞弊减刑罪、受贿罪、行贿罪、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九年。[1][38]
  • 祖父母:祖父陈玉清、祖母陈慧芬,分别系昆明市第二十四中学和昆明市第十一中学原职工,均已去世。[1][38]
  • 外祖父:孙其翔,成都铁路局重庆分局原职工,已去世。[1][38]
  • 外祖母:吴秀兰,山城针织厂原职工,已去世。[1][38]
  • 继祖父/继祖母:李桥忠父亲李发成,现年81岁(2019年),云南省墨江县农民;李桥忠母亲马贵芝,云南省墨江县农民,已故。
  • 胞兄:李卓宸,因在孙小果案中涉嫌违纪违法被采取留置措施。[12]

评论[编辑]

孙小果的残暴手段令当年侦办案的人员都感叹“从来未见过”,昆明当地一度流传“白天小平管,夜晚小果管”的话。[39]

轶事[编辑]

2019年5月27日,央视网根据中国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发布的通报撰写《孙小果等19人恶势力犯罪集团被逮捕!》的新闻,随后撤下新闻发表道歉声明“公示的孙某某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并非孙小果,只是同姓而已,这一错误充分地暴露了本网在工作流程上的疏漏和新闻素养上的不足,将接受批评、指正,并将之作为前进的动力”[40]

相关作品[编辑]

2021年电视剧《扫黑风暴》中,孙兴(高赫)一角的原型为孙小果。

注释[编辑]

  1. ^
    • 有期徒刑三年(1995年12月一审,1996年4月二审)
    • 死刑(1998年2月18日一审) → 死缓(1999年3月二审) → 有期徒刑二十年(2007年9月再审) → 死刑(2019年12月23日再审,合并执行,2020年2月12日核准)
    • 有期徒刑二十五年(2019年11月8日一审,2019年12月17日二审)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云南高院依法对孙小果案启动再审 被查涉案公职人员和重要关系人增至20人. [2019-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6). 
  2. ^ 环球时报. 死刑犯孙小果上演“亡者归来”,到底是谁在为恶霸撑腰?. [2019-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1). 
  3. ^ 孙小果的谜样父母:22年前受访曾反思,又被曝为儿奔走活动. 澎湃新闻. [2019-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4). 
  4. ^ 4.0 4.1 新华社. 孙小果被执行死刑. 新华网 (新华社). 2020-02-20 [2020-0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0). 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日对罪犯孙小果执行死刑。 
  5. ^ 5.0 5.1 牛正良. 孙小果等8人强奸妇女、强制侮辱妇女、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案. 中国法律年鉴 (中国法律出版社). 2018-10: 843-844 [2019-06-01]. ISSN 1003-17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1). 
  6. ^ 佘宗明. “昆明恶霸”孙小果有着一对怎样的父母?. 新京报. 2019-05-23 [2019-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4). 
  7. ^ 社论. 是时候揭开孙小果父母的神秘面纱了. 澎湃新闻 (澎湃). 2019-05-23 [2019-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4). 
  8. ^ 向凯. 死刑犯到再涉黑:“昆明恶霸”孙小果调查. 新京报. 2019-05-12 [2019-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3). 
  9. ^ 田静; 杨猛; 张寅. 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听取孙小果案件情况汇报,要求办成铁案. 2019-05-24 [2019-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4). 
  10. ^ 10.0 10.1 10.2 10.3 20年前曾判死刑的“昆明恶霸” 今疑又成涉黑涉恶典型. Bjnews.com.cn. 2019-04-26 [2019-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27). 
  11. ^ 死刑犯到再涉黑:“昆明恶霸”孙小果调查. Bjnews.com.cn. 2019-05-12 [2019-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3). 
  12. ^ 12.0 12.1 孙小果案启动再审:家庭关系全披露 涉案公职人员增至20人. 腾讯新闻. 2019-07-26 [2019-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8). 
  13. ^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中国裁判文书网. 孙小果强奸罪、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等再审刑事判决书公布. 澎湃. [2020-0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1). 
  14. ^ 田苑. 从死刑强奸犯变身夜场老总 云南孙小果疑因“发明专利”获减刑!孙小果现状及20年前案件始末全回顾. 《小康》杂志社. [2019-05-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8). 
  15. ^ 15.0 15.1 孙小果的谜样父母:22年前受访曾反思,又被曝为儿奔走活动. Thepaper.cn. [2019-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4). 
  16. ^ (1998)云高刑一终字第104号刑事判决
  17. ^ (2006)云高刑再终字第12号刑事判决
  18. ^ 联合新闻网. 孫小果案啟動再審 涉案者增至20人. 联合新闻网. [2019-07-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8). 
  19. ^ CN patent 201232203Y,孙小果,“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发表于2009-05-06 
  20. ^ 2019-06-03 13:00. 孙小果死刑改判路径揭秘:再审电梯式降刑,跳过两个量刑档次. Static.cdsb.com. 2019-06-03 [2019-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4). 
  21. ^ 孙小果踢裂他人膀胱和执行死刑前的现场画面. 中国网. [2021-09-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31). 
  22. ^ 22.0 22.1 2019-05-28 13:25:20. 云南省扫黑办通报孙小果案办理进展情况. Xinhuanet.com. 2018-04-24 [2019-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8). 
  23. ^ 张庆. “铁案”追踪:孙小果是谁?他为何能“死里逃生”?. M.news.cctv.com. [2019-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8). 
  24. ^ 云南省第一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梁军接受监察调查. [2019-08-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14). 
  25. ^ 中政委牵头6部委进驻昆明 孙小果案迎来关键时刻. 新浪新闻综合. 2019-06-04 [2019-06-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4). 
  26. ^ 全国扫黑办派大要案督办组赴云南督办孙小果案. 新华网. 2019-06-04 [2019-06-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4). 
  27. ^ 孙小果案再审 全国扫黑办还要挂牌督办一批大要案. 长安剑. 2019-07-26 [2019-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7). 
  28. ^ 孙小果案再审启动 重要关系人增至20人. 联合早报. 2019-07-26 [2019-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6). 
  29. ^ 云南省委书记:孙小果案关系网和保护伞全部查清. 中国经营网. 2019-08-12 [2019-08-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13). 
  30. ^ 孙小果再审案件开庭审理 孙小果出狱后涉黑犯罪被提起公诉 19名涉案公职人员和重要关系人被移送审查起诉. 新华网. 2019-10-14 [2019-1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6). 
  31. ^ 孙小果出狱后涉黑一案公开开庭审理. 人民日报客户端. 2019-11-07 [2019-1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4). 
  32. ^ 获刑25年,孙小果的案子还没完. news.ifeng.com. [2019-1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2). 
  33. ^ 彭波. 孙小果出狱后涉黑犯罪二审宣判:维持25年徒刑判决. 新京报网. 2019-12-17 [2019-12-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17). 
  34. ^ 在孙小果案中违纪违法 云南省通报五人. 早报. 2019-12-14 [2021-0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30). 
  35. ^ 孙小果母亲以及继父分别获刑20年和19年. 新京报网. [2019-12-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03). 
  36. ^ 孙小果为何被判死刑?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就孙小果再审案宣判答记者问-新华网. www.xinhuanet.com. [2021-0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6). 
  37. ^ 涉孙小果案公职人员和重要关系人职务犯罪案一审宣判 19名被告人分别获刑二年至二十年. 新华网 (新华社). 2019-12-15 [2020-0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3). 
  38. ^ 38.0 38.1 38.2 38.3 38.4 云南通报孙小果案:生父系昆明某单位职工 已去世. news.sina.com.cn. [2019-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8). 
  39. ^ "昆明恶霸"获死刑20年后又涉黑 留很多疑问待解. 新京报. [2019-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02). 
  40. ^ 【黑老大逃脫死刑】誤報孫小果被逮捕 央視網發道歉聲明. [2019-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