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巴纳姆效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巴纳姆效应(英语:Barnum effect,是 Paul Meehl 为表对费尼尔司·泰勒·巴纳姆的敬意而命名,又称巴南效应弗拉效应(英语:Forer effect))是一种心理现象,人们会对于他们认为是为自己量身订做的一些人格描述给予高度准确的评价,而这些描述往往十分模糊及普遍,以致能够放诸四海皆准适用于很多人身上。巴纳姆效应能够对于为何不少伪科学占星学占卜心理测验等被普遍接受提供一个不十分完全的解释。

弗拉实验[编辑]

心理学家弗拉(Bertram Forer)于1948年对学生进行一项人格测验,并根据测验结果分析。试后学生对测验结果与本身特质的契合度评分,0分最低,5分最高。事实上,所有学生得到的“个人分析”都是相同的:

结果平均评分为4.26,在评分之后才揭晓,弗拉是从星座与人格关系的描述中搜集出这些内容。[1]从分析报告的描述可见,很多语句是适用于任何人,这些语句后来以巴纳姆命名为巴纳姆语句。

在巴纳姆效应测试的另一个研究当中,学生们用的是明尼苏达多项人格问卷(MMPI),随后研究者对报告进行了评价。研究者们先写下了学生们个性的正确评估,但却给了学生们两份评估,其中一份是正确的评估和一份是假造的,也就是使用一些模糊的泛泛而谈的评估。在之后,学生们被问他们相信哪一份评估报告最能够切合自身,有超过一半的学生(59%),选择了那份假的评估报告,而不是那份真实的。[2]

巴纳姆效应又称为弗拉效应(Forer effect),只不过巴纳姆效应这个词的使用更频繁。[来源请求]这个词在1956年被一个美国的心理学家Paul Meehl在他所著作的文章“Wanted - A Good Cookbook”中所创建。他提到了某些对臭名昭彰的骗子企业家和商人的“伪成功”的心理测试的模糊的个性描述。[3][4]

重复研究[编辑]

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来确保研究是可靠的。描述的内容很重要,尤其专门强调正面和负面的评价的比例。另外一个重要的因素是,研究信任给予反馈的那些人给予了基于诚实和客观的评价。[5][6]

效果是如此的一致,因为句子都是模糊的。人们可以从这些语句中找到他们自己的想法,然后就认为这些语句成为了他们的个性。最有效果的是包含了“有时候”这个词语的句子,比如:“你有时候会觉得你非常的相信自己,然而在其他的时候你并不是那么的自信”这句话几乎适用于所有的人,所以因此每个人都可以按他们的意思去读。重复试验时,以这种使得句子模糊的方式将会确保高度的可靠性。[7]

影响效应的变数[编辑]

后期的研究发现,假如以下的条件实现,实验对象将会对于分析给予更高的准确评价:

  • 实验对象相信该分析只应用于他们身上
  • 实验对象相信分析者的权威
  • 分析主要集中在正面描述方面

见Dickson and Kelly的检讨报告。[8]

相关研究[编辑]

相信超自然[编辑]

有证据说明事先对超自然的信仰会造成更大的影响[9]举例子,相信占星术的准确性的受试者有更大的倾向会认为模糊的泛泛而谈的反响特别适用于他们。其他的对超自然的信仰的例子包括了对魔法的信仰,spiritual happenings,或者说其他的因素。对精神分裂和巴纳姆效应的信仰之间的研究反映了他们具有高度的相关性。[5] 然而,在2009年罗杰斯(Paul Rogers)和索尔的研究当中[10](参考下文)也测试了受试者对占星术的信仰,中国和西方的怀疑论者更想去证明在巴纳姆特性中的不确定性。这意味着不相信占星术的人可能会很少受这个效应影响。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Forer, B.R. The fallacy of personal validation: A classroom demonstration of gullibility. Journal of Abnormal and Social Psychology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1949, 44 (1): 118–123. doi:10.1037/h0059240. 
  2. ^ Cline, Austin. Flaws in Reasoning and Arguments: Barnum Effect & Gullibility. About.com. [12 November 2012]. 
  3. ^ Meehl, Paul. Wanted - A Good Cookbook (The American Psychologist): 266. 1956. 
  4. ^ Dutton, Denis. The Cold Reading Technique. [28 November 2012]. 
  5. ^ 5.0 5.1 Claridge, G; Clark, K., Powney, E., & Hassan, E. Schizotypy and the Barnum effect.. 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2008, 44 (2): 436–444. 
  6. ^ Something for Everyone - The Barnum Effect. The Articulate CEO. [25 November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6-12). 
  7. ^ Krauss-Whitbourne, Susan. When it comes to personality tests, skepticism is a good thing.. Psychology Today. [25 November 2012]. 
  8. ^ Dickson, D.H.; Kelly, I.W. The 'Barnum Effect' in Personality Assessment: A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Psychological Reports (Missoula). 1985, 57 (1): 367–382. ISSN 0033-2941. OCLC 1318827. 
  9. ^ Balance-Today - Astroology. [28 November 2012]. [永久失效链接]
  10. ^ Rogers, Paul; Soule, Janice. Cross-Cultural Differences in the Acceptance of Barnum Profiles Supposedly Derived From Western Versus Chinese Astrology. Journal of Cross-Cultural Psychology. 2009-03-05, 40 (3): 381–399. ISSN 0022-0221. doi:10.1177/0022022109332843 (美国英语).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