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文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廖文毅 Thomas Wen-I Liao[1]
Liao Wen-I.jpg
出生 (1910-03-22)1910年3月22日
Flag of Japan (1870-1999).svg 日治台湾斗六厅西螺支厅西螺区
逝世 1986年5月9日(1986-05-09)(76岁)
中华民国 中华民国台湾省台中市沙鹿区光田医院
教育程度 俄亥俄州立大学
职业 Flag of Blue Ground White Sun and Moon.svg台湾共和国临时政府大统领

廖文毅闽南语Liāu Bûn-gī;1910年3月22日-1986年5月9日),本名廖温义,为台湾民族主义者以发表台湾民本主义闻名[2][3],政治上在二二八事件前主张联省自治,在事件后开始主张台湾独立,因此被称为台湾独立运动先驱,曾任总部位于日本东京之“台湾共和国临时政府大统领,1965年因亲友遭中华民国政府威胁,而向中华民国政府投降返台。

廖文毅父亲廖琛(后改名廖承丕)于1895年乙未战争之时,曾英勇抵抗日军[4],是义军重要将领。以西螺七嵌功夫闻名于世。

家庭背景及早期事迹[编辑]

廖文毅生于今台湾云林县西螺镇,出身于一个乡下仕绅的家庭,原家居二崙乡义庄村,其父事业成功后才迁居西螺。廖文毅的祖父廖龙院(1835年-1893年),以开私塾教汉学为生,是西螺地区最早的长老教徒。其父廖承丕(1871年-1939年)善理财,大量购买土地,成为当时地方上数一数二的大地主。廖文毅的母亲叫做陈明镜(1875年-1966年),为嘉义长老教会传教士陈有成的妹妹,毕业于台南市长荣女子中学,是具备现代知识的女子。廖家受重视子女教育,两代之间,出了六位博士,传为美谈,家势蒸蒸日上,成为西螺望族。

廖文毅在家中排行老三。其大哥廖温仁(1893年-1936年),为医学家、医史学家。其二哥廖文奎(1905年-1952年),为政治哲学家。

廖文毅于1925年从公学校第一名毕业后,进入淡水中学,只就读一年,就转至日本同志社中学,立志成为文学作家,但受二哥的劝导,改变初衷,于1928年进入南京金陵大学工学院机械科。1932年,赴美就读密西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获得硕士后,转至俄亥俄州立大学(Ohio State University),于1935年以〈用钠氯化物电解法从事纸浆生产〉(The Production of Paper Pulps by the Electrolysis of Sodium-Chloride Solution)这篇论文获得化学工程博士。[5]

廖文毅毕业后不久,与在美国出生的李惠容结婚,婚后不久即与妻子一起返台。1936年9月,廖文毅携家到中国,担任浙江大学工学院教授,并兼任系主任,出版了《日本之糖业》等书。1939年,廖父病危,廖文毅于是举家返台探视父亲。父亲逝世后,廖文毅与兄长一起成立“大承物产株式会社”和“大承信托株式会社”这两家公司。

由于,廖文奎和廖文毅两兄弟都有中国经验和美国经验,日本统治当局对他们十分忌讳,尤其是在日本于1941年12月偷袭珍珠港以后。当局甚至派特高[来源请求]暗中跟踪调查他们的行踪,廖文奎也因此而决定再赴中国

战后两次竞选公职失败[编辑]

1946年8月10日《台湾新生报》所刊登国民参政员竞选宣传

1945年,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中华民国政府接管台湾,廖文毅被指派为台湾行政长官公署工矿处的简任技正,并兼台北市政府工务局长。1946年,辞去兼工务局长,改兼任台北市公共事业管理处处长。

然而,二战后台湾的知识份子,日治时期统治者的种种差别待遇,对于即将展开的新政局,基本上都怀抱著热切的希望。许多知识份子,对于政治都产生了极高的兴趣。拥有高学历,精通中文、日文、英文,又有社会声望的廖文毅,对于参政的意愿,当然也相当浓厚。

大战结束那一年,廖文毅就创立了“台湾民族精神振兴会”,自任会长,同年又组“台湾宪政会”,并于翌年初创刊《前锋》杂志,那是一本收载政治、社会、经济、文化各种评论的杂志。1946年8月,廖文毅决定试著去竞选中华民国“国民参政会”(相当于当时国家最高的民意机构)的参政员。这次的选举采间接选举,由台湾省参议员投票选出,廖文毅应当选,却因故被行政长官公署民政处长周一鹗作梗将其中一张选票视为废票[6]而被判落选。两个多月后,廖文毅再度出马竞选参加“制宪国大代表”的选举,却不幸再度落选。其中“半山仔连震东谢东闵黄国书等人的排挤,也是部分原因。

在某种程度上,廖文毅在国家认同上的转折,可以说是台湾知识份子的代表性人物。事实上,在这两次的选举中,廖文毅都提出“联省自治”的主张。也就是说,在二二八事件发生以前,台湾人纵使批判陈仪政府贪污腐化、特权横行、纪律被坏、物价飞涨,而提出应该尊重台湾文化,尊重台湾人的诉求,但是,其范围并未超过台湾人自治的主张。

二二八事件后台湾独立主张的出现[编辑]

廖文毅于1956所出版《台湾民本主义》

1947年二二八事件后,廖文毅于3月4日代表“台湾革新协会”,组成“台湾二二八惨案联合后援会”,发展告全国同胞书。呼吁正视台湾问题,其中包括撤办陈仪、派员调查惨案、取销专卖等,但没有得到回应。陈仪反而于4月18日发布“二二八事变首谋叛乱犯在逃主犯名册”30人,廖文毅、文奎名列其中,成为叛乱通缉犯。6月廖氏兄弟在上海成立“台湾再解放联盟”,抨击魏道明政府在台各项失政。8月由于上海学潮不断,局势不稳,廖文毅遂前往香港,[7]住在九龙。10月,留在上海的廖文奎则与黄纪男等人召开国际记者招待会,描述二二八事件真相,提出台湾独立[8]

海外台独运动组织[编辑]

成立于东京的台湾共和国临时政府国旗

1948年,廖文毅与谢雪红等在香港组织台湾再解放联盟,1949年12月潜赴日本,于1950年2月28日在京都召开“二二八事件三周年纪念日”,发表台独主张,之后遭到美军以“非法入境”逮捕,进巢鸭监狱七个月。同年5月17日成立台湾民主独立党,以台湾由美军接管、公民投票决定台湾前途为诉求,1956年廖文毅成立台湾共和国临时政府,并于同年2月28日就任大统领,而且创设机关报《台湾民报》。

返台投降[编辑]

1962年台湾民主独立党地下组织遭破获,廖文毅的家人朋友多人遭逮捕,1964年台湾军法处宣判有关台湾民主独立党案,其中黄纪男及廖史豪遭判死刑,其馀成员遭判刑15年到5年刑期不等之有期徒刑,尔后,蒋经国主导招抚,多次派人与廖周旋,1965年5月,派遣调查局第三处处长与廖谈判,应允其若答应返台,将特赦其家人,归还其财产并给予相当地位,如国营事业董事长职缺,并强调若不接受则公事公办,由于,许多成员已经遭台湾当局策反或反正,因此廖在取得协议保证后即返台。[9]

1965年5月14日晚间,廖文毅声明放弃台湾独立运动回到台湾,7月2日获得蒋中正接见,其馀成员也陆续返台,1965年12月获国民政府任命为曾文水库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卸任后曾参与台中港的建设。其馀生饱尝监视,终身不得出国。晚年疑似因为调查局的女间谍而导致失明[10]。廖文毅晚年有中风迹象,加上失明,后来并发肺炎,失去意识。于1986年5月9日病逝于台中沙鹿光田医院[11]

注释[编辑]

  1. ^ http://discovery.nationalarchives.gov.uk/details/r/C2872561?descriptiontype=Full&ref=FO+371/115071 https://history.state.gov/historicaldocuments/frus1961-63v22/d93 http://girlmeetsformosa.com/formosa/
  2. ^ 彭小妍, 迷园与台湾民族论述, 殖民地经验与台湾文学, Yuan Liou Publishing: 189–190, ISBN 978-957-32-3900-0 
  3. ^ 彭小妍. “历史很多漏洞”: 从张我军到李昂. 中央硏究院中国文哲硏究所筹备处. 2000. 
  4. ^ 台湾记忆 Taiwan Memory--国家图书馆. memory.ncl.edu.tw. 
  5. ^ Liao, Wenyi. The production of paper pulps by the electrolysis of sodium chloride solution.. 2017-07-28 –通过Open WorldCat. 
  6. ^ 该张选票投给廖文毅,因笔迹未干对折而“毅”字不清,周一鹗却视之废票,否则廖氏本应当选。《台湾独立运动的先声:台湾共和国》。台北:财团法人吴三连台湾史料基金会,p.29。
  7. ^ 《台湾独立运动的先声:台湾共和国》。台北:财团法人吴三连台湾史料基金会,p.总论8。
  8. ^ 陈佳宏,《台湾独立运动史》。台北:玉山社,p.169。
  9. ^ 蒋经国. 《廖文毅反正归来后我在心战、联战工作上应有之运用要点》. 台北: 国史馆. 
  10. ^ 据廖文毅侄子廖史豪回忆,调查局曾派一泰雅族女子“照顾”廖文毅,那女子常常弄些山猪血、或其他药材给廖文毅喝,不久廖就失明了,同上,83页。
  11. ^ 林奉恩--廖文毅家族管家

和廖文毅相关的史料与研究[编辑]

(按照作者姓氏汉语拼音的顺序排列)

  • 不著撰人,1962,《廖文毅及其活动内幕》,(参考资料)。台北:光华出版社。
  • 黄玲珠,1991,《老牌台独黄纪男泣血梦回录》,黄纪男口述。台北:独家出版社。
  • 陈佳宏,2006,《台湾独立运动史》。台北:玉山社
  • 陈庆立,2014,《廖文毅的理想国》。台北:玉山社。
  • 陈欣欣,2005,〈廖文毅与“台湾共和国临时政府”〉。淡江大学公共行政学系公共政策硕士班硕士论文。
  • 李世杰,1988,《台湾共和国大统领廖文毅投降始末》。台北:自由时代出版社。
  • 李筱峰,1987,〈自我放逐的“大统领”:廖文毅〉,见张炎宪、李筱峰、庄永明编,《台湾近代名人志》,第一册,页279-96。台北:自立晚报。
  • 李筱峰,1995,〈国家认同的转向:战后台湾反对人士的十个个案〉,见李筱峰著,《台湾,我的选择!:国家认同的转折》,页1-72。台北:玉山社。
  • Liao, Joshua. 1950. Formosa Speaks. Hong Kong: Formosan League for Reemancipation.
  • Liao, Joshua W. K. 1947. Imperialism vs. Nationalism in Formosa. The China Weekly Review 104, no. 7: 191-93.
  • Liao, Thomas W. I. 1958a. Formosa and China. Far Eastern Economic Review, 15 May, pp. 618-19.
  • Liao, Thomas W. I. 1958b. Formosa and China. Far Eastern Economic Review, 22 May, p. 652.
  • Liao, Wen-yi. 1935. The Production of Paper Pulps by the Electrolysis of Sodium-Chloride Solution. Ph.D. diss., 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
  • 廖文毅,1936,《日本之糖业》。南京:大承出版社。
  • 廖文毅,1939,《军需工业论》。长沙:商务印书馆。
  • 廖文毅,1956,《台湾民本主义》。东京:台湾民报社。
  • 廖文毅,1998,〈廖文毅致艾参豪总统函(1955年9月15日)〉,见台湾省文献委员会编,《台湾地区戒严时期五零年代政治案件史料汇编(一):中外档案》,页262-65。南投:台湾省文献委员会。
  • 吴叡人,1999,〈祖国的辩证:廖文奎(1905-1952)台湾民族主义思想初探〉。《思与言》37:47-100。
  • 许雪姬访问、吴美慧纪录,1993,〈黄纪男先生访问纪录〉。《口述历史》4:75-90。
  • 张炎宪,1992,〈战后初期台独主张产生原因的探讨:以廖家兄弟为例〉,见二二八民间研究小组、台美文化交流基金会、现代学术研究基金会编,《二二八学术讨论会论文集》(1991),页279-304。台北:自立晚报。
  • 张炎宪、胡慧玲、曾秋美,2000a,《台湾独立运动的先声:台湾共和国(上册)》。台北:财团法人吴三连台湾史料基金会。
  • 张炎宪、胡慧玲、曾秋美,2000b,《台湾独立运动的先声:台湾共和国(下册)》。台北:财团法人吴三连台湾史料基金会。
  • 锺谦顺,1988,《炼狱馀生录:坐狱二十七年回忆录》。台北:自由时代出版社。
  • 黄富三,2004,〈战后初期在日台湾人的政治活动 ―林献堂与廖文毅之比较―〉日本交流协会

相关条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