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释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张释之(?-?),字西汉南阳堵阳(今河南方城东)人。事汉文帝汉景帝二朝,曾任廷尉、以执法公正不阿闻名。汉文帝时,弹劾太子刘启“过司马门不下车”,刘启即位,将释之谪为淮南国相国。后过世。

有一兄张仲、一子张挚。司马迁著《史记》,将其与冯唐合立〈张释之冯唐列传〉;班固汉书》列入〈张冯汲郑传〉。

执法事迹[编辑]

县人犯跸[编辑]

张释之任廷尉时,汉文帝出巡至中渭桥,有县人违反跸(交通管制)令,惊吓到文帝乘马。张释之依法“跸先至而犯者罚金四两”[1]判处罚金,文帝认为判决过轻。释之以“今法如此而更重之,是法不信于民也”为由,拒绝加重判决。

原文

释之为廷尉。上行出中渭桥,有一人从桥下走出,乘舆马惊。于是使骑捕,属之廷尉。释之治问。曰:“县人来,闻跸,匿桥下。久之,以为行已过,即出,见乘舆车骑即走耳。”廷尉奏当,一人犯跸,当罚金。文帝怒曰:“此人亲惊吾马,吾马赖柔和,令他马,固不败伤我乎?而廷尉乃当之罚金!”释之曰:“法者,天子所与天下公共也。今法如此而更重之,是法不信于民也。且方其时,上使立诛之则已。今既下廷尉,廷尉,天下之平也,一倾而天下用法皆为轻重,民安所错其手足?唯陛下察之。”良久,上曰:“廷尉当是也。”

白话译文

张释之当任廷尉。汉文帝出巡经过中渭桥,有一个人从桥下跑出来,惊动文帝的车马。文帝便派遣骑兵加以逮捕,把他交给廷尉。张释之审问犯人。犯人说:“我从长安县来的人,听说皇帝经过,就躲到桥下去。过了很久,我以为队伍已过去,刚出来,见皇帝的车马就赶快跑走。”张释之向文帝报告判决结果,一个人违反了管制交通的命令,判处罚金。文帝生气的说:“这个人惊动我的马,我的马幸亏温驯柔和,假使是其他的马,岂不就摔伤我了吗?而廷尉竟然只有判他罚金!”张释之说:“法令,是天子和天下所有人民应当共同遵守的。现在法令规定如此而陛下却要加重他的罪,这样法律便不能取信于民。况且那时候,陛下立刻处决他那就罢了。现在既然交给廷尉处理,廷尉是天下执行法律的标准,一有偏差天下执法的官员就会因此或轻或重,这样执法不公人民要如何做才好?希望陛下明察。”过了很久,文帝才说:“廷尉的判决是正确的。”

高庙玉环窃案[编辑]

有人盗高庙(即祭祀汉高祖宗庙)坐前玉环,张释之判决依律斩杀。文帝大怒,认为应行连坐法(灭族的意思)。释之认为:“既然盗高祖庙前的玉环就要灭族,那么要是后来有人去高祖的陵墓盗墓,要怎么审判?”据法以争,最后文帝认为有道理,便接受其言。因为此案,山都侯王恬启与条侯周亚夫欣赏张释之执法公正,就和张释之结为好友。张释之因而誉满天下。[2]

原文

有人盗高庙坐前玉环,捕得,文帝怒,下廷尉治。释之案律盗宗庙服御物者为奏,奏当弃市。上大怒曰:“人之无道,乃盗先帝庙器,吾属廷尉者,欲致之族,而君以法奏之,非吾所以共承宗庙意也。”释之免冠顿首谢曰:“法如是足也。且罪等,然以逆顺为差。今盗宗庙器而族之,有如万分之一,假令愚民取长陵一抔土,陛下何以加其法乎?”久之,文帝与太后言之,乃许廷尉当。

白话译文

有人偷了高祖庙中座前的玉环,被抓到了,文帝很生气,交给廷尉治罪。释之按照法律规定偷盗宗庙所用的器物之罪来奏上 ,判他死刑。文帝大怒,说:“这种人无法无天,竟敢偷盗先帝宗庙的器物,我交付廷尉治罪的意思,本来是想使他灭族,而你却按法律来奏上,这与我恭敬奉承宗庙的本意完全不合!”释之摘下帽子,磕头谢罪说:“按照法律,这样处断就已经足够了。况且即使其罪相等,也要视其顺逆程度的不同而分别量刑。若盗取宗庙器物就判族诛,万一将来有愚民挖取长陵一抔土,陛下又如何加添其罪行呢?”过了许久,文帝和太后商谈过,才同意廷尉的判决。

参考资料[编辑]

  1. ^ 史记》卷一百二 张释之冯唐列传第四十二:上行出中渭桥,有一人从桥下走出,乘舆马惊。于是使骑捕,属之廷尉……廷尉奏当,一人犯跸,当罚金。……集解如淳曰:“乙令‘跸先至而犯者罚金四两’。跸,止行人。”
  2. ^ 史记》卷一百二 张释之冯唐列传第四十二:有人盗高庙坐前玉环,捕得,文帝怒,下廷尉治。释之案律盗宗庙服御物者为奏,奏当釟市。……是时,中尉条侯周亚夫与梁相山都侯王恬开见释之持议 平,乃结为亲友。张廷尉由此天下称之。……集解如淳曰:“俱死罪也,盗玉环不若盗长陵土之逆也。”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