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轮替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政党轮替Party Alternation)是指由不同政党在野党)接替前一政党担任执政党的情形,可能以投票制度的方式进行,亦可能是以暴力非暴力革命的形式完成。政党轮替一般出现在实行两党制的国家,但也有多党制国家,由部分占主导地位的大政党轮流执政。

表现[编辑]

政党替换的优点是可以代表民意、限制腐败、提高竞争及增加执政者的监督压力[1],缺点是会影响政府预算方向及内容(特别是长期的大型工程)、促使政府决策者为了急于成效而减少必要的长期规划[2]

在部份一党专政一党独大国家政治体系(比如中华人民共和国新加坡等),即使在部分层级设有某种垄断式的选举机制,政党轮替的情况也因制度问题而难以出现。而在民主国家,政党轮替被认为是民主制度健全的象征,代表该国的民主政治发展成熟。不过,部分议会民主制国家由于在选举制度下无政党可取得过半数议席,因此通常要组建联合政府,由多个政党组成联合政府(比如瑞士奥地利荷兰比利时等),这些国家通常长期由数个大政党联合执政,故出现政党轮替机会较微,除非部分政党在大选后因政府重组被逐出内阁,及联合政府组成政党的更换。

历史[编辑]

 美国[编辑]

1800年美国总统选举,在1801年举行唯一一次由美国众议院选出的总统选举,由时任副总统、民主共和党的托马斯·杰弗逊当选总统,接替属联邦党约翰·亚当斯,成为第三任总统,这是美国、亦是全世界、首次总统选举及政权的和平政党轮替。

此后于1829年(民主党)、1841年(辉格党)、1845年(民主党)、1849年(辉格党)、1853年(民主党)、1861年(共和党)、1885年(民主党)、1889年(共和党)、1893年(民主党)、1897年(共和党)、1913年(民主党)、1921年(共和党)、1933年(民主党)、1953年(共和党)、1961年(民主党)、1969年(共和党)、1977年(民主党)、1981年(共和党)、1993年(民主党)、2001年(共和党)、2009年(民主党)及2017年(共和党)出现多次政党轮替。

自1856年起,美国由民主党共和党轮流交替执政。由于美国是总统制国家,因此出现多次掌握行政权的总统领导的执政党,面对在野党控制国会的局面。

 英国[编辑]

英国虽然1689年起实行君主立宪制,但直至1832年权利法案通过后,才有正式的政党轮替。

1859年-1922年,由自由党保守党轮流执政,1922年,自由党的政治地位被工党取代。1924年,工党组建首个少数政府,其后1924年(保守党)、1929年(工党)、1931年(保守党、联合政府)、1945年(工党)、1951年(保守党)、1964年(工党)、1970年(保守党)、1974年(工党)、1979年(保守党)、1997年(工党)、2010年(保守党、自由民主党联合政府)出现政党轮替。

最近一次为2010年大选后,保守党击败工党,相隔十三年再度执政。2015年英国大选后,保守党组建23年首个单一多数党政府。2017年英国大选后,保守党在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的支持下,组建少数党政府

 法国[编辑]

法国自1870年成立第三共和后,由于实行议会制,无政党可取得过半数议席,因此要组建联合政府,长期由数个政党联合执政,内阁改组频繁,但无出现政党轮替。

直至1958年戴高乐掌权后,第五共和成立,实行半总统制,加强总统的权力,国民议会选举改为两轮选举制,多党制逐渐演变为两党制,此后才有正式的政党轮替。1981年,社会党密特朗胜选,成为第五共和第一次政党轮替,同年社会党亦取得国民议会的控制权。1986年(国会,戴高乐派)、1988年(国会,社会党)、1993年(国会,戴高乐派)、1995年(总统,戴高乐派)、1997年(国会,社会党)、2002年(国会,戴高乐派)、2012年(总统、国会,社会党)、2017年(总统、国会,共和前进!)出现政党轮替,由社会党及戴高乐派轮流交替执政至年。其中1986年-1988年、1993年-1995年、1997年-2002年为“左右共治”时期。2000年修宪公投后把总统任期缩短至五年,把总统与国会选举大致同时举行,因而大大减少“左右共治”的可能性。

 德国[编辑]

德国自1919年成立威玛共和后,由于实行议会制比例代表制的选举制度,无政党可取得过半数议席,长期由数个政党组建联合政府,内阁改组频繁,但无出现政党轮替。

1933年起由德国纳粹党一党专政达12年,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联邦德国时期,1969年及1982年出现政党轮替。其中德国自由民主党几乎无间断先后与德国社会民主党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组成联合政府至1998年。

1990年两德统一后,1998年及2005年出现政党轮替。其中社会民主党在2005年失去总理职位后,仍与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组成大联合政府,只在2009-2013年成为在野党。

 义大利[编辑]

意大利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废黜君主改制为共和国,天主教民主党一直是意大利的执政党,与共和党、自由党、社会党及民主社会党等联合执政,意大利共产党一直是最大的反对党。1993年天主教民主党下台,意大利经公民投票决定改革选举制度后,1994年,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领导的中间偏右意大利力量党联合北方联盟首次胜出选举。此后,1996年(左派民主党)、2001年(力量党/北方联盟)、2006年(民主党)、2008年(自由人民党/北方联盟)、2013年(民主党)及2018年(五星运动/北方联盟)出现政党轮替。

 中华民国台湾[编辑]

2000年总统大选,由民主进步党陈水扁当选总统,实现第一次和平的政党轮替,结束中国国民党长达五十五年的执政局面。但以国民党为首的泛蓝仍然控制立法院,使陈水扁领导的政府成为少数政府

2008年总统大选,由中国国民党马英九当选总统,实现第二次和平的政党轮替。

2016年总统大选,由民主进步党蔡英文当选总统,实现第三次和平的政党轮替。同日举办的2016年立委选举中,民进党于国会中单独取得过半席次,完成国会第一次和平的政党轮替,民进党完全执政。

 韩国[编辑]

大韩民国在1997年12月18日举行的总统选举,由长期在野的反对党新政治国民会议总统候选人金大中胜出,结束大国家党及前身保守派政党自1948年独立后长期以来执政的局面,韩国实现首次和平的政党轮替。不过,大国家党仍然控制国会,直至2004年,卢武铉领导的开放国民党胜出国会选举,才完全执政。

2007年12月19日,大国家党候选人李明博当选韩国总统,韩国实现第二次和平的政党轮替。大国家党亦于2008年取回国会的控制权,直至2016年,执政新世界党失去国会的控制权。

2017年5月9日,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文在寅当选韩国总统,翌日随即宣誓就职,韩国实现第三次和平的政党轮替。

 日本[编辑]

日本在2009年的第45届日本众议院议员总选举鸠山由纪夫领导的在野民主党取得历史性的压倒胜利,更终结了自民党自1955年以来几乎没有中断过的执政党身份及一直以来国会最大党的地位,实现首次政党轮替。

3年后,2012年12月16日,第46届日本众议院议员总选举,上届选举失去执政地位的自民党拿下超过半数席次的294席,与当选31席的友党公明党再次组成执政联盟,从仅当选57席的民主党的手中拿回政权,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再次出任首相。

 马来西亚[编辑]

马来亚联合邦于1955年,举行第一届全国大选开始,经过1957年独立,由巫统领导的“联盟”开始执政,当时的巫统主席东姑阿都拉曼联合马华公会国大党等其他各族领袖向英国政府争取马来亚独立。1963年与新加坡沙巴砂拉越组成马来西亚后,国会增加了来自东马及新加坡的各党议员。之后由于李光耀领导的新加坡州政府与联邦政府对种族政治的分歧,迫使新加坡于1965年独立,随后东姑阿都拉曼领导的执政联盟在1969年大选中受到重挫,引发了五一三种族暴乱。1973年由第二任首相阿都拉萨邀请更多反对党加入政府,将原有的执政集团联盟扩大成国民阵线(以下简称为国阵)政府以稳定政局,但为了平抑各族的政治势力,强调马来西亚的“非殖民地化”,马来西亚首相一直是由巫统领袖担任。

2018年马来西亚大选为纳吉所领导的执政党国阵、马哈迪领导的反对党希望联盟(以下简称为希盟)、哈迪阿旺所领导的反对党伊斯兰党的三角战,结果希盟在本次大选以简单多数优势122席成功变天,执政党国阵获得79席,伊斯兰党获得18席,成为大马首次政党轮替,自马来亚独立起执政了60年的国阵败选成为反对党,希盟马哈蒂尔自2003年退位后于2018年5月10日再次担任首相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Schoenman, Roger. "Party Alternation as Limit to Corruption: State-business Relations and the Promotion of Economic Development in Post-Socialist Eastern Europe" Paper presented at the annual meeting of the The Midwest Political Science Association, Palmer House Hilton, Chicago, Illinois, Apr 07, 2005. 2009-05-25 http://www.allacademic.com/meta/p86936_index.html
  2. ^ Peter T. Calcagno1, Monica Escaleras, "Party alternation, divided government, and fiscal performance within US States", Economics of Governance, Volume 8, Number 2 / February, 2007, pp. 11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