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新竹都城隍庙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坐标24°48′16″N 120°57′58″E / 24.804453°N 120.966066°E / 24.804453; 120.966066

新竹都城隍庙
COVID-19期间的新竹都城隍庙.jpg
基本信息
位置 台湾新竹市北区中山里中山路75号
例祭农历七月初一、十五、十一月廿九
建立日期 大清乾隆十三年(1748年)
地图
新竹都城隍庙
位置 台湾新竹市北区中山路75号
类型登录等级:市定古迹
登录类别:寺庙
详细登录资料

新竹都城隍庙,是位于台湾新竹市北区中山里的城隍庙,庙身列为市定古迹,主神为城隍信仰的都城隍爷

历史沿革[编辑]

日治时期的庙身。

清高宗乾隆十二年(1747年),淡水同知曾日瑛上表朝廷,并饬地方集资于翌年(1748年)建成作为官庙的城隍庙[1]。其庙地为垦户王世杰所献,王世杰并捐出出租北门大街店屋之所得以维持庙务[2][3],目前庙中仍供奉其长生禄位[注 1]。乾隆时的竹堑城地图,城内就标明此庙与新竹内天后宫这两座庙宇[5]

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同知袁秉义重修。清仁宗嘉庆四年(1799年),同知华清再重修,并捐建后殿以奉祀观世音菩萨。嘉庆八年(1803年),同知胡应魁以后殿改祀城隍夫人,另在西畔现址建法莲寺以奉观音,并添祀十八罗汉[6]

台湾日治时期明治二十九年(1896年)8-9月间台湾曾发生瘟疫,新竹地区未传出灾情,且10月时向竹莲寺观音菩萨祈雨后确实下雨,故在地仕绅、士人、民众等筹画于隔年(明治三十年、1897年)1月6日、在城隍庙建三朝清,透过设坛、普渡、竖旗、张灯结彩、演酬神戏、守三斋七戒等方式叩谢神恩[7]

大正十三年(1924年),郑肇基[注 2]募捐日币十多万元,花费三年时间始修建完工,落成后建一次大醮[6]

台湾战后时期民国100年(2011年)时此庙门牌为新竹市中山路75号[9]

文化资产[编辑]

此庙庙身在民国70年代(1980年代)列为三级古迹[10]

庙前石狮子泉州惠安黄塘玉昌湖青斗石所制,因经过长期氧化作用,表面色泽墨绿、光滑坚硬[11]。在民国82年(1993年)10月30日,此石狮曾与新竹市议会石狮被印作邮票发售[12]。庙前步口附壁柱有“善由此地心无愧”、“恶过我门胆自寒”一对楹联[13]。入口墙壁两侧“正直”、“聪明”四字,是满州国第一任外交总长谢介石奏请皇帝溥仪赐字[11]。庙内通梁硕大,顶为重檐,其木材主要是福州进口的杉木樟木桧木[13]。正殿正门上方的八卦藻井为泉州木匠、溪底派大师王益顺制作[11]。都城隍神像前左右立文武判官,右上座祀阴阳司,左侧为纠察司、奖善司、延寿司,右边增禄司、罚恶司、速报司,座下两傍又列祀牛马将军枷锁将军范谢将军[6]、喜怒哀乐四位捕快、董李排爷[14]
正殿上方悬挂光绪帝“金门保障”御笔匾额[15]、殿后龙柱是泉州石匠辛阿救作品[11]

弥勒殿除弥勒佛外,还有文昌帝君西秦王爷准提菩萨[11]。法莲寺为城隍庙庭所遮隔,寺容不易显现,照地方人士说法,城隍庙属官祀系统,但法莲寺则为一般佛寺斋堂,故要分开[6]。后殿除城隍夫人外,还有其大、二少爷、六位将爷、两旁有月下老人注生娘娘[11]

光绪帝御笔“金门保障”匾、郑用锡赠“理阴赞阳”匾

宗教活动[编辑]

平日参拜[编辑]

外地人要到新竹市拜拜,通常都会去位在北区中山里的新竹都城隍庙[16]。参拜顺序首先是正殿前天公炉、正殿城隍爷炉,再左进法莲寺观音炉,寺后弥勒炉,再到后殿城隍夫人炉,完成四殿五炉的祭拜仪式[9]

谢介石赴满州国前曾来此求签[17]、民国56年(1967年)关西镇长陈兴邦与新埔镇长黄阿龙竞选连任前也来求签[18]

新竹空袭后,新竹邮电局员工集资演一场酬神戏以感谢神明护佑[19]

战后新竹市的摊贩就以此庙为中心围绕扩大,使得新竹县政府于民国47年(1958年)拆迁新竹市孔庙作为商业大楼[20][21]

新竹县市的信徒也会来此赌咒发誓申冤,上新闻的就有新竹市的情杀案[22]彰化银行新竹分行存款纠纷[23]北埔乡农会超贷案[24]宝山乡砍果树案[25]竹东镇木材行破产[26]五指山云光寺(灶君堂)寺产争夺案[27]等。

中元祭祀[编辑]

北门街商圈上的脱枷消业植福法会

民国106年(2017年)时,此庙总干事郑耕亚[注 3]表示该庙农历七月前后的活动依序为六月十二日阴阳司公出神龛、七月初一子时开虎门、同日下午四时阴阳司公代替城隍爷坐镇北坛水田福德宫并进行“夯枷解厄”、七月十二城隍爷出神龛、七月十三由城隍大二少爷“查夜暗访”先走一遍城隍爷绕境路线[注 4]、七月十四在绕境路线上敲锣打鼓以通知民众、七月十五城隍爷亲自“绕境赈孤”、七月十六城隍爷至外地绕境赈孤、七月十九庙内普渡并送鬼魂前往枉死城阴间、七月二十普渡结束城隍爷入神龛、七月三十关虎门[14]

七月初一开虎门的仪式代表鬼门正式打开、鬼可以自阴间到阳间活动,可能会有部分信徒感觉身体不安、运势不顺[14]。若信徒有此感受,当日即可在城隍爷面前许愿掷筊,决定服何种刑罚及夯的轻重,领取到纸枷及疏文后至正殿向城隍爷求枷,同时将纸枷套在颈上,由道长代读疏文,接著跟阴阳司公绕行市区到北坛水田福德宫以还愿,最后道长再主持“脱枷”解厄仪式并焚化纸枷,完成整个仪式。至于阴阳司公则会驻驾水田福德宫十五天,听取众土地公回报一年来的民情,待农历七月十五再向出巡的城隍爷回报[28]。民国106年(2017年)时此庙总干事郑耕亚也表示过去农历四-六月香客较少,当年附近则无明显差别,同年在Facebook上直播开虎门活动共有八千多人按赞、十七多万次浏览,其中不乏认为很有意义、希望未来参加的留言;参与夯枷活动人数也有增加,甚至有外国人参与[14]

七月十五为城隍爷亲自“绕境赈孤”之日,早期城隍爷会在绕境时接受各家奉茶、送礼,后因日治时期北门郑家申请修建城隍庙,再加上郑家出有郑用锡进士、在崇祀乡贤的“文官下轿、武官下马”礼制之下,城隍爷会到郑氏家庙休息,接受郑家子弟拭尘、奉茶,及进献以鸡蛋垫底的燕窝后离去,称为“郑厝贡燕”[29][14]

新竹市各寺庙原同时举办中元祭祀,后来可能因市场上难以供应足够货品,遂分开举办,最先是南坛大众庙的农历七月十二,再来为七月十五日的城隍庙城隍爷出巡[30]、七月十九城隍庙普渡。之后为七月二十三的新竹长和宫接棒,最末以新竹东宁宫七月三十办法会、八月初一办市场普作收尾[30]。收尾后仍逗留在外的鬼魂则会被抓入南坛大众庙安置[14]

城隍祝寿[编辑]

城隍祝寿仪式为诞辰农历十一月二十九前一日晚间陆续展开,各地分灵庙及境内信众,也都会前往都城隍庙祭祀朝拜[31]。其分香庙有台中都城隍庙[32]、大甲都城隍庙[33]、台东都城隍庙[34]屏东都城隍庙等。

传说故事[编辑]

鲤鱼穴位[编辑]

据当地老人郑烟地表示,相传此庙过去水池与池和璧合等建物都是三鱼形,乃代表鱼鳍,而庙地所在为鱼脐,至于鱼头即新竹关帝庙、鱼尾是新竹长和宫,长和宫两边的爱文街与城北街是鱼尾双叉,合起来称为“鲤鱼穴”[17]。地方耆老说,客家人犁头山“网穴”建立竹北莲华寺就是要克竹堑城“鱼穴”[35]

城隍晋升[编辑]

执事牌

城隍依当地为京师治、省府治、州治、县厅治之别,有福明灵主、威灵公、灵佑侯、显佑伯之封号[6],台湾昔日地位最高的是台湾府城隍庙的府城隍[36]。乾隆廿一年(1756年)后,淡水厅署即自彰化迁至新竹[1]。当时的淡水厅署就设在新竹城隍庙旁的西安街上,相传作过淡水厅同知的曹谨曹士桂都在死后成了城隍[37]

光绪元年(1875年),清廷新设之台北府暂置新竹时,新竹城隍爷也由县级“显佑伯”改称府级“威灵公”[6]。祭祀府城隍的台北府城隍庙至光绪七年(1881年)才建立[38]

对于新竹城隍如何昇为省级都城隍,此庙总干事郑耕亚表示,光绪十六年(1890年),江西龙虎山张天师观天象,以天狗居于牛郎织女之间,有殃及台湾海岛的异象,奏请朝廷速办法会,朝廷批准在新竹城隍庙举行,光绪帝并钦赐“金门保障”御匾一方,再晋封新竹城隍为位阶相当于行省巡抚之“威灵公新竹都城隍”[1]。光绪十七年(1891年)由新竹仕绅林占梅、林汝梅兄弟在新竹城隍庙举办醮典[11],相传林汝梅在此次醮典中委托张天师帮助都城隍升职[15]

别种说法还有:一、清朝有名皇子被奶妈带到海边游玩,被冲到台湾上岸后衣衫褴褛,乞食为生,数年后,淡水厅一官员经新竹城隍爷指点找到皇子,并被保举升官,后奏请皇帝将城隍爷晋封都城隍;二,沈葆祯大安之役奉令镇守大安港,突生神风,敌国舰队翻覆沉没,以新竹城隍护国有功,奏请清廷加封都城隍;三,刘铭传任职台湾首任巡抚时,张天师向清廷奏称台湾将有灾难,须速办法会消灾,由于台北城当时还在赶工中,刘铭传为取得在新竹办法会正当性,将城隍连升两级[15]

注解[编辑]

  1. ^ 禄位上书有“皇清檀越北庄业户王讳世杰长生禄位”字样[3]。同样传说由王世杰献地、奉有其神位的寺庙有新竹竹莲寺[3]树林头境福宫[4]
  2. ^ 为北门郑氏家族郑如兰之孙、学者暨台湾民主化运动者郑钦仁之父[8]
  3. ^ 亦为北门郑氏族人,至2018年3月共担任总干事满20年[14]
  4. ^ 大二少爷每年轮流进行暗访,民国106年(2017年)时为二少爷[14]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李金生. 小檔案─新竹都城隍 台灣「神主席」. 《中国时报》. 2001-05-04 (中文(台湾)). 
  2. ^ 潘国正. 《家族傳奇 開墾竹塹第一家族:王世傑(下)》地方感念 廟宇均設長生祿位. 《中国时报》. 2006-06-16 (中文(台湾)). 
  3. ^ 3.0 3.1 3.2 张德南. 王世傑史料析釋. 《從清代到當代:新竹300年文獻特輯》 (PDF). 新竹市: 新竹市文化局. 2018-07: 页285–304 [2021-01-11]. ISBN 978-986-05-6329-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1-21) (中文(台湾)). 
  4. ^ 林键璋. 新竹市境福宮信仰之探究 (PDF). 《竹堑文献》. 2015-12, (61): 页144–157 [2021-01-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1-21) (中文(台湾)). 
  5. ^ 潘国正. 竹塹城曾遭民兵攻陷天地會黨佔據. 《中国时报》. 1999-08-11 (中文(台湾)). 
  6. ^ 6.0 6.1 6.2 6.3 6.4 6.5 马安一. 香客.吃客.新竹城隍廟. 《联合报》. 1979-02-12 (中文(台湾)). 
  7. ^ 陈燿功. 保安酬醮. 《日文版台湾日日新报》. 1896-12-10 (中文(台湾)). 
  8. ^ 吴密察. 學術與政治之間—鄭欽仁教授 (PDF). 《台湾国际研究季刊》. 2011, 第7卷 (第4期): 页25–48 [2014-05-1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4-12) (中文(台湾)). 
  9. ^ 9.0 9.1 李青霖. 環台祈福去╱新竹篇 新竹城隍廟 三牲謝神 小吃祭牙. 《联合报》. 2011-02-03 (中文(台湾)). 
  10. ^ 文建會人員抵新竹 重估古蹟等級. 《民生报》. 1984-11-14 (中文(台湾)).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李德毅. 新竹都城隍廟. 《更生日报》. 2020-04-21~22 [2020-06-02] (中文(台湾)). 
  12. ^ 陈守炜. 郵趣天地 方寸獅吼. 《联合晚报》. 1993-10-12 (中文(台湾)). 
  13. ^ 13.0 13.1 林家琛. 新竹都城隍廟 作工精巧 木雕好 飾物堪稱藝術精品 神像造型被譽為巧奪天工 入口處則有新竹最馳名的小吃. 《联合报》. 2002-08-30 (中文(台湾)). 
  14. ^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14.6 14.7 陈俊宏. 有事就找城隍爺報案!鄭耕亞:自殺比沒死還痛苦,只能在陽間繞. ETtoday新闻云. 2017-09-09 [2020-06-02] (中文(台湾)). 
  15. ^ 15.0 15.1 15.2 黎慧琳. 都城隍爺由來 廟方彙整說法. 《联合报》. 2001-05-03 (中文(台湾)). 
  16. ^ 潘国正. 村里的故事新竹市中山里. 《中国时报》. 1995-05-23 (中文(台湾)). 
  17. ^ 17.0 17.1 潘国正. 新竹的風水地理堪輿在農業社會是相當興旺之術. 《中国时报》. 1995-01-24 (中文(台湾)). 
  18. ^ 原子時代 原始作法 參加競選求籤問卜 提名登記 明天截止. 《经济日报》. 1967-10-08 (中文(台湾)). 
  19. ^ 潘国正. 轟炸時 死傷無數 每天上班前都灑香水 塗口紅 死的時候會好看一點. 《中国时报》. 1995-07-16 (中文(台湾)). 
  20. ^ 潘国正. 國際商場昔日稱為小香港 販售精品而得名 但自開放觀光後生意一落千丈. 《中国时报 》. 1995-07-07 (中文(台湾)). 
  21. ^ 温国良. 日治初期新竹廳之官廟(三)--孔子廟. 《台湾文献馆电子报》. 2018-01-31 [2020-07-06] (中文(台湾)). 
  22. ^ 新竹命案未破 鬧得神出鬼沒 豆腐先生.捲入是非窩 兩家太太 勞動城隍爺. 《联合报》. 1965-03-05 (中文(台湾)). 
  23. ^ 到底誰混帳 大家見城隍 錢銀糾紛清官難斷 口說無憑神靈共鑒. 《联合报》. 1962-05-03 (中文(台湾)). 
  24. ^ 敏树. 綠島紅塵 鎮長籌款為拜拜 城隍出差有成績. 《联合报》. 1966-03-20 (中文(台湾)). 
  25. ^ 鄰居水火不相容 腰斬柑樹洩怨 破案遲遲抬出城隍菩薩 水落石出警局反而無功. 《联合报》. 1958-11-09 (中文(台湾)). 
  26. ^ 木行倒閉 一佛出世 債權人登記 城隍爺主持. 《联合报》. 1962-04-29 (中文(台湾)). 
  27. ^ 陽世官司敗北後 入廟訴訟到陰曹 出家人打滑稽官司. 《联合报》. 1955-08-23 (中文(台湾)). 
  28. ^ 陈育贤. 城隍信眾夯枷遶街 植福消業. 《中国时报》. 2006-07-26 (中文(台湾)). 
  29. ^ 陈育贤. 竹塹中元城隍祭 遶境賑孤大陣仗. 《中国时报》. 2019-08-16 [2020-06-02] (中文(台湾)). 
  30. ^ 30.0 30.1 潘国正. 東門「市場普」不見天地 藏王誕辰東寧宮普度場面熱鬧. 《中国时报》. 1999-09-10 (中文(台湾)). 
  31. ^ 蔡彰盛. 新竹都城隍269週年誕辰 林智堅率隊上香祈福. 《自由时报》. 2018-01-15 [2020-06-02] (中文(台湾)). 
  32. ^ 张瑞桢. 影片曝光!天兵天將護廟?醉漢推天公爐竟反彈3公尺. 《自由时报》. 2019-05-29 [2020-06-02] (中文(台湾)). 
  33. ^ 吴进昌. 大甲迎接城隍,陣頭轎勁!. 《中国时报》. 200-09-23 (中文(台湾)). 
  34. ^ 李蕙君. 城隍爺靈驗 李泰安之父也來拜. 《联合报》. 2009-03-05 (中文(台湾)). 
  35. ^ 陈权欣. 蓮華寺打醮 宰神豬祭觀音. 《中国时报》. 2006-10-06 (中文(台湾)). 
  36. ^ 简荣聪. 民間器物神崇拜 城池護衛有功 一拜傳千年. 《联合报》. 1995-01-07 (中文(台湾)). 
  37. ^ 陈权欣、潘国正. 以古鑑今 地方首長要顧身後名. 《中国时报》. 2006-01-14 (中文(台湾)). 
  38. ^ 刘郁青. 現世來生吉凶禍福 城隍爺主掌 城慶日 祭城隍祈平安意義大. 《民生报》. 2004-08-20 (中文(台湾)).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