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囚乐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死囚乐园 DEADMAN WONDERLAND
デッドマン・ワンダーランド
Deadman Wonderland
假名 デッドマン・ワンダーランド
罗马字 Deddoman Wandārando
类型 科幻、恐怖、猎奇
正式译名 台湾 香港 死囚乐园
常用译名 亡灵幻境
漫画:死囚乐园
作者 片冈人生、近藤一马
出版社 日本 角川书店
台湾 香港 台湾角川书店
连载杂志 月刊少年Ace
连载期间 2007年6月-2013年9月
册数 全13卷
话数 全57话
动漫主题电子游戏主题ACG专题模板说明

死囚乐园 DEADMAN WONDERLAND》(日语:デッドマン・ワンダーランド;英语: DEADMAN WONDERLAND)是片冈人生近藤一马的作品。于《月刊少年Ace》(角川书店)2007年6月号开始连载。电视动画版于2011年4月16日开始播放。

概要[编辑]

死囚乐园又另称“亡灵幻境”。是由绘制“交响诗篇Eureka 7”漫画版的片冈人生及近藤一马再次联手打造的漫画作品,其带著黑暗基调的独特世界观吸引了不少拥趸。 由manglobe改编为TV动画,于2011年4月16日开播。manglobe制作的动画普遍以高品质且有深度的出名。监督将会由初见浩一担当。“亡灵幻境”是一部满布血腥,又不离热血战斗及灰暗内幕的作品。声优方面,男主角五十岚丸太由知名声优朴璐美出演,该声优以反串“钢之炼金术师”的爱德华而大红大紫,以完美的诠释知名的角色闻名,不论是在“公主公主”或“钢炼”及“学园爱丽丝”里,男主角都被该声优演绎得很好。

故事简介[编辑]

东京大地震十年后,人们逐渐淡忘这场大灾难所带来的恐怖回忆,当时亲身经历这场灾难的男主角“五十岚丸太”,却因当时的意外丧失记忆。现今的丸太与其他同学过著普通而平凡无奇的每一日,但这一切并未带来永久的幸福,而是死亡的开始。某天,一名红色男子“赤之男”突然现身学校,并将所有丸太的同班同学杀害,并置入一个红色核心在丸太的体内。原本见到事实的丸太以为将被赤之男杀死,醒来却躺在医院得以幸存,但这活著却彻底改变他的命运。被拯救后的丸太,表面虽在辨护律师“玉木常长”帮忙下,最后仍被莫名冠上莫须有的罪名予以起诉,最后的判决竟是处以“死刑”,被强迫送至民营化的监狱“DEADMAN WONDERLAND(死囚乐园)”。死囚乐园是以东京复兴为目的,在日本建立唯一的民营化刑务所,表面上是为了各种囚犯而建立,并让人观光的乐园,但其实是个利用死囚互相厮杀,并借此吸引大量金钱投资,把拥有特殊能力的死囚做为实验的不祥之地。在这充满绝望的“乐园”里,丸太先与死囚乐园的看守长“真纪奈”见面,了解此乐园对各种刑犯的残酷,绝望下,与青梅竹马的神秘少女“”再次相遇,并展开对抗死亡命运的战斗……

登场人物[编辑]

剧中人物皆与死囚乐园有关(如囚犯或监狱干部等),其中那些拥有能够操控血液“罪之枝”能力的囚犯,都会以鸟类名称作为他们的代号。

主角[编辑]

五十岚 丸太いがらし がんた朴璐美
男主角,14岁,编号5580,代号“WOODPECKER・啄木鸟”,罪之枝为“丸太弹”,“强劲弹”。班上的同学全体被红色男子“赤之男”杀害,又因玉木常长的阴谋陷阱,被判其死刑,冤狱至死囚乐园。被赤之男置入红色结晶后,于救小白时打开了‘罪之枝’的力量,能力可将血液凝结成子弹射出去,被千地取名为“丸太弹”,但使用太多会贫血,甚至死亡。据医生所言,他是机械蠕虫数量最多的能力者,最大火力足够炸毁墙壁或建筑物。和小白是青梅竹马,但后来逼迫自己忘记了。
厌恶无谓的残杀,也就是死尸祭,之后加入“自由之锁”就为了遏止同样的事再次发生。
现今和千地清正学习战斗技巧。似乎没有锁房门的习惯,两次被助川闯入,也缺少敲门的习惯,误闯正在换衣服的水名月的房间。
在水名月与羊再度重逢时,正好是在与水名月进行死尸祭,最后在千地的激励下,对水名月说出不断说谎与伤害别人只会让自己更加痛苦的话语,并以头槌击晕水名月作为最后一击结束比赛,事后让水名月再度开始相信他人,愿意与羊相认,并把丸太当作第一个朋友。
与守墓者的一战中,对凪说出还有现在的光芒可以守护加上唐子的项链声,成功让凪恢复正常。
使用全力时,会从右手开始出现血液纹路一直延伸至右脸颊,射出来的罪之枝由于威力过大,被视为是与“丸太弹”不同的特殊的罪之枝,但事实上就是“丸太弹”的极致强化,被千地取名为“强劲弹”,同时这也才是丸太胸前的红色结晶的真正力量,也是“鹅妈妈系统”的钥匙。
得知小白就是原罪与浅见的死亡后,几乎精神崩溃,一度逃避现实。
玉木常长自杀后,DW瓦解,“死囚”得以全部重审,五十岚丸太因为真纪奈的证词得以无罪释放,后为了亲自消灭原罪,随同昔日的G栋死囚和D.W猎兵特务队,再次踏进剥切燐一郎的根据地。最终在和小白(原罪)交战后,真正地理解对方的心意,在漫画版尾声恢复平静的校园生活,填写高中入学志愿,受邀加入篮球社,并抵达医院探视身受重伤的小白。在与“原罪”小白的最终决战过后,胸前的红色结晶碎裂,已无法再使用罪之枝。
小白シロ花泽香菜
谜样般的少女,特征是白色长发,红色双眼,苍白的肌肤(白化症),原本五十岚空江打算生一个孩子拿来作人体实验,但生下来之后于心不忍,而拿小白作为丸太的替代品。
个性天真,喜欢吃甜食。体能非常强大,能一脚踢破墙壁。对小时候的丸太记忆似乎历历在目。喜欢丸太,曾请教助川做料理(但做出来的东西又是另一回事)。由于长期接受残酷的人体实验的原故,患有解离性人格疾患(俗称人格分裂),衍伸出名为“原罪”的里人格。为了掩饰身上手术过的缝疤,故习惯穿著紧身衣行动。对“痛”是没有感觉的,但自从与丸太再度重逢后,逐渐取回痛苦的情感。
再度遇见丸太后,个性变得比以前更成熟。
须依靠催眠装置“鹅妈妈系统(Mother Goose)”维持正常的精神状态。
“原罪”取代她的身体,并杀死丸太全班同学的方式出现在他面前。
目前在咲神斗都身边,精神状态维持在“原罪”,“小白”的人格进入沉睡。最终在“原罪”状态和丸太交手的时候,动手摧毁大范围的死囚乐园和地下研究所,恢复“小白”的人格,向丸太道出自己的心声并重修旧好,并于事后被送至医院接受治疗。在漫画版尾声从昏迷状态苏醒过来。在与丸太的最终决战过后,“原罪”人格消失,已无法再使用罪之枝。
原罪レチッドエッグ,见舍てられた卵)
通称红色男子,杀死丸太全班的杀人魔。原为剥切燐一郎的下属 五十岚空江 为了研究提升人体免疫系统,于实验期间创造出来的怪物。但由于其力量过于强大,因而引发了东京大地震,被玉木常长禁锢于研究所的深处,后来因为某些原因逃了出来。
无论是杀虫剂、赝人,都对它无效,唯一有效的就是当初以“赤之男”植入丸太体内的红色结晶。
真正的身份其实就是小白。
“原罪”和“小白”是两种人格共同使用一种身体的,当鹅妈妈系统停止之时(也就是摇篮曲终止),原罪就会出现,但现在的摇篮曲已经无法抵制原罪了。
知道原罪是小白的人只有五十岚空江和剥切燐一郎等人,G栋死囚和D.W猎兵特务队为了消灭原罪返回DW,才知道小白是原罪。

死囚乐园[编辑]

干部[编辑]

剥切 燐一郎はぎれ りんいちろう中博史
全身上下都插管行动不便的老人。“DEADMAN WONDER LAND”的创办人,同时也是所长。年轻时期则是留著长发,配戴眼镜的模样。个性极端疯狂,具备过人野心,但在发生东京大地震的时候,被原罪释放的力量波及导致颜面严重受损。据玉木所言,“死尸祭”便是他的杰作。自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如傀儡一般,被玉木常长任意利用,最后再跳出来给他一记回马枪。
故意被小白杀死,头颅被以为能任意妄为的玉木当保龄球玩,后来使用咲神斗都的身体出现,并对玉木说“你真是个称职的小丑”,也学他之前玩头颅的样子玩了一遍给他看。
目前接收了整个乐园,表示“Show Must Go On”(表演秀必须继续),为了帮小白把鹅妈妈摇篮曲整个关掉而努力尝试著。
其实这个身体是透过记忆移植所产生的第二个替代品。
丸太的母亲-五十岚 空江的上司。
ウィル
グレース
剥切燐一郎的护卫,是一对双胞胎,两人的罪之枝为“LINK・连结”。
原本是自出生就是完全无法行动的身体,但在东京大地震过后,以罪之枝操控血液通过医疗监控机入侵网路,为了向世人表明他们的存在,事后成功被剥切燐一郎发现,自此之后把剥切燐一郎视作永远的救命恩人,发誓一生效忠,最后替以咲神斗都的身体战斗的剥切燐一郎挡下千地的誓死一击,连同千地的右手被咲神斗都大卸八块。
玉木 常长たまき つねなが诹访部顺一
“DEADMAN WONDER LAND”的继任所长。
“死尸祭”的幕后的主使者,同时进行了许多外界不知的非法活动。外冒看似和善,但本性非常邪恶。过去曾经是个沉迷于电脑游戏的御宅族,在发生东京大地震后无视母亲的求救,令母亲失救身亡。后来无意间透过临时避难营的电脑网路,找到引发人为地震的相关资料,转而踏上研究罪之枝能力者的道路[1]
G栋的事泄漏之后,制造了“赝人”,令大众误解罪之枝能力者是危险人物。最大的目的是研究出最强的能力者,强到足以杀死原罪。似乎对丸太很感兴趣。
事迹败露后,被真纪奈和用咲神斗都身体出现的剥切燐一郎逼到绝境,最后举枪自尽。
真纪奈マキナ本田贵子
“DEADMAN WONDER LAND”的看守长,女性,个性冷酷、直觉神准,特征是侧分的黑长发,拥有傲人的G罩杯,配戴著金色的耳饰。对玉木常长反感,称他老狐狸。
无时无刻都携带著军刀,刀法也是一流的(曾经是自卫队)。喜欢日本酒红酒牛排[2]
辞职之后组织了DW特务猎兵队,将原先的警队制服,更换成轻便的短衣装,武器是自由之锁自制的军刀(涂有杀虫剂)。
虽然“猎狐”任务成功,但也从中了解到真正疯狂的不是玉木,而是整座“DEADMAN WONDER LAND”。之后亲自到法庭为丸太作证,令丸太无罪释放。由于先前在抵抗“原罪”的时候,遭其重伤导致行动不便,亦开始使用轮椅代步。为了消除原罪,陪同原G栋囚犯重新回到剥切燐一郎的根据地。在漫画版尾声再度投身军旅生涯,指导军人作战。
高岛丽たかしま れい美名
G栋医护室的医生,女性,同时负责执行战败者惋惜秀,有重度邪恶妄想。医护室里藏有很多禁药。
协助玉木诡计的科学家,听到惨叫声会感到快乐的变态。
被剥切燐一郎当成饵被原罪杀死。

G栋死囚[编辑]

千地 清正せんじ きよまさ加藤将之
“DEADMAN WONDER LAND”的死囚。男性。代号“QROW・乌鸦”,罪之枝为“CROW・乌鸦”。丸太在G栋第一个遇见的人。右眉上方纹著“DSMK”字样的刺青(取自土门、新堂、桃井、菅的姓名首写发音),留著刺猬般尖短发,习惯穿著深色风衣,身材结实的男子。为了方便随时施展罪之枝的能力,故在双手拇指配戴附有利刃的指环,藉著利刃划伤自己的手,令鲜血渗出并发动罪之枝。在丸太正式成为G栋居民没多久,与前者在死尸祭展开决战但败给对方,因而在战败者惋惜秀中失去了右眼,之后便开始配戴眼罩遮蔽失明的单眼。战斗能力非常强大。罪之枝名称是“CROW・乌鸦”“乌鸦发招-虚空一闪”,能力是将出血的手臂上凝成巨大的镰刀。
个性好战,以前和兴绪唐子一见面就会打起来,经常在对话里加上“滋啪”两个字。弱点是女人,尤其见到穿著几近贴身或暴露的女性会格外紧张,有时还会做出“OO装不是很糟糕嘛”的发言。酒品差,喝醉就会做出一些蠢事。
入狱前是个警官(职位是巡查),在东京大地震过后的期间,收到晓雷为首的不良组织下达的挑战书,千地欲赴约挑战对方,但被四名同僚击晕安置在警局里。当他赶到现场的时候,四名同僚已遭晓雷残忍地杀害。遂委托刺青师将四名同僚的姓名缩写纹在右眉上方,作为纪念亡友的方式[3]。后来在协助丸太抵抗赝人甲部队的时候,遇见已被改造成赝人的晓雷,与之展开对决并亲自斩杀对方,为自己和同僚报仇雪恨。
之前已出狱在寻找工作,后来为了要消除原罪而又重新回到剥切燐一郎的根据地,后与咲神斗都展开决斗,不敌对方的攻势遭其重创。虽然经过唐子的急救顺利捡回一命,但还是因此失去右臂。咲神落败后,千地在漫画版尾声恢复平静的生活(下颚开始蓄著些许胡子),为了忘却在死囚乐园期间发生的事情,已不再使用罪之枝并前往某处山谷攀岩,并且在想起丸太的时候露出欣慰的微笑。
鹰见 水名月たかみ みなつき野水伊织
“DEADMAN WONDER LAND”的死囚,鹰见羊的妹妹,17岁。代号“HUMMINGBIRD・蜂鸟”。罪之枝名称“WHIP WING・隐形之鞭”,令血液渗入毛发形成鞭子,数量多甚至能变成绳索。
外表是个看似柔弱,配戴轻巧的耳饰,刺有舌洞,背后留有部分的伤疤,双手常铐著锁链手铐的美少女,然而进入战斗状态的时候,就会露出嚣张的一面。其实在东京大地震时被母亲抛弃后便成为一个有严重暴力倾向的杀人犯,为了达到目的,甚至可将自己的哥哥当作挡箭牌。虽然后来个性比较收敛,但还是会不时口出秽言,甚至露出邪恶思想,被玉木评为“外表看似可爱,却拥有满口利牙”的对象[4]。然而在得悉小白曾接受不人道的人体实验时,亦忍不住为她的遭遇落下眼泪[5]。据水名月表示,她在入狱前经常受到父亲的虐待,但是羊为了保护她,甚至不惜对父亲拳脚相向。为了让羊误解父亲有不雅之举 而故意设法裸身陷害亲父,成功的让刚回家的羊拿起美工刀准备攻击父亲,结果水名月却在这时候发动了罪之枝的能力。待其回神时,父亲已经躺在血泊之中。然而在和丸太的战斗期间,羊忽然出现在决战现场,揭穿水名月当年无故杀害父亲的真相。一度陷入苦战的丸太则在千地的鼓励与提示下,找到了致胜关键,并趁著对水名月训话的时候,直接撞击她的头部使其不支倒地[4]。事后丸太因为不愿对她痛下杀手,甚至还当著观众的面前比中指,以表达自己的不满[4]
在前几次的战败者惋惜秀里失去了胃跟肾脏,和丸太战斗后的惋惜秀因为剑峰凪的关系,吃角子老虎出现“头发”的器官,以哥哥羊与第一个朋友丸太为开始再度相信他人,称哥哥羊做“恋妹情节的家伙”。
喜欢甜食和种花,房间里摆满著亲手栽培的花朵,似乎很喜欢小动物。发动能力的时候,则是藉著取下耳饰,令耳洞渗血,胸口也会出现六枚记号。
已离开DW,因身负杀害父亲的罪刑,之前正于其他监狱服刑(头发亦稍微变长),后来为了要消除原罪而又重新回到剥切燐一郎的根据地。在漫画版尾声恢复平静的生活后,为了成为兽医而用功钻研生物方面的知识。
搞笑助川ちょっぷりん すけがわ
“DEADMAN WONDER LAND”的死囚。32岁,同性恋女装癖,喜欢穿著风格华丽花俏的性感衣装,代号“PEACOCK・孔雀”,罪之枝为“PEACOCK PEAK・孔雀开屏”。喜欢称呼自己为“本姑娘”,叫他的本名“助川优”的话会生气,水名月经常称他做“笨蛋人妖”。房间里有厨房,擅长料理,略懂钢琴[6]。倘若没有化妆会变得十分不自在。自称D.W 最有品味的人。在丸太于首场死尸秀战胜千地后,带著其他G栋犯人到丸太房间亲自拜访对方,并主张丸太将获胜的奖金拿来开庆祝宴会。其后于丸太和水名月的死尸秀决战期间,和户坂担任解说员,并将丸太取胜的方式评为“没有品味的赢法”[4]。罪之枝名称“孔雀开屏”,能力是将血液能结成犹如刺针般的结晶体攻击对手,亦能用于阻挠对手的去路。
入狱前是某家公司的员工,因为自己的性向而饱受同事排挤,直到某日提前下班返回租屋处时,正巧撞见男友和外遇女友幽会的场面,由于无法忍受男友的外遇女友出言讥笑他的外貌,最后在发狂的状态下,使出罪之枝杀害对方,但也因此被男友唾弃,被押送至死囚乐园监禁。之后助川也因为这段经验的影响,开始模仿男友的外遇女友的穿著风格,借此掩饰自己真正的面貌[3]
已离开DW,之前正于其他监狱服刑,后来为了要消除原罪而又重新回到剥切燐一郎的根据地。服刑时头发被理成平头,所以现在戴的是假发。在漫画版尾声恢复平静的生活后,重新将头发蓄长并配戴尖框眼镜(发型由平头变为流线型的短发),当上剧团的导演,负责指导剧团演员演出名为《罪之枝》的舞台剧。
顶 和哉いただき かずや
“DEADMAN WONDER LAND”的死囚。23岁,嘴巴有著四组交叉缝线,头发绑成圆发髻,身材圆胖的男性。代号不明,罪之枝不明,但被称为阿团。几乎什么都吃,包括金属,唯独吃了小白的料理之后会中毒。
入狱前似乎是杂技师
已离开DW,目前正于其他监狱服刑,然而警方人员仍对其什么都吃的习性伤透脑筋。在漫画版尾声打破吉尼斯记录,成为新任大胃王记录保持者。
火多良 怀ひたら いだき
D.W的G栋死囚,77岁,入狱编号946,男性,代号“ANDEAN CONDER・安地斯神鹰”,罪之枝为“CONDOR CANDLE・秃鹰・蜡烛”。很高的老人,梳著醒目的白色雷鬼头,左眼有道伤疤,带著眼罩和耳机。被大家称作希特勒老头,听说已经有32年没睡觉过。是G栋已知最为年长的死囚。
罪之枝名称“秃鹰・蜡烛”,能力是将血液引燃,可以随时随地燃烧,甚至连冰块也能燃烧殆尽。经常在语尾加上:“我女儿是这么说的”(・・・と我が娘は言っている)。
入狱前是教师,妻子在产下女儿没多久,便耗尽体力而撒手人寰。女儿火多良真纪是名艺人,因为东京大地震时造成的火灾而毁容,加上父亲的冷漠而厌世自焚。火多良的左眼是被她的女儿用叉子刺瞎的。女儿的死,让他感到相当愧疚。
之前已出狱隐居,后来为了要消除原罪而又重新回到剥切燐一郎的根据地。在漫画版尾声恢复平静的生活后,重返教师的岗位,持续在校园里授课。
剑峰 凪けんがみね なぎ小野大辅
“DEADMAN WONDER LAND”的死囚。男性。代号“OWL・猫头鹰”。罪之枝名称是“OWL EYES・猫头鹰眼球”,可以令血液成悬浮球状引爆。
反死囚乐园组织“自由之锁”的创办者,利用骇客系统将鹰见水名月的惋惜秀的吃角子老虎出现“头发”。外表是个留著波浪般的微卷短发,颈部有条缝合的伤疤,时常穿戴围巾和风衣,神情冷静的中年男子。经常在对话期间藉著天气的变化,隐喻自己的心情和当前局势的变化。嘴里的几枚假牙附著迷你通讯器。在唐子出手击晕丸太,将其带进组织根据地后,拉拢丸太进入组织内。
以前因为在死尸祭中顾及爱妻有孕在身,因而故意输给对方,而在惋惜秀中失去声带,现在是靠机械声带发声。但玉木说了:“我不许有人在游戏中作弊。”然后派弦角杀了他的妻子,之后对弦角怀恨在心,甚至发狂残杀弦角的十二名部下,将他们的躯体撕扯到面目全非。
凪曾于和丸太的会谈间,声称和死去的妻子育有一名孩子,并期盼重获自由后,能够再次抱著自己的孩子[4]。但后来被弦角唤起失去妻儿的记忆后,才对唐子透漏,由于妻子是被弦角开肠剖腹残杀致死,所以他未出生的孩子已于当时死去,并且被玉木作为惋惜秀的标本[7]
于对抗橙火花的时候遭对手斩断前段左臂,被弦角囚禁后遭对手唤起失去妻儿的惨痛记忆而再次发狂,后由于丸太的出现才使其再次冷静下来,最终与弦角对峙时使用自爆一起死亡。临终前将身上的“糖果”交给丸太,便带著满足的笑容离开人世。
舆绪 唐子こしお からこ伊东久美子
“DEADMAN WONDER LAND”的死囚。女性。代号是“COCKFIGHTING・斗鸡”。罪之枝为“GAME FOWL'S FRANKENSTEINER”,能力是将血液硬化得比金属坚硬,且不受其它化学物质影响。当硬化的血液覆盖在四肢前端的时候,甚至还能进一步提升攻击的威力。
“自由之锁”中的副队长,留著银色的短发,褐色肌肤,胸前配戴著附有铃铛的项链,经常穿著露腹的衣装和半长裤,说话带有关西腔,自认为是“日本美女”,被水名月谑称“肌肉老太婆”。非常爱慕剑峰 凪,即使知道他有疯狂的性格后也不为所动。以前一遇见千地清正就会开打,曾和他成为G栋最出名的人物。入狱前似乎是护理人员
目击剑峰 凪为了对抗弦角牺牲后悲动不已,但还是成为“自由之锁”中成功逃狱的人,并将另存的晶片交给行政长官,将玉木的非法行为公诸于世。D.W瓦解后,为了要消除原罪,帮助真纪奈亲自联络丸太在内的前G栋居民,重新回到剥切燐一郎的根据地。在漫画版尾声恢复平静的生活后,重新回到医院担任护理人员,并勉励住院的病患应勇于面对讨厌的事物。
六路 文堂ろくろ ぶんどう福山润
“DEADMAN WONDER LAND”的死囚。自由之锁的参谋,留著覆盖额头的短发,性格冷淡,对丸太非常反感。
实际上是守墓者派来的间谍,在第一张晶片内安装炸弹,准备炸死自由之锁的人,但计画被小白破坏了。
事情东窗事发后露出扭曲的本性。本来要将丸太处死,但后来被千地清正随机乱入宣告失败,后转至其他监狱。
咲神斗都さきがみ とと泽城美雪
“DEADMAN WONDER LAND”的死囚。男性。代号“仿声鸟”。罪之枝名称是“爱的☆迷宫”,可以复制其他死囚的罪之枝。
“DEADMAN WONDER LAND”最强的人。留著浅绿短发,衣䙓边缀著穿环的长垂饰,身上和小白一样全身关节几乎都有缝疤的少年。直接称呼小白为原罪。据千地清正所言,他以前的个性更加狂暴。对原罪非常了解。在东京大地震里失去了姊姊,对后来在G栋结识的密琦缘抱持著特殊的情谊,称呼密琦缘为“姊姊”。他似乎是被排除在名单外的能力者。
实际上是“DEADMAN WONDER LAND”的所长 剥切 燐一郎透过记忆移植所产生的第三个身体替代品。
复制罪之枝的方法是经过食用能力者的血液,因此,未参加过惩罚秀的丸太,也就是罪之枝“丸太弹”还没被复制过,而“丸太弹”就是令鹅妈妈系统停止运转的“钥匙”。正要把记忆移植到丸太身上时,被千地即时制止,遭后者重创而失去右边的手臂及足部。最终在研究所里被元G栋囚犯们和D.W特务猎兵队联手击败,还来不及逃出研究所,便遭倒塌的残骸瓦砾活埋。
最后没能达成为了一起死而做的约定:将缘大卸八块。
密崎缘
原G栋的犯人,绑著两束马尾辫的体弱少女,被千地戏称为“弱少女”,咲神斗都称她为姊姊[2],罪之枝是将血液变成坚固的伞,借此达到攻击和防御的效果。于东京大地震过后因一意寻死,被送至D.W,险遭两名囚犯欺凌的时候被咲神所救,此后便和咲神成为互助的友人关系。因为对咲神性情大变一事感到困惑不解,为了调查幕后原因,遂在离开D.W一段时日后,随同丸太等人再次踏进剥切 燐一郎的根据地,却趁著丸太等人不注意时,暗地挪用医药物资帮助咲神进行治疗(但是缘特别声明她要治疗的是咲神,而不是占据后者身体的剥切),并且选择帮助咲神挡下丸太等人对其发动的攻击,最后死在咲神斗都的手上。
最后没能达成为了一起死而做的约定:将斗都轰成蜂窝。
河本
配戴深色头巾的男子,为自由之锁的成员,罪之枝名称不详,能力为利用血液编出可让人行走的网子。在利用罪之枝能力协助丸太等人脱逃的时候,因为网子承受不了一行人的重量,进而触动附近的警报器,遭强酸液体浇蚀泰半的身躯,化为骨骸之际仍念著母亲,之后被守备机械人辗过身体当场惨死。
阿宫
身穿深色短上衣的短发女性,为自由之锁的成员,罪之枝是射出血液形成的连锁圈环攻击对手。和其他自由之锁的成员企图脱逃时,被弦角以枪吉他扫射而重伤致死。事后被弦角切下头部,将其插在锥子上示众[2]
藤吉
罪之枝能力不详,为自由之锁的成员,和其他自由之锁的成员企图脱逃时,被弦角以枪吉他扫射而重伤致死。死后还被弦角切下头部,将其插在锥子上示众[2]
“信天翁”
本名和罪之枝能力不详,于动画第10集提及的秃头老者,原本自由之锁成员为了将D.W的真相公诸于世,提名他作为协助自由之锁的人选,却因为顾虑到其年事已高,转而放弃邀请他的念头。
“翠鸟”
本名和罪之枝能力不详,于动画第10集提及的G栋囚犯,据自由之锁成员的描述,是位个性非常好的犯人,于先前执行战败者惋惜秀的时候死亡。
本名不详,浅色短发,配戴墨镜,身著西装的男子。罪之枝是利用血液形成的网状物,牵制对手的行动。在离开D.W后,为了消灭原罪而重新回到剥切燐一郎的根据地。
本名不详,身穿深色上衣的男性,为自由之锁的成员,罪之枝是利用血液形成的爪子攻击对手。和其他自由之锁的成员企图脱逃时,被弦角以枪吉他扫射而重伤致死。
本名不详,头戴浅色帽子的男性,为自由之锁的成员,罪之枝是投射血液形成的矛攻击对手。和其他自由之锁的成员企图脱逃时,被弦角以枪吉他扫射而重伤致死。
本名不详,双肩纹著刺青的男子,罪之枝是将血液凝聚于双手,变成带著尖刺的球状攻击对手。在D.W利用罪之枝能力者进行非法实验的消息曝光后,被玉木捉来当成与赝人化的浅见决斗的实验品,结果被浅见注入毒液导致身体肿胀,最终因为承受不了剧烈的毒素,瞬间炸裂成血肉模糊的模样儿当场惨死。

守墓者[编辑]

东弦角あずま げんかく森川智之
守墓者的队长。自称超级和尚,没有眉毛,蓄著过颈短发,身穿火焰图纹的僧袍,胸前分别配戴锁链挂牌、念珠及骷髅项链。武器是“飞行者-V”的电贝斯,拆开后内装机枪,所以实际上是枪吉他。少年时期是寺庙里的和尚,私底下时常被师兄们虐待,甚至殴打成重伤,但在东京大地震后就精神分裂成病态的杀人犯。在丸太和自由之锁初步会谈的时候,袭击自由之锁的众成员,以压倒性的攻势压制丸太,却被忽然从天花板一跃而下的小白压坏了“飞行者-V”,不得不提前撤退修复自己的枪吉他。据六路文堂表示,这还是头一次见到弦角露出哭丧著脸的模样[2]
令剑峰 凪发狂的元凶,对凪有著近乎病态的爱恋。与凪对峙时本来占上风,一度快杀死凪,最后被突然出现的丸太打乱步骤并分神,被凪逮到机会反将一军。
橙 火花だいだ ひばな高森奈津美
守墓者参段段长。小学二年级,绑著冲天长发辫的小女生,武器是一只巨大的蛇腹剑,自认是名“优秀的淑女”。自幼年时期便被母亲施以肢体方面的虐待,幼稚园曾因为一个男同学掀她的裙子,就把他杀掉,并分尸埋在幼稚园的后花圃。母亲则在事发后自缢身亡[2]。关于知识、体能方面都已经超过小学二年级,且生性残暴。偶尔在说话语尾加上“我母亲是这样教我的”,甚至还会将削下来的人肉吃进嘴里。被凪评为“既可怜又下流,性格扭曲且精神腐败的小女孩”。
与凪的决战过程中,使用蛇腹剑将对手重创成伤,使其失去左臂,但也被凪利用“猫头鹰眼球”引发的爆炸波及受伤。其后因为亲眼目睹弦角被凪击败而失去战意,在逃亡时遇到咲神并被杀死。
莫斯里・我槌もーずり がづちろく
守墓第二分局局长。外型就像熊一般巨大,母亲是娼妓,因为害怕生下他会受外界批判,所以将他遗弃至熊出没的山区,被母熊发现后抚养长大。之后山区就经常发生熊攻击人的事件,抓到后发现是一个像野兽一样的人类。
原本要把丸太杀死,结果才讲几句话就先被千地清正给四分五裂掉了。
品川 童黑しながわ どうこく
守墓第二分局副局长。外形像蛇一样细长,手部的爪子相当锐利。先前杀害了数名女性,将她们的脸皮撕下、并用头发缝成一件衣服。
原本要把丸太杀死,结果才讲几句话就先被千地清正给四分五裂掉了。

赝人甲部队[编辑]

圆 狮子丸
被玉木改造成赝人的犯人,留著长发,经常身穿缀有毛边的长衣裤,随身携带狮子玩偶在身边的胆怯青年,代号“兽心心中”。罪之枝名为“拥抱之爪”、“逆抚之爪”、“终结之颚”,能将血液变成锋利的爪子或狮首攻击对手,血液具备著可操控人类五感的神经毒。其父亲于东京大地震发生时,为了保护他而丧生,此后便渴望成为犹如狮子般温柔、坚强且具备勇气的人,却在成长过程中饱受他人的欺凌,逐渐产生了将心灵没有受到扭曲的人当成“垃圾桶”,背负他人不幸的想法。对于敢对抗玉木的丸太抱持著钦佩的态度,但亦对自己的唯诺性情感到自责,因而在丸太被高岛丽囚禁在实验台的期间,溜进房间让丸太服下加进自身血液的水,借此消除丸太身上的痛楚。当浅见和小白跟著丸太再次遇见狮子丸的时候,因为提及“丸太怎么有两个女朋友”的问题,加上丸太表示仅将两人视为朋友的回答,令浅见和小白顿时不知如何是好。
但后来因为受到玉木洗脑的影响,迫使其不得不遵从命令杀害丸太,连带让试图保护丸太的小白身受重伤短暂昏迷。不料这个举动,反让精神领域里小白和“原罪”的人格互相调换,最后被丸太与小白联手使出的大型丸太弹重创倒地,伤重身亡。
皇埋
赝人甲部队的一点红,戴著宽边帽,身穿蝴蝶般的洋装,手持洋伞的长发女性。自视甚高,将死囚们视为污秽丑陋的生物,倘若别人无视她的话,还会变得相当恼怒。代号为“七色蝴蝶”。罪之枝能力几乎都是以法语命名,招式名称是“羽翼之雾”、“梦幻口红”、“忧郁痛楚”、“黑色雨滴”。能力是将血液变成蝴蝶般的形状,可变成回旋飞刀攻击对手,亦能让自己在空中短暂地飞行,被她的血液接触到的对象,将会陷入强烈的幻觉并互相残杀。
与赝人甲部队的其他成员试图阻挠丸太、浅见、小白,后转而和水名月与搞笑助川展开决战,并一度利用自己的罪之枝令两人互相残杀,但由于水名月及时脱离幻觉,用脚踹中搞笑助川的重要部位使其清醒的缘故,令幻觉能力因此失效,最终被水名月与搞笑助川利用合体技“爱之皮鞭”扫击面部而败,还被两人吐槽她败北的模样实在难堪至极。
圆川一与壹
赝人甲部队个头最矮小的成员,头戴圆帽,手边总是拿著棒棒糖的男孩,但实际上是对年龄超过30岁的双胞胎。代号为“双轮无双”。过去曾经藉著假装哭泣,引来好心的民众施舍饭菜给他们充饥,岂料两人不但没有感谢给予他们饭菜的对象,甚至还在吃饱喝足后,为了消遣而动手杀害对方。罪之枝能力为“双轮无双”,可将血液变成车轮状的绳索攻击对手,当两人联手发动攻击的时候,甚至还能使用合体技“双轮无双·调和”强化罪之枝的威力。
与赝人甲部队的其他成员试图阻挠丸太、浅见、小白,后转而和火多良怀展开决战,虽然两人在战斗期间一度压制火多良,还趁机取走他的耳机,却反让火多良回忆起女儿自焚的过去,最后被火多良施展“秃鹰·蜡烛”释放的烈焰活活烧死。
晓雷
赝人甲部队的队长,戴著半透明面罩 留著两旁剃掉,但中间绑成马尾的长发,仅穿著护臂和长裤的男子。代号为“乱离乱身”。认为世间就是由一连串的赌博和选择所构成的结果。过去是东京大地震发生后的幸存者之一,因为对千地清正所属的警方试图维持秩序并阻止掠夺暴动的作为感到不满,率领几位与他有著相同想法的伙伴,残忍地杀害千地的同僚。罪之枝名称为“恒河沙”、“阿僧祉”、“那由他”,可将血液变成蝎尾攻击对手,亦能藉著将蝎尾般的毒针刺进身体,进而强化肉体的威力。
与赝人甲部队的其他成员试图阻挠丸太、浅见、小白,后转而和千地展开决战,道出当年杀害其同僚的真相,更一度让千地陷入苦战,最后被千地使用极致强化的血液巨镰瞬间劈成两半。

其他罪犯[编辑]

鹰见 羊たかみ よう梶裕贵
鹰见 水名月的哥哥,玉木创办人雇用他来监视“啄木鸟”。有强烈恋妹倾向。表面上看起来和善,其实心里策划了许多鬼点子。初期是唯一知道丸太冤狱的罪犯。丸太踏进DW的当天,羊因为推著装满货物的手推车撞到丸太,被真纪奈发现其窃取之物资的行为,遭后者持军刀砍伤胸膛和腹部。以前很讨厌丸太以及他那种天真的个性,发生某事之后却和他成为了朋友。
自愿进来DW是为了赚取CP以减少宝贝妹妹的刑期(其储值卡内曾经累积到九千万CP的额度),但后来知道G栋的人是不算在CP可买到的范围内后,开始怨恨玉木并开始帮助丸太。
亲眼看到失控的小白用不寻常的方式虐杀警卫室的人,在那之后对她感到非常害怕。
在浅见死亡后,开始帮忙照顾兼养育她的犰狳并随身携带。
之前已出狱,并时常去监狱探望水名月。为了消除原罪而重新回到剥切燐一郎的根据地。在漫画版尾声恢复平静的生活后,和水名月同住,并藉著买卖股票赚取金钱。
御堂 浅见みどう あざみ
丸太进入DW后认识的女生,入狱前似乎是暴走族。有强烈的正义感,入狱后个性似乎变的婉转许多。于漫画第六册再次出现。
似乎从以前就缺乏父母管教,最后为了令朋友脱罪,而导致自己入狱。在监狱中救了一只三带犰狳 金助,之后就一直带著它。
被玉木做成“赝人”,原本是失控的状态,但被丸太救回来了,也成功戒除“面具”。
对丸太似乎有好感,也喜欢小白这个朋友,但却目击了小白变回原罪,为了不让原罪接触丸太,只身抵抗对方的攻势,但突然被咲神斗都(剥切燐一郎)使用乌鸦的罪之枝砍下头颅。
浅见身故后,其头颅被原罪拿至丸太面前示众,金助则被鹰见羊代为收养。
(动画把她删除了,即使她是第六册的封面人物,且对故事有一定的影响度)
高头寺 一政こうずじ かずまさ
DW里人见人怕的坏痞子,时常仗势欺凌比他还要弱小的犯人,在食堂和浅见发生冲突,甚至直接用脚踩向对方的手臂,因在犯人表演秀中违规,目前正在特别监狱中服刑。
动画将他设定为跆拳道选手,在表演秀最后死亡。
老张
DW里的犯人,时常会以收取CP的代价向人提供情报,但据羊所说,其贩卖的情报多半是假的。曾接受羊的委托,调查水名月的下落。

D.W特务猎兵队[编辑]

由原先的D.W看守长真纪奈亲自组建,以阻止玉木常长的暴行,负责管理犯人为目标的组织。原先真纪奈为了看守员的后续打算,在解散D.W看守队时,还特地为看守队员准备证明清白的文件、退休金及推荐信,但由于看守队多数成员皆到真纪奈的作为感动,反而自愿加进特务猎兵队,使得原先仅有四名成员的特务猎兵队顿时增加到几十人的规模[8]

真纪奈
回向 河童
真纪奈还在自卫队时期的同事,留著微翘的黄短发(脑勺以下则是黑色),下颚蓄著少许胡须,时常穿著花衬衫的男子。表面上是名看似吊儿啷当,喜欢可爱女孩的记者,事实上一直都在协助真纪奈暗中进行调查工作。在玉木开始利用赝人猎杀死囚的时候,拿著自由之锁的武器,委托某位大学教授帮忙打造特制的军刀交与真纪奈。为了击败原罪,陪同真纪奈和元G栋囚犯踏进剥切燐一郎的根据地,并且在研究所倒塌时成功地逃离现场。
炸弹
真纪奈还在自卫队时期的同事,左眼有片伤疤,绑著马尾,神情冷静的男子。擅长制造炸药,被我缟吐槽经常冷不防做出爆炸性的发言。为了击败原罪,陪同真纪奈和元G栋囚犯踏进剥切燐一郎的根据地,并且在研究所倒塌时成功地逃离现场。
我缟寅壹
真纪奈还在自卫队时期的同事,留著形如火焰般的头发,双颧骨和手臂纹著斑纹状的刺青,性情好战的男子。擅长近身肉搏,左腿为改造成附有机枪的金属义肢,武器是随身携带的飞刀和手枪。被炸弹评为“除了吹牛以外,仍可以好好利用的小鬼” [8]。为了击败原罪,陪同真纪奈和元G栋囚犯踏进剥切燐一郎的根据地,并且在研究所倒塌时成功地逃离现场。
春日今日子
经常随侍在真纪奈身边的看守员。留著浅黄短发,配戴眼镜的少女。虽处事经验不如真纪奈,却相当崇拜真纪奈并忠于对方的命令。当真纪奈宣布解散D.W看守队全员的时候,便立即辞去看守员的职务加进特务猎兵队。在特务猎兵队里主要负责分析情报资料。为了击败原罪,陪同真纪奈和元G栋囚犯踏进剥切燐一郎的根据地,并且在研究所倒塌时成功地逃离现场。

其他角色[编辑]

五十岚 空江
丸太的母亲,绑著黑色发辫的和蔼女子,是剥切燐一郎的下属。剧情开始的15年前,空江任职于国立医疗防治中心,进行人体实验的工作,导致每年超过22名实验者死于其残酷的实验过程。原本仅是为了进行人体实验,才欲藉著受孕产下胎儿做为实验对象,但在丸太诞生后反对其产生恻隐之心,转而将尚在襁褓中的小白带进研究所,代替丸太成为实验对象。
当年幼的小白和丸太住进入研究所后,空江一方面负责照顾小白和丸太,另一方面却为了研究提升人体免疫机能的方法,对小白进行惨无人道的人体实验,以至于后者的意识里创造出“原罪”的人格,迫使剥切燐一郎为了封印原罪,于研究所遗址建立了D.W,之后空江藉著从小白(原罪)身体取得的血肉组织,发明“鹅妈妈催眠系统”,借此抑制原罪的精神使其不再出现。在小白与丸太还小的时候,经常用钢琴弹著“啄木鸟之歌”给两人听。后来空江在10年前遭遇东京大地震(原罪寻死所引起的)的时候因为手上拿著研发出来的结晶而存活,但对小白很愧疚举枪自尽,其生前经常弹奏的那台钢琴亦在这场灾难里遭到损毁,并于事后被重新修补,安置于研究所剥切燐一郎所在的房间里。
喜多野 昭
五十岚空江的昔日同僚,大班啄木鸟组的成员。
舞藏
五十岚空江的昔日同僚,负责检体管理的燕子组成员。
村上 隆
五十岚空江的昔日同僚,负责制作人工细菌的欧夜鹰组成员。
馆 高次
五十岚空江的昔日同僚,负责研究病毒传染性的天鹅组成员。
搞笑助川的前男友,称呼助川为“阿优”,实际上仅是看中助川的钱财,才接受对方的包养。在勾搭外遇女友在租屋处里幽会的时候,却被返家的助川撞见两人幽会的场面。后因为目击助川发狂杀害外遇女友的场面,因而当场情绪失控,从此和助川断绝来往,下落不明。
火多良由纪
火多良怀的女儿,还在世的时候是名艺人,后因为东京大地震引起的火灾被毁容,加上对父亲冷漠的态度极为不满,愤而叉瞎父亲的左眼,点燃香烟与汽油自焚身亡。
土门、新堂、桃井、菅
千地清正担任警官时的同事,于东京大地震的灾后时期,遭晓雷为首的不良分子残忍杀害,使得千地为此在右眉纹上代表四人姓名缩写的“DSMK”的字样,作为纪念昔日同僚的标志。
美美
丸太的青梅竹马兼同班同学,留著齐浏海长发的开朗女孩,于故事开头和丸太等人讨论休学旅行的计画,后来在原罪袭击丸太班级的时候,遭原罪切断头部致死。
山胜
丸太的青梅竹马兼同班同学,喜欢踢足球的少年,戏称个头矮小的丸太为“矮树桩子”,于故事开头和丸太等人讨论休学旅行的计画,后来在原罪袭击丸太班级的时候,遭原罪残杀身亡。
青阳上校
和玉木常长相互勾结,进行不法勾当的军官。在D.W解散后,迫于真纪奈的威胁,提供高等军用潜水艇让D.W特务猎兵队和丸太等人再次潜入剥切燐一郎的根据地。

名词[编辑]

用语 说明
死囚乐园デッドマン・ワンダーランド 简称D.W.。又名监狱游乐园。日本唯一民营化的监狱收容所,里面全部都是罪犯。也因为真实的死亡表演引来大量观光客。虽然是主题乐园,但还是以刑部为主要系统。里面共分成七栋大楼,从A栋到F栋和中央主管室,另外的G栋是属于秘密楼层,在中央主管室的地下,不只地图未记载,对外也是不知道的。
东京大地震東京大震災 とうきょうだいしんさい 十年前发生的大地震,使东京百分之七十沉入大海。某天原罪对空江说了我想寻死,在几天后的实验中胡乱使用能力,空江为了劝阻原罪说了过度使用力量会导致身体无法复原,原罪听到之后更想使出全力来让自己迈入死亡,而其结果就是造成东京大地震。死囚乐园就是为了复兴东京所建的。
CAST POINTカストポイント 就是监狱里的钱,简称CP,1CP=1日圆,每位犯人刚入狱的时候,都会取得基本额度的CP,以便于在监狱里的各个设施消费。没有CP的犯人,在前往食堂分配食物的时候,仅能分配到极微小块且难以入口的干粮。有CP甚至烟、酒等嗜好品都能买到,更听说可以买下剩下的刑期,唯独G栋的犯人无法利用CP购买刑期。CP是以储值卡的方式交易。
糖果キャンディ 死刑犯的颈圈会不断注射毒素,“糖果”就是用来延长死期的解毒剂,每三天要吃一次,否则就是DEAD(执行死刑)。可用CP来购买,糖果型解毒剂在商店里贩售,每颗十万CP。从丸太服用“糖果”的过程,可得知其味道相当地苦[9]
犯人表演秀 是一种利用犯人赚钱,和娱乐大众的竞赛。犯人报名后参加,优胜可得到CP,观众也能够用赛马的方式赢钱。参加者不一定要死刑犯。倘若参赛的犯人于竞赛过程做出犯规的举动,将会面临遭看守长当场处决,或是被囚禁至特殊牢房的处分。但由于玉木顾及现场可能会有人权团体于现场观赛,因此那些在竞赛期间意外致死的案例,都会对外诓称是演戏效果。
死囚デッドマン 罪之枝能力者的总称。东京大地震后,有些人得到了能够操控血液超能力,这种能力简称“罪之枝”。而那些会病发的人几乎被收容于死囚乐园的中央秘密内部-G栋。
罪之枝罪の枝 つみのえだ 一种能操纵血液的能力,能力来自于感染体内的一种红色钻石,但更准确来说它是一种胶囊,一种机械蠕虫的聚合体。使用罪之枝的条件就是要流血。
死尸祭死肉祭 カーニバル・コープス 死囚乐园最著名的表演,让死囚进行一对一的打斗,只要一方无法战斗或死亡就是另一方获胜,优胜者可获的一百万CP和“糖果”,而输的一方必须强制参加“战败者的惋惜秀”。
战败者惋惜秀 战败者的惩罚游戏。战败者会被固定在手术专用的座椅上,执行惋惜秀的医师(高岛丽)会用吃角子老虎机,选择战败者要献上的身体部位,提供研究者进行研究与实验,并依据摘取部位的不同,决定是否在摘取器官的过程注射麻药,所以不乏战败者在执行惋惜秀的过程里死亡的案例。于此同时,位于G栋的其他对象可以透过影像直播,观看战败者被取走身体器官的经过。但由于自由之锁运用骇客系统的缘故,使得水名月执行战败者惋惜秀时,出现了原先没有的“头发”的选项[4]
王牌超人エースマン 丸太与小白小时候崇拜的动画英雄人物。
自由之锁自由の鎖 スカーチェイン 剑峰凪带领的一个反体制组织。目的是带领死囚逃出并摧毁死囚乐园。成功逃狱后的成员亦协助DW特务猎兵制作武器及“酸化促进剂”。
守墓者墓守 アンダーテイカー 是由一群无法矫正的重大罪犯中拣选出来,并以“更生”计画存在的一个特殊团体。他们的工作就是负责镇压暴动的死囚,保护玉木。他们的武器上都涂有“酸化促进剂”。
酸化促进剂 Wormeater酸化促進劑 ワームイーター 通称杀虫剂,功能是使机械蠕虫急速瘫痪,是一种会令死囚的罪之枝血液急速酸化的液体,令罪之枝无效变成普通的血液。被酸化的只有使出罪之枝的部份。
赝人ニンベン 人造罪之枝能力者的总称。是一群经过玉木筛选出的犯人经实验后的“伪”技能者。必须依靠“面具”,否则就会像是染上毒瘾一般无法克制(因为面具会接收研究室散发出的电子讯息,变成一种强力的催眠装置,也就是“毒品”),能力是从手背上的巨蛇将毒素注入罪之枝能力者体内,注射后数秒后会传至全身,最后血肉模糊地自爆。其中分成甲、乙、丙三小队,功能和守墓者一样保护玉木长常。
甲部队 能够自发性的将“毒”特化的一群人。他们不需要面具,而是用插在脸上类的钉状物接收讯息(毒)。罪之枝也和乙、丙部队的赝人不一样(因为独自进化的关系)。已知成员有晓雷、皇埋、三川一和圆 狮子头。
DW特务猎兵队DW特務獵兵隊 由真纪奈组织成的反玉木组织,大多数的成员为真纪奈的属下,也就是警察。
鹅妈妈催眠系统 丸太的母亲 五十岚空江于多年前为了压制“原罪”的精神,特地发明的催眠系统,分为装著“原罪”身体部分的“发声箱”,以及形状犹如卵状的系统中心。只要鹅妈妈催眠系统还开启著,便能让原罪的人格陷入沉睡状态。然而出于不明理由,后来的鹅妈妈系统已经无法完全抑制“原罪”的人格。故事后段确认,鹅妈妈系统并非压制“原罪”的精神的装置,而是单纯封印“原罪”的力量,避免小白过度使用力量导致受伤无法及时复原的装置。记载原罪诞生与鹅妈妈催眠系统发明经过的笔记,被空江藏在于东京大地震损毁的旧钢琴里。
啄木鸟之歌 五十岚空江于丸太和小白幼年时期,亲自创作给小白的歌曲。

单行本[编辑]

卷数 日本 角川书店 台湾香港 台湾角川 里封
发行日期 ISBN 发行日期 ISBN
1 2007年2月9日  ISBN 978-4-04-713974-9 2008年11月1日  ISBN 978-986-174-895-5  五十岚丸太
2 2007年12月6日 ISBN 978-4-04-715014-0 2009年5月2日 ISBN 978-986-237-070-4 千地清正
3 2008年5月26日 ISBN 978-4-04-715065-2 2009年9月15日 ISBN 978-986-237-281-4 御堂浅见
4 2008年10月25日 ISBN 978-4-04-715126-0 2009年12月25日 ISBN 978-986-237-420-7 兴绪唐子
5 2009年4月25日 ISBN 978-4-04-715207-6 2010年2月6日 ISBN 978-986-237-530-3 助川优
6 2009年8月26日 ISBN 978-4-04-715279-3 2010年5月13日 ISBN 978-986-237-671-3 火多良怀
7 2010年1月26日 ISBN 978-4-04-715365-3 2010年8月1日 ISBN 978-986-237-804-5 顶和哉
8 2010年8月26日 ISBN 978-4-04-715506-0 2010年12月29日 ISBN 978-986-237-983-7 鹰见羊
9 2011年3月26日 ISBN 978-4-04-715652-4 2011年10月15日 ISBN 978-986-287-361-8 咲神斗都
10 2011年5月26日 ISBN 978-4-04-715699-9 2011年11月29日 ISBN 978-986-287-458-5 小白
11 2011年10月26日
2011年10月6日
ISBN 978-4-04-715802-3(通常版)
ISBN 978-4-04-715710-1(限定版)
2012年4月21日 ISBN 978-986-287-684-8
12 2013年5月25日 ISBN 978-4-04-120730-7 2014年1月8日 ISBN 978-986-325-761-5
13 2013年8月21日 ISBN 978-4-04-120777-2 2014年6月6日 ISBN 978-986-366-023-1
  • 备注:台湾角川将单行本除第七册外,其馀单行本均列为限制级

电视动画[编辑]

电视动画于2011年4月16日由神奈川电视台(星期六)25:00深夜放送。2011年10月8日与单行本第11集一起推出OVA,以入狱前还在当警员的千地清正为故事主角。

制作人员[编辑]

  • 原作 :片冈人生近藤一马(角川书店/月刊少年ACE连载・角川COMIC ACE刊)
  • 监督 :初见浩一
  • 系列构成・脚本 : むとうやすゆき(“战国BASARA”系列、“机动战士高达UC”、“甲贺忍法帖”)
  • 人物设计: 山田正树 (“战斗司书”、“道子与哈金”协力、“EX MACHINA 苹果核战记”)
  • 机械设定:柳濑敬之
  • 道具设定:新妻大辅
  • 效果设计:有田周平
  • 美术监督:渡边三千惠
  • 色彩设计:斋藤裕子
  • 摄影监督:葛山刚士
  • 编辑:阪本久美子
  • 音乐:NARASAKI
  • 音响监督:岩浪美和
  • 动画制作:Manglobe曾经作品(“混沌武士”、“死亡代理人”、“圣剑之刀锻冶”、“只有神知道的世界”)
  • 制作:DEADMAN WONDERLAND G栋

主题曲[编辑]

片头曲“One Reason”
主唱:fade
片尾曲“SHINY SHINY”
作词・作曲 :岩田アッチュ
主唱:NIRGILIS
CD发售日:2011年4月27日
插入曲“子守呗”(第1话)
作词:片冈人生、近藤一马
作曲・编曲:NARASAKI
歌:小白(花泽香菜

各集标题[编辑]

话数 副标题 中文标题 脚本 分镜 演出 作画监督
#01 死刑囚 死刑犯 むとうやすゆき 初见浩一 木村隆一 小岛大和
#02 解毒剤 -キャンディ- 解毒剂 -糖果- 横山彰利 五十岚紫樟 松井启一郎
#03 G栋 G栋 下司泰弘 日向正树
#04 クロウ・クロウ Crow・乌鸦 金宫サチ子 太田知章 白承灿
#05 死肉祭 -カーニバル・コープス- 死尸祭 さとう阳 古川良太
小矶由佳
青井小夜
さとう阳
#06 ハミングバード 蜂鸟 青井小夜 サトウミチオ
松本昌子
山本翔
#07 原罪 原罪 横山彰利 神保昌登 北山修一
岩田幸大
#08 自由の鎖 自由之锁 望月智充 五十岚紫樟 松井启一郎
小矶由佳
高柳久美子
#09 酸化促進剤 酸化促进剂 木村隆一 さとう阳
青井小夜
山本翔
#10 墓守 守墓人 加瀬充子 下司泰弘 日向正树
#11 絶望のGIG 绝望的GIG 横山彰利 古川良太
サトウミチオ
田中宏纪
#12 救済 救济 加濑充子
初见浩一
五十岚紫樟
初见浩一
小矶由佳、有田周平
松尾亜希子、高柳久美子
山田正树(总作画监督)
小岛大和(总作画监督)
OVA 赤いナイフ使い 赤刀使 山田靖智 山崎浩司 小矶由佳、有田周平
沓泽洋子、山本翔
山田正树(总作画监督)

与原作差异[编辑]

第一话
  • 动画原罪出现时间点为上课;原作则是午休时间。
  • 动画出现美美的父亲;原作则无。
  • 动画中小白的登场地点为施工工地,武器为钢条;原作则是丸太的监牢,武器为碎玻璃。
  • 动画中的颈环有液晶显示器,死刑犯则会有码表倒数计时,死亡后会自动拆除,服用“糖果”后会自动跳回72小时;原作则附有条码,可供电击镇压需要。
第二话
  • 动画中在工地欺负丸太的那群人不是高头寺的跟班,最后他们死于工地意外。
  • 动画中浅见的戏份完全被鹰见羊取代掉(被高头寺采断手那一幕),食堂的场景也一并剔除。
  • 动画中的普通监狱医生和G栋的医生为女医生(变态医生);漫画中普通监狱为老医生,G栋为女医生。
  • 动画多加了真纪奈制止高头寺赛前的暴力行为,但剪掉丸太骂高头寺的场景,另外还多加了高头寺骂脏话消音的镜头。
  • 动画中的表演秀做了一些变动。
  • 最后一场的抢球比赛剩下三个人(丸太、小白、高头寺),高头寺的跟班似乎也在中途就被他弄死了。
  • 动画中的表演秀准许国中生入场观看;漫画中表演秀的观赛者必须满十五岁才得进场。
第三话
  • 动画中“巨大腐尸”机器人喷出的是高温炮;漫画版则是高腐蚀性液体。
第四话
  • (无明显变动)
第五话
  • 死尸祭后搞笑助川等4人拜访丸太的房间,动画中没有。而战败者惋惜秀时搞笑助川等人皆不在场。
第六话
  • 动画中丸太与水名月的战斗为无时限制,战斗中千地并没有出场;原作则为三分钟回合制,且休息时间中,千地出现为丸太打气,并且第一次使用了“丸太弹”此名。
  • 水名月的回想有所不同,漫画是母亲在刚地震时没有理会水名月的求救直接逃离现场,动画是水名月被倒下的柜下压著,母亲无视水名月只救了一盘花后逃走。

播放电视台[编辑]

播放地区 播放电视台 播放日期 播放时间(UTC+9 备注
神奈川 神奈川电视台 2011年4月16日- 7月2日 星期六 25时00分 - 25时30分
岐阜 岐阜放送 2011年4月16日 -7月3日 星期六 26时30分 - 27时00分
九州 TVQ 2011年4月17日 -7月4日 星期日 26时30分 - 27时00分
东京 东京MX电视台 2011年4月19日 - 星期二 26时30分 - 27时00分
三重 三重电视台 2011年4月20日 - 星期三 26时50分 - 27时20分
千叶 千叶电视台 2011年4月21日 - 星期四 25时30分 - 26时00分
日本全国 BS 2011年4月22日 - 星期五 27时00分 - 27时30分

参考来源[编辑]

  1. ^ 《死囚乐园》单行本第9集
  2. ^ 2.0 2.1 2.2 2.3 2.4 2.5 《死囚乐园》单行本第4集
  3. ^ 3.0 3.1 《死囚乐园》单行本第8集
  4. ^ 4.0 4.1 4.2 4.3 4.4 4.5 《死囚乐园》单行本第3集
  5. ^ 《死囚乐园》漫画第45章
  6. ^ 《死囚乐园》单行本第10集
  7. ^ 《死囚乐园》单行本第5集
  8. ^ 8.0 8.1 《死囚乐园》单行本第7集
  9. ^ 《死囚乐园》单行本第2集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