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伽蓝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洛阳伽蓝记》是一部集历史地理佛教文学于一身的名著,在《四库全书》将其列入史部地理类,简称《伽蓝记》,为北魏杨衒之[1]所撰,成书于东魏孝静帝时。书中历数北魏洛阳城伽蓝佛寺),分城内、城东、城西、城南、城北五卷叙述,对寺院的缘起变迁、庙宇的建制规模及与之有关的名人轶事、奇谈异闻都记载详核。与郦道元水经注》一同,历来被认为是北朝文学的双璧。

缘起描述[编辑]

据书中自言,作者在魏孝庄帝永安年间(528年—529年)曾官奉朝请,见帝都洛邑极盛时。时隔二纪,孝静帝武定五年(547年),因行役重览洛阳,见其“城郭崩毁,宫室倾覆,寺观灰烬,庙塔丘墟,墙被蒿艾,巷罗荆棘”,甚至连钟声都罕闻。追思往昔,难免黍离麦秀之悲,故撰斯记,传诸后世。

洛城魏孝文帝太和十七年(493年)迁都于此,直到孝静帝天平元年(534)迁都邺城止,一直是北方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尤其是孝文汉化后,洛阳城达到空前的繁荣,一时文物典章都极为可观。其间因为天子后妃带头佞佛,王公士庶竞相舍宅施僧,上起太和(477—499)末,下至永熙(532—534),四十年间,修建寺宇达到一千三百馀所。这些浮图建筑的壮丽,装饰的华美和贵家的豪奢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寺院见证了北魏京师洛阳的兴废,不少大伽蓝(如胡太后建造的永宁寺(516-534))还成为重大历史事件的舞台。

《洛阳伽蓝记》作于北魏灭亡,西魏分裂(534年)后,杨衒之借佛寺盛衰,反映国家兴亡,其中既寄托了故国哀思,又寓含著治乱训鉴。至于缀拾旧闻掌故,详述京城地理,正《魏书》之曲笔,补史志之阙失,于历史地理研究亦占重要地位。《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谓“其文秾丽秀逸,烦而不厌”,繁简得宜,文笔优美,从文学艺术的角度来看也是上乘之作。侯外庐《中国思想通史》认为:“杨衒之的《洛阳伽蓝记》,为公认的反佛的激烈文献。”

《洛阳伽蓝记》原书有正文、子注之别,注语占大半。唐朝以前文注分明,宋朝以后在传抄过程中文注混淆,读解不便。至道光间,方有吴若准撰《洛阳伽蓝记集证》,改定正文、子注,恢复原貌,但正文太简,注文过繁。

版本[编辑]

嘉靖 如隐堂刻本, 现藏北京大学图书馆
万历 古今逸史刻本
汲古阁津逮秘书刻本
乾隆年间汉魏丛书本
嘉庆学津讨原本
真意堂丛书活字本
道光吴若准撰《洛阳伽蓝记集证》

校注本[编辑]

周延年 《洛阳伽蓝记注》
田素兰 《洛阳伽蓝记校注》
范祥雍 《洛阳伽蓝记校注》
杨勇校笺 《洛阳伽蓝记校笺》 台北正文书局 1982
刘九洲注译,侯迺慧校阅《新译洛阳伽蓝记》 台北三民书局 1994,1998
杨勇校笺《洛阳伽蓝记校笺》 中华书局 2006,2008

翻译本[编辑]

此书卷五宋云出使西域一节,有法国沙畹翻译本。

此外,还有日本学者人矢义高译注的《洛阳伽蓝记》(平凡社,1974);英国W.J. F.Jemier译注的Memnories of Loyang:Yang Hsiian-chik and the Lost Capital(493- 534)(Oxford:Clarendon Press,1981)、美国华裔学者王伊同的评本A Record of Buddhist Monasteries in Lo-yang(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1984)等。[2]

邱苏伦的泰文全译本,于2011年在泰国出版发行。

  • ลั่วหยางสังฆารามรำลึก หยางเสวี้ยนจือ (ราชวงศ์เป่ย์เว่ย์)/ โดย Yang Xuanzhi,แปลโดย ชิว ซูหลุน.กรุงเทพฯ: โรงพิมพ์แห่งจุฬาลงกรณ์มหาวิทยาลัย, 2554.

注释[编辑]

  1. ^ 杨衒之,生于北魏,而《魏书》无传,生卒无考,家世爵里皆有争议。释道宣《广弘明集》作阳衒之,云其北平人。一作羊衒之,始自唐刘知几史通》,南宋晁公武《读书志》因之。《洛阳伽蓝记》书首署名“魏抚军府司马杨衒之”。
  2. ^ 王建国.20世纪以来《洛阳伽蓝记》研究的回顾与展望[J].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2008,61(6):716-720 8.

参考资料[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