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电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活着
To Live
电影活着.jpg
基本资料
导演张艺谋
监制葛福鸿、曾敬超
制片胡晓峰、王平安
马文华、张震燕
编剧余华
芦苇
原著余华活着
主演葛优
巩俐
配乐赵季平胡炳旭
摄影吕乐
剪辑杜远
制片商上海电影集团公司(上海电影制片厂)
年代国际(香港)有限公司
片长132 分钟
产地 中华人民共和国
语言华语
上映及发行
上映日期 法国坎城影展
  • 1994年5月18日 (1994-05-18)

 荷兰
  • 1994年5月26日 (1994-05-26)

 中华民国台湾):
  • 1994年6月18日 (1994-06-18)

 英属香港
  • 1994年6月30日 (1994-06-30)

 德国
  • 1994年7月28日 (1994-07-28)

 丹麦  英国
  • 1994年10月14日 (1994-10-14)

 西班牙  瑞典
  • 1994年11月25日 (1994-11-25)

 美国
  • 1994年12月 (1994-12)

 澳大利亚
  • 1994年12月16日 (1994-12-16)

 葡萄牙:1995年3月17日 (1995-03-17)
 韩国:1995年5月27日 (1995-05-27)
 日本东京:2002年3月23日 (2002-03-23)
票房HK $8,201,911

《活着》(英语:To Live),1994年中国大陆电影,改编自余华同名小说,由张艺谋执导,葛优巩俐领衔主演。此片获得1994年第47届戛纳电影节评审团大奖和最佳男演员奖。

故事主角夫妻历经中国近现代多个不同时代(从中华民国政府统治中国大陆末期的1940年代到文化大革命时期),历经家国磨难坎坷,政治波动,父亲、母亲、儿子、女儿相继离开人世,而始终顽强的活着,见证中国近代的巨变。

除了1940年代土改夺产的情节外,该片大量着墨中共建政后,对毛泽东的若干政策多有讽刺,因涉及政治因素,主角的悲剧是在人民公社运动大跃进运动的社会背景下产生的,有对中共讽刺的意味,所以未通过中国有关管理部门的电影审查而至今未在中国公映,但已在网络上(如爱奇艺)允许付费视频流播放,其影像出版物亦可在中国和国际市场上购买到。

剧情[编辑]

徐褔贵(葛优饰)原是40年代的富家子弟,然而他生性好赌懒惰,老父长叹愚子不可教,妻子家珍(巩俐饰)也屡劝不果。褔贵长期遭赌场皮影戏班主龙二(倪大宏饰)暗算,屡赌屡败,记帐连连,怀有第二胎的家珍再也忍不下去,只得带著女儿凤霞(张璐肖聪刘天池饰)一同回娘家,离开不长进的丈夫。褔贵赌瘾难清,终有一晚把家中资产全数输光,让龙二轻易取得徐家大宅庭园。徐老爷在资产转让之日气死当场,褔贵带著年迈多病的母亲离开大宅,一时之间由呼喝成性的阔少爷,堕落成无家无妻的流浪者。

褔贵离开大宅后,只得在路边做起小生意,与母亲勉勉强强活下去。一年多后,家珍得知丈夫已去除赌瘾,便带同凤霞和出生不久的儿子有庆回家,一家人在小屋开始新生活。褔贵一天回到原先的大宅,向当初赢尽自己一切的龙二低声下气,想借点钱做生意养家。龙二没借钱,倒是把以前谋生的一箱皮影戏道具借了给褔贵,毕竟褔贵还能唱得一口好戏,让他靠此自力更生。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褔贵也没糟蹋这个重生的机会,组了个戏班四处演出赚钱,亲手养活家中妻子老少。不料,国共内战战火漫天,一天褔贵的戏班被国民党军队逮到,他和跟班春生(郭涛饰)被抓作国军俘虏,自此有家归不得。在军队中,他们遇见了参军的同乡老全(李连义饰),三人彼此关照,老全的心态就是活著下来,寻找自己失散的兄弟。凛冬已至,春生在一片死人堆中找出几件大衣保暖,老全乍然发现这死人堆是自己兄弟的所属的连。同时,共产党解放军杀到,绝望的老全中枪身死,褔贵和春生举手投降,转为解放军俘虏。然而,二人的皮影戏功夫没有浪费,在军中为军人表演,鼓励士气,并以此活了下来。

1949年,共产党夺得中国政权,春生随解放军南下,一圆驾驶汽车之梦。“革命有功”的褔贵也回到家中,与失散多时的家珍重聚,次子有庆(董飞饰)也渐渐长大,但长女凤霞却因病失声,母亲也早已与世长辞,等不到儿子回家的一天。新政府为家珍安排了一份送水的工作,一家人赖以为生。一天,镇长(牛犇饰)到褔贵家中串门,告诉他政府正进行土地改革运动,被定性为“地主”的龙二因不肯交出徐家大宅,在“公审恶霸大会”上以“反革命破坏”之罪判了死刑。褔贵暗自庆幸,若当初没有把大宅输给龙二,被枪毙的人可是自己!他著家珍把解放军签核的革命证书挂在墙上,女的送水男的唱戏,一生以贫民身份活下去。

50年代,共产党发动“三面红旗”运动,号召“全民大炼钢”,全国各家献出钢铁,日夜不停土法炼钢,小至学生也得参与。有庆已经连续几天不停劳动,家珍想儿子好好休息,但一天区长前来检查学校的炼钢进度,褔贵想著全民炼钢之事己家不可怠慢,还是背著疲劳不堪的有庆到学校去。褔贵对儿子说:“我们家现在是一头小鸡,鸡长大后变成鹅,鹅长大后变成羊,羊长大后变成牛,牛以后就是共产主义了”,寄语儿子要好好成长,等待以后的好日子。天意弄人,有庆在学校墙边睡著,同样几夜未眠的区长不慎倒车撞墙,墙砖把有庆狠狠砸死。天意更弄人,这名区长,竟然是当年和褔贵出生入死的好友春生!因中共全民大炼钢,徐家自此痛失一骨肉。

60年代,正值“文化大革命”政治热潮,全民参与“破四旧立四新”,镇长劝说褔贵烧掉家中的皮影戏箱,褔贵也只得把陪伴自己生涯起跌的灵魂寄托烧之殆尽。此时的凤霞已然亭亭玉立,家珍夫妇俩也著手为她找人出嫁。在镇长做媒下,一名破腿工人万二喜(姜武饰)来到褔贵家相亲,小俩口一见钟情,相处融洽。一片“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歌声衬托下,新人拜过毛主席像,结成夫妇。

这是中国对毛泽东个人崇拜到达最高峰的时代,不少人被打成“走资派”,连一直关照褔贵一家的镇长也不例外。一天,二喜陪伴怀胎的凤霞回到娘家报喜,但同时告知褔贵,春生也被打成走资派的一员,著褔贵一家与之划清界线。而春生在某个晚上偷偷溜到褔贵家门前,告诉褔贵自己老婆已经自杀,自己也万念俱灰,只求褔贵收下自己的存款,了结多年来不慎撞死有庆的心结。家珍长年以来对丧儿一事怀恨在心,几次对春生避而不见,这回终于愿意趟开心房面对春生,夫妇俩都著春生要好好活著,因为他还欠徐家一条人命。

另一边厢,凤霞临盆将至,褔贵、家珍、二喜都满心欢喜的准备迎接新生命。但医院中所有具经验的医生都被批斗赶走,剩下一堆从护理学院来的红卫兵学生当值,让褔贵一家放不下心来。喜从中来,悲也从中来,凤霞成功把小男孩生出来,自己却产后大出血,负责接生的红卫兵缺乏经验,对眼前的意外毫无办法。二喜急急从反动牛棚找来的妇产科王教授饿了太久,一时吃了太多馒头而撑得当场昏迷,病床上的凤霞白白的失救而死!因中共文化大革命,徐家自此再痛失一骨肉。

若干年后,凤霞遗子取小名馒头,家珍履行对女儿生前的承诺,每年给馒头拍一回照片。馒头玩弄著手中的一群小鸡,问他的外公褔贵小鸡长大以后会怎样,褔贵告诉孙子:“鸡长大后变成鹅,鹅长大后变成羊,羊长大后变成牛”。但经历这一切后,褔贵回答不出“牛以后就是共产主义了”这答案了。

演员名单[编辑]

奖项[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参见[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